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20年9月20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並賜予珍貴開示。

仁波切近日身體微恙,前一日下午依舊在臺北道場接見信眾,幫助眾生以佛法解決煩惱痛苦。仁波切始終將眾生的苦擺在第一位,今日即使尚未康復,卻仍然升座修施身法,超度無以數計的眾生,為法忘軀。

仁波切一上法座就開始持誦六字大明咒,接著開始修法,並讓大眾說出想幫助的人及往生者的名字。在 仁波切開始修法後,分派甘露水的弟子仍在座位之間走動分配給與會者,但 仁波切深知,那些眾生等待超度的心極為迫切,同時也要大眾將心靜下來參加法會,故指示分派甘露水的弟子停止手邊的工作回座。待所有人都坐定之後,仁波切才繼續修法。

修法時,仁波切吹響修持施身法使用的特殊法器。仁波切曾開示,修法者先吹響這法器,可以勾召地獄道、餓鬼道眾生及孤魂野鬼,特別是我們生生世世的父母、祖先、以及我們傷害過的眾生。當 仁波切吹響法器時,看到大門口坐滿了人,便指示人群往兩邊移動,留出中間的通道,讓受苦眾生可以盡快通過。因弟子們移動的速度緩慢,仁波切不捨眾生在受苦而心急呵責︰「那些鬼等不及,你們還擠在那邊。」待弟子們讓出一條通道之後,仁波切繼續吹響法器,勾召眾生前來接受超度。

仁波切繼續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仁波切不曾停止幫助眾生,即使身體不適,搖鈴打鼓時雙手依舊強勁有力,未顯一絲疲態。

接著,仁波切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法音如海潮般持續不歇,遍滿十方。悠遠深長的持咒聲迴盪在道場、虛空中,撼動著與會者的心,眾等皆感受到 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兩個月來,仁波切連續修持八個殊勝大法,不斷將自身功德能量賜予眾生。弟子們深刻體會到 仁波切不顧自身,毫無保留、完全付出的慈悲心而感動不已。

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修法圓滿後開示︰

上個星期六,我跟一位出家弟子說,去問一下那些已經傳上師相應法的人,應該有20位過不了。(出家弟子回答訪談後有19位未通過)為什麼我這麼準呢?出家弟子不是故意的,因為有四位出家眾一起問,不可能去修理他們,這證明不是你想學就學得到,大家都不相信。

就好像有句英文說You are nobody,若以中文來講,你完全比一個幼稚園學生還不如。不要以為你在這個世間多厲害,這是你累世修來的,與學佛無關。在佛經中講得很清楚,八地以下的菩薩都有機會退轉利益眾生的菩提心,所以任何佛經只要是菩薩請示釋迦牟尼佛都是很謙虛的,而且絕對一直說是釋迦牟尼佛加被、加持與開示。現在末法時代的眾生見到上師,都是認為自己問了,上師就要答;上師講了他不聽,還要解釋給上師聽。所以我常常講,如果我講話你還要解釋,那就是我錯而你對,那你就走吧!

雖然說我不是佛,還沒證到法身菩薩,但我從1997年出來弘揚佛法到現在,我修的法門通常都是超度的。只要對宗教有點認識的人都知道,若幫眾生超度的行者無法超度,甚至會死無葬身之地,不是開玩笑的,不要以為只是搖鼓打鈴30-40分鐘就解決了,沒有這麼簡單。

根據佛經,目犍連尊者是釋迦牟尼佛身邊的大弟子,神通第一,他用神通看到亡母生在餓鬼道,目犍連尊者用神通將食物送到母親面前,但母親還是吃不到。佛經有解釋,餓鬼道的眾生就算有食物,吞到喉嚨的時候就會火燒,讓其痛苦不堪而吃不下去。

餓鬼道的眾生怎麼來的?就是生前慳貪,供養布施都不捨得,上班時不盡責,做事偷工減料,做事的時候不守好分際,這些人都會墮入餓鬼道。目犍連尊者去懇求釋迦牟尼佛幫助他的母親離開餓鬼道,釋迦牟尼佛教他做一件事,就是在結夏的時候所有出家弟子出關時供養他們一天的餐食,將此功德迴向給母親,母親就能離開餓鬼道而得生天界。(結夏是指在印度,夏天非常熱,所以佛住世時,規定夏天所有弟子都要閉關,一是避暑氣,二是怕弟子出去會踩到、傷害到眾生。)

