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21年3月2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並賜予珍貴開示。

施身法是中文翻譯,藏文的意思是「斷」,切斷一切煩惱障跟所知障。所知障就是你的知見,知見一生起,想要改變很困難。怎麼斷?用智慧來斷。智慧不是學回來的,不是書本和人生經驗,絕對要根據佛法和上師的教導,有次第的修行才能得到。

每一個有情眾生都具備和佛一樣清淨的根本智,但因為生生世世的業力不斷輪迴,使得根本智被蒙蔽起來,所以要靠學習佛法和上師的加持,得到後得智。後得智和根本智結合起來才能證到空性的智慧。在《大藏經》中,《大般若經》佔了三分之一,主要講空性。在顯教從理論中知道空性的意義,在密法講到空性就是修到能將身體的分子原子重新排列,甚至可以修到虹光身。沒有空性的慈悲心,就沒有辦法修這個法利益一切有情眾生。空性的慈悲心不是聽聽佛經、拜拜佛就可以得到,要透過很多的修行。

施身法是修法者透過禪定、密咒、密法的方式,將修法者的肉體布施出去,「上」供養十方諸佛菩薩、護法、勇父、空行母,「下」布施給六道輪迴的一切眾生。布施給眾生是讓眾生來吃這個身體,但不是一般人的身體就可以讓眾生吃。佛經中有許多故事,描述釋迦牟尼佛如何靠多世的修行證到空性的慈悲心。佛有一世看到母老虎沒有奶餵小老虎,於是跳進虎穴投身餵虎,讓母老虎有奶可以餵小老虎。釋迦牟尼佛另一世曾為國王,修到空性的慈悲心,兩位天帝要考驗佛,一位化成鷹,一位化成鴿子,鷹要吃鴿子,鴿子躲到釋迦牟尼佛懷裡。釋迦牟尼佛叫鷹不要吃鴿子,佛便割大腿肉餵鷹。佛經中有很多這種故事,但現代人沒有辦法修到。想要修到這種必須要不斷的閉關。

今天的法本是由一位女性在家瑜伽士瑪吉拉尊尊者根據《大般若經》的精神,根據密法中事部、行部、瑜伽部及空性的慈悲心等所寫。透過這個法本修行的方法,行者(修法人)可以進入空性,將自己的身體布施出去。上週開示《寶積經》有提到,「於佛施食能受能消」,佛能布施給六道一切眾生,眾生可以接受這個布施,消除欲望煩惱等等,這種布施才有用。一般民間拜拜時放的東西,眾生是吃不到的。

透過布施,眾生吃了之後滿足欲望,他看到的是食物,但吃到肚子裡其實是加持過的甘露。甘露下肚後,能夠調伏調解眾生怨恨的心,平息煩惱,才能聽得進佛法接受超度。超度不是唸唸經就可以,沒有福報、功德不可能超度,這是佛教特有的法門。顯教的出家眾每天晚課都要施食,施食的對象不是鬼眾。佛經有講,天龍八部有大鵬金翅鳥和龍族。大鵬金翅鳥要吃龍,佛不讓牠吃,大鵬金翅鳥說不吃龍,我吃什麼?佛說以後我的弟子在晚課時會施食給你們。

是不是高舉兩根湯匙恭敬到外面將食物一灑,眾生就吃得到?肯定不行,因為食物沒有經過觀想、密咒的加持,眾生無法受用。吃不到,眾生就再來了。

目前在臺灣每個月同時幫一千多人公開修施身法的漢人在家仁波切,我是唯一一位,真的很難得,大家要珍惜。今天超度名單有147,662筆。不是我的能力大,是諸佛菩薩加被、護持、滿我的願,利益廣大的眾生。

參加法會要有懺悔心。如果只為自己好,那麼那些被你傷害的眾生呢?這樣就是不相信因果了。參加法會超度是將你們傷害眾生惡的果報減輕,但是你們自己也要去做。一位信眾上星期來求見,他太太心臟大動脈剝離昏迷指數2,我加持她後,昨天他來求見說他太太恢復到9,求再減輕他太太的痛苦。我說減輕痛苦就是死了,他就不敢再求。他之前到處求神問卜,為什麼來求只有他一個人,其他的家人呢?這是欺負佛菩薩。

