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9年12月29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修持施身法,並賜予珍貴的開示︰

在修法之前先提一下,上星期開示《寶積經》中曾提到為何需要閉關,其中有一個「我見畏」,那天法會我也解釋了很多。有一點在你們皈依時曾經講過,但你們可能忘了——不能跟上師爭執。如果跟上師爭執,加持力就沒了。

前幾天我恭讀佛經時見到一段文字,今天跟大家提一下。如果不能破我見,修什麼法門都沒用。就算你不學佛,如果是我見重的人,遲早會得精神病。所以現在很多憂鬱症、精神有狀況的人,根本上都是我見很重。我見的觀念是什麼意思?就是「我都是對的、我沒有錯」,這種人就是我見重。書唸得越多的人,我見越重;對某些東西很狂熱,對某些理想很執著,這也是我見。

在佛經記載了一段故事,釋迦牟尼佛涅槃後,有一次大迦葉尊者結集了一千位大比丘(大阿羅漢)在一個清淨的地方,將釋迦牟尼佛曾經開示過的佛法重新講出來。在這一千位大比丘進入那地方前,大迦葉尊者入定來看這一千位有沒有斷一切煩惱,結果他看到九百九十九位都斷了,只有一位沒斷。你們想都沒想到會是這一位——阿難尊者,於是大迦葉尊者就不容許他進去。

大家知道,阿難尊者是釋迦牟尼佛身邊的侍者。大迦葉尊者不容許他進去,因為如果還有煩惱,也就是還有我的知見、想法、意見,就沒辦法進入清淨的本性,而沒有開發清淨的本性,佛所講的清淨的佛法,你一個字都記不起來。為什麼這麼多人聽佛法常常忘了,就是因為我見,你的我見將清淨的佛法擋住了。

大迦葉尊者牽著阿難尊者的手,告訴他不能進入,因為他有兩個煩惱沒斷。一個是踩到佛的衣服,另一段我記得很清楚,就是有一次釋迦牟尼佛要喝水,而阿難尊者不給他喝。阿難尊者跟你們一樣馬上解釋是因為水很濁,所以他不給佛喝。大迦葉尊者回答:「你不曉得佛有神通能讓水從濁變清淨嗎?」阿難尊者就沒話說了。

這個故事看起來好像是找阿難尊者的麻煩,但事實上是講你們。你們都喜歡代表我的想法,喜歡猜我下一步做什麼,都喜歡分別是 仁波切所做的而你們不接受。阿難尊者只是有一次佛吩咐要喝水而他不給,這個煩惱就一直留下來,所以就失去將清淨佛法講出來的大因緣、大福報。你們做過多少這種事情,自己想一下?

所以為什麼修不出來?因為我見重。仁波切講佛法,你認為 仁波切講 仁波切的,我做我的;如果需要就聽 仁波切所講的,不需要就不聽了,這就是我見重。釋迦牟尼佛要水喝,阿難尊者應該將水舀起來放在佛的面前,再請示佛關於水濁是否可喝,佛自然會處理,關你們什麼事呢?所以以前在道場做義工,整天給趕走、出事,就是因為我見重、不遵守規矩。

這個社會為什麼這麼紛亂、甚至不斷發生殺人等傷害別人的事?就是因為我見重。我見不僅僅是修行人的大障礙,也障礙你們的日常生活。簡單講,在做任何事情之前,不先客觀看清楚,而以我見衝出去決定一件事,那會後患無窮。現在西方的文化都是我見,做了再說,以後有事再解決,才會有這麼多人會犯法。包括學佛人也是一樣,為了吸引信眾,用種種的手段。明明那塊土地不准蓋的,還是蓋了再說,以後要拆再說,有很多保育地不准蓋的,都跑去蓋了。

寶吉祥道場是成立協會,不對外募款,從一開始我就下了這個決定,只能由弟子捐款,而基金會是為了佛寺而成立的。任何事情如果不遵守佛所教的方法去修的人,一定會有障礙。連阿難尊者心裡想著自己為佛好,所以這個水不能給佛喝,都會產生我見的煩惱。他忘了這是他的上師,他應該先請示,但他跟你們一樣,做了再說。以前羅姓弟子也是做了再說,很多人都犯這種毛病。

