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9年5月12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並賜予珍貴的佛法開示。

之前已解釋過很多次施身法的意思了,假如要修菩薩道、行菩薩道的人,應該要清楚什麼叫菩薩。很多人以為唸經拜佛、接受過一些灌頂、幫上師做一些事就是在行菩薩道,其實,修菩薩道一定要做到「慈悲喜捨」。很多人以為做善事就是慈悲,不是的。在經典中,釋迦牟尼佛有提過「慈善」這兩個字,也就是說「慈悲」和「慈善」是不一樣的。「慈」是修行人、學佛人用自己最珍貴的東西換取眾生的苦,怎麼換呢?是不是很實質的拿一些東西跟他們換呢?其實物質是有限的,真正無限的是空性的慈悲心才能做得到。

怎麼去換取?因為眾生都在輪迴苦海中,眾生都充滿煩惱,所以學菩薩道不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可以過好日子、可以變厲害、未來可以成佛不得了,完全不能有一絲一毫這樣的觀念。學菩薩道是不是一定要犧牲奉獻呢?並不是,犧牲奉獻是講別的宗教。菩薩道是什麼呢?就是身口意一切都是在幫眾生服務。

譬如有人從事服務業,其實做服務業也是行布施。很多人覺得自己做服務業,比如說從事廚房工作的人,用布施的心來煮飯煮菜,做出來的菜絕對好吃,而且會得功德。假如做廚房工作的人為了賺一份薪水,迫於無奈去做,他會越做越痛苦。為什麼痛苦呢?因為他會認為我不得不煮飯給你吃。其實身為在家眾,每一天的生活都可以做布施。我們服務人家,讓人家可以享受一些服務,讓自己可以賺到錢,讓別人可以得到一些服務也是布施。

在公司上班不要以為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公司有公司的規矩,公司的規矩就是公司的戒律,不喜歡可以離開,但是在公司裡面一定要守規矩。公司規矩不守,自然會出事,出事的時候就會怪別人賴皮了。守規矩的,自然事情做對了就沒有你的事。很多人習慣不守公司的規定,這種人在學佛的過程裡面絕對不守戒。在學校讀書不守學校的規定,這種人未來一定不會守戒。做生意逃漏稅,不想繳稅,這種人也絕對不會守戒。日常生活都習慣不守規矩的人,學佛會守戒嗎?

很多人以為守戒就是規定,其實不是。戒是保護修行人,也是讓修行人沒有機會傷害眾生,也是訓練我們的慈悲心,沒有慈悲心就沒有佛法。話說回來,守戒的意思是約束我們平常放縱自己安逸的心,來換取不傷害眾生、減少眾生的煩惱。表面看起來,是我們用自己喜歡的、享受的東西去換取眾生的苦惱。如果每個人都希望為所欲為,在公司做事只求自己方便,不管制度,認為不出事沒人知道、出事了再解釋,這種人絕對不會守戒。

《華嚴經》記載,假如是出家人,24小時每個念頭都是代表眾生在做,上個洗手間、吃口飯、穿件衣服、修個指甲都是為了眾生。假如按照《華嚴經》所講,目前我的出家弟子沒有一個有資格稱為出家人,因為都想自己,認為我在修、我希望開悟、希望身體好。很多人說我不修《華嚴經》,跟我無關。那你就真的錯得很離譜!任何經典都跟我們有關,就看自己有沒有緣、有沒有福報接觸到這部經典。我學顯教的時候,顯教的師父什麼都沒有教,只教我看《華嚴經》三遍,那時候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信眾。《華嚴經》裡面涵蓋一切六道眾生想轉為修菩薩道的所有方法。

很多人以為學佛,我喜歡怎樣就怎樣,喜歡這個上師我就跟著他,到某一天你絕對不喜歡。喜歡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某些地方可以滿足到你的欲望,但你不是從佛法慈悲方面來觀察一位上師。我們要修大乘佛法,不管是自修或是為眾生修,假如沒有慈悲心,絕對不可能修任何大乘佛法會有成就。

釋迦牟尼佛講的慈善是講給誰聽呢?講給修阿羅漢道的人聽。在座的沒有一個人有資格修阿羅漢,修阿羅漢要斷一切人世間的煩惱。你看到目前南傳佛法的出家眾不拿佛珠、不煮飯,臺灣做不到,藏傳佛法也做不到,所以沒有資格修小乘佛法。

為什麼釋迦牟尼佛會跟小乘說慈善而不講慈悲呢?因為「慈悲」是菩薩道特有的名詞,不管你修哪一道,小乘、大乘、金剛乘,一定要修「慈」,但「悲」不一定有能力可以修到。「悲」什麼意思呢?幫助眾生離開輪迴苦海,幫助他們到彼岸,彼岸就是佛土。講到這個事情就很嚴格,釋迦牟尼佛講佛法是很精準的。講慈善,大不了修到阿羅漢。阿羅漢不好嗎?好得很,阿羅漢可以斷輪迴,也有大神通。但在釋迦牟尼佛的眼中,阿羅漢是自了漢,只能解決自己的問題,但是因為沒有悲,不能幫助眾生離開輪迴苦海。

