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21年1月3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燃燈供佛,升法座親自主法殊勝的聖綠度母法會,並賜予珍貴開示。

今天修綠度母。這法本在顯教是沒有的,在藏傳佛教和密法有修,依法本所說,觀音菩薩看到眾生還在受輪迴的苦起大慈悲心,流下兩滴眼淚,一滴化為綠度母,一滴為白度母,所以我們道場綠度母和白度母都有修。

有出家眾弟子用錯佛法的名詞,稱呼年紀較長的另一位女出家眾弟子為大姊。本來想說上星期講完就止住,但是看到她們三個還在辯、不服、還不知道自己犯錯,嚴重一點是謗佛,再嚴重一點就是破和合僧團。我沒有受過比丘戒,沒有條件資格開示比丘、比丘尼戒,這是戒律。她們說以前別人都這麼稱呼,還解釋說大姊僧就是指出家眾。但是我曾經解釋過僧不是指出家眾,是指四眾。

我皈依的顯教師父教了我最重要的幾件事,一、供養布施,第二是懺悔。第三、要我恭讀《大華嚴經》三遍。最後送我這本《實用佛學辭典》。《華嚴經》我讀三遍,現場的出家衆有誰唸過一遍《大華嚴經》呢?(沒人舉手。)《華嚴經》告訴我們每天從一睜開眼就要念念都是為眾生,在座有幾個做到?沒做到,有什麼資格說自己是出家眾。

我手上拿的這本《實用佛學辭典》是民國75年4月8日佛教出版社出版,第七版。比在場很多人出家的時間、學佛的時間還久、年齡還大。裡面的內容都引用經典,寫出出處,不像現在有些新版的辭典加入個人的見解,這是錯誤、不可以的。這本辭典的前面有一篇太虛大師寫的序,是在民國22年寫的,這本書夠久了吧!學顯教的人多少都知道這位太虛大師。他會寫這篇序表示這本辭典不是隨便寫的,是有根據的。我以前沒有看到這個序,剛剛才看到。

這本佛教辭典現在應該買不到,連出版社可能都不在了,一些老的佛寺或許還有機會可以看到,在座的出家眾都沒有看過這個老的版本。當初我的顯教師父可能知道我以後會當上師,需要用佛經的內容來教弟子,所以就送給我,現在的人都喜歡在名相上面解釋。

在這本辭典中有寫到「大姊」是指優婆夷(在家的女眾),是指準備出家的女眾。或是指以前在佛寺幫忙煮飯、砍柴的人,不稱為下人、婢女,而是稱大姊。辭典也寫到,在家的女眾未出家前叫做大姊僧,男眾叫做大德僧。只是稱呼,不代表輩分和年資,就像道場你們互稱對方為師兄。

身為出家人,思想、念頭要和在家人不同,如果還有世俗人的想法何必出家!學佛修戒定慧,這三個出家弟子只要定、慧,不要戒。偏偏我對戒律要求很嚴謹。釋迦牟尼佛訂岀比丘尼戒二百多條,比比丘戒多50條,因為佛知道女眾問題多。這4位犯錯的出家眾弟子,其中2位沒有資格穿藏傳的法衣,只能穿顯教的法衣,因為還在顯教的階段,沒有要行菩薩道。另外一位聽到稱呼大姊覺得不對,也不制止,她不能夠再修上師相應法;還有一位不能修密。

雖然我不是學經論出身,但我不只是這一世修出來,也不是靠閉關、罵人修出來的,是宿世的善根,累世修來的智慧,這一世才會出現。這一點你們是沒有辦法比的,我雖然沒有受過那些戒律,但我就是知道不對勁。阿奇護法讓這件事情爆出來,也表示要留她們一點慧命讓她們可以混下去。

臺灣最早的出家人是國民政府來台灣的時候帶過來的,白聖長老將佛法帶過來,所以早一批的出家人都是白聖長老的徒子徒孫,現在的出家人是另外一批,不太一樣,因為中間的傳承斷掉了。在大陸老的佛寺大雄寶殿很小,其他都是關房,要僧人閉關,很少趕經懺。日本佛寺也是大雄寶殿很小,因為學唐朝佛寺建築。出家眾的錢是從哪裡來的呢?能夠吃和有受用就夠了,可以享受嗎?都沒有人監督這個戒律。律宗在中國、在臺灣不太重視,但我對戒律非常重視,沒有戒什麼法門都修不出來。

仁波切在佛法方面不會無緣無故罵人,身為道場的領頭人,不能隨便說話。如果隨便說話,還能持咒嗎?所以我今天拿佛學辭典出來,讓你們知道我罵是有根據的。雖然我之前沒有看過這個辭典這段內容,但我覺得稱呼大姊不對勁。在這個辭典中也講了另外一個我都沒聽過的用詞,而且連佛經的出處都寫得很清楚。這些出家弟子只學過一點皮毛,就在那邊掰來掰去,你們懂得比較多?還是辭典的內容多?所以不要以佛學名相考我。

這3個出家弟子寫說要罰做大禮拜,表面上是懺悔,其實是為了自己,是想要累積自己功德福報、不想接受果報。她們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有一位寫說自己應該聽上師講話,還說自己以前只相信佛經和佛。照這樣說,那她們在剃度的時候,何必還要戒師主持、找三位和尚幫她們受三壇大戒?