我常講我只救你們一次,不是沒有能力再救你,而是救你一次後,你本身要將福報累積起來,自己絕對要懺悔,沒有福報病不會好。就算我能讓病的根停下來不繼續長,但也沒有辦法幫你拔掉,因為是你自己種下的惡因,果報要自己承受。其實我並不需要你們來,到處都有眾生要度。就像是我那次去屏東超度時,那些鬼一波一波從山谷過來。因為牡丹社事件時這個地方的原住民一直不斷被殺害,直到他們不再反抗為止。要修法的話,很多地方可以修,如果有人求了,一切緣具備了,我就會去。

來參加法會,懺悔心一定要足夠。這一生生病、倒楣,不是別人害你,是因為前世和這一世你有害過別人,福報用得差不多,惡因的花開了。不要以為生病,有不好的事情就是果報,那只是花報,果報是在往生前成熟,決定你會輪迴到哪一道去。

今天幫你們修這個法,透過佛菩薩的慈悲心,讓生生世世和你結怨的冤親債主給你機會累積福報。修這個法是代表你們供養布施,讓你們的福報能累積起來,不是為了過好日子。一個人沒錢吃飯,是不是要去賺錢?就算是乞丐要乞討也要做點事,同樣的你們也要做點事,而不是什麼都不做,就想要佛菩薩都給你。我只要求你們要有懺悔的心。

沒有懺悔心而要求佛菩薩什麼都幫你轉掉是不可能的,我修行幾十年,在佛經中沒有看過這種事。佛只能幫忙製造善的因緣,之後能不能接受由你們決定。《寶積經》中講佛施食給眾生,讓他能夠消除學佛的障礙、聽聞佛法,調伏他的心。調伏他的心之後,這個人要不要做?佛在經中沒有講,因為是人自己決定要不要做,若不決定是沒有用的。

昨天有一位弟子因為孩子生病來求。他皈依前我就跟他們說,祖先有魚塭,殺業太重,家裡一定不好。他現在知道是兒子身體不好。他以為供養一些,我持咒加持,他孩子身體就會變好。我不收,他就轉去供養佛寺,我馬上退給他。現在知道為什麼不用ATM轉帳,因為你在銀行捐款都會有記錄。我74歲,但是記憶力好得不得了,一些特別的例子都會記住。退他的供養是因為他沒有用懺悔心供養。不要以為有供養,福報就會回來,除非是菩薩供養有福報,佛和佛之間供養有福報。我們供養只是將自己缺失的福報賺回來一點。為什麼要有懺悔心?你欠這麼多眾生,又不守戒、又犯法,一大堆事情,要不要懺悔?不是拿錢去賺福報,不用懺悔心供養的,福報不起來。昨天要他們夫妻拜大禮拜,為了救兒子的命,從下午3點多拜到晚上8點,一人拜800多下,現在孩子情況穩定一點。

魚塭養魚,殺了多少?要不要還?每一個人都以為自己皈依佛門、吃素、拜懺、禮佛、供養法師、佛寺,所有的事情就都解決了。我以前在顯教拜《梁皇寶懺》,從第一天拜到最後一天。人家中間休息我繼續拜,一般都會上洗手間、喝喝茶、和功德主聊天,但我沒有,在座沒有人像我這樣。我以前的師父那邊一年兩次《梁皇寶懺》、一次水陸大法會、《地藏懺》,什麼懺我都拜。等到學密法後,才知道我不是真的懺悔,而是覺得自己有拜有功德、有消業。

大家唸到一句經文「罪花飛」時會哭得稀里嘩啦的,以為拜完罪就沒了,果也沒了。但經文不是寫「罪果謝」。你拜懺,罪花飛走,其實根還在,花還是會再長出來。只要你覺得自滿,開始吃肉殺生、騙人說謊、不孝順,就會再萌芽長出來。有些人拜完懺之後更加不好原因就是這樣來的。拜懺的心態要深切知道自己錯了。不要認為自己有多少學問、多高尚的職業可以抵掉你的業,抵不掉的,一定要靠修行。

