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20年2月23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修持施身法,並賜予珍貴的開示︰

修法之前先補充一下上星期天所開示的《寶積經》,裡面有一段提到菩薩在阿練兒處無涅槃想,這有兩個解釋,一個是因為修菩薩道的行者都要發願不斷在六道中幫助眾生解脫生死,所以修菩薩道的行者在還沒證到佛果之前,會不斷的乘願再來。

乘願再來不是乘業再來,如果這一生所有業力沒有消除掉,就不可能乘願再來,發什麼願都沒用,因此才有阿彌陀佛的淨土來幫助那些善業還沒解決的眾生,讓他們在那邊修行。修行後,所有業力清淨了,才能乘願再來去度眾生,這是第一個觀念。

第二個觀念是因為《寶積經》是釋迦牟尼佛開示修行菩薩道的經典,所以若依據《寶積經》一切開示內容修行菩薩道,不太可能會證到無餘涅槃。無餘涅槃是指證到佛果之前很自然的進入涅槃,不是想出來、求回來、要回來或加持回來的。所以,辟支佛與修菩薩道的行者就算能夠證到涅槃,還是有餘涅槃。有餘涅槃的意思是以煩惱來證到涅槃。什麼是煩惱?有念頭、想法,如前面所講的是有要求的、求回來的,這些是有餘涅槃。

有餘涅槃是有漏的,意思是只要涅槃的力量消失掉,他就重新進入輪迴的苦海。因此,佛不鼓勵我們進入有餘涅槃,而是鼓勵我們自然修成佛果,自然修成無餘涅槃。因此,佛在《寶積經》中才會勸修菩薩道的人在閉關時不要求涅槃,也不要入定思想自己能得涅槃。既然菩薩無所畏懼,對生死的事情也是無所畏懼。正如我本人在閉關時從未求要開悟或成佛果,雖然成佛果是修行人最後的一個目標,但尚未證到十地菩薩以前,求成佛是多餘的,就很自然去修就好了。

此時,仁波切詢問弟子,門外有兩人是何人,弟子回答兩人之姓名。

仁波切繼續開示:我有說門口可以有人嗎?請他們離開。在末法時代弘揚佛法,正如《阿彌陀經》中提到,在此五濁惡世說此難信之法。很多人覺得自己信佛、相信因果,但沒有一個人信!因為大家都各顧各的,每個人都顧自己,門口跪了兩個人,大家都不知道,因為 仁波切沒講就不關自己的事,這個就叫難信。為什麼釋迦牟尼佛在《阿彌陀經》特別講這句話?

大家覺得阿彌陀佛很好信,也認為自己要發願到淨土。但難信在哪裡?你們不相信因果業力,以為自己有唸、有拜、有求就有了,但卻沒做到深信因果業力。今天這個世界搞到這個樣子,就是大家不相信因果與業力,為所欲為、放縱自己,包括你們這些所謂的學佛人。道場會有事,就是因為沒人關心,以為推代表出去做事,能解決問題就好。出去做事的人沒有兼顧到因果業力,只想息事寧人,結果引起人家的貪念,而接手處理此事的另一個人,也是依之前處理的方式繼續滿足對方的貪念。

我們學佛人自己不能貪,也不能幫助別人貪;你若鼓勵別人貪,比自己貪的罪還要重!所以,你們一直鼓勵他貪,所有理事也不管這件事,以為解決了、不來吵就好了,不依情、理、法去解決這件事情。學佛不是要你委曲求全,學佛人是根據五戒十善去處理世間事。你讓一個人起貪念,還以為解決問題了,但這只是暫時性的。

你們大家都不知道場的事!還過得很舒服!我真的很可憐,一個73歲的老人家,這種小事情都要我去動腦筋想辦法處理。關我什麼事呢?我不知道我修法是修什麼!所以,為什麼現在很多皈依的老弟子都有病,就是從來沒信過,以為每天唸個1000、2000、3000遍六字大明咒,就什麼事情都能解決。沒有真心懺悔!

