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了我奶奶

「二00六年春節期間,一月二十六日(編按:一月二十八日為農曆除夕)我正在做功課的時候,電話傳來奶奶病危的消息,我連絡了妹妹就急忙趕回宜蘭。在車上我回想起奶奶生病的往事……

奶奶的身體大約在三、四年前慢慢變差,姑姑為此求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年不會有事,人年紀大了!身體器官慢慢老化了。」並接著說:「在奶奶家附近有一棵樹,要奶奶不要去扶那棵樹,也不要去剪它的葉和花帶回家插,只要跟奶奶說那上面有神明,她便不會去動了!」也因此,奶奶的身體開始慢慢變好,這一關就平安過去了!當時奶奶已高齡九十。

約過了兩年,看奶奶年邁體衰,便告訴姑姑,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個殊勝法門叫做頗瓦法,這是唯一能讓往生者不用經過死亡痛苦直接往生淨土的法門。據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是由蓮師親求直接由阿彌陀佛傳出來的法門,但是要很大福報才能求到。經妹妹一再勸說,姑姑再次至寶吉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姑姑便開口:「希望可以幫媽媽解脫生死,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媽媽修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開示:「你有皈依嗎?」姑姑看看身旁的妹妹說:「她們有皈依呀!」仁欽多吉仁波切搖搖頭說:「你沒皈依!」接著說:「你知道西藏人怎麼求頗瓦法的嗎?必須把修法人請到家中,並用最珍貴的東西供養,直到修法完成再送回去。你沒皈依,你媽媽沒見過我。給你一個建議,持續不間斷地參加『施身法』。」姑姑也一口答應。回去後,姑姑也把叔叔帶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到:「為何來參加法會? 」叔叔說:「代替媽媽來參加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點頭同意。

我奶奶雖高齡九十幾,健康也已經很不好,但她還是不看醫生,寧願信隔壁的乩童,由於身體狀況越來越危急,父親不得已,便強制帶她到醫院,住進加護病房,被迫插了鼻胃管。但是自從奶奶插了管後,因不舒服的關係,經常自己拔掉而流血,這讓我跟妹妹看了很不忍。我們希望爸爸他們能放棄插管,但他們堅持,這樣做奶奶才能吃東西。我唯一覺得安慰的事是父親告訴醫生,萬一奶奶不行了,要求醫生不要做急救。

我們姐妹倆人,眼見奶奶所受這些令人心酸的痛苦,心裡實在很難過,所以決定一起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能為奶奶求得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叔叔沒來參加法會了?被罵走了喔!不來了!這不關你們的事,你爸自己沒來求,你們好好學佛對他們有幫助,不要管你爸爸跟叔叔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席話讓我們聽了很感動,也知道要爸爸親自來才求得到頗瓦法。回想之前叔叔來參加施身法的那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算命風水不是佛法,應捨棄,連續說了幾次叔叔就不再來了。令人驚訝的是,每次法會有六、七百人以上參加,連我叔叔沒來參加法會這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知道,真的是非常厲害!

接下來的一年我們常勸父親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跟他說一些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眾的事。但爸爸學佛很久,有很多自己的看法,加上他本身和叔叔一樣也會風水、命理,所以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不要從事算命一事,他也一直很反感,因此不肯跟我們去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到奶奶往生前一週,我忽然有個念頭,要父親去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幫奶奶求頗瓦法,但父親只說叔叔要帶一個仁波切回宜蘭幫奶奶加持,並答應要幫奶奶修頗瓦法,話題就此結束。

