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20年4月5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帶領與會大眾修觀音法門,開解《寶積經》卷第八十二〈郁伽長者會第十九〉。

因為政府宣布的政令,我們盡量配合政府的宣導,所以今天參加法會的人數減少。為什麼只有這些人能來呢?因為今天來的人,除了我特別讓他們來之外,全部都是有傳過不共四加行。傳了之後開始修不共四加行,沒有犯過任何戒律,沒有違背道場所訂的規矩。至於今天不能來的弟子和信眾,雖然我們用視訊來傳法,但是你們在家裡面也不要隨便穿個衣服坐在前面看,也不要一邊看一邊喝水一邊玩手機,假如這樣的話,就乾脆關掉視訊不要聽了。

因為政府的要求,所以那些皈依過的弟子雖然不能來參加法會,但是每個禮拜六我在道場接見信眾時,在控制好人數情況下,大家可以分組來道場頂禮,不要所有人一起來。由理監事開會去處理這件事,人數要控制好。

另外,將一位信眾寄來的電子郵件內容[附註一]講一遍,讓這位信眾知道是他寄的信。

朱姓弟子報告︰在3月31號星期二時,有一封由steven chu所寄來的電子郵件。電子郵件帳號︰04steven09@gmail.com。
「主題︰給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封信
內容︰仁欽多吉仁波切您好!本人並非您的弟子,但是有見過您,還有參與過法會。對您的宗教並不排斥。只是貴弟子一直在公司推銷產品,捐款時若家境不好的捐出的少,也會有所批評,這實在讓本公司員工非常反感。讓大家覺得這個就是你教出的弟子嗎?有時候因為底下的弟子言行舉止影響到整個團體。我希望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忙一下,謝謝。」

這個電子郵件帳號是臨時申請、匿名查不出來的帳號。

仁波切開示︰可能這位先生是為了我們道場好,可能有這件事情,也可能沒有這件事情。大家要了解,寶吉祥道場雖然沒有幾十萬的弟子,但是現在外面的人還是有一點點知道我們。在很多因素之下,弟子可能做錯事,也可能做對事,人家看你不爽也會講你做錯事。我常常講,但你們都不聽,我常告訴你們不要勉強別人,講一次能聽就聽,不聽就算了,你們一直推銷幹嘛呢?隨緣嘛!沒有人聽得進去,每個人都想表現給我看,這種表現對我沒什麼好處。這件事情我希望理事會去查一下。假如這件事情真的存在,身為理事要花一點時間找出來。假如真的有這件事情的話,表示寫信的人已經忍耐很久,可能從過年就開始有這件事。

我們不是要找這個弟子麻煩,但是為了釐清有沒有這件事情,我們一定要採取一些行動,否則人家會大做文章,說我們認同。這沒有什麼祕密,不管真的假的都要把名字講出來,否則人家以為我們隨便編個事情來講。對方不回覆有兩個狀況︰第一是他怕得罪這個同事。第二可能是假的。我們相信這兩種狀況都有可能,不管真假都要查,確認有沒有這件事。沒有最好,有的話我們要處理,甚至跟人家道歉。我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去年已經跟大家講過,今年是很辛苦的一年,沒有人相信,很多人還在為所欲為,過自己喜歡過的日子。現在要弘揚佛法越來越困難,現在政府有很多思惟方式和宗教人士不一樣。很多人認為新冠肺炎用種種方式來阻擋的話,這個病就不會發生。我看可能性不高,只要人類還在吃肉,這個病就會存在。

現在亞洲區雖然沒有平息,最少控制下來,但因為政府的觀念,弘法人為了配合,完全動彈不了。我們盡量做到比政府要求的更多,也因為都符合規定,所以寶吉祥道場才能繼續弘法。

謝姓西醫弟子報告︰仁波切的做法其實在SARS期間就已經超過政府要求的規則。進入道場一定要戴口罩、噴酒精清潔。土地上面的病毒最多,進來道場一定要換新的襪套,在道場裡面禁止喧譁,人和人之間距離有詳細的規定。有任何感冒、傳染疾病甚至發燒病人、年長病人都請他先不要到寶吉祥道場,除了保護他自己外,也保護所有的信眾大德。慢性病如高血壓、糖尿病、過敏、中風、呼吸道、洗腎、免疫系統方面如紅斑性狼瘡的病人都不要進來,還有許多規定。

仁波切開示︰不能進來的觀念不是因為怕有病的人進來在道場得病,而是怕他在交通來往時感染到,也怕家裡面的人有意見。但是政府還是希望我們不要舉辦法會。我不是在跟政府唱反調,而是之前SARS的經驗,我到處去舉辦法會,反而幫忙很大。現在政府既然有這個政策,我們只能遵從政府的指示,在沒有違背的情況下,我們盡量每個禮拜天維持有法會。即使我一個人還是會來道場,我一個人在那邊講就好,你們不要過來。沒有辦法,末法時代一場病可以讓所有活動不能動。

為什麼過去這麼多年,我很急著告訴你們,不要只修自己好。你們好,這個社會不好、國家不好、世界不好,還是不好。現在嘗到味道了吧!想給我加持也沒有辦法,因為一定要保持一公尺半的距離。我也不能拿一根魚網將金剛杵放上去。要加持一定要我手拿著才行,我的手臂伸出來也沒有一公尺半。

大家要清楚,不是你想學佛、想修佛就可以學得到修得到。仁波切一直講,末法時代,種種惡的事情都會發生。這種病以醫學來講是一種病毒。

謝姓西醫生弟子報告︰我是從空軍總醫院的住院醫師一路上來,內科分很多專科,我是專門做感染發炎的。在SARS時,我們收到政府的命令,成為集中治療SARS的專門醫院。那時候心裡有點惶恐,因為沒有這種處理大型疫情的經驗。感恩 仁波切,帶著我們在前一年舉辦萬人大法會,那時候道場弟子才100人,但是真的辦成功了。等到SARS爆發了,仁波切才告訴我們說為什麼急著要辦這場萬人大法會。

在SARS那麼大的疫情裡,我們醫院好像只有一位護理人員在卸裝時受到感染。感恩 仁波切在那邊修了3到4次的施身法,也傳過法,仁波切到過那個地方,加持過,讓這個疫情因此而得到緩解。事實上有幾個外勞沒有這個因緣求見 仁波切,但是 仁波切賜予的甘露水也救了他們。那個外勞到印尼之後還生了小孩,小孩很健康,仁波切也沒有見過這個外勞。最後很成功的克服SARS。剛剛 仁波切講到大同區公所也舉辦很多場法會。臺北市唯一只有大同區沒有SARS確診的病患,這是 仁波切的大功德大福報加持。

仁波切開示︰這一次的肺炎,大同區目前也沒有。現在這個病毒是怎麼來的呢?醫學上並沒有好的解答。仁波切指示持有雙博士學位的葉姓弟子先介紹一下自己的學經歷背景,葉姓弟子報告︰我是長庚大學畢業後到陽明大學唸研究所,拿到碩士後,陽明大學的校長推薦我到全世界最好的癌症中心--休士頓安德森癌症中心,專攻研究影像,那時候我研究的就是肺癌。在我博士班唸到一半時,剛好英國女王給了曼徹斯特大學一大筆錢要成立影像中心,曼徹斯特大學目前應該是全歐洲最大的一所綜合大學,出了十幾二十位的諾貝爾獎得主。當時休士頓醫學中心就把我送到曼徹斯特大學進行雙邊研究,最後我是拿到了英美雙邊學程的博士。在英國時專攻腦神經影像。我在醫學這個領域如果從大學起算,已經有超過20年。

仁波切問︰你知道病毒怎麼來呢?教授有講嗎?

