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9年1月20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

今天要修的是八大成就法之一的施身法,是農曆年前最後一次施身法法會。能夠參加甚至聽聞施身法法會的人,都是累世曾經聽聞過,這一生才有因緣來參加。我的根本上師 直貢澈贊法王曾開示過,直貢噶舉派在古代,佛寺裡假如有學到施身法的出家眾,每天至少要修一次施身法,因為能夠最快累積福報和智慧資糧的就是施身法。直貢噶舉的不共護法——阿奇護法,她的佛像在腰部插著一根腿骨的法器,表示她這一生也是專修施身法。

直貢噶舉派有一個說法,阿奇護法離開世間之前,在山洞裡面修施身法,那一個山洞現在還存在,位於青海,旁邊有祖師 吉天頌恭第一座親自蓋的佛寺。這個山洞目前被封起來,而且阿奇有交代任何人都不能進去。我記得以前曾經有兩個喇嘛,可能是好奇、調皮、不相信,嘗試想要進去這個山洞,結果一個死掉,一個生重病殘廢不能動,所以以前交代的事情一定有它的原因在裡面。

在直貢噶舉的傳記裡面有寫,阿奇護法在離開地球之前,她在這個山洞裡修施身法。那時候剛好有人往生,所以歷史上是寫,以一具剛剛過世的屍體來修施身法,她用這具身體來布施供養。現場也有很多人參加這場法會。修完法之後,阿奇護法割屍體的肉給現場的人吃。有的人吃了,有的人不敢吃。當時有吃的人,這一生就得解脫生死;有參加不敢吃的人,這一生不會墮入地獄惡鬼畜生道。阿奇修完法後,整個人變成彩虹身,變成彩虹光離開,飛到她的淨土,所以並沒有留下身體在地球上。現代的社會不可能找一具屍體來修法。臺灣有毀損屍體罪,所以我絕對不敢做。現在很多法不能修,假如現代拿著屍體來修法的話,隔天電視上就會說是邪教。

很多人對密法不了解就胡說八道。從古代到現代,也有一些人還是這樣子修——幫助眾生修施身法,參加的人要躺在地上,當成是屍體一樣布施。但是因為我修施身法時,有一千多人參加,沒有這麼大的空間讓參加的人能夠躺下來。就算有這麼大的地方讓你們躺,一、你們就會睡著。二、會怕。心想︰「我讓人家吃了」。因為你們沒有慈悲、沒有供養布施的心,更遑論你們有沒有證到空性和菩提心。沒有慈悲心、布施的心、供養的心,躺在那邊只是睡覺而已,你們來參加法會只是希望自己變好。

為什麼這個法可以快速累積福德和智慧的資糧呢?因為「捨」,什麼都不要、什麼都給眾生、什麼都供養佛菩薩。每個人都最珍貴自己的身體,沒生病的人花很多時間吃飯、打扮;有生病的,每天花很多時間去研究要怎麼樣讓自己更健康。大家都很重視自己的身體,當你很重視自己身體的時候,自然的慈悲心就培養不出來。

瑪吉拉尊尊者是根據釋迦牟尼佛過去世修菩薩道的時候,曾經有一世捨身餵虎。當時釋迦牟尼佛看到母老虎沒有奶給小老虎吃,他就跳下虎穴讓母老虎把他吃掉,讓母老虎有奶可以餵小老虎。按照你們的觀念是老虎吃眾生,你還讓牠活下去是幫助牠做壞事。但是菩薩的眼裡面沒有好與壞,一切都是他要做的因緣。也許牠吃了釋迦牟尼佛的肉、喝了母老虎的奶後,牠就吃素了,很難講。

釋迦牟尼佛也有一世是國王,天帝故意試他有沒有慈悲心、有沒有證到空性的慈悲心。兩位天帝就故意演一場戲,一位變成鴿子飛過去,另一位變成鷹要抓鴿子。鴿子飛到釋迦牟尼佛的懷裡躲起來。那隻鷹就說︰「我要吃牠,你不讓我吃,我會餓死,那我要怎麼辦呢?」釋迦牟尼佛說︰「好啊!牠多重,我就割多少肉給你吃。」

