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大德師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解脫生死紀要

敬禮直貢噶舉派歷代尊貴的 傳承上師、法王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一切吉祥。

大德師是家母顯教皈依師,是一位比丘尼。大德師出家30餘年,唸過佛學院,有很多弟子及信眾,而且許多弟子在各佛寺也都擔任許多重要的職務,大德師在佛寺地位僅次於住持。

民國85年間弟子因為過去世作惡業,導致家宅不寧,家母也因此生病,欲借住佛寺,佛寺規定信眾沒有皈依不可以借住,大德師幫家母皈依,家母才得以住在佛寺。大德師非常照顧家母的身心健康,給了家母很大的安慰與支持。

弟子闔家在隔年因為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解決了家中的困境,家母逐漸恢復了健康,離開佛寺全家團圓,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弟子闔家非常感恩大德師當時對母親的幫助,所以每年都會陪家母回去看大德師。後來大德師輾轉到其他佛寺,弟子一家也都會去看大德師。每次見到大德師,大德師都非常歡喜,也會垂詢家母身體是否健康、是否還有繼續學佛等等。但是我們一回答是跟一位密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大德師就不太接話,把話題轉到其他地方去。

大約在89年間我們就聽聞大德師罹患癌症,立即去請大德師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大德師只說有中醫師的信眾會幫她看診、有在進行生機飲食云云,沒有表示要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意願。

家母去世公祭時大德師也有來,帶領家母以前認識的幾位法師及信眾幫家母念誦經文。弟子們非常感謝大德師對家母的照顧,在家母往生後還有去謝謝大德師,也有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家裡發生意外的原因、家母及外甥女得到頗瓦法幫助解脫生死,往生淨土的種種瑞相、嫂嫂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恢復健康的殊勝等等事情,但是大德師也不太接話。

92年底弟子聽聞大德師癌細胞擴散,病情加劇,就去看她,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的幫助,希望她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大德師還是不願意。93年1月間大德師住院,我哥哥去醫院看她,雖然大德師的弟子及信眾許多人環伺在側,但是她身體非常不舒服,臉上也露出痛苦的神色。大德師向哥哥說她非常不舒服,止痛針已經打到最高劑量依然無法止痛,晚上也痛的睡不著覺,她自己一直念誦 阿彌陀佛的聖號,也要求佛寺裡的法師、身旁的弟子與信眾一起幫她唸,尤其病房裡一定要有人在唸 阿彌陀佛聖號,不可以間斷。因為她誤會《阿彌陀經》上所說晝夜六時不可間斷的意義,唯恐稍有間斷或夜間睡覺時,得不到 阿彌陀佛的接引,所以已經數月不得安寢,形容憔悴。除了身體的病痛之外,擔心無法往生淨土的焦慮,也加重大德師身體及精神上的負擔。

當時再次想要再次告訴大德師,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的幫助,希望她也願意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本來不敢有太大期望,但是這次才開口說第一句話:「大德師,我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給您幫助」,還不等我說完,大德師竟然就立刻接話說:「可不可以請你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幫助?」我們非常高興,立刻來到寶吉祥把這個情形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大德師,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立刻說等會兒接見完在寶吉祥的信眾就過去醫院加持大德師。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完信眾,當時已是晚上7點多,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休息及吃飯,就立刻趕到醫院去加持大德師。

當時大德師身旁有許多法師及信眾,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只是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只有大德師非常恭敬的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大德師之後,非常慈祥的開示《阿彌陀經》內容的真正意義,要大德師不要緊張,並且問大德師在出家前是否殺過許多小動物?但是大德師沒有回答。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說大德師覺得呼吸不順暢,是因為心臟有一個瘤的關係,大德師也說之前檢查心臟有一個瘤。

隔幾天我再去醫院看大德師,大德師神情氣色改善許多,她非常高興的告訴我,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當天晚上她就不痛了,心裡面也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放輕鬆了,所以熟睡了一整夜,她說這是她從去年12月到今年2月底以來第一次好好睡一覺,以前都一直害怕睡著了沒有得到 阿彌陀佛來接引,所以都不敢睡覺。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的幾天,大德師都不需要打止痛針,每天還可以起身去醫院樓下的庭院走一走,與之前整天痛得無法起身的情況大不相同。她後來也告訴我,未出家前家中務農,她自己也因此殺了許多昆蟲、蛇及青蛙等等,非常懺悔。我告訴大德師,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舉辦施身法法會,大德師當下請我代表她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否報名參加。我來到寶吉祥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的答應,並要大德師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如何檢視上師」的錄音帶。