好像現在 法王要我一定要興建佛寺,有些地方我當然有些自己的想法,法王有經驗也有自己的想法,就算我們有些想法不能共通,我都會先答應。法王做我的上師這麼多年了,很清楚有些地方是怎麼調整就會再告訴我,不像你們都是做了再說,以為這樣就是對的。你們這些唸過佛學院的,整天跟我辯,想要這一生修出來是很難的,因為我沒辦法給你加持,加持全部都斷掉了。

為什麼釋迦牟尼佛在生時不馬上講阿難尊者呢?你們一定會這樣想。因為佛故意留下來讓後人看到,讓你們體會一下,身為佛身邊最親近的人都有機會想錯、做錯、講錯,只有一個觀念——我見。「我看到水汙濁,佛不應該喝。」不是很好嗎?心很好啊!但是佛吩咐他:「我要喝水。」你舀了水,如果有辦法就把水弄乾淨,沒辦法的話就請佛幫忙。就好像每次我請 法王吃東西,我都會先問:「法王,這個您要吃嗎?」法王若說不要,就是不要。

為什麼我不接受你們以食物供養?因為有些東西我不吃,吃了怕胖,而有些東西太鹹。因為你們有很重的我見,自己認為好吃,就覺得 仁波切一定會喜歡吃。難道你們從小將我養大,知道我喜歡吃什麼嗎?臺灣很多這種信眾,認為師父一定喜歡吃某種食物,結果師父拿了也不知道怎麼辦;將食物丟了也不是,你們會說師父不惜福;若不丟拿來吃,結果鬧肚子、生病了。

在目前商業社會就是用現金最適合,有些人買了某些東西,他認為很漂亮,就一定要供養;有時收了一大堆供養,也不知道怎麼處理。就好像最近 法王收了一大堆東西,交給我去處理,有些東西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臺灣有很多信眾都是我見重,自認為是拿最好的供養,但他們沒有窮到沒錢。如果窮到沒錢,當然可以拿自己認為最好的東西出來供養,但是錢給少給多,都覺得不好意思,所以就亂七八糟,整個佛教界都出狀況。

我看到這段,很感動佛太慈悲,留些東西下來讓我有機會罵人。你們都是這樣想,認為阿難尊者哪有錯呢?看到水這麼汙濁,當然不應該給佛喝啊!但是佛吩咐的事,就去做嘛!就好像有一次佛吩咐弟子去打掃房子,因為當天晚上他們要住在裡面,結果有一批人就衝出來說不能打掃,因為裡面有很多蟲。佛問他們是叫他們去打掃還是殺蟲?他們回答說:「是打掃」,所以就去打掃了。什麼意思?因為是佛叫他們去打掃,他們不小心傷害到眾生,佛就會處理,不關他們的事。

那洛巴尊者為什麼可以跟著帝洛巴尊者修行成功?因為帝洛巴要他做什麼他就做了,完全沒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將《那洛巴傳》放到現在的社會,帝洛巴已經不曉得坐牢坐幾年了!帝洛巴叫那洛巴跳樓,他就跳;帝洛巴叫那洛巴去非禮一位妃子,他就去。你們一定會想是神經病,這位上師叫我去做壞事。所以密法為什麼會式微,因為假的密宗上師太多了,想學帝洛巴,但是帝洛巴可以救那洛巴,那洛巴跳下去,所有骨頭摔斷了,帝洛巴問他死了沒,他說「還沒」,還沒死就救他。有這個辦法,才能用這種方法。

就好像密勒日巴尊者皈依馬爾巴尊者也是如此,馬爾巴尊者每天都修理密勒日巴,沒停過,就是要破他的我見。愛憎住平等捨就是要靠破我見;如果破不了我見,就沒辦法做到,那慈悲喜捨就會少了一個,四無量心就只有三個了。今天修施身法,假如沒有修到愛憎住平等捨,那就沒辦法修這個法,因為所度的眾生都是業障比較重的。如果沒有修到這種平等心,我見沒破,就沒辦法修到施身法,只是唸法本而已。

