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波切帶領弟子參與「葉衣佛母」持咒之弟子分享

為安定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而恐懼不安的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動向 直貢澈贊法王祈請,全球直貢噶舉同步修持葉衣佛母法會,24小時不間斷為眾生祈福,法王歡喜應允成就此殊勝利生之盛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二月九日晚上十點在臺灣臺北的寶吉祥佛法中心開始升座修法,帶領1000多位弟子持誦《葉衣佛母心咒》,直到隔日晚上十點共24小時不間斷,以下是參與持誦弟子的分享:

01 聽到一陣陣沙沙聲,仁波切持誦咒語時,梵唱聲遍繞虛空,迴盪不已~
~魏寧~
02 我有聽到微微轟隆隆的聲音,有點像每次音樂很大時的重音鼓的嗡咚咚、不是很大聲。
~曾小芳~
03 聽到很像是什麼東西砸下的聲音(哐),好像是在密閉空間,蠻大聲的。
又一度聽到一些嘈雜聲音。
後來聽到的是 仁波切的持咒聲音迴盪。
~傅珍華~
04 2月9日剛開始聽到碰、碰、碰的大聲落地聲(很像電影裡巨人腳踩地面的聲音),以為是法器掉落的聲音,但抬頭向壇城望去,當時並沒有使用任何法器,再往左右張望也未見任何異狀,直到 仁波切慈悲的持咒聲音,心中升起一股溫暖開闊的感受,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不忍眾生受苦!感恩 仁波切!
~劉蓉霓~
05 當 仁波切持咒時,我隱約一直聽到一些吵雜的聲音,原以為是麥克風,但後仔細聽並不是。好像是市場人群說話的聲音。
~許秀蓮~
06 有聽到地上有撞擊聲音,還以為是什麼東西。
~徐素慧~
07 2月9日晚上
我有聽到好像很多人走動的聲音。有一陣子身體覺得很熱。
回家後在清晨做了一個夢,夢到大兒子,夢境不太清楚。想到他小時候差點被陌生人牽走不見了,每次想到這件事,我都禁不住顫抖,心中的深深的恐懼感一直沒法消失,雖然兒子已經長大了。感謝 仁波切許予弟子們參與善事,葉衣佛母持咒後,現在這種恐懼的感覺似乎減輕了許多。感恩 仁波切修法幫助眾生免於恐懼。
2月10日晚上
仁波切修法的時候,有一瞬間忽然覺得好像瞬間寧靜的感覺,很難形容;最後 仁波切持咒的時候,聲音好像有很美妙的音律包圍著,聽起來覺得很舒服。
~晏壽菁~
08 仁波切帶領大家持咒,仁波切的持咒聲音迴盪著,感覺道場持咒聲音勝過現場人數!
~黃子苑~
09 好像有聽到有人在合唱之類的,但是不清楚,不大確定是否是回音或人聲。
~林毓倫~
10 在剛開始持咒時,四周很吵雜,手上的佛珠撥不太動。一直到後來 仁波切唱誦持咒的聲音不斷迴繞整個道場,四周變得很溫暖、安靜。
~曾子芸~
11 前半段覺得周邊聲音很吵雜,後半段覺得整個氣氛平靜下來,充滿了祥和。
~黃翊哲~
12 持咒中有一段時間,仁波切及大眾的持咒聲之外,道場周邊有吵雜聲,後面漸漸沒聽到。
~方峋~
13 過程聽到屠宰場豬被殺前的淒厲尖叫哭聲,跟蝙蝠洞很多蝙蝠飛起來拍打叫聲。
~魏淑雯~
14 仁波切悲憫眾生,不捨眾生受武漢肺炎病苦與瘟疫傳播恐懼,在請求其根本上師 直貢噶舉第37任 澈贊法王支持後,在2/9日晚間10時於台北寶吉祥到場修持《葉衣佛母心咒》,並帶領寶吉祥弟子一同持咒。法王與 仁波切師徒二人悲心相通,法王更於深夜發動全球直貢噶舉派181個中心,24小時不間斷連續修法,不分國界不分人種與動物眾生,為地球祈福祈能平安度過此疾厄。
