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9年2月17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

「施身法」是漢語,在西藏話的意思是「斷」。修這個法可以斷我們一切煩惱障和所知障。煩惱障是指起心動念就是煩惱,所知障是執著自己所產生的一切知覺,這也是障礙。尤其很多信眾認為自己很虔誠、恭敬,但只要上師講到他不喜歡聽的話,他就認為上師在責罵。如果一位上師不會罵人,你不要皈依他。為什麼上師要罵人呢?因爲有問題才要學佛,沒有問題就在阿彌陀佛那邊了。

有什麼了不起呢?不能讓人家講、不能讓人家罵?回想一下在讀書的時候,老師有沒有罵過你們呢?做小孩子的時候,父母親有沒有罵過你們呢?長大了就了不起嗎?不能被人家講嗎?你們就是有缺點,一位如法的上師才會講你。我也可以嘻皮笑臉,講一些你們喜歡聽的話,你們就會開心供養。我也可以做一些你們喜歡的、認為有功德的方法讓你們覺得自己有在修行。

學佛是上師要幫助你,教你斷煩惱。若你連對上師都會起煩惱,學什麼佛呢?不管有沒有皈依,一位修行人,你們要對他從心裡起尊重。他跟你講一個字、一句話都是佛法,都是幫助你面對自己的問題。假如認為自己沒有問題的,最少身體好了吧?最少自己在唸咒的時候,心會比較定一點吧?為什麼這麼多妄念?就是心不清淨。為什麼這麼多妄念?身體不好。為什麼身體不好?因為這一生所作的一切惡業都會讓自己身體不好。不是單靠一點供養,唸些咒、參加一些法會就可以讓你馬上變好。

每個人都看過病,很清楚看病的時候,醫生只能幫助你的病:一、暫時停下來讓它不要繼續惡化;二、改善病情,但是你要繼續看醫生吃藥。為什麼你們對佛法的看法是:我做一點就可以全部改呢?連釋迦牟尼佛已經是佛了,都要苦修6年才能真正大澈大悟,我們是什麼根器?參加一些法會,見過幾個出家人,就可以大澈大悟了嗎?驕傲,就學不到佛法。驕傲,就培養不出慈悲。沒有慈悲就沒有佛法。慈悲是什麼?「慈」是將自己好的換取眾生不好的過來。「悲」是什麼?有能力幫助眾生到彼岸,就是能夠超度眾生。

佛法分開兩大類︰顯教和密法。顯是一切佛所講的經律論,但這是自用的,用來調整自己的心,改變自己的思想行為。假如透過佛法、聽聞佛法,還是不能改掉自己,你就沒有資格學密法。很多人以為碰到個西藏人就是學密法。你以為每位仁波切都是大仁波切嗎?藏傳佛法很清楚的,不是說階級,而是修行的果位。

一般出家眾假如一生戒律守得很好,儀軌也懂,才有資格成為出家眾的老師。有些教派叫做格西,直貢噶舉叫做堪布。堪布繼續修行學到密法了,才能證到仁波切,不是你想成為仁波切就可以做到。直貢噶舉派很清楚的,這一生沒有修到果位是不會確認你為仁波切。很多年前開始,整個藏傳各大教派已經有一個共識,不再認證任何轉世的仁波切。意思是說,已經來的就來了,已經證果的就證果,以後可能不再出現了。

很多人對藏傳佛法不了解,以為藏傳就是西藏人才懂的,那你就錯了。以直貢噶舉來說,澈贊法王打破傳統,第一個確認我,不是轉世仁波切的漢人在這一生修出仁波切的果位。簡單說,假如我沒有修到一點功德,法王絕對不會做這種事,因為他要面對整個教派。假如今天我的修行不得力,我相信 法王也不會隨便讓我坐床為仁波切。

很多人都認為西藏人才修得出來,其實佛法不屬於任何種族,不是你懂西藏話、學西藏話,你就懂密法。因為密法是一對一口傳的,就算上師口傳法本給你,裡面有很多的心法,上師沒有講,你也修不出來。很多年前 法王傳給我一個法,在法本上面沒有寫,法王在中間講幾句話給我聽,他說很多仁波切都不知道。

所以我常常講大家不要迷信。佛所講的依法不依人,什麼叫依法?就是他所講的佛法是不是釋迦牟尼佛教下來的?如果是釋迦牟尼佛教的,歷代傳承上師所教的,我們就依附這個法,而不是這個人。這個人只是代表歷代傳承上師和諸佛菩薩傳法出來給我們。這個觀念不是叫你們不要依止上師,而是不要迷信。什麼叫迷信呢?他講的話和佛法無關你還相信,以為對某個上師、某個出家人好,他就會傳法給你。假如真的如法的上師是根據你的緣、你的根器來幫助你。假如連批評你一下你都不接受,你這個人沒有資格聽聞佛法,也沒有資格學習密法。

修菩薩道,六波羅蜜裡面的布施持戒忍辱。為什麼說六波羅蜜第一個就是布施?不是我給錢就是布施。布施的意思是在你心裡面布施出來有沒有尊重的心。不是尊重這個人而是尊重佛法、尊重傳承上師而供養。布施不是施捨別人、不是可憐別人,因為修菩薩道行布施是用好的東西換回來他的痛苦,所以施身法是布施最頂尖極致的方法。為什麼要持戒?你不持戒,自然貪嗔痴慢疑全部來了。

剛剛分享的出家弟子講的細胞重新安排,這個我們不管,總之你心裡面有一絲一毫的惡,這個善是修不出來的。昨天有一位皈依15年的弟子得了癌症來求見,我講她︰「妳皈依15年,還這個德性跑來見我。」什麼意思呢?沒有修,15年在打混。講了不聽,不持戒,還是恨這個、恨那個,對這個不爽那個不爽。