今天修的綠度母法本是蓮師傳下來的,綠度母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我們在修行之前會有很多的障礙,很多業力會提早成熟。修綠度母可以讓世俗的想法稍微如願。如願不是指求到綠度母幫我做,我就很開心,其他出世法就不用修。其實最後的結論也是出世法,如果學佛人不是下定決心要解脫生死,只要求世俗一點點小事的話,佛法對你的加持就有限。

不管是修哪一個本尊,最後都是告訴我們,要幫助自己、幫助眾生成佛解脫生死,這是佛來地球最重要的大事情,佛來地球不是來宣傳佛教。想要解脫生死,許多似是而非的人世間的觀念要停止,學佛後不是叫你不像人,做一些不合情理的事,而是心裡面要清楚知道皈依佛門、學習佛法,不是為了身體健康過好日子。上師和諸佛菩薩給我們一切的幫助,是幫助我們的心決定要學習佛法解脫輪迴。這種事說來容易,做起來困難,因為人的自我觀念很重,容易自以為是,不接受別人的批評和責罵,覺得自己最厲害。

這三個人覺得只是小事、好玩,想要聯絡感情以後好辦事,就這樣稱呼,做錯事情自己都不知道。你們會想只是兩個字有必要罰這麼重嗎?不用說是出家眾,在家眾說錯稱呼也是很嚴重的,你能夠叫一個總經理為小工,說「小工,你來幫我送封信。」如果他有大度量或許不會跟你計較,但度量不夠大的話就會有事;你能夠叫一個部長為課長嗎?這後果會如何呢?

不要以為釋迦牟尼佛不近人情,他訂這個名字一定有他的意思。沒有受戒、剃度前不能叫你為出家人,就像是一個沒有皈依、沒有受戒的普通男女,不可能稱為居士,受了戒才能是居士。稱呼不是說階級不同,而是修行的方向跟路是不一樣的。我們稱呼這批人是大姊,表示她們是準備出家的女眾,大德是指準備要出家的男眾。我的弟子竟然認為是階級、輩分。今天一講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從出家人變成一個在家人、變成一個奴婢。

這三位今天會發生這種事情,就是四個字「貢高我慢」,認為自己有福報、認為自己修出來了,能夠皈依在大修行者身邊。他們都沒有想到我就是希望他們能夠好好修行。他們比外面的出家人過得還要舒服,什麼都不用擔心,只要專心修行就好,結果這些出家弟子竟還在那邊比來比去、吵來吵去,一點都不像個出家弟子。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綠度母,進行皈依、祈請、七支供養及一切供養等儀軌。

前面這段法本裡面講的全部都是供養,儀軌中有一句話是「自身財富皆供養」,是你們絕對不會做的,聽到都頭皮發麻,你們做不到。「增長壽命與福德」增長壽命,是怕你們時間不夠學佛,不是讓你們享受人世間的事情,沒有福報福德,就聽不進上師所講的話。

接著進行薈供與供茶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 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上師、佛菩薩共食的殊勝難得因緣。

仁波切持續修法,慈悲賜予弟子機會向綠度母祈求。後帶領大眾念誦法本,持誦綠度母心咒良久,接著開示綠度母法本的迴向。

在綠度母的法本中有寫到,只要你對綠度母誠心誠意的祈求,一定讓你免於悲傷和恐懼的事。所以已經皈依學佛的人如果還有恐懼表示你不得力,什麼是不得力?就是不相信。為什麼不相信?因為你沒有做到就認為不存在。修行是要有次第的,沒有按照次第去修行自然得不到,不得力也不關佛菩薩、上師的事。古人提到學佛要帶三分呆,像你們這種聰明人學不到、書讀得多也學不到。

