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父親得頗瓦法之因緣

2003年3月25日清晨五點多,家父往生享壽八十八歲,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淨土,弟子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與修法。

回想2001年2月,先父第一次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即告知弟子:「到時不要讓你父親受苦受罪。」弟子聽了即回答︰「弟子記住」,並牢記在心。先父為家中長孫,所以曾祖母只要是去禮佛一定帶著先父前往,故先父幼年時,經常陪著曾祖母到各寺廟拜佛,及長並沒有固定參與佛事或天主教與基督教的活動。2002年6月30日,寶吉祥佛法中心恭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於桃園巨蛋體育館主持萬人法會,法王慈悲,上午傳「頗瓦法」,下午舉行「葉衣佛母」祛病法會。當時,先父也前往參加,但因腰部宿疾無法久坐,所以參加完上午法會後就先行返家休息。當天法會後,先父的雙臂及身上就陸陸續續出現許多黑紫色的皮膚疹子,去看皮膚科治療亦無起色。弟子將此事稟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弟子這個是排毒,因為先父吃了很多的蝦子,吃二顆甘露丸即可。幾週後先父疹子就全部退掉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

至2002年年底,先父突然出現雙腳水腫,呼吸哮喘,全身倦怠,四肢無力等症狀。從不抽菸喝酒的先父,有支氣管擴張四十年的病史,弟子擔心是心肺衰竭或是肺部有惡性腫瘤,遂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告訴弟子只是單純感染發炎,並不是弟子所擔心的,食用消炎藥即可。後來醫院檢查報告出來,其結果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一樣。2003年1月8日,先父住進醫院,不能吃喝,醫生說須藉助導管進食及輸血,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醫院看過並加持後,當天晚上先父的情況就開始轉好,可以吃一些稀飯及菜,隔天醫生巡房時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先父住院期間,剛好寶吉祥佛法中心連續幾週的週六週日皆有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弟子們當父母親生病時子女可代替父母親來參加法會。猶記其中一次為修習長壽佛,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法會中開示:「當你們家人或親屬生重病時,第一件要做的事並非找名醫,而是先做大供養。」這句話如當頭棒喝,更殊勝的是法會結束後,弟子打電話到病房,妹妹說:「很奇怪爸爸幾天都不肯下床活動,剛剛突然自己開口要下床,還精神十足地在病房中走動。」這些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在農曆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至醫院幫先父加持,加持完後,先父胃口大開,精神奕奕,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告知何時可出院回家好好過年。

本來住院期間先父的血紅素過低,醫師一直主張要輸血,但出院時血紅素不降反升。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回家後先父的狀況一直很好,但在過完2003年元宵節午夜十二時,突然抽筋,弟子再度將先父送急診,當時醫師判斷不是中風就是腦部長東西,必須隔日做腦部核磁共振檢查才能確定診斷。在檢查報告尚未出來時,弟子旋即稟報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弟子是腦子長東西不是中風。後來核子共振檢查結果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完全一樣。這個腫瘤,根據核磁共振照片特徵顯示,它已侵犯腦部好幾個部位,甚至包括我們的生命中樞–腦幹,並判定為生長極為快速的惡性腫瘤。它是轉移來的,而且已經是末期,醫生建議開腦做切片,以便了解此腫瘤特性,幫助找出原發位置,血液腫瘤科醫師建議再做全身檢查,包含胃鏡等等。但既然已是末期,弟子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所說的話:「到時不要讓你父親受苦受罪。」因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曾開示弟子們,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幫亡者修法超度時,每一個有做過心臟電擊急救的亡者都會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喊痛。因而弟子決定不讓先父做任何開刀及化療,同時也簽字同意先父往生時不做電擊等任何急救。先父入院第二天即用呼吸器幫助呼吸,醫師隨後建議做氣切,我們也不同意,因為一旦做氣切,那亡者就修不成頗瓦法了。所以我們僅採取支持性療法,並懇切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頗瓦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在法會開示弟子們:昏迷沒有感覺的人,甚至植物人都還是有意識,所以不要在重症昏迷的人旁談病情。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國閉關期間,先父已呈昏迷狀況,跟他說任何話都沒反應,但只要跟他說:「爸,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在閉關,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來就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幫您加持。」話說完先父的雙眼就會立刻左右快速移動,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皆為真實語。