修大乘佛法假如要利益眾生,若是不能自己度自己到彼岸,那根據什麼理由能夠度眾生到彼岸呢?怎麼做到「悲」這個字?釋迦牟尼佛有介紹淨土法門阿彌陀佛。《華嚴經》普賢菩薩也強調,你想要離開輪迴,末法時代的眾生只有持阿彌陀佛聖號才有機會。施身法以觀世音菩薩為本尊,觀世音菩薩是現在阿彌陀佛身邊的弟子,以後會繼承阿彌陀佛的佛果、果位。雖然說施身法是瑪吉拉尊尊者所寫出來的法,她的頂戴(也就是上面的上師)是釋迦牟尼佛,唸超度的咒語是觀世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

很多人常覺得很奇怪,釋迦牟尼佛傳佛法,為什麼沒有講自己的淨土在哪裡呢?經典沒有講釋迦牟尼佛佛土在哪裡,很多人就以為釋迦牟尼佛沒有佛土。有啊!就是這個娑婆世界。佛經有講,心淨佛土淨,就是你修到和佛一樣清淨的本性,這個佛土就是清淨。你沒有恢復清淨的本性,你所看到的世間有很多煩惱,有很多紛紛擾擾的事情,你才會看到有山、有水、有山谷、有颱風一大堆東西。但是釋迦牟尼佛清淨的本性,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緣起性空。

為什麼釋迦牟尼佛會來這個世間度眾呢?因為他發弘願,要幫助我們這一些惡業深重的人類。經典有記載,釋迦牟尼佛要來之前,在彌勒菩薩的淨土,大菩薩都勸釋迦牟尼佛不要去了,那裡惡業深重。釋迦牟尼佛說那邊是我的緣,我要去。釋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地球上弘揚佛法,教我們很多,但是我們全部不聽,還是用自己的想法觀念在修行佛法。

沒有修慈悲自然沒有菩提心,沒有菩提心,自然做不到菩提行去利益廣大的眾生,所以佛經咒語對你來講只是增加你未來世一點福報。在經典有說,修菩薩道第一個修的道就是資糧道。資糧就是將我們的智慧開發出來以及不斷累積我們的福報。本來一切有情眾生跟佛一樣,都具備清淨的智慧,但是因為生生世世輪迴,所作的一切善業惡業,將我們清淨本性的智慧蓋起來。要開發本來具備的清淨本性,要透過一切方便法門。什麼叫做方便法門?抄經、拜佛、持咒、修法都是方便法門。根據眾生種種的根器,給一個對他方便的方式。方便不是隨便、不是容易,而是根據你的根器。

透過釋迦牟尼佛所教的一切方便法,修出後得智,就是我們這一生修出來的清淨本智。清淨的後得智假如圓滿,就會開發出我們本來具備的清淨智慧。所以我們每一天唸每一天拜,絕對沒有到開悟的境界,你還是要累積資糧。福怎麼來呢?簡單講是供養布施。施身法的重點在這裡。沒有智慧,想要斷煩惱斷不了;單純有智慧沒有福報,想斷煩惱也斷不了。若是只有福報沒有智慧,也沒有辦法斷煩惱,反而一直增加煩惱。本來沒有學佛之前就一大堆的煩惱,學了佛更加多煩惱,因為你多了一些跟人家比較的事情,比較來比較去,煩惱就來了。

資糧道可能要修很多世,才能累積一些資糧道出現。《阿彌陀經》講得很清楚,不可少福德因緣。不可少,不是一天唸三千遍、一萬遍就可以,而是生生世世累積,等到因緣具備了才能開發出來。不要認為淨土宗很簡單,只要每天持阿彌陀佛就可以。資糧道不夠,再唸還是不行。資糧道修得圓滿,才進入加行道。

加行道分兩部分,一部分是顯教的,一部分是密法的。顯教的加行道在我開示的法帶裡面講得很清楚,包括了解什麼是人生無常、無瑕之身等等,這是顯教的共的加行道,就是不管你修小乘、大乘、金剛乘都是要修的。密教的加行道就是不共的四加行。加行道一直不斷在做,包括我們幫助眾生等等的方法,譬如舉辦大法會,參與這類法會都在加行道。