施身法當天大德師沐浴更衣,由弟子及信眾攙扶來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詳細的開示阿彌陀經、施身法的過程及意義,然後才修法,藉此讓大德師了解佛法以及施身法的真正道理。最後念誦求生淨土祈請文時也帶領著大家唸中文,讓大德師知道祈請文中的意義,大德師聽到祈請文的內容,當下心中非常感動歡喜。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大德師的弟子們把大德師抬到法座前,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的在法座上給大德師加持,大德師非常歡喜,生起無比的信心離去。

往後的日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垂詢哥哥及我關於大德師的身體情況,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回來,也馬上問大德師的情況,非常關心大德師。大德師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起無比的信心,每天在醫院一遍又一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如何檢視上師」的錄音帶,有好幾次感動、懺悔及懊惱的大哭起來。大德師曾對我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內容,她從來沒聽過,台灣沒有出家眾可以做到這些,法師也不會主動把這些告訴他們的弟子。她聽過後非常感動,生起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心。有別的法師來看望她,聽到錄音帶的內容,也感到非常殊勝,向大德師請回去聽。大德師因為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起信心,非常尊敬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弟子出言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敬,大德師嚴厲斥責,並處罰這名弟子在佛像前懺悔良久。

大德師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之後已經不需要打止痛針,參加過施身法後,因為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起信心,連藥都不吃,只是因為多數時間躺在床上,所以要吃腸胃蠕動劑而已。醫院認為如果大德師不需要進一步治療,就把病床讓給需要的人,所以請她回去休養,反而是佛寺不願意大德師回去,擔心她死在佛寺,所以一直勸阻她,但是最後大德師還是回到佛寺去休養。

這段期間我有去佛寺探望過大德師,大德師一再請我代表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並且說她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幫她及所有被她傷害的眾生解脫生死,所以她沒有恐懼。每天聽錄音帶,並且靜靜等待 佛菩薩的接引。大德師還有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吩咐聽「生死大事」的錄音帶,我每次去探望她,大德師都會講述自己身體符合錄音帶所說的哪一個階段,請我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請大德師不要執著在這些事情上面。

到了94年7月13日,大德師因為身體日益衰弱,再次被送到醫院。大德師請信眾打電話給我哥哥,希望哥哥代表她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去醫院給她加持,哥哥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的答應。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二次去醫院加持大德師時,大德師誠心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誠心的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一切被她傷害的眾生,並沒有為她自己求。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答應大德師會幫助她修頗瓦法解脫生死,並告訴大德師說頗瓦法非常殊勝,能幫助亡者及被亡者所傷害的一切眾生同生淨土。大德師非常非常高興,說自己一直懺悔及擔心無法幫助被她傷害的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告訴她,她心裡一切都放下了。大德師最後只有一個願望,就是希望她身邊的弟子可以看到頗瓦法的殊勝、密法的殊勝。大德師後來發燒,她交代不要急救,但是有一位信眾還是要求醫院幫大德師急救。

94年8月1日是星期日,當天早上7時30分左右我哥哥去醫院探望大德師,大德師請身旁的信眾去護理站向護士說希望護士在中午前幫她沐浴及洗頭,並向哥哥及信眾說洗好澡以後要換上一套已經準備好的乾淨衣物,又請她的出家弟子幫她剃髮,還交代沐浴之後她就不要再吃東西了。旁邊的人很奇怪的問大德師,頭髮不長,應該可以等一週後再剃,還問為何不吃東西等等問題。大德師就向大家說她的時間快到了,要先沐浴、更衣,整理儀容,這樣才恭敬。並且向大家說希望大家看到她往生,能看到密法的殊勝,能依附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德師說完並回頭笑笑的對我說:「要記得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我修頗瓦法。」

