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21年2月7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並賜予珍貴開示。

今天修的是八大成就法之一的施身法,是祕密的法,不易廣傳,不易修到成就。修這個法對於修行者及亡者都有利益,此生專修此法必能解脫生死。若亡者生前沒學佛、沒守戒,但也沒有犯五無間罪,而且代表亡者來參加施身法的眷屬對三寶及上師有十足的信心,一定可以幫亡者不墮入三惡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得生人道。如果代表亡者來求的眷屬當下發誓此生不殺生並皈依學佛,亡者可以生到天界。至於是天界的欲界天、色界天還是無色界天,和代表亡者來求的眷屬所發誓言及此生在佛法上所做事業有關。若亡者生前吃素、皈依學佛、守戒,雖然此生沒辦法自己解脫,但有人代表他來求得這個法,亡者可以到西方極樂世界。這些都是《地藏經》講的。

地藏菩薩有一世為婆羅門女,想知道母親往生後生在哪一道。她知道母親生前愛吃肉、輕視三寶,往生後一定會下地獄,所以地藏菩薩賣豪宅,全部供養佛,每天拜佛拜到流血昏倒,佛才告訴她母親生在哪一道,她知道後發弘願要成為菩薩,生生世世修行利益眾生,所以她那一世的母親得佛授記成未來佛。

這些都是佛經講的內容。從這一段可以看得出來,任何亡者的眷屬代表亡者,依照《地藏經》所說的去做,對亡者一定有很大的幫助。《地藏經》講亡者的眷屬代表亡者「廣作佛事」,這「廣」不是跑很多佛寺,而是佛所講利益眾生的事都要做。《地藏經》也講得很清楚,眷屬幫亡者廣作佛事,亡者得七分之一功德,眷屬得七分之六。

很多人認為來參加法會超度就好了,還要做這麼多事嗎?大家別忘了,所有和你有關的眷屬,他的好與壞都會影響到你,假如是你的父母親,你們的基因是一樣的,他好了你也會好,所以佛就教我們這樣做。假如你是亡者的伴侶(先生或老婆),幫亡者廣作佛事,對你自己這一生和未來世會有很大的幫助和利益。

修施身法前,仁波切針對近日二位弟子所犯的錯誤,賜予佛法的教導。

第一件事是林姓弟子,我要他通知弟子們這星期日修施身法,他就多加一句「要大家發心供養」。有些弟子看到這訊息心裡還嘀咕認為是仁波切要他說的。大家都知道,我從1997年開始,從不巧立名目要你們供養,要不要供養由你們自己決定。有供養,我很高興;沒供養,我更高興,因為不欠你們了。《寶積經》中有記載,在灌頂時也有說,不能威脅恐嚇要別人供養。以我的感覺,林姓弟子是威脅恐嚇我的弟子,難道不供養我就不修法嗎?發生這種事情,我很難過,所以我懲罰我自己,今天不收供養、法照修,以明己志。我錯在收他當弟子、交代他傳話。以後你們再做錯,我就懲罰我自己,慢慢的有一天我就消失了,我開始在趕人了。林姓弟子不要來懺悔,以後不會有人唸他了,去過他總經理的日子。他還是修世間法,從世間人的角度來看,他做的是世間人會做的事,所以他認為沒有錯。

到現在我所捐出去的錢已經超過1,700萬美元,這是有紀錄的部分。每年舉辦「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今年第十七年,每年大法會時超度名單有三十幾萬筆,並沒有收錢。如果真的要收錢的話,今天超度十四多萬筆,還需要林姓弟子發通知跟你們講嗎?這個弟子在公司是總經理,發號施令慣了。為什麼會這樣?施身法的法本中有講到「權魔」,希望權魔不要侵害、影響我學佛。每個人都愛權勢,認為有權就有錢,拿著雞毛當令箭而不自知,在家裡、在公司、在團體裡都要爭權,連當義工都要爭權。所以為什麼我數十年來不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因為怕權魔。假如真材實料修出功德來,不用求自然會有弟子,趕都趕不走。修出功德,福德自然來,還會貪供養嗎?