加行道圓滿了才進入見道。見什麼呢?不是見到佛菩薩、不是見到本尊,這都不重要。因為你見到佛菩薩本尊只有兩個狀況︰一個是要將你帶回去,另外一個是告訴你,你什麼地方做錯。假如這兩個不出現,我們說見道見什麼呢?真正見到空性。這個見不是眼睛看到的見,而是正確的正知正見。這個怎麼來呢?就是從我們的資糧道、加行道圓滿了,在你的心裡面、意識田裡面幾乎清淨,沒有摻雜任何人的想法、沒有摻雜任何外道的想法、沒有摻加任何的欲望,因緣到了,你會親自見到空性。

空性能不能用言語解釋給你們聽呢?佛在後面二十幾年都開示《大般若經》,講了這麼久還是有很多人搞不懂,因為非人類的語言可以解釋清楚空性。如果你以為可以胡說八道說見到空性,那你錯了。當你真的見到、證到空性,你的上師絕對會知道。你沒有見到、證到空性,還是一個凡夫修行人。就算會講西藏話,就算有什麼果位,但是沒有見道,修的法就不產生效果。為什麼不產生效果?不是見道後他的法力無邊,而是見道之後他清楚了解緣起性空的事,清楚因果法則。所以他幫助眾生一切從因緣法,在空性中,在因果法來幫助利益眾生。

沒有見到空性、證到空性之前,即使唸經、唸法本、持咒,讓你以為好像在傳法、好像在學佛,但是沒有。為什麼沒有?因為沒有空性就沒有達到佛宣說的佛法。所以見道之後才是修道,才是真正開始修菩薩道,成佛之道。你們說整天在修,修什麼呢?早得很。唸個佛學院就以為自己在修,聽過一些佛經就以為自己在修。

修道圓滿了,最後是無修道,沒東西修了。因為已經恢復本來的面目,清淨了,不需要做作的刻意做些什麼,很自然清淨的慈悲的本性就流露出來,就是證到佛果。

不要對自己期許這麼高說有在修這五道,連資糧道要做到圓滿都不容易。你覺得很困難嗎?當然困難。困難在哪裡?因為你們的心變來變去。對很多大修行者來說真的不困難,因為決定了就不變。所以他們的資糧道累積很快。為什麼在金剛乘一直講,上師講的話你們要聽。所謂聽不是說他要管你們私人的事,而是他做任何動作、任何言語都是利益特定不一樣根器的眾生。假如不聽,就變成用自己的方法在學佛,你的方法是什麼方法?人的方法。

人的方法充滿欲望、自私、狠毒。不要以為你們唸佛沒有狠毒,你們比不唸佛的人更加狠毒。很多人每天唸佛迴向給老公、孩子,讓他們聽話、早一點學佛。這還不狠嗎?我身為仁波切,我的孩子不學佛,從來沒有求阿奇護法抓他們回來。釋迦牟尼佛成佛了,他整個種族被滅掉,他有大神通可以像你們想的,一個袈裟飛上天,將他的族人整個包起來保護。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用他的缽,將一部分的釋迦族人送到天空中。等軍隊退後,缽下來,裡面全部變成了血水,還是跑不掉。

你們不了解佛法,利用咒語去打擊你們的敵人,滿足你們的欲望,這就是狠毒。佛法講的慈悲是給,你們是要拿,這就違背了佛法。我幫助你們,讓你們身體好,不是為了讓你們讚歎我,而是將你們學佛的障礙先拿開,讓你們能有機會學佛修行。你的病怎麼來?生生世世的惡業,你們壞。讓你的病苦停下來,讓善的心稍微顯露一下,你才有資格聽聞佛法。不要說自己在修、在唸。

釋迦牟尼佛對修阿羅漢道的行者講慈善。你們可以看到,連修阿羅漢都要做到慈善,慈善的善是什麼?十善法,不是慈善事業,不是捐錢、辦園遊會謂之慈善。有慈有善才有資格修到阿羅漢的果位。你們是慈善也沒有,慈悲也沒有,不曉得你們在搞什麼。你們又不聽話,再來法會還是這副德性。

我常常說當我修法的時候,沒有分誰是功德主、誰不是功德主、誰是出家人、誰不是出家人。1300多人,誰是誰我都搞不清楚,為什麼每個人得的不一樣,這就是根據你們的業力、決定和發心。發什麼心?不是「讓我身體好我才相信他」,我不需要你來相信我。佛都講得很清楚,依法不依人。假如我所演說的佛法不是佛所說的、不是上師所教的,我再厲害,你都不要相信我。但是我所講的佛法是有根據的,是從佛經出來的,是上師所教的,也是我修行的經驗,你們就可以依靠佛法。

昨天有一個出家弟子來懺悔,說︰「仁波切,我過去對你不夠尊重。」我說不需要對我懺悔,要跟三寶懺悔,因為我是代表上師傳承、佛來宣說佛法,你不信我就是不信三寶。你們日常的事情:跟誰結婚、拍拖、什麼時候生孩子,我有沒有參與意見?你們打工拿多少錢,每個月要供養多少,我有沒有給你們意見呢?都沒有。但是你來請示,假如我講了,一定會發生。為什麼?為你好。但是很多人都不相信,認為 仁波切都不了解我的生活。我哪有法國時間去了解你們的生活呢?你們的生活跟我無關。我只是教導佛法,不會干涉你們每天的生活。

