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9年12月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點燈供佛,升法座親自為26位信眾舉辦莊嚴的皈依儀式。隨後帶領與會大眾修觀音法門,開解《寶積經》卷第八十二〈郁伽長者會第十九〉。

今天在開示佛經之前,先舉辦皈依法會,等一下會唸皈依名單,有在名單上的才准上來皈依。我真的佩服你們這些信眾,上星期天我說這周日要辦皈依,就有很多人打電話來報名皈依。你們這麼忙?星期六不能來求皈依嗎?竟然用打電話的方式!

我求皈依從來不是打電話而是親自去求的,你們憑什麼打電話就可以求到皈依?這麼看不起佛法?打電話來講一大堆你的理由,上星期天我才講很少辦皈依,不是你們挑 仁波切,是我來挑你們,挑完再趕!挑什麼?不是挑你有沒有錢或是不是醫生,也不是挑你有沒有官位,而是挑你有沒有恭恭敬敬皈依的心。

我現在公開宣布,以後如果再有人打電話來報名皈依這種事,我就請他離開。臺灣很大嗎?大到你們連星期六來求 仁波切讓你皈依都不行嗎?我這個道場與外面不一樣,我不缺弟子,因為是諸佛菩薩幫我抓來的。剛才你們都聽得很清楚,那位不供養佛寺的弟子在法會前分享時提到,她一講就有很多人提到我的名字,我沒有做宣傳,都是菩薩抓來的。

為什麼抓來?因為我業障重,就度業障重的人。我都已經72歲了,如果我的業障不重,還需要我出馬?所以不要以為你喜歡就可以皈依,打個電話哭得稀里嘩啦說不好意思、錯過這個機會。一個月有四個星期六,大不了我有一個星期不在,最少有兩個星期六會在。一年12個月有24次機會給你,你都沒時間來求?表示你不想皈依,只是來湊熱鬧,認為 仁波切要辦皈依,快一點報名,看看有沒有機會,結果就是沒機會。

如果以後還有這種電話,負責登記名單的弟子還來告訴我,我就會請她離開。我現在公開宣布,寶吉祥道場沒有打電話報名皈依這種法門,也沒有透過別人幫忙報名皈依。連皈依都這麼隨便,不相信以後你會聽話、學佛會很積極!你們就是隨便,認為外面道場打電話就可以皈依,甚至有的連人都可以不用去,登記名字就可以皈依。那種是結緣皈依,就是跟你結個緣,下一世再說,至於下一世是什麼時候就不知道了。

皈依的緣起很重要,緣起不恭敬,後面絕對不恭敬。也許有人會說 仁波切不慈悲,連求皈依都不答應。我需要答應你嗎?寶吉祥道場是教修菩薩道與教眾生解脫生死的道場,當然要照佛經所講的一切來做,不是我要發明些什麼。你們現在看不起佛法到這種程度,竟然用打電話來報名皈依?可以啊!你們以後如果要用打電話報名皈依,我就開價碼。你們捨得嗎?當然不捨得!所以既然我不要錢,當然比你們兇了,因為根據佛經所講。

皈依是什麼意思?就是從黑業轉為白業。你們生生世世所作的都是黑業,都是讓你有機會肯定墮入三惡道的業。當然,有些人會說自己不像密勒日巴犯殺人那麼嚴重的業,但那是這一世你還沒殺,過去世呢?就當你過去世沒有殺生,但這一生呢?動物該殺嗎?你們有幾個是胎裡素?除了有幾個皈依弟子的小孩是胎裡素,你們都不是胎裡素,包括我在內。

皈依就是從黑反白,透過佛法與上師的教導,幫你從黑的業轉過去白的那邊,白的就是有機會學習佛法、解脫生死與不墮入三惡道。皈依的依是依靠,而不是依賴,依靠佛菩薩與上師的幫助,我們才有機會。你們居然打電話來報名皈依!現在連大學入學使用電腦,都要在電腦上看到你的樣子。打個名字就能夠讓你註冊上課嗎?除非親眼看到你的樣子,否則給錢都不讓你註冊啊!你們欺負佛菩薩到這個程度,打電話皈依?負責登記名單的弟子還幫洪姓信眾與謝姓弟子的女兒解釋一大堆給我聽!所以她跟著 仁波切十幾二十年,都不知道 仁波切要教什麼!我教人情嗎?

你們試想一下,你們申請國外大學,要不要在電腦裡面跟老師面對面講話?為什麼皈依用電話就能皈依?因為負責登記名單的弟子認識這些信眾嗎?沒皈依就先被呵責一頓,所以你們那些已經報名皈依的要想清楚,皈依後繼續被呵責。

今天我們皈依佛法僧,如果要解釋「佛法僧」這三個字,要用整套《大藏經》來解釋,不是這麼簡單皈依佛陀、佛法與上師。「僧」這個字,如果以佛經內的含義,內容不是指出家眾,而是指四眾(優婆塞、優婆夷、比丘、比丘尼)共同學習、修行解脫法門。如果佛法沒有被記載下來,今天我們就沒有佛經可依據、根據來修行佛法,我們就沒辦法知道佛法。

如果沒有修行人,將佛法修行的經驗再教導給弟子,你們也沒辦法修習佛法。如果以密法而言,皈依上師是最重要的,因為上師是有經驗的修行者。所謂有經驗的修行者,不是指他自己的經驗,而是根據他的上師與佛經所講的一切方法,再加上自己修行的經驗體會、體悟到佛經所講的境界之後,再將經驗教導出來。

經驗不是指他的方法,就好像我們剛讀書學寫字的時候,老師教我們第一筆、第二筆怎麼寫,你要照著他所講的去寫。如果你沒寫過,就不知道怎麼去寫,一定要寫過之後,才知道怎麼寫出來會比較好看,這就是經驗,而不是你發明如何去寫。現在很多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皈依前跟真的一樣,皈依後也跟真的一樣。皈依前跟真的一樣,就是認為自己好了,會過好日子了;皈依後跟真的一樣,就是覺得自己頭一年很精進、恭敬,三年後就想自己做上師。如果是這種方式,我勸你不要皈依;學佛是生生世世的事情,不要以為自己懂一點名相,就認為自己可以收弟子與弘揚佛法。

我們知道皈依三寶,至於誰傳法就很重要,這幾個星期《寶積經》都教我們如何看出家菩薩的修行內容、方法、動作與心態,表面上是釋迦牟尼佛講給長者聽,其實是教長者去清楚這些出家眾,告訴長者這些出家眾做到這樣子才有功德,他們有功德的話,你供養他才能跟他的功德大海在一起,這才是佛所講的意思。

佛知道我們愚昧,眼睛帶顏色來看人與事,所以就教我們根據的內容。根據的內容絕對不是看佛經就知道,如果你沒有修過就絕對不知道,就好像很早以前我對出家皈依弟子都是嚴格管理,去哪裡都要知道。現在因為不是住在佛寺裡面,所以他們晚上四處跑,我還沒管到這一塊;如果住到佛寺裡面,佛經講得很清楚,當天來回,除非是上師同意。

在西藏當地,所有比丘尼是不能離開佛寺的,除非上師同意。如果上師不同意,出去就不用回來了,因為你犯了戒,包括男眾也是。所以《寶積經》不是教我們怎麼去檢視這些出家人,你們沒資格檢視,而是怕你們誤會、作口業、幫助不是真正的出家人去害人,就好像一位出家弟子以前唸假經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不知道?因為沒搞清楚就出家、跟著師父,還以為自己做佛法事情,包括有些出家弟子以為自己以前所學是對的,若是如此那《寶積經》中佛所講的是錯的嗎?

