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8年12月16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持殊勝的施身法法會。

仁波切一升法座立即開始修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仁波切於大手印禪定之中,修持殊勝的施身法,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供養諸佛菩薩,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法音遍滿十方。與會眾等皆因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心,不由自主的淚流滿面。

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開示:

今天修法修得很快。在修護法之前跟大家講一點我的修行過程,讓大家知道為什麼我可以用佛法幫助眾生,而你們卻不可以。我是憑著諸佛菩薩和上師的加持,才讓我有能力去幫助眾生。

我記得在1995年,那時候我還不是一位上師,第一次去西藏參拜直貢噶舉最老的第一座佛寺——直貢梯寺。那時候的拉薩,馬路上沒有幾輛計程車,全部都是三輪車。從拉薩前往直貢梯寺,早上5點鐘就要出發,因為當時沒有路。到達梯寺大概是早上10點到11點。現在去就很簡單,最多一個小時就到。

那一天上到梯寺後,我第一個問題請問他們:梯寺是否有最老的修行者?當我講完,有一個喇嘛在旁邊聽到,就跟會講漢語的喇嘛說︰「仁波切說今天有一個從外地來的人,他要見,應該就是這一位先生,我帶他上去。」從梯寺再往上爬到關房,大約還要往上走海拔五六百公尺。現在叫我爬上去,可能沒有這種體力了。上面關房住的是我其中一位皈依師——滇津尼瑪仁波切。在藏密裡,閉關的時候是不見人的,古代的關房都會留一個窗口,也許是門留一個洞,那些吃的東西可以從洞口放進去。

那一天我上去,侍者敲仁波切窗口的木門,等了幾分鐘之後,滇津尼瑪仁波切從窗口那邊伸出頭來,要我把頭伸進去。我本來以為他是要加持我,結果他不管我同不同意,就拿著剪刀將我一撮頭髮剪下來。在藏密剪頭髮就代表他接受你的皈依、幫你皈依。剪完頭髮後,他幫我改法號,吩咐我在關房前向他頂禮九次。通常我們是頂禮三次,我到現在還搞不懂為什麼要我向他頂禮九次。

之後我曾經陸續帶弟子去求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幾次。通常他的關房是不給人家進去的,但是他讓我進去兩次。有一次我進去,翻譯也跟著進去。他突然問我︰「你吃不吃酸奶?」我說我吃。仁波切就東翻西找,在他的房間裡找到一個碗,裡面裝了一些酸奶,還有一支調羹放在酸奶上。這個故事我以前講了很多次,他將調羹舔了很久,他要舔乾淨那支調羹。那時候仁波切已經七十幾歲了。你們知道西藏老一代的人是不洗澡的,西藏人一生只洗三次澡︰一次是出生。第二次如果是在家眾就是結婚的時候;出家眾就是出家的時候。最後一次就是死的時候。照我想他應該也沒有刷牙,他不會浪費這種錢去做無關緊要的事。

他將調羹舔得很乾淨後,挖了一湯匙酸奶到我手上,我當場就吃下去。這個以佛法的觀念來講,上師給你什麼你都要接受。第二,假如你起一個分別心,想說舔了這麼多口水也沒有刷牙。吃了口水就一定要聽他的話,這是廣東人的說法。但是在我們來說,這是他的甘露,沒有分別心。對上師不起分別心,才能訓練自己對眾生、對事情不會起分別心。什麼是分別心?就是心裡頭區分好的壞的,在修菩薩乘裡面沒有看到好與壞,只看到善和惡的因果因緣。這個世間對好跟壞的判斷是每一個民族、每一個人對事情、對利益的看法。所以吃了上師賜予的酸奶之後,我持咒就可以利益廣大的眾生。

第二次再去的時候,記得是夏天大概是8月底。從梯寺爬上去,沿途下起了雪,當時天空並沒有雲。如果有雲下雪還講得過去,但是當天是沒有雲的。在直貢梯寺旁邊有一個天葬臺,有一些吃腐屍的鷹,牠們通常過了早上11點就不飛了,回去牠們的巢穴。但是那一天,牠們一直在我的上空盤旋,一直跟著我到仁波切的關房。