葉姓弟子回答︰我不知道病毒怎麼來。教授有教我們病毒的構造、怎麼發現它、觀察它。唸書時甚至還要會畫圖,告訴人家病毒長什麼樣子,在檢驗室要怎樣找到病毒、分類病毒,但是學校並沒有告訴我們病毒是怎麼產生的。

仁波切開示︰這是兩位專業的醫學人士給大家的報告。假如以佛法的觀念來看,釋迦牟尼佛有講,我們肚子裡有蟲。我們現在的觀念是寄生蟲,但是在釋迦牟尼佛時代沒有「細菌」這個詞。其實每個人肚子裡都有細菌。所以釋迦牟尼佛曾經講過,假如你修到空性慈悲心,你身體的蟲也可以得度,包括皮膚上面的寄生蟲。現在醫學已經證明出來我們身體上面絕對有寄生蟲。

病毒怎麼產生呢?佛法有講「有情眾生」,有情的定義不代表一定會講話,不一定像我們這樣過生活。佛所講的有情眾就是他對個體的生死與欲望有所要求。不像植物,你將它種下來,它不能跑,對自己的生死不能有什麼貪求,只是盡量希望自己長出來。它對於喜歡不喜歡,除了對植物本身有幫助的東西不斷去吸取之外,對自己的感情是不存在。

佛說有情眾怎麼生出來呢?分為胎生(懷孕生出來)、卵生(由蛋由卵生出來)、濕生(潮濕的、有水、水氣的地方就會長出來,比如說塵蟎,假如房間潮濕的絕對很快長出來。)還有一種是化生(變化出來,中間沒有經過投胎就出來,病毒就是這一類。)現在全世界的科學醫學很發達,但正如葉姓弟子講的,沒有辦法講出這個病毒怎麼來、怎麼產生。這個病毒出現了,根據眾生的業力,惡業重的,這個眾生就會中;善業深的,病毒的能力相對就弱了。病毒一定會傷害人類的身體,為什麼呢?因為人類沒有停止過吃肉。

每一年「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我都勸參加法會的人要吃素。假如我辦了15年大法會,來參加的人都聽話吃素的話,今天連這個病都沒有。有個例子,在歐洲有一個小地方沒有人被確診感染,可能那個地方吃肉殺生的比較少。現在醫學這麼發達,都沒有找到可以對付病毒的方法。現在都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來,剛開始說是蝙蝠,現在又說不是蝙蝠,說是別的,都沒有一個答案。我相信全世界的醫生、科學家,一切最尖端的儀器一直都在不斷的研究病毒。

現在說這個病毒會變化成很多不同作用的病毒出來,但都是同一種病毒。那一天(2月9日)我們24小時持誦葉衣佛母的心咒,我持咒時看到一大片數不盡的動物的靈,包括鳥類、禽類等動物的靈。有些參加的弟子甚至聽到動物和鳥的聲音,這些都是動物的靈,牠們來了就超度掉了。所以那一陣子臺灣稍微停了一下,後來人們又繼續吃肉殺生,就繼續來。

佛經和道教都講「瘟神」,別的宗教也有講這個。所有動物的靈被殺了之後,在還沒有輪到牠去輪迴之前,牠的怨氣很重。剛好所有因緣具備,瘟神就將所有動物的靈聚在一起,產生很大的力量。佛經曾經講過,瘟神可以將這些東西丟下來給人類。所以就算一公尺半、十公尺半都沒辦法防範這個病毒,因為是看不到、飄來飄去的,如果這一生惡業重的就容易感染。

現在也發覺,有的人中了這個病會拉肚子。為什麼呢?吃了這麼多肉尤其是海鮮,特別容易拉肚子。所以得了這個病會拉肚子的人,假如問他一下,他應該很喜歡吃海鮮。為什麼味覺嗅覺會沒有?因為人吃東西靠嗅覺味覺,聞到肉的味道、BBQ(烤肉)很香,它先讓你味覺嗅覺沒有。為什麼讓你喉嚨痛?讓你吞不下去。為什麼讓你的肺出問題?肺出問題就死定了,心臟出問題還有機會救一下,但肺全部充滿液體就死定了。心臟病死不會很痛苦,肺病死很痛苦,就像一條魚離開水吸不到空氣一樣。

現在這個病只有佛法可以對治,沒有任何其他的方法,在這裡我要勸我所有皈依弟子,每天沒事就一直唸六字大明咒,除了幫助眾生之外,也可以保護自己。不要每天閒著沒事玩手機、玩線上遊戲,整天東家長西家短。反而這個時候是修行的時候,太平日子修什麼?你不想要修,想過好日子?現在是苦日子,眾生在苦,我們要修。不要想自己過好日子,不要想靠 仁波切保佑就可以過好日子。大家共同希望這個國家、世界都離開這個病的痛苦,大家同樣的心去做,不是靠一個人做得到。為什麼?不是佛菩薩沒有力量去做,也不是 仁波切沒有力量去做,而是大家都沒有這個心,就沒有緣了。

為什麼SARS這麼快消失?因為幾百個弟子一直跟著我到處去辦法會,大家的力量都希望這個病消失掉。你們現在不是這個想法,而是都希望 仁波切將這個病解決掉。今天現場的人誰一天唸超過1萬遍六字大明咒?沒幾個,還在過好日子。一直強調給你們聽,一個國家不好、世界不好,我們怎麼會好呢?你們還是這麼自私自利在過自己的好日子。我不相信你一天唸1萬遍六字大明咒沒有時間。為什麼你唸不到?因為你告訴自己沒有時間,當然就沒有時間,你讓自己感覺沒時間。不管多忙絕對有時間,假如現在1500個弟子,每個人一天唸1萬遍,一天就有1500萬遍。假如將所有功德迴向給這個病,是不是很快就消失掉呢?

我也在這裡呼籲所有佛教團體應該要倡導所有信眾一定要吃素,不要怕沒有信眾,現在就算有信眾,他們也不能來。我們都要告訴人家要吃素。尤其身為寶吉祥弟子,有人請你吃飯,不是去素食餐廳,你就不要去。假如再讓我知道我的皈依弟子跟隨人家去葷菜館,那你就不要回來了。就算 仁波切開的餐廳坐不下,你也可以去別的素菜館。我們倡導吃素,只要殺業減少,這個病才會減少,這是全人類的事,不是我們區區1500個人的事,我們不可能獨善其身,不可能寶吉祥弟子過好日子,外面在過苦日子。

就算你的親朋好友、同事不想學佛沒關係,吃一頓素食也不會傷害到他、影響到他。從我開始弘揚佛法一直勸眾生要吃素,不要BBQ(烤肉),但沒有人聽。現在所有的病都是從這些地方來的。你們家裡面很多人的父母親沒有吃素、兄弟姊妹、遠房親戚不肯吃素,打個電話勸他們吃素,被他們罵就罵了。現在聯合國還有很多有識之士提倡人類吃素,不要傷害眾生,我們身為佛弟子為什麼不敢講呢?我們整天說護生,你們有保護到生命嗎?有,保護自己的生命、保護老公老婆孩子的生命,其他的生命你們有去保護嗎?沒有。你們沒有,還想過好日子!

為什麼別的宗教說不吃某些肉就絕對不吃呢?連帶去不是他們宗教開的餐廳,他都不進去。為什麼佛弟子做不到這點?不要說 仁波切曾經去過葷菜館。我當然去過,但是我跟你們不一樣,我去是度眾,你們去是找開心。我再講一遍,我的皈依弟子如果交個吃肉的男女朋友,你就不要回來,因為你不信佛法。不要再告訴我你有能力改變他,是他有能力改變你。當你看到一個吃肉的人你感到喜歡,表示冤親債主來了、阻礙你學佛的人來了。

大家不要以為今天這個病跟你無關,跟我們絕對有關係。我們現在就算沒有事,但是你們多多少少有恐懼的心,不是擔心自己會染到這個病,就是擔心家人會染到這個病。現在政府很多政策不允許我們做很多事,但是我們可以默默去做幫助眾生的事。每一天每個弟子唸1萬遍六字大明咒,做不到嗎?假如做不到的,告訴組長,那就永遠不要來。當這個世界需要佛法的時候,你們還是修你們自己,還是過你們的日子。現在眾生需要佛法的時候,我們更加要努力一點。當我們幫助眾生的時候,也是幫助自己,千萬不要有個錯誤的觀念認為保護自己家人就好。

病毒為什麼會變化?因為裡面有所有被傷害眾生的靈。醫學也證明,它跟SARS一樣一直在變。假如是雞的病毒,它的樣子多多少少也不一樣。所以平常愛吃雞,雞的靈就跑進去;平常愛吃海鮮,海鮮的靈就跑進去,它就變。現在還有一種潛伏期無症狀,因為你這個人整天愛吃雞,雞的東西進來,你當然沒有感覺。因為你身體所有的細胞裡面營養素都是雞的東西。雞吃得多,身體自然有雞的味道,吃海鮮多的,自然有海鮮的味道。很多身體的臭味都是從吃肉來的,你吃什麼就有這種味道,這種靈聞到這種味道,不來跟你住在一起才怪。