現在很清楚皈依三寶與皈依人的互動關係,在藏傳皈依之前都會講清楚傳承,如果傳承沒有講出來,那絕對是有問題。有報名皈依的信眾,今天所皈依的是藏傳直貢噶舉教派。皈依藏傳佛教不代表你是學密法,現在很多人以為跟著西藏出家人就能學到密法,那就錯了。根據西藏的老規矩,到現在也是如此,如果沒有十年的顯教基礎是不傳密法,就算給你一些咒語唸一唸、動作做一做,也不代表你學到密法。要學密法的話,不是你們這種料可以學。因為密法是很勇猛精進的法門,有一點膽怯的人都學不到。

你們皈依直貢噶舉,不是進門後就馬上給你們密法。密法是用,顯教是理,有道理與理論了,才能夠用密法自利利他。所以上師的責任就是教你們了解佛法的理論,你的根器夠了,才有資格學到密法去用,自利利他。直貢噶舉這個法脈已經八百多年,如果一直追溯回去,可以追到從印度開始,從帝洛巴、那洛巴,到馬爾巴時,就傳到了西藏。馬爾巴三次去印度,每次去都是扛著一袋袋的黃金去求法,回來翻譯很多法本與佛經,所以我們也稱馬爾巴為大譯師。

馬爾巴接著傳給了密勒日巴,接著才是岡波巴。所以密勒日巴之前的上師都是在家的,帝洛巴、那洛巴與馬爾巴都是在家的,雖然密勒日巴一生沒有娶妻,但他現在家相,到岡波巴才開始現出家相。岡波巴本來也是結過婚、生過孩子,因為一場流行病,妻子與孩子都死了,妻子在死之前親口交代岡波巴要出家。

所以岡波巴就出家了,之後就將噶舉派的修行方法廣傳。岡波巴之後有帕摩竹巴,帕摩竹巴之後就分為四大八小。所謂四大八小,並非指四個噶舉比較大,八個噶舉比較小,而是輩分,譬如皈依的先後,而不是分教派的大小,全部都是噶舉派。從帕摩竹巴,才傳到我們的祖師 吉天頌恭,根據佛經所講,吉天頌恭是龍樹菩薩轉世,所以他不是一般的凡夫來的,而龍樹菩薩的前世是維摩詰居士。

維摩詰居士是跟釋迦牟尼佛同時間出現的,所以這段歷史可以追到釋迦牟尼佛的時代。吉天頌恭開始弘揚直貢噶舉的法脈,一直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十七代,我本人的根本上師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我學藏密之前也曾經皈依過顯教。現在我是直貢噶舉八百多年歷史中唯一一位在家的漢人、而這一生證果的仁波切,以前沒有過,不知道未來有沒有。所以法王認證我做仁波切,不是因為我過去世是仁波切,也不是因為我供養很多,而是看到我所有的修行證果,所以才賜予仁波切的頭銜。我是這一生修出來的,也是八百多年來唯一一位漢人在家仁波切。

其他所謂的漢人、轉世仁波切我不清楚,但是從 法王的傳承下來的,我是唯一的一位,現在目前沒有第二位。以藏傳而言,仁波切的含義是人間的珍寶。身為一位仁波切,所學所修的次第,當然跟一般信眾是完全不一樣的。做仁波切是不是很好呢?不好,日子一點都不好過,每天24小時都要服務,你們是沒有這個資格的。

所以你們清楚所皈依的上師與三寶了,皈依的重點是透過佛法、三寶教導,讓我們遲早有一天開悟、覺悟,知道輪迴的痛苦與過患,讓自己在一生裡面利用剩餘的時間好好修行。我們在家皈依之後,不是改變你目前的生活,而是改變你過去對人事物種種不正確的看法。所謂不正確,不是書本裡面所講的對與錯的觀念,而是我們還沒學佛之前所學的一切世間法都是在保護自己,所以人很喜歡說自己對、沒錯,不解為何別人要講他,沒講過這句話的舉手(現場無人舉手)。

每個人都覺得別人講的錯而自己是對的,包括說自己不是那個意思,有些人為了不想得罪人而躲在一邊也算。佛法的觀念不是叫你得罪人,也不是叫你去開罪人家,而是認識清楚每件事情,哪些事情你做了會讓你輪迴,哪些事情做了可以幫助眾生解脫輪迴,也能幫助自己解脫輪迴。佛法是教我們這些事情,所以有的時候對你們來講,這個衝突是很大的。

有的時候你們認為沒關係,做了再說,以後再跟佛菩薩懺悔。當你做了,這個果報一定會出現的,就算懺悔了都沒用,只是重新開始。皈依之後,有戒律讓你作為佛弟子的依循;受了戒並不會讓你的生活過得不舒服,正如我全世界到處跑、做生意,不會因為我是佛教徒而無法做生意與交朋友。所以皈依並非代表完全將以前的生活方式改掉,而是改你們內心的思惟模式,讓你們知道什麼是白與黑。白(善業)與黑(惡業)並非對與錯,就算你作善業,但是念頭是惡的,還是惡業;就算你作惡業,但念頭是善的,也是白業。

就如釋迦牟尼佛有一世為了救500位阿羅漢而殺船家,照觀念而言他殺人是不對的,但是他讓船家不去殺這500位阿羅漢,救了這500位阿羅漢,也是救船家不墮入地獄,所以他的行為是黑的,但業是白的。這個拿捏你們現在做不到,因此對事情若有疑惑就要請示上師。所謂請示,不是問你每天往哪裡、工作方向在哪裡?這些不關我的事。

當你覺得所受的戒與行為有衝突,就是你心不定的時候。以我們來講,就算沒命也要守戒;以你們來講,不要說沒命,沒錢就不守戒了,沒老婆、老公、工作就不守戒了。守戒很困難嗎?一點都不困難,我守了幾十年,為什麼我不被誘惑破戒?很簡單,就是知道、清楚、接受因果,而你們不接受,以為唸經就可以抵消自己所作的惡,以為禮佛就可以沒事情。