為什麼這次施身法不讓信眾來呢?因為若不是弟子我就管不著,不曉得他有沒有在外面得病還跑來,如果真的是得了病,一千多個人都要隔離!沒人關心!包括這些出家弟子,修自己!關起門做皇帝,修什麼?道場的事情你們都不留意,要我來留意?我沒有支領道場一分薪水啊!也可以說是我的業力。如果我的業力清淨,就沒有這些人一直來搞,也不會出現這種引起人家貪念或不負責任的弟子。

這個道場是你們的,不是我的,我死了就不在了。以前 永噶仁波切有講過,我死了這個道場就不在了,我現在越看越像是如此。大家都過自己的太平日子,發生什麼事都認為與己無關,這是你們的事啊!試想一下,如果你們不留意,讓一個感冒的人跑進來,昨天有一個法務組弟子在旁邊打了兩個噴嚏,現場沒有一個弟子採取行動,還是我聽到叫他馬上離開。

為什麼不知道?因為他們認為事不關己,不想做壞人,就由 仁波切罵就好了。為什麼我要做壞人呢?。你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平平安安過太平日子,那道場呢?我死了以後呢?沒人關心!道場被騷擾這麼久,卻沒人關心過這件事。你們都要過自己的好日子,認為來拜就好,有事由 仁波切去扛。我為什麼要去扛這麼多事呢?

有弟子跟我說他要去香港上班,為什麼跟我講?很簡單,就是要我保佑他去那邊上班不出事,但他薪水是誰用的?好像昨天有幾百個人來求法本,因為他們認為自己開始護持佛寺,法本就要還給他們。誰說的?買賣嗎?那你們這幾百個人護持佛寺多少錢呢?如果你們要買賣,買賣就要談條件了。

從來沒看過你們這麼團結,剛開始要護持佛寺時,大家都不捐款,現在捐了一點小錢,幾千乃至一、二萬塊,馬上就要拿回法本。不好意思,不給!因為你們一群人來威脅我!你們真的夠離譜,上個星期天才在法座上講得很清楚,《地藏經》中提到要三年每天唸一萬遍地藏菩薩聖號,才得到善的鬼神來保護你們家,並沒有說你的身體會好、發財、長壽或改變業力啊!請問你們諸位每天唸幾遍六字大明咒?頂多3000遍。

你們認為沒有法本就是 仁波切沒保護你,所以自己唸。你能唸出來?上星期天才講過《地藏經》提到要唸地藏菩薩聖號一萬遍唸三年,你們有嗎?以為拿回法本後每天唸1000遍就有菩薩保佑?沒有我在這邊,誰保佑你啊!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在修!教了不聽,罵的時候就說對不起 仁波切,沒有照《佛子行三十七頌》在修,還有一大堆你的理由。

為什麼你們的問題不能解決?不聽話。教你們拜佛,你們禮佛時卻隨便拜拜,沒有懺悔心,沒有澈澈底底從內心懺悔。好像你們這些出家人每天都修自己,我在教菩薩道,你們卻修自己,還以為自己修得很好、辯才無礙!一個道場的存在,不是因為有弟子,而是要有一位如法的上師以及有弟子如法去學、去修,這個道場才會存在。

我現在還壓得住你們這些人,如果我不在,我看道場就不存在了。昨天一票人來威脅我要拿回法本,因為他們護持佛寺了就認為法本要還給他們。如果昨天不是一票人來,我可能會心軟,叫理事會看看,但卻是一票人來威脅我。我就是不給人家威脅。若是法本還給你,你會修得好一點,還是供養好一點?

你們可以離開,無所謂,我不缺弟子。有人求皈依求了二、三個月,我都不讓他們皈依啊!如果我今天放寬鬆一點,皈依的不只你們這票人。你們真的不知道自己問題出在哪裡!教你們佛法,你們卻不做!你們看最近有幾個人往生,我都沒有幫他們超度,但他們的頭頂一樣有孔,這是怎麼來的?就是對上師、三寶相信,教他們拜佛,他們就拜佛!