剛才分享的出家弟子說 仁波切的身上會散發出一種香味,我不用古龍水,也不用鬍子水。為什麼呢?我要看自己有沒有修。因為佛經有講,當你戒守得好會有戒香(戒體的香味)。有些人以為噴香水、噴古龍水會香一點。事實上現在很多的香水裡面含有動物性的脂肪,我聞到會不舒服,但是沒辦法,要忍受。所以佛經有講,戒體守得好的,身上會有一種香味出來,不需要求,不需要擦一些檀香油讓自己有檀香味。

持戒守得好,自然你會忍一切東西。好的你會忍;不好的你也會忍。忍什麼呢?不是接受、消化,而是不動心。為什麼上師要罵你們?訓練你這一些。連上師講你,你都說他罵我。我為什麼要對你們好呢?告訴我什麼原因我要講好聽的話給你們聽?假如你講的道理是佛經裡面有的,那我以後就不罵人。不給人家批評嗎?連釋迦牟尼佛成佛了都被人家批評,你們有那麼了不起,不能給人家講一句話?這樣你不要學佛了,連外道都不如。其他宗教的神職人員講他,他都會感謝。身為學佛人,上師用佛法批評你,你還說上師罵我,我受不了。那就不要學呀!

在座很多人是從外道過來學佛的,你們以前沒有被神職人員講過嗎?只是他用神祇的名義來罵你,你們不是很開心嗎?為什麼這樣看不起佛法?我曾經講過不接受上師罵的人、批評的人是最惡的人,因為你不準備改,不想改、不要改。我有罵到你私人事情嗎?我有說你每天上洗手間的時間太長了,吃飯的時間太久嗎?我有罵你們這個嗎?都是罵你的心態、行為,你所種的因。教你們不要再繼續種惡因、教你們要懺悔,教你們要相信因果。

最近我將以前在華視點燈的節目放到網站上(詳見珍貴影音連結)。為什麼要放上去呢?不是為了要出名。我相信你們全部看過這個影片,但都沒有看到中間最重要的那一點。1000多個弟子,我絕對相信沒有一個看到。你們只看到 法王和 仁波切可以上電視被採訪,原來 法王承認他的弟子也是仁波切,只看到 仁波切幫忙 法王募款,你們只看到這個。中間有一個很重要的點你們真的沒有看到。

我皈依 法王之後,一切苦從來沒有跟 法王講。主持人請問 法王︰「你的弟子真的沒有跟你訴苦嗎?」法王確認我沒有訴過苦。哪像你們,貓生病跑來問,身體不好也要問,家裡面油燈突然滅掉也要來問。為什麼我不訴苦呢?已經皈依了,上師已經教佛法、傳佛法,你自己要去修。皈依了,你要相信因果,一切苦都是自己做出來的,有什麼好訴苦的。訴什麼苦呢?訴苦表示不相信因果、你沒有修、你不信佛法。

我將這個節目放到網站不是為了出名。對岸最大電視臺邀請我上電視,我沒有出席,由兒子代表參加。就是要告訴你們這些教來教去都教不聽的弟子,看我是怎麼學的。跟你們講過多少遍︰我得了癌症都沒有告訴 法王。不是我不相信他,而是我最相信他,因為他教了我佛法。癌症弄不好是什麼問題呢?自己的定業,就是接受。

每個人都希望學了佛,不要生病不要死。天底下沒有一個人不死。直貢噶舉現在傳到第37代法王,其中只有一代 法王修到肉身不死;只有阿奇護法修到肉身不死;只有蓮花生大士修到肉身不死,其他的幾乎都沒有聽過。你們都以為學了佛就可以不生病不要死,連我都會死,憑什麼讓你不死呢?稀奇古怪的觀念一直出現在佛教界。佛法為什麼會滅呢?滅在信眾和某些上師不講真話。講真話你們就說他罵人。講真話對你們來講就是在罵人。那我也可以哄你說︰「哎唷!你很恭敬喔!一直布施供養喔!你絕對會有福報!放心啦!我會保佑你。」這些都是在騙人的。

將這段影片放到網路上,希望有緣人可以看到,知道怎麼學佛。哪裡有苦呢?皈依之後開始學佛,假如你下決心就已經開始離苦了,哪裡還會有苦呢?你們現在這種苦只是花報,還不是果報。不要以為現在我生病是果報,只是花朵開花而已,還不到果報。開花的時候你一直不斷行善斷一切惡,這個果就不會苦了,已經從苦開始轉好。你還說你苦,表示佛法也是苦了,那你學佛法幹嘛呢?聽佛法幹嘛呢?聽都不要聽,來都不要來。因為你不信佛法。為什麼你不信呢?因為都在求馬上要好。怎麼可能馬上呢?連釋迦牟尼佛修了多少世,此生才成佛,你們哪一根蔥?

不要說別的,這一生在你媽媽肚子裡開始吃肉到學佛前,有多少眾生在你肚子裡呢?你們為了賺錢傷害多少眾生的生命,要不要還呢?你會覺得苦,因為你不信佛法、不信上師、不信因果。你信的話還會苦嗎?如果今天我沒有得癌症,沒有資格講你們。假如今天我沒有曾經窮到沒錢吃飯,沒有資格講你們。你們能夠講的世間的苦,我全部都經過了。我沒有錢吃飯也沒有打電話給 法王說︰「法王,救濟我一下,以前我供養你這麼多,你還一點給我。」我得癌症也是正常的過日子。你們不接受因果,苦就來了,因為你告訴自己苦,這在佛法稱為「苦苦」。

人生有苦是一定發生的事,有情眾一定有生老病死等八種苦。昨天一個78歲的老太婆來求說,走不動,膝蓋痛。我說這是正常的,平常沒有修,突然要讓你膝蓋變好,可以啊,換個膝蓋。以為加持一下,把能量給你,筋骨就好了,馬上可以多走路。多走路幹嘛呢?又不是用來拜佛,人老了就接受。你希望老得慢就學我,從來不訴苦,所以我說自己是苦主,你們了解了吧?

