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我的重生

感恩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與上師的因緣起於96年1月家母過世,師兄妙琪很熱心帶我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的答應並告知要吃素。於是參加施身法,法會後第5天(農曆初三)在夢境裡背景是白天景象,媽媽穿了一套非常雅緻和服,告知我她也有在法會聽法,要我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謝謝;我伸手去摸媽媽的手是溫熱軟暖的,潛意識裡知道媽媽是剛過世,催促她不要出來太久趕快回去,這時出現兩位非常白淨帶著頭盔的美國人,護送媽媽離開。驚醒時正好是早上9:50分,當下就知道媽媽去了好地方,並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滿了媽媽的心願,因媽媽在生時有說往生時想穿日本和服,但我並沒為媽媽準備,且以往過世親人在我的夢境背景全是黑暗的,唯獨媽媽是大白天景象!

我深刻體驗到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有這樣能力!能讓媽媽放下執著的心、並且滿媽媽的心願。 是佛菩薩的力量!感恩!感恩!感恩!

於是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夢境過程,並將供養金奉上,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的錢有肉味,不收!剎時覺得佛恩難報!怎能忘恩負義!當晚就決定一輩子吃素。

接著想報名皈依,但礙於過去79年10月生完女兒,月子沒做好滿月後就六脈全虛,那時的我,一粒米、一滴水都無法下肚,一吃就吐,每日清晨三、四點就全身悶著說不上來的不舒服,也無法入眠,就是全身感到怪,空空的 毫無力氣像枯木一般,看西醫說心律不整;看中醫說把不到脈象,也不知如何下葯?一天裡就這麼中醫、西醫、西醫、中醫;早、中、晚一直煩醫生,醫生被我煩到束手無策,要我另請高明。真是痛不欲生想要拿刀子往身上插(十幾年後,我媽才告訴我當時她以為這個女兒會死),我是吃醫心臟的禁藥,才慢慢熬過來!

接著81年7月生下兒子,生完後婦科脈象一直沒有回來,一直吃藥過半年,醫生懷疑為何脈象一直沒上來?說要研究葯單,當時一帖葯要價一萬元。因此我是過了半年脈象才回來,故虛弱是可想而知,醫生還告訴我不能再生,再生會馬上死!還叫我葯單要留下60歲還會再來1次!這輩子我是完了!

我身體的五腑六臟只能用四個字形容【風中殘燭】、【行屍走肉】。也因此從不看健、勞保,因為不會有好藥材,十幾年來都是自費買頂級紅蔘補身,從沒間斷過。

9月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中醫診所從5月看到8月身體好多了,想請求皈依(當時自以為身體好多了,其實只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知道我根本沒有好)。

10月初冒出如花豆般疹子佈滿全臉,腫的像豬頭般,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沒信心。

臉上發後接著從十指手指開始流水泡,整個手指潰爛一直冒到雙臂,這症狀一直沒改善甚至發的更嚴重漫延更大區塊,醫師將我病歷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主要症狀是-脾濕,交代醫師轉告我,這症狀很久了,會好,但沒那麼快要有耐心。頓時才驚覺,是呀!我到診所是要調養當初月子沒做好的身軀,經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提,才喚醒從小一路走來的痛苦:媽媽說我一出生就沒母奶喝,身體非常瘦弱矮小,時常感冒掛病號,兄弟姐妹裡就我最差。記得求學過程很少上體育課也無法打球,因有富貴手故一年四季常紅腫裂到向爸爸哭訴:好痛!好痛!四處看醫生從來也沒好過,上國中更是手腳潰爛,很少上操場升旗,甚至一升旗就暈倒被抬回教室休息;高中時自己有能力半工半讀才去基隆找位老中醫看病,老中醫告訴我症狀是脾濕,去看病時都是自己一個人,從來沒有人知道我的症狀,而今遇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釜底抽薪的在幫我解決過去的病史,上師在幫助我,卻一句話也沒有說,是這樣默默的用他修行的(功德、福德)在幫助、照應我!好感恩!好感恩!好感恩!

12月中旬參加日本小火車的旅行,回台後雙臂皮層變成黑紫色,並且有0.2公分高度的水在皮脂內奇癢刺痛無比,中醫診所醫師告訴我脈象已進步成實脈了!等於說從5月到12月我是虛脈脈象很沉,變實脈後原先十幾年來食不知味情形已改善!終於嚐到可口飯菜!這一切都是上師的恩德!

97年元月是高峰期,25個工作天,請了將近20天假,一星期只去公司1至2天甚至都是早上11點進去下午2點就回家,雙臂如穿山甲皮層,厚厚層皮,一層層反反覆覆皮屑一直脫,痛到全身脫光衣服披著浴袍,早、晚各1瓶中藥膏,床上舖著三條大毛巾,全身來回一直搓、一直搓,白天無法工作、晚上無法入眠,粉紅色皮屑掉的滿床、滿地板、滿屋子。而我是做業務性質,在我因為皮膚的問題完全沒時間經營業務之下,居然在這個月業績還做到100多萬,甚至沒有3個月呆帳。感恩佛菩薩!在這危難時刻居然可以讓我安心調養,不需要去掛心公司事務,真是不可思議!我深刻知道是佛菩薩力量!!!我好幸福!

經過2、3個月的高峰期,就慢慢緩和下來,97年5月參加日本道場開光行程,回台後就不癢了,也剛好是端午節來到夏天來了,如果再癢身體會受不了,再次體驗佛菩薩對我的恩德,如此照護我!啊!沒有任何人世間的語言可以恰當形容尊者無與倫比的功德,感恩佛恩浩瀚!

治療過程裡,我的家人、兄弟姊妹、同事、長官一直在我背後指指點點,甚至說我走火入魔、中藥中毒,主管們還在會議裡討論我。經歷這些過程到後面才體會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沒信心,其實是在給我信心、勇氣面對後續發展這麼多的責難,我相信、深信上師一直在加持!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走不過,感恩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治療過程我陸續跑客戶,有些中醫師告知我脾臟是中醫名詞,西醫稱胰臟這個部位不容易醫治,有些客戶見過胰臟病患,他們告訴我這個部位大多要切片檢查才能確認病情,但能檢查出來都已是癌症末期。而我是如此幸運!得到救度!因曾經病苦過,也醫治很長一段期間,我懇切知道中、西醫都救不了我,是佛菩薩救我的!感恩上師憐憫眾生病苦,才能如此快速復原!

我的重生,是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的!

上師恩德浩瀚無窮!我的生命從來沒有如此完整過,上師這裡才是我的究竟歸處,第一次有幸福的感覺!我要好好努力聽上師的話,努力檢討自己。

感恩上師佛!感恩諸佛菩薩!感恩!感恩!感恩!

弟子陳湘庭  敬上

更新日期:2008 年 12 月 1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