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9年2月5日下午

下午2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升法座,主法殊勝的長壽佛法會,接著修大象財神法。

下午修長壽佛,這個法本是從瑪吉珠貝杰摩佛母所傳下來的長壽佛儀軌。在顯教沒有修長壽佛這個法,只有在藏密有修。長壽佛是阿彌陀佛的報身佛,很多人都不了解什麼叫報身?什麼叫法身?什麼叫化身?因為每個眾生的根器不一樣、福報不一樣、因緣不一樣,所以一切佛都有化報法三身。根據眾生的因緣、他的福報、他的根器,而顯現幫助他的一種方法。為什麼有這種分別?簡單一點講,譬如說一個小學生,你不可能找大學的教授去幫他上課,你會找小學的老師;一個大學生,你不可能找博士班的教授去幫他上課。嚴格來講,是跟自己本身的根器有關,佛菩薩就根據你的根器,現不同的身來幫助。

化身佛菩薩通常都幫助那一些在這一生有唸佛、有拜佛、有學佛而且有恭敬心、有皈依過的,佛菩薩就會以化身來幫忙。比如說一切上師就是諸佛菩薩的化身;一切佛經也是佛菩薩的化身;佛像,我們也可以這麼講。報身佛菩薩就是幫助那一些已經受菩薩戒而修菩薩道的行者。法身就是已經證到佛果之前,法身佛來幫忙接引。所以常說見到佛菩薩的人,你就是活見鬼,因為還沒修到任何一個果位之前,你不可能見到佛菩薩。因為佛菩薩都是清淨的。清淨就是沒有任何妄念、煩惱,假如心裡充滿了妄念煩惱,跟佛菩薩的心不相應,不相應當然是做不到。

今天修這個報身佛的觀念在哪裡?因為阿彌陀佛慈悲,擔心眾生生生世世所作的惡業,怕他在這一生損害自己的壽命,讓自己沒有足夠的因緣、時間,在這一生學習佛法進而能得生淨土,所以就修這個長壽佛,後面修法就會解釋長壽佛幫助我們什麼。

我們的壽命是怎麼來的?就是過去生生世世,曾經有不殺生甚至於護生--保護其他生命、行善,所以這一生就累積得到壽命。這一生的壽命可以增加也可以減少。以我的修行經驗來看:所有一切眾生的福報,最容易變動的就是壽命。很多人以為自己可以活到80歲,不一定。我見過很多看起來好像很長壽的相--耳垂很大又厚又長,看他應該最少活到80歲,但很多都五十幾歲就死了;看有些人好像很短命,可是活到七八十歲還在。就好像看我的相不應該這麼長命,但活到72歲還在,因為我肯做苦主。這個壽加加減減都是因為自己的行為,假如自己心裡面的貪念、嗔念、不信因果的念頭減少甚至沒有,過去世你所累積的福報的壽,很自然的不會減少而且甚至會增加。甚至你這一生有發菩提心、發菩提願,要廣度眾生、利益眾生,這樣你的壽也會增加。

比如說2007年我在尼泊爾雪山閉關,6月的時候,某天半夜很清楚自己的心臟停掉、呼吸停掉,但因為平常自己修行佛法,用佛法薰陶,沒有恐懼心也沒有貪戀這個世界的心,那時候阿奇護法就出現了。這故事我講過很多遍,今天年初一還是再講一遍。我只是跟阿奇護法很簡單的講︰「假如我對這個世間眾生還有用,就留著吧;沒用,就帶走吧。」所以阿奇護法賜予我吃一顆甘露丸,就醒過來了,活到現在。以前很多幫我算命的人,算到我46、47歲就不算了,後面寫一大堆。今天能夠活到72歲,不是因為我運氣好,也不敢說我做了多少善事,從36歲我皈依佛門之後,一切的思想語言都是以佛法作為一個準則,英文叫做guideline,就是一個指導的方向,所以自己讓自己的壽延長了。延長不是過好日子,也不是準備要度多少眾生,只是教派有很多事情,可能在我這一生要將它成熟、要圓滿,也可能有很多修行的法門,讓我這一生要修行幫助眾生。