法王是我的根本上師,我都沒有跟 法王說︰「法王,我得癌症,修什麼法?法王,你讓我好,我的弟子才會相信我。」很多人會這樣講。因果不會因為你學一點佛法就消失掉。連釋迦牟尼佛成佛了,9個難就是他的果報。佛沒有苦,他接受果報,所以這個事情一發生就沒有了。不像你們常說︰「我很苦啊!我很苦啊!」那就苦。一直說︰「我生病!我生病!」那就生病了。

以前一些老的弟子都知道我的脊椎是嚴重S型大側彎,現在慢慢移回來了。有一個西醫的弟子對我很好,還要帶我去整脊。西醫的弟子報告︰「有一年跟 仁波切到印度,仁波切在休息室痛得受不了。我很著急。回來就求 仁波切說可以去接受骨科的矯正。後來 仁波切說懶得去不想去。」為什麼懶得去?不是說醫生好不好,而是一、我不喜歡人家將我搞來搞去。二、深信因果:我的脊椎側彎是有原因的,自己沒有修好。以前我的脊椎很痛,我一樣升座修法,你們看不到。只有這個醫生弟子心稍微細一點看得到。身為上師如果連自己的苦都受不了,如何幫助眾生離苦。

講我的故事給你們聽不是講我厲害,而是讓你們知道你們可以做得到。你們做不到一定有很多複雜的原因,不管原因有多複雜,有一天你的苦一定會停止。你還認為自己苦是因為你不讓它停止,你努力讓它繼續下去。所以學密法的對上師和本尊都是百分百投降,相信他幫助我的方法。

以前我曾經提過︰死讓我好就讓我死,這樣我就不會下地獄。我用壽命換來我不下地獄。但是每個人都不相信自己會下地獄︰「我要長壽,要多活一天,要看到這個事情做好。」有一大堆的想法表示不相信因果、不相信佛法。是不是學佛要死呢?不是。否則就不會有長壽佛、施身法,讓你的壽延長一點。問題在於你的決心。你的壽延長不是讓你過好日子,是讓你累積足夠的福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為什麼學密法敢跟本尊發這樣的願?因為我們知道死亡無常,相信死亡無常隨時每秒鐘都會出現。既然每秒鐘都會出現,為什麼我一直怕它呢?在座的諸位都很清楚,有一天你一定死,為什麼你要抗拒這個事實呢?當你抗拒這個事實,就一直做很多事情讓自己不死。但是世間沒有一件事情可以讓我們不死。現在科學醫學這麼發達,能夠讓一個人不死嗎?沒有啊!沒聽過、沒看過,連醫生弟子也公開講過不可能。既然不可能,為什麼要學佛呢?是為了下一世不要再有生死了。

為什麼釋迦牟尼佛介紹阿彌陀佛出來?讓我們這一生若沒有辦法修好成菩薩成佛,就先到阿彌陀佛那邊再修。但是你要去那邊之前要做很多準備工作,要累積自己的福報,要下決心。我得癌症不求上師不求護法,它自然就好。為什麼會好?因為我下決心。不是說下決心因為癌症讓我早一點死;而是下決心這一生要還清累世的債,這樣就還得很快。你們沒有下決心,心想︰「我殺一條魚要還嗎?我已經懺悔了,我已經做很多了。」你做的比我多嗎?絕對沒有比我多。我還是要還,你們給幾個錢就了不起嗎?你怎麼比得過我供養出去的錢呢?沒有一個人比得過我。不要講以前的事情,就講舍衛城,我供養了200萬美元,這只是一個個案,其他的就不要提了。

不是因為我供養這麼多換回來我的壽命,而是因為我供養這麼多,換回讓我有福報可以不斷利益眾生,不是利益我自己。我能夠活到80歲、90歲都不是我的想法,是誰的想法呢?佛菩薩的想法、上師的想法、護法的想法。他們想什麼呢?你留下來對人群有沒有用?對佛法有沒有用?有用自然會讓你留下來。佛經講得很清楚,一個發心的菩薩,諸佛菩薩會來保護他。你們發菩提心了嗎?憑什麼諸佛菩薩來保護你呢?每個人都是為自己、希望自己好,那佛菩薩就不能保護你,上師就是苦主。什麼苦主?今天幫你們修法,看你們能夠得多少。

在古代要修施身法,所有參加法會的人全部都要躺在地上,像一具具屍體躺在地上。但是第一、今天參加法會有1300多人,沒有辦法有這麼大的空間。這個地方太小了,假如全部躺在地上,我看大概要3倍大的空間。道場沒錢,所以只能改個方法,讓你們坐著。第二、讓你們躺在地上你們會睡著。第三、你們會害怕。為什麼會怕呢?疑神疑鬼,想東想西。因為跟西藏人比,你們的供養心絕對比不上。如果是新潮流的西藏人我不知道,一個普通的傳統的西藏人,只要有機會,他就會盡一切去供養。你們不是,連身外物都不捨得,何況是用你的身體供養呢?你們怕都怕死了。所以上師就用他自己的身體代表你們全部布施和供養。你說你一個人怎麼能夠代表我們一千多人呢?這樣子想就錯了。佛法有說︰眾生沒有分別,無二無別。我肉體的結構和你們一樣的,地風水火,只是業力不一樣而已。為什麼藏傳佛教說上師的恩德比父母還要大?就是在這裡。

目前公開這樣修施身法的沒有幾個,但是這個法可以利益廣大的眾生。等一下我一吹響人腿骨法器,只要聽到的有緣眾生都會進來。修這個法的人本身不能保護自己,所有一切的聖物都要拿下來,因為鬼道眾生看到聖物不敢接近修法人,所以一切都要布施。