這個弟子所做的行為表面上是對我好,其實是在汙衊上師,比破戒還嚴重。這弟子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對仁波切特別好,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他不帶頭先做呢?所以鼠年最後一次施身法法會,我供養你們,法會結束後你們都不許投供養箱。是不是沒有供養就得不到功德?和你們無關,因為今天是我說不要你們供養。從你們護持佛寺的情形,我就清楚你們不捨得、把錢看得很重要。快過年了,大家非常需要錢。

是不是沒有收供養,修法會修得比較差?不會,因為只要我開始修法,我都同樣的在空性中修。修這個法必須要證到大手印離戲瑜伽的境界。所謂離戲瑜伽是指沒有分別心,離開世間種種對與錯,證到空性。世間事情對我來說都是一場遊戲──假的,不真實、不會執著。為什麼他這麼執著?因為他現在是總經理,貪心越來越重,自然薫染到我這邊,認為我也需要錢。但是我護持佛寺捐出去的錢已經快要九千多萬元了,也捐幾百萬股票到佛寺,本來每年有幾十萬的利息我都不要了。我還開始賣房子,說了就做。不要看我外表是在家眾,我比出家人還清楚,不要拿你們的想法當做我的想法。

第二件事,仁波切問懂法律的弟子,如果寫信到協會網路平臺上,是否可以把內容唸出來。弟子回答可以,寫信到平臺上就是公開的了。仁波切開示,這封信內容是由一個出家弟子寫的,大意是寫要來唸長壽佛心咒,但他原本的佛寺要大掃除,地大人少,來回會少了半天整理的時間。而且因為高鐵取消自由座,所以只能訂到六日固定座位;又怕會影響到他的佛寺,所以沒有辦法天天來持咒。

在我看來,他提出的這些點都是推託之詞。來唸長壽佛心咒,對在家弟子而言是給你們一個善緣。只要有來唸長壽佛心咒的,我敢說你這一世不會非時而死,而且生生世世長壽佛會護持你們,連你的眷屬也得保佑(與會大眾齊聲感恩 仁波切)。對於出家弟子而言,這一生就是來修行、色身就是用來修行,沒有世俗的事。身為上師用任何方便法門幫你們累積福德因緣。幫助眾生持咒唸經拜佛本來就是出家眾要做的事。出家眾平常沒有事,而且這是上師交代你們要做的,如果不想做,可以在一開始就說,而不是做到一半才找理由。

你講我,我不會生氣,但你冤枉到其他人,其他人還沒有修到空性的慈悲心。不想來可以不用來,幸好前些日子內政部來文,表揚我們道場做的防疫工作,要我們繼續這樣做下去,以作為表率。我有很多中南部的弟子,他們也是這樣來回往返,他們也沒這樣寫。他信中講到「仁波切曾講,修行是盡力去做能做到的,不是自己想像非要做到某個程度。」這就是斷章取義,他從皈依到現在都沒改。釋迦牟尼佛講過,根據不同根器講不同的修行方法。我講的這個部分指的是在家眾,因為在家眾有工作、有家庭,需要養活自己,盡力做、不能放棄工作,和出家眾不一樣。岀家眾是用色身、用命在修行!

他還在信中批評別的出家眾。如果覺得別人修得不好,可以來跟我或跟協會理事講。但這樣公開講,是要毁掉這個道場嗎?所以為了不要讓他的佛寺擔心,我沒有條件資格收她當弟子。不要以為寫出來不算,都算是造口業很嚴重的,不要隨便開口造業。

學佛應該是開開心心的,不是像他現在這麼痛苦兩邊跑,在這邊學到法,回去佛寺有地方住。其實沒有地方住也可以來跟我說,如果不捨得原來的地方,那就回去吧!看這些內容,全部都是煩惱,完全不像個出家人,他可以離開了,法本全部收回來,如果影印法本就是盜法,他唸過佛學院知道這後果有多嚴重。

其實這些事情都可以跟我報告或是跟理事會說,而不是寫在平臺上,道場有一千多人,不允許這樣公開批評別人。學佛不困難,都是人的事,人會將自己的思想、習慣、個性融入佛法中。對於學佛成佛來說,人所做的事情思想都是不正確的,這不是指好人壞人,而是指所做的事情和解脫生死輪迴是無關的。既然認為自己學佛,所有的思想行為要準備好,不要落入世俗人的範圍中。

林姓弟子皈依這麼多年,我怎麼救他母親的,他清清楚楚。如果我真的要用佛法來換供養,以我的能力,收多少錢大家都會給,但是我沒有這麼做。若是沒皈依我的人要供養,我也不收。大家都很清楚從1997年到現在,我沒有改變過。去年因為經濟不景氣,「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的錢,有一部分也是我來給,不需要你們出。今天大家有沒有供養不重要,我一貫用空性的慈悲心利益廣大眾生。

