1002:感恩上師開示:「哪來生生世世」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阿奇佛母、歷代傳承上師、諸佛菩薩!各位大德各位師兄,我是第五組柯際雲,法名慧因卓瑪,媽媽是第一組蔡玉華,姊姊是第六組柯賢慧,弟弟是第七組柯宇芳,弟弟的妻子是第一組蕭瑩甄。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公開讚揚上師與發露懺悔的機會。

2013年10月13日有幸能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謝介紹人董師兄和黃師兄。十年前師兄持續邀約我參加 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我懺悔在參加數次大法會後才邀請媽媽一同來求見 仁波切。仁波切慈悲的問:「什麼事呢?」我回答「家中長輩們陸續往生。」仁波切點頭。接著 仁波切問媽媽有什麼事,我回答:「媽媽是我帶來的,我不想等死了才超度。」仁波切再度點頭。媽媽向 仁波切報告脖子後方有一塊累積多年的肉瘤,感恩 仁波切加持當時還是信眾的媽媽許久。

接下來分享和讚歎 仁波切殊勝的施身法!伯父沒有子女,三歲時父母將我過繼給伯父。伯父被快遞車撞到腦溢血後死亡,由我處理車禍後事,因此我認得司機和車號。之後我就經常在路上看到這位撞到伯父的快遞車司機,開著同輛車從我身邊呼嘯而過。這情況從伯父車禍往生後持續長達九年,每次遇到快遞車,我就會立即注意是不是那個車號?我不敢跟家人講怕家人擔心,當時還未皈依,每次遇到這位快遞車司機開車經過身邊時,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對著車尾合掌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

就這樣經過了九年,直到第一次參加 仁波切主法的施身法法會,仁波切開示「講出想超度的亡者姓名」,我恭敬的唸出伯父名字三次。就這樣在第一次參加 仁波切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後,原本經常看到這輛快遞車的情況就完全消失了。感恩 仁波切讓伯父離苦得樂,感恩 仁波切幫助當時僅是信眾的我。

後來皈依之後每一次參加法會,我都不忘告訴自己:「今日妳要當作是自己臨終前最後一次參加法會!法會中專注聽上師的開示,並專注接受上師珍貴稀有與無比殊勝的加持。」仁波切曾開示我們必須專注參加法會,是希望透過自身參與並至誠感應讓無法參加法會的眾生也能得到 仁波切與佛菩薩的幫助。感恩 仁波切曾開示:「無論你是誰,無論你在哪裡,只要你需要 仁波切,仁波切一定在你身旁。」

記得第一次前來求見 仁波切並求皈依的當天,仁波切慈悲的問:「什麼事?」當時大聲的回答:「我要生生世世都跟著 仁波切!」仁波切接著開示:「哪來的生生世世?」我回答:「那⋯⋯我要跟著 仁波切去西方極樂世界!」仁波切接著開示:「仁波切很快!妳怎麼跟上?」當下我愣了兩秒,更大聲回答:「我、我會聽話!我會聽話啦!」接著 仁波切身體往後靠,望向右邊義工師兄說:「她給我壓力!」

隔週六再次來到道場求見 仁波切。等待時想到多年前四川大地震報導,有好多穿著紅色衣服的喇嘛用木架抬著被地震壓垮的大體,搬離石頭底下的畫面,心裡想著眾生好苦!一直流淚,直到上前求見上師仍淚流不止。仁波切問什麼事,自己一邊哭泣無法清楚回答「祈請 仁波切悲憫眾生!眾生好苦!我想皈依。」其實這是內心的聲音當時講不出話,立刻聽到 仁波切說:「好!去登記。」感恩 仁波切願意收留我這個自以為是、講話咄咄逼人,隨時給人壓力卻又洋洋得意、驕傲必自斃的不成材弟子。感恩 仁波切賜予法名慧因卓瑪,因是因果的因,提醒我凡是起心動念要從因果上去想、去做。

兩年前父親經診斷患有結腸癌腺瘤,當時陪伴父親進去診間不到三分鐘就出來了。醫生跟父親說:「你今天就直接排開刀。」我說我們還要討論一下,醫生說「不用討論了,你若不開刀就跟那個藝人一樣很快就走了。」醫生寫下T3N0M0,但沒有任何解釋。我回家查:T3是指腫瘤穿透肌肉層,進入大腸外面覆蓋層或脂肪層,N0是指還沒有侵犯到淋巴結,M0是尚未轉移遠端器官,那時父親排便中帶血。