假如今天要幫眾生修施身法,沒有慈悲、沒有證到空性是不可能用這個法去利益眾生。法本裡面講得很清楚,修法人要祈求法的歷代上師、三寶、護法加持自己來幫助眾生。很多人都認為自己在修,我不敢說我有什麼果位,但是每次我修這個法本,都很懇切的祈求上師本尊加持,來利益廣大的眾生。

法本有講到一個很重要的條件,假如沒有修到大手印(噶舉派特有的禪定法門),這個法不能修。大手印入門的方法就是專一瑜伽。以現代話來說,「專一」是說他的心已經專注一個方向。以 吉天頌恭所開示的「一意」︰心裡面所有複雜的意念歸納成一。什麼「一」?成佛的意念,沒有別的。什麼叫做沒有別的?不要吃飯睡覺買東西嗎?不要逛街買衣服嗎?不是這個意思。意思是說你所有的意念就是為了成佛,其他日常生活所做的事都是因緣法,不做人家會說你神經病,說你與眾不同,拜佛拜到神經病,所以非做不可。

裡面講得很清楚,大手印要修到什麼程度?離戲瑜伽。我們要祈請本尊加持,讓我們能夠得到離戲瑜伽的果位。什麼是離戲?人世間六道一切跟遊戲一樣,什麼是遊戲呢?玩完就沒了,再玩另外一場遊戲。六道輪迴就好像是一場遊戲,不斷在重複。修行人離戲,不是他的肉體,是他的心決定離開輪迴的苦海。假如他修到離戲瑜伽,他就不著兩邊,就是我們講的中觀。修到離戲瑜伽才能修這個法門,因為修到離戲瑜伽的行者已經多少證到空性,能夠體悟了解空性,知道法界一切現象都是因緣而起因緣而滅,沒有自性。假如沒有修到離戲瑜伽,不能修這個法。

他修這個法的時候,法本裡面寫,「祈請很多眾生來吃他」,他會看到。假如沒有修到空性,沒有證到緣起性空,他看到會說︰「這個是鬼、這個是魔、這個是什麼。」就沒有辦法超度眾生。假如證到空性,了解離戲瑜伽,他只不過是看戲。「你給我看是鬼,很好啊!你給我看是菩薩,很好啊!」菩薩無所畏懼。假如沒有證到空性,修施身法會發瘋,因為一吹人腿骨法器,眾生就來了。

你們會說:「沒有看到。」你們沒有資格看到,假如你們看到的話,我馬上幫你們修超度,因為看到表示跟他們是同類才有資格看到。現在你們在人道,當然看不到。有些人以為有天眼可以看到他們,你跟他不同空間是看不到的。我們用什麼方法看他,是故意看嗎?不是,是在定裡面才看得到。經典講得很清楚,阿羅漢要入定才能看到事情;菩薩的定常常會發生;佛則是完全在定境裡面,才看到法界森羅萬象一切的變化。法本裡面很清楚,沒有修到空性的慈悲心,沒有修到大手印的離戲瑜伽,修這個法本不只對自己沒有幫助,也不能幫助眾生,反而對自己有傷害,因為自己會變神經病。法本裡面講很多東西,不方便跟大家解釋,因為是密法。

重點是今天大家來參加法會,要將自我的觀念放下,因為這個法本不是我寫的。厲不厲害呢?我也不知道我厲不厲害,但是至少從1995年開始修施身法到現在,假如這個法不能利益眾生,我不可能活到72歲。因為裡面所請來的都是你們沒聽過的魔、名字,譬如說我們會請那一些散播流行病的魔,別的經典很少講這些。我們要請來所有一切會傷害眾生的鬼、怪、魔、龍等等,我布施給他。

來參加法會的人,希望大家將疑心拿走。為什麼呢?我能修法這麼多年,而且這個法是 法王親傳給我的,法本也是 法王教的,法器也是 法王上一世用過的法器。種種的一切表示這個法目前都在利益眾生。就像上一次我在臺灣南部修法傷到自己的身體,後來就是靠修施身法,沒有躺在醫院打點滴。本來他們想要幫我打點滴,結果拍我的手背拍了快10分鐘,就是找不到血管,因為血管都扁掉了。就靠修施身法,連修一個月,身體馬上變好。從這一點可以看得出來,施身法對累積福報很快。你們會講,你在修當然很快,當然!絕對跟你們不一樣。但是只要你們來參加法會,能起懺悔心、絕對的信心,不要有個心態利用佛法幫忙超度,超度完還是過自己的好日子。告訴你,這樣子對你不好,因為你利用佛法。很多佛經都講過,今天你跟佛菩薩有緣才有機會碰到、聽聞佛法。不是一般人可以碰到密法的,絕對你累世有這個因緣福報,曾經有接觸過。

