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20年10月4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燃燈供佛後升法座,帶領弟子持誦5百萬遍六字大明咒,迴向給法王侍者――貢珠桑滇喇嘛,並賜予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要修觀音菩薩簡軌,本來這個星期要繼續講阿彌陀佛淨土,但星期五半夜,法王的侍者貢珠桑滇突然去世了。貢珠桑滇是在雲南的西藏人,他第一個出家的地方是中甸的來源寺,從來源寺再去直貢梯寺,20歲前到直貢梯寺出家。他在直貢梯寺閉出家關幾年後,就去了印度跟隨 澈贊法王,成為 法王的侍者,當然中間有一些波折,今天就不談了。

他是 澈贊法王二十幾年的侍者,雖然他沒有很認真修行,但跟你們相比他是很認真的,跟其他人相比他不是很認真,每次有法會他都不在現場,都是東閃西閃、躲起來。

很多人都有個誤解,以為靠近 法王、仁波切就什麼都可以解決。我講過很多遍,每一本佛經也說,諸佛菩薩與上師不能改變你的業力,只可以教你如何轉動自己的業力,但沒有人聽得進去,都以為只要求 法王、仁波切加持就好。如果這樣的話,我就不用修,只要每天求 法王就好。

那天我跟 法王見面,我們兩個都有個共同的看法──貢珠桑滇太過固執。跟你們一樣,除了佛法之外,講別的都聽不進去。你們以為講到阿彌陀佛就要聽,和阿彌陀佛無關的事就不要聽。我常常跟貢珠桑滇講要看醫生、不要喝冰的這類小事。也因為他自己沒有落實去修行,自己的業就轉不動了。

由於他是 法王的侍者,所以就有福報,當然 法王會幫他修法,直貢噶舉目前有很多佛寺都幫貢珠桑滇點燈。瓊贊法王知道這件事後,也交代直貢梯寺七七四十九天之內都幫他修法。這是因為他做侍者而累積起來的福報。從這件事希望大家可以有所警惕,你們不是我的侍者卻還是不肯修、不捨得供養、不聽話,那要什麼呢?

不要以為皈依以後就什麼都有。他十幾歲就出家,每天在 法王身邊,幫 法王煮飯,侍奉 法王,所以他有福報,但是死了才有,卻也不能改變他本身的業力。你們不發心、不修行,以為每天唸一唸就好了,到時候若 仁波切不在了,誰理你們?

今天貢珠桑滇有這個福報,第一是因為他侍候 法王。第二是因為從1997年開始,仁波切每一年會去印度閉關一個多月,雖說頭兩年他沒有侍候我,但後面幾年都是由他侍候我,包括飲食等等。特別是2007年,我在拉其雪山閉關三個多月,每天早、午、晚餐都是由他侍候,幫我準備吃的。因為他有做這種善的業力,所以有機會就要還給他。

他生前沒有專修淨土法門,只有每天修護法,對 法王很忠心,對我也很聽話。我跟 法王報告過了,今天參加法會的每一個人都要唸5千遍的六字大明咒,在唸之前就想一下,今天我們持咒的所有功德迴向給貢珠桑滇,幫他累積往生阿彌陀佛的資糧。到了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我再幫他超度。

大家在持咒的時候不要東想西想,認為自己有多厲害或是有能力超度。我們只是累積這個數字給貢珠桑滇讓他有資糧;簡單來說,閉關時是他侍候我的飲食,若是沒有他侍候我,今天也沒有我,沒有我就沒有你們,所以等於你們也是欠他。唸5千遍太簡單了,沒有什麼辛苦的事,不想唸就可以離開。如果有信眾覺得今天來法會是要幫自己就可以離開,因為今天跟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你們是希望自己來參加法會就能變好一點,也與此無關,因為今天我們所修的是布施法門──法布施。

那些為了自己的事情而來的信眾,如果發現今天修法不是為了自己而想要離開,也是可以的,沒關係。上個星期所講彌勒菩薩求釋迦牟尼佛開示的十種心,第一個就是幫助眾生。今天不要說貢珠桑滇跟我之間的關係,就算他跟我之間沒有關係,我要你們唸,你們都要唸,可以不唸嗎?你們不唸可以離開。

不要以為唸5千遍就能得加持,不要認為今天你幫桑滇唸,以後就有人幫你唸,千萬不要有這種想法。我們還沒修行菩薩道之前,要跟眾生廣結善緣。所謂善緣不是叫人家唸經、拜佛、吃素,而是在上師帶領之下跟眾生廣結善緣才是善緣。