仁波切開始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法音遍滿十方。與會眾等皆因感受到 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

圓滿後,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修持阿奇護法及迴向儀軌。仁波切親自帶領大眾以藏文和中文持誦《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與會大眾感受到上師無盡的慈悲心,希望眾生離苦得樂的懇切,不由自主流下淚來。

仁波切接著開示︰大年初一早上9點共修法會,先修《三十五佛懺》,《三十五佛懺》是《寶積經》裡面釋迦牟尼佛親口傳出來的,要學菩薩道的人要拜這個懺。《寶積經》是教我們修菩薩道的經典,所以《三十五佛懺》的加持力特別大。我們拜懺都是讓累世身口意所犯的惡業透過拜懺得清淨,不會阻礙我們修行,進而自己不再犯任何過錯。

為大家修《三十五佛懺》是希望在新的一年能減少大家學佛的障礙。業障有分善業與惡業,善業惡業太重都很難修。如果你拜完懺,學佛不再犯任何過錯,修行的障礙會漸漸消滅。但定業一定會報,不可能因為拜懺就不報,最多做到重報輕受,不可能全部消滅。假如會消滅的話,在《寶積經》中就會講拜《三十五佛懺》之後沒有惡果。不是說拜懺之後不好的事不會發生,好的事會馬上發生。如果希望拜懺完因果都不會發生,那麼佛經就會寫「拜懺滅因果」,但是有這樣寫過嗎?沒有!只有寫「拜懺消業障」。消什麼業障?消滅阻礙我們修行的業障。

所以不要誤會拜懺會讓自己明年過好日子。如果拜完懺,你不再做錯任何事,你未來自然會順。如果拜完懺,身口意起心動念還是業,再拜也沒用,只得人天福報,不會得到修行的功德。每次修法前會唸七支供養,懺悔也是供養的一種,只要你信因果、因緣、信上師和佛所講的,所以我們懺悔,這才是真心供養。而不是說因為怕惡果,以為拜懺後惡果不來才去拜懺,這就不是供養,只能得到人天福報。

昨天有位出家眾來求見,請示如何讓身體變好?我們的身體是業報身,從投胎那一刻開始直到往生,身體都要還業,不管善業與惡業。如果不肯用身體去還的話,除非修行證到空性,身體及很多事才會產生變化。因為色身本來惡比善多,證到空性,惡的基因會轉為善的、好的,身體自然會越來越健康。沒有證到空性之前一定要看醫生。

有些人會說「身體是借假修真,看病浪費時間浪費錢,觀世音菩薩會保佑讓我身體好。」但是在《大藏經》續部中有講到觀世音菩薩如何幫人治病,有寫出很多治病的藥方。現在有人要去把那些藥方找出來,只是有些記載的藥名現在找不到了。祖師 吉天頌恭有一個著作寫如何治病,唯一的條件是要對你的上師絕對恭敬。只要你有一絲一毫的懷疑,怎麼修這個法都沒有用。現在這著作的中文版我有,很多病都可以治,但為何我不拿出來呢?因為你們對上師都沒有百分百的恭敬心,只是嘴巴講而已,但心裡沒有。對上師恭敬才有供養,有供養福報才會起來,你的病才能轉動。病要好,還跟你的業、你的福報有關係。

如果福報夠,單靠醫生可以治好你的病,如果福報不夠,只靠醫生是不行的。很多事情需要有修行的經驗,才能體會到出世法、世間法怎麼拿捏,作為一種生活的標準。沒有經過修行的經驗,盲修瞎練、道聽塗說。正如佛經講的,一個瞎子帶著一批盲人摸大象,一個摸到腿,一個摸到尾巴、一個摸到象鼻,講出來全部都不一樣。為什麼在藏傳佛教上師很重要?因為上師是有經驗的修行人。有經驗不是每天都在閉關,而是修行佛法,把佛法用在身上,驗證佛法的真實義。

我在幾年前曾經有次大出血,沒有去醫院急救,因為我知道如何用佛法來幫助我自己。當時我修了二十天施身法身體就恢復了。你們不要學我不看醫生,否則到時候就要解剖了,大家都知道不在醫院往生的都要被解剖。