謝姓西醫弟子報告︰「營養的成分就是外面給我們什麼,我們就得到什麼。如果是葷食雞鴨魚肉,細胞裡面的成分就是這個。我曾經在外國待過一段時間,接近當地人時,身上有一股明顯的羊騷味,這是細胞的營養都在他們的身體裡。」

仁波切開示︰很多科學家不相信動物死了之後靈還存在,認為動物死了就死了,殺了牠,沒命了就沒了。佛經曾講過,有些動物死了眷戀牠的屍體不離開,你吃掉牠的身體,牠就跟著進去了。癌症就是這樣來的,糖尿病也是這樣來的,嚴重一點就像是新冠肺炎,都是從這裡來的。

我曾經在很多年前,看過臺灣一則新聞報導︰第一張照片是有一隻狗被車撞死,狗的屍體在車子的下面。第二張照片是狗的屍體在車的下面,跟牠一模一樣的一隻狗,站在車的前面看屍體。第三張照片是站在車前面那一隻狗不見了,只剩下地上的那一個屍體。假如從學佛人來看,狗的靈魂跑出來,因為牠被撞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死掉。牠被撞死了,靈魂出來,就看有一隻狗跟牠長得一樣,人死了也是這樣子。所以很多故事說人在開刀時,看到自己在開刀,因為他的神識有一部分飛出去,所以看到自己的身體。

這些動物被殺了之後,牠的靈不一定會離開,牠怨恨心很重,只不過時間不對,還沒有瘟神惡神幫牠們組織起來,不單是今年,而是要經過了很多年組織起來。然而今年因緣到了,也就是年沖,瘟神的力量就很大,將所有動物的靈全部灑出來。這種靈進身體,就會變化。

現在醫學這麼發達,為什麼找不出問題在哪裡呢?也研究不出怎麼對付它呢?因為它是一種靈。藥進去,它就躲到別的地方避開這個藥,除非這個人有善根,有善知識幫他,身體就可以吸收這種藥,將病毒壓下去,簡單講就是將病毒超度掉。沒有超度這個病毒,它就一直在搞。全世界宗教裡面只有佛教能超度,別的宗教只是唸,但是有沒有超度能力?絕對沒有。

大家清楚之後要了解,這是所有眾生的事。我們福報因緣不好,生在末法時代五濁惡世,五濁的煩惱濁,這件事是不是煩惱呢?我也是被害人之一,現在政府出個法令,我所有餐廳減一半的客人,道場馬上減少很多人。餐廳減一半生意,租金水電都沒得減的。我苦口婆心勸大家要學佛不是為了過好日子,不是為了自己好,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裡面,什麼風吹草動都對我們有影響。

現在是惡業興盛的時候,惡的力量很強。好像寶吉祥道場規規矩矩,一樣被人家攻擊。我不敢說寶吉祥道場是百分之百純善,但是我們道場所做的一切沒有違法、沒有違背因果。但是因為今年是惡的一年,多少會被影響。好像發電子郵件的這個人,假如他是理直氣壯的,不需要用一個奇怪的電子郵件,公開就好,裡面一定有一些事情不希望讓人家知道。

你們弟子每一個人的言語行為都會影響到寶吉祥。人家不會說你錯,他在信裡面寫「是你的弟子,你應該管好你的弟子。」我沒有管你們嗎?有,是你們不聽話。等於一間學校裡面,一班學生老師都一樣的管,但是一定有一些學生不聽話,他們老師就倒楣了。我講過身為一位老師、醫生、宗教家都要犧牲,我現在就在犧牲,他罵就罵到我這邊來。現在很多人都罵到我這邊來,這是弟子不夠努力,大家每天都過得很舒服。假如每個弟子一天最少唸1萬遍六字大明咒的話,我們道場還會有這麼多狀況嗎?大家要記得,這個道場是你們的,不是我的,你們都不在意,我在意什麼呢?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不要生病、不要有狀況、不要出事,但是道場呢?我扛這麼大的事情幹嘛?我不需要扛。現在還有一個人來毀謗,說 仁波切有錢,你們不需要捐錢到他的佛寺。那我可能會滿他的願,他說我有錢,那我道場就不要了,要來幹嘛呢?整天被人家攻擊,假如今天道場讓我不用做事的,被攻擊一下無所謂。連 法王今年見到我的第一句話,說:「你今年不要做那麼多事了。」法王當然是為我好,但是我做這麼多事,養一大堆所謂的弟子,這些人去外面都很難生存,沒有生存的能力。為什麼?自私自利,以為自己很聰明、很厲害、很能幹。

佛法在亂世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滅掉,但是假如我們在亂世裡面發揮佛陀、菩薩慈悲精神,我們能救到佛法、救到佛教。現在不是我們獨善其身的時候。講句老實話,每個禮拜天我承受這麼大的壓力來宣揚佛法,有什麼好處呢?真的沒有好處,只是一點小小的供養。這種金額,我動動腦筋做個生意也可以賺得到,而且沒有壓力。你們從表面看起來很簡單,但 仁波切要面對及處理很多事情。

昨天有一些信眾家裡有人快要走了,從醫院過來,你們就說不要讓他來,沒有人幫我想個方法,讓這些需要佛法幫助的眾生可以接觸到佛法。還好我這個老頭子反應快,說給他們每個人穿一件透明的雨衣就好了,錢給他們付,再戴個手套就不會傳染了。這個方法對嗎?(醫生弟子報告︰完全正確、完全符合標準)居然沒有一個人幫我想出來,這樣子這個道場我要來幹嘛呢?到目前為止你們這些還在過自己的好日子!明知道社會目前因為這個病很紛亂,也知道因為這個病,政府很忙。我們身為臺灣的一分子,而且想維持寶吉祥道場,任何對道場有利的地方,你們為什麼不建議給組長?還在過你們的好日子!

我一個人要應付這麼多事情,要教你們佛法又要保護你們,還要讓你們死得不痛苦、讓你們兒女聽話、老公越來越愛你、事業工作很穩、賺到錢,還在讀書的希望能夠加持他讀得好,考個好大學。你們付出多少?想一下,心裡沒有想過我剛剛講的這些事情的人可以舉手?我是全包的,本來不想罵但非罵不可,你說怎麼辦呢?再不聽話,不是 仁波切趕你們走,也不是這個道場不存在,而是大家的心都不在佛法上面,整天都要求保佑,教了這麼多佛法又不照做。昨天就是最簡單的例子,明知道那些信眾是在最痛苦的時候需要佛法,沒有一個人想辦法讓他們能夠來見到我,只是想說不要讓他來。昨天來的那些信眾我解決他們的問題後,他們很歡喜讚歎佛法,這就是功德。寶吉祥道場存在不是因為你們要學佛,而是隨時隨地幫助很多痛苦眾生。

就像最近有一個人的女兒從國外回來,得了這個肺炎躺在醫院,父母親急死了。十幾年前我幫過這對夫婦,我都忘了這件事,我也救了他女兒。我跟他說,四天之內不會死就不會死。現在已經拔管,第一次檢查確認沒事,等到明天再第二次確認,第三次沒事就可以出院。這是我在做的事,你們整天想要發財、過好日子、身體好、兒女聽話、考試考得好、老公聽話,這不是我要做的事。假如我要幫你們這些事,對不起,這和佛法無關。假如我昧著良心要幫你們做好這些事,那對不起了,你有什麼東西給我呢?

就像有一個弟子的女兒在我的公司上班,才知道這個女兒在家裡什麼都不用做,所以她在我的公司裡面就什麼都不做,叫別人幫她做。你說我可不可憐呢?要發薪水、要幫她教女兒,開除她又說我不慈悲。每個人都將問題丟到我這邊,還好我修得好,每個人都在修理我。

她女兒做錯事我也不能扣薪水,因為勞基法規定不能扣薪水。她是公主型,因為她媽媽讓她從小什麼都不用做,當她如珠如寶。但是到我公司,我不能當她如珠如寶,因為我不是靠她發財。如果我是靠她發財,我就當她是如珠如寶,我只當我的弟子如珠如寶,到公司裡面就不是這回事,要正正常常做事。但她整天指揮這個指揮那個幫她做事,因為她在家裡指揮她媽媽習慣了,她媽媽覺得「她是掌上明珠,要讓她很好的過日子,以後她才會對我好」。

就是這些錯誤的觀念,讓佛法繼續被人家糟蹋。本來佛法是很殊勝的,不是你們想像的求自己過好日子。佛法真的可以解決眾生的苦,我有這個經驗。現在這個病,我們要勸所有認識的人能吃素就吃素,勸他們嗔恨的心、貪婪的心不要這麼重。假如得病的話,什麼都沒有。恨這個恨那個幹嘛呢?人家講一句話你不喜歡,馬上恨就出現,心裡面有惡的,這個病比較容易進去;心裡面有純善的,就算它進去,也不會傷害你,自然消失掉。

假如我們每一天都唸1萬遍六字大明咒,迴向給有情眾生,你說這些眾生還會傷害你嗎?還會傷害你家裡面的人嗎?你們就不相信!現在政府只是教我們怎麼防堵這個病,並沒有教我們怎麼讓病沒有機會傷害到我們。假如以中醫的觀念,肺容易得病,在五行裡面是怎麼說呢?