等一下參加法會的人︰第一、要對上師起恭敬的心。恭敬是什麼原因呢?恭敬才有供養,有供養才有福報,有福報才能轉動你累世的惡業。第二、要對法恭敬。你說我不懂這個法,我怎麼知道行不行呢?你沒有能力懂,你也沒辦法懂,你也沒有機會學到這個法,因為施身法已經處於一個慢慢失傳的態勢。要學到這個法,顯教基礎要10年,密法所有的次第都修好了,才能夠傳這個法。假如沒有菩提心、空性的慈悲心,這個法是修不出來的。

講一個笑話,曾有一個人在修施身法,看到一個很兇的鬼過來,他就怕了,就一直「呸!」、「呸!」、「呸!」,怎麼呸這個鬼就是不走。結果另外一個在旁邊修法的看到了,就用慈悲心吹響人腿骨法器,這個鬼就度掉了。事實上我修這麼多年施身法,都會看到一些很奇怪的眾生。假如沒有慈悲心的,你一怕,慈悲心一消失,這個鬼就不接受你超度。其實不只鬼,所有法界的一切有情眾生,只要今天跟這個法有緣他就會進來,包括天界的眾生、六道一切眾生。

越是修出菩提心和慈悲心的人越喜歡罵人。鐵罵!譬如以前直貢噶舉幾位大修行者,滇津尼瑪仁波切不講話代表罵人,竹旺仁波切開口都是罵人,永噶仁波切開口也是罵人。這三位仁波切都是罵人,這三位仁波切跟我都有法緣,其中一位還是我的皈依師,所以我絕對會罵。你希望我講好聽的話,就算把金山銀山放在我的面前,但只要講到佛法,只要講到為你好的事,我都絕對會罵。錢呢,我看多了;有錢人我也看多了。大家也知道,曾經有一個有錢人說要供養我台北仁愛路600坪的房子,你知道現在值多少錢呢?如果是人民幣來看的話,至少兩個億。唯一的條件是要我容許他吃肉。我不要。

修菩薩道的人不是人了,不要來跟我比。你不想挨罵就不要出現。我罵你對我有什麼好處呢?我講好聽話反而可以多拿一些供養,為什麼要罵呢?自己是相信因果的人,當然希望眾生不要繼續種惡的因。要幫助你們、阻止你們,甚至教你們如何化解累世的惡業,你要聽。尤其學施身法的人,對一切事情都看得很淡,連身體都不要了,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威脅我呢?

修施身法的人對於名利看得比較淡,不會追逐名利,甚至是在名利之中也可以利益廣大的眾生。但是也要稍微呼應一下現代的社會,單純的靠中心在弘揚佛法也是不行。以前跟大家講一講佛法都會相信,現代人很難,親眼看到都不一定會相信。

現在幫大家修施身法除了超度業障重的眾生之外,也超度你們累世的惡業、也幫你們身體的健康能夠好一點。好一點不是說今天會變好,而是讓你們病的苦減少。病的苦有3種因素︰一是自己心態、心理上的因素;一個是真正肉體感覺的因素;另外一個因素就是累世的福報用得差不多了,病就很明顯的出現。就像剛剛講,我的脊椎是嚴重S型大側彎,我是會痛,但是我不覺得苦,因為我一直不斷在修自己的福報出來。所以說佛法能不能幫助眾生?絕對可以。我是苦主,佛法在苦主身上都可以應驗,更何況你們這些小事情呢?

今天就是信心問題。自己有沒有下決心,完完全全相信佛法?相信佛法不是叫我們拋棄現在的一切事情,在《寶積經》講得很清楚,在家修菩薩道可以有財富、房子、眷屬、做生意,以前說可以有馬車、有馬有驢,全部都有講。只是修菩薩道對這些東西的心態不一樣,知道這是福報而產生的一個助緣。很清楚有一天這些東西會離開,所以不會執著在意,只是盡量去做。有很好,沒有也很好,只要他在做的過程中能夠利益很多眾生就很好。

很多人會問︰為什麼你要舉辦演唱會呢?寶吉祥是誰呢?祖師 吉天頌恭的法號。只要有人說寶吉祥很好,表示讚歎 吉天頌恭,他有善緣,以後有機會,當然不是跟我,而是跟 吉天頌恭。為什麼 法王賜給我寶吉祥這個名號呢?一定有原因的。假如我做得亂七八糟,人家一定會講不好聽的話。但是不會影響到 吉天頌恭,他已經成佛了對他不會有影響,只是影響到講話的這個人,對他不好。所以盡我的一切能力去做。什麼能力?根據佛法去做。你們呢?每個人都自私自利。

所以沒有看到《寶積經》就不曉得在家怎麼修菩薩道。是不是在家的修菩薩道不准做生意呢?佛沒有這樣講。吉天頌恭所有著作思想觀念都是從《寶積經》來的,《寶積經》說什麼?修菩薩道。不管出家的在家的,修菩薩道的身口意一定要依據釋迦牟尼佛所講的。不懂《寶積經》的人怎麼可以教人家修菩薩道呢?自己怎麼修菩薩道呢?我們都清楚藏傳佛教是修金剛乘和大乘,藏傳沒有修小乘。既然是修大乘金剛乘,基本的就是菩薩道。菩薩道第一個就是懺悔,第二個就是修十善法和五戒。第三、培養慈悲,修慈悲心發菩提心、行六波羅蜜。全部沒有做就全部跟菩薩道無關。跟菩薩道無關,那你們是什麼呢?就是一般所謂皈依的信眾。皈依的信眾怎麼樣呢?還沒有到定業,有一些意外還是會幫你們一下。但是能真正解脫生死嗎?不一定。

我常常講,我在修法,下面1000多個人,我也沒有分誰是功德主要留意誰一下。就像這個超度名單有一大疊,我沒有分別心。為什麼每個人得到的不一樣?跟你們每個人的心、每個人的業力還有每個人的發心有關。

