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感恩

從小始終有一個觀念,人死以後,要幫他超度,讓他能到阿彌陀佛淨土。在父親過世後,內心無限哀痛,一心想幫父親超度,只要朋友介紹有超度法會,我就一定會報名參加。有一天清晨我將醒未醒時,聽到有個微弱的聲音告訴我,說我花了很多錢做超度,可是他們並沒有得到幫助。我將這件事告訴朋友,在她的引見下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地應允我參加施身法幫他們超度。

參加完施身法後,隔天下午,在家午睡時,在夢中我從房間的窗外望去,看見萬里無雲的天空,突然有個響雷,雷聲迴盪在整個房間,我當時心裡想,這雷聲真是「如雷貫耳」。此時,從遙遠的天空傳來很多人在喊我的聲音,「是誰啊?那麼大聲,真被你們嚇死!」夢境中的景象是那麼真實,讓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清醒著,等到我張開眼睛,才知道原來是一埸夢。醒來後一直納悶為何會有此夢?經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才知道那是我的累世冤親債主。得知他們在諸佛菩薩的幫助下已經超生善道,當下內心無限的感恩,施身法是何等的殊勝啊!

有一次回南部,我告訴妹妹這件事,並要她幫過世的孩子參加施身法,不要讓他受苦。隔天做了一個夢,似乎是一群人在討論一個小孩子的事情,這時有個小孩來到我身邊讓我摸他的頭,雖然看不見他的臉,但當我觸摸他的頭髮時,感覺卻是如此真實。我將此事告訴妹妹後,妹妹便來參加施身法,使得外甥有緣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的幫助得到超度。又有一次夢見一位老先生突然出現在我家中,當時我很生氣地將他趕出去,可是我卻在他的臉上,看到充滿無助及無奈的表情。後來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知道他跟著我買的東西進來我家,所以每次參加施身法,我都會觀想這位老先生,希望他也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的幫助超生善道。經過這幾次的經歷,讓我深深地體會到,當人失去人身時,如果得不到諸佛菩薩的幫助,那將會非常的痛苦及無助,但當他們知道有殊勝的佛法可以幫他們離苦時,就會想盡辦法希望能有因緣得到佛菩薩的幫忙。

雖然這幾次的經歷讓我深信施身法的殊勝,但我總以為自己的根器不夠,無法了脫生死修道成佛,所以一直逃避不想好好學佛,認為只要參加施身法讓祖先們得度就已足夠。一直到母親二度中風病情危急時,心裡焦急萬分,於是去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母親度過難關。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我是個不用功的弟子,卻依然如佛菩薩慈悲護念眾生,給我甘露丸,讓母親脫離險境。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告誡我:「真正的孝順是學習佛法,幫助父母了脫生死離輪迴之苦。」這句話深深觸動我內心深處,我將這句話銘記在心,學佛的想法也開始改變,心中暗自許下一個心願,要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祈求母親往生時能得到頗瓦法,往生阿隬陀佛淨土。

一年後,母親因靜脈曲張血管破裂再度就醫,因母親從未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妹妹在我的要求下,帶母親到台北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得到加持。回南部後,母親因敗血症住進加護病房,我再度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誡我順其自然不要強求,當時內心猶豫了一下,隨即說好。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教導我們不要一味以自己的欲望來求佛菩薩讓病者好起來,因為這不一定是真正對她好。回家後,我哭著求阿奇護法,如果母親的身體能好起來,就請謢法讓她的身體好起來;若是死亡對她好,祈求護法讓母親能有福報得到頗瓦法。

當醫生宣佈母親的病情已不治時,我們將她帶回家,我惶恐不安地跪求阿奇護法,渴望母親有福報能求得頗瓦法。當師兄通知我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法完成後,我們幫母親換衣服時,雖然已經往生好幾個鐘頭,她的身體還是很柔軟,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修法成功後所出現的徵兆一樣。雖然母親離開我們,但我的內心並不像父親過世時那麼悲痛,因為母親已到淨土,不再受輪迴之苦,內心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佛菩薩的慈悲。

雖然自己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次的幫忙,但仍不太用心,每次因為不用心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處罰時,便檢討自己到底是以何種心態來學佛?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我們只是表面在學佛。」我內心就無比的慚愧。後來有三件事情,讓我的體悟特別深刻。