人生無常,上個星期他才跟著我和 法王出遊,一下子他就不在了。我常常跟你們講世間是無常的,沒有一件事是固定的。他跟 法王每天在一起,你們家裡就算擺佛像,也不可能整天跟佛像在一起。如果你們不聽話,還是用自己的想法來參加法會、聽聞佛法,求你們想求的東西,我勸你們不要來,因為絕對不可能滿足你的。

寶吉祥佛法中心重要的是教眾生這一生如何不要再輪迴、如何自己有把握往生淨土,而不是這些世間小事情。就算能幫助你們一些世間的小事情,目的也是希望你們能定下心來學佛。如果只是要我整天幫助你們這些世間小事而不來學佛,你們何必來找我呢?是要利用、糟蹋、威脅、戲弄我嗎?

昨天有一位弟子因為之前做錯事不允許她供養,後來她很有耐性、勇氣求她那組的全體組員同意讓她來再次求供養。我的那些出家弟子看她可以了,就讓她上來求,但突然間我又出招。我問她幾年沒供養?她回答說七年。我再問她那些年沒供養的錢,現在在哪裡?她說用掉了。你們聽懂這個觀念嗎?這表示她本來就不準備要供養,如果她真的有心,就算暫時不准供養,要供養的錢可以存起來,存到答應的那一天就一筆拿出來,代表你們的供養心一直存在。但是你們不是如此,當我罰自己不接受你們供養的那段時間,你們就把錢花光光。當組員答應讓你們來重新求供養,你們就重新開始施捨給我,我收這種供養做什麼?

你們這些出家人要小心,因為這些在家弟子的腦筋好得不得了。我現在是根據佛法講話,如果今天我們有心求一個人,本來要做的事情是不是一直在準備?哪有說等答應才重新施捨給他?

不是跟你們講錢,認為自己求到了,又可以重新來了。那如果沒求到會怎樣?所以以後她們那一組有任何人求她們簽字,就算她們都簽了,我還是不同意,因為那一組的人胡說八道、同情弱者。我才可憐,因為她是施捨我。我沒有跟你們計較,反而你們這麼會計較?現在大家都很會算,她以為自己求到可以供養,就可以重新開始累積自己的福報,就可以開始變好了。

很多人一直求都求不到供養,因為我很清楚他們在玩什麼招數。他們只希望給我一些錢,換取很多錢回來,很多人有以一換百這種說法。很多人都會告訴信眾,供養一千的話,到時候會還你一萬塊。誰說的?佛經有這樣說嗎?你們再這樣胡說八道就請你們離開。你們這些出家女眾請不要再講這種話,佛經有這樣講嗎?很多信眾就中毒了,以為真的是如此,施捨一千元就會換回一萬元。我不需要你們施捨,是你們需要福報!你們會算,我也很會算,因為我是做生意的,誰叫你們皈依一位在家、做生意的上師呢?我絕對會算。我算不是要算你給我錢,而是看你為什麼要這樣搞?

昨天有一位弟子,現在我不讓他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因為之前他的寵物貓死掉,他來求超度時供養也是這樣。我就不收他供養,也不讓他參加施身法法會。他昨天來求見時,我就開罵了。我問他一個月給那隻貓花多少錢?他說幾千塊。我再問他供養多少?他說幾千塊。我是寵物嗎?但是我不是寵物,因為我不能讓你摸、抱、親、餵,怎麼能是寵物呢?所以我昨天還是不答應。我告訴他「你求我超度那隻貓,照這樣算起來,原來我跟那隻貓在你心中是平等的。」再者,原本他還要花二三年去養那隻貓,現在那隻貓死了,錢到哪裡去了呢?再講一次,仁波切不是看錢,而是你們的心態。學佛不是要錢,我窮到沒錢吃飯、沒錢供養時,還是用身體供養──猛拜佛。

在座諸位都沒有窮到沒錢吃飯、沒錢繳房租、沒錢繳電費、怕開冷氣沒錢繳被拆電表、沒錢繳電話費而被剪掉。以前我打電話時要去公共電話亭,拿著銅板一個一個投進去打電話。你們還沒有到這個程度!但我還是有錢供養。所以試想一下,你們憑什麼能轉掉所有惡業、會改好、來一下法會就轉好?我是這樣修出來的,你們如果不是跟著我的腳步這樣修,憑什麼呢?