佛施食能受能消。就是能接受布施的福報,能消掉我們聽聞佛法、修行的障礙。如果對佛法的觀念是讓自己好,這兩件事情就跟我們無關。要讓自己好,一定要透過佛法不斷的訓練及上師的加持,才能讓福報慢慢累積起來。等福報多了、惡少了,就會感覺自己慢慢變好。為什麼我一加持馬上會變好?因為我的福報比你們多很多。我做了這麼多事情累積很多福報,你們並不知道。有福報有功德,至少可以壓住眾生的業力不動。但如果你自己後來不學佛、不聽話,壓著的石頭有一天不小心就會拿走,業力又來了。

就像是生了重病開過刀,醫生教你怎麼保健,你不聽,身體是不會變好。佛法也是這種觀念,幫你們修法後,你不是什麼都不用做,你要參與,因為這是你的事,你要下決心來改。我們活到這個歲數,身口意做了多少不好的事?沒有所謂「有口無心」,說別人給自己穿小鞋遭陷害就是沒有懺悔心。每天都有車禍死亡的新聞,表示這個地方殺業重。除了胎裡素的人之外,我們吃過多少眾生?以為參加幾次法會就能解決?如果這樣,我以前拜過那麼多懺,還有這麼多事情發生?心最重要,心不改,再殊勝的法都對你沒有幫助。

修施身法時不能結界,就是不設結界保護。不觀想有護輪保護,不戴護輪,讓那些鬼眾來吃修法者的身體,他們滿意之後才能夠聽進佛法進而接受超度。

在法本前面幾句話有提到三根本上師、本尊護法眾。在密宗除了祈求佛菩薩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祈求上師。最後一句話在密宗除了祈求佛菩薩之外,最重要的還是祈求上師。假如修法的行者沒有到一定的水平,護法本尊會讓很多事情發生使你不能修下去,最簡單的就是將所有人趕走,不給人來,或有可能將法器弄壞、法本弄不見。

意思是當我唸這幾句話,假如沒有條件修這個法,這些上師、聖眾護法會阻止這個法繼續修下去。因為修法的人不能利益一切有情眾生,不只讓有情眾生生氣憤怒,修法人也會受傷害、壇城也會受破壞。修法人如果沽名釣譽為了名利來修法,亡者不能接受超度。

昨天有信眾說他很認真的唸《地藏經》。我問他多認真呢?他答不出來。這麼貢高我慢,如果依照《地藏經》所說是齋戒沐浴,齋戒指閉八關齋戒,不只是吃素。你們做不到的話,上師代表你們做,但是你們對三寶的恭敬心和懺悔心要具備。上師得到根本上師的允許、斷法上師和聖眾的允許,這個法一修,對你們絕對有幫助,不是馬上見效。你這一生所作的一切惡業,怎麼可能一服藥就可以馬上見效?需要很多藥一直加,加到病好為止。

有一些我會讓你馬上見效,因為要讓你相信。免得你們覺得一次不靈就不去,換找別人。以前有一個故事,有位仁波切弟子的貴重東西被偷了,這個弟子供養上師,求上師修法讓小偷將東西還回來。修了一次法沒有還回來,他就再供養,修第二次還是沒有回來,他又再供養。修第三次東西才回來。如果是你們,一次不回來就不再見了,這就是藏人和漢人的不同。

開示告一段落,仁波切開始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法音遍滿十方。與會眾等皆因感受到 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

修法圓滿後,仁波切繼續開示。法本後面一直寫祈求上師加持,在密乘(金剛乘)講所有的功德、事業、福報來自上師加持。上師怎麼加持呢?你要全部聽話,不要有自己的想法。上師要你做什麽你就去做,不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想為什上師要我這樣做,是上師要控制我嗎?完全不是,上師要你去做,反而是釋放你的思想。也就是說,當你依照上師的教法如實去做,就不用自己想。如果有自己的想法就是放縱自己計較利益、得失的想法,就無法接受佛法。