施身法就是根據釋迦牟尼佛以前在修菩薩道的時候,以空性的慈悲,不斷的在表演給我們後代的人看。當然我們沒有能力割肉而不痛,也沒有能力挖了眼睛後再長回來,所以我們要怎麼修呢?在密法裡面分為事部、行部、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事部是我們一切所做的事情都是根據佛菩薩的慈悲心去做。行部是所有的修行都是根據佛菩薩的慈悲心去做,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不方便解釋。施身法就是事部、行部和瑜伽部。

假如沒有修到瑜伽部的,這個法是修不出來。為什麼呢?因為你沒有能力讓眾生感覺到你的身體可以變成他喜歡吃的、要吃的東西,也沒有辦法讓你的身體透過咒語,轉變成甘露供養諸佛。你會說︰「我又沒有看到,怎麼知道你可以?」你當然沒有能力看到,因為你是凡夫。如果想要看到,馬上變成鬼就可以看到。如果你現在死了變成中陰身就可以看到,另外你是菩薩也可以看到。凡夫俗子是沒有資格看到,因為你沒有在這個空間裡面。第一、你還不認為自己很苦,你們現在來都是求過好日子,有一點點苦就覺得不得了,生一點點病就哇哇叫,沒有人相信因果業報。因為你太在意自己的身體,所以就蒙蔽一切清淨的法眼,看不見世間種種的變化。

如何證明我修這個法OK呢?不要說我修施身法有沒有成功,而說能不能做到法本裡面所講的。假如沒有做到,不可能找我的人越來越多,也不可能從1997年修到現在,已經21年了,不發生任何事情。當你要超度和供養的時候若不如法,身體一定出狀況。有一位出家弟子沒有皈依我之前,幫人家唸經。她已經算有良心了,人家唸一本經,她唸5本、甚至13本。但是她沒有超度好亡者,所以來的時候全身是病。她沒有看醫生,現在也慢慢好了,因為不再做這種事。

以前在古代真正修行的佛寺,沒有趕經懺,沒有整天一直幫人唸經拜懺,出家人只是每天一直的修,但是現在你不做這種工作就沒有飯吃,現在出家人也很可憐。在古代只要你是清淨的出家人,甚至他不曉得你清不清淨,有人就會自動來供養。現在則是買賣︰你不給我,我不給你;你給我,我給你。都是這樣,包括對我都是這樣,全部都是買賣。末法時代很苦,上師比你還苦,上師做不到,你就看不起他。

施身法在出世法來說,可以利益廣大的眾生,只要一吹這個腿骨的法器,有緣的、經過的、聽到的就會進來,不需要點名。我這二十幾年來在修法時,常常莫名其妙看到一些,包括你們拜的神都會來,我跟他們沒有關係、沒有接觸過,緣分到了,聽到就進來。不管在日本、臺灣、印度都是這樣。在印度有修過兩次施身法,修的那一天非常恐怖,天全部變黑、下冰雹、下大雨、劈里啪啦,所有的鳥全部飛來旁邊,修法完就天晴了。因為印度很久沒有修施身法,沒有人修超度法。

修施身法的行者,如果是如法在修的,他的福和智慧的資糧可以很快速的成長去利益廣大的眾生。我剛剛講很多人每天花很多時間,去留意自己的健康和很多事情。不是叫你們不留意,意思是福報夠了,身體自然就會健康。過去一整年,我故意不讓醫生弟子把脈、開藥,因為他驕傲,認為自己很厲害。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用我的命來跟你們賭一下。他一直來求我說︰「仁波切,讓我侍候你。」我說不必了,佛菩薩保佑我。一直到上一次,他稍微眼睛泛紅,硬擠出幾滴眼淚,因為他每次來都不是真心懺悔。他以為我生氣,我沒有生氣。為什麼一年後才給他把脈呢?因為一、兩個月,大家會說不準。一年夠了,我應該好就會好,應該死就會死。

昨天我讓他把脈,情況是怎樣呢?中醫弟子報告︰「昨天幫 仁波切把脈,以中醫的觀點來講,氣血的脈更加的平順、更加的旺。如果以年齡來看的話,之前會說 仁波切的脈象是30歲,昨天把脈是進展到20歲左右的身體狀況。」(與會大眾響起熱烈的掌聲。)