從這點可以看出來,供養修行人一定有福報,但重點是接受你供養的這個人是否為修行人,你一定要清楚他這一生是怎麼修的。過去世都不要講,因為大家都沒看到。誰知道?有沒有修出來只有 法王知道。

我的修行過程是 法王確認的,修了這麼多,我不敢說自己有很大福報,但至少有一些福報。即使目犍連尊者是大阿羅漢、神通第一都沒辦法超度,從這點可看出供養閉過關的修行者有多麼重要,因為這個世間太少了。能夠讓 法王帶去雪山閉關的,目前只有我一個。本來我們今年要再去的,但是因為這次的疫情就沒去了。法王老了,我也老了,可能 法王這一生就不再去,成了絕響。

所以怎麼拐都沒有用,這是事實。有些人覺得去閉三個月的關沒什麼厲害,確實不厲害,只是更加辛苦而已,只是將修行的過程很清楚的讓弟子及信眾知道。現在臺灣學佛人以為參加一些法會就能懂,我常講從你們開始讀書到大學畢業,且不說唸碩博士,至少都要20年,憑什麼認為來幾次就能懂佛法?越是這樣說的人,我越是不讓他皈依我,因為他驕傲,以為自己認識字就能懂佛法。你們以為有學問就能知道佛法?以為看佛經就能解釋佛法?以為看電視聽很多人講佛法就可以開始知道佛法?

連八地以前的菩薩都有機會退轉,你們這些凡夫俗子如果沒有一位上師每天盯著,你們這一生不要說解脫輪迴,連離開三惡道都沒資格!好像最近我有一位女弟子走了,她走之前因為當人頭而坐牢,坐完牢出來幾個月就走了。我跟她女兒講:「妳媽這一生只做對一件事——皈依我。」所以今天幫她超度。他們求我挑日子,我都不挑,因為她沒懺悔,只覺得自己倒楣,人家做人頭沒事,而她做人頭就有事。

誰說沒事?如果根據法律,沒有「人頭」這兩個字,只要犯法就是犯法,除非你能夠解釋自己為何原因犯法,那可能會判你輕一點,但不代表沒事。所以我不幫她挑日子,因為幫她不墮入三惡道都已經對得起她了,還要挑日子?每個人都貪心,問問自己這一生做過什麼好事,值得讓你這一生可以到阿彌陀佛那邊?不要說解脫生死了。

老實說以我現在的修行,我若不逼你們,日子會過得很舒服。昨天有一位弟子的先生說要供養大法會,我說不收,而且告訴他們在道場搬來現址之前,有人要供養我在臺北精華地段600坪的房子,300坪做道場,300坪做辦公室,現在的行情至少值12億。唯一的條件就是讓他吃肉,我說不收。我是跟錢有仇的,也跟名有仇,因為根據佛經所講,名聞利養是修行人最大的敵人。否則以我今天的能耐,要讓全臺灣人知道我,太容易了。

我告訴這位弟子的先生,不是拒絕他,而是不要破壞我訂的規矩。從1997年出來弘法到現在,我都不收信眾的供養,不是看不起信眾,而是因為信眾還沒準備學佛,沒資格供養。但因為我是修行人,你們有災有難我都會幫,只是我不欠你們,因為你們不準備學佛。不要跟我吹牛說你懂些什麼,你若沒有澈底從內心懺悔,沒看出來自己錯在哪裡,不知道佛法可以幫助你不墮入三惡道,就不要在我面前吹牛。

我為什麼要讓四位出家弟子去問他們,而不是我問?因為如果是我問,所有人都不及格。我已經對你們很慈悲了,還是給你們機會。法王跟我講很多遍,叫我要分班,因為他知道你們程度參差不齊。大家都不聽話,能夠不聽話就盡量不聽話,如果講的話有好處就聽進去,如果是罵就不聽,那就永遠都是這樣子了。