中醫師弟子報告︰肺在中醫是屬金。以中醫觀念,肺喜歡燥,不喜歡濕。以這個病的特性,仁波切有開示過,是屬於濕的特性,容易影響我們的腸胃。這個濕會往上犯肺,造成肺很容易有黏液的生成和累積。仁波切曾開示過,這個病是脾腎的虛損。中醫來講,因為脾和我們的消化系統有相關性,主要是幫助水液的代謝生成和運化。腎和我們免疫系統的強度有關。一般來講,得病的人如果脾腎虛損,一方面是免疫系統低下,還有腸胃系統虛弱就容易產生濕氣的概念。以之前中國大陸一些病例觀察,中醫師也認為它目前的特性比較傾向表現出痰濕重的類型的病症表現。

仁波切開示︰很多人不相信宗教,以醫學的觀念,家裡面如果還有喝冰水、吃冰淇淋的、吃冰的、吃隔夜的東西的、從冰箱拿出來馬上吃的,比較容易得這個病。為什麼喜歡吃海鮮的比較容易得這個病?

中醫弟子報告︰因為吃海鮮的人容易造成脾胃濕寒,意思是代謝機能下降,一下降,整個濕氣就重起來了。

問︰什麼人會損耗他的腎氣呢?答︰一般是比較耗神的人,常動腦筋、熬夜不睡覺的人會損耗他的腎氣,包括過勞的族群。整天耗神,例如玩線上遊戲或是長期用腦過度,這個族群比較容易造成腎氣的耗損。

問︰欲望重的人呢?答︰也會,在中醫有個說法,上耗心神下吸腎精。所以一直在耗我們的心神,欲望重會造成我們的腎精缺損。

問︰有嗔恨心的人呢?答︰嗔恨心重的人,中醫的觀念是屬於比較偏火性的表現,容易造成傷肝氣。肝火旺會傷肺。

仁波切開示︰這些都是醫生說的,我只是問,他回答,不是我講的。如果以佛法來講或以中醫學來講,就佛法的講法是四大不調,地風水火不調會生病。中醫怎麼說呢?

中醫弟子回答︰中醫將人體分為木火土金水5個來代表,這五行之間彼此有相生相剋的關係。一旦這五個系統之間彼此的平衡失去了,就會產生病徵。

仁波切開示︰佛法講四大不調什麼意思呢?本來四大(地、風、水、火)在你身體裡面要均衡,不能太多、不能太少,某一個大變多了,身體就會生病了,所以這個病很明顯的就是水大變多了。水大一變多了,地就是身體(就是肉)就受傷了。跟著風減少了,跟著火減少了,不死才怪。水大是怎麼來的呢?貪,貪這個貪那個,學佛也貪,那個也貪,水一大,自然其他三大就沒辦法支持這個肉體了,就會生病。

假如以密法來講,我們人體有五種氣。上行氣,胃部以上的一種氣;下行氣,胃以下的一種氣。上行氣主導我們心臟、肝、肺、腦部所有一切東西;下行氣就胃以下消化部,包括我們生殖器官;遍行氣,就是所有末梢神經就靠這個氣,將這個血推到那邊去;持命氣,就是你要不要死,有一個氣把持你的生命,這個氣還存在你不會死。就好像上次我修頗瓦法,心停掉了,但我的持命氣還在,所以中醫弟子給我針灸,我就活了,那天我是心停下來了,有沒有?(黃姓弟子答:有,整個心脈都沉下去了。)還有一個氣,我忘了叫什麼名字,但那個氣是幫我們身體熱能保持的。

愛發脾氣的人、愛嗔恨的人,上行氣就不足;不足了,慢慢腦部缺氧,神經病就來了。貪念重的人、愛吃的人,下行氣慢慢就減少,消化系統跟生殖系統就出現問題了。事實上不管佛法也好,中醫西醫也好,都在強調一件重點,不能暴飲暴食,不能情緒不穩定。

西醫有沒有這種說法?謝姓西醫弟子答:太正確了,很多所謂身心症,就是因為情緒影響的,可以包括精神官能症,腸胃、心臟、潰瘍、大便失調、腸躁症、骨頭酸痛、睡眠不好、神經衰弱,都跟情緒有關係。

仁波切詢問葉姓弟子︰以你研究腦部的,一個人嗔恨,情緒不穩定會怎樣?
葉姓弟子答:如果一個人情緒不穩定,常常發脾氣,或者是有憂鬱傾向的話,目前我們研究出來的結果,第一個是他腦部血流量會比較慢,第二個是他腦部的氧氣會比較少。簡單來說就是,腦部所有的養分跟廢物都是利用血流去帶,如果血流量減少,養分就進不去,廢物也出不來,腦部細胞需要氧氣又不能給它的話,那慢慢的腦子就會出狀況。腦子出狀況的話,不是中風就是精神官能症,或者是憂鬱症等等的疾病就會發生。

仁波切開示:從醫學方面也可以認證釋迦牟尼佛所講的,四大不調跟密法所講的五種氣。嚴格來講,因為過去這十幾年,地球人類好像在過好日子,暴飲暴食,所有對身體不利的食物全部愛吃,就種下這個病灶。這個跟免疫能力無關,就是你身體狀況,如果四大有平均、五行有平均,就算得這個病都輕微,一下子就沒了。但是人類不斷吃很多奇奇怪怪的食物,現在人類也沒良心,很多食品都用加工的化學品。比如你們喜歡吃好吃的蛋糕,顏色很漂亮的,全部用化學品。你們喜歡喝便宜的飲料、一杯茶幾十塊也是化學品,這種化學品到我們身體裡面是排不掉的,排不掉會怎樣?在血管裡面,慢慢破壞我們的四大,也慢慢破壞我們的五行。

大家要清楚,我們有任何病出現,都不是一下子爆出來,都是慢慢累積起來的,善和惡也是慢慢累積起來的。寶吉祥道場從1997年開始弘揚佛法,我不斷在累積善,所以到目前為止,皈依我的弟子都沒得這個病,但他的親朋好友我不能guarantee(保證)。假如你破戒,我也不能保證。在末法時代、在亂世的時候,任何上師教的佛法,一定要如實去做、如實執行。不要以為沒看到沒感覺到有什麼變好?你們不出事就是變好!以你們這些德性,怎麼可能不出事呢?整天利用 仁波切、糟蹋 仁波切、罵 仁波切、恨 仁波切。

今天花這麼多時間去講這個病,好像是為了這個病,事實上也是講佛法。身為佛弟子付出我們應有的能力,應該負的責任,這個病應該很快就沒了。假如我們佛弟子還在過舒服享樂的日子,這個病一定還繼續存在。現在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可以說「全部不准吃肉」,除了古代的皇帝。古代的皇帝當發生事時一定告訴所有臣民,一個月不准吃肉、不准殺生。中南部有一些廟作醮,他們都可以跟信眾講一個月不吃肉,或者三天不吃肉。但是我們國家沒有這種法令可以限制人家不吃什麼,所以我們只可以從佛弟子身上開始發動。講一下,講得多,有一天他會聽得進去,不一定你講馬上聽,不可能。我講這麼多年,都有這麼多人不聽,何況你們呢?但是我們要盡我們的責任,跟他講,提一下:「還是吃素好了,人家學者都叫人家吃素。」有一些人的兄弟姐妹都還在吃肉,為什麼?因為你修你的,包括有些人的孩子還在吃肉。

大家清楚了這個病來源,就知道應該怎樣對治--用慈悲心來對治它,而不是將它消滅掉。消滅不了,只要眾生一直被殺,這個靈一直不斷在虛空裡面,怎麼消滅它?為什麼到現在沒辦法研究出來一種藥,以現在全世界的專家、大科學家、這麼多醫生,到目前為止都拿這個病沒辦法。不管我們怎麼去防堵,它還是可以趁虛而入,只要你一個不小心它就進來了。這個不小心怎麼來的?從你的福報來、從你的善業來,善業不足、福報不足,自然就來了。所以我們不能獨善其身,每一天盡量唸六字大明咒。我會跟 法王祈求將葉衣佛母這張佛卡先做出來,這張佛卡還沒出來之前,仁波切修葉衣佛母的咒語,盡量給人家聽。有聽,甚至看到了,都有幫助。大家不要說「他不想聽,他不信這個」。很多人都不信這個,但突然間他會信,你怎麼知道哪一天他會信呢?