那一次,滇津尼瑪仁波切也讓我進去他的關房,他叫侍者翻東翻西,翻了很久翻出了500塊人民幣給我。照道理,做弟子的一定會說上師不可能給我錢,我不敢收。但是他說你一定要收。這是什麼觀念?就是:他授權給我,我可以接受任何眾生的供養,也將他自己財的福報給我,因為他知道我以後要做很多事。到最後一次見他的時候,他連我的弟子獻的哈達都不收,只收我的,其他人的一概不收。有去的人就知道,完全不收,連一塊布都不收。為什麼?你們這一些不是學佛人,他不欠你。不要以為:自己供養他,他收,自己以後有福報。真正修行人不想欠,收都不收,不理你。只有我的哈達他有收,其他人的不收。今天這故事是告訴你們,如果我不是可以利益眾生這塊料,大修行者見都不會見的,更不用說還有後面的,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的故事。

至於我學到施身法這件事,最特別的是當法王知道後,有一次我在印度閉關,法王指示我,要我隔天晚上出關到法王的關房,法王要賜予我施身法的灌頂。那一天晚上我出關房時,大概是晚上8點多。天空很黑,黑到走路都看不到路,星星月亮全部都沒有。到了法王的關房,法王賜予我施身法的灌頂。當灌完頂在修迴向時,天空突然響起一聲雷,雷聲很大。響完雷,法王看了一下,修完法就告訴我,以後你修這個法會得成就,可以利益廣大眾生,現在證明確實如此。當我離開關房時,奇怪!星星和月亮全部都出來了。照道理打雷了,就算是旱雷也會有雲,但是此時天空完全沒有雲,整個天空放大光明。以密法的徵兆來說,你現在得了這個法,你未來的修行是光明的。

這些小小的故事不是標榜我的厲害,而是說明我有累世的善緣,能夠接觸到這種事情。你們沒有,就不要認為自己很厲害。世間種種的名利財富權勢都帶不走。不管這一生中你爭什麼,到最後1秒鐘什麼都沒有。很多人期盼自己能夠升官,才是這一生的願望。爭到又怎樣呢?真的也沒有怎樣,也不會多一塊肉。人生短短幾十年,我們來這個地球,只不過是4件事︰還債、討債、報恩、報仇。這一生做完了這4件事情就走了、離開了,下一世又來了。

目前在所有藏密的教派裡面,能夠在這麼多眾生面前修施身法的,應該是沒有了。特別是今天用的法器是法王上一世用過的,不是這一世。喇嘛從西藏拿出來給法王。簡單講,施身法的傳承就在我身上,法王從上一世一直傳到現在,在我身上。

施身法對世間法和出世法都肯定有幫助,可以圓滿一切事情。假如以顯教來討論這個法,是以《大般若經》裡面所有的精神來寫施身法。《大般若經》是釋迦牟尼佛花很多時間去講的一本經,大概佔《大藏經》四分之一的量。講的是菩薩道對空性的理論、實踐和體悟的一套經典。意思是說,施身法以顯教來說,是以《大般若經》作為理論的基礎。以密法來講,是以事部、行部、瑜伽部這三個部作為修法的力量。

假如以禪定來講,是根據噶舉派大手印的第一個次第——專一瑜伽,第二個次第——離戲瑜伽。假如沒有證到離戲瑜伽,不可能修這個法。假如修到大手印的離戲瑜伽,你可以做到唸咒語、唸佛號一心不亂。假如大手印修到專一瑜伽,你持咒和唸佛號可以念佛成片。為什麼很多人講,「我持佛號,越唸心越亂」?第一,你沒有得過灌頂,沒有將凡夫的身口意轉成和諸佛菩薩一樣清淨的身口意來持咒,當然你就用凡夫的心來唸。凡夫的心是什麼心呢?貪嗔痴慢疑的心。不要以為我唸佛是希望求生淨土,嚴格來講也是貪。

在《寶積經》中,彌勒菩薩請示釋迦牟尼佛:「菩薩修何法門,得往生阿彌陀佛的淨土?」釋迦牟尼佛講︰「所有菩薩所修一切善迴向淨土發願定生阿彌陀佛淨土。」簡單來講,你沒有修到菩薩道,以為單靠每天唸佛就一定可以去嗎?以淨土宗來說,除非你三福都有修。三福沒有修,絕對沒有福德因緣可以去。

唸佛號時,一定不能拖泥帶水。就像是一位出家弟子很喜歡拖泥帶水。所以當他死的時候就會拖泥帶水,到現在還改不了。為什麼不能拖泥帶水呢?因為你們的心很容易亂,容易起別的想法。假如每句咒語能很清楚一句一句唸出來的,你在持咒語時短短時間的念頭就是清淨。你拖泥帶水的就是做作。