修金剛乘的人要度眾生,只要一個眾生沒有解脫輪迴,他還是要再來,一直找這些眾生去度的。度不了這一世,下一世還要再來。觀念是什麼呢?這一世皮的先不理你,下一世只要逮到機會還是度你。所以菩薩就是一直不斷的利益、廣度眾生。「廣」的意思是沒有一個範圍,認為自己要度哪個族類、哪些人、哪個團體、哪個民族,也沒有分哪一道,六道全部都要度。當然這個法本裡面寫的是法身菩薩才能做到這麼完整,我還不能做到這麼完整,法身菩薩是指八地以上的菩薩。

簡單講,修這個法本如果沒有證到一點菩薩果位,這個法不能利益眾生。譬如常常有很多給超度完的,大體會出現瑞相,這個就是超度。超度不是唸個經就可以超度,我不能給他好處,他不會聽我的。給他些什麼呢?當然是給他我最珍貴的東西,就是我的命、我的身體,而且代表六道一切眾生供養諸佛,讓一切有情眾生能得福報,得到諸佛菩薩的幫忙。

假如你對法起疑心,對法只是利用的想法,我勸你離開,因為這個業很重。很多人覺得我需要你,才來找你,你就應該要幫我。我們每一天都在幫眾生,但重點是有這種心態的人,在未來不要說成佛,連離開三惡道都有困難。不要以為來參加過法會就不會墮入地獄餓鬼畜生道,還是有機會的。根據你來法會的心跟來完法會後的心。

當然你墮入三惡道會比別人好,比如說你墮入地獄道,會到小的而不會到大的地獄。大小的地獄怎麼分呢?小的地獄就是懲罰的時間比較短,所受的苦比較少。墮入餓鬼道的,因為你有參加過法會,但是你慳貪。什麼是慳貪呢?今天口袋剛好有個銅板,就供養他。以前甚至出現買酒的折價券,明知道我不喝酒,給我這個幹嘛呢?這就是慳貪。別的餓鬼要蹲在洗手間的旁邊等著別人大小便,以聞到味道來吃。因為你有一點福報,別人吐痰,你馬上有機會可以搶到,因為你當的餓鬼比別的餓鬼有力氣。餓鬼不能喝水,不能吃東西,喝了水會像火燒。你有參加過法會,但因為慳貪,所以你就墮入餓鬼,只是成為餓鬼的福報比別人好。要跟你講清楚,否則的話你會想說不要來算了,會汙衊佛法。

墮入畜生道會怎樣呢?就是有人養你。正如前幾個禮拜講的,有一隻狗有幾十億身價。最近有一位法國設計家死了,也是將他的錢留一部分給他的貓。你們準備做這一種吧!你說會嗎?肯定會。你不是修行人,不相信因果。什麼人會墮入畜生道?不信因果,就是利用佛法的人︰「達到我的想法了,我不修了。」假如這樣的話,我第一個舉手跟 法王報告說,法王我不修了。我絕對修的比你們多。

每個人都自私,有時間才來,沒時間不來。這就叫做利用。你比我忙嗎?你說︰「我不相信你,你是人。」你們找一個人不要命的整天在幫你們好嗎?不計較名利、什麼都不計較、你們去找一個這樣的人。我不是逼你們信我,剛剛前面講得很清楚,我所講的都是佛經教的,上師教的以及自己修行經驗出來的。假如你要相信我,就錯了。你要相信我所宣說的佛法如不如法。什麼叫如法?有沒有辦法幫助我們解脫輪迴。

有很多人不相信有輪迴,有很多宗教也不講輪迴,只有佛教才講輪迴。雖然印度的印度教也相信有輪迴,但是不知道輪迴怎麼來的,也不知道怎麼斷輪迴,只有佛法才能斷輪迴。為了知道這個要花很長的時間跟你們講,今天不講。今天南珠堪布來了,我多說一點。

等一下我說要幫助的人名字的時候,就講自己本身的名字以及想幫助的人的名字3遍。

仁波切開始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法音遍滿十方。與會眾等皆因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修法後,仁波切繼續開示︰

下禮拜要去日本弘法,除了京都道場開光紀念日法會之外,還會到一座1200多年的老佛寺舉行一天的法會。這場法會的緣起蠻殊勝的,因為日本的老佛寺都有個傳統,所供奉的古老本尊並非像我們都是打開讓大家看到,有些是3、5年才開放一次。而這座佛寺特別久,33年才開放3年讓信眾膜拜。去年我去的那一天剛好是開放日,而且是他們找很多人來唸經快結束的時候,我剛好到了現場。有人告訴他們我是藏傳佛教的仁波切,所以他們對我比較禮遇,請我去本尊觀音菩薩面前。