今天幫大家修長壽佛,希望透過長壽佛的加持,將你們自己損耗的壽命加回來。加回來不是幫你賺回來,而是本來應該是你的壽,將它補回來。我們這一生只要吃過肉,壽命都會減少;只要嗔恨別人,壽命也會減少;只要我們這一生行過惡、有殺生,壽命也會減少。修長壽佛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可以讓我們不會非時而死,非時而死的定義就是意外死亡。只要我們對上師跟本尊有十足的信心,只要今天參加過這個法會,你這一生非時而死的機會幾乎沒有,除非你繼續殺生、吃肉、作惡,那當然就沒辦法。

年初一幫大家修長壽佛,當你壽命能夠補回來之後,自然你身體健康就會好一點。有一些人身體健康好不了,那沒辦法,不是我的事也不是佛的事,是你的事。那你一定講:「你這不是找理由講嘛!」不是找理由講,是因為你沒改,你沒有懺悔的心。就好像以前我得癌症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悲哀過、沒有愁苦過,沒有擔心自己會死,沒有告訴 法王我得癌症,也沒有每天一直修法迴向給我的癌細胞,讓它跟我和平共處,就是正常過日子,所以癌症就沒了。很多人會羨慕我:你為什麼可以做到,而我做不到?不要羨慕我,因為我是苦主才做得到,你們不肯做苦主,就是做不到的,你們只是希望沒有苦。希望沒有苦,那麼那些被你害的有苦眾生去哪裡討呢?肯做苦主,自然很多事情就會轉了。今天幫大家修的長壽佛,是屬於岩傳法也屬於密法,不是一般上師、一般出家人可以修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長壽佛儀軌,接著,由出家眾弟子代表眾生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請法。仁波切開示︰

這段開始修的是上師先幫自己修,也可以幫弟子修。就是我們的血、肉、體溫、氣、神識等等,我們的壽受到損失、散、破、彎、裂、搖破,與給魔鬼偷、盜等。壽怎麼會損、散、破、彎、裂?這都是因為你作了惡的事情,惡的事情絕對不離開貪嗔痴慢疑,假如產生這種事情的人,他的壽絕對會散、會破、會彎、會裂、會搖破,通常的徵兆就是莫名其妙會生病、心情不好、看到誰都不順眼。

給魔鬼偷盜是怎麼來的?就是整天求一些神明、魔鬼、祖先幫你做什麼,尤其是拜什麼宮廟、畫符之類的,等於就是要用東西跟他們交換,通常就是偷你的壽、盜你的壽,所以一切就求諸佛菩薩上師本尊空行護法加持,讓我們六道眾生的壽、福、財、命、身、權、氣,一切力量精華融入壽物之中,等一下會加持你。

佛法有講眾生的身體是由地風水火空結合起來,「地」就是我們所有的骨頭跟肉,「水」就是身體裡所有液體,包括血、內分泌、水等等,「火」就是能量,「風」就是氣。「空」有兩個解釋,一個解釋假如懂佛法的人都知道,身體一切的東西都是緣起緣空的事情,緣分起來了就產生這個身體,緣盡了這個身體就沒有了;另外空的解釋是說,假如是我們修行的人,就會了解到身體只不過是元素的結合,因為元素的結合聚在一起而產生我們的身體。

簡單來講,本來這身體是空的。所以在很多方面科學都很難解釋,包括醫學,第一就不能解釋「風」是怎麼來的,就是「氣」在我們人體的活動。人的氣是怎麼來的?一位從事西醫幾十年擔任主任的弟子報告︰「以西醫來說,人的氣是呼吸跟血液裡面溶入的一些氧氣、二氧化碳,剛剛 仁波切講的風和氣,我則一竅不通。」仁波切再問︰「人為什麼有氣?」西醫弟子答︰「就是因為有呼吸,有外面的空氣吸到鼻子。」仁波切問︰「空氣吸進去,為什麼空氣在體內會動呢?」答︰「西醫沒有講到這邊。」仁波切問︰「沒有氣,血液會動嗎?」答︰「血液會動在西醫來說是因為心臟搏動的時候跳動擠壓導致。」仁波切問︰「對啊,心臟用什麼讓它動?」答︰「心臟有一個小的循環就是冠狀動脈循環,血液讓心臟動。」