當天下午有法會,晚上我們得到通知大德師即將往生時,就與我哥哥趕到醫院,當時大德師已經被移往另一個沒有醫療設備、可以誦經的往生室。我們看到縱然房間內有法師及信眾多人圍繞,但也無法給大德師任何幫助。哥哥及我在大德師耳旁輕聲說會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請她放心。大德師死亡前的狀況,完全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一樣,出息漸多而入息愈少,最後一口氣吸不上來,在晚間9時往生了。

我們二人立刻回報 仁欽多吉仁波切,懇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大德師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的答應並修法。大約在9時30分左右就接到指示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圓滿,要我們去看頗瓦法圓滿後的瑞相。我們二人以手觸摸大德師頭頂梵穴,是下凹而且發熱;兩個鼻孔內都有紅褐色黏稠液體;原本久病後發黑的皮膚變成正常膚色;臉上的黑斑也消失或淡化;容貌安詳;雙眼眼角都流下眼淚。

我們二人看完,非常感動,向在病房內的法師及信眾來解釋頗瓦法圓滿之後,往生者身上會出現哪些瑞相?在場的人都去看,有些膽子大一點的人也用手觸摸大德師頭頂梵穴,也都發現梵穴處下凹,周圍發熱,至此他們才相信密法的殊勝。上次那位出言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敬被大德師處罰的法師也說:這次她相信了。往生室冷氣開得很強,大德師在裡面將近二個半小時,頭頂梵穴修法後竟然還是熱的,溫度久久不退,在場的人更相信密法的殊勝,有一些信眾甚至為大德師當下可以往生淨土高興起來。

大德師在往生室時,已經穿好架裟,但是一旁的弟子及信眾們討論要不要為大德師穿僧鞋,後來決定不要穿,放在腳邊就好。第二天哥哥與我二人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大德師的神識被勾招到壇城前面的時候,是穿袈裟但是沒有穿僧鞋,與當時的情形一模一樣。

大德師生前交代她的一位信眾,往生後要幫她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2萬元,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辦上師供養法,吩咐就用這筆錢來買供品,不夠的金額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仁欽多吉仁波切修上師供養法時開示,很多人以為把供品放在佛菩薩面前,就是供養,但是其實不夠。只有具德的上師修密法的上師供養法,才能供養一切 諸佛菩薩,累積學佛的福報資糧。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大德師做這個法會,幫助大德師累積學佛資糧,讓大德師學佛的路更加順利。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在一次施身法開示時,說大德師雖然交代不要急救,但是她的信眾還是要醫院急救,這是業報,也是重報輕受。並且大德師不是因為癌症而死,而是因為心臟的瘤破了而死的,如果因為癌症痛苦而死,對佛法產生懷疑,會下地獄;大德師出家30多年,誦經及參加法會無數,並且一直行善,雖然無法自己解脫生死,但是有累積福德,沒有因為癌症而死,死之前也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讓大德師聽「如何檢視上師」的錄音帶,是要讓她真正的起懺悔心,更要破大德師的我執與驕傲。大德師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忠心與恭敬心,才會得到頗瓦法。大德師在頗瓦法圓滿後會流淚,是感恩佛法的殊勝,讓她在當下解脫生死往生淨土,所以流下感激的眼淚。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大德師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具足堅定不移的信心,所以往生淨土最少是上生中品。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大德師出家30餘年,弟子及信眾無數,誦經、法會及行善很多,但是為什麼這一生殺生的惡業還是沒有辦法解決?不是佛經不對、也不是出家不對,而是很多人誤以為參加水陸大法會就是超度、唸往生咒就是超度、七月拜懺就是超度,但是法本說要能超度,必須是幫人超度的人至少是初地菩薩,也就是這一生自己一定可以解脫生死的人才可以為人超度。自己可不可以解脫生死不是自己說了算,而是經過長期不斷的修行,得到上師的檢視與確認才可以。並且超度法會與金錢扯上關係,絕對不靈,佛經上沒說參加法會要多少錢、點燈要多少錢、總功德主、副功德主要多少錢,因為這些都是名聞利養,登廣告更加不靈。

以上是大德師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解脫生死紀要。

感恩 諸佛菩薩、歷代傳承上師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

弟子  朱甚珍

更新日期:2008 年 12 月 1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