我知道只有 仁波切可以幫助父親。六年前剛皈依時,曾將 仁波切的《快樂與痛苦》一書向父親分享,內心堅定的相信父親看過 仁波切的《快樂與痛苦》一書,也參加過 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父親就已得到 仁波切的加持。回到家中再次將 仁波切的《快樂與痛苦》一書交給父親,並請父親對著 仁波切的法照觀想 仁波切正加持著,同時將甘露丸讓父親服下,跟父親說一定要相信 仁波切已在加持著父親,並說「我帶您去 仁波切開立的寶吉祥中醫診所,寶吉祥中醫都是用最好的藥材幫助病患,而且為出家眾提供義診。」父親說:「好!帶我去 仁波切的寶吉祥中醫。」

兩年來父親的身體狀況在寶吉祥中醫診所細心呵護調理下,一直維持穩定的狀態。感恩 仁波切,父親去看寶吉祥中醫後也改吃素了。父親今年已經七十八歲,一年前騎腳踏車被計程車撞後摔斷的肩胛骨也恢復得很好;現在天天去陽明山泡溫泉走路運動,感恩 仁波切加持父親重報輕受。我和家人深深相信這一切完全是 仁波切的加持。

有一回弟弟從法國回來,前來道場求見上師,並向上師報告他在法國不只一次夢見上師加持著父親,上師慈悲的點了點頭。父親從一開始不相信也不肯前來道場,到後來願意由全家陪伴前來道場求見 仁波切,甚至當天堅持在道場後方等待區跪著等候 仁波切。父親相信並感恩 仁波切,這一切的改變完全是 仁波切的加持。

感恩 仁波切,媽媽有幸於2014年10月12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開示過弟子遠行要向 仁波切報告。有一回陪同媽媽求見 仁波切,媽媽向 仁波切報告要去法國找弟弟。仁波切開示說:「如果妳去,我就不給妳頗瓦法了喔!」感恩 仁波切一直加持皈依弟子,並教導我們《佛子行三十七頌》。其中「親方貪心如水蕩」破除我們對孩子的執著。無論是 仁波切帶領的印度法會、日本法會、里加法會等國外法會,媽媽從參加國外法會得以親近上師,並聽到許多師兄分享上師救度師兄的經過。於印度法會返臺前一天,媽媽在餐廳門口前跌了一跤,感恩 仁波切加持,媽媽勇敢承受手臂斷掉的痛搭上長途飛機,回到臺灣開刀接受治療,直到現在恢復得很好,感恩 仁波切加持媽媽重報輕受。

有一次在法會中,上師突然高舉兩張票大聲呵責:「不知道是哪個?將兩張音樂會的票,隨隨便便丟入供養箱就說要供養?」仁波切再問一次:「有沒有?」我立刻跪起並在心中向 仁波切說:「感恩 仁波切!」仁波切繼續開示:「就算你們要供養,邀請後也沒有後續,一般邀請長輩是不是有安排接送?你們以為丟張音樂會的票就算邀請了嗎?不要說是對上師,平常對待長輩也不是這樣的方式,不是嗎?」我在隔天接到弟弟和弟媳來自法國電話,弟媳在半夜莫名兩隻腳一長一短,差距達五公分之多,連走路都歪斜一邊,身體難以移動。經法會中 仁波切呵責與加持後,隔夜這些徵兆竟全不見,彷彿昨天生病的是另一個人。

各位知道嗎?在 仁波切加持音樂會門票事件之前兩個月,我曾和弟弟一同求見 仁波切,並邀請 仁波切去聽一場由弟弟擔任指揮的交響音樂會,當時 仁波切慈祥的笑著。沒想到兩個月後 仁波切竟然知道遠在法國的弟子出事了,感恩上師以殊勝的教法,加持了我們和遠在法國的弟子。我深深相信上師正信正念的佛法已將諸佛菩薩和歷代祖師傳承的加持賜予我們,感恩 仁波切!