仁波切說︰不要鼓掌,他在哄我開心。昨天我跟他說:「你這麼會講話,那我診所生意應該會更好。」不是說我愛現,只是告訴你們一個重點,假如修行沒有得到利益,那是不可能的事。為什麼你們得不到呢?因為不聽話、沒做到。上師在法座上講的全部都沒聽了,下法座講的話就更加不聽。這一年不吃一點中藥,我的身體也沒有變老,為什麼身體狀況有進步?不是我替自己保養得很好,我每天吃多少就吃多少,不會增加,而是因為福報不斷的累積。福報要怎麼累積起來呢?供養布施。什麼叫供養布施?在《寶積經》裡面有教我們如何供養布施,你們都沒有做。

來參加施身法的人不要擔心自己的身體能不能好,只要你有參加過就有福報,但是能不能好就和自己的決心有關。請問大家,你生病吃一天藥就會好嗎?大家都認為佛法跟神話故事一樣,摸一摸就好。那你累世犯的惡業不用還嗎?就算我現在是每天在學佛修行的人,偶爾都會有一點小狀況,還是在還。活在這個世界,就算今天有吃素,還是有機會殺生;只不過吃素之後,主動殺生的機會減少,但是我們有意無意傷害的眾生還是存在。

假如有拜過《水懺》的人都知道,懺文裡有講,連我們釀醋把蓋子打開,要把醋撈上來時也會傷害眾生,都要懺悔。傷害什麼眾生呢?菌。在座諸位誰沒有吃過抗生素?抗生素就是殺菌。你們活了幾十年,絕對有吃過抗生素,有沒有殺生?有。大家一直認為我來參加法會,什麼事情都會解決,但是我們每一天都在作惡業。重點是生在這個五濁惡世,惡業重的世界,是我們的業力讓我們來這裡,但是至少我們的心不能再有惡。如果是惡意去傷害眾生的,那就罪加一等,不小心傷害的,罪就輕一點。

為什麼要你們一直不斷的來參加法會?因為每一天我們都有機會殺生。農夫耕田、種菜、種米有沒有殺生?有。誰吃呢?我們。要不要還呢?要。怎麼還呢?參加法會還給他們。但是你們懶,認為來一次就好,佛菩薩慈悲,一直照顧我。佛菩薩過去幫你們照顧好,但你又重新作惡,又不來法會,怎麼辦呢?不是我需要你們一直來,而是歷代諸佛菩薩的修行過程都不是一個禮拜一次法會,也不是一個月一次法會,是不間斷的。

很多人以為:你修的施身法厲害,我就來參加,其他的法會我不用來,可以在家裡面、在自己的佛寺裡面唸。我不管你唸什麼經,如果你唸經的時候心比我定,我就跟你姓。我能超度的意思是至少我修了一點定,沒有定怎麼超度別人呢?鬼來看到你的心裡面亂糟糟的,一直唸一直怕,鬼會給你超度才怪呢,轉過頭就修理你一下,如果鬼不修理你的,就用你的福報還給他。

佛法不是迷信,也不倡導我們怕這個怕那個。我修施身法,連身體、命都不要,怕什麼呢?既然對眾生只有慈悲,正如《寶積經》所說,菩薩無所畏懼。為什麼菩薩無所畏懼?不是他膽子大,不是他厲害、至高無上,而是說他慈悲,他受傷害也是慈悲,不會計較自己,所以他才無所畏懼。你們整天怕,不曉得在怕什麼。另外菩薩無所畏懼的意思是他已經參破生死,已經能夠掌握自己生死的事情,那還有什麼好畏懼的。

你們為什麼這麼多害怕呢?你們怕死,講到骨子裡還是怕死。人怕死情有可原,所以為什麼我們要學佛?要了解怎麼死的,死時是怎麼樣?但是這個在科學、學問、醫學裡面是從來沒有講過、沒有教過的一門科系,因為沒有人可以講得出來,怎麼死的?死的時候是怎麼樣?死後是怎麼樣?醫學最高的證明是心臟停止、腦波沒了、呼吸沒了,人就死了。但是怎麼死呢?為什麼會突然停掉呢?停了的過程心態是怎麼樣呢?