現在農曆七月說什麼鬼門開,但我看遍佛經都沒有講鬼門會打開,也沒有講有個門會關起來給他進去,只有說作了惡業,死了就馬上下去。《地藏經》講得很清楚地獄是如何,有鐵的牆圍著,上面有火在燒,有全身是火的鐵狗在巡邏,你怎麼出去?大家以為鬼門開,過了7月15日就鬼門關,7月15日之前大家就盡量拜拜。寶吉祥道場沒有搞這種花樣,因為我看過佛經。很多人說拜拜會靈驗,那是很多還沒到時候輪迴的孤魂野鬼飄來飄去。你擺了很多東西放在那邊插根香,他很好奇就來聞一下;你第二年若沒拜,他過來看到你去年有給他聞,今年卻沒有,他就來修理你。

我鐵相信現在我的皈依弟子有些還是在拜,認為如果大家都在拜而自己不拜就吃虧,怕自己倒楣,家裡拜就跟著拜,免得挨罵。鬼有什麼好拜呢?皈依的時候講過什麼?不要求鬼神,有沒有講過?(與會大眾答:有)。我們是要幫忙他離開鬼道,你還拜他?好像以前我皈依的顯教師父從來不做超度,連蒙山施食他都不做,聘請外面高手來做,因為他懂!不是他行不行,他知道留一個鬼在廟門口都出事。你們這麼愛拜,大家湊熱鬧,有拜會安心。你這樣會將鬼聚在門口,本來那些鬼飄來飄去不關你的事,你拜一下全部聚在你門口等!他等不到,就來修理你,絕對修理你。

全世界的宗教裡面只有佛法才有超度這個法門,沒有任何宗教有。假如我們看老子《道德經》,裡面沒有寫怎麼超度鬼。漢朝以後佛法進入中國,佛法有唸經、有超度等等。所以外道他們寫些科儀出來,美其名叫超度,但很清楚超度不了,因為你不解決眾生本身的業力,不幫他將福報累積起來,他不會走也沒能力走,想走都走不了。

施身法是做什麼?修行者、修法人要累積很大的功力跟福報、慈悲心、跟菩提心之後,他要感應本尊觀音菩薩,將那些亡者全部勾召到面前。我哪有那麼大能力在全世界找到那些鬼?是靠觀音菩薩。觀音菩薩怎麼會聽我的?他不是聽我的,而是我與他的慈悲心感應,他就放出訊號,鬼全部就來了,再吹這個人腿骨法器就全部來了,來了最後還是靠觀音菩薩超度。那你們做行不行?不行!為什麼不行?你們都有所求,你們超度冤親債主是希望自己過好日子,希望自己不要發生事,這哪是慈悲心?這不是慈悲心,跟慈悲一點關係都不存在。

修施身法時,修法人透過諸佛菩薩跟上師的加持,將自己一切都供養,供養完之後布施給那一些亡者。因為他修行的福報,那些亡者吃了他身體的肉、骨頭、血等等,惡業就清淨。惡業清淨,他才能接受佛菩薩的接引。假如他惡業沒有清淨,不可能。現在很多人說修頗瓦法有速成,不可能!為什麼不可能?頗瓦法裡面有金剛薩埵,你沒有閉關唸滿11萬遍百字明咒,你本身業沒有清掉,你憑什麼去?何況要幫別人去?

比如說你修金剛薩埵得成就了,你只要持百字明咒就可以幫他清業。幫他清掉障礙往生淨土的業,他才能接受接引,哪有兩天就速成頗瓦法的呢?沒有這回事。假如有這回事,蓮師以前就講了,就算蓮師不講,一千年以前就講了,還等到現在才發生這種事嗎?這表示什麼?毀法。大家都不信因果,我信因果,所以弘揚佛法都是根據法本,根據佛經,不敢改一個字。因為我不是到法身菩薩,不敢改,只可以將有些地方縮短一點點過程,但字的解釋絕對不敢改,因為這是歷代諸佛菩薩的智慧寫出來的。