你們現在能懶就懶!我現在可以再預言一次,你們若再不改,有一天我離開了,這個道場絕對不存在。大家自私自利,出家有出家的自私自利,在家有在家的自私自利,每個人都求保佑,過自己的太平日子。請你們回家想一下,憑什麼一點點小東西可以買到太平日子?仁波切不跟你們計較,不代表你們可以隨便。我連少講兩句佛法,今天都要補充回去,就是因為深信因果;如果我不講,以你們的水準也不會知道!

我講了很多事情,大家都不聽。很多人就是如此,事先講了你不聽,教了不聽之後,事情發生了,再來求我解決。我要怎麼解決呢?業力已經成熟,果報已經呈現,難道是要我改變果報?沒人信因果!每個人都相信自己很厲害、能幹,出來站在這邊講幾句懺悔的話就以為自己懺悔了。發露懺悔是什麼意思?不是講話!是內心裡面有沒有真正知道自己錯,你以為講幾句話說自己錯就好了?

今天我還活著,是因為 法王還在,法王叫我不准退休。我講過了,退休的意思就是回去了。我還在不是因為你們綁著、牽著我,尤其道場被騷擾這件事,讓我對你們很灰心。一千多人的大團體,居然沒有人主動想方法去面對,什麼都要我來想。你們之中什麼人都有,有校長、博士、法律專家等等,但大家都不解決,從這件事情也可看出你們真的沒修。

你們不要以為 仁波切一定要來道場,來之前我才想今天不來了。我不需要修法,因為我念頭一動就能超度了,修法是修給你們看,讓你們覺得 仁波切有修法。我現在再爆料,我修施身法那天的供養就會多一點,平常法會的供養馬上少三分之一,法有分別嗎?你們覺得修施身法對你有好處,平常開示佛法對你沒有好處,供養馬上就減少。用分別心供養,有供養嗎?

你們心知肚明是怎麼供養我的,我不是叫你傾家蕩產,也不是叫你賣房子,好像方姓弟子十幾年前要將他的房子供養我,我沒有收,你看他怎麼對協會、道場?好像吳姓弟子以前丈夫過世時,她要供養房子給我,我沒有收,你看她現在怎麼對我?你們全部都是忘恩負義啊!

我跟你們談錢嗎?要的話,我就會鼓吹你們房子要供養我,說可以改變業力等等的話。但是,我從來沒用這招,也從來沒講過,而且還不收他們的房子!我覺得我對你們太好了,每個人都打著自己的算盤在學佛,這樣是學不到的!就好像曹姓弟子得病跑來跟我懺悔,升官了說要供養我,但我不恭喜他升官啊!昨天我才告訴他,以前他什麼都吃、什麼都敢吃,現在得病是應該的。他是老皈依的,應該不可能得這種病,但是佛法的觀念就很簡單,就是因為從來沒懺悔過,沒發自內心的懺悔。

我搞不懂,為什麼末法時代你們這麼難調伏呢?出家有出家的難調伏處,在家有在家的難調伏處,這就是為什麼釋迦牟尼佛的法運只有一萬多年,永噶仁波切曾經講過,密法最多只有七百年,我看現在的現象很像。好像那天 法王口傳觀音菩薩的觀想方式,我相信在座能記得的沒有幾個,我可以隨時抽考你們。為什麼不記得?因為你們不是學密法的料。法王那天講的觀音法門比我講得更加簡單,因為他知道你們不是這塊料,你們卻以為唸六字大明咒就是修行、修密。

你們連口傳都不記得,就表示業障深重。你們這些出家人記得嗎?業障重就不記得清淨的佛法,這是很好玩的事。你們說自己不記得,為什麼不記得呢?法王口傳佛法給我時,就是唸一遍就不管我了,看我自己怎樣修。所以,你們就不是這塊料。既然知道自己不是這塊料,還不下苦功夫?看看你們每天浪費多少時間在跟佛法無關的事情上?你們一天大不了抽個半小時出來唸一下,做早晚課大不了抽一個多小時做一下,你們有學、有修嗎?每個星期天講完佛法,你們回家有想嗎?你們好不好意思?還死皮賴臉賴在這裡?什麼事情都要我來解決,我能活到幾歲?