清楚之後,大家就了解,就算我們不準備好好精進學佛,但是在生活之間,我們的我見真的要減少一點。為什麼會跟父母親頂嘴吵架、跟兄弟姊妹吵架、跟眷屬、同事吵架?都是我見。為什麼跟老闆關係不好?也是我見。我見這個東西在西方文化特別重要,因為需要individual(個人主義)出現,但是在東方文化,特別是在佛法之中,若是個體如此強烈成立的,你就沒辦法學到佛法,也沒辦法修得出來。

我曾經講過很多次,沒有痛苦眾生,就沒有佛菩薩,也就是說是所有痛苦眾生成就佛菩薩的果位。如果佛菩薩認為自己很威風能幹而囂張或是顯神通,這些都不對。好像我們修密法的,一定要修拙火定,但是拙火定不是讓我們去炫耀。有拙火定不代表有神通、開悟或就是佛菩薩,只不過是修習密法中需要修的過程,因為下一個本尊需要有拙火定才能修。如果不是為了修這個本尊,而炫耀自己有這個定,那就錯了,因為沒定了,「定」是沒有任何思想而定在某個空間裡。

若是我見重的人,就算得聞密法,甚至有機會讓你修到密法,你都會修到魔那邊去——因為我見。從《寶積經》裡面,我們可以對自己的修行有一個對比,有一個鑑定的範圍,否則的話,大家不知道自己在修什麼,越修越貪。根據《寶積經》所講的,你們全部沒有做到,所以今天再提醒大家,學佛一定要聽話。所謂聽話不是聽我所講的世間事,而是聽我代表諸佛菩薩所講的佛法。

身為一位仁波切,對自己的要求是很嚴謹的,否則就跟大乘佛法不相應。今天能夠利益群眾,不是因為我修得好,而是因為聽話。聽話的話,佛菩薩自然會支持幫助我去幫助眾生;如果不聽話,那就很難了。法王常常講,說我這個弟子皈依幾十年都沒有變。沒有變的意思是什麼?就是尊重、遵從上師的心沒變,什麼事情都以上師為主,而不是以自己為主。

不要以為皈依只是希望上師幫你解決問題。祖師 吉天頌恭曾經講過很多遍,任何具德的上師都有能力幫你們解決一些事情,但幫你們解決之後,你們就懶了、懈怠、認為自己修出來、自己行了,而忘了上師的恩德,上師交代的事情就不做了。你們以為上師開的公司,不做有事嗎?沒事,一點事都沒有,怎麼會有事呢?只是緣分盡了,離開就離開,沒事,不用擔心。仁波切不會因為你們怎麼樣而生你們的氣,只不過是你們重新走回自己的本業,我沒辦法幫你擋了,因為你離開了。

很多人以為自己每天唸、每天修、每天拜,諸佛菩薩就會保佑。我講了一年多快兩年的《寶積經》,裡面佛一直講你應該怎麼樣,但沒有說你一拜,佛就保佑你。憑什麼你們拜十萬遍大禮拜就馬上不一樣?前陣子有位男弟子來求不共四加行第二部,我就不傳,因為我知道他不會再來求,結果他真的不來求。很多弟子都是這樣子,求一、二、三次就沒了,是他們自己說沒了,認為:「這麼跩?求你幾次都不答應。」就是不答應,因為沒緣真的不答應。

你們都認為自己跪在前面,拿個薄薄的紅包求佛法我就要給,並非如此。馬爾巴尊者為了求密法,從西藏去印度三次,每次去都帶了很多黃金。你們一定講是否要用錢買回來,並非如此。佛經中講佛法比黃金還珍貴,你沒有福報就得不到法。福報是怎麼來的?供養與布施。供養布施就是絕對要尊重,不是因為上師傳過你不共四加行大禮拜,後面就一定要傳給你。你們草草率率、輕輕佻佻來求法,說自己皈依三年就要學了,誰說的?你畢業了?如果畢業了,那你們要繳學費,但是你們也沒有繳很多啊!