貢珠桑滇這樣離開,讓我有很大的想法,一個是他的固執,要他看醫生就是不聽,讓我跟 法王輪流罵他。你們如果想要不用看醫生――可以!閉關修到菩薩果位。好像 吉天頌恭得了痲瘋病,閉關就好了,沒有看醫生,你們有修到這個程度嗎?好像有一位出家弟子,感覺好一點就不去看中醫,讓他免費看都不去,因為他曾是牙醫,不相信中醫。如果他再生病,我就要請他離開了。

免費給他看病,他都這麼囉嗦,跟貢珠桑滇很像――以為自己懂,東抓一點藥、西抓一點藥,就以為自己可以搞好了。今天我們修法是因為 仁波切要回報貢珠桑滇在閉關時侍候過我的功德。之前我講過,法王跟我聊天也講到閉關時我寫紙條要多一點麵、多一點水的事情。到今年為止,我是 法王在這一生唯一帶去拉其雪山閉關的弟子,只帶我去,沒帶別人。而且 法王從頭到尾在我關房旁邊,沒有離開過。現在 法王年紀也大了,有沒有可能再帶別人去,我不知道。但是從 法王坐床認證為 法王到今天為止,只帶過我這個弟子到拉其雪山閉關三個月,而且是閉無上瑜伽部的關。因為貢珠桑滇讓我閉關三個月有得吃,所以我的成就他也有份;因為他也有份,在他不幸業力現前過世後,我們用佛法來供養他。等一下持咒前你們心裡面都要想一下,「今天所唸的5000遍六字大明咒全部迴向給貢珠桑滇。」年紀大的老人家沒有聽懂的,旁邊的人跟他們講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念誦5000遍六字大明咒。結束後,仁波切詢問大家是否已經唸滿5000遍。大部分的人都已唸滿,仁波切指示大家繼續唸,一段時間之後再問,有少部分弟子仍未唸滿5000遍。一位出家弟子只唸了2500遍,仁波切呵責:「你不是說你持咒很厲害嗎?表示你欠眾生的。」

年輕人唸這麼慢,表示心不在焉,心不曉得飛到哪裡去了,而且平常沒有唸。20歲以下的人,晚上留下來唸到8點。我發現現在年輕人的身體越來越差,你說60歲白髮蒼蒼唸得慢還情有可原,20多歲也沒唸滿,表示平常沒修,一樣唸到晚上8點。30歲以下沒有唸滿5000遍的女眾也是唸到晚上8點。其他沒有唸完的人,法會後留下來唸滿才離開。4個男生也要唸到8點,訓練一下,假如沒有時間的話可以不唸,不過以後也不敢麻煩你們了。你們都以為學佛很簡單,「我來聽佛法」、「我很虔誠」、「我很恭敬」就謂之修佛,修什麼呢?一點小事就試出來。

在末法時代沒有時間讓我們窮究經典,所以釋迦牟尼佛才開這個方便法門。所謂方便不是隨便,透過咒語讓我們修行方面能快速的進步。為什麼剛開始跟你們講不要希望持咒能自己得到什麼,因為在《地藏經》講得很清楚,「假如我們用廣大的心幫亡者做任何佛事,七分之一功德屬於亡者,七分之六功德屬於我們。」所以還用求嗎?還需要想這麼多嗎?地藏菩薩講得這麼清楚。這些20歲的人為什麼唸得這麼慢呢?因為他們認為關自己什麼事呢?因為太年輕了,不曉得人死的那種痛苦,所以就慢慢唸。為什麼七分之六的功德給生者、七分之一的功德給亡者呢?

仁波切詢問出家30年的弟子有聽過人解釋嗎?(答︰沒有聽過人解釋。)唸佛學院的出家弟子有聽過人解釋嗎?(答︰沒有。)為什麼不解釋呢?原因何在呢?這些女出家眾都跑遍很多佛寺,為什麼沒有聽過人家解釋呢?你們都聽過很多大德講經,講到這一段就跳過去。所以沒有修到密法就不了解。

佛經裡面不是如你們想像的只是在講顯教,是顯密在裡面。沒有修到密法,怎麼知道裡面在講什麼呢?正如釋迦牟尼佛傳給他阿姨淨土十六觀,全部都是密法。事部、行部、瑜伽部全部在裡面。時下很多人認為只要窮究經典就可以開悟,錯了!經典裡面很多密法,密法不廣傳也不解釋,是看你修到什麼境界,才能體會密法裡面所講的事情。