醫生弟子回答︰「醫學上完全不知道,只能說是沒有生理現象。就是 仁波切剛才開示的——呼吸、心跳、脈搏都摸不到就叫死亡。」

仁波切繼續開示︰什麼力量讓這些東西全部停掉呢?是不是停了,人的意識、感覺全部馬上都沒有呢?這件事情在整個科學世界裡面存在著很大的爭議性。但目前人類沒有任何學問或科學儀器,可以探查考證出來,證明人死了是怎樣?現在人類都希望透過一些專家,經過研究、儀器探測的數據來證明,但是偏偏沒有辦法用任何方法來證明。以人類的聰明,經過數千年研究沒有辦法找到一個方程式、一個儀器來研究人類死亡的過程。所以大家都很怕死,因為沒有人告訴我們怎麼死。我們不知道自己怎麼死?不知道死了是不是很痛苦?還是一種解脫?就算今天你說相信佛,你還是怕死,因為這一生你還沒有經過死亡的過程,還是會怕。那一秒鐘到的時候,你會很害怕,一大堆的妄念出來。所以《寶積經》一直教你們對於眷屬、財富是什麼樣的看法,就是怕你們的妄念出現。

我們為什麼怕死?因為不捨得世間所有的事情。我們不知道世間所有一切都是過眼雲煙,這一生好像一場戲,演完就沒有了。是不是我們不要過日子呢?佛從來沒有講過這句話。只是告訴我們,你的生活、你的一切都是因緣法,好的也是因緣;不好的也是因緣。不管怎麼樣幾十年,一定有一天會走完,那一天來的時候,你們有沒有做好準備?修行就是一直不斷做好準備。

每一天我睡覺都當作自己今天死掉,醒來就是又重新活一天。唸每句咒語都當成是最後一口氣在唸。不像你們︰「阿彌陀佛來接我。」、「阿彌陀佛,我還有事情沒有做好。」、「阿彌陀佛我還沒有開悟。」不怕死才怪。連死亡都沒有悟,怎麼死呢?這樣子怎麼死都死不了,你就痛苦了。為什麼今天 仁波切一直講這麼多死呢?因為一年又過了,在座諸位又少了一年在這個世間。不要盼望來法會會多一年、多一天、多一個小時給你,都不會,因為你們是偶然才出現的人,不像我們一直做一直做。

正如2007年我在拉其雪山閉關的時候,斷了氣,心跳停止時,我跟阿奇護法祈求︰「如果我對眾生還有用,就留下來;沒有用就帶我走。」誰敢講這句話呢?你們會講︰「我女兒還小讓我多活幾年。」、「我老公還沒有成功,讓我多活幾年幫忙他。」、「我還沒有結婚,我媽牽掛我沒有結婚。」出家人就告訴觀世音菩薩︰「我這生沒有修好,讓我留下來多修一點,利益眾生。」你有沒有用,菩薩清楚!而我這樣祈求,阿奇護法就不讓我走,讓我活下來。如果我2007年走的話,到現在2019年已經過11年了,在阿彌陀佛那邊11年差不多是我們認知的一個小時這麼久。

不管你今天抱著什麼想法來參加法會,重點是幫助你在死的時候,有福報。沒有福報,死得很痛苦;沒有福報,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了。沒有福報,明明不需要開刀,就莫名其妙被人家砍來砍去;沒有福報,原本可以安靜走完這一生的,突然很多很愛你的人出現,十幾年不見的親人突然出現,跑過來抱著你哭一下。這種事情多得很,你還以為自己很有福氣,所有親人回來看你,就等著下地獄吧!

參加施身法法會教我們捨,不是捨掉這個肉體,不要誤以為參加法會是教我們捨掉這個肉體,出去就可以自殺。假如自殺死的一定下地獄。所謂捨是捨去你對身體不健康的執著。什麼是不健康的執著?認為我的身體要多活一下,認為我要好好保護我的身體,認為這個身體還可以做很多事。還以為自己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好、沒有考到博士、沒有滿願、還沒有唸完幾本經,我不能走。有些出家人會發這種願說︰「我這一生要唸完幾本經才能走,還沒有唸滿之前菩薩不要讓我走。」明明就是怕死還威脅恐嚇佛菩薩。

幫大家修今年最後一次施身法,應該不會死的就不會死;應該死的就快一點死,要有心理準備。如果怕的現在就出去。生病的應該會好的就會好,應該減少一點病痛的就減少一點,應該要開刀的可能不需要開刀。應該孩子將你殺掉的可能不殺掉你,就不回來。有沒有看到最近的一則新聞,兒子因為母親生重病而將她殺掉?所以當你的孩子不回來看你,你就應該這麼想:阿彌陀佛!恭喜你。因為你不曉得他哪一天為了你好,將你殺掉。因此他犯了殺人罪,你被他殺了,你心裡有恨,大家就一起下地獄。