很多人來問我事情,我跟他說你家裡人怎樣。「他們不信這個」,再問他,我說「你講了沒啊?」沒講,因為他先入為主認為他不信。跟你們一樣,你先入為主,怕挨罵,怕得罪你的親朋好友。打電話給他時先播放這個咒語,你先喂的時候就給他聽了嘛!他聽一句都有用,他問你這是什麼,你就告訴他,回答你:「喔喔喔!」就表示他不相信。如果他說:「傳給我!」你就傳給他!真的是,你們這些人完全不會動腦筋做事。你們不是有很多人會給人家聽某些人唱的歌嗎?「我給你聽一下這首歌」,有沒有啊?為什麼咒語就不能當一首歌給他聽一下呢?因為你們很忙?因為他不相信?因為你覺得跟他講這些事很無聊,跟他講別的比較好?

所以佛法就不能廣傳,好像有一位弟子手下這麼多業務員,我不相信每一個人都聽過我這個咒語,因為她很忙,她沒有傳出去,她在想自己業績怎麼多一點。今年業績不會好了,不只她,包括我在內,都是受害者。今年大家咬著牙關,會過的,但是大家要真的如法過日子。怎麼如法?如一個佛弟子在過日子。

經典:「復次長者。出家菩薩住阿練兒處。以少許事滿六波羅蜜。」

釋迦牟尼佛清楚這個法是講給在家的修行人聽的,因為他不是講給比丘、比丘尼聽的。「復次長者」,長者什麼意思呢?以前有解釋過了,不是他夠老叫長者,是指他在修行佛法,以在家眾的地位上面來說,他已經知道怎麼修,也接受怎麼修,也確定自己怎麼修,而且他會帶引在家眾跟眾生修,所以叫長者。

我們都知道要行菩薩道一定要修六波羅蜜,所謂六度萬行。怎麼做呢?是不是每天在做呢?你絕對沒有這種機會每天在做,因為沒有這個因緣,只有在阿練兒處。「以少許事滿六波羅蜜」意思是什麼?你在閉關的一處寂靜的地方,你只是做一點,就可以滿了這六波羅蜜。這個觀念是從哪裡來呢?因為當你閉關的時候,每一個動作、思想、語言都是為了眾生的,那當然就是修六波羅蜜了。前面有講過,修菩薩道的人不會祈求進入涅槃,就是講這個觀念。假如你想進入涅槃,怎麼去利益眾生?怎麼行六波羅蜜呢?

六波羅蜜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是修菩薩道最基本的工作,你一定要做的,每天都要做。但是問題來了,在家眾的每一天沒有這麼多機會給你做。其實講回去我剛剛跟你們說的方法,也是修六波羅蜜啊!不要以為修六波羅蜜就一定每天做很多布施、很多供養,打坐坐多久,都不是這個。六波羅蜜所謂持戒,就是皈依戒,我們在家的皈依戒、在家五戒、十善法都要守好;出家眾的比丘、比丘尼戒不能犯戒,持戒持好。

為什麼布施放在第一位呢?因為你若沒有布施,就連守戒的福報都沒有。你有布施,你守戒了,但是還要有監督你守戒的上師;就算你有上師監督你守戒,但是你一個惡業起來就沒有了。那靠什麼培養我們福報啊?一定是布施供養,布施供養不一定是透過財物,是透過我們身、口、意所做的一切來幫助眾生的,都是供養上師、諸佛菩薩的,這就是布施。布施這個量出現,福報才出現。福報出現,很自然的你能持戒。福報不足、持不了戒,因為很容易就破戒、很容易就犯戒,而且還會認為自己沒錯,是諸佛菩薩錯、上師錯,自己沒錯。所以布施很重要,那持戒更加重要了。

第三個是忍辱。忍辱很多人都以為說,人家罵我不要生氣,當然這個是一部分,其實最重要的部分就是,不管好的、壞的環境,我們都要忍得住。所謂忍得住不是忍耐,忍耐是有時間性的,忍得住是沒有時間性。什麼意思?今天我碰到善的緣、碰到好的緣,都很清楚這個緣會滅。我忍得住是什麼意思?好的緣,我不會自滿、驕傲,很多在家眾很容易這樣,忍不住。惡的緣出現,當然很多人能忍得住,我的業力現前,我懺悔,忍啊!但是也有很多人忍不住,「我希望馬上改變,都是別人害的、都是上師害的、都是上師不幫我。」那就忍不住。忍辱這個法門,絕對不是人家罵你打你,你不生氣謂之忍,這個是做人的根本觀念。

但當我們進入修行這個方面就不是這樣子,好的境界出現只是福報成熟,不好的境界出現是說不好的果報成熟。成熟之後怎樣?沒了!所以當你認為自己很好的時候,你要小心,因為不好跟在後面。不好的時候你也可以覺得自己有機會轉到好的,因為不好的不可能生生世世的,也不可能每一天、每個月、每一年的。當然有人倒楣幾十年,這是過去所作的惡業,但大部分的人都不是這樣子。所以當自己感覺到好的,你有一點點驕傲,這個福報馬上用掉;當你感覺到不好的,你起嗔念、生氣、甚至不耐煩,煩惱很重就起來了。尤其我們修菩薩道,在《寶積經》前面都提過,只要菩薩有一點點慢,所有功德就不見;只要菩薩起一點嗔恨心,所有慈悲心也不見。所以這個忍絕對是很重要。每一次我們要採取行動之前,要用我們的戒律、用《佛子行三十七頌》來對比一下,應該做還是應該不做,假如違反五戒十善、《佛子行三十七頌》,就表示說不應該做了;假如沒有違反表示什麼?這件事情平平淡淡就過去了,不是要再用什麼新方法去做什麼事,所以修忍耐修到最後就是無生法忍。

「無生法忍」很多人以為沒有法生起來我們忍住,不是。法不是自然就有,不是自然生出來就有,所以「無生」不是沒有生出來。「無生法忍」意思是說,任何世間種種現象、變化都是緣生緣滅的、不永恆的,會變化的,所以我們要忍得住。好像現在突然間有這個病,起很大的變化,你要不要忍得住?要啊!我們人生也是這個樣子,隨時有大的變化出現,不管好的壞的。在修行人來講也有很多的變化,可能修到身體變好,修得怎樣⋯⋯。假如你忍不住,認為自己OK了,那就完蛋,你落入執著有。當你落入執著有,就不可能體悟空性。空性體悟不了,你就不可能修成空性的慈悲。沒有空性的慈悲,絕對修不出平等性智。沒有平等性智,菩提心不起來。菩提心不起來,就沒有菩提行,那你就這一生就完蛋。當然「無生法忍」不是現在你們需要去探討的問題,因為你們還沒到這個程度。

「無生法忍」另外一個解釋就是,所有一切法(法不是指佛法,也不是方法,就是所有一切現象),你不需要特別去考慮、運作怎麼做,只要你去做,這個因緣具備了就產生了,這是對修行人來說,不是講世間法。出世法,一切成就沒有時間表。為什麼沒有時間表?因為每個眾生的善根、因緣不一樣,所以絕對沒時間表。有些人盼望自己幾年之內要修成怎麼樣,他就沒有修忍這個法門。

另外解釋「忍」是耐得住孤獨。比如2007年,我在拉其雪山閉關三個月,耐不住孤獨怎麼熬?為什麼要忍得住、耐得住孤獨?因為我不追究什麼時候得成就,只是傻傻的、憨憨的,每天重覆做著同樣的事,那就成就了,這就是忍的法門。假如沒有忍的法門,你怎麼閉關?每天白水煮白麵吃三個月,每天的生活是固定的。你不可能今天四點鐘起床,覺得很累,明天睡到十點。法本講得很清楚,你晚起床是破戒,下午睡兩個小時也破戒,但容許小休息一下,如果是覺得很累先睡夠再起來唸——破戒。