在持咒之前,仁波切先行修法,此時在寶吉祥道場密閉空間裡,傳來極為清晰的啾啾啾鳥叫聲。聲鳴啾啾啾停頓一秒後,再次啾啾啾; 聲調輕快可愛有活力; 持續近15分鐘之久。我本以為是哪位師兄手機聲、或是麥克風干擾聲、或是自己因時差造成的耳鳴; 但法會中不應有手機聲(即便有,也不可能持續15分鐘),若是麥克風干擾聲,仁波切與法務師兄應會立即處理、倘若是我自己的耳朵問題,那就作罷。持咒後回家細思,想起葉衣佛母本居於山林,鳥叫聲是否因 上師修法相應而出現之瑞相?隔日請教組長後,確認此鳥鳴聲確實為 仁波切修法之瑞相。我十分感恩上師給我機會參與《葉衣佛母心咒》修法,感恩在修法時親聽虛空中清脆鳥鳴; 同時,我更不捨我的上師,在73歲高齡於身體不適的狀況下,邊咳嗽邊持續持咒兩小時直至午夜。上師在修法時開示,我們這群人是來湊熱鬧的,真正有能力修法的是他老人家。是啊!我是來湊熱鬧的,寶吉祥弟子就是熱熱鬧鬧地替謹慎細微的上師做事。
~葉信顯~
15 仁波切用至少四種不同的音調持咒變換持咒,還有聽到像是風吹起樹葉的聲音。
~ 陳靜愉~
16 在法會的過程中雖然沒有聽到聲音 但在上師 仁波切持咒的過程中 突然有種很感動到近乎落淚的感覺,只覺得虛空中一切的眾生都得到了上師 仁波切的幫助。上師 仁波切有說繼續努力為眾生唸。真的很殊勝 也深深的覺得上師 仁波切真的很偉大!感冒還那麽辛苦為眾生修法。
~候素君~
17 我好像有聽到聲音,有點風吹落葉的咻咻聲,但我以為是風吹天花板的吱吱聲,我不會形容。
仁波切不辭辛勞,縱然修法過程中咳得很厲害,但是 仁波切心繫病苦眾生,所以咳嗽似乎完全不影響 仁波切的持誦,我感受到 仁波切分分秒秒都不願意耽誤的衝刺力道,當中途 仁波切問弟子們修多少?我只修了五六百遍不到,而已經將近一整天未曾休息的 仁波切卻已經修了1600遍,我真切感受到上師的慈悲願力的力量是如此強大。再次感恩 仁波切!!仁波切身體力行教導弟子,體悟到甚麼是無上慈悲。
~王 梅~~
18 晚上11點左右就是中途的時候,聽到女人開心的笑聲,然後聽到 仁波切搖鈴的聲音。仁波切開示是葉衣佛母在撒花。
~曾麗文~
19 感恩 仁波切讓弟子們可以參加「葉衣佛母」祛病消災法會,仁波切不辭辛勞的修法持咒,這中間 仁波切還不停咳嗽,不管自身身體不適,心心念念都是眾生,剛開始自己持咒會有點卡卡,所以唸有點大聲,仁波切提醒我們唸太大聲了,中間段聽到 仁波切唸唱咒語時,整個心裡很震撼,好好聽!眼淚不自覺流下來,體會到 仁波切的廣大的慈悲力,中間段 仁波切問大家持誦幾遍了?仁波切持誦1600遍,其實是 仁波切在修法持咒,但 仁波切還是讓弟子可以參與如此殊勝難得的法會,而且還要大家繼續為眾生而持誦咒語,用慈悲的心持咒。
~楊凌慧~
20 有聽到兩次很有力的聲音,語言聽不懂,很震撼到心頭,很特別。
~龍如蘭~
21 我聽到説話聲,看到上師肩上後方有燄光。
~黃秀華~
22 2月10日大約9:10左右,感覺巨人在走動,忽然變得很冷很冷,但現場很安靜很祥和只有持咒聲,仁波切持咒的聲音迴盪整個空間。
感覺氣氛非常祥和平靜,心很安沒有恐懼。
還有今晚感覺 仁波切很急很急,我想應該是很多很多眾生在等著 仁波切超度,心中一度感動落淚,感恩 仁波切大慈悲,能身為 仁波切弟子真的好幸福,感恩 仁波切慈悲救度眾生。