感恩 仁波切加持成立寶吉祥交響樂團。弟弟柯宇芳十幾年前堅持要離開家前往法國,在臺灣本科主修小提琴,而後前往法國學指揮。父親是退休教師,母親是家庭主婦,父母雖力勸弟弟留在臺灣,認為有機會進入交響樂團、有一份穩定工作就不錯了,但弟弟仍堅持前往法國。父母疼愛子女,最後終究還是省吃儉用,將家裡的錢通通予以支持。弟弟畢業之後留在法國並沒有正式的工作,幾乎每年都因為沒有存夠足以搭飛機返國的機票錢,而造成多年無法回家探望父母。身為二姊的我對弟弟說,這麼多年沒有回家探望父母真的很不孝!

自從弟弟皈依 仁波切之後,不可思議的事情即刻發生了。首先彰化市立交響樂團立刻聯繫說要聘一位有國際經驗的指揮,帶領臺灣樂團與國際樂團交流,弟弟受聘之後,多趟從法國返回臺北的機票皆由樂團出資,解決了十幾年沒有錢買機票回臺的困境。感恩 仁波切,讓弟子們有服務大眾的機會。

在此要發露懺悔,求皈依時向 仁波切報告說會聽話卻沒做到,空口說白話、拖拖拉拉沒有即時護持佛寺,失去 仁波切讓我們種福田的殊勝因緣。心口不一、內心懶散、充滿貪念、理論冠冕堂皇、卻沒付諸行動,我向 仁波切、諸佛菩薩以及大眾深深懺悔!六年前剛皈依的時候,雖有得到先生的同意才皈依,但皈依後先生持續去看網路上對佛法中心非事實之負面評論,並強烈批評造了口業,我代替家人懺悔!我在家裡惡行惡狀才會造成家人擔心,懺悔自己未能讚揚上師功德,過去生和此生曾批評人家、反對人家學習正法,今日才會有家人誤解的情形發生。

感恩多年前曾在我最擔心緊張的時刻,仁波切出現在夢中並慈祥拍拍我的頭說:「不要怕!」那次之後先生就不再隨意批評,現在變成平淡與支持:家裡冰箱再沒有了葷食、先生也會幫忙採購有機素食料理;小孩會主動提出要媽媽帶便當不吃學校的餐,我就用寶吉祥越光米煮素食餐點給孩子帶飯,這一切的轉變我深信都是來自 仁波切的加持。

仁波切開示,若我們還有如塵沙般一絲毫些許的善根,仁波切一定不放棄我們,感恩 仁波切未曾放棄我這剛強難化不聽話的弟子。我懺悔貢高我慢、講話咄咄逼人!驕傲!吃過無數眾生肉,婚宴請客雖於臺北女方安排素食宴席,可是怕婆家不高興,於中南部男方宴客仍安排葷食。我懺悔對爸媽講話聲音都很大聲、態度很強硬!從小什麼都不會,就是很會頂嘴!懺悔雖然皈依之後經 仁波切的加持,先生不再評論,但皈依後在家裡很少讚揚上師功德,給自己理由是怕先生造口業,其實是對上師仍不具信心!懺悔曾拿辦公室文具回家、曾拿擔任家教的小孩家裡物品回、拿父母的錢偷租漫畫、考試作弊、說謊、邪淫、口出惡言罵人、自以為是,認為自己是對的、錯的都是別人;教小孩沒耐心、懶惰不做家事。

懺悔過去生中所造數不清的業,明知道若沒遇到 仁波切,就算將咒語佛號唸破嘴皮,心中仍雜念一堆絕對做不到、也沒資格去阿彌陀佛淨土,死了再輪迴肯定要去三惡道。懺悔明知道這樣卻還是沒有聽上師的話,皈依後懶散沒有如實做早晚課。仁波切曾開示阿奇護法喜歡喝普洱茶,我卻做事得過且過,沒有天天以寶吉祥上等普洱茶供養阿奇護法。

我應時刻提醒要以懺悔的心不斷檢視並修改自己,謹記 仁波切的開示生死無常,無常如影隨形,就在身邊,要如同少女頭髮被火燒到般這樣的著急、要如燃眉之急懇切去修行。今後我要時刻檢視並修正微細念頭和身口意。感恩 仁波切的加持,有太多本來會發生且障礙我們學佛的事情,仁波切都一直加持並幫助我們減少學佛的障礙!我要緊緊跟隨上師並依止上師直至成佛!

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聖妙康、法輪恆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寶吉祥佛寺興建圓滿吉祥!感謝各位大德、各位師兄的耐心聆聽。

皈依弟子 第五組 柯際雲 恭撰
2019年12月8日


« 上一篇 返回度眾事蹟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12 月 1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