每個禮拜六我出錢讓遊覽車載信眾去看佛寺的地,在山下的村子裡有一位80幾歲的老太太都罵我那些弟子,你們的上師蓋佛寺,你們都不馬上去做。連外面的人都講這句話,你們真是汗顏。你們信什麼呢?我已經做個榜樣給你們看。法王吩咐我做的事,我第一個先做,不會思考這個事情怎麼樣就去做。

今天幫大家修施身法是讓大家的煩惱障和所知障能夠稍微減少一點,希望你們對佛法比較有正確的觀念。佛法絕對不是跟你們講好聽的話,不要以為自己根器很好,若你根器很好,法王自然會找到你。我是讓 法王找到的,自然 法王會收我當弟子,自然會教我。你們是什麼根器,接觸到一兩個西藏人就覺得自己了不起,那就是驕傲。

跟大家講得很清楚,2003年以前 法王從來沒有公開讚歎說我做過什麼事。為了要挫我的驕傲,看到我差不多了才公開講。2007年閉了3個月的關出來,法王開口就罵我。閉完3個月的關出來,身為上師的應該說你辛苦了,但是沒有。法王說我們出去草地上吃個中飯,我說好。坐下來,法王就先罵我,罵的事情還跟我無關。換了你們會想,閉關閉得這麼辛苦,都沒有讚歎一句,就先罵我。你還會想 法王罵我。是該罵,誰叫我沒有管好弟子,就罵了。罵完,我還要起來頂禮呢!這就是上師和弟子的關係。法王不會挑時間罵你,要罵你就罵你。為什麼要罵?怕你驕傲。很多人閉完關出來就覺得自己好漢一條,不得了了。看看我怎麼樣呢?給罵,那你就是仁波切。你以為這麼簡單可以做到仁波切嗎?

你們這些出家眾小心一點,有些出家眾閉過關就覺得自己跟人家不一樣「你看,他們沒有閉過關,我有閉過關,仁波切有傳我法。」你驕傲,什麼都沒有。真正對弟子好的上師都有虐待狂,都會喜歡用罵的,不罵就表示不理你。不理你有兩個事情,你跟他無緣,懶得理你,笑一下就好。另外一個不罵:定業,已經沒有辦法改。

等一下修法的時候大家都要有懺悔心、恭敬心還有慈悲心。什麼是慈悲心呢?重要的就是自己因為做錯事傷害到任何眾生,讓這些眾生起嗔恨的心對你報仇,所以你讓這些要報仇的眾生沒機會得生善道。你的慈悲心是什麼意思?因為自己做錯事,害他們不能得生善道——他們是你的恩人。假如沒有冤親債主,你們鐵定不來法會,先出去玩一下,這麼辛苦坐在下面,還被罵。還好我沒有收錢,沒有收錢是對的。

慈悲心的定義是自己受委屈、受傷害都不起任何怨恨後悔、埋怨的心。今天有什麼事情發生,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所做的事情所致。怎麼讓這種不好的事情停止?你福報夠自然停止。不再起嗔恨心,貪戀的心也會停止。

昨天有人來問說他有一個三世的姻緣,怎麼停止呢?我問︰「你結婚了嗎?」他說結婚了。我問︰「已經有實際行動了嗎?」他答有。我說我無能為力,因為我看不到三世。怎麼停止呢?貪戀的心要停止。只要貪戀的心停止,有一天這個緣一定會結束。假如你貪戀的心一直不斷,「唉呀!他曾經對我好過!唉呀!他曾經幫過我!唉呀!……」一大堆,到後面你還是哎呀!天底下沒有永恆的緣,沒有不變的緣。這個緣不變是因為你不變,因為你希望繼續下去這個緣。是不是我們刻意去破壞這個緣呢?《寶積經》講得很清楚,所有家裡面的眷屬你們要當獄卒想。獄卒什麼意思呢?他監督你,你做錯事情就馬上罰你,所以你要感謝他,因為他是獄卒,我自己做錯事,是他罰我,我以後不敢做。慢慢你的刑期滿了,你就會離開這個獄卒。這是釋迦牟尼佛講的。佛比我幽默,2000多年前已經講這種話給我們聽。

今天假如學了佛法,很自然你的心情會開。為什麼會開?你對事情切入的角度和觀念是用佛教導的方法去看,就會不一樣;但是我們用人的方法去看,人的方法是什麼呢?執著。相信自己沒錯,別人都是錯,問題就會越來越嚴重,這個結永遠就打不開。

施身法最重要就是參與者,你們要不要躺下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要恭敬、懺悔、慈悲。這三個心很重要。假如你躺在那邊不恭敬也沒有用,反而睡著。假如你躺在那邊沒有慈悲心,這個身體也不可能布施出去。假如你躺在那邊沒有懺悔心,冤親債主也不會過來用你的身體。只要你們有三個心出來,我代表你們就有用。假如沒有三個心,我修得多辛苦,每天幫你們修還是沒有用,因為主角是你不是我。你們這三個心一起來,那些生生世世的冤親債主,包括這一世的,他絕對能體會。就算他是活著的人,心裡面也會慢慢變,因為你的福報起來了。福報起來了,那些對你有障礙的事情慢慢的就會離開,不需要求,這是我的經驗。求來求去求成仇。

不用求,相信佛菩薩,什麼事情都會改好;相信上師說的,什麼事情都會轉。你還是自以為是的就不會轉,說「我還是這樣子」那你就是這樣子,沒有辦法。大家要很清楚,那三個心要起來。等一下我說名字的時候,你要講在世的你想幫忙的,包括你自己的名字。我講說去世的名字,就是已經往生的眷屬,包含被你傷害的眾生的名字。

仁波切開始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法音遍滿十方。與會眾等皆因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