第一件事:有一天晚上接小孩下課回家,就在停車時,鄰居女兒搶佔我的車位,並且不願離開。當時自己已起嗔念並造了惡口,回家後即向護法懺悔,並檢討自己錯在那裡,隔天上班前聽《佛子行三十七頌》法帶,正好聽到第十二條「有人用貪心來搶奪我所有的財物時,我仍然將自己身體的受用及三世的諸善迴向給這個害我的人」,我愣住了,原來我要的答案在這裡。但我仍然很矛盾,一方面覺得鄰居很壞,為什麼要搶別人的停車位,另一方面覺得自己很笨,為什麼要為了一個車位跟他糾纏不清而結下惡緣。就這樣掙扎了一整天,直到下班回家時,還是執著沒有辦法放下,突然間覺得修行為什麼這麼難?不由得一路哭回家,回家後已身心俱疲,只能哭著求護法加持。經過這次事件,我才了解到平時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就像在聽故事一般,從沒有真正體會並落實在生活中。晚上在持誦六字大明咒時,想起《佛子行三十七頌》教我們要將功德迴向給害我們的人。剎時間,我終於了解自己錯在那裡,因為我一直處在錯的都是別人自己沒錯的迷思中,竟然忘了要接受因果。就在做完迴向後,突然覺得自己要感恩鄰居父女兩人,是他們讓我體悟到這條教法。

第二件事:隔天中午我與外子外出買午餐,坐在店家外面的座位等候,看到坐在店內中有位客人邊跟老闆娘談話邊望向我這邊,隨後老闆娘走向我這邊,邊擦桌子邊問我是不是外帶,看她如此動作我就起來讓位,誰知道要坐的人竟是剛才那位客人,頓時覺得人為什麼這麼自私,裡面有位子不坐,還要到外面搶別人的位子?回到車上後我告訴外子,以後如果我有能力我會先幫三惡道的眾生。外子說我有分別心,但我還是不太能接受。第二天繼續聽《佛子行三十七頌》第十四條提到,或有種種毀謗於我,宇宙間最大的力量就是慈悲,而且要有平等的慈悲心。剎那間又被當頭棒喝,我又錯了,只好又向護法懺悔。半年後,有一天早上四點半起床準備做大禮拜時,肚子已餓得很難受,趕緊找東西吃,但是做大禮拜又不能吃太飽,而且我剛好腸胃炎也不能吃太多,就這樣邊餓邊做。但實在餓得很難過,忽然覺得餓鬼道的眾生真的很苦,所以我要先幫三惡道的眾生這種想法還是沒變。過了一會兒,我突然想起來,佛菩薩不是教我們隨緣而度嗎?我為什麼要預設立埸?自己是何等愚昧,竟然忘了佛菩薩教我們的因緣與因果法則。

第三件事:有一天早上上班前準備聽《心經》法帶,聽前先去洗茶杯,竟然發現杯子內有一隻死蟑螂,頓時覺得非常噁心,趕緊將牠倒掉。就在要倒掉當時,望著杯中的蟑螂愣住了,以前遇到這樣的情形自己都會唸佛號迴向給牠,再告訴牠我沒能力幫牠,如果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請牠來參加施身法,為什麼這次自己會是如此的反應,一點慈悲心都沒有呢?回到座位,按下《心經》法帶,正好傳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我們的慈悲心都是想出來的,是做作的,不是空性的慈悲心。剎那間覺得挫折感很重,為什麼會這樣呢?平常看到蟑螂死在牆角因與自己利害無關,所以不會有此反應;當牠死在自己的杯中時,馬上覺得很噁心。原來當自己受到傷害時,表面的慈悲心是經不起考驗的。連續幾次的經驗,讓自己體悟到平常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誡我們的,即是日常生活上我們不斷在犯的毛病。

感恩多年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我們家的幫忙,雖然弟子很頑劣,幸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不放棄。現在弟弟和妹妹以及他們家人均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內心深感無比的歡喜。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提醒我們佛法是要用在生活裡,每當遇到困境時,即會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內心的恐懼因而減緩且能坦然面對。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一切都是因緣與因果而已,人生無常,能離生死,斷輪迴才是永恆的樂。

皈依弟子洪菜鴻

更新日期:2008 年 12 月 1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