對你們好,你們都覺得是應該的。明明今天已經讓很多人不能來了,你們還讓兩個人跪在門口跟真的一樣。如果他們真的對上師、佛法這麼恭敬,那就不應該做錯事了吧!而且不只一次做錯事!他們認為沒事了,認為 仁波切會寬恕他們。我當然沒事,因為是你們自己做的因,當然負責自己的果,我不能改變你的果報。今天修施身法,因為我答應了,其實那些跟我有緣的,我已經幫他們超度好了,只是再演一場戲給你們看而已。

我現在都不用唸這麼多,因為我每天都在修施身法,只要心一動就一樣能幫他們超度。陳姓弟子是最不聽話的弟子,在我公司做事每天出狀況,我也沒收她供養,還養著她十幾年,她不讓我賠錢,我就已經恭喜她了。但是,仁波切還是慈悲,看到她的母親痛苦,叫他們全部拜佛,事實上就是加持,結果拜完就死了。他們求超度,我就叫他們拜佛,拜完她母親火化後就頭頂有孔了,我都沒有修超度。

你們平常都認為 仁波切是等超度時才有用,認為需要 仁波切是因為死的時候會有用。我現在也可以公開告訴你們,不讓我罵的人,到時候絕對找不到我;怕挨罵、不想被我罵的人,到時候絕對找不到我,因為跟我沒緣。

我看你們供養就很清楚,平常講佛經就少了三分之一,施身法法會多一點,這是什麼觀念呢?買賣。如果是買賣當然沒有功德。我都是隨便你們供養,從來沒有規定參加法會要多少錢,你們真的很準,好像大家已經開會商量好這個禮拜要供養多少錢。這個禮拜開示《寶積經》,供養少一點,修法供養就多一點。

大年初一我連修7座法,初七初八初十給中醫師把脈,中醫師說我少了30%的能量。他們怕我死了,所以給我吃藥,吃了一天就出事因為太補了。這一陣子我又讓他把脈,他說 仁波切全部恢復過來,而且還超過原本的。

中醫師弟子報告︰「仁波切的脈完全恢復,而且比之前的脈氣血更加充足。仁波切沒有吃我開的藥。」

仁波切開示,這表示我的中醫診所只能治你們凡夫的病,但並不是中醫師不行,如果他不行,不可能在我中醫診所留這麼久,但是他碰到我就不行了,因為我有兩套脈。

中醫弟子回答︰「仁波切的另外一套脈走在手部的深層,正常來說是摸不到的。但是 仁波切的那一套脈不是天生就摸得到,而是越來越旺越來越強,表示這是 仁波切自身的能力顯現出來,讓原本不應該明顯的脈搏清楚的被感覺到。」

仁波切開示,所以修成慈悲,開發出慈悲心、空性的慈悲心,有菩提心,你就有修行的生命。你們為什麼問題不能解決?你們沒有修出來。修不出來也沒有關係,你們不是這一塊料,但是要聽話,你們又不聽話,自私自利。陳姓弟子這10幾20年,有多少次不聽我的話,每天恍神過日子,過她自己喜歡過的想法。這一次她母親往生,她才醒一點。你們真要等你父母親死了才醒、還是等你老公老婆死了才醒、還是等你孩子死了才醒呢?我不是一般人,你們當我是一般凡夫,你們錯了。我混到73歲還能這麼大聲罵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仁波切開示︰末法時代仁波切不好做,加上你們這一批不成材的弟子,各自為政,不是同一條心希望道場能夠如法興旺的弘揚佛法。大家都想自己、為自己,才常常發生這種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已經吵了兩年多,我最近才知道這件事,表示你們都不關心。大不了關掉不做,我何必淌這渾水呢?對我有什麼好處呢?修施身法,你們供養多一點,不修施身法,供養少一點。有利用到我才供養,沒有利用到我就不供養,護持一點給佛寺就馬上要拿回法本,全部都是這種料。每個人碰到事,馬上就丟回去。