這尊觀音菩薩差不多有3公尺高,是唐檜木雕製的,聽他們說是唐朝時從中國運過去後,就一直供奉在那邊。那天我在觀音菩薩像面前持誦六字大明咒,唸了還不到半圈,約莫20幾遍,整尊觀音菩薩像就一直往前晃動。當時不只我看到,我看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佛寺的住持、其家人與日本信眾都親眼看到(日本很多和尚都可以結婚、生孩子),我唸多久,整尊觀音菩薩像就往前晃動多久。

他們覺得很殊勝特別,因此主動跟我一直保持聯絡,而且我在京都道場舉行兩次法會,住持與其父親都來參加。因為結了這個緣,他們也請我去佛寺舉行法會,因此會給他們觀音菩薩灌頂。住持祈求能得到《金剛經》的口傳,因為他去京都法會時我剛好在開示《金剛經》。

在我的觀念看來,這件事情是觀音菩薩牽的緣。日本是自我中心很重的國家,他們基本上是不太容易接受外來的宗教。那一天若不是觀音菩薩像晃動,他們也只是禮貌上請我過去而已。他們每天看那尊觀音菩薩像,從來沒動過,而且那尊並不小,這麼高的一尊木雕佛像整尊向我前方晃動。

日本人很奇怪,就是要看到才會相信。以我所知,藏傳佛教在日本從未舉行過正式的法會,只有演講或到信眾的家中5、6人舉行法會,這次他們來參加法會的信眾約有40、50人。雖然跟臺灣寶吉祥道場的規模相較之下是不多,畢竟我們每次都至少有1300多人參加法會,但以日本來說算是很多,而且那天不是放假日。

以日本人的觀念,去參加一個外來的修行人所舉辦的法會,真的很難。難處不是在於他相不相信你,而是因為他們不知道、不懂、沒碰過的事,他們不敢也完全不會跟你接觸。那天因為有信眾參加法會,他們也看到觀音菩薩像在動,所以話已經傳開了。

其實這沒有什麼特別,就好像我們直貢梯寺有一尊很古老的 吉天頌恭佛像。到現在還有一種說法,如果修行很得力,一直不斷在 吉天頌恭佛像面前祈請,他會開口跟你講話。但現在沒有了,可能 吉天頌恭在閉關不講話。就好像我閉關3個多月時,連跟自己講話都不可以,連自言自語都不行。你們不要再說自己在修行了。如果沒有福報、智慧、上師的加持與護法的保護,不太可能閉這種關,不要說3個月,你們可能關2天就會瘋掉。

這次的因緣很殊勝,可能是觀音菩薩希望我們去幫助那邊的眾生,也可能是觀音菩薩看我在日本這麼多年,都是為了佛法,也是為了教派,也希望直貢噶舉能在日本播下一顆種子。至於未來如何發展並不重要,重要是有個緣起,密法很講究緣起。而且日本人雖然有顯教八個宗派(華嚴、唯識、禪宗等等),但我去過很多日本佛寺,不敢說沒有真正修行的,很多都成為觀光景點,但日本人維護古老佛寺的那種心,真的是我們做不到的。

這些古老佛像能留下來,雖然很少真正精進修行的人,但至少因為這些古老佛像經過1000年,以前從唐朝回來的僧人真的有守戒,修行也得力,所以這些佛像都有加持力,讓信眾膜拜也讓他們種下未來世能修行佛法的種子。有一年,我陪著 法王參訪京都很多佛寺,但 法王只有在其中一座佛寺向供奉的佛像頂禮,其他都沒有,還跟我講:「只有這邊有。」有什麼我也不知道,也不要問。

可想而知,即便有佛像、佛寺,不見得有佛菩薩在。就算有出家人,也不代表有佛菩薩在,如果你的心不對就不在。這次去的老佛寺,雖然變成有點俗家,但是過去開山祖師的能量仍在,我以前去過一次,現在是第二次去,他的感應還在。就是因為他修行的福報,所以讓佛寺一直留到現在,而有機會接觸到藏傳佛法。

我之所以舉辦觀音菩薩灌頂法會,因為那邊的主尊就是觀音菩薩,給他們灌頂就是看他們未來有沒有緣修行觀音法門。很多人以為修觀音菩薩就是唸《大悲咒》、《普門品》,雖然沒錯,但這是在資糧道,而不是加行道與見道。如果我們真正要修行某個本尊的法門,一定要接受灌頂。灌頂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賜予,若以藏傳佛教來說,一定是證果的仁波切才能賜予灌頂。