好像最近 法王將以前那一批一百多人聚在一起,公開感謝我們曾經支持過直貢噶舉,並要我算出來我曾經供養過多少,只是我很多都忘了。把有收據的全部查出來,總共是九位數字,幾個九位數字我不要講,但這個錢是怎麼來的?可以講大部分是你們的供養,是我省下來拿出來供養。為什麼寶吉祥中心可以一直有佛法?因為你們的上師做大供養。你們沒有供養超過七位數字啊!九位數字是「億」,那天我自己看到,才知道原來這麼多,而且還是有收據的,沒收據的我都不記得了。

你們一定講,為什麼要給錢呢?不是給錢。我支持整個教派,你說我們教派的歷代傳承上師與護法,有沒有護持這個道場?為什麼我常常講我不愁沒弟子、我不怕沒弟子,我也很清楚阿奇護法會幫我找來。所以你們這些出家眾,過完年還不改的,我要請你們離開。我再聽到一句話我不滿意,你們就離開,因為我很相信阿奇護法還會幫我找出家眾來。我不需要你們幫我撐場面,我是一位如法修行的上師,不求任何回報,只有付出。我除了用生命付出幫你們之外,我金錢也付出,你們捨得嗎?億來億去,你們不捨得。今天捨得什麼意思?是為了教派、為了眾生。教派興旺,自然法脈就興旺;法脈興旺,自然諸佛菩薩、天龍八部、一切護法都會護持。只要你們能踏進這個道場,起十足的恭敬心,都會相應。

寶吉祥道場不只身為上師的累積很厚的福報,當然我還沒有累積到能夠成佛的福報,最少我已經累積很大的福報。再加上我們不斷有法會,別的道場不可能做得到。我這個億來億去的錢,假如用來買廣告,我今天很出名了;假如沽名釣譽,捐給這個捐給那個,我也很出名。為什麼不做?名聞利養是修行人最大的障礙,假如用錢換回來的名,換回來政治人物來參加,這種東西我是不敢碰的。

今天你們有病的不會馬上死,要死了也不會痛苦死掉,其實幫你們省了很多錢。得癌症的人最後進安寧病房是很貴的,現在我很多弟子得癌症走的都不需要進安寧病房,幫他們省了多少!省的那些有沒有到我這邊?沒!我也不需要。只不過做上師的有這個責任,減輕甚至消滅你的苦,那你們不聽上師講的,還以為自己很厲害的,你有你的想法的,你的生活就需要這樣子才行的,不如離開,不要霸著這個地方。今天一千三百多個人就很擠了。

假如今天我稍微放鬆一點,不罵人,這些出家人都可以幫我找很多出家人過來。假如我現在告訴他們「我現在不罵了,誰進來都可以做法師,我開個中心給你。」會超過一百個人吧!絕對有資格開200個寶吉祥的精舍。我一千多個弟子,每個精舍配十幾個人,從北到南都是寶吉祥,多出名啊!這不行,害你們。

大家有這種因緣、福德在寶吉祥道場學佛,心要定一點,不要因為一個我見,離開之後就後悔,離開就離開了,不要打電話回來挖角。我都趕這麼多人走了,你到樓下去撿就好了,還需要打電話挖嗎?這些人不曉得什麼問題,挖了也不一定有錢,需要人,跟我講一下,我派一百個、二百個過去捧個人場。我下個命令你們就去了,何必這麼辛苦呢?各有各的因緣,離開就離開。離開了,仁波切還會記得離開的那些人,我沒有忘。為什麼沒有忘?曾經是我的弟子。雖然說離開了,大家這個緣盡了,但是在佛法的路上,還是有一天會見到面,也許是善緣也許是惡緣;但不管怎麼樣,這一生結過緣了,未來世還有機會。不要將這個善緣一直不斷轉成惡緣,這樣不好,不是對上師不好,是對自己不好。