我剛剛講的很合理,他檢舉我們,我們也可以檢舉。但是你們都不講話,好像以為是我的事。跟我無關,我沒有犯法,是你們的事。既然你們都不在意,我在意什麼?假如再來一次,我就不弘法,太煩了。你們都不去面對這件事,靠幾個理事去解決。認為:「關我什麼事,我來聽佛法。」那也關我什麼事呢?我教佛法、傳佛法,幫你們修法到身體少了30%的能量,我照做!這種小事情拜託你們自己去解決好嗎?你們怕事就不要來,因為去到哪個道場都有這種事,你們問這些出家人。但是你們都若無其事,來討法本時,大家就很團結。

仁波切開始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法音遍滿十方。與會眾等皆因感受 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

修法圓滿,仁波切指示一位沒有將口罩蓋住鼻子,只蓋住嘴巴的弟子出去,接著開示︰你們坐在他附近的那一些人,也沒告訴他口罩沒有蓋住鼻子,如果你們以後那一批人感冒了,也不關我們的事。

仁波切接著指示中醫弟子報告︰「如果腎氣少了30%,從生理學來說,代表什麼呢?」答︰「以中醫觀點,表示耗損自身的精氣。能量的消耗掉了正常生理氣血量的30%,表示這個人處在極度疲累的狀態。如果是一般人會癱掉,一定是躺在床上沒有辦法正常的生活,氣血處在非常虛弱的狀態。所謂的腎氣是先天父母親給的以及後天吸收養成的,就正常生理來講,腎氣的量是一定的。一般人的精在生出來後就固定,隨著年紀增加只會一直不斷的耗損,不太可能增加。當一個人的腎氣瞬間掉了30%,表示處在極度虛弱的狀態。如果是這樣一定要在家躺著休息,無法正常工作。以前把 仁波切的脈,氣血非常飽滿,身體狀況是20歲到30歲。這次我們卻當成是70幾歲的來處理,所以藥開下去後,對 仁波切而言太補了,反而造成不舒服。之後 仁波切沒有再服用我們開的藥,而是靠自身的修為調養回來,在我們看來是非常不可思議。這也不能從 仁波切先天稟賦很強來解釋,而是 仁波切自身的修為,才能快速的調整身體能量的狀態,只隔了一個禮拜就整個恢復。一般這種狀態的人,就算吃中藥來調養,沒有半年一年的時間是不可能完全補回來,而且這麼短的時間沒有吃藥,卻能夠這麼快的恢復。」

這就表示說你們全部沒有修,你們還是在凡夫地。照道理來說,初一修七座法,一般的藏傳法會至少要修三天,不可能一天幫你修完。但是根據《寶積經》所講的,菩薩無所畏懼。當菩薩要利益眾生,還怕什麼?連命都可以不要。為什麼會損耗?我的東西不出來,你們憑什麼會好?你們憑什麼會過太平日子?你們憑什麼會賺到錢?你們憑什麼會家庭和樂?真的是你們自己唸回來嗎?你們有損耗這麼嚴重嗎?從來沒發生過啊!假如你們損耗這麼嚴重,正如黃醫師所講,你們會全部躺在床上不能動。為什麼我恢復得這麼快?因為我修法是空性的、無所求,我只是給出來我應該給的東西,給完了我就無所求,你們供養我也好,不供養我也好,我都歡喜心利益眾生,還拿一百萬用你們的名字捐給佛寺。

很多人都認為捐一大筆錢到佛寺就會改運,但如果沒有我,會有佛寺嗎?就算佛寺蓋起來,沒有我的話,佛寺能存在嗎?所以,我講的話你們都沒聽到,佛寺是個建築物,若沒有供養上師的心,你供養建築物,那就是供養建築物。你們聽到很多人說護持佛寺事情會變,為什麼?因為是滿我的願,不是滿你們的願。你們很多人供養佛寺是滿自己的願,不是滿上師的願。上師什麼願?利益眾生、廣度眾生。你們就挑來挑去,挑自己喜歡做的事,挑自己認為對的事,挑自己覺得應該沒有錯的事,那你們可以學我這樣子不要命的一整天修法嗎?就這麼巧,那天剛好三個醫生在,故意表演給你們看。所以,你們這些出家人不要說你們要修行,有本事損耗你們百分之三十的體力,這個不是一般的體力,而是根本生命的根源。假如一個人的能量下降百分之三十,就會諸病叢生!