雖然說佛經有講禮佛一拜,罪滅河沙,但這個觀念在於當你恭恭敬敬以懺悔心禮佛一拜,那些瑣碎的罪就可以幫你停止,但是那些大的惡業要靠你自己去轉。什麼是罪滅河沙?有的時候你們用眼睛瞪父母、上師,覺得不高興,認為 仁波切呵責你而生氣等,這些都算。

我曾經講過,皈依我門下如果不想被我呵責,就不要皈依,我都會被 法王呵責,你們憑什麼不會被呵責?真的是公主還是王子?現在公主與王子都照樣挨罵,所以怕挨罵或覺得自己是好人,等一下也不要上來皈依。

皈依我沒有好話可聽,我絕對不會看你念了一年就說你像觀音菩薩。像觀音菩薩的哪裡?連頭髮都沒有資格,你們整天被人灌迷湯,做了大功德主,人家就說你坐在那邊越來越莊嚴。有錢就莊嚴?有錢不一定莊嚴,因為莊嚴不是從錢來的而是戒律,錢是銅臭。所以想清楚才上來皈依,不要一股衝動。

有人可能會問,如果皈依之後不來行不行?行啊!可以來跟我說你要退皈依,沒人會罰你,諸佛菩薩、護法也不會罰你,只不過你就重新過你本來的業力。《地藏經》講得很清楚,善知識(上師與諸佛菩薩)有能力可以阻擋你學佛的障礙,但不是幫你消滅掉。就好像你前面有坡檻,你沒有留意,他就告訴你要小心,腿要抬高一點過去,但是不是幫你消滅掉。只要你回心轉意要走回頭路,那個坡檻你就看不到而摔下來。

所以我不是幫你將所有惡業消除掉,若是如此,那我大可以告訴 法王我會一直供養 法王,請 法王讓我過好日子。皈依是你自己下決心要聽聞、學習佛法,上師幫助你阻擋一切不好的事情,但是你要精進學習佛法,才能夠轉動你的業。只要你有一點點後悔,就不行了。明明看到一個帥哥,因為他吃肉就不能靠近他,想說早知道不要皈依。像現在有一些弟子,皈依之後要嫁給那些吃肉的男人,結果呢?我不敢說下場很慘,但最少不是很快樂的。

別的宗教是一定要嫁給同一個宗教的,為什麼你們學佛的一定要嫁給外道?認為自己會影響他。嫁都嫁了,還能影響他?還沒全壘打之前都不聽你,全壘打之後會聽你的?你們真的很天真、異想天開!明明是自己的欲望,喜歡就喜歡,還講一大堆什麼要度他的話,憑什麼?連自己都度不了還度人家?所以那些女眾想清楚再上來皈依。

有些女眾就算我要求妳要徵求先生同意才能皈依,而他也已經同意,但如果未來煮飯要煮葷的,那也不要上來皈依。快要過農曆年了,如果婆家要妳煮葷的,到時候吵架,婆家就罵妳迷信,妳不要怪我!自己不吃,還能幫忙煮葷食嗎?妳們一定會跑回來告訴我沒辦法,因為婆婆不開心等等。

有些新皈依不知道,我講一下。以前我剛開始吃素時,吃了一年素才開始皈依,我是突然不能吃肉,真的吃了就吐,家人就不高興,認為男人吃素不像個男子漢,我就吐給她看。你們敢嗎?當然不敢,因為不好意思。有些男眾為了追女孩子,認為追到手再說,以後再勸她吃素,如果是這種心態,那就不要來皈依。

還有個重點,皈依之後不要在我的道場追來追去,不是不准你們認識男女朋友,而是對象請固定一點好嗎?前一陣子才讓一位男弟子離開,大家知道這個發生在拉達克的故事,我都不曉得他之前在道場追來追去,竟然追了好幾位。

已經結了婚的絕對不准在道場認識男女朋友,除非你離了婚。如果仍然在婚姻中,卻跟別人在一起,這就是犯邪淫戒;就算沒有在一起,只是偶爾眼光交流一下,在佛經中提到這是心淫他夫,一樣是犯邪淫。所以想清楚了再上來皈依,不要到時候說 仁波切沒講。我什麼都講得很白,不像別的法師說不好說,我什麼都會跟你們說。

皈依以後要清楚一件事,不准跟道場師兄弟借錢。如果真的生活過不了,可以跟理事會報告,理事會會告訴我。如果真的是業障現前,仁波切會幫助你過,但不是支持你這一生不用做事可以一直生活下去。

為什麼不容許有金錢來往?有金錢來往,道場遲早會出事,大家吵來吵去。連借錢給人家的我都趕走。奇怪,有錢借給人家,沒有錢可以供養。因為借錢給人家,以後可以做好朋友,可能有好處。末法時代有很多奇怪的思想。

皈依之後,道場是你們在用,每個皈依弟子每個月都要護持道場。寶吉祥道場有一個特色,不容許有很多錢留著,夠用就好,有錢有事,沒錢就沒事。不要說我發心供養十幾萬給道場,絕對不容許,我一定退還。以前有人試過。因為錢太多,以後我死了,不知道誰來負責這件事情,這樣不好。道場的開支你們要負責,多少不重要,也不需要做到可憐兮兮的。道場每個月的開支都公開,是很清楚的,我本人沒有支領道場一分錢。新皈依的弟子可能不知道,這個道場剛買的時候很便宜,低於市價。我最少可以加10萬塊一坪上去,因為是我拿到的。我沒有加價、也沒有寫我的名字,對得起你們。你們說現在道場改我的名字還來得及,但是我不上你們的當。

寶吉祥道場教大家佛法,以佛法來利益廣大的眾生,也沒有什麼名堂:點光明燈、功德主、什麼節日都沒有,乾乾淨淨的。佛經裡面所教點光明燈,不是用這樣的方法點的。也沒有說供養多少錢就給你什麼東西或上臺幫你拍拍手。

不要再讓我聽到學佛要給錢,本來你們使用一個地方給錢是合情合理的,這邊也沒有搞花樣說上一堂課多少錢、見到 仁波切要給多少錢,全部都沒有。你們供養我也好,不供養我也好,隨便你們,自己決定。不是說有錢我才知道你是誰,而是你不接近上師,上師對你真的沒有印象。我現在弟子多了,我看到某些人會說︰「你是誰?好像沒有見過你。」你們聽清楚了才開始上來皈依,不清楚就不要上來。把名字唸出來,有唸到名字的才上來,沒唸到的不准上來。