修完法後,仁波切繼續開示。

法本的後面一直講︰祈求上師。沒有說祈求觀世音菩薩,而是講祈求上師。上師是傳法上師和歷代的上師。祈求上師加持我,因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業障,感召一切邪魔與部多(就是鬼眾,包含動物的鬼)所造成的病痛及痛苦。這句話的意思是你自己做錯一切事情,所以感召這些內因惡業和業障,都是自己做的,所以你要祈求上師加持;假如怕被上師罵的,這個祈求就沒有。為什麼罵?罵了消業障。當上師罵的時候,你接受並起懺悔的心,你就相應。當罵你的時候,你說為什麼罵我?馬上不相應。學佛沒有這麼簡單的。學佛的人如果不能挨罵,求你不要學佛,因為你會謗佛謗上師。也不是隨便人可以罵,當然要 仁波切,這種不要錢不要命不要利的人才可以罵。

有些人在臺灣蓋佛寺,會先蓋了再說,不管合不合法。但是我蓋佛寺一切依法行事。法律規定怎麼樣就怎麼樣去申請。所以很多信眾去看了,他們起歡喜心。為什麼歡喜呢?因為能守法才能守戒,連法律都不遵守怎麼守戒呢?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要守政府的法律,不管你喜不喜歡,你住在這個地方,他訂的法律合不合理、公不公道都要遵守,誰叫你的業力讓你要住在那邊呢?這是你的業。

在《寶積經》也有講,不要惡言批評統治者,因為是你感召來的。我們活在什麼社會、什麼國家、什麼法律裡面都是跟你我自己的業力有關。什麼叫自由民主呢?沒有這種事。你以為選舉就是自由民主嗎?不一定。大家都看得很清楚,選舉也是演戲,演完喜歡,你就投他一票。投他代表什麼呢?你要分攤他的共業。所以不喜歡的人就不投,旅行去了。投了就表示你支持同意他。你會說我沒投票的怎麼辦?沒怎麼辦,只要他訂出的法律對國家有幫助,你還是要接受。

好像大家知道我是個仁波切,也是個企業家,我到哪邊都是很守規矩的。人家規定不可以我就不做。不能因為說為了佛法犧牲自己,想的這麼偉大就將自己燒掉了。這樣是不對的,沒有這個緣就不要勉強去做一些什麼事。守法很重要。我現在蓋佛寺,第一守法,第二隨緣。我沒有做廣告,寶吉祥的網站也幾乎不寫上去,也不准有任何募捐大隊。連出家弟子說要在馬路上、去素食店去募捐,我說不要,因為這是攀緣。那些不肯支持我蓋佛寺的弟子就沒有緣。很多人說等等看,你們求佛菩薩的時候都會說,佛菩薩快點幫我解決問題,等到上師要做事情就慢慢看清楚。等我有時間、等我方便、看看是不是這樣子,表示你不相信上師。

你們因為這種惡業會感召一切邪魔鬼部來傷害你,因為你充滿貪嗔痴。這邊祈求上師加持,上師的功德力可以幫助你阻擋一下,但不是幫你消業。《地藏經》有講,地藏菩薩的大威德力可以幫助我們跨越學佛的障礙,但是不代表會幫你將果報消滅。跨越障礙的意思是讓你有機會繼續修行,讓惡果減少、變小甚至不發生。為什麼不發生呢?不是惡果消滅掉,而是你善的業太大了。善的力量太大了,將它蓋起來。等於今天讓蚊子叮一下,癢幾天;被畜生、被蛇咬一下就死掉了,差別在這裡。你一定會出血,蚊子咬一下,你的血就沒有了,會感染,一樣生病。不要以為蚊子叮了癢了以為沒事,是一樣的。以醫學立場來說,也是受感染也是會生病,但這個就是重報輕受。

「所作成的一切病痛痛苦能已熄滅,祈求上師加持與我。」你不深信上師,只信自己,上師要怎麼加持你呢?法本全部後面都是上師的加持,沒有一句是本尊的加持、觀音菩薩的加持。也沒有一句講說家庭怎麼生活。後面也有講你一直修這個法,貪嗔痴這三毒自然會熄滅,因為你不斷的祈求上師,你的惡念就會停止。既然停止,貪嗔痴自然會熄滅。為什麼你還有貪嗔痴?因為不信上師。為什麼我的貪嗔痴去的比你們快、比你們多?因為我信上師。信他什麼呢?他絕對能夠幫助我這一生解脫生死,絕對相信他傳我的法一定能夠幫助我這一生解脫生死。當然前提是要跟到正確的上師。

既然在家眾的生活和出家眾是不一樣的,假如依止一位出家的上師,他教你的法,照做就好;而不是說我學他這樣,我學他那樣,那你乾脆出家算了,可是你們又不肯出家。《寶積經》裡面釋迦牟尼佛特別開示,在家修行的方法和心態。大家都知道因為我帶500個弟子去舍衛城,馬上翻到這一段「長老帶500個人去舍衛城聽釋迦牟尼佛開示《寶積經》」。

後面也寫很多,祈求上師加持讓我們很多的病都可以自然熄滅。你們還不熄滅就是對上師所講所教的沒有去做。為什麼我在電視上面敢講沒有對 法王訴過苦?因為 法王教我什麼,我就去做。佛經教我什麼,我就去做,我不懷疑。法王罵我,修理我,我還是歡喜受。滇津尼瑪仁波切怎麼修理我,還是歡喜受。哪有像你們,覺得上師罵我。佛經上釋迦牟尼佛怎麼講呢?呵責。意思是講話很大聲,甚至用打的。現在怎麼敢打你們,打了馬上告我,說學佛學到迷信被打。佛經講的是呵責。《寶積經》有講,對不聽話的兒子要打,這是釋迦牟尼佛說的。你不能不教。做上師哪有不教弟子的,奇怪的事,還想說傳個經給你唸一唸就是傳法,真正要教啊!因為看到你們已經走錯路當然要教。