平常沒有修忍辱法門的人,沒有資格閉關,就算真的給他閉關,他就出現一大堆狀況,不是頭痛就是腳痛,不是腳痛就是肚子痛,不是肚子痛就跟著告訴你全身不舒服,不舒服跟著要吃藥。忍的法門平常不修的,到閉關的時候你就沒辦法。這邊講的這個忍是對我們修行很重要。反過來如果你沒有忍這個法門,連布施你都修不出來,為什麼?「我供養仁波切,仁波切都不注意我。」這就是不忍。「我供養佛寺後,我沒錢。」這就是不忍。仁波切會害你們沒錢嗎?我一直講,在你們能力範圍內要做,但多少不重要,有沒有?偏偏你們想到別的地方去了。「錢給得少,歹勢;錢給得多,我過不了。」這就是不忍嘛,跟著來就是不守戒了,開始想辦法來對付 仁波切。現在很多人想對付我,但阿奇護法一直在保護我,因為阿奇護法知道我的心。也可以說我累世的業,要承擔這麼多事情。

布施、持戒、忍辱,這三個是修福報。我曾經講過,女人的福報怎麼來的?從忍來的。忍得住,不要整天不守口德亂講話。在古代也是這樣講,叫女性要忍得住,也叫男性要忍得住。對什麼要忍得住?對名、對利、對色要忍得住。忍不住,自然就會整天作惡、犯戒,還認為自己是對的,「我受害了,不講我不舒服。」

本來不應該講家裡的事,但我提一下,因為我父母親都不在了。以前我們逃難到香港時,我媽媽親眼看到我爸牽著一位小姐的手,但我媽從來沒講過我父親一個字,到我父親死之前都沒提過,也沒追究過。是我父親走了之後,跟我們聊天才聊出來。她怎麼講?「你爸真厲害,沒錢都有女人喜歡他。」在座諸位女性,誰有這種胸襟啊?一看到牽手,不走過去打已經很客氣了,忍個三天四天就開始問了,「那個是誰啊?我好像認識她,你講一下沒關係啊,我們一起見個面啊!」這個是很客氣的,不客氣就馬上去找這個女的,就是不忍啊!

我媽不認識字,什麼都不懂,但是她忍,所以晚年就享福!她走之前沒受苦,走的時候還是出家眾侍候她。哪有在家人有這種福報?我這些出家弟子是真心去侍候我媽的大體,他們不是表演給我看。很多出家眾會在大體旁邊持咒,他們幾個沒有恐懼,很開心的進去幫我媽,這是我媽修出來的福報,不是因為我是仁波切。她沒有修忍這個福報,晚年就沒有這個事。

晚年她來道場參加法會,因為她是我媽,大家尊不尊重她?身為一個老太婆快九十歲了,不認識字,又無財無勢,為什麼要尊重她?因為她尊重別人、她尊重老公,所以修出這種福報。她真的不知道這個會得福報,但是我們學佛人從因果法則來看,「喔!我媽原來是這樣得的。」而且我是她兒子,她一生在我身邊從不會講別人不好,只有說我不好,真的沒有提過一個親朋好友什麼地方對不起她。那你們呢?想想自己嘴巴多惡,講過多少是非,這種不忍,就讓你的福報一直在減。

六波羅蜜看起來是為了修菩薩道,其實是修我們的福德資糧。你福報不夠,後面三個精進、禪定、智慧不用修了。前面三個福報沒有,你想精進也做不到。精進不是每天做多少,而是你很精準的一直在進步。什麼是精準?因為你的心不變了,一直照這條路走,不管哪一天走到目的地,就是一直在走,所以每走一步就進一步。換做是你們,認為修個一、二年沒看到成果,就覺得這個法門不適合自己,想再找別的法門來修,這就是沒有精進。

我這一生就是修六波羅蜜這個法門,六波羅蜜涵蓋一切法門。有些人求見時會問我:「仁波切,我適合修什麼法門?」就是解脫法門!還有什麼法門?每個人都認為要修特定本尊、特定的法才是精進,但你若是跟本尊沒緣,就算求到法也修不出來。身為 仁波切求到這麼多本尊法,不是為了自己要得些什麼,而是因為眾生的業力種種色色,所以對不同眾生用不同本尊的願力來給予幫助,並不是我需要學這麼多本尊法。

所有本尊法的根本都是慈悲,沒有一位本尊不慈悲的。你們在還沒學到慈悲心之前就挑三挑四,好像在自助餐挑選菜色。就好像一位男出家弟子在拉達克被我打頭,就是因為他還在挑菜。你們這些出家眾哪一個沒在自助餐挑過菜色?還說這個比較好吃、那個比較好。你如果日常生活喜歡挑,學法也會挑,就會說自己跟觀音菩薩沒緣,跟別的本尊比較有緣,要唸大悲咒,不能唸六字大明咒等等,這都是在挑。

上師教什麼,你們就學什麼。好像我跟隨 澈贊法王這麼多年,從一開始我就沒挑過 法王所教的,只要 法王傳什麼,我就修什麼。到現在我可以求法了,因為我求任何法都是為了利益眾生,不一樣了。仁波切剛開始沒有挑法,不像你們挑來挑去,我只知道上師所教的就是幫助修行的法,我就是精進去修,一直修一直修,哪有像你們這麼多心。

你們以為博學多聞就是修行?那是世間法的說法。我們學佛就是一個心,好像 吉天頌恭的著作《一意》,意思就是我們修行只有一個意念--解脫生死,沒有別的。這樣修才是精進,不要等一下就想到解脫生死很困難,就想先修世間法,讓自己變好,讓信眾看到你變好而跟著你學,你就能度他,這種想法就不是一意。一切法門都是為了自己與幫助眾生解脫生死,我們就是挑這個法門很精進去修,沒有別的,有一天一定會得成就。

你們喜歡挑忿怒尊,以為忿怒尊這麼好修?如果沒有空性的慈悲心,就修不出忿怒尊。就好像如果你不愛你的兒女,你打他時就絕對會下重手;如果你愛你的兒女,打他時就會有分寸,譬如知道打臉會有疤,就打他屁股;打屁股如果有疤,就會打他小腿。就算你多生氣,也都會想一下,因為你愛他。如果修忿怒尊的亂持咒、亂猛、亂搞,你搞到對方也會反彈回來給你。所以忿怒尊不是隨便學、隨便修的,沒有慈悲心絕對不可能。

所謂精進、一門深入就是解脫門,我們所學一切佛法都是為了解脫生死,不是為了別的事情,你才能進這個解脫門。不要迷信、盼望,認為自己學到不共四加行、懺悔了就會變好。不會變好的,因為你沒懺悔;你想要自己變好,就是沒有懺悔。你若認為自己拜完十萬遍大禮拜就會好了,就是沒懺悔。生生世世的業有多少?如果我們這一生沒有業,今天這個病就不會在人類之中出現,會出現就表示我們有惡業。我們生在這個惡業的亂世,還想自己會好?若眾生不好,我們怎麼會好?我們的業不還清,怎麼會修得出來?

為了求解脫法門,我們就要修六波羅蜜,不能不修。不要以為你還沒行菩薩道就不關你的事,有沒有關你的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經典是這樣教我們,我們就要去做。

精進之後是禪定,禪定不是教我們一定要打坐。很多人以為禪定就是每天坐半小時,以為就是一直放空,結果空到最後腦筋空空。禪定的定義是將你的欲望與煩惱變簡單,你修戒定慧、守戒守得好、四個波羅蜜做到,自然定的境界會出現。當你自然有定,對生活與情緒的要求就會簡單化。禪是專注、簡單,而不是每天坐在那邊才是禪。佛法之所以要打坐,是因為我們平常習慣動,不習慣靜,所以透過打坐讓我們身心靜下來,才能慢慢體會自己每天有多少妄念。

很多人以為佛陀是靠打坐開悟,其實不然;佛陀是透過他生生世世的福慧資糧,在這一生思惟人生的事情時突然開悟。為什麼佛用禪坐的姿勢呢?因為如果動的話就沒辦法將氣集中起來,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心。透過七支坐,我們可以將身體裡面亂的氣慢慢收起來;收起來之後,你的妄念減少、自然本性出現,就會開悟。

仁波切點名一位出家多年的弟子問他聽法的心得,出家弟子回答:仁波切講的是真的,就像禪宗六祖慧能,《金剛經》講「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現在應無所住,如《金剛經》所講的離一切相即名諸佛。