財富應該可以留下來的,參加完法會就讓你留下來,不是發財。發財是透過修另一個法。我一年才修一次。我做生意都不幫自己修這個法,還要幫你們修?假如我要幫你們修,我就每天幫自己修,而不用求你們買一張票,我修法就好了。坐在法座上面講話算數。我一年都不修財神法的,我修財神法都修到相應,法本上面的徵兆全部都出現,是這樣子在閉關修行的。你說我修財神法有沒有用?絕對有。但我情願像乞丐一樣求我的弟子,求爹求娘求他們買一張票。照道理我可以修法。身為仁波切,不可能連財神法都不會修,但是我沒修法,情願當乞丐。

剛開始要舉辦演唱會的時候,你們都一大堆意見,說那些大歌星都沒收這樣的價錢。你們這兩天去看過演唱會,有沒有覺得值回票價呢?(與會大眾回答:有)我當是供養你們。你們都不了解 仁波切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其實你們成就很多人對佛法的歡喜心。他們全部都知道我是仁波切,他們想:仁波切對大家這麼好,很歡喜。你們不買票、我賠錢,你們甘心嗎?你們讓上師賠錢,你們開心嗎?既然不開心,為什麼有這麼多話呢?不心甘情願呢?

我也可以幫你們辦一場演唱會,只要你們來報名,我就幫你們辦。但是第一,你們要包票。只要有人舉手,我馬上幫你們辦,我現在有人脈,也知道從頭到尾怎麼做。這場演唱會都是我在安排,從開始的舞臺字幕,所有的過程都是我在安排。你們要報名可以,但是要包票,因為我對你們沒信心。我自己都不上臺唱了,什麼時候輪到你們。有人要我幫他辦,絕對歡迎,但是你們要包票,比如說有2000張票,你要整個包起來,我就幫你辦,絕對讓你很爽的,這一生當過歌星。

你都不知道人家多辛苦,都不知道我為了培養她可以出來唱歌,訓練了她七八個月?你們還以為很簡單。我這個仁波切是在家的,法王也沒有說我不能做生意。我做這麼多事都是在度眾。不要以為是 仁波切想賺錢。這一次又多度了一批人,這一批人起碼以後對佛法不會起反感,對修行人有另外一種尊重的看法,這是你們在成就這種事。為什麼這麼吝嗇,不捨得花一點小錢,可以做一件好事?你們的觀念是為什麼 仁波切捧她?我也可以捧你啊!出家人也可以唱啊!只是不准唱情歌,可以唱「觀世音菩薩,我愛你」這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唱情歌。唱一些稱讚上師佛菩薩的歌也是可以,但誰敢呢?

跟大家講這麼多話,希望大家對佛法的看法不是迷信,認為你一定要做到我想的,就是迷信。認為我求了,你一定要給我,就是迷信。佛沒有教我們迷信,而是教我們一大堆原理、方式,教我們要怎麼做,怎麼轉、怎麼改自己。只是你們不聽、不接受而已。你們還是過自己認為對的日子。

昨天有一個弟子來求,說他哥哥生重病,我說你代替他做200個大禮拜。拜完之後他哥哥就往生了。一拜就死了,所以以後不要來問我這種事,我一加持,可能馬上死掉。為什麼要讓他死?不要再受苦了。多活一、兩個月,一、兩年,對他沒有幫助。讓他早一點離開,反而讓他用壽命的福報抵掉他墮入三惡道,這是加加減減的事。你們會說讓我媽媽多活兩年,看到孫子娶老婆。可以啊!那鐵定下三惡道。

我們要將我們的福報用在對的地方,就像我將我的福報用在利益眾生,而你們都將福報用在你們貪婪的地方。不要生病、要長壽、要怎樣,這就是貪婪。佛都教我們死亡無常,看到一個人沒得救,醫生都說不行了,你讓他活受苦幹嘛呢?既然你們相信佛菩薩、相信佛法、相信上師,自然就想幫助他解脫肉體和心裡的苦,幫助他不要墮入地獄餓鬼畜生道,而不是假孝順。如果真的要孝順就提早學佛,你們平常不來,臨時才來,不躺在醫院都不來。