佛教的皈依儀式很簡單但很莊重,一位守戒如法的上師才能夠接受你們的皈依。皈依之後利益很多,主要歸納為八種。皈依後有些事不能做,先和大家清楚說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為26位信眾舉辦皈依儀式並開示:剛才所唸經文的意思是我們要敬禮上師寶,一切佛法教法之所在,上師能夠成辦眾生安樂一切殊勝緣起。皈依是為了追求解脫生死,欲受皈依戒者當思惡趣輪迴猶如火坑。皈依的重點要想到三惡道輪迴,就像火坑一樣的恐怖。具皈依戒上師坐於高座,於三寶前我們要恭敬,於上師獻上供養,合掌尊貴。

皈依一定要守在家五戒,所有佛法一切戒律都從五戒開始。

等下大家輪流上來,我會從你們頭頂剪一小撮頭髮,在顯教沒有這種儀軌,在藏傳有。剪一小撮頭髮表示從你皈依開始剪斷你的煩惱,也給你未來世有出家的因緣。

頭髮剪了後會給你一張皈依證。皈依證正中間是祖師 吉天頌恭的法照,一邊是我的根本上師 澈贊法王的法照,一邊是我的法照。祖師 吉天頌恭上面的符號是我們直貢噶舉的Logo。另外一面是釋迦牟尼佛,因為我們這一世的佛法是釋迦牟尼佛傳出來的,所以我們皈依釋迦牟尼佛。皈依證上面有皈依師的法號,你們的法號是我幫你們改,日期也是我幫你們填,誰寫了就趕誰走。

皈依文第一句就是「皈依上師」,沒有上師靠自己不可能學習佛法。後面這幾句:「諸惡莫作」就是我們一切佛法的中心點,小到一點惡都不能作。「眾善奉行」所有佛所教我們一切善的方法,我們都要做。「自淨其意」只要你上面兩點做到,你的意很自然就會得清淨。「是諸佛教」這才是諸佛教我們一切最重要的地方,所以不是唸多少經、多少咒,才能自淨其意。每個人都會有一張皈依證,這張皈依證跟隨你這一生,但死的時候不要帶到棺材燒掉。假如走的時候,皈依證可以傳給下一代,比神主牌有用。

在金剛薩埵的持咒聲中,仁波切為26位信眾進行皈依剪髮的儀軌。

仁波切繼續開示《寶積經》。

經典︰「斷於一切妄想分別。是正思惟隨所解法而為演說。」

這兩句話對自己認為想說法的人很重要。什麼叫妄想?一切念頭離開利益眾生、空性、慈悲、佛陀及上師的教法,都是妄想。譬如認為自己多唸幾遍就會得到觀音菩薩加持,自己就會開智慧、可以度眾生;或是認為自己這樣唸咒語,唸法不一樣,就可以很快度眾生,這就叫妄想。妄想的意思就是不是佛經所講、不是上師所教,你們全部在妄想。佛在此處呵責,妄想不是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假如以一位出家眾來說,所有念頭若離開佛經所講、上師所教,都是妄想,包括你們這些在家的。以前有個弟子本來護士做得好好的,突然間產房缺人調她過去,她就跑來問了:「仁波切,產房缺人我可不可以過去?多幾千塊。」我懶得理她。產房會做什麼?打胎啊!她為了幾千塊就跑來問,就是不信因果,就是妄想。

假如上師所教的、佛經所講的你們都聽不進去,全部都在妄想的範圍裡面。當你有妄想,自然會起分別心。什麼叫分別心?我慢的人。什麼叫我慢?認為自己修得比人家好、唸得比人家好、用這個音會唸得比人家好。你忘了佛教我們什麼?佛教我們不能我慢,一絲一毫都不能有。有一絲一毫我慢的人,馬上所有功德就不見,這個是很微細的。為什麼無論出家或在家,每天都要靜下來思惟自己所做的事情,因為你們的妄念每天都在動,每一秒鐘都在動。皈依後我們有戒律的依靠,就可以知道自己的身、口、意有沒有起妄念、講錯話、做錯事。假如沒有戒律的依靠,我們就一直放縱自己的心與思想,認為這是自己需要的、自己做到等等。

佛法最重要的功效就是用佛法來檢視自己,而不是檢視別人。別人的行為,你們現在沒辦法去勸他、改變他。前面佛都講了,你要先供養才能攝受他。「攝」是什麼意思?就好像磁鐵這樣吸過來。佛法是用什麼攝受?慈悲。什麼叫慈悲?什麼都不要的人才有慈悲。為什麼你們這些出家的沒資格收弟子?你沒有慈悲。沒有慈悲心怎麼去攝受?你們這些人是怎麼來這裡的?真的是我厲害嗎?是因為我修出一點慈悲心,也證到一點空性,就好像磁鐵將你們攝過來,諸佛菩薩也加強我磁鐵的力量,一直將你們攝過來聽話。「受」是什麼?接受。接受什麼?接受佛法。攝受不了是什麼意思?就是你不感覺到有慈悲,那就攝受不了。為什麼佛講無緣的人度不了?因為他沒有感覺到慈悲的力量,只有感覺到要對他好的力量,要上師講每一句話都是他喜歡聽到的,那就絕對攝受不了。

為什麼你們皈依時我開宗明義都會講,你一定要挨罵,肯定要被罵。為什麼?不罵怎麼教得好呢?大家回想一下,我們小孩子的時候,誰沒被罵過?就算在家裡沒人罵你,在學校還是有人罵你。就算小的時候沒挨過罵,出來社會也會有人罵你。為什麼現在社會裡面有這麼多紛爭?就是因為大家都不給人家罵。為什麼每天這麼多死亡的事件?每天都有人出車禍死。這個百分比是很恐佈的,臺灣才二千三百多萬人口。我去日本時,日本都沒有每天出車禍死人的新聞。在臺灣大家都愛鬥、愛爭,為了爭那一秒鐘、二秒鐘,連命都沒了。大家每天都在鬥,臺灣現在社會很暴戾,要能救我們自己、救家人、救這個社會就靠佛法的慈悲。

所以當你起妄念,就是開始要跟人家鬥了,就開始有分別心。什麼是分別心?認為自己都是對的,就是分別心;認為自己通通沒錯,就是分別心;辯稱自己不是這個意思,也是分別心。那你是什麼意思呢?為什麼不是這個意思?因為你覺得自己受損害、攻擊、誤會。連釋迦牟尼佛都被人家誤會及批評,你們是那一根蔥不給人家批評?上師就是扮演修理你的角色,你若不給修理,那種貢高我慢的心是消不掉的,因為你的我執觀念很重。我執觀念很重的人,絕對漸漸會做錯事,而且會做出沒辦法挽救的壞事。因為我執重,認為自己不能受傷害與吃虧。我常常講,大家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吃一點虧,不會讓你有什麼損害,上師就訓練你能夠吃虧。