仁波切繼續賜予開示:其實禪定最重要是如何訓練自己的心集中力量,不要散亂、亢奮、妄想。如果前面四個波羅蜜沒做,就算學人家每天坐在那邊,也只是枯木禪,好像死的木頭坐在那邊而已。禪是活的,但不是所謂的活蹦亂跳,而是很活潑的,不是死的。覺得什麼也沒想就是坐禪,這是錯的;想得很多就覺得是坐禪,也是錯的。

枯木禪就好像這個法座沒有想法,如果你們認為打坐就是沒有想法、放空,那就是枯木禪。枯木禪後面會發生什麼事?如果嚴重就會自殺死,輕微的會讓你這個人很消極,變成世間的廢物。禪定並非每天坐半小時覺得很舒服,那就只是舒服而已,但與禪定無關,一點關係都沒有。寶吉祥道場為什麼到現在都不傳授禪定?因為沒辦法閉關,就沒辦法體會到禪的用意、作用與成就。

為什麼我一直倡導大家要持咒?因為持咒透過咒語的慈悲力量,可以壓伏我們煩惱的心,讓我們清淨的本性可以偶爾、偶然出現一下。你們要學禪定談何容易,不要以為打個禪三、禪七就是學禪,或以為每天坐在那邊半小時想著「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這都是胡言亂語。

當能夠知道禪定之後,就是修智慧。我們透過前面三個修福之後,後面這三個是修智慧。精進、禪定、智慧並不是得了智慧,而是我們透過禪定才能體會智慧的作用在哪裡。當我們能體會何謂智慧後,以前曾經講過,我們的根本智與後得智才會結合一起,而打開我們本然清淨的智慧。出現清淨的智慧後,就算沒看過佛經,你都會自然了解所有的佛法。

但是,到這個層次就不是一般人,最少是一位仁波切。譬如 仁波切宣說《寶積經》,雖然以前沒學過、沒看過、沒唸過,為什麼會講?就是有修六波羅蜜。《寶積經》中所講的一切都是修菩薩道的經驗法,如果過去世與這一世我沒有修菩薩道,就沒辦法解釋經中所講的一切,因為我沒有這個經驗。由於這個經驗,自然看到這個字就知道它的涵義,而不是看到這個字而去解釋這個字。

仁波切表示今天教授六波羅蜜,並點名一位出家多年的弟子講自己聽法的體會,出家弟子表示:以前自己都沒聽過,都是在教理之中聽到的道理,沒有聽過 仁波切所開示的內容。

仁波切繼續賜予開示:六波羅蜜看似簡單,大家都會講、會背六波羅蜜的名詞,但其作用為何?倘若沒有修六波羅蜜,就只是翻開經典找一些名詞解釋給人聽。我今天宣說的不敢說是我的心得,但至少是我修行的經驗。這種經驗當然不是這一生就可以得的,一定要生生世世累積起來。《寶積經》的意思是所有法寶是慢慢累積起來的,並非靠一天、二天、三天,或是一、二年,也許甚至不是這一生就能累積起來。

精進的另外一個意思是千萬不要氣餒、放棄、覺得自己做不到。很多人說自己做不到 仁波切這樣子,你們當然做不到,因為我修了這麼多世,而你們是這一世才修。但是你們不能放棄,要一直修,也不是來跟我比賽。很多人想跟 仁波切比,認為「既然 仁波切是在家的,為什麼 仁波切修得到而我們修不到?」佛法不是比賽,是勸我們要做;至於哪一天做得到?《寶積經》講這麼多都沒講到哪一天你能做得到,只是說你要做,而不是跟誰來比。

如果你希望跟誰比較,那就不是修菩薩道。菩薩道所講精進,不是每天唸十、二十萬遍,打坐兩個小時,佛經全部看完等等。這不是精進,而是表示你時間太多、沒事做。精進就是你要知道佛法的精華在哪裡,很簡單,就是解脫生死;既然是解脫生死,我們就要朝解脫門不斷進去、進步、一步步去走,不能後退或猶豫,有一天才能解脫生死。你若覺得自己沒辦法,沒關係,對上師相信也是精進門。

相信什麼?不是相信上師幫你發財,而是相信上師所教的在我們往生時一定有用;相信上師在我們需要他時會救我們,不是有事沒事就跑來見見我就怎樣。今天我花很多時間講六波羅蜜,因為你們對六波羅蜜的定義不清楚。

經典:「何以故。住阿練兒處。」

佛說以少許事滿六波羅蜜,但嚴格來講不是少許事,因為我們若以量來衡量你所做的六波羅蜜,世間的所有財富都不足以衡量。佛為了讓我們了解六波羅蜜並非以量來衡量,才說少許事,因為閉關跟世間法來比就是少許事。你們想一下自己每天起床到上床睡覺之前,做了多少事?你們回去拿支筆寫下來,絕對超過100件事。如果是在閉關,起床後上個洗手間、吃點東西,整天就是修行,沒別的。

大家今天回家寫一下,每天你們一起床眼睛張開,所做的事情絕對超過100件。閉關則沒什麼事,好像我閉關時就每天早上醒來,上個洗手間、刷牙、吃點東西就開始修了;中午吃點東西、晚上吃點東西,接下來就是睡覺了,沒做什麼事,所以佛就講少許事。以量來衡量好像沒做什麼事,只有一點點;但若以質來衡量,我做了很多,因為身口意全部供養。平常是做不到的,也不可能14小時都布施供養。你們出家人都做不到,沒辦法,因為你們每天都有很多閒事在做。

《寶積經》的珍貴處在於告訴你這個東西不困難,但看你有沒有這個環境與心態。如果有這個環境,還需要有這個心態,知道自己閉關是為了什麼。如果具備環境與心態,還需要在上師監督之下,這一生解脫生死就會簡單,一點都不困難。如果沒有這些因素配合,即便每天唸也還是在唸世間法。

講起來好像蠻殘酷的,好像不閉關就修不出來,但沒辦法,因為是佛所說的。所以 仁波切這麼辛苦一定要興建佛寺,因為我看《寶積經》越看越怕,不是怕我,而是怕你們。因為 仁波切有一天會死,如果我死了,你們怎麼辦呢?但如果我們有一個如法的閉關場所,就算我死了,你絕對有一天有機會輪到進去閉關。

所以原因在此。《寶積經》一直講阿練兒處,我講了好幾個月。有些人認為自己在家修行,認為自己在家搞個精舍就能修出來,但佛沒有這樣講,而是講阿練兒處。我的佛寺之所以不准有商業行為、大廚房、信眾住在裡面,就是為了阿練兒處,不是為別的,要運作這類的佛寺,身為負責人是相當辛苦的。

仁波切問一位在佛寺的出家弟子,以 仁波切的佛寺沒有商業行為、大廚房、給信眾住的地方,是否會很辛苦?出家弟子回答:「確實是很辛苦,因為沒有一點好處。」

仁波切賜予開示:出家弟子所講的是真話,真的沒有一點好處,因為大功德主不會來。所以以後都是點點滴滴,由每一位弟子貢獻而將佛寺維持下來。我希望有一天就算我不在了,我的精神要存在。今天講得很清楚,大家要記得,我要興建佛寺除了奉 法王之命,我的想法是在臺灣或世界之中,在這個繁瑣煩惱的社會之中,能有一個真真正正如《寶積經》所講的阿練兒處。

經典後面更提到修行人不要盼望有供養或盼望指使別人幫你做事,你本來就要幫眾生做事,聽了你們全部都怕了。後面一直罵,佛沒停止過罵,我要感謝釋迦牟尼佛讓我有機會罵人,否則你們又說 仁波切整天罵人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

修法結束後,仁波切點名謝姓西醫弟子、葉姓雙博士弟子、黃姓中醫弟子總結。

謝姓西醫弟子表示:「醫生能治的病大概不到30%,其他的可能用藥改善症狀,但是病還是存在,有些病是根本醫療行為也治不了的,譬如癌症、紅斑性狼瘡、不明原因的病毒等。仁波切多年來救度很多病苦眾生的功德與能力,都超過現在醫學與我們很粗淺的醫學知識,所以很感激 仁波切,感謝 仁波切傳我們佛法。」

葉姓雙博士弟子表示:「我想 仁波切應該是世界上第一位能把這個病的起源講得這麼簡單明白又清楚的修行者。以我自己本身為例子,仁波切其實早從去年就提醒我們不要吃冰涼食品、要注意肺部的變化或疾病,這個病發生之後,仁波切又一直提醒我們,寶吉祥弟子當然要吃素,但記得要提醒身邊的親友們,或盡可能的提醒大家要吃素。

