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殊勝加持之見證

二00二年底第一次至珠寶店見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和藹,和耳聞許久的嚴厲差別很大。之後向上師請了「懺悔」法帶,聽後覺得自己犯了很多惡業而不自知。遂請求上師准許我參加星期五的「施身法」法會及星期日共修法會。但自己的懺悔心仍不夠,以致仍有幾個月的時間未參加法會。直到二00三年六月份再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准予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地答應我的請求。

七月下旬接到艾芬師兄的電話通知七月二十七日要辦皈依,當時心裡拿不定主意,一直想著我會不會皈依一位比宋七力厲害的法師呢?想了兩天,終於在皈依前的一個下班時間到行天宮去筊杯,請關聖帝君給點意見,因為聽說這裡很靈驗。問的第一個問題是寶吉祥通知我皈依,是不是可以?連問三次的結果都是笑杯。於是我問:皈不皈依是否要我自己決定?聖杯!再問:「如果我皈依以後就不能再到行天宮拜拜,是否可以?」笑杯!就在這時突然想起六月份時曾到行天宮抽了一支籤,詩中提到往後將會更不順遂,但會遇到一位貴人,需好好把握、跟隨,不要失去此機會。於是再問籤詩中提到的貴人是否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聖杯!於是在三日後歡喜皈依。提到這一段事,是要讓大家知道一位如法的修行者連神祇都讚歎,更希望眾生能有機會學佛而利益更多眾生。

皈依之後只從 仁波切處得到無上利益,卻沒有做到一位弟子應盡的責任,更別提應時時聽從上師的教誨,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並未放棄敏汾,更有幾次得到上師加持而度過危機,經過如後:

二00四年底,家中決定賣掉土城的房子,於是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可以。上師點頭並說越快越好,當時不解,事後知道原來舊家地點早期是刑場,但仍依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據實告知寶吉祥不動產部門此訊息。房子於二天後有兩位買主競價,最後賣出的價格比預期還高,這在不動產業中算是空前的事情。因當時隔壁棟鄰居也委託另一家仲介賣屋,但直至隔年二月我們辦交屋時仍未賣出。

賣了舊家要找新窩,看了一間較中意的房子,於是再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入定之後說樓梯間較暗,燈光要改善;另外廚房管線有問題,恐怕需要全部打掉重做。於是再去檢視管線,果然發現瓦斯管線未打洞;另外浴廁排水不順暢則請仲介修繕,心想這樣沒事了,於是趕在農曆年前搬入。經過一連串賣屋、買屋、搬家已疲累不堪的我,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就在此時業報現前,老天爺只賞我一頓年夜飯吃,再來廚房的景象就像當時的天氣一樣,雨勢不斷,進入廚房與外出都需撐傘或戴斗笠,整整一個多月的時間都在買便當中過日子。更慘的是聽鄰居說這棟房子可能是海砂屋,這簡直是晴天霹靂、五雷轟頂,因此趕緊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屋是否真為海砂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房屋結構沒有問題,仲介公司為釐清此一問題請檢測單位檢測,結果在安全範圍內,總算放下心中大石。

當時對於漏水問題遲遲未處理好而想告仲介公司,因此在一天的法會上,上師即針對房子的問題大力地訓示了我一番。通常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上對弟子訓斥時,如不是弟子犯錯就是替弟子消業障。敏汾直覺 仁欽多吉仁波切除了訓斥之外也在加持弟子,我在猜想法會結束後會不會回家時發現廚房就不漏水了,結果更精彩的還在後面。

二00四年二月九日敏汾正忙者上班、清洗舊家及辦交屋。早上十點多突然接到女兒來電說胸口痛,撐到中午已無法忍受,於是自行到三峽某醫院就醫。到下午三點多來電告知醫生要她馬上住院,因為氣胸已經很嚴重了。我隨即趕到醫院叫救護車轉診到某醫院,因某醫院有師兄駐診較令人放心,且離家及公司較近能方便照料女兒。救護車一路鳴笛到某醫院,在急診室時值班醫師會同胸腔科醫師看了在三峽某醫院照的X光片,兩人搖搖頭問病人在哪裡﹖我告訴他們:「在廁所!」兩人訝異的說:以她的嚴重情形應該是在床上無法動才對,怎麼可能自行上廁所。於是等小女回來後馬上進手術室進行插管;兩天後開刀,在胸腔內放入隔膜以防日後再復發。手術當天與母親及小女男友在外等候時一起念誦六字大明咒,並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小女,就在觀想中似乎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身黑衣,身旁還有兩位師兄往手術房內走去。

漫長的等待總算結束。當天有三位年輕人因同樣的情形開刀,結果只有小女最順利,其他兩位還需進一步的處理,若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小女恐怕有生命危險。當時據醫師說,小女再晚一個小時到醫院就會沒命了。在此對於醫生們的協助與照顧,及師兄們的關心敏汾銘感於心。

2005年9月份敏汾有一福德因緣代替眾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印度晉見 直貢澈贊法王。因 仁欽多吉仁波切體念 直貢澈贊法王為了眾生奔波勞累,於是在 直貢澈贊法王閉關前,安排幾天時間讓 直貢澈贊法王在印度旅遊休息。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並未休息反而更累,因為上師時時注意隨行30位弟子的安全,從我們凌晨四點多到達德里機場,走出空橋時已見上師在行李大廳等著弟子們出來,並幫弟子們一一加持後才回到飯店休息。在幾天的行程中時時可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面陪著 直貢澈贊法王,一面回頭看看我們,就像一個父親不時回頭看他的小孩有沒有走失或出狀況,只能說真的好感動。最後一天在德里飯店內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接見一些印度民眾,連休息時間都沒有。

第三天我們在捷布,晚上夢見上師幫敏汾加持脖子,因二、三個月前發現脖子上的淋巴結又長出來了,高中時曾長過,歷經幾個月時間治療才消掉。祖母及姑姑均因此症狀惡化而往生,當時心想業報現前而有點恐懼!但一想到有歷代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護法庇祐也就不再害怕。夢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了一段時間之後即將離去,我趕緊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離開敏汾,當時只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穿著一件卡其色長褲和咖啡色休閒鞋,之後的夢境已模糊記不得了。隔日醒來摸摸脖子,淋巴結幾乎已不存在了!只有一個較大的也變小了。很令人感到驚奇的是夢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衣著竟與在印度最後一天穿的幾乎是一模一樣。

上師對眾生的慈悲及加持力實在是無與倫比,而能夠跟在大慈悲、大智慧上師身邊,是自己無上的福報,也希望更多眾生有幸能得上師之眷顧﹗

敏汾 合十

更新日期:2008 年 12 月 1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