為什麼你們得病不會好?因為能量一直在下降。為什麼能量一直在下降?因為你們唸這麼多,都沒有慈悲心、都是為自己、都是希望自己過太平的好日子。我講這麼多佛法,沒有一個人能聽進去一個字。吉天頌恭與佛菩薩慈悲,故意讓我有間診所,故意讓我的體能下降,讓你們知道修菩薩道是不要命的。當然,我不能叫你們不要命,否則的話回去又說是迷信,會說學佛是過好日子,為什麼不要命呢?不是叫你們不要命,而是心態很重要。好像陳姓弟子為什麼整天做錯事?因為她每天都想自己的事情,她沒有想過別人,連她女兒她都沒想過,她就是每天想自己。

《寶積經》講得很清楚,「我見」重的人絕對會神經病,絕對情緒會出狀況,絕對會做錯事。什麼叫我見?我的見解都是對的,是你講的,我聽了我就去做;奇怪的是,別的事他聽不進去,做錯事的事情他就聽得進去,還找理由。所以,為什麼你們持咒不相應?就是這樣子,你唸再多都不相應。《地藏經》都警告你們,最多是善的鬼神來保護你們的房子不會有橫禍出現,沒有說你會開悟,也沒有說你唸得多好會到阿彌陀佛那邊。

《地藏經》講得很清楚,只有善知識才能夠幫助你超越修行的障礙,你以為是靠自己?你求法時若對上師沒有恭敬心,是不可能的。你的障礙不是上師給你的,是你自己做出來的、是你自己想出來的,也是你累世的業力做出來的,所以為什麼勸你們要聽話?不是上師霸道,不是上師非要你們聽話,而是你們都不留意自己。好像褚姓弟子,戴口罩戴到人中處,鼻子露出來幹嘛呢?有什麼用呢?他就是不在意,覺得自己的嘴巴沒有噴口水,只是鼻子噴空氣。

請大家留意一件事,假如現在你感冒、發燒、咳嗽,全部醫院都會送你去檢驗,當你是肺炎來處理。其實,因感冒而死的人比這個肺炎多,為什麼大家不怕感冒呢?因為你認為感冒有得治,但感冒沒得治,而且很嚴重,一個寒流來臺灣就死了二十七個人。美國去年的流感,一千四百萬人得病,死了快一萬多人,為什麼沒人怕?因為輿論沒有鼓吹這件事。我不是勸你們不要怕這個肺炎,只是最根本的條件--慈悲心、懺悔心一定要做出來,就算得流感或其他病都有得治。

你們不要學我,你們沒辦法學到我。不要以為 仁波切不吃藥會好,那你們是弟子也會好,認為 仁波切會加持你。不好意思,不會的。現在中藥全部都漲價,你們看新聞都報導漲價了,所有藥材都漲價,但是我的診所還沒漲。我真的是佛心在經營,很多人說佛心老闆,我才是佛心。我沒漲價,是看到你們可憐兮兮,連供養我都不捨得,怎麼可能有錢看醫生呢?所以我乾脆就不要漲價,因為我苦一點無所謂。

學佛沒什麼特別厲害的法門,很多學佛人都希望能學到厲害的法門,認為有法門加持就可以解決。《寶積經》是勸你們的心怎麼改、怎麼轉動、怎麼想,沒有說傳你什麼特別的法門,你就馬上成菩薩。《寶積經》沒有這麼說,只是一直勸你們,但偏偏沒有一個人聽進去。大家都希望過太平的日子,都希望 仁波切保佑,什麼事都不要發生。可以!除非你做到像我這樣不要命。中醫都解釋給你們聽了,若是少了百分之三十的精氣會如何。