那些祈求幫亡者超度的人,要對法起尊重,對修法人起尊敬,對三寶要尊敬。我們要代表所有亡者起懺悔的心,我們本身要起一個慈悲的心,還有很多眾生無緣沒辦法參加法會。所以我們要起慈悲的心,希望以後未來一切眾生,都有機會來參加法會。我們參加法會一切功德不是為了自己世間小小事情在用,我們要將這些功德全部迴向給眾生、迴向給西方極樂世界,那以後西方極樂世界才有你一個位置。假如你將這些功德占為自己用的,那以後西方極樂世界就沒有你的位置。
仁波切開始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法音遍滿十方。與會眾等皆因感受 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
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儀軌。修法後,仁波切繼續開示︰

直貢噶舉派有一些修行人是專修阿奇護法的,就修這個法。在這個迴向文裡面講得很清楚,「願以此功德」就是這一座所修的功德,「遠離一切障礙」意思說我們在修行的過程裡面一定有很多障礙。正如《地藏經》所說的,善知識有能力幫你阻擋,甚至幫你越過這種障礙。障礙是修行的障礙,不是消滅你的果報、改變你的業力。障礙遠離了,你就靠自己繼續修行。「成就智慧佛母時」,這個成就不是說你變成另外一尊阿奇護法,而是你已經修到你的智慧跟阿奇護法的智慧無二無別,得成就了,「不受輪迴之苦」,你才會解脫輪迴的苦。

意思是說假如專修這個法本,你這一生都可以解脫輪迴。問題在於每一個人修護法都為了求護法保護你些什麼、幫助你做些什麼、滿足你些什麼,那就錯了。這迴向文寫得很清楚,沒有幫助你任何世間事情。以為求阿奇護法︰「讓我兒子考試考得好。」沒寫。「阿奇護法啊!幫我升官,多一點錢供養。」沒寫!所以不要再胡說八道。

這個法本已經全部寫得很清楚,全部修出世法。什麼叫出世法?出離輪迴的方法。所以絕對不是你們所想的︰「我修護法就保護我,讓不好的事情不會發生。」那這樣子你就不相信因果了。累世所作的惡,怎麼可能這一生沒有果報呢?雖然有果報,假如對上師是恭敬的,等於法會前分享的洪姓弟子這樣,死不了,這就是遠離一切障礙。

這個死不了不是讓她過好日子,因為假如是心肌梗塞的、血管堵塞的人過世,絕對墮入畜生道。為什麼心臟血管會堵塞?就是過去世跟這一世吃很多眾生的肉。「我已經吃素啦!」就因為你吃素,才不會繼續堵塞得這麼嚴重。吃素不代表將過去的業抵掉,只是幫助你不會繼續作惡而已,只是培養你的慈悲心而已,讓你不要繼續跟眾生結惡緣。假如吃素就是修行,那牛跟羊也吃素,牠們有沒有修啊?當你覺得吃素就是修行,就是我見、我慢,沒修。

心臟血管會堵塞,除了飲食方面油吃太多、鹽吃太多,重點就是自己澈底的懺悔心沒有出現。我父親也是心臟麻痺走的,正如你們所講心肌梗塞,因為他抽菸。所以假如希望心臟不會有病的,心要好,要絕對做到好,才不會有病。我見重的人,就算你有出家,一樣開刀。曾有出家人,連開三次刀。照道理一位大修行者,心臟不需要開刀,他可能會心臟比較弱,但不需要開刀。要開刀什麼意思?就是這一生有些事情還沒解決、還沒懺悔、還沒還清。

救妳一命不是讓妳過好日子,讓妳跟妳老公繼續團圓,讓妳怎麼樣⋯⋯,都不是,而是更加需要多花一倍時間學佛。以前我得癌症,沒有求佛菩薩幫我治療,沒有請示 法王怎麼治療,我接受果報。我修得比人家勤快,沒有學密法之前,我在顯教已經修得比別人精進。《梁皇寶懺》拜千佛,我每一拜都有拜,而且中間休息時間,我仍繼續禮佛,不會跟大家出去喝杯茶,我一直拜。我是在家的,不要告訴我你們很忙,你們只是很懶。

以前我學顯教的時候,一天49遍大悲咒、《普門品》3本、觀音菩薩聖號1萬遍、《心經》7遍,加上禪定45分鐘,在座的出家人都沒做到,但都還不能轉業,所以不要以為自己有修。我以前顯教所修的只是累積我的福德資糧,讓我有因緣見到 法王、學到密法,我才轉動自己生生世世的惡業。