2006年時,法王要我去印度參加喜金剛的灌頂法會,那次灌頂大概有三個禮拜,法王沒說什麼只要我去;如果是你們,一定會問為什麼?有什麼好處?我不問,只有聽話。如果我當時不去,就錯過因緣,更不可能修持喜金剛得成就。2007年,法王要我去尼泊爾拉其雪山閉關三個月,我就聽話,不煩惱當時公司的生意怎麼辦?一百多位員工如何運作?不像我的弟子會和我談條件。

有的信眾只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就像去自助餐點菜一樣,挑自己愛吃的。所以他的事情永遠無法解決,因為自助餐的意思是自己幫助自己,但法本明明寫得很清楚:需要上師幫助、加持。他以為參加施身法能幫自己解決事情,修其他法跟自己無關,用這種心態參加法會是沒有幫助的,這也是我弟子的錯,跟他們講仁波切的施身法很厲害,那其他的法就不厲害嗎?一樣厲害,一樣能夠利益眾生。只要眾生有因緣來參加法會,就可以累積福報,增加善的因緣。

在直貢噶舉八百多年歷史中,我是唯一一位漢人、在家、此生修出仁波切果位的上師。因為我做到法本講的,不和上師談條件。要修到殊勝的法,還要等你有時間、有體力嗎?從2007年到現在,我是唯一一位法王帶著我去拉其雪山修行閉喜金剛的關的仁波切。

剛開始 法王一直在隔壁關房,等到確定我死不了,才離開關房。那時我也60歲了。閉關是在一定的時間內修一個法,修到徵兆出現,有成就,否則要重新閉關。也就是說如果2007年,我修喜金剛沒有徵兆出現、沒有成就的話,法王一定會叫我再去閉關。去年 法王本來要帶我去拉其雪山閉關,法王知道我的事,要我在定業未成熟前去閉關,也許就不用動眼睛手術了,但因疫情不能出去,後來定業成熟還是得開刀。所以就算上師開口了,有些因緣也不一定讓你能如願。

也因為疫情不能離開臺灣,我一整年都在臺灣,讓你們多些機會給上師罵。很多人說閉關很簡單,但閉關時將自己關起來,不能看電視、接電話,不看外面,以你們來說第一天還可以,到了第三天就不行。如果不透過閉關修行,單靠唸佛經這一生是不可能成就的。

只要我人在臺灣,每個禮拜固定會有法會,目前在臺灣的密宗道場只有這裡每個星期都有法會。我已經74歲了,在古代這種歲數已經退休了,哪有人像我這樣在法座上跟你們講這麼多,也沒有好處。如果真的要計較,光是今天14多萬筆超度名單,在許有地方就會收很多錢,可是我沒有這樣做。其實我也可以每週都修施身法,但這樣別的事情都不能做,我還需要做很多事情去利益眾生。

法本沒有提佛菩薩直接加持,而是祈求上師加持。為什麼法本中一直強調「上師」呢?以顯教來說,上師是佛菩薩的化身,或是佛菩薩旁邊的眷屬。以密法來說,上師傳法,是諸佛菩薩的代表,能夠成為上師至少都已經修到菩薩果位,才能修密法。佛雖然大慈大悲佛光普照,但佛在涅槃界境,心如如不動,所以求菩薩比較快,因為菩薩還有度眾的心。

佛幫你其實是他身邊的護法來幫,護法也會主動加持。我在拉其雪山閉關時,第二天就看見阿奇佛母旁邊的一尊騎麒麟的護法來保護,阿奇佛母沒有自己來,而是這一尊護法來保護我就夠了。因為我閉關是為了利益眾生,這尊護法也是要幫助眾生,跟我相應。阿奇佛母自然派來的,求都不用求。

你們都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很厲害、認為自己是無敵鐵金剛,這麼會算,你們如果一直有這麼多的貪嗔痴慢疑,不下決心學佛,時間是不等人的,我今年已經74歲了,沒有多少時間,大家好好想清楚。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1 年 3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