佛法不是教我們迷信,而是叫我們恆常,一直在做,做到哪一天對你有用,大家都不知道,但是絕對對你有幫助。不要為了目前世間小小的東西一直求、一直求、一直求。佛法特別之處是,只要你按照佛所講的方法去做,不用求也會來。你福報夠,自然就來,不需要求。等於我沒有求身體健康,也沒有求阿奇護法讓我的身體好一點,讓我的醫生弟子招牌砸了。因為我知道方法怎麼去做。做到了,身體的福報夠了,健康自然會穩一點。

你們整天都有貪嗔痴慢疑,連上師講的話都會生氣,講的話都要反駁,上師做的事都不接受,怎麼會有福報呢?當然沒有。佛法很簡單但也很難做,因為人的個性很難調。

大家先想,想要幫忙的在世間的人的名字,等一下我叫你們講名字三遍的時候,就講出他們的名字。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廣大的慈悲願力遍照虛空十方法界。與會眾等皆因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修法圓滿,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開示:

下週日賜予釋迦牟尼佛灌頂,過去很少人灌這個頂。很多人認為應該灌一些比較稀有的、比較猛的本尊,但我們這次人類的文化及我們能夠聽聞、學習佛法的緣起是從釋迦牟尼佛來。沒有至尊釋迦牟尼佛,人類沒有佛法,因為有釋迦牟尼佛在地球上開始宣說佛法,才會有一些大菩薩降世到地球,繼續將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弘揚下去。

不管你修哪一個宗、那個門、那個派,沒有釋迦牟尼佛的緣起,絕對沒有佛法。假如我們學佛人對釋迦牟尼佛都不恭敬,那你修什麼法門也沒用!修淨土的假如沒有釋迦牟尼佛介紹阿彌陀佛出來,你怎麼修呢?修禪宗的,假如沒有釋迦牟尼佛教禪定的觀念,你怎麼修呢?不管唯識宗、華嚴宗、天台宗或密宗,所有法都是諸佛傳下來的法。只不過是釋迦牟尼佛在這世跟地球的人類有大因緣,所以才會降生在地球,將佛法傳給人類。

若以為學佛只是為了治病、超度、不墮入輪迴,這都是很自私的觀念。釋迦牟尼佛弘法49年,從小乘講到大乘,在中間還有教導密乘。很多人以為釋迦牟尼佛沒有講過密法,其實在《大藏經》中,除了顯教的經典外,還有密法的經典。因為密法分開事部、行部、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事部和行部還稍微可以公開講一下,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絕對是一對一的傳法。所以500位阿羅漢沒有聽過密法,因為阿羅漢修小乘。釋迦牟尼佛傳的密法(金剛乘)是修菩薩道的,所以很自然在顯教的經典中,無法很明確的讓你們看到釋迦牟尼佛究竟有沒有講密法。但是假如有學過密法的人,可以從釋迦牟尼佛講的經典中一窺端倪,看到佛有講密法的蛛絲馬跡。

比如說在《華嚴經》中說到善財童子五十三參,這都是密法。假如沒有密法怎麼參呢?現在很多人學善財童子四處參,其實善財童子已經明心見性、已經學到密法了,才知道跟每一位善知識所求的法在哪。

《阿彌陀經》也有講密法,假如沒講到密法,你們如何憑一己之力可以一念到十念肯定往生淨土?先不要談要死的時候,大家現在訓練一下:能不能在一個念頭中只有阿彌陀佛,沒有別的想法?(現場的出家眾都表示做不到)為什麼做不到呢?釋迦牟尼佛騙我們嗎?若是騙我們,那我們信佛做什麼?原因在於:釋迦牟尼佛宣說《阿彌陀經》只是將理念講出來,但怎麼修沒講。所以在《觀無量壽經》、《無量壽經》中有進一步講到事部,但行部沒講,所以很多人以為就一直唸一直唸。除非你真的將世間所有事情都放下一直唸,當然產生效果。但是以我們目前五濁惡世的娑婆世界,你說一直唸就可以見佛,我相信困難度蠻高的。

你們出家眾也見過,沒有幾個出家人往生時有瑞相出現。照道理,假如我們一直念佛,就和我們修禪宗的意思一樣的——念佛得定,我們往生時所有痛苦應該不會很明顯讓你看到,甚至不需送去醫院急救,也不需要開刀,若有這些表示念佛不得力。