仁波切指示西醫謝姓弟子以西醫立場與生理學的立場來解釋。

謝姓弟子回答:一下子就下降百分之三十,這是蠻可怕的,可能已經到休克或虛脫的狀況,若是這種狀況通常要治療,猛加上來他可能也受不了,就像 仁波切所講的,若是餓得半死的病人,一下子給他吃很多東西,他也受不了。所以是要慢慢恢復的,恢復的狀況依每個人的體質,也許三個月、半年、一年,如果沒有辦法把源頭處理好,有可能一直拖下去。

仁波切繼續開示:你們一定會問是誰說的,是他們三個醫生說的。黃醫師常常把我的脈,可能有他的主觀性,但蔡醫師很久沒有把過我的脈,幾年前他把過,他這一次把我的脈,就說:仁波切您的脈跟以前不一樣,少了百分之三十。他嚇了一跳,以為我老了,突然間真的變成73歲的年紀。

為什麼你們還有病?為什麼你們的病不會好?就是沒慈悲心、懺悔心,希望過太平日子、好日子,連拜個佛做大禮拜,拜個幾十下、一百下就開始說辛苦說痛。我47歲的時候,一天做五百遍。我當時沒錢吃飯,一天才吃一餐,還吃素!而且沒錢開冷氣!沒錢像你們買個墊子這樣滑著拜!我是苦修出來的,不像你們這麼太太平平、舒舒服服、安安全全在修,所以我才有勇氣面對所有一切挑戰。

負責佛寺興建帳號匯款的史姓弟子報告:從1月19日 仁波切開放至今護持大概多一千萬元,除以六百多人,平均每人才一萬六千。

仁波切接著開示:你們好意思?已經有三年半不需要你們供養佛寺,你們自己想一下合不合理嘛?你們不要去借錢,因為你們既然沒有存這個錢,也不要去借錢。再回頭想一下,這三年多你們沒有供養佛寺,有一些人也不准供養,仁波切可以不要的,重點是在於你們自己,你們斤斤計較、算來算去。如果要算,我比你們更加會算,這樣一算你們就很汗顏,昨天竟還有三百多個人跑來跟我拿法本!

如果你們要這樣威脅我,我就開始算帳。我開放讓你們可以重新供養佛寺,是重新累積你們的供養福報,讓你們能夠在我的願力大海裡面一起修行,而不是威脅我要拿法本。如果你們拿到法本,還是對我的願力不支持,還是沒用!講白一點,假如你們三百多個人能修出來的話,我真的佩服你們。如何可以求到法本?不是在於錢,而是看你們的心。我的心很細,如果你們的心不對,再多錢我也不要;如果心是對的,錢少我都會收,讓你們有供養的福報。

大家好自為之,新的一年又來了。我也曾經講過,今年不是一個好的一年,是很辛苦的一年。如果大家在諸佛菩薩與傳承上師的庇蔭之下,肯聽話、能如法做到一些事情,大事情沒你們的份,小事情發生也是正常。就好像我幫你們修法一整天,我就少了百分之三十的體力。這是生命的體力,不是一般你們體能的體力,是我的生命根源少了百分之三十。

我曾經跟你們講過,修密宗得成就,可以補回去消失的東西,非你們所能想像,而如同醫生證明的,短短七、八天我就補回來了。我沒有求,也沒特別修法,只不過初一幫你們修了一天之後,我連修了五天施身法。為什麼要修?因為你們太多冤親債主了,我幫你們、給了這麼多福報,你們憑什麼能拿?所以,我就只有猛修法了,讓你們冤親債主離開,不要阻礙你們。你們以為自己要好了,認為是因為自己有恭敬心,因為自己參加法會,但你們知道 法王跟我在後面做了多少事嗎?你們真的不知道,我們是不停在修法,尤其這種末法時代、五濁惡世,不是你們想像只有星期天一天。