如果不依止一位具德的上師,靠你們這樣修是修不出來的。在座的諸位包括出家眾,在顯教的修法有修得比我多的請舉手?(現場無人舉手)。而且我是每天,沒有假期。我跟你們一樣有家有眷、有工作。不要以為在觀音菩薩面前哭個三分鐘,觀音菩薩就會感動。每天都有很多人向觀音菩薩哭訴,為什麼很多人的問題都沒辦法解決,要靠我們這些歹命的修行人來幫助你們?因為你沒做到。

不要我慢。學佛最大的問題就是我慢,認為自己很精進、供養很多、曾經做過某些事。你曾經作過很多惡業啊!今天大家有福德因緣參加殊勝的施身法,真的很難得、不容易。這個法是否能夠流傳下去,我都不敢說,因為就算這個法本真的能流傳下去,有人真的想去修,沒有法器也修不出來。現在這種人腿骨法器已經沒了,就算有人想去做一個也沒辦法做。跟古代不同,以前人家拿骨頭出來覺得是一種供養,現在去拿人家骨頭絕對是一條偷盜屍體的罪,準備坐牢!

這些特別的法在末法時代越來越少,因為人類的福報越來越少、越來越淺,不要說想學密法,連聽都聽不到,因為慢慢越來越少。眾生的心,我見、煩惱與我慢都太重了!所以以後佛寺蓋好,下面是顯教殿,樓上是密教殿,而密教殿是不開放的,除非我有傳密法或是 法王開口,我才會開,否則一般人不准上去。其實,在西藏傳統就是如此,你們不要以為自己想學就要教你,或是看到西藏仁波切灌頂就是學密。灌個頂就學到密?早得很啊!若是如此,我就不必這麼辛苦了。

為什麼密法難學?難在哪裡?難在大家不信佛法。明明法本講得很清楚:「不受輪迴之苦」,你們卻每天向阿奇護法求一堆東西;明明沒有寫,你們卻要加上去?這就是我見。如果對你有用就會寫上去了,好像施身法法本中有寫到跟世間法有關的。阿奇護法的法本是阿奇護法寫下來的,連阿奇護法寫的法本你們都還敢改、敢加?

懺悔那邊寫什麼?你禪定太久太短、持咒太多太少都要懺悔,你不要以為唸得多,阿奇護法就會開心啊!什麼叫唸得多?有口無心,每天唸滿這個數字,以為自己有做功課了。學佛要聽話,沒有別的法門,以自己的想法、我見來學佛是學不到的,絕對沒辦法。

1月12日,我恭請根本上師 直貢澈贊法王蒞臨寶吉祥道場接受我們的供養,所有皈依弟子全部都要到,如果那天沒空不能來的,以後就不要來了。你們這麼忙,我不忍心讓你們這麼忙,那就不用來了,要忙的就繼續忙。另外,1月19日的法會改在1月18日,因為1月19日我的集團有年夜飯,法王也會來參加。當然你們皈依弟子會很羨慕,但是羨慕也沒用,因為你們不是我的員工,不能去。有些本來是我的員工,但做一做覺得不喜歡就不做了,所以也不能去。

這次特別是 法王主動說一定要參加,一定要聽我再唱歌(與會大眾齊聲鼓掌)。不要鼓掌,與你們無關。所以大家記得,1月12日 法王會蒞臨道場,1月19日的法會改成1月18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迴向儀軌。修法後,仁波切繼續賜予開示:

今天有些眾生是從寒冰地獄與火地獄出來的,可能與你們的祖先有關。什麼人會墮入寒冰地獄呢?就是生前貪念很重。貪念重的定義,就是看了什麼都喜歡,而想霸占、擁有。當然,貪汙犯是鐵定下去的。火地獄是生前整天發脾氣,你們試想一下自己的經驗,生氣時是否曾感覺到胸口火熱?這是你們生前養成的習慣,所以那些所謂的憂鬱症都是自己找來的,認為自己是對的、沒錯、你們都不了解我。這種人很容易墮入火地獄,就算生前有學佛,也一樣會。