釋迦牟尼佛曾傳給他阿姨淨土十六觀。十六觀有記載名字,例如觀太陽、月亮、觀淨土的種種現象,但沒有講怎麼觀,只有講名詞,裡面的方法不能寫出來,因為這是密法,而且阿羅漢沒聽到。以前我跟顯教師父學佛法時,對密宗有誤解,認為密宗是邪教,不是釋迦牟尼佛講的。但在我學密法之前,經典裡面所講的,一點都做不到。怎麼利益眾生?怎麼幫助眾生?叫他唸一本經,捐一點善款就能幫助眾生嗎?一直到學了密法後才知道我們要理事圓融。意思是你知道道理,不知道怎麼去做還是不行。知道道理,清楚了、去做就不會出錯。就算有道理,不代表能幫自己、幫眾生開悟。

為什麼釋迦牟尼佛開示《大般若經》講了二十幾年?因為這個是所有佛法的中心點、中心思想。但是如果單靠禪定去思惟而能體會般若的智慧,體悟到空性的,目前困難度很高。第一、現在大家都很忙,很多煩雜的事情。第二、地球的空氣不好,很難找到一個好的地方禪定。因為空氣不好,所吸進去的不是氧氣,吸進去不好的氣體會干擾身體,這種穢氣讓你很難入定。為什麼釋迦牟尼佛有說,末法時代佛法一直式微,不是佛不厲害,而是人類一直破壞這個環境。破壞環境之下,也讓很多本來保護地球的龍也好、仙也好慢慢離開。

此生有因緣聽聞佛法、接觸佛法,不把握機會,下一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再聽到。有人會說我聽不懂,不知道怎麼去做、沒辦法。其實這也是推託之辭,我剛開始和大家一樣也沒有學佛,但後來為什麼能做到?很簡單,就是聽話。所以釋迦牟尼佛開示︰「信乃一切功德之母。」想要累積功德,對佛所做、所想的,你都要相信是絕對的真理,絕對可以做到。什麼時候做到?沒關係,但要開始去做。不能不檢討自己,學佛是檢討自己,不是檢討別人。學佛用佛法看清楚自己有多少缺點,而不是貢高我慢、驕傲,覺得自己學很多、很厲害,我聽很多自然會開悟,這和佛法無關。

年底的施身法法會就是教我們要斷煩惱、斷所知障。所知障就是一切的知覺、感覺的事情都是障礙你。譬如:我很信 仁波切,但是我怕我沒做到,所以不敢皈依。其實你本來就沒有去做、不想去做,當然做不到。你想要做到和我一樣?下一輩子。你不可能這輩子跟我一樣,因為我可以不要家、不要錢、不要命。不肯皈依的意思是你不準備改。你會說我沒有做壞事,是啊!你有做壞事的話,進不來這裡,但是你是好人嗎?如果你是好人,此生絕對能到阿彌陀佛那裡去。不過當然比不來法會的好一點。

包括釋迦牟尼佛、所有的修行者都說,你這一生不把握當下馬上皈依是很嚴重的過患,因為不皈依,你永遠是佛法的門外漢。你說皈依是要讓你管嗎?我才懶得管你,我多少事情要做。是佛管你嗎?佛也不管你。只是告訴你怎麼去改變自己,有些個性、缺點要怎麼改。剛皈依時,諸佛菩薩不理你,只有一些善的神來管著你。只要你如法修、聽話的就保護你,不聽話的就讓你原形畢露。昨天有兩位弟子就原形畢露。

一位皈依一年多,來求觀音法照。幫他開完光,供養金就直接交給出家弟子。代表沒有供養心,只是動作做完了,認為:你替法照開光,我給你一個紅包。這不是供養,是買賣。

就像昨天跟前天舉辦了演唱會,我是金主,也可以說是凱子,全部是我出錢。他們也知道我是仁波切,但我對臺上工作人員都很恭敬,還供養他們一個小紅包,還說謝謝。為什麼說謝謝?因為我給了錢,不代表他們就要用心去做。這是什麼意思呢?讓他們對佛法有個善的觀念。不知道你們驕傲什麼?就算我不用給,他們一樣要吹,要打鼓。還沒給之前,我就已經看到鼓手有些地方沒打好,有一個跳舞的沒跳好。他們全部都嚇死了,心想 仁波切沒有來,怎麼知道呢?再供養一個小紅包,大家很開心。你們去聽也很開心,因為大家都很開心,讓你們很歡愉。