今天稍微解釋一下讓你們知道,為什麼七分之六的功德歸生者呢?因為活著的有情眾做任何事情都牽涉到眼耳鼻舌身意。因為我們業障重,生出來就有眼耳鼻舌身意一直不斷和外界接觸,不斷作善業惡業。若沒有透過佛法來清淨,眼耳鼻舌身意不可能轉變成幫助我們修行的工具。為什麼那些20歲的人唸得這麼慢?因為他的眼耳鼻舌身意還有一大堆欲望、一大堆想法,自然就慢。那4個男眾為什麼唸得這麼慢?因為他們認為「不是幫自己唸,而且從來也沒有持咒。」這當然也和身體有關係。

因為我們幫助亡者這種善業的力量,可以轉動我們眼耳鼻舌身意累世所作的惡善業。當我們無所求幫助亡者,自然會在戒律、在禪定裡面做,這就是功德。為什麼剛開始講不要求給自己任何東西?因為你求給自己就不是行菩薩道,不是行菩薩道就沒有功德,為自己想一點點都沒有功德。在密法裡面有解釋眼耳鼻舌身意真正的用處,今天不講,因為你們沒有資格學密法。

為什麼亡者得益呢?是哪一個部分呢?因為眼耳鼻舌身意之外,我們還有自性。人這個肉體死亡沒用之後,剩下的就是意識和本性(自性)。意識就是這一生、過去世所作的善惡業留在你的第八意識田裡面。在第八意識田裡面所有的種子就是幫助你未來轉世投胎在哪一道,和下一世你能做到哪些事。自性本來是清淨,但是因為我們被眼耳鼻舌身意這六賊將自性掩蓋起來,所以我們在生的時候不會感覺到自性光。當人死的時候,眼耳鼻舌身停止作用,剩下意識和自性。當我們幫助亡者任何佛事,我們將他的意識壓下去,顯露他的自性本性。當他的本性能顯露,才能夠跟佛菩薩的本性結合在一起,才有資格往生淨土。

假如以密法來解釋眼耳鼻舌身意的話,密法說人有七個脈輪。所以我們幫助亡者時,七個脈輪裡面有六個脈輪都會用到。譬如說我們眼睛要看法本、耳朵要聽自己怎麼唸、嘴巴要唸出來、舌頭要動、鼻子要呼吸、身體要端正,這就是用到六個脈輪。剩下一個脈輪就是自性。所以在密法講,因為你在幫助亡者,七個脈輪都得到功德。

簡單說超度不是你們想像的,靠你們的力量就可以,一定要上師修到跟本尊相應,閉關足夠了、自性清淨了,才能幫助眾生超度。老實講,你們唸滿5000遍,不如我唸1000遍、100遍。有很多人為了趕數量,唸的音不清楚,你以為我聽不到嗎?

現在科學一直有一個矛盾點︰不清楚人死了之後剩下些什麼。只有佛法解釋得很清楚,假如人死了之後他的自性不存在、意識不存在,不可能透過修法可以改變他大體的狀況、改變大體的樣子。這是什麼作用呢?就是他的意識作用還存在。我們透過佛法將他的意識作用清淨後,意識就幫助本性顯露,自然大體就會變化。

今天表面看我們幫貢珠桑滇持咒,其實是幫你們自己持咒。那一些唸不滿的人一定要唸滿,你不想唸也無所謂,你也沒有欠他,只是以後你做任何事生生世世不圓滿。因為上師講要唸這麼多,你偏偏不唸、偏偏有自己的想法。身為出家眾怎麼可能只唸2500遍呢?因為你還是用自己的想法,貢珠桑滇就是用自己的想法,他除了對 法王絕對忠誠之外,他個人有很多他的固執。

今天我們表面是幫他持咒,其實也是幫你們自己,看清楚自己究竟在修行上面有沒有下功夫。不要以為看看經典、聽聽佛法、做個大禮拜就謂之修行,我們要清楚修行的目的和方向之後才不會走錯路。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後接著開示:

10月10日大法會當天,所有工作人員都要留意,參加者在排隊入場的時候,就要戴好口罩,因為排隊的時候不容易保持安全距離,你們要柔性勸導。這次中秋節很多人烤肉,那個味道讓很多眾生不高興,還有造成空氣汙染。新冠肺炎這個病還沒有結束,會不會再來,不知道。我之前講過,只要人類還有屠宰就會存在,不會消失。我們透過每個禮拜舉辦法會,希望讓這個地方累積多一點善。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0 年 10 月 1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