二00六年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在趕回宜蘭的途中,接到妹妹的電話說奶奶已於十一點多在醫院往生了。急忙中與妹妹討論了一下,就打電話到寶吉祥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尚未抵達珠寶店,賴師兄於是幫我留話,並建議我們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奶奶身邊,幫奶奶加持等。之後,姑姑也打電話至寶吉祥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奶奶修頗瓦法。賴師兄問起爸爸是否也要求「頗瓦」。於是妹妹哀求爸爸打電話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爸爸只說:「我已經欠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多,我不想再欠他,而且叔叔已經找了一位仁波切,待會會來家中替奶奶修頗瓦。」妹妹一聽整個心都涼了,問爸爸:「你怎麼知道會不會成功? 」爸爸回答:「只要我們相信就一定會成功。」當下已無法再與爸爸爭辯,只能難過地請求爸爸一起來幫奶奶唸佛號。並告訴弟弟一起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奶奶頭上不斷替奶奶加持。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人往生後八小時最為重要,最好眷屬能親自幫亡者唸佛號,而非請助唸團,而且不可移動遺體,也不要發出鈴之類尖銳的聲音,那會讓亡者感到痛苦並昇起憎恨之心。當我趕回到宜蘭已經是六點多,奶奶往生已七小時,因此立即放下行李拿著佛珠開始助唸。

後來聽妹妹說他們一回到家裡,奶奶已經被送回家且換好衣服!(天呀!奶奶一定很痛苦),大伯要用道教的儀式,爸爸、叔叔跟姑姑要用佛教的儀式,所以後事討論了很久,都沒人幫奶奶唸經。後來還用葷食祭拜奶奶,爸爸看到馬上說:「拜託都拿開!改用素的,不要拿葷的來!」整個狀況一團亂!此時姑姑跟爸爸都相信叔叔會找他認識的仁波切修頗瓦法,並叫我們不用擔心。約莫十點多,叔叔請了其他教派的一位仁波切和堪布,他們拿出他們教派法王的照片跟綠度母的法照開始幫奶奶修了一個多小時的法。叔叔上前問一些法本,問他們念這些對奶奶有幫助嗎?他們說最好是念六字大明咒或是阿彌陀佛,且跟叔叔開示往生後的亡者七天神識會回來,也囑咐叔叔看奶奶梵穴明天有沒有變化。叔叔又說:「台北之前答應要幫奶奶修頗瓦的另一位仁波切也幫奶奶修完了法,等於奶奶已經得到其他教派修的兩次頗瓦法了。」爸爸摸了奶奶梵穴,還自欺欺人說有點熱,姑姑也說好像有。因此我跟妹妹親自去摸,天呀!冰的!「頗瓦法」沒成功!

我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的殊勝,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修法勾召亡者到面前的大修行者更是少之又少。頗瓦法成功徵兆:臉部凈白、兩頰飽滿紅潤、嘴巴閉合嘴角微微揚起,梵穴凹陷溫熱、身體四肢柔軟等。

家中沒有冰櫃,父親選擇隔天入殮,一天下來都用道教的儀式,而且殺了很多眾生,這讓我們覺得很無奈。又看到堂哥、堂姐跟他們的小孩都還是吃葷,真是讓人感到痛心!弟弟也說到:「如果往生淨土絕對不會有嘴巴還是張開的情形」,為了奶奶,我們決定星期六帶父親去珠寶店求頗瓦法。

妹妹問起姑姑,奶奶生前最珍愛的東西是什麼?姑姑說:「奶奶唯一留下的就是這些金飾」,妹妹提議將金飾全部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姑姑也允諾了。入殮後我們向奶奶上過香,準備回台北,出發前妹妹站在父親身旁不發一語,而父親也低著頭,似乎深思著剛剛的談話,就這樣我們帶著奶奶僅剩的金飾回台北,父親終未隨行。

到了寶吉祥,妹妹、先生和我三人跪在後面,由身為長孫的弟弟開口求,弟弟一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開口說:「奶奶前幾天往生了,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奶奶修法解脫生死,這些是奶奶生前的金飾,希望可以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父親現今在宜蘭,希望可以透過電話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話,可否現在打電話給父親?」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供養並開示說:「你爸幫人家算命看風水可以只是打個電話來就幫他看嗎?還是要人親自到?你是長孫嗎?」弟弟說不是!(昏倒!他是呀!)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你爸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佛菩薩,他不肯恭敬來求,奶奶就再慢慢拖吧!你爸自己來求,我就修!」