對我來說,我沒有 仁波切的攝受力與修行,所以我勸人家吃素食,我不能用佛法或不殺生的觀點,除非對方能夠接受,但如果對方是其他宗教或是不能接受這種理論,我就會換一種方式。因為 仁波切今天以佛法開示這個病的起源,後半段是講現代科學或醫學的方式去解釋,簡單來說其實這個病的來源就是肉。前幾個月大家把這個病都推給果子狸或蝙蝠,因為身體構造不一樣,也許這個病在果子狸或蝙蝠身上不會發作,可是人類吃了牠們就會發作。

真的想一想,其實這個病毒只有存在於果子狸或蝙蝠嗎?或許其他家禽、家畜或多或少都有這個病毒,也就是 仁波切用佛法解釋靈的存在,所以我跟我的親友都是這樣講,如果他不能接受佛法的理論,因為我沒有攝受力,我會跟他們說現在肉類的肉源是不能控制的,既然大家已經承認果子狸或蝙蝠有這個病毒,我們就要去思考是不是其他的肉,包括雞鴨魚肉豬的來源都可能是有問題的。既然如此,一天當中是否一到兩餐不要吃肉,就會減少得到病的機率。

跟我往來的親友中有些是很鐵齒的,有些是科學家與教授,但是若以這種方法去解釋時,他們是可以接受的,所以我用這樣的方法去跟他們解釋少吃肉就可以減少得這個病的機率,目前為止這個做法是成功的。在此除了謝謝 仁波切之外,也跟大家分享,也許透過這樣的方式,你可以勸阻你的親友少吃肉、少得病。」

黃姓中醫弟子表示:「非常讚歎 仁波切的智慧,因為這個病一開始的時候,仁波切就跟弟子開示過,以中醫的觀點,這個病跟脾腎有關,而且跟濕氣重有關。在我閱讀大陸方面傳來的資料之前,仁波切比這個資料更早就明確指出這個病以中醫的觀念是在以濕為主,所以也教導我們不要吃冰、海鮮,去預防這些疾病的發生,並教導我們去保養脾肺,所以弟子非常讚歎 仁波切的智慧。」

仁波切繼續開示:我們在這個非常時期繼續弘揚佛法,當然要遵從政府的政令。譬如今天我們的距離都保持1.5公尺,等一下離開也要保持1公尺,所以那些夫婦就不要牽手了,因為牽手就沒有1公尺,要牽回家再牽。今天里長沒來,因為我們一早就已經報備了做法。

在家裡看視訊的弟子要清楚,不是 仁波切不讓你們來,也不是 仁波切不要這些弟子。我曾經講過,只要是皈依過的弟子,就算他離開,在我的心裡面都是珍寶。所以在家裡面看視訊的,自己更加要謹慎、用功、用心,不要隨隨便便好像聽完演講,覺得今天沒事了又過一天、仁波切有加持。大家要思惟今天所聽到的佛法,看看自己這一生做錯了多少事。

我們學佛人最重要的是檢視自己,而不是檢視別人。已經教過你們很多次了,每天都要思惟一下今天所做的事是否違背五戒十善與《佛子行三十七頌》,出家人要檢視每天的身口意是否違背自己所受的比丘、比丘尼戒,違背一項都不行,不要以為違背一、二項沒關係,明天再去懺悔。

我們能精進是要靠每天盯著自己,不能放鬆自己,稍微一放鬆就出事了。不要認為今天、明天、後天都沒事就是你自己修得好,若你這樣認為就會開始出現問題。我們一天還沒成佛,就不能用「好」這個字。我們要不斷精進,包括檢視自己也是精進的其中一個方法,我們不能認為自己行了、自滿了,連些許的自滿都不可以有,絕對不可以有,因為只要你自滿,累世的業力就出現了。

只要你沒有自滿,累世的業力知道原來你是為他們在修,他們就會在旁邊一直看著,不會騷擾、干擾你。但只要你有一點自滿、放鬆,他們就會一步一步過來。精進就是你一直不斷的往前,他追不上了,他怎麼追呢?因為你的累世冤親債主沒有修,追不上怎麼干擾你呢?

所以你不能停、自滿、覺得行了,不要以為自己修不出來、沒辦法修出來,這就是不精進。要一步一步去走,能走幾步不重要,但一定要往前走,不能原地踏步或往後退。只要你原地踏步、往後退,你的業力就會跟著你,因為他追上你了。往後退就是善業往後退,原地踏步就是善業沒有增長,那惡業就追上了。

這等於是善與惡的比賽,看你比到哪邊去。惡一直比到最後追不上,沒力氣了就會先放你走,慢慢跟著你,到最後有一天也追得上,等於是你將它從惡轉善,讓它感覺追不到你,它等一下就先算了先不追,要學你這樣子有體力再追。以你們聽得懂的話來講佛法,否則的話你們聽不懂。簡單一點講,我每天在唸,你們怎麼追得上呢?你要追我就要唸啊!

為什麼修得好的冤親債主不會找到?因為他跟著你唸,所以從惡轉善,他知道原來這麼好,那就不搞了。冤親債主一直搞你,是因為你還沒修到所有的善,所以累世的惡業很多,仁波切修到現在這樣子都還有些惡業來干擾,這是累世帶來的。因為 仁波切不斷利益眾生,就算有惡業,也好像是被蚊子叮一下、自己刮一條流血。但是你們不是這樣,都是發生大事情。

所以不要原地踏步、不要放棄、不要退步,這就是精進。所謂不要退步,不是指認為自己唸太多沒有體力,不要有這種觀念。有沒有體力是你的發心重點與思惟方式。以前我沒錢吃飯,一天吃一頓飯,都可以拜這麼多,而且還沒開冷氣照樣拜,拜到流汗到地毯都變顏色。你們還沒有到這個地步,還是過著很舒服的日子。如果這麼舒服,是沒辦法修的。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利益無量無邊眾生,與會眾等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附註一]

常務監事報告

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朱帥俊代表協會的理監事會宣讀有位信眾大德的來信,以及協會的兩封回函。首先感謝這位信眾提醒我們以下的一些事情。在此做一個宣讀,信件內容如下:

**********大德來信***********

From: Steven Chu [mailto:04steven09@gmail.com]
Sent: Tuesday, March 31, 2020 9:57 AM
To: rinchendorjeerinpoche@gloje.com
Subject: 給仁欽多吉仁波切 的一封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 您好,

  本人並非您的弟子,但有見過您還有參與過法會。
對您宗教並不排斥,只是貴弟子一直在公司推銷產品,
捐款時,若家境不好的捐出的少,也會有所批評!
這實在讓本公司員工非常反感,讓大家覺得這就是您所
教出來的弟子嗎?

  有時候因為底下的弟子言行舉止,影響到整個團體!
我希望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忙一下! 謝謝

我們協會分別在4月1號、4月2號回覆了兩封信,內容在此宣讀:

**********佛法中心第一封回信*********

大德,您好:

來信收悉。
本協會乃弘揚正信佛法交流中心,上師教法十分嚴謹,絕對不容許這樣的狀況發生。
您來信所說事情,需請您告訴我們這位朋友實際姓名,否則無法查證。
感謝

寶吉祥佛法交流中心

**********佛法中心第二封回信*********

大德 您好:

因為我們收到你的來信後,因為你沒有告訴我們是誰,
到現在我們還不知道你說的是誰,我們沒辦法馬上執行這件事。
因為道場有兩千多名弟子,所以你必須要提供真實姓名讓我們去制止
假如你還不告知我們你那位同事是誰,
則禮拜天會由我們協會的執行理事宣讀你的來信。
因為我們不管是誰,我們一定會集體公開不准有這麼的事情。
因為我們本來就規定不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假如你提供這位的姓名
我們會採取協會的會員規章予以勸導,如果有牽扯法律行為,我們將採取法律行動。

寶吉祥佛法交流中心

在這邊要跟各位師兄報告,上師一直開示有好的食品可以分享給親友和同事享用,而且 仁波切在這幾次法會中也有開示,如果我們要請朋友去吃飯要吃素食,如果有信眾大德願意捐款護持佛寺其實都很感恩,上師是非常慎重的使用這些捐款的,絕對不容許有3月31日這位信眾大德寫來的信件中所提到的事情。

所以各位師兄,如果你有做信眾來信寫到的推銷或捐款少就不高興的情形,請來告訴我們理監事,我們會幫助輔導你調整這件事。不要等到寫來告訴我們是誰,這樣就比較不好了。感恩仁波切!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0 年 4 月 0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