我在大出血的時候,身體的狀況是如何呢?西醫弟子報告:「那個時候 仁波切的血少掉很多,嘴脣都是蒼白的,就像白紙顏色一樣,講話也不太有力氣,但是 仁波切還是站得直挺挺的。我們要幫 仁波切打點滴,針都打不進去,因為血管沉下去了,血管都是扁的,裡面只有很少的血,所以打不進去。」仁波切問︰「如果一般人這種狀況要多久才能恢復?」答︰「如果不輸血的話,大概要半年。」仁波切問中醫師弟子當時大出血情況,中醫弟子報告:「那個時候 仁波切的脈象強度大概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整個血管就像是蔥管,裡面空空的,血流量不足。如果是一般人的話,這種狀況至少要一年到兩年的時間調理才可能恢復。」

此時,仁波切欲詢問當年也在現場的蔡姓醫師弟子,結果她去學針灸沒有來參加法會。仁波切呵責教她針灸的中醫師弟子的太太,要她回去跟先生轉達,如果以後再叫蔡姓醫師弟子星期日去學針炙,連她都不要來。這個中醫師弟子從明天起不要來求見,我幫他找個徒弟,叫蔡姓弟子去跟他學針灸,結果這麼愛錢,居然利用星期日的時間,讓蔡姓弟子不能參加法會!以為太太代表先生來參加法會就可以保佑先生、孩子嗎?以為醫術好是醫王嗎?對我來講佛法才是醫王,當年我大出血,是靠佛法救回我的命。

能夠參加施身法是宿世的因緣福報,不是僥倖,也不是我一定要做,不要說參加,連聽到這三個字都不容易,就像我剛剛講的那幾個弟子都沒有資格參加。他們知道我很厲害,但他們覺得自己比我厲害。這個法能夠學到很不容易,需要有很多的條件。身為你們的上師,我教你們、帶領你們,你們要聽話去做。我已經74歲了,我天不怕地不怕,只怕因果。你們多有錢有權,在我心中都一樣。我的心中只有上師和需要幫助的眾生。我不要錢不要命的,無論有多大的權勢,都不可能影響我學佛、弘揚佛法。你們表面上是學佛,其實只是求保佑,認為可以保佑你的家人、你的孩子,再問下去都是一樣的。你們在我面前都是透明的。

很多人跑來問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就是「生老病死」。不論你多有權勢、多有財富、你的醫術多好,都是「生老病死」這四個字。那你會說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學佛呢?因為學習佛法可以讓我們下一世不要有生老病死。大家這麼多年來在寶吉祥道場看到,我的一些弟子因為對上師與諸佛菩薩有信心,在往生前沒有痛苦,有些甚至可以預知時至,因為他不再執著身體的病苦,完全放下了,而得以往生淨土。不是因為學佛可以有名氣、身體變好、收弟子、開悟,都不是。

我們按部就班去做,絕對有一天可以做到。如果我是轉世的仁波切,你們可能說沒有辦法做到仁波切這樣子,但我是這一生和你們一樣從信眾開始修行,當然和我累世的修行有關係,這一生善的因緣具備,讓我有機會這一生可以自利利他。你們不是這樣,但只要堅定相信、堅定依靠上師和佛法,絕對可以幫助你往生時救度你。很多人擔心如果仁波切不在了,誰能來幫自己?這樣就是不相信上師和諸佛菩薩的願力會幫助你。

剛才為什麼要帶大家用藏文和中文唸《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上面有寫:求上師跟佛菩薩,都會幫助你們消除障礙往生淨土。只要你對上師和諸佛菩薩有十足的信心,就算你此生沒有修到圓滿,仍有機會得到救度。大家參加施身法法會這麼多年問題還這麼多,原因在你們身上。同樣的法,同樣的修法、同樣的唸法,為什麼對我馬上有效,對你們卻沒有馬上看到效果呢?這和你們的信心、業力、功德和福報有關。

會講這麼多因為今天是鼠年最後一次法會,告訴你們學佛的方向。像我這一生這麼努力修行都還是發生很多意外,何況你們?但是我發生事情絕對能解決,因為諸佛菩薩加持我,知道我是苦命人,一直幫助眾生。只要你們下定決心修菩薩道,諸佛菩薩一定會護持你們。修菩薩道不是每天唸多少、拜多少,而是你們的心態很重要。你們不要放縱自己的身口意,一不小心就造下惡業,今天林姓弟子與出家弟子都是造了口業,所以大家要謹慎留意,放縱自己的心很容易,但要再拉回來,需要花費更多的氣力。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1 年 2 月 24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