皈依久的弟子可以回想一下,你們從以前不肯吃虧,到現在肯吃虧,在職場裡面是不是覺得好像沒什麼事呢?能不能升官是你的福報,但至少你的人緣比較好了。為什麼在家中父母親慢慢覺得你有改?因為你開始吃虧,以前父母親講一句話你就不爽。所以上師專門對付你們這種念頭,這就是你們的妄念。沒有妄念的人,自然沒有分別心,不會分別自己對而對方錯。如果一直分別下去,就會打起來了。

為什麼每天發生死亡車禍?騎得很快的人就是認為自己對,如果對了就會撞上了。我很多弟子都出過車禍,但是死不了。為什麼會出車禍?就是生生世世的殺業還沒搞清楚,以為皈依是為了過好日子,而沒有澈底的懺悔心。覺得自己皈依是過好日子,事情就開始了,但是因為皈依了,就不會讓你因橫禍而死。密宗有這種能力可以保護弟子,寶吉祥道場從1997年開始,沒有一個弟子橫死。有很多出過車禍,為什麼?因為沒懺悔心、沒供養心、對上師講話還是愛聽就聽或不愛聽就不聽。

離開佛法的薰陶都算是妄念。不是叫你們不要過日子,認為自己不用想晚上煮什麼飯給老公吃,不是這種觀念,不要誤會,這個不是妄念。妄念的意思是今天要做件事情,就一直推敲這樣對自己好或不好,這就是妄念。如果你們做事以戒去推敲,就會知道如果做了對自己好可能會破戒,自己就不要做。學佛人是什麼意思?就是要多思惟,不是現在想很多事情,而是說每一件事情、每一個念頭都需要用佛法跟戒律去檢視。這樣子的話,你重新作惡業的機會一直在減少,甚至不會有。很自然的不需要人家說你變好,你的人緣就會慢慢變好,因為你每做一件事就先檢視。

如此一來,是不是會速度變很慢?不會的。當你變成習慣就不會了。剛開始是辛苦一點,但慢慢你會感覺到,以前人家講這句話你會生氣,但現在同樣一個人講同樣一句話,你就不氣了。這是什麼意思?就是你的妄念沒了,沒覺得自己受攻擊,沒覺得人家欺負你,快樂自然就起來了。快樂不是你的欲望,定義在於煩惱減少的人才會快樂。為什麼我們有煩惱?就是什麼都要、什麼都不滿足,有了要更多一點,每天盼望誰對我好一點,這就是煩惱多,就是妄念,也是在家眾常常犯的毛病,但出家人現在也是犯這種毛病。

假如以佛所講出家眾的定義,什麼是妄念?凡是任何念頭跟修行無關,都是妄念。什麼是修行?就是修改會讓自己輪迴的行為。當你產生妄念,就有分別心;有分別心,就絕對做不到空性的慈悲心。慈悲是沒有分別,沒有分誰對我好,我才對他好;誰對我不好,我就不要對他好。對大功德主好一點,不是功德主就對他不好,這就是分別心。為什麼寶吉祥道場沒有大功德主的位子?因為我要訓練自己不要有分別心。如果有大功德主的位子,當然我會多看他兩眼,我怕他會想為何 仁波切一直看他,莫名其妙就會東想西想。

你有沒有看到大法會有大功德主的位子?沒有,只有貴賓的位子。為什麼有貴賓?因為他們不是弟子,是一般信眾,有幫道場做一點事,給他坐個好一點的位子,當是尊重他一點,但絕對不是大功德主。寶吉祥道場不是看錢做事的一個道場,也不是看你有沒有官位。我現在有很多弟子都是當官的,但也都沒有坐特別的位子。

妄想真的對修行影響很大,尤其以後出家眾在閉關的時候,要更加了解自己的妄想。假如離開一切對輪迴不能處理的方法,都可以說是妄想。

「是正思惟隨所解法而為演說」當你斷掉妄想,沒有起分別心,正確的思惟方式才會隨著起來,才能解釋正法,而能為眾生演說。經典中的這句話就是在呵責,明明妄想一大堆、分別心一大堆,還想出來說佛法?這句話也說了,假如沒有正思惟方式的人,他絕對沒辦法隨著這個正思惟而解釋正法。意思說,我現在在開示佛法,假如我有分別心、有妄想,我就不能理解佛所講的思惟方向在哪裡,就很自然會講錯一些事情。有正思惟才能很自然隨著佛所講的意義演說佛法。簡單講,沒有修行經驗,升座說法都很危險,危險就是你會誤導別人。

經典︰「是名正語。」

這樣演說佛法才是正語。聽清楚,正語不是每天口頭禪阿彌陀佛,而是先要做到:斷一切妄想、分別心,而能正確思惟。什麼叫正確思惟?以佛所教我們一切慈悲、一切解脫生死的方法去思惟我的人生,思惟我的身、口、意,隨著這種思惟,我才能解開佛法。「解」不是幫你解怨、解結,而是了解佛陀所講的佛法的真正內容含義。假如妄想一大堆,每天怕這個怕那個,老闆吩附你做事,你說我沒學過,那憑什麼拿薪水?等於有些人學佛,會說我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這樣子是錯的,那就是沒正思惟。什麼叫沒正思惟?本來你就是錯!你沒有錯就成佛啦!還說我不知道,還認為我現在皈依學佛就是好人,我只是想比別人更加好!那就是不正確的思惟。

皈依讓你能夠有一個軌道、有一個方向、有一個依靠,知道自己怎麼去調整、將自己改好。而不是說因為我皈依了馬上變好,過好日子、過好運、大家對我好,佛法不是砰一下子改變的,佛法是慢慢累積起來的。為什麼要這樣子?因為假如今天你是根器好的,一早你已經修得不得了了。自己沒有根器,當然慢慢累積起來。我們存錢,一個月收入是有限的,那怎麼存錢?一點一滴存嘛!基本的生活我們還是每天在過,但我們可以從裡面拿一點點出來啊!