歡愉在哪裡呢?你們已經憋很久了,整天讓 仁波切罵,讓你們有機會尖叫一下、鼓掌一下,恢復十幾、二十歲時瘋狂的態度。你們請來的親友也很開心。所以以後我做任何事,你們再有任何批評的,讓我知道就趕你走。你怎麼知道我要做什麼?想做歌星的可以來報名,但你要包票,而且要保證來的人不會聽兩首歌後,全部跑光,我絕對會捧你。不要嫉妒說為什麼不給你?人家的職業就是唱歌。你說她不紅,但你很紅嗎?說她不出名,你出名嗎?你批評人家。因為我沒有能力、沒有面子請到四大天王,只能請林佳儀,因為她是我弟子。也證明給你們看,任何事情都可以幫助眾生。

兩天的演唱會,有一百多人可以拿到錢,現在不景氣,年底沒有人辦這些的。你們只是出一點小錢,大家很開心,也是做一點供養布施,為什麼這麼計較?我做什麼事情你們都來跟我計較?說太貴了,說大歌星都沒這個價錢。你們這些人怎麼不想想,我有贊助商嗎?你們拿幾千塊出來,所以你們是贊助商。下一次將你們的名字全部寫上去說是贊助商,爽了吧!讓你們出名好嗎?

這一次辦演唱會不是說想要捧誰,末法時代,沒有金錢,沒人相信你。做一點小事情讓一些人改變對佛法的觀念,這就是布施。他們一直講,這位仁波切很和善,給紅包的時候還說謝謝,他們不知道我罵人的時候是怎樣,最少讓他們對佛法的觀念轉。兩天我都沒去,是你們在享受。凱子給錢都沒去,大家都享受到了。

講這麼多只是告訴你們,我的苦衷在哪裡?現在我另外一個外號叫「苦主」,因為一切苦都是我在承擔。辦個演唱會大家講來講去,我一直忍耐,現在我忍耐力越來越好。誰講過話自己知道。你說四大天王出名,那你為什麼不去看呢?我發覺這兩天有很多人從來沒參加過演唱會,也發覺沒看過的人,看完後都很開心,覺得值回票價。因為人家是用心來娛樂你們,不好嗎?讓大家很開心做一件事,不好嗎?我沒有賣別的東西給你們,就是來聽歌,有哪個演唱會不賣東西的。

施身法修完了,也希望大家回家想一下,一年又過去了,想一下人生是什麼意思。

剛剛有一位弟子出去,怎麼啦?理事長回答︰他原本就生病,貧血、有點休克和尿失禁。仁波切開示︰捶他一下就好了。貧血怎麼來的?就是以前貪念重的人。從密法來說,紅明點用得差不多了,就是媽媽給我們的血用得差不多了。血消耗就是貪念重的人。你說沒有啊,他不貪啊!貪念的定義不一定拿什麼東西,你一直想也是,就像你們一直想要當歌星也是貪念。可以啊!我捧你,只要你包票就好,但這也是貪念。看不起她,說她不紅,覺得為什麼我們要給她錢呢?這也是貪念。貪念的定義不是你想,就拿得回來,而是一直想,想得到不是你分內應該得到的東西。盼望一些事情能做得到、能得到,這就是貪念。

你們兩天在聽歌,我兩天在修法。為什麼?在臺上這麼多人,隨時危險、隨時有狀況,讓這些眾生保護他們。舞臺是很危險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佛法不離開世間法,我們活在這世間,不能將佛法和生活分得清清楚楚。如果你要將佛法和日常生活分得清清楚楚,那就到深山裡面修好後再出來。既然沒有辦法將佛法和生活一定二分法,你就要了解如何讓佛法在你生活上起作用,減少貪嗔痴、煩惱,讓我們多理解體會世間種種事情,這就是佛法用在生活中。不是要你開口閉口都是阿彌陀佛,開口就用佛法去訓人家。佛法是在無意之中,不知覺之中讓人家感覺到。佛法的特別是不會渲染自己多厲害,隨緣度眾。也會製造很多因緣給眾生,讓他們有機會接觸佛法,至於眾生要不要佛法是眾生在決定。

末法時代要弘揚佛法,如果不想一下是很難的,完全依照古代的方式的話很難。要想一些方法,但也要沒有違背戒律就可行,只要不破戒,世間法也可以是佛法去利益眾生。大家回家要思考一下。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利益無量無邊眾生,與會眾等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法會前弟子分享(度眾事蹟編號950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9 年 1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