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9年7月2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帶領與會大眾修觀音法門,開解《寶積經》卷第八十二〈郁伽長者會第十九〉。

上禮拜最後這幾句話對於末法時代學佛人很重要。釋迦牟尼佛的肉身不可能一直留在地球上,2500多年前,在《寶積經》中,佛已經教我們未來世,末法時代不管是在家的或是出家的學佛人,只要想學菩薩道,對於佛法僧的恭敬看法,佛已經講出來怎麼做了。

很多人說︰「已經有佛寺了,為什麼還要蓋佛寺?」也有人說︰「有些修行人一生都沒有蓋佛寺。」這種觀念只適合個別修行人的願力,也依時代、地點而產生不一樣的因緣。但根據《寶積經》這一段所說的,佛沒有說當佛不在之後,不需要一個地方來供奉佛法僧,佛寺是後人所講出來的一個名詞。

經典:「我今應當堅修戒聞。彼入僧坊禮如來塔生於三想。」

以《寶積經》講的,僧不是簡單的解釋為出家人。如果是指出家人,後面會講比丘。僧包括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這四眾。所謂比丘、比丘尼不是指整天來跟我懺悔的那些出家人,而是持戒律清淨、對三寶絕對恭敬、對上師絕對投降的人,才有資格稱為如法的比丘、比丘尼。如果這些比丘、比丘尼有自己的想法來修行的,沒資格稱為比丘、比丘尼,原因後面有解釋。

有些人認為自己是比丘、出家了,就要修這個法門。不是由你來挑什麼法門,不是你喜歡修什麼法門,而是上師傳你什麼法門。假如你認為「我喜歡這個法門,我發大願就要修這個法門。」你是修不出來的。因為你只是想,你不清楚過去世自己種過什麼善根、做過什麼善的因緣,也不清楚自己願力有多大。只是聽人家講,就跟著講,看到人家這樣子就羨慕,想說自己要這樣做,這些都沒有用。

優婆塞、優婆夷為什麼不直接翻譯為在家的男女眾呢?「塞」和「夷」是男、女的代表。「優婆」是一般信眾中特別修行的男女在家的佛弟子。如何可以做到佛弟子?要做到《佛子行三十七頌》。《佛子行三十七頌》講得很清楚,只要其中一頌沒做到,就不能稱為佛弟子。偏偏《佛子行三十七頌》很難做到。為什麼?以我們從小到大所聽到、看到、學到的,「什麼都要吃,絕不吃虧。」偏偏《佛子行三十七頌》教我們什麼都不能吃,要吃虧。很難,對不對?因為做不到《佛子行三十七頌》,就變成文青,寫那些仙語,一堆文章。佛法不是心理學、不是靠文字、不是文青,是實實在在要做的。為什麼《佛子行三十七頌》難修呢?例如被人家侮辱的要怎麼樣呢?

仁波切指示領眾出家弟子講出《佛子行三十七頌》中相關的幾頌。第一位出家弟子背誦不出來。仁波切指示第二位出家弟子講出來,答︰「若人於眾集會中」,接著就講不出來了。此時第一位弟子出口欲背誦,第二位出家弟子將麥克風拿給第一位弟子時,仁波切呵責第二位出家弟子︰「我叫妳背,妳推她幹嘛呢?」答︰「因為臨時,實在不知道怎麼背。」仁波切︰「我等妳。」

過了一下子,出家弟子︰「背不出來。」仁波切︰「我等妳,一個小時我都等,大家今天不用聽佛法,我等她,你們用點耐心等她。後面的人不准提示。妳好好的想,我入定,妳一天想不出來,我一天不下座,我看妳拗還是我拗。」

再過一會兒,出家弟子問︰「哪一頌都可以嗎?」仁波切︰「不要問我。」出家弟子答︰「諸苦如夢中喪子。」「親方貪心如水蕩。怨方嗔心似火燃。取捨皆忘痴黑暗。」仁波切開示︰「《佛子行三十七頌》才只背一頌?妳不用笑啊!好日子過太久了,妳繼續努力記不起來。今天1,200多個人,我看妳怎麼還他們時間,我繼續跟妳耗。」

過了幾分鐘,出家弟子︰「諸苦如夢中喪子。妄執實有極勞累。是故會遇違緣時。視為幻象佛子行。」仁波切不語,全場靜默。

不久之後,出家弟子︰「求 仁波切罰我,我真的很散亂。」仁波切開示︰「我不會罰妳,我罰我自己。我坐到4點鐘就下座,還有40分鐘,順便訓練你們打坐,我現在罰我自己。」出家弟子︰「仁波切,弟子真的錯了。」仁波切︰「妳沒錯,錯在我收你們做弟子。」

全場靜默片刻,出家弟子︰「諸苦源於欲自樂。諸佛利他心所生。由此自樂與他苦。如實交換佛子行。」「這很難做。」

在這位出家弟子無法背誦出正確段落的狀況下,全場靜默40分鐘,直至上師下法座!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仁波切應機教法,讓弟子們當下警覺到,若未能時時刻刻思惟力行《佛子行三十七頌》,當境界來時,就會什麼也記不得!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予殊勝教法,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9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