身為在家眾來學佛,絕對不影響你上班、不影響夫婦之道、不影響跟孩子的感情,但是你就從裡面慢慢存。比如說以前你會罵孩子夭壽,現在不罵了,那就存起來了。以前會罵老公現在不罵了,就存起來一點點。存起來什麼?你的福報,有福報才有機會開智慧。我們每一句話都會影響自己的福報,每個動作、每個思想都可以改變你的福報,這是慢慢的,不是一下子做得到的。

不要以為皈依後,可能白馬王子馬上出現。那你也錯了,假如皈依後馬上出現白馬王子絕對對你不好。因為白馬王子是國外的童話故事,外國人都吃肉的,你沒有聽過一個吃素的外國人,現在有了,以前絕對沒有。白馬王子出現是什麼意思?準備嫁一個吃肉的人,這樣好嗎?想一下。假如突然間出現一個很喜歡的,我勸你要謹慎一點,這個可能是來障礙你的,讓你離開佛法,讓你嫁給他很開心,後面就恨得不得了。

「是名正語」意思是說,當我們演說佛法,自己卻沒有修行果位,沒有辦法斷一切妄想分別,你所講的佛法都不是正語,就算你能夠根據經典裡面的名相講出來,只不過是錄音機翻錄一些文字出來給人家聽而已,講不出裡面的含義,因為你還有妄想分別。為什麼每次法會之前我會先持誦六字大明咒?就是幫助你們斷一點點妄想,幫助你們少一點分別心、稍微能夠專注,聽 仁波切講兩個小時。

為什麼你們來道場會比較定?不是來道場佛菩薩讓你定,因為 仁波切持咒有一點成就了,可以斷你們分別跟妄想,你們才能定下來聽這麼久。以你們的習慣,怎麼可能這麼乖聽這麼久?就是根據這邊講的。假如我持咒不得成就,就不能幫你們斷妄想、斷分別心;我們沒有妄想、分別心,才能進入靜、進入定。假如有一大堆妄想,怎麼可以靜下來呢?靜不下來自然就分別了。妄想能夠斷一點,分別心能夠少一點,自然心比較清淨;心比較清淨了才會有點定,才聽得下去,否則怎麼聽得下去?

仁波切每做一件事都為你們,否則我閒著沒事啊!幫你們唸六字大明咒,就是知道你們妄想太多了,還沒進來道場之前,還在一大堆念頭想來想去。進來了為什麼突然間會定?就是上師有成就了,他有能力幫助你,他不是靠恐嚇威脅、誘惑。持個咒可以有用?當然可以啊!因為咒語是清淨的,清淨的咒語就可以幫忙你們的心恢復本來清淨,你們才聽得下去。正語的定義就是你自己本身妄想分別已經斷了,以正確的思惟演說的佛法才謂之正語。

經典︰「除盡業滿。是名正業。」

透過修行除掉一切善惡業圓滿了,才謂之正業。有一些人解釋「正業」是說:不要違背五戒、出家戒,就謂之正業。這邊佛講的很清楚,只要一天還有一點善業、惡業還沒還清的,你不可能成佛。那你們一定問,作善業都要還嗎?當然要還。怎麼還?當你們在行善、修善的時候,有一絲一毫想要有點回報,比如說︰他知不知道我幫他?比如說,我在道場做很多事,仁波切知不知道啊?這就是有漏的善業。有漏的善業就是會有善的果報,只要有果報出現,就阻礙我們成佛、解脫生死。意思是說:行善莫為人知。古人這樣教我們,所謂陰德,除非你讓他知道的原因是因為你想他跟著來學佛,否則做了不需要讓他知道。正如我做的很多事,我做了對方都不知道我在做,但是只要我的心是對他善的,我就作善事,因為我不要求任何回報。

我上個禮拜說,捐款要在柱子、瓦片留名,就是要有回報。有回報會怎麼樣?你本來捐款的福報就報掉了。人家每天唸你的名字,這根柱子是誰誰誰的,人家講一次,你的福就少一點。很多人不清楚這種觀念,以為我的名字寫在柱子上面每天看,「你看,這是我的柱子。」那會怎麼樣?以後你死了骨灰埋在柱子下面?不可能發生的事。以後每個人經過唸「某某人捐了柱子」,你福報就用掉了。以修行人來說,福報這樣用就是不好,因為不能用這種福報幫助他修行,他將這個福報用在世間的事了。這就是所謂名聞,你有福才會出名,沒有福是出不了名的,想出名都沒辦法。

這個觀念就是行善有善的業,但是假如行善不要求任何回報的,這個善的業就不影響修行,這個善的業會幫助我們修行,這是很細微的。我常常講,我幫教派做這麼多事,我全部忘了。為什麼忘?我不執著它,我有做就好了,但我不會記得多少錢,我全部不記得,我也沒有記錄下來。這樣行善的善業就能盡而且圓滿,圓滿什麼?我將這個善業轉成幫助我修行,而不是讓這個善業幫助我在世間法裡面更加好。比如說要蓋佛寺,這塊地就找到了,還找到一位建築師出來幫我設計,這就是福報,沒福報怎麼會有呢?因為我這種福報都是一直為眾生的,所以自然在佛法上面出現。我平常生活出現的福報,那是餘報,多餘出來的福報,我不需要去找這種世間福報,自然就有,不需要特別去找、不需要特別去講。

我們要搞清楚業怎麼除掉、怎麼淨掉,不是說每天懺悔。剛皈依的時候有講,「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就是斷惡業,一絲一毫的惡都不做,連想都不能想,惡業才沒有繼續增長,以前所作惡業的果報,絕對這一生能夠還清。諸善奉行,任何善我都要做,不要等、馬上做。奉是什麼?一聽就要做,不像我那些弟子,我要蓋佛寺,慢慢等,就是不奉行。為什麼不奉行?想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想法。「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是我們修正業很需要的。

身為佛弟子,一切身、口、意都往善的方面去走,有沒有得到好處不是重點,因為你是佛弟子,你的行為、思想、語言自然就跟沒有皈依的人不一樣。因為你停止作惡業,一直往善的方面去走。這是身為佛弟子的本能、重要的條件,不是因為想過好日子才聽話行善,也不是因為要過好日子才守戒。因為你皈依了就是皈依弟子,皈依弟子當然有皈依弟子的條件,還可以像以前這樣過日子嗎?早上起來心情不好就開始罵人,出門看誰碰到你,一個不順眼就開始對付人家,就不是佛弟子。佛這兩句話講得很簡單,但要做蠻辛苦的。不是:我不做殺生的事業就是正業。外面很多人都是這樣講。出家弟子回答「確實是。」

仁波切開示︰佛不是這樣講。佛說除盡業滿。很難做,但是我們一定要做,才是正業。你在世間所做一切事情所產生業的力量,能夠讓你輪迴、斷輪迴、讓你成佛,都是這種力量。如何將我們在人世間所做的事情轉為正業?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兩句話才能除盡業滿,才稱為正業。《寶積經》真的很難解釋,你們出家這麼多年,我都不曉得你們的業在哪裡?釋迦牟尼佛講的太慈悲,老人家講的佛法不太容易解釋。

經典︰「斷除結習。是名正命。」

佛又罵人了。佛說斷除我們一切不管善惡結起來的習慣。這不代表你的生活習慣,而是因為你的業報出現了,你會產生一種習慣的行為。譬如過去世修很多供養的人,他的一切善結起來,產生一種有錢的行為。有錢人有兩種行為,一種摳門得不得了,一種驕傲得不得了,官員也是。《寶積經》叫我們要用佛法教官員不要驕傲,因為官員驕傲要下三惡道。官員是幫人民服務,你幫人民服務可以累積很大的福報,不是用這個官位去欺負老百姓,貪汙就更加不用說。