回到家中,弟弟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婉轉告訴爸爸,也提到了奶奶還在受苦,希望父親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父親回答:「相信奶奶一定可以解脫,她不會再受苦,我願用這一生學的佛都迴向給奶奶,下週有因緣我就會去。」,父親說到這,我們已經難過地哭了,我們深知這世間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幫助奶奶,心裡真的很希望爸爸能跟我們去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大年初一我們一起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法會開始沒多久,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說到昨天我們去求頗瓦法的事,也說奶奶福報不夠不能幫她修法。整個法會過程中我跟妹妹都用跪的,不斷的懺悔,內心更是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初三回到宜蘭參加奶奶頭七,跟爸爸說了奶奶福報不夠的事。父親說他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幫過奶奶,因為週日那天我們參加法會,他在宜蘭感覺到法喜充滿,所以他要去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們告訴爸爸:「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具有大能力的修行者,可以幫助奶奶往生淨土,更可以超度那些受到傷害的所有眾生。」爸爸沉默了一會,便要我們快點去睡覺,不用擔心了!

週六下午爸爸跟我們到寶吉祥,當爸爸恭敬地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時,我們很感動,因為父親願意為奶奶求了。然後父親開口:「我媽媽在一月二十六那天往生,這是母親生前的遺物,希望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沒皈依我不收,今天你來這裡就是最大的供養,這樣你媽媽的福報才可以累積起來。」接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你媽媽叫什麼名字?屬什麼?」父親回答完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當眾就修起「頗瓦法」,當時我們不斷地哭泣,心中滿是感恩。修完法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說:「回去看看遺體,已經有很大的變化。」爸爸說:「媽媽已經入殮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便回答:「那應該今天,最慢明天會夢到她。」妹妹再次拿著金飾供養,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是奶奶唯一留下來的東西,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下。」此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點頭收下。父親又一直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我看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持咒加持父親,當下的我們非常感動,感恩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隔天法會師兄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二十四小時內連續修了四個頗瓦法,修到心脈都停了,癱在寶座上。」而奶奶就是第四個獲得頗瓦法的亡者,由於奶奶走了十天,又已入殮,所以耗費上師過多的能量。加上大伯用道教的儀式又殺生,這些冤親債主們,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要一起度走。當珠寶店師兄發現不對,緊急叫中醫師來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脈,驚覺心脈已經停了(就是沒心跳,在醫學來說人已死亡)。醫師用力掐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手指急救,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才喘出一口氣。想到這裡我早已淚流滿面,愧疚不已。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用命在利益眾生,還差點失去生命。天呀!要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幫奶奶修法有了三長兩短,那我們真是對不起眾生!至於做夢的事,是照顧奶奶一年的堂姐所夢到,夢中奶奶的樣子都變了,很有精神還跟堂姊說了一些話。

二月十三日奶奶出殯公祭時,父親代表說了一段話:「最感謝的是寶吉祥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媽媽修頗瓦法……」聽到這段感言時,心中極為感動。父親一直以來都沒稱 顏上師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其實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法後,我們回去跟表姐及其他親戚聊天,他們也說心裡感覺很平和,整個過程感覺很順,不像一般人家有人往生那樣地悲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奶奶修了頗瓦法,奶奶已經往生淨土。奶奶的遺體火化後,看到奶奶的骨灰,大家都充滿了驚喜和讚嘆,因為奶奶的骨灰出現了舍利花,就如同其他師兄家屬獲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頗瓦法一樣,骨頭是粉粉的紅跟綠,幾乎是粉紅的!頭骨內部也是!頭蓋骨還有一個洞!(除非是頭部受傷,不然不可能會有一個圓孔。)另外骨頭白得很漂亮、均勻。殯葬館撿骨的人也說年紀那麼大,骨頭還這麼漂亮的很少,而且真的白得很漂亮,不像一般都黃黃髒髒的。這也是得到「頗瓦法」的徵兆。我們眷屬在這一段時間,心情平和不感悲痛,連撿骨時都開開心心一點都不傷悲。

弟子再次叩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浩瀚如海,是弟子生生世世無以回報的。感恩! 感謝!

弟子 楊螢蓁筆二00六年二月

更新日期:2008 年 12 月 1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