所以,我希望今天法會結束,大家回家想一下,自己是用什麼心態來學佛的?你要事業順利、生意興旺、財產豐盈、身體健康、升官發財,但你做了什麼會讓你滿願?你做過什麼?一天唸個二千遍六字大明咒、修個阿奇,就什麼都有?好意思啊?你們還是重複重複在犯錯,重複重複在做錯事,好像做錯事是理所當然。人生苦短,一眨眼就過。你們沒有我這種能力,就真的要聽話。有本事的話,你們這些出家眾就學我這樣子。你們不是很厲害嗎?都認為自己很厲害嗎?

今天不是要罵你們,因為我一年一年老了。雖然說我身體好,不代表說我的壽命是永恆在世間的,能罵你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你們不聽我也無所謂,因為我盡了我應該做的責任。你們不改我也無所謂,我也不會難過,因為我盡了我應該做的責任;你們不改而墮入三惡道我也不會難過,因為我已經盡了我的責任。我一直教你們,阻止你們墮入三惡道,你們偏偏往那邊走。

好像陳姓弟子認為自己做錯事是應該的,說是因為自己精神不好等等原因。她真的不覺得不好意思,她媽如果沒死,我還沒罵她;等她媽死了,我讓她知道我厲害才罵。她覺得是應該的,認為自己是寡婦很可憐。我不可憐嗎?一個73歲的老頭子,還整天扛著你們這票人,我沒得什麼!

所以一年一年過,大家好自為之,不要以為沒關係,跟 仁波切懺悔就又OK了,沒得OK的。如果你們不澈底改掉自己的惡習,仁波切想保護你也沒辦法;不將自己的心篤定相信因果業力,深深體會自己生生世世所作的惡業,不澈底用懺悔心學佛,絕對沒用。求保佑,是保佑我們這一類的人,是諸佛菩薩在保佑我,怎麼可能短短幾天我就恢復過來呢?是諸佛菩薩加持、法王加持。那為什麼不加持你們?無他,沒有學菩薩道、沒有行菩薩道,還是自私自利在過日子,用你們想的方法在過日子,上師活該該死,不要有這種心態,我是該死,因為我應該會死的人,不像你們想我不會死的,我是該死,我應該會死。

大家學佛的心態不糾正,再聽再來,還是不能轉動你自己個人的業力,不要想靠 仁波切,仁波切只可以扶你一把、推你一把、拉你一把,但不能轉動你的業力,是靠你自己。怎麼叫靠自己?所講的佛法要聽、要做,不要幫自己找理由,做錯事哪有理由?我很有耐心的,陳姓弟子錯了十幾年我都隨便她,我沒有扣她薪水,等於我養了一個對我沒有用的人,養了這麼多年。今天她做對一件事,因為她老公死的時候對我很恭敬,這個餘福,讓她享了十幾年太平的日子,她還不自知,認為應該的。道場裡面太多這類的故事,包括方姓弟子也是這樣子,以為應該的。我沒有欠你們,請大家聽清楚,我既然能夠用生命給你們,我還有欠你們嗎?我沒欠你們了,不要以為你供養一些錢覺得我欠你,你們那一些錢可以買到我的生命嗎?可能買到我的能量嗎?除非我自願給出來,你們現在還能過太平日子,因為我的能量一直在照顧你們,以為你真的修回來啊!一直提醒你們,你們跟上師的願力不一樣,就不可能在上師的功德大海裡面,你們認為自己在修也不可能在我的功德大海裡面。我的功德大海在傳承上師裡面、在諸佛菩薩裡面,要做到要聽話嘛,但都不聽都自以為是,自己想自己的,認為我喜歡就聽你的,不喜歡就不聽你的。所以好自為之,這個道場能不能存在是靠你們,所謂靠你們不是你們拿錢養這個道場,而是這個道場有沒有好好學佛的弟子!沒有的話怎麼維持下去?每個都自私自利,大家有自己的想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及迴向儀軌。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利益無量無邊眾生,與會眾等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20 年 3 月 04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