這兩句話的意思是,我們用佛法才能斷除你們認為是對的結果。「我嫁個好老公、娶個好老婆、生個孝順的孩子。」這都是你過去業所產生的結果,但是你執著這種結果,沒有除掉這種結果,你不可能改變你的習慣。你這一生就為了老公、老婆、孩子在忙。這一生你會為事業不斷在忙、為了某一些執著心不斷在忙。這兩句話用什麼斷除呢?十善法、《佛子行三十七頌》才能斷除我們生生世世的善惡業所結起來的習慣。譬如今天你有錢,不能驕傲;你有官位不能驕傲;做個大老闆、升官升到總經理,不能驕傲。有什麼好驕傲?這只是福報善業的結果而已,這種結果引起我們我慢的習慣。例如有些人在某個領域裡面表現得比人家好,他很驕傲、認為自己是專家,這就是一種習慣。

「斷除結習。是名正命。」意思是說,這一生我們現出家相,沒有什麼好驕傲。為什麼?這是過去世你所發的願,過去世修出來的,是一種果報而已。假如出家人很驕傲,就不能斷除這種習慣、果報。不能斷除的,你的生活就不算是正命。什麼是正命?我們現在有命活在地球上,不是為了榮華富貴、家庭倫理道德、健康,都不是為這些。這些全部都是我們的業報福報、都是過去世所做的結果。

什麼叫做正命?我們現在還有生命是為了要學習佛法,斷除墮入三惡道。正如剛剛皈依的時候,你們要思惟墮入三惡道、墮入輪迴苦海如火坑,有這種思惟,你才能算是用正確的生命過你的日子。假如皈依學佛,是為了過好日子,這不是正命而是邪命,雖然皈依了,但事情狀況來了,自然就離開。我再強調一次,不是不容許你做生意、結婚娶老婆、生孩子;意思是說,既然你已經皈依了,你要了解你的生命是用在哪裡?是用佛法,佛所教的、上師所教的,讓你依靠,讓你創造一個新的生命。這個新的生命不是讓你過榮華富貴、子孫滿堂的生命,這個生命是讓你斷輪迴、能夠成佛的生命,這樣我們就能停止世俗很多的想法。

不是不接受、不能做,但是我們可以停止不斷追求。我們不斷追求某一種欲望、想法的,就不是佛弟子。你應該有的想法是︰有,開心;沒有,也開心。因為你相信因果、相信業力,這樣煩惱才會減少。人為什麼煩惱不斷起來?因為一直追求他要的東西。追求不到開始胡思亂想,甚至破壞,用一切方法去奪取,煩惱來了,問題來了,一切痛苦也跟著來了。不是每天吃素唸佛就是正命,而是了解我們的生命用在什麼地方。我們現在是隨緣過日子,隨著生生世世所創造的緣和新做的緣來過每天的日子,不是一直爭取某一些目前能力做不到的事。

爭取是要有根據的,不是你想就有,也不是說不要求你們去爭取什麼,但是重點是︰「爭取是為了眾生,還是為了自己?」

例如我蓋佛寺,我要爭取政府同意,當然要依法,依法之中也要爭取。譬如說政府拖時間的話,我就要爭取,因為是為了眾生不是為了我自己,這種爭取就OK。譬如讓計程車送你們上山參觀佛寺,這也是為眾生,不是為我。不要誤會什麼都不聞不問謂之修行人,我們爭取是為了一個主體︰「能不能利益眾生。」

有些人常告訴我︰「我沒有學過如何管理人」「我沒學過這個」,這也是不爭取。已經交代你要去做,你就要去做,這謂之爭取。不是為了我要太平過好日子,現在地球沒有神仙日子。你想要過神仙日子嗎?就算到天界,都要被玉皇大帝管。除非我們證到佛果沒有給業力牽引,才能自由自在。就算你身在天界成為神仙,因為你還有業力,還是給業力管。

很多人在世間就想過無憂無慮自己喜歡的生活,問問自己這一生做了什麼好事?不要說前世。無憂無慮是什麼意思呢?你讓人家無憂無慮,你這一生才能無憂無慮。以前做了那麼多不應該做的事情,你還能過無憂無慮、安安靜靜、太太平平的、沒有人煩我的日子嗎?假如這樣的話,我和 法王兩個人早就退休了。我們兩個每天被眾生煩。眾生見到我們都是要——要求這個、要求那個。為什麼我們要這樣做下去呢?不是因為他有錢沒錢,而是眾生有苦,我們一定要幫他,而不是滿足他們的願望。

所以正命、正業、正語在《寶積經》裡面的解釋是完全另外一個層次。因為《寶積經》是教修菩薩道,既然要修菩薩道,層次是不一樣的,跟一般佛經所解釋的正命、正業、正語是不同的層次。你們怎麼想都沒有想到什麼謂之正語︰要斷一切妄想、分別心,所講的佛法才是正語。出家弟子沒有聽過吧?為什麼沒聽過呢?答︰「沒有聽過,因為沒有修到大手印。」

仁波切開示︰「大手印也沒有講這個,你不要誆我。」《寶積經》是告訴在家出家的修行菩薩道,既然是菩薩,思惟方式和人生未來的定義和一切凡夫不一樣。你們一定講︰「我們也不想做菩薩。」這不是你們想與不想的問題,問題在於,我是教菩薩道的,佛教我們菩薩道,我是按照佛所講的教你們。你能不能成菩薩是你的事,但是你的思惟、行為就要像一位菩薩去做,你才能留在這個道場。

假如我不傳菩薩道,我傳別的太輕鬆了,譬如說拜佛、唸經、供養、點燈。我這邊不是教這個,是教《寶積經》。我從開始學佛就學菩薩道,你們可能運氣不好跑進來這裡,運氣好去別的地方,人家整天將你們捧在天上。我這邊不捧你們,因為佛沒有捧我,自然我不捧你。我現在升座說法,佛還沒有捧我,因為我還沒有資格。

這邊講的是一切菩薩身口意的事情,能不能做到不是重點,重點在你要不要接受,不接受自然做不到。很多人的觀念︰我學佛,你就要保佑我。但是奇怪的是,我又沒有讓你做大功德主,為什麼要保佑你呢?你做了大功德主,整個寶吉祥道場包括我在內都靠你過日子,我當然保佑你、每天幫你唸。你有做到嗎?沒做到,憑什麼?仁波切沒有分別心,你有錢我也是尊重,沒有錢我更加尊重。你們逼我有分別心嗎?我不可能有分別心。有的話,就不可能有平等的慈悲力量,要怎麼超度呢?我超度的時候,那些眾生我都沒見過,有一些甚至沒有供養過我,我一樣超度他們。