寒冰地獄是生前有貪念。大家都回想一下,當你看到喜歡的東西時,就會吸一口氣,對吧?譬如看到一個帥哥,就會如此。習慣這個冷空氣到你的胸口,你死的時候習慣這個環境就會下去。你們不要以為下地獄很困難,其實很簡單,不要以為殺了人才會下地獄,其實跟你的身口意有關,你生前的習慣就是下一世去的地方。

剛才還有一些衣衫襤褸的,就是生前有點慳貪,但還沒完全墮入餓鬼道,做鬼眾時就衣不蔽體。你們不要以為燒什麼給他就有什麼,就算他做鬼眾,有衣服穿也都是生前修來的福報,自然會化成衣服給他穿。今天來求超度的都是福報不夠的,我只能說自己是勞碌命,專門處理這些人家不敢處理的事情。假如以這種說法,用顯教的方式來超度的話,七七四十九天每天唸還超度不了;但是密法的話,你看我大概修了40分鐘就可以超度了,你會說很簡單,你們來試看看,怎麼會簡單呢?

比如說剛剛我在持咒時就是金剛頌,一定要修好拙火定才修得出來金剛頌。有人說自己有拙火定,那叫他唸個金剛頌給你聽一下。剛剛你們聽我唸六字大明咒,假如把我頭上戴的佛冠拿開,你們會看到我的嘴脣完全沒動。這不是腹語,腹語聽到的聲音是有點不清楚。拙火定修出來,自然氣入中脈,從中脈發聲,不是從呼吸道,也不是從聲帶發聲。要修成拙火定才能念誦金剛頌。為什麼要唸金剛頌?我之前講過,修大手印的人一定懂金剛頌。假如沒有拙火定就修不出來金剛頌,金剛頌修不出來就沒有大手印。大手印是什麼意思呢?沒有雜念,只有一個念頭。假如金剛頌以大手印的階段來講,最少修到專一瑜伽。

假如修到你們有感應就是離戲瑜伽。什麼叫有感應呢?我之前有講過,就是你們聞到很香的味道,看到壇城很亮變成金黃色,甚至感覺地動了一下,假如是立姿的菩薩聖像就會前後搖晃。上次我在日本溫泉寺持咒,它是一千多年的佛寺,木造的觀世音菩薩聖像就前後搖晃,不是眼花也沒有機器,因為一千多年前不可能放機器。你們不要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因為那一天有很多人在旁邊都看到,我不是說神話,這是佛經講的。

我們怎麼證明這個人持咒有成就呢?佛經就講出這些事情了。他有成就,他在持咒時,如果你很恭敬,就聞到一股香味。今天有聞到的舉個手?(現場有些人舉手)。這種香味不是菩薩給你聞的,是因為心清淨,自然產生戒體的香味,這種香味不是人世間的香,你也形容不出來究竟香在哪裡。

今天跟大家多講一點,因為每個人都對佛法有懷疑,因為你做不到就懷疑。假如佛法是假的,也不會有這麼多笨蛋這麼辛苦一直在修。你們這些年輕的不要懷疑,你可以以後不要來,我講的話假如是假的,我就沒有資格坐在這邊。我不是要吹噓我多厲害而吸引信眾,是你們送上門的,哪一個不是你們送上門呢?你們求了很久我才答應你可以參加法會,結果還在懷疑。現在輪到我懷疑你們的思想,你們的邏輯在哪裡呢?你們求很多次才求到我說好吧,結果來了你們還在懷疑,這不是很怪嗎?

為什麼會懷疑呢?就是我見,我的見解。「我沒有聽過、沒有看過。」外面可能有很多騙人的,但是假如我騙你,騙到什麼呢?你們這些信眾我不收你們供養,弟子的供養我也隨便他們。那我騙到什麼呢?請你們回答。不要以為自己沒有懷疑,你們的眼睛一動、眼神一閃我就知道。末法時代做上師很辛苦的,好命的不會做上師,像我這種歹命的才會做上師。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利益無量無邊眾生,與會眾等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更新日期:2020 年 1 月 2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