法本祈願文還提到,只要修這個法門,當我們死的時候,無量壽佛會出來接引。後面還講,無論我們住在哪裡,一切貧窮疾病戰爭悉平息。

很多時候我們做錯事情都不知道,必須要有上師教。如果你怕被罵、不想挨罵的,就不要學佛,可以離開道場,這三個岀家弟子可以離開道場,去別的地方顯她們的威風。《寶積經》要我們修行人不要犯貢高我慢心。那位被稱為大姊的還沾沾自喜,這就是犯了我慢,想說自己皈依比較久,在 仁波切身邊比較久,年紀比較長。這樣的話,過了不久可能另外一個也被稱為大姊,那就會變成一個小團體,可能就會去指責那些不是團體裡面的人,這樣子道場就被分為很多的小團體,這就是破和合僧團,仁波切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眾生皆平等,還沒有證果之前都是凡夫。她們這種行為已經破戒,嚴重是謗佛,再嚴重是破和合僧團,我是救她們免於墮五無間地獄。

即使我以前沒有看過那些名詞,但佛經所提到的佛法理論都是相同的,最終的目的是要解脫生死不再輪迴。她們只講兩個字我會罵得這麼厲害,因為我的誓言是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只要看到你們有一點動作和語言和解脫生死無關,一定開始糾正你們。為什麼有些皈依弟子受不了離開?因為剛開始認為 仁波切很厲害,可以治病、什麼都知道,跟著 仁波切會發財。

在這麼紛亂的局勢裡,要放下這種心,專注學習佛法。自己沒做到,不代表佛法不存在,如果你懷疑佛法,你學什麼都學不到,上師講的話不要懷疑。以前密勒日巴尊者皈依馬爾巴大師,馬爾巴大師要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蓋房子,也沒有跟他說要怎麼蓋。密勒日巴蓋完房子後,馬爾巴大師看了就說拆掉,也沒有說要怎麼重蓋。於是密勒日巴拆掉重蓋,馬爾巴大師又要他再拆掉,這是為了要消他的業。如果要你們做這種事,你們大概通通跑掉了。當時密勒日巴非常窮,身上一分錢都沒有,馬爾巴的佛母就將自己的珠寶拿給密勒日巴讓他去供養馬爾巴大師。馬爾巴大師知道就說不要,因為那不是密勒日巴自己的東西,馬爾巴大師之所以會這麼做,就是學《寶積經》而來的。

我們供養要拿自己的東西,不可以是借來的、拐來的、騙來的、或威脅別人而來的。曾經有人將房子拿去貸款,也沒有先跟我講就去做了,之後跪在我前面才說「向銀行借到錢都是 仁波切加持,我們要供養。」200萬,我當場就拒絕他,這才是修行人,因為他的錢是借回來的。我是做業務出身的,怎麼不會說好聽話,讓你聽了飄飄然?但是我不能這麼做,我的上師和佛都不是這樣教我的,逼於無奈只能用罵的。

今天藉由「大姊」這件事,是給大家一個警惕,寶吉祥道場是不允許搞小團體這種事情發生的。只要稍微放鬆自己,學佛的路上就會出錯。這幾位出家弟子會發生這種事就是因為放鬆自己,沒有想過自己是個出家人、沒有守戒,自以為看過一點經典。她們以為仁波切只會持咒、修法,還在頂嘴、還在辯、還在拗,不認為自己有錯,欺負我不懂經教。好在我學過顯教,顯教有什麼東西我都知道也都有,他們沒有想到我會拿出《實用佛學辭典》這招。

學佛一定要跟著上師。我跟法王報告說以後寶吉祥佛寺每日最多100人可以參觀。我蓋佛寺不是將它變成觀光勝地,有人會說讓人參觀結緣,將來可能來學佛。但是我看臺灣有些很大的佛寺也有很多人去參觀,但是有很多人來學佛嗎?

末法時代要弘揚佛法是很辛苦的,身心俱疲。你們不要以為墮入三惡道很難,真的太容易了。我整天做超度的人,看太多了,看到你們要墮入三惡道,我一定罵。仁波切已經74歲了時間不多,我能盡量做的就是將所學的佛法教給你們,但是你們沒有這個根器的,我也沒辦法。

我這一生什麼苦都吃過,形形色色的人都見過,無論達官貴人、販夫走卒。現在能夠每一週有法會,很不容易。前幾天還收到內政部感謝函,說我們把防疫做得很澈底,希望我們成為一個典範繼續努力。要得到這樣的結果不是一朝一日,要堅持下去。在還沒有防疫規定之前,我們道場早就已經開始執行量體溫、戴口罩、消毒、穿新的襪套等措施了。政府認同我們防疫都有做到而且做得非常好,因為我們守法。

我手上的這一尊綠度母佛像是大修行者 永噶仁波切賜予的,你們很多人不認識他。我現在將佛像舉高,觀想綠度母在你們的頭頂,再給你們一次的加持。

仁波切手持綠度母佛像,持咒加持與會大眾良久。慈悲的法音與清亮的鈴聲遍滿虛空,與會大眾感受到上師無盡的悲心及陣陣暖流,不禁淚流滿面。

接著修阿奇護法及迴向儀軌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1 年 2 月 04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