大家要清楚今天自己要學佛了,你的上師是傳什麼法。既然是傳菩薩道,菩薩的行為、思想、語言,你們現在絕對沒能力做到,但是你們要接受這個法門,不要再批評 仁波切。因為菩薩是怪咖才能做的,正常人是做不到菩薩的。為什麼是怪咖才能做到菩薩呢?我是什麼都不要的人,你來試試看。有的時候不是我遷就你,而是看你目前還有一點點善根,我給你機會而已,不是遷就你們。你還有一些善根在,小到像一粒塵這麼少,我都給你機會。給你機會的意思是你要聽話;不是奉承你,讓你過好日子,講到你很舒服,你絕對沒有能力做。

今天《寶積經》的開示讓我們清楚,學菩薩道的什麼是正命、正業、正語。八正道清楚了才能修菩薩道,不要再胡說八道說持金剛頌,所以持咒聲音不一樣。剛才我是用金剛頌,你們聽不出來嗎?出家弟子回答︰「沒有慈悲心是不可能持誦出金剛頌的。」另外一個出家弟子回答︰「心沒有定,妄想很多。」

仁波切開示︰快年底了,你們供養我一年,就給你們一點點教導。金剛頌不是你們所想像的,心沒有妄念等等。我們只要有人的身體,絕對有妄念、念頭、思想,因為只要你有呼吸,你就有思想。當我們呼吸的時候,氣在身體裡面動,氣一動,意識也在動。我們的心不習慣定,心就會給意識帶走。金剛頌你們說慈悲也好,妄念也好,最重要這都是密法。沒有修到瑜伽部的人,沒有資格唸到金剛頌。金剛頌最重要的用處在哪裡呢?可以止息。你們可能沒有留意到,一節佛珠有27個,你們可以唸到27次才呼一口氣嗎?不行。這是什麼觀念呢?我一口氣唸27遍,27遍裡面我沒有起一個念頭才叫金剛頌,念頭一起來,凡夫念頭起來就不是菩薩的念頭。

菩薩不動念,但是菩薩為什麼能感應?就是眾生恭敬的祈請、懺悔心,諸佛菩薩才跟你相應,沒有這個不會跟你相應,因為他不動念。假如以佛的果位,他完全不動,連動也沒有,佛是寂靜的。所以我們要先從金剛頌開始,修練自己能夠讓呼吸減少,念頭越少,你的心很快進入清淨,進入清淨了,跟佛菩薩清淨的咒語結合起來才能利益眾生。這一年多,大家常常在我持咒的時候聞到一股香味,這是佛經講的,沒有成就不會有香味,但不是點香的味道。

佛經先教我們什麼是正語、正見、正命、正業,這是顯教。我們了解理論,才知道後面怎麼用的根據,就是根據佛所講的理論。金剛頌不是為了彰顯我的厲害,是為了正命、正語、正業的理念來用這個工具去利益眾生。假如修到無上瑜伽部的程度,連咒語都是無常,不要以為咒語都是永恆不變的。《金剛經》都講過,沒有得到什麼法。很多人以為學佛要學很多法,學很多法才能成功,並不是,佛是教我們方法。

等於現在要過一條河,需要一條船,當你到對岸的時候,還要這條船嗎?佛法就是這個觀念,上師是舵手,佛法是一條船,你到彼岸,上師都不見,船也不需要用。但是還沒有到彼岸之前,我們需要這個工具,但是不是執著這個工具。除了陸戰隊那些人扛著橡皮艇在路上跑來跑去,你有看到有人扛著一艘船在路上跑嗎?除了划龍舟,不過也只是跑一小段,表示說船只是工具給我們渡河,渡過了就不需要這個工具。

現在跟你們開示這麼多佛法,不代表你們成佛了、修出來了,這是基礎理念。你要根據這個理念去修行才不會走錯路,沒有這個理念,自己去創造自己的念頭就是妄念。完全要根據佛經不能離開,離開就是錯,就會墮入輪迴三惡道。今天稍微講一下如何修到金剛頌,沒有修完不共四加行是不可能的,就算修完不共四加行,沒有修到瑜伽部也不可能。金剛頌絕對是一個上師需要有的,但不是一般的弟子會有。

佛弟子一般持咒是為了訓練自己的心能夠安靜,提醒自己是佛弟子,告訴自己要學習諸佛菩薩的慈悲,要跟著諸佛菩薩的腳步去改變自己未來的人生,所以我們才持咒。因為咒語是結合每一尊本尊,生生世世所修的善業、善根和他的佛法事業、慈悲願力在裡面。不要看短短的幾個音,破解起來是很多音在裡面,只是將它濃縮起來。我們每天持這個咒語除了得到上師和本尊給你的加持之外,要告誡自己是佛弟子;而不是持咒語迴向給誰,讓他聽我話,這是咒人家,不慈悲、不清淨的心。

每個法本後面都沒有說,你持這個咒你會怎樣,都說但願眾生生在彼佛土。當然有一些法本會講身體健康,但這是修行人慈悲幫你們唸而已。我們絕對不是為這個目的。搞清楚顯教理念了,修佛才不會走錯路,否則很危險。有些人持咒持到發瘋也有,變成神經病也有,我看太多了。因為他沒有基礎觀念,而是貪,當你貪了,就算這句是六字大明咒、阿彌陀佛,一樣會讓你生病。為什麼?咒語是慈悲的代表,沒有慈悲的心來唸,就不是他的心咒,變成另外一種東西出來,因為你的心改變它。

以後持咒大家要清楚,絕對不是為了目前人生短短的一點小事情一直唸。當然有些時候你唸,你也會感覺有變,只不過是你唸的時候善的心將磁場改了一下,不代表咒語的重要方向在這個地方。為什麼我持咒的時候,假如這個人有病,可以減少一點?因為是為了眾生的苦,為了攝受他,讓他未來能夠學佛,才這樣用,否則的話不會用。

很多人跑來跟我說自己生意不好。但我連自己都不修財神法,我會幫你修嗎?門都沒有。生意不好一定有不好的原因在,我可以分析理由給你聽,但是不代表我會幫你。我自己都不修財神法,財神法我是得成就的為什麼不修呢?我命中有自然有;命中沒有,求來了要用別的還,我不要。我一年才修一次財神,初一法會幫你們修因為你們供養過我,讓你們繼續有錢供養,所以幫你們修財神法,不是為了讓道場多一點錢。

現在佛寺需要錢,我都沒有修財神法,我也可以每一天修,但是我不做;隨緣,這樣子做才是正業、正命。不要以為密宗有很多法,我可以每天修,不是這樣子。修法一定要有特定的觀念:我幫助這個人,這個人對教派、佛法以後會有幫助的,我就幫助他過這個障礙。而不是誰我都幫,我見過多少有錢人,我都不理他,有錢是你福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利益無量無邊眾生,與會眾等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12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