仁波切開示︰「對啊,什麼讓心臟動,你又講不出來,什麼讓血液動?你們的理論就是心臟動,那現在不用心臟用機器,血液一樣在動啊。所以事實上醫學和科學有很多矛盾,我們知道自己有氣,就算我們將呼吸憋住,你的氣還是在動啊。我們再講,假如你今天沒有氣,就連上大小號都不行,是不是?西醫說因為呼吸空氣進去,產生這個氣,意思是說這個氣是從外面來的,不是裡面的,對不對?既然不是裡面的,外面進去身體的東西怎麼可以讓身體動呢?當小孩子的時候在媽媽胎裡面,從臍帶那邊得到營養,做醫生的都知道胎兒不是用鼻孔呼吸,對不對?」西醫弟子回答︰「是臍帶血給他的營養。」

仁波切開示︰「對啊,那這個血進去有空氣嗎?母親身體裡是真空的,不應該有空氣啊!」西醫弟子回答︰「西醫講說,血球裡面跟外面空氣會交換。」問︰「血液只是細胞為什麼懂得跟空氣交換?」答︰「不知道。」一位學中醫的弟子解釋︰「中醫所說氣的概念是指所有生命的一切現象的顯現都可稱之為氣,所以氣能帶動我們的血。」仁波切問︰「那氣怎麼來的?」中醫弟子答︰「中醫的理論是說,從先天之精父母給的,還有後天的脾胃產生的津液,津能化成氣。」仁波切開示︰「照你們的理論,這個氣絕對不是從生命體出現的氣,都是外在給的,既然是外在給的,那我們一定有辦法一直讓外在給我氣,假如以他們的邏輯推論,就是你快要斷氣就一直給你氣就好啦!為什麼人會斷氣?」中醫弟子答︰「以中醫的角度,所謂斷氣就是五臟六腑本身功能的衰敗,到最後就走向死亡。」

仁波切開示︰「五臟衰敗跟氣也無關啊!照你們的理論,氣是外在給的,應該這個氣還是會在血管裡跑來跑去,為什麼我們講說動氣,不會講動血液?我們說生氣,有沒有說生血液?沒有。所以道教看到有氣,中西醫只是從現象看到這個氣存在,道教已經看到有氣了,氣是無形無體的。假如照中西醫的理論,因為是我們呼吸氧氣進去,所以心臟動、血在動,那就一直打氣進去就好了,好像輪胎一直打氣。那為什麼一直打氣還是死掉呢?不應該。中藥不是有很多藥材可以增強氣嗎?為什麼怎麼吃還是死掉沒氣?」中醫回答︰「以中醫角度,可能這個人本身的臟腑功能已經沒有辦法吸收這些藥物提供的這些⋯⋯。」

仁波切開示︰「所以你還是沒有講出來這個氣怎麼發生產生的?為什麼它會存在?為什麼它會消失?『血』可以讓你們掰,因為你們可以透過機器看到,『肉』也給你們掰,『氣』就沒辦法。再講到能量,我們叫火大,地風水火的火。大家知道人一死了馬上冰冷,這也很奇怪,他的血還在身體裡面、營養還在裡面,還沒用完。照中西醫的理論,因為吃了食物,食物轉成能量,能量產生熱,照道理不可能人一斷了氣馬上不熱,能量跑到哪裡去?火去哪裡?西醫中醫,初一考試!」中醫弟子答︰「中醫角度,這個火因為沒有任何生命跡象活動,看不到外顯的現象,所以我們會說⋯⋯。」仁波切問︰「為什麼火會滅?」西醫弟子嘆氣答︰「唉,西醫的理論⋯⋯。」仁波切:「年初一不要嘆氣好不好?」答︰「像車子的動力,電一熄,一熄火就沒有再動,這氣泡也是因為沒有供應的機能⋯⋯。」

仁波切開示︰現在我一直問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氣跟火可以突然間消失掉?以中醫的觀念就是因為器官不行了,所以火跟氣沒了。那我們可以針對器官,一直讓器官運行,那火跟氣不就產生了嗎?根據西醫的理論,能量跟氣是突然間就沒了。所以所謂現代的醫學、科學,只是表面的理論,好像給我們答案,其實沒有答案。