你們以為灌頂很簡單,拿個瓶子倒出來而已,其實灌頂是仁波切的福德、功力進去寶瓶,感動佛菩薩加持再賜予你們灌頂。以前在西藏有此一說,如果一位仁波切給很多灌頂就會需要重新閉關,因為他一直給。所謂給,不是如你們認為只要簡單想一下,如果想一下就能給灌頂,多輕鬆啊!那 法王也就不用教我閉關及多種修行法門了。

要做到灌頂,絕對是這位仁波切的福與慧已經開始快速累積,才有資格給灌頂。因此一般的西藏出家人,即便是格西或堪布都不給灌頂。並非他們不能給灌頂,而是他們守戒,沒有證到仁波切果位,他們是不會做的,但是他們的儀軌比我懂,因為所有堪布都是從小出家,對所有儀軌都很清楚。

因此這次我特別請南珠堪布從雲南過來陪我到日本舉行法會。在西藏,若是具有修行果位的佛寺、中心,一定有仁波切、堪布、出家眾及在家眾。法王為了南珠堪布一直給我們寶吉祥道場幫助,所以特別給堪布坐床。坐床就是公開確認堪布的果位,而不是說了就算。譬如我是仁波切,不是我講了就算,也不是跳出來說自己是西藏人就是仁波切,真的不是這麼一回事。

很多人會說西藏話就說是仁波切,也許是,但仁波切也分很多等次,有A、B、C、D、E、F、G咖的,就好像菩薩果位有分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七地,這個分別不是佛菩薩在分,而是他的功德與果位。

這次去日本,跟著去的弟子一定要守規矩,不要以為去觀光。我帶著出家弟子去,也不是增加他們的功德與福報,而是讓日本人看到出家人的儀軌是在什麼地方。昨天我已經教訓出家弟子們了,以堪布講的算數,所以請堪布不要對他們好,如果他們不對就呵責。

未來寶吉祥佛寺興建之後,以藏傳佛教而言,就是等於留下這個傳承。幾年前,藏傳佛教四大教派已經肯定不再確認任何轉世仁波切,已經確認的就確認,後面出現的,雖不敢說是假的,但就是沒有登記註冊。法王一直要我興建佛寺,看來是還要抓我再來一次。因為轉世仁波切一定需要自己有佛寺、男女出家弟子與堪布,這個傳承才會傳得下去。

法王賜予我的長壽文,並不是我跟 法王要的,很多人以為有長壽文自己就是仁波切、很厲害,其實錯了。如果 法王不寫給你,再求也是沒用,寫給你就是授記,是確認你的未來可以修到這樣,所以是不隨便寫的,不是要寫就寫的。在直貢噶舉是如此,其他教派我不知道,我們是很嚴謹的,因為寫了就等於是授記這位仁波切未來的果位。因此 法王賜予我長壽文,不是讓我這一生在世間的壽長一點,當然會長一點,但重點是這個法脈傳承能久一點,而能利益廣大的眾生,不只是為了區區臺灣這一小塊地方。

因為我這一生的緣在臺灣,所以很多事情都從臺灣開始。譬如我見到 法王是在臺灣,不是在西藏,我也沒跑去西藏。莫名其妙 法王出現而我又送上門,就結合起來。這就是緣,也是累世善緣具備,這一世條件夠了,就開始了。

很多人希望多見一些大修行人、大成就者,認為這樣就有加持而能修得好,其實也不一定。我曾說過,我有一位已經過世的朋友生前曾見過四大教派的法王,他一生之中至少領受過700個灌頂,比我還多,但又如何?他還是無法改變自己的業力。所以如果有因緣福報能見到成就者,當然很好,但是不能貪心,認為自己見到他就會不一樣、得福報等等,現在很多人還有這個觀念,如果你不修,這是沒用的。

今天提到這件事,不是炫耀我的能力或教派,只是告訴你們觀音菩薩認同了才給我這個機會。如果觀音菩薩不認同,那天我唸到嘴皮破,他不會動的。那尊木雕像很高,怎麼會動呢?而且不是只有頭向前點,如果只有頭,你們或許還會說因為是接上去的,但當時是整尊在動,那是整根樹幹雕出來的,照道理是不可能發生的。

觀音菩薩認同什麼呢?就是認同最少我修到一點空性的慈悲心,也知道我弘揚佛法,對於名聞利養至少真的看得很淡,不做作,不牟利,順其自然去弘揚佛法。換句話說,如果日本以後很多佛寺來找我,你們再不修,就等著看吧!