今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直很專心看法本持咒眼花,最後一結束持咒停下來時,我抬頭看到 仁波切臉是很圓滿且帶淺淺黃綠色,我很努力眨眼再看 還是都一樣,我坐在很後面。
~張瑞珍~

23 2月10日晚上 仁波切升座後, 前面二十幾分鐘, 一直聽到一個很細微的叫聲, 像老鼠的叫聲, 但是聲音更細更小, 然後就出現非常吵雜的聲音, 聲音非常大, 持續頗長的時間, 那種吵雜的聲音讓人感到不安與恐懼, 接下來覺得胸口很熱, 掌冒熱氣, 然後聲音就不見了, 只剩下 仁波切慈悲的持咒聲。
~劉亮貞~
24 2月10日晚上8點多 仁波切開始持咒後,有聽到從上面傳來咚咚咚及吵雜的聲音,持續約5分鐘,過不久那聲音消失了!只剩 仁波切的持咒聲,非常祥和。
~王麗真~
25 2月10日晚上,我有聽到在鼓的上方有東西掉落的聲音,很沉重,抬頭望鼓的方向看了一下,沒有動靜,接著就只聽到 仁波切的低沉持咒聲迴盪整個道場,覺得心很安定。
~劉台珍~
26 法會中,仁波切持咒修法時有聽到一聲動物的聲音,我嚇了一跳,還東張西望了一下。沒聽出來是甚麼動物,過沒多久,在仁波切慈悲的持咒時我又聽到第二次不太一樣的聲音,霎那間,也覺得 仁波切剛剛那一句咒語特別用力跟大聲(就好像施身法時剛開始坯的那種讓人有一種被震攝的聲音)我嚇了好大一跳,一直盯著法坐上的上師看。 仁波切還是那樣穩定不動的持咒,在持咒快要接近尾聲的時候,仁波切用一種不是我這種資質的人會形容的音調持誦咒語,那語調聽起來不只是無比的美妙,還有一種被包覆的感覺,覺得上師慈悲的力量隨著咒語光聽著就甚麼病都好了一樣。直到今天早上,我還在跟其他師兄說這件事呢。
~王筱憶~
27 仁波切上法座後沒多久有打雷聲,仁波切持咒一段時間後霎有多人同時講話吵雜聲音,仁波切持續持咒,吵雜聲音一下就停了,接著仁波切宛如歌聲的持咒聲彌滿整個道場,感恩仁波切,謝謝!
~簡素鑾~
28 開始時覺得很吵不舒服,跟隨 仁波切持咒時曾聽到很悅耳的音樂聲,感到非常的開心,同時也感受到一片祥和之氣。
~胡韻華~
29 持咒時突然有聞到一股像是魚腥的味道,一下子而已。
~汪曉閔~
30 除 仁波切及弟子的咒音之外,聽到另一道低沉的持咒聲!
~黃虹恩~
31 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眾生祈求 法王聯合全球之力,舉辧這場殊勝法會。
2月10日晚上持咒期間,聽到沙沙的聲音,像是有人拖著樹枝在走路,也像風吹過森林樹梢。除此外,偶有聽見幾聲清脆的啾啾鳥鳴聲,穿插在 仁波切修法持咒聲中,非常特別。
在前半段持誦時,自己唸得有些亂,有時還會接不起來,之後當 仁波切帶著大家唸誦時,一波波温暖、安定的慈悲法音流過來,讓人忍不住落淚。
修法結束時,仁波切和法座金光閃閃,相信這波疫情和眾生的痛苦定能早日減緩、結束,感恩 仁波切。
~董曉蕾~
32 2月10日,仁波切開始持咒,有聽到壇城有些雜的聲音傳來,後被 仁波切的流暢祥和持咒聲掩蓋,真的太殊勝,感動不已,連沒吃晚餐都不覺得餓。感恩 仁波切慈悲。
~楊安堤~
33 2月10日晚上 仁波切持咒時,不知道是持咒聲音很大還是什麼,就覺得周遭有吵雜聲,所以好幾次專心聽上師的持咒聲。
在最後 仁波切慢慢持咒時,整個安定也安靜下來,也變溫暖。
~邱麗菁~
34 2月10日晚上 仁波切持咒的時候,現場的感覺是最安定的,而且非常的流暢跟感動,特別是 仁波切帶著大家念誦的時候最明顯。

最開始的時候比較會感覺浮躁跟好像有點吵雜的感覺,開始持咒後越來越安靜。
~蘇娉玉~

35 有信眾說:她點進去看,有聞到很香的檀香味。
~林妤蓉~
36 2月10日晚上在道場有聽到很威猛忿怒聲。
~謝惠珉~
37 2月9日我在休息室執勤,因為都聽不太到外面的聲音,也不太清楚是否大家已經開始在持咒,只聽到一點點仁波切修法、持咒的聲音,但也聽不太清楚。
等到快結束大約前半個小時,站出來坐在休息室門口,聽到很細微的、很多人在講話的聲音,很像在市場裡面,心想明明 仁波切在持咒,怎會有像在市場很多人的吵雜聲,但是那些聲音又很細微,想要再仔細聽看看是不是自己聽錯,那些聲音就都不見了。只聽到 仁波切的持咒聲。這狀況好像有反覆幾次。
~鍾佳妤~
38 2月10日晚上9點多持咒時,我有聽到東西掉地上的聲音很大聲,我抬頭看,大家都很專心在持咒,我以為是我聽錯了。
~陳錦綢~
39 2月10日晚上聽到一聲很威猛的忿怒聲,以為是麥克風電波干擾。不過那個忿怒聲馬上被仁波切慈悲的法音平息了。
~陳培文~

返回首頁


更新日期:2020 年 2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