所以佛法裡面講得很清楚,人的產生元素就是地風水火。地風水火就是根據我們自己的福報,而能吸收多少地風水火的精華到我們的身體裡面。為什麼我一年不吃中藥,身體越來越好?因為密法有辦法一直不斷吸收虛空裡地風水火的精華。怎麼吸?不是用鼻子吸,也不是用機器。怎麼做?不告訴你,因為這是密法。其實這種元素存在虛空裡面,不是屬於誰的。假如你有辦法將自己整個身體修煉成跟虛空所有元素一樣,這個地風水火隨你用、隨你擺布,你要多一點就多一點、少一點就少一點、不想要就不要。而不是像中醫所講的器官衰敗、火跟氣沒了,也不是西醫所講的那樣子。簡單一點講,地風水火就是我們壽命的根本元素;地風水火在我們投胎的時候就有了;地風水火這一生用完就沒了。所以「水」,包括男生女生都有父親給的精、母親給的血,血跟精就可以維持我們的色身而產生這個「地」(骨頭跟肉)。火跟水都是在我們投胎的時候跟著我們的業力進來,進來之後火跟水的元素留在我們身體裡面,幫忙我們推動身體的活動,當水火的壽用完了,這個水就沒了。

簡單一點講,為什麼人會老、臉會變越來越皺、器官不能用?因為你的水大一直在減少,水大從哪裡來?從父親的精、從母親的血,精跟血一直減少之後,你這個生命就開始沒有。不管你吃什麼藥、補什麼方法,這個精跟血只可以讓它減慢、減少,但不是給你增加,增加不了。所以地風水火是我們透過佛法密法的幫助,讓在虛空裡的地風水火跟諸佛菩薩的地風水火的精華加持給你們,幫你們補回去一點。假如對上師不恭敬、不相信,再修法也沒用。因為上師是將自己修到有了,再分出來給你們,所以不相信的就沒了。為什麼沒了?彈回來,我拿回去了。所以我說我是苦主,道理在這裡。每個人都以為唸唸咒就有,不是。我前面修這麼多,讓自己具備這種條件來修這個法,前面沒有修這個的話我不可能,因為我還需要諸佛菩薩對我的加持,賜予這些東西給一切眾生。

為什麼在法本有講︰上師對你的恩德比你父母親還重要?因為父母親不能再造你的生命。上師透過佛菩薩的加持和護法的支持,可以幫你們製造一個新的生命,新的生命不代表恢復健康、返老還童,但是他絕對可以幫你製造未來一個新的生命。這個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也不是世間種種學問可以做到。那你會說「你唸來唸去、搞來搞去我怎麼知道?」很簡單講,我一年不吃中藥,身體比前年好,是不是?中醫師弟子回答:「仁波切的整個氣脈比一年前更加調和、更旺,所以證明說 仁波切不吃中藥,身體反而更好。」剛剛你講氣血是因為外面補充可以補充回來,那我不吃中藥也沒有補充,為什麼氣變旺、血變多?西醫弟子回答:「無解,沒辦法解釋。」為什麼一年不看中醫呢?不是中藥不好,我進的中藥是最好的。而是證明給醫生看、給眾生看:醫生可以幫助我們治病,但醫生不能增加我們什麼。我沒有阻止你們看病,我也有診所,有病千萬要看病。但你要增加,真的要從修行來。治病是將你的病因、病灶減慢,讓它不要快速發展,讓你有機會接受佛法。