後面有兩句話你們都很喜歡聽︰「祈求加持,上師加持我,能夠得到長壽,加持我能夠得到無病快樂的青春。」這都是你們要的。你想要無病快樂青春,學施身法。為什麼越修我身體越好?就是這個法本。你說傳給我好不好?不傳。因為你們沒有慈悲心、沒有菩提心。最重要現在沒有環境讓你們修這個法。根據古代法本講,要修成就這個法要到五大屍陀林(火葬場)。五大屍陀林在西藏印度都有,這是在釋迦牟尼佛時代傳下來的那些地方才算。到那些地方每天一直修,度了很多眾生,這個法才會成就。

我有沒有去過火葬場呢?沒有。為什麼能夠修出成就呢?一是前世種下的因緣,第二這一生莫名其妙收了一大堆弟子。你們每一個人帶一個鬼給我就好了,我相信不只一個鬼吧!你們家族祖先最少4個,父親兩個,媽媽兩個,就4個,再加上貓雞鴨魚狗鳥。每次法會都度一大堆,所以是本尊在成就我。將一大批業障重的人送來給我當弟子。

像昨天有兩個很嚴重的case,一個是自殺死的,另一個是殺父親後自己再自殺死的。顯教法師敢不敢接這種case呢?聽了頭皮都發麻。殺父親的下五無間地獄,你唸多少經他都無法出來。《地藏經》、《阿彌陀經》講得很清楚,只要你懺悔,除了五無間罪(殺父母親、出佛血、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團)。在座的都沒有做過,但是你們很接近謗佛。出佛血就是謗佛。你們現在沒有資格拿刀去戳佛,因為佛不在。謗佛就是毀壞佛像、佛經、法照,戳上師,這個都算,你們很接近。仁波切慈悲一直幫你們擋。

五無間罪什麼意思呢?下去這個地獄永遠不會出來。根據《地藏經》、《阿彌陀經》講得很清楚,懺悔都沒有用。這個世界毀壞了,無間地獄自動移過去另外一個世界,你繼續在裡面。有沒有法可以幫忙呢?密法有一個方法,但要回去找。

今天我們有這個福報因緣能夠聽聞密法和金剛乘,自己要把握。不是跟我學,自己的心態要調整。不要以為我學佛就是好人,學佛不一定是好人,也是有人越學越壞的。為什麼會得無病快樂的青春?因為他一直利益眾生,福報就會起來。

比如說有人教弟子晚上去墳墓修施身法,其實是沒有需要的,這個不是訓練膽子。假如要修施身法,跟膽子大不大沒有關係,是你的慈悲心。慈悲心培養出來了,《寶積經》講得很清楚,菩薩無所畏懼。為什麼無所畏懼?因為他只有慈悲去給眾生、幫助眾生。他看到多兇的鬼只是憐憫不會怕,馬上給。我修這麼多年施身法,什麼稀奇古怪的鬼都看過,馬上給。慈悲心給了,他自然不會兇給你看。為什麼你們會怕,因為他比你兇。你本身就兇,本身就是個小惡,碰到大惡當然會怕。我們看到他這麼兇,我們不怕,為什麼?因為業力呈現。他在生的時候專門修這種法,他自然現這種樣子。

為什麼藏傳佛教有金剛部現忿怒相?不是菩薩不慈悲,而是跟他們現同類的樣子。我比你更加兇,你怕不怕?你聽不聽?所以以後不要誣衊藏傳佛教,說菩薩不是很慈悲嗎?為什麼這麼忿怒?你們拜過水陸大法會,焦面大士是誰呢?觀世音菩薩。度誰呢?度鬼。所以他出現焦面的樣子給鬼看。假如他出現個慈眉善目的,鬼會說,你是誰呀,我不怕你。所謂隨緣度眾。你們嘴巴不要亂講話,因為我是從顯教出來的。顯教講過什麼,我全部都清楚。水陸法會明明有一尊焦面大士放在內壇,你們講不過我的,我是內行人,不是外行。

是不是晚上去墳墓修呢?沒有這個需要。老實講鬼要出來不需要等到晚上,只要過了中午12點,有一點福報的鬼就開始出來。過了4點幾乎全部都在活動。還要等晚上嗎?不需要。為什麼施身法都要在下午修呢?因為過了2點就可以了。鬼真的怕光,但是有些真正凶猛的鬼,12點之前也會出來,我也見過,沒有固定時間的。所以幫眾生超度的一定要修出空性的慈悲心,沒有空性的慈悲心,絕對度不了眾生。他來的時候不會理你,為什麼要理你呢?他比人厲害。

今天講這麼多絕對是罵你們,不要誤會我沒有罵你們,因為你們不肯學,所以絕對是罵。如果你們肯學了,今天法本代表你們祈求的事情以後都會發生都會做到。譬如這裡有句話「祈求上師加持利益一切神鬼。」不是驅趕、消滅。什麼叫做利益呢?幫助他們離開鬼道到善道。這是慈悲的精神,不像你們叫鬼走開,這個不是慈悲。今天稍微多講一點因為還在正月,還沒有過正月十五,跟你們多講一點。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修法後,仁波切繼續開示︰

佛經有講,當一個人修出空性的慈悲心,他有發菩提心,他肚子腸子裡面的蟲都得度。古代沒有細菌這個名詞,所以他講蟲。我們全身皮膚上面都有細菌。醫生弟子報告:最近才發現,在人的毛髮睫毛仔細看,都會有像疥蟲這種很小的蟲在身體皮膚上面。仁波切問:那皮膚有沒有細菌?醫生弟子報告:細菌到處都是,有的時候血液裡面都會暫時存在細菌。

