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8年12月2日

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共修法會,弟子與信眾們恭敬聆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15年11月8日於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開解《寶積經》卷第二十八〈大乘十法會第九〉的法帶精要。

《寶積經》是釋迦牟尼佛開示給修菩薩道的人聽的,而我開示佛經,是以自己修行的體悟和經驗,用大家比較能聽得懂的方式來開示,讓大家知道佛的教導。因為我本身不是讀經教出身,所以不會花費太多時間在解釋名相方面,佛說要破四相,名相就是名詞,如果要解釋名相,那就還要引用很多佛經上的記載才能解釋得清楚,但就算知道很多名相,只是滿足你們的好奇心,對修行方面是沒有什麼幫助的。修行不是在做學問,就像以前有人在討論「推敲」兩個字,究竟是要用「推」還是要用「敲」?其實這些名相都只是方便說。讀經並不是修行,背誦佛經只是讓下輩子記憶力比較好而已。為什麼你記不住上師的開示,因為不恭敬。有些人的記憶力很好,就是因為前世背誦過經典所訓練出來的記憶力,但是唸經、持咒、拜懺都不代表有修行。

上次開示到發菩提心,菩薩修菩薩道一直到成佛果要發四種層次的菩提心,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全部做出來,而是需要循序漸進、有次第的,依照上師的教導去做。

經典︰「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樂菩提心。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以有菩提相故發菩提心。未發菩提心時。或諸如來或諸聲聞勸發菩提心。」

這裡的樂菩提心的「樂」不是指世間的快樂,而是解脫輪迴的樂,因為知道菩提心可以幫助眾生解脫輪迴,將自己意識田中貪嗔痴的動力停止,才會樂在菩提心裡面,不是為了什麼目的而發的菩提心,才是樂菩提心。

第一個講到,當你的福慧不斷累積,慈悲心有了,具備因緣修行大乘佛法後,諸佛菩薩或聲聞緣覺都會來勸你發菩提心,這是第一種菩提心,是世俗菩提心。世俗菩提心是刻意去做出來的,是做作的,因為是由你的「意」去想出來的,雖然自己還不能解脫,也不能幫助他人解脫,但已修到慈悲心,發菩提心想要利益眾生,進而修行菩薩道。

修行菩薩道不是為了幫你治病。所謂菩提就是上學佛法,下利眾生。菩薩知道菩提心有大功德,為能利益眾生,菩薩發第二種菩提心,這種菩提心是勝義菩提心,完全不會想到自己,是已經完全了解緣起性空、緣生緣滅的行者。修到勝義菩提心,不會再認為有什麼敵人,一切都是因果,所有對自己不好的,都是來幫助自己修行、讓自己能還債、幫助自己更加強菩提心,反而對敵人感恩,因為他們讓我們知道自己哪裡有問題。發起勝義菩提心的行者不會再分敵人和好人,心中沒有任何的仇恨和怨恨,對眾生不會起惡念,因為瞭解一切都是因緣法,也就是喜愛和討厭的都能平等捨去,在四無量心的最後一句話——平等捨,這是最困難的,捨掉所有的執著。有了勝義菩提心,才會有能力能夠自己解脫生死,進而幫助眾生。

第三種菩提心是菩薩對無主、無親、無救、無護的眾生發起救護的菩提心。無主就是沒有主宰、不知道自己未來的生命在哪裡,無親就是沒有法界眷屬、沒有依靠。菩薩因為已經修到空性,能體會眾生的種種苦,而從自性中發起要解救眾生離苦得樂的菩提心。修到第三種菩提心的行者,才有能力幫眾生超度。發了第三種菩提心,菩提心的功德力量有了,才有資格超度眾生。所以《寶積經》清楚的寫出來,要超度眾生,要發第三個菩提心。光只靠唸經是不可能超度的!