今天所講的都是真實存在的,我常說假如佛法在我身上不應驗,你們不要學了。我這個人很皮的,我可以熬一年跟他鬥,一個月不能證明什麼,一年可以了吧?尤其踏入72歲之後,72歲的身體比71歲的身體還要好,證明了什麼?證明佛法在支持我、佛法在幫忙我,也可以稍稍證明我走的路、我修的方法正確,因為我沒有求壽、我沒有求什麼,就是這樣在過日子。長壽佛我也沒有常修,只是 法王生病時我修長壽佛,你們有事時幫你們修長壽佛,我自己沒有修長壽佛,自然諸佛菩薩就會加持我。所以每個人對上師的心態不正確,加持力就不一樣。所以為什麼我常講,一千多個人參加法會,每個人所得的不一樣,不是我有分別心,我絕對沒有,佛菩薩也肯定沒有!是你們在分別,是你們在選擇,有所選擇之下事情就會不一樣。前面所修的,是先將我自己穩固下來,後面才會幫大家修,這一段還是我自己要修。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修法過程中進行薈供與供茶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上師、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與會大眾要將身體坐直,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接著指示信眾和弟子依序至壇城合掌頂禮接受加持,並賜予珍貴的壽丸壽酒給與會大眾,仁欽多吉仁波切為與會一千四百多人加持,過程中 仁波切不斷搖鈴持長壽佛心咒,同時以眼神加持每一個眾生,並讓老弱病苦者有機會親自至壇城頂禮,慈悲的眼神深廣無邊,澤被一切有情,與會大眾皆至誠感激,恭敬合掌領受殊勝加持。

仁波切開示︰接受過長壽佛加持之後,大家以後不要整天生氣,因為生氣會損耗你的意。人為什麼會神經病?就是意,身口意的「意」損耗,慢慢就會變神經病。你們繼續生氣、繼續生上師的氣,努力證明佛法是對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絲毫沒有休息,不辭辛勞的繼續修持大象財神的法門,並開示此法的殊勝。

跟著修的是白瑪哈嘎拉,在印度教也有拜大象財神,但是在密教裡面是另外一個不同的解釋。大象財神的根據有此一說,大象財神在上一世是一位很有錢的王子,很喜歡布施,不管什麼人跟他祈求他都給,不問對方拿錢去做什麼,所以他無意之中也幫助很多壞人有能力做壞事。瑪哈嘎拉(大黑天護法)看到他這樣子下去,不只對他不好也對眾生不好,所以瑪哈嘎拉就把他這一生結束了。結束之後,因為這個王子還是有大福報,還是可以利益很多眾生,所以將他的頭換成大象的頭,因為大象有無窮的力量,也就是說這個大象財神可以不斷去利益眾生。但是要以佛法為依據才能去布施供養,而不是有求必應,因為在佛經有講做爛好人也會下地獄。意思是說,你不問清楚、搞清楚對方跟你要布施是用來做什麼,就算你布施給他也會有事。比如說借錢給人家開葷食餐廳、借錢給人家開診所去墮胎的,這些都有惡業。包括我有個弟子,以前投資做養殖業,投資給人家做燒臘店,這些都有惡業,所以我們要搞清楚布施供養是很重要。

白瑪哈嘎拉是觀世音菩薩的護法,瑪哈嘎拉有分黑色的大黑天和白瑪哈嘎拉,大象財神是白瑪哈嘎拉的眷屬。所以觀音法門沒修好,這個財神法也沒辦法修出來,歸根究柢慈悲才是一切。沒有修好慈悲心的,就沒法跟佛法相應。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大象財神法儀軌,並開示:

這個法本是我們直貢噶舉一個大成就者 永噶仁波切傳給我的法,永噶仁波切已經離開這個世間了。他這一生,到了晚年都沒有離開山洞修行,在西藏喜馬拉雅山和印度邊界的地方修行,我前後見過他三次,他在晚年已經不見人了,而且就算有見到的仁波切通常都被他罵,他好像不大不罵人,我是唯一一個不被他罵的,而且他跟我講話講很久,也特別傳我一些比較祕密的法本。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讓與會大眾向大象財神祈求。

大象財神修了之後,正如今天講過的,我們道場沒有弟子因為沒飯吃餓死的,從來沒聽說過,因為每年初一都要修法。尤其修大象財神特別昂貴,因為要燒沉香供養。今年多少錢?答︰「50萬。」這一撮就50萬?所以寶吉祥道場很大手筆,一般道場修不起這個法。所以你們可以賴皮向大象財神祈求,因為50萬都是你們弟子出的錢。為什麼要用沉香呢?因為是法本寫的,我也沒辦法。為什麼用到50萬?不是我訂的價錢,因為現在沉香越來越貴,真的沉香幾乎都買不到了,搞不好再過十幾年想修這個法也沒辦法,因為沒有沉香。末法時代很多法慢慢就沒辦法修,不是上師不肯修,而是因為眾生的業力,讓很多珍寶、好的東西都不見了。現在大家買沉香是用來炒作、用來賺錢,而不是用來供佛、供養本尊,都用來賺錢,所以行情就越來越貴,也沒辦法。