仁波切繼續開示:所以我們所產生皮膚的垢很多都是細菌的排泄物。其實可以看,假如你皮膚搓出來的垢都黑的,表示你有很多細菌;搓出來的垢是白的,表示你細菌少,表示你比較慈悲。本來不想講的,因為我這個人比較皮,佛經裡面所講的事,佛講的話絕對是對的,所以我是用自己作為試驗品。細菌所排出的排泄物,假如你沒有用肥皂將它洗掉清掉的話,它就會一直發臭。大家很清楚,我們身體的細菌每7天重新生一批新的出來。假如你7天不洗澡,7天後你就會皮膚癢,因為死掉的細菌在皮膚裡面,這個都是顯微鏡看不到的。

假如修到空性的慈悲心,細菌都給度掉了。度掉的意思是,牠不會傷害你,只是在你皮膚上面生活而已,你在供養牠,你在布施。密宗有閉死關,死關是時間沒到,你絕對不准離開關房,死在裡面都不准離開。所以當我們閉這個關的時候,是不准洗頭、不准洗澡、不准剪指甲。以前自己閉關時都一直守這個戒律,出來身體都沒有發臭,到2007年才很清楚,因為修出慈悲心了,自然身體不會癢也不會發臭。像2007年我出關之後,有個臺灣來的男子跑去,他透過管道也在同個關房閉關,他真的第7天之後就跑出來了,因為全身癢。我不癢,為什麼他會癢呢?假如我會癢,他會癢,就是我傳染給他。而且他也不是用我的墊子,因為身為仁波切,閉關用過的東西,別人絕對不能用,連我們換下來的衣服都要埋在土裡面,連丟都不能丟的,這是有很多密法的儀軌在裡面。

從這件事,我深深感受到佛所講的都是正確的,只是我們不聽話沒有去做,第二自己根器不夠沒做到。所以2007年出關的那時候,那些接關的弟子,都沒有聞到我身上發臭。照道理3個月不洗澡,多少有些臭男人的味道,沒有,蠻香的。這個就是修到慈悲心,而且很嚴格的守好閉關的戒律。所以不要羨慕我了。我罵你有資格的,有本事大家比一下,去關10天不准洗澡看看你怎樣,不服氣去閉關啊,我能夠這樣子當然有資格罵你,你做不到。

我罵你都不是罵你私人事,都罵你學佛的心態不正確,罵你對佛法的扭曲誤解,罵你的自大狂,假如我們驕傲永遠修不出來慈悲心。我是運氣好,有 法王一直修理我,我是運氣好,有幾個大修行者一直在修理我,你們運氣不好只有一個小小的仁波切而且是在家的修理你,你們很容易不信。為什麼容易不信?仁波切是在家的。那你不是在家?你看不起在家的上師,那你在家也修不出來啊!你乾脆剃光頭出家算了。不能這樣子分別。假如釋迦牟尼佛認為在家的修不出來菩薩道,《寶積經》裡面他不會有這麼多篇幅一直講,在家菩薩應該怎麼修,佛都沒有分出家在家的,佛只是看你的因緣,你有出家的緣,你這一生就出家。你沒有出家緣,在家也可以修,所以才有菩薩道。出了家不要怨嘆不要後悔,不要說 仁波切講的釋迦牟尼佛講的,我要還俗。不關我的事,我絕對沒有叫你還俗。出家就是出家,在家就是在家。

諸佛菩薩慈悲,因為一個道場一定要四眾具備,就是男女出家眾,男女的在家眾。佛菩薩慈悲將這個道場圓滿,莫名其妙的將男眾女眾都找來,我沒有透過廣告透過網站來找你們,也不知道誰介紹你們來的,到現在我都不清楚。寶吉祥道場的特色就是,一切依照上師教的、佛陀所教的弘揚佛法。那有沒有世俗的事?有,當然有,你們有些什麼事來問我,我還是會給你解決,但是不管怎麼解決都不離開佛法。

比如有結過婚的女眾來求皈依,我一定先問:你先生有沒有答應?未成年的孩子來求皈依,我一定會問父母親是不是答應?沒有答應絕對不容許皈依。我也不會干涉到人家夫婦的事情,也不會講:「哎呀,要靠自己,不要靠你老公給你錢。」這種話不能講,這個挑撥人家。比如說本來這個做老婆的,這個老公前世欠她的一直要供養她給她錢用,偏偏挑撥她:「不要用他的錢,你自己出來打工賺錢!」好了,這樣下一世這個男的還要跑來還給這個女的,那你不是害這個女的不能解脫生死嗎?

很多世間的事情沒有神通是看不出來的,誰欠誰的大家都不清楚。但不管誰欠誰,只要今天你用慈悲心看待你周遭發生的任何事情,任何事情都有一天可以轉動,都有一天會處理好。佛法的偉大在哪裡?不是讓你馬上立竿見影,佛法的偉大是將你的事情永遠不會再發生,讓你澈澈底底的還清為止,下一世絕對不欠。要還清,當然不是馬上立竿見影,需要一點時間,需要你自己下決定。

假如我是轉世的,你會說:當然,你是轉世的。但我不是轉世的仁波切,我是這一生修出來的,意思是什麼?聽話。當然我的根器比你們好,根器不比你們好,我就不會被 法王找到。雖然說我根器比你們好,但我還是要修,還是要聽話,還是要努力不斷在做,72歲的老翁,苦主還是在做,罵歸罵還是在做。

現在能修施身法的不多了,能夠集中這麼多人一次來修施身法也不多了,所以大家要珍惜這個法緣,不是珍惜見到 仁波切。這個法緣給你了,你要珍惜這個緣,意思是說,只要你下決定,你未來絕對能夠解脫生死,不是你目前世間的那些種種小事,整天囉哩八嗦搞來搞去講來講去,修行變成是世俗事,這個不對。今天給大家一點教訓,今天絕對是罵你們,不聽罵的不要再來了,免得你們謗上師。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利益無量無邊眾生,與會眾等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法會前弟子分享(度眾事蹟編號955
  • 法會前弟子分享(度眾事蹟編號956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2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