先父二度住院這段時間,剛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前往印度閉關約一個月。弟子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先父住院期間弟子可否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圓滿後,赴印度接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同時參加松贊圖書館的開光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沒有問題。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弟子得圓滿如願參加接關行程。回國後先父的主治醫師告知,那段時間有三天他非常擔心,因先父肺部的變化厲害,已經用盡所有能用的藥,但是很奇特的,三天後又回復到原來的穩定狀況。弟子相信這也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回來後,弟子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先父加持。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金剛杵放在先父的胸口心窩處,只要一持咒,先父的上半身就彈起來離開床面,當時先父已昏迷而毫無知覺。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後,得知先父還掛念二件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即要弟子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複誦一遍給先父聽,隨即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知弟子先父已完全放下了。加持完畢後弟子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何先父上半身會彈起?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是打通中脈。再次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在先父臥病住院期間,弟子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代替先父做大禮拜,期間有一天弟子突然發現自己左腳內側及左腳大拇指腹側長出紅色突起的疹子,呈圓錐狀上面有易脫落的皮屑。在最頂端有黑色點狀的色素變化,而且疹子持續變大為約一公分大小,摳它底部時沾黏得很緊,但又會裂開出血。弟子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因為皮膚突然有黑色色素的出現變化,往往不是好現像。仁欽多吉仁波切告知弟子這個是在排毒,若不放心可以給皮膚科醫師看一下。弟子想既然是排毒就不用看了,繼續代替先父做大禮拜。殊勝的事情發生了,那些疹子越來越小,大約五天左右整個結痂自己脫落,下面長出新肉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3月4日幫先父加持後,3月25日清晨先父往生,弟子隨即連絡師兄幫忙,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先父修頗瓦法。同時遵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由家屬在先父身旁助唸,因為家屬的心是最懇切的。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完畢後,師兄打電話來告知,並叫我們檢視。當弟子把右手放在先父額頭上,感覺是完全冰冷的,當左手放在先父的梵穴上,感覺卻是溫熱的,同時梵穴的骨頭是凹陷的,表示先父已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淨土。當時因為先父已使用呼吸器有一段很長時間,所以當氣管插管拔除後,嘴巴無法立刻閉起來,起先弟子試著用手將先父的嘴巴用力閉合,這個動作才做完沒多久,又接到師兄的電話說:「方師兄,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不要再動你爸爸了,只要唸滿二小時的六字大明咒,你父親的嘴巴就會自己合起來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先父才能得到如此殊勝難得百萬分之一機會的頗瓦法。先父往生後我們全家人沒有悲慟的感覺,只有懷念,內心充滿喜悅。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那是因為亡者沒有痛苦,所以生者也才沒有痛苦,因為亡者快樂,生者才喜樂。先父往生後的第二天中午,家母午睡時夢到先父回來,是先父年輕時候的樣子而且滿臉笑容。弟子將此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只要亡者以年輕的樣子回來,而且滿臉笑容者,最少到天道。」先父是因癌症末期轉移而往生,在往生前從未施打過一針止痛針,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弟子開示因為先父參加6月30日大法會後出了疹子,就是把轉移的癌細胞排除掉的關係,所以才沒有像一般癌症末期病人的疼痛。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父親得病是源自於其年輕當兵時,曾將一窩動物住處出口封住,因而殺生所致。

弟子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及加持,先父才能得到如此殊勝的頗瓦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淨土。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此外弟子的母親從幾十年前開始便一直為退化性關節炎所苦,手部關節時常紅腫、疼痛。後來母親也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開始做大禮拜。母親做了三個多月之後,手上關節開始不腫也不痛了,慢慢地回復到以前的樣子。母親還很高興地跟我們展示說:「看!媽媽的手已經不疼了,也逐漸的好起來了。」

弟子和母親曾是天主教徒,但是現在我們全家人全部都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都曾分別得到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同的幫助。弟子最後代表我們全家人,再次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皈依弟子方一強

更新日期:2008 年 12 月 1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