這也表示說大象財神這個法很不容易得到,如果沒有特別的因緣,永噶仁波切也不會傳這個法給我。因為他知道臺灣的眾生都想要錢,在西藏的眾生都想壽命,臺灣的眾生想錢、認為沒錢沒辦法,所以就傳大象財神這個法給我,去讓你們稍微過癮一點。所以今年初一,早上修兩個法、下午修兩個法,也對得起你們了。(與會大眾齊聲謝謝 仁波切!)不用謝,再謝我就又成苦主了,一年到底一定要幫你們修些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修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後開示:

這裡說「大象財神曾經為觀世音菩薩所度化」,因為大象財神本來是在天降生下來的,換句話來說,觀音法門、慈悲法修不出來,你修什麼法都沒用。慈悲跟學問無關、跟知識無關、跟好人無關、跟倫理無關。「慈」就是用自身好的去換眾生的苦回來,所以我是苦主;「悲」是你有能力幫助眾生離開輪迴的苦海到佛土,這才是真正慈悲。慈悲還需要有空性。什麼叫空性?了解因緣法、知道緣起性空的道理,才能將慈悲運用自如。

「大象財神發願遵守教誡」什麼意思?就是遵守觀世音菩薩所傳的一切法門、一切戒律。觀世音菩薩普度眾生。普度不是說全部求的他全部給。「普」的意思是他沒有分別心,不分宗教、人種、語言、學問、權勢、地位、男女、六道,只要你有緣求到觀音菩薩,而且是如法的,他一定幫你,所以是「普」,不是普遍、不是普通。而且他也曾經在蓮師--蓮花生大士前發願,行一切利生事業,所以眾生窮困他也會幫忙。他是大黑天護法的眷屬,印度教也有供奉大象財神。財神法在印度本來有三個傳承,今天所修的是其中一個傳承。所以今天修的長壽佛就補回來你們的一切地風水火的缺,當然不是補足。為什麼不能補足?因為你們不是行利益眾生,所以補一些給你,讓你身體好一點,能夠繼續念佛拜佛而已。

剛才給大家吃紅色的丸子、喝一點甘露,你們覺得這是什麼?本來不想講的,今天講一下。白色的代表白明點,就是你們所講的精,紅色的丸子代表紅色血的精華。這個怎麼來?就是上師感動本尊,本尊加持上師,從上師出來的,所以意思是說做上師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開玩笑,血跟精出去,應該越給越乾巴巴才對,整天我在修法,應該面皮皺掉才對。所以你們現在吃我的、喝我的,還敢不聽話、還敢怨。你一定說吃這麼一顆小丸子、喝一點就有嗎?就有啊,你爸跟媽給你的時候都一點點東西啊,讓你長成這麼大一個人出來,怎麼講這顆丸子都比你媽那一滴血多,那一點甘露都比你爸那一隻精蟲多嘛。

所以為什麼法本一直說你們要感上師恩德?不是說逼你們,連上師恩德都不記在心裡面,還想著自己、覺得受委屈等等,你學什麼密法?你哪有資格學密法。就算你今天沒有皈依,你來參加完法會,我不敢說你欠我,但最少做上師的給你一個善的因緣,所以你愧對上師一個善的想法。誰捨得?你們除了對自己的親戚,比如說孩子、父母親,你肯捐一點骨髓、捐一點血之外,你肯給什麼?你什麼都不肯給。今天這個不是血,是血的精華、精的精華,所以我們叫紅明點、白明點。所以以為是拜拜,以為吃一點有保佑那就沒用,假如吃了之後,決定要跟上師修行、共同去修行,那就有用。共同不是跟著我,是心。

正如以前 法王在印度有講過:以後我跟我弟子佛法事業是同一條心。我們兩個沒有整天黏在一起,他在做他的、我做我的,但是我們兩個都是為了佛法、為了直貢噶舉一直不斷在做。法王大我兩歲,兩個人加起來快150歲,還沒退休。本來以前我說要退休,法王不准我退休,我現在才知道他不退休我怎麼退呢?他知道我這個弟子會聽話,先將我框住。假如教派裡面有幾個仁波切不斷弘法利生,自然這個教派就會興旺、自然佛法會興旺;假如教派裡每一個人都為自己,教派就不會興旺。