這只是個開始,已經跟你們講過,不是非要你們不可。如果你們不學、不修,整天利用佛法,不是不好,至少比那些不利用的人好一點,但真正問問自己究竟要佛法做什麼。如果是要佛法求名求利求健康,其他外道也可以做到。譬如有些外道整天唸他們的經也可以讓身體健康,這個不是佛法的重點。佛法的重點是講未來,不是指這一世,而是下一世。

如果今天有這個機會接觸佛法,就要幫自己準備,英文說是 be prepared,現在就開始準備,不要等到自己死了兩腿一蹬,才求 仁波切超度,何必要受這種苦呢?早點準備好,就不需要經過這種苦了。這種苦非我們人類的經驗能知道的,無論你生前多灑脫、多能接受死亡這件事,如果你沒有準備好,到時死亡過程中的生理、心理因素,你會克服不了、壓不下去。準備好了(信、用心去做且聽佛所教的方法),走的時候才沒有痛苦。

好像之前過世的美國弟子,在他還沒信佛之前也是信外道。改信佛法之後,剛開始修小乘修得亂七八糟,到後面才皈依我,他走的時候就沒苦了。他是癌症走的,只有微微的痛苦,沒有癌症要死的那種苦,他心裡也沒有苦。佛法的偉大絕對不是幫你解決世間的小問題,因為無論是誰,每個人總有一天要單獨面對死亡的過程,一定會發生。如果現在不充分準備,事情來臨時你就會慌了手腳,會亂掉。

諸佛菩薩與一切上師都是教大家要準備,但不能代替你們死,請你們要清楚記得。佛菩薩也不能代替我死,是自己要負責、面對,如果你認為學佛不是學這個,那就不要來。佛教我們常念無常、常念死亡,這不是消極的看法,反而是很positive(積極的)看法。為什麼?你知道自己沒辦法掌握死亡的過程,所以更加要了解自己,更加要深入去體會、去改變自己。不管現在的科學、醫學多發達,都沒有方法解決、幫忙、支持死亡時不經過痛苦。

不要迷信安樂死,因為我有小小神通,就算安樂死打了毒藥讓你呼吸停止,你內心還是痛苦。佛經有解釋,當我們的神識(別的宗教解釋是靈魂)要離開現在這個肉體時的痛,就好像龜被扯離龜殼的痛,這種痛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幫你取代。神識就是所有神經的記憶,我們的神識幾十年習慣住在這個身體裡面,要離開的時候就好像硬將所有電線切斷而拉出來,所以感覺很痛、感覺自己很可憐,這是沒有辦法可以解決的,除了學佛和佛菩薩來接你,才可解決這個問題。

是否僅僅來幾次法會,就能夠解決呢?哪有這麼便宜,你都活了幾十年,才來一次就幫你解決問題?請你們記得,佛法與其他宗教不一樣,佛菩薩沒有給我們任何東西,但是佛菩薩跟我們一樣都是從人類修出來的,所以用他的經驗教我們如何修,他在旁邊給我們指導與方向。

就好像我2007年時去拉其雪山閉關3個多月,法王本來不需要閉關,但就一直在我關房旁邊,因為要隨時給我指導。因為修到無上瑜伽部,有些地方非要上師口傳不可、非要上師的心法講給你聽不可。但是上師只是陪著,不能幫我修,還是自己在修。法王看我6月時死不掉,才開始去雲遊四海。我還沒死之前,法王每天都在。當時我的關房和 法王的關房隔了一段距離,因為那邊是個山谷,沒有人,有一點聲音都聽得很清楚。所以 法王每天都聽到我持咒持到幾點鐘才睡,也知道我幾點鐘起床,後來看我死不掉,才開始出去。

上師的功德在這裡,他不是給我們東西。照你們以為的道理,法王給我就好了,每天加持、灌頂,就不用閉關了。為什麼還要閉關?因為自己所作的業要自己負責,自己要去處理。我以自己修行的經驗與你們分享一下,仁波切只能教你們、指導你們、在旁邊呵責你們、威脅一下,沒有恐嚇你們,但你們要下決心去做。你們不要以為 仁波切也是跟你們一樣開車、吃飯、睡覺。當然跟你們一樣,因為我也是人,我不是神仙,還是要過人的日子,但是我的心不是人的心,最少已是菩薩的心。

這次寶吉祥道場有殊勝的因緣去日本弘法,並不是去日本比較威風,而是有個因緣才能跟更多眾生結善緣。就好像今年 法王四處弘法沒有停過,我真是佩服他。每個國家都待十幾天,又再去別的國家,這也是跟所有眾生結善緣,讓佛法能夠流傳下來。眾生沒有跟佛法結善緣,佛法就留不下來,就如某些地方會將佛像轟掉,就是因為沒有結善緣。

法王與我都是在做這種事,很多仁波切也是,這一生度不了你,至少在一些地方、人群中留下善緣,這個善緣可以生生世世用,所以佛法才會生生世世利益眾生,這是我們的宗旨,而不是為了要多很多信眾或供養。就像我去匈牙利弘法,還是我自己出的費用。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利益無量無邊眾生,與會眾等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5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