當你唸「嗡嘛呢唄美吽」的時候,「吽」就是定一下。定的那一剎那,假如平常訓練得好,你往生的時候阿彌陀佛就出現。千萬不要拖著唸,這樣拖泥帶水是沒有用的。所以這個出家弟子如果不改的話是去不了的。持佛號如果是用唱誦的方式,這是指我們在繞佛的時候才唱的,因為信眾的心比較亂,用這種唱法可以讓他的心稍微清淨一點。但是自己要唸的時候,每一個咒語都要斷、都要頓,不能拖。

仁欽多吉仁波切示範唸阿彌陀佛的正確唸法,接著開示︰

你們聽清楚了嗎?不會唸六字大明咒沒關係,可以這樣子訓練,不要拖。你在唸的時候,當你有停頓,你就會感覺自己定了一下。那一剎那就夠你去淨土了,一剎那也足以讓你下去三惡道,這要訓練,不要懶。很多人唸佛唸到後面就用拖的,這沒有用,這是在玩,唸佛要專注不要敷衍。這個出家弟子唸佛的方式就是以前他習慣帶領信眾這樣唸,唸到後來他就開始懶了。你們也會這樣,當你一懶,自然氣就會跑掉,一跑掉,妄念就劈里啪啦的出來,你怎麼去呢?今天教你們很多了。

這些出家眾出家幾十年也沒聽過這種修法。而且你這樣唸的話,可以將你的心和氣專注,就算你認為你沒有氣、力氣不足,也是要這樣。自己在唸的時候也要一句一句,中間要頓,不是停,當你在頓的時候,你可以慢慢感覺所有妄念切掉,那一剎那,時間非常的短。你們不相信往生的時候,斷了氣,那一剎那的時間是很短的,1秒鐘都不到,甚至於1秒的百分之一都沒有。就靠我們平常的訓練,平常訓練足了,時間到了,相信佛菩薩和上師,這個力量就有了。

為什麼每天要唸佛?就是要訓練。不是唸得多了,阿彌陀佛就出現在我面前,唸了3年阿彌陀佛就出現。假如阿彌陀佛出現就是你要走了。很多人都不捨得走,認為「我還有很多願,還沒有滿願,還沒有怎樣⋯⋯」

今天的開示讓你們清楚,大家都唸佛,為什麼有些人能去?有些人不能去?為什麼有些老太婆唸了能夠去?因為老太婆氣不夠,她一句句的唸,就能去了。你們氣太足的反而就拖泥帶水的就去不了。簡單講這就是心法。因為能夠超度,修頗瓦法的人能了解眾生的念頭是怎樣,你們沒有能力了解眾生的心,所以也不了解自己的心。回去之後可以嘗試這樣訓練一下,看看跟以前的方式有什麼不一樣。你可以慢慢的體會到,當你頓一下,會感覺所有妄念都切掉,在那一剎那。那一剎那是不可以用語言解釋的,連思想都來不及,就幫你切掉。這是要不斷不斷的訓練,不要擔心我能不能去,千萬連這個念頭都不要有,最重要是訓練自己。訓練的時間夠了、時間到了,阿彌陀佛也會來告訴你說你ok了,你可以走了。真的是這樣的,不用擔心。

剛開始在持誦六字大明咒時,為什麼我在唸「吽」的時候特別大聲?唸過《普門品》都聽過一句話「悲體戒雷震」。很多人都不會解釋這句話。假如眾生這麼頑劣,很多累世的業糾纏著他,讓他清淨的心不能打開,就需要一股力量,暫時幫他打開。讓他清淨的本性一剎那顯露,他才能接觸佛法。剛剛我唸「吽」時,大家都會跳一下,跳一下就是頓一下。若是沒有慈悲的心作為本體,沒有清淨的菩薩戒,這個「雷」也就是這個「吽」的聲音,是不可能震到大家,不可能出現這個聲音。這個「吽」的聲音不是從肺部而是從丹田出來,也是因為平常有唸過,今天才有方法可以幫助大家。

清楚之後就不要輕視佛法。很多人都覺得:佛法很簡單,我有唸經啊就是修佛,今天我參加法會就是信眾。你們都不是,只是來結個緣。假如要講佛法可以講很久,釋迦牟尼佛講了四十幾年還沒有講完,你根據什麼理由來一下法會就說我懂了、知道了、了解了、我有體悟了?這些都是自以為是。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讓無數眾生蒙受無邊法益,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法會前弟子分享內容(度眾事蹟編號943)
  • 法會前弟子分享內容(度眾事蹟編號933)

  •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12 月 1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