所以你們嘗試用你的文字去解釋法本、解釋佛經,你會很慘,因為你已經離悖佛的教導。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想不挨罵,可以啊!不要皈依我,不要學佛,那絕對不挨罵。在一個上師眼中,所有弟子都是從零開始,隨時都會出錯的,等於你帶著一個小孩子,不管他多聽你話,你一轉頭不留意他,他就乒乒乓乓出錯了。你們一模一樣,不要以為你老了,不要以為你長大了,不要以為你是教授,在佛法方面你什麼都不懂,不要以為唸個佛號就是佛法,不要以為唸個經、參加過法會就是佛法。

到目前為止還有很多信眾是施身法法會才來,平常週日共修法會不出現,為什麼平常不見人?「跟我無關,施身法法會幫我超度我的冤親債主,幫我超度祖先,我才會變好,你跟我講其他的、叫我學佛,但我不想學佛。」沒關係啊!跟我無關,你平常不來我更加開心,我少管幾個人。只來施身法法會有沒有用?當然有用,最少讓你這一生本來死定的,還給你一點時間,本來有機會下地獄的,讓你不會下地獄,但是有沒有修佛?沒!能不能解脫生死?不可能!能不能到阿彌陀佛那邊去?不可能!我坐在法座講話我要負責任的,不是威脅恐嚇你們。

目前很多人都不喜歡被人家管,就算你不想被管,你會被你的業力管。為什麼莫名奇妙會犯官司?為什麼人家這樣做沒事,你做就有事?就讓業力在管你!為什麼人家老婆不會生病,你老婆會生病?就是你的業力,你還說你不想被管。從我們投胎那一秒鐘開始就被自己生生世世所作的業管,偏偏沒人相信,要過自己喜歡過的日子。你過自己喜歡過的日子,就繼續不斷重新作惡業,也許作善業。那是不是學佛沒自由?你看我的弟子自由得很,每天他們去哪裡,我從來沒問過,是很自由。但是學佛就不可能讓你自由自在,一定要照佛陀跟上師所教的一步一腳印去做,你認為「我不要。」不要就不要學,不差你一個。

重新跟大家講,我不是以佛法來換取我的名,換取我的利。剛剛前面講得很清楚了,假若我要名利的話,我只要答應讓以前來求的那個人吃肉,就有了;假如我要名利的話,這個道場當時就會登記在我名下。你們現場所有人加起來都沒有供養這麼多,所以千萬不要說仁波切要供養,更何況我一直在退供養。你們沒供養!你們只是求心安而已。我這樣講兩個例子你們都嚇死了,你們這一生賺得到嗎?不要說賺,看都沒看到。有多少人想供養房子給我,但我不要。我是戰戰兢兢,規規矩矩在弘揚佛法,不會被名利薰陶我、讓我改變。你們不聽話,不照著佛法去做人做事,就算已經皈依了,隨時挨罵。我不是要罰你們,情願現在我罰你們,比你們下地獄受罰好啊!你們為了短暫那一種不被管,以後在地獄裡被獄卒管,你就知錯了!

假如看《地藏經》裡面所形容的地獄,在地球上看不到這麼恐怖的地方,所以不要放縱自己。有很多人說「我那邊有事,今天不能來法會。」當然有事,以後有事。在我的生命裡面,佛法比其他任何事都重要,沒有佛法,沒有我這個生命,所以大家好自為之。一年一年過去,很快一年又過了,下一年會變成怎麼樣,大家都不知道。去年我講2020年是詭譎多變的一年,病很多的一年。不講其他的,至少今年很多事情讓大家都不方便,那時候大家覺得沒事。

今天幫大家修完法,回家想清楚,不要再糊里糊塗混日子,不要糊里糊塗整天求仁波切保佑。你都不相信我,我怎麼保佑你?你對仁波切有多尊重?常常提醒你們,對三寶恭敬就是供養,有供養才有福報。尤其是老人家,不要以為靠你的兒孫,靠你家裡的人,就會讓你過好日子。當然正常的日子可以讓你過,但是當你要走的時候,他們有能力幫你嗎?不是叫你不要兒孫不要家,只是你要想清楚:誰能幫你?

開示完畢,與會大眾恭敬合掌,感恩 仁波切不辭辛勞為眾生修持施身法,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0 年 9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