所以今天初一修四個法,本來在西藏這四個法是要分四天幫你修,但是你們都很忙,忙這個、忙那個,還求爹求娘你們才來。假如不讓你們明天放假,很多家人就講:你看拜佛拜到家庭也不要、父母親也不見、什麼都不要。本來什麼都不要,到最後什麼我們都不能要。所以今天幫大家修四個法,無他,還給你們,不欠了,很多人很開心,不欠了。這個禮拜天就沒法會,因為我已經累了,給太多出來了。這個禮拜天只有早晚課,你們也可以放假。放你一次假,菩薩也請假、上師也請假,大家一起放假,多好?

希望大家這一年一切都能夠順利,順利不是說你心想什麼就給你,而是說你有難有苦都得救,就算今年壽命走到盡頭了,因為有上師,上師也會救你不墮入三惡道。我們人生在世短短幾十年就過了,不管今年你幾歲,佛經有講,我們要認真思考這一生結束之後會去哪裡。要認真思考我們自己這一生結束的時候,要怎麼去面對這個過程?不要到時候說醫生幫我,我一大堆醫生弟子,我現在可以問他,人要死的時候你可以救他不死嗎?西醫弟子答︰「做不到。」講得這麼低聲下氣啊?「因為過去那麼多年看到生老病死,要死的時候一下就走了,根本沒有施力的空間。」中醫弟子︰「我無能為力。中醫在面對病人即將死亡是無能為力的。」

佛法對你的死亡也是無能為力的,但是佛法對死亡有好的方法讓你離開死亡過程的苦,這個包括你的肉體、你的心理,佛法有方法幫助你,讓你自己安排好未來要去的地方,這不是學問、科學可以做得到。那你們也講,大年初一講一些不吉利的事,我來是求平安、求富貴,求女兒讀書讀得好、在外國不會有狀況。那就皈依我啊,我會保佑她;不皈依我,就只是加持一下,因為沒辦法照顧這麼多。很多人覺得佛菩薩會照顧我們,我常講,假如佛菩薩是這麼慈悲的,這個世間不應該有意外死的人、不應該有凶殺案,對不對?為什麼還有?不是佛菩薩不慈悲,因為沒緣,不聽話。

我這人是很怪的,大年初一偏偏講你們不喜歡聽的事。這個事聽了,假如你今年開始去思惟這件事,反而很多事情你覺得沒什麼,連這種最嚴重的事你都能夠去好好思惟,世間種種的小事情、人家講你一兩句話,你還會放在心裡面放不下嗎?看不開嗎?今天初一幫大家修財神法,有讓你懺悔、有增加你的壽,都滿足你們的欲望了,所以今年大家真的要依照佛法過日子,不要對自己有一絲一毫的鬆懈,只要你一鬆懈,累世的業力就會現前,讓你也會下錯決定、做錯事。

我沒氣了,怎麼補氣啊?中醫師、西醫,你們說呼吸就有氣了,我現在沒氣了怎麼辦?西醫弟子︰「我們折騰 仁波切太多了,請 仁波切好好休息。」你答非所問,剛剛你不是說呼吸空氣就有氣嗎?那現在我說沒氣,我還是在呼吸,為什麼我覺得氣少了?我幫你解釋,因為我一直運動消耗氧氣,既然消耗氧氣那我深呼吸幾下,應該馬上恢復疲勞、應該氣也足了?所以很多科學都是似是而非的解釋,我不是抬槓,真的是這樣子。

今天大家得很多了,希望以後眾生也因為你們得到,你們要好好自己反省,以後也能夠利益眾生。自己不反省,而想說去幫助利益眾生,不可能發生。自己反省好,自己不會再出任何差錯,那你才有能力去幫助別的眾生。好了,新年快樂。

與會大眾齊聲謝謝 仁波切,祝 仁波切新年快樂!仁波切答︰「我是苦主。」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步下法座,祝賀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新年快樂。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2 月 1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