有了前三個菩提心之後,因為看到還有很多眾生未得度,還在輪迴苦海中;知道佛的力量是無邊的,成佛能利益更多眾生,因而生起想要成佛的菩提心,這是第四種菩提心。想要成佛果不是為了讓自己變厲害,而是因為知道還有無數眾生在輪迴苦海,為了想幫助眾生。就像2007年我在拉其雪山閉關時,用法眼親見眾生在輪迴的苦海而流了2天眼淚。知道佛的功德和福報能夠利益更多的眾生,為了能幫助更廣大的眾生,所以想要修成佛果。

由此可知,發心是指發菩提心,不是隨便稱讚信眾像菩薩、很發心。這樣講也是破了不打妄語的戒,出家眾要特別留意。有些人到佛寺幫忙掃地、做義工等,這只是一種助緣,幫助你和眾生及佛菩薩結緣,沒有眾生、沒有佛菩薩,我們不可能成佛。要有足夠的因緣福報,將來才有利益眾生的資糧。這四種菩提心上次已經開示過,今天再開示一遍,因為慈悲心和菩提心是佛法的根本,如果沒有慈悲心和菩提心,我們沒辦法轉自己生生世世所帶來的業。

經典︰「善男子。此是菩薩初發菩提心相。善男子。彼菩薩聞有菩提。聞菩提心有大功德。聞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是菩薩第二發菩提心相。」

你們注意,每當佛說到「善男子」,這裡的善指的是修十善法圓滿的人,而且有在修行的,才能稱之為善男子。每次當我看到佛經上「善男子」這三個字,就覺得心如刀割,因為看到你們全部都沒做到,都修十惡法,沒有一個人有做到十善法。

簡單舉一個例子,昨天我交代一位弟子,要他明天將火供的灰交給護衛,因為我去加持某個地方時會用到。結果昨天在電梯口,我看到護衛手上拿了一包東西,我就知道該名弟子未依指示,在當天就把火供的灰交給護衛。你們也許認為這樣做有差嗎?以佛法來說就是有差,因為他犯了貪嗔痴。貪是在於他怕明天會忘記,當天就將火供的灰拿給護衛搪塞了事,表示東西已經交出去了,要護衛負責保管,若是明天我問起,他就會回答他已經交付了。我清楚交代他明天而非當天,這就是不聽話。為什麼要交代是明天,我昨天不講,今天才講,因為護衛家中沒有佛堂,叫他怎麼處理?上師的話都不聽,造成的因果就是我開示佛經的內容他也不會記得,因為他訓練自己不聽話。為什麼是痴,因為不信因果,這事讓這位護衛也沒有說實話,明明那天大家都清楚聽到是交代明天給,在旁邊的護衛卻說是自己沒聽清楚,連在旁邊服侍的弟子也聽到了。最後這名弟子還害了護衛說謊,因為他先犯了錯,而當我問護衛,護衛又說自己沒聽清楚,為了這名弟子做錯事而說謊。

不知道原因,不會先請示嗎?可以問是不是可以當天給?但是他也不來問,就擅自作主。你們很多人都犯過這樣的毛病,尤其是在公司做事,每一個人都曾經犯過相同的錯,不聽上司的話,自作主張,什麼事不請示就擅自依照自己的意思去做。我小時候喜歡看中國的歷史故事,有一則《三國志》的故事讓我印象很深,該故事在講曹操有一個謀士楊修,很受曹操的重用和信賴,甚至可以直接進到曹操的大帳,也就是曹操的寢室,可見曹操對他的信任。有一次有人送給曹操一盒酥餅,曹操就在盒子上面寫著「一合酥」。後來曹操發現酥餅不見了,原來是楊修把酥餅分給士兵吃。一問之下,楊修回答曹操,丞相您不是寫著「一人一口酥」嗎?經過此事件後,曹操後來藉機把楊修殺了,不是因為楊修把那盒酥餅分給士兵吃,而是因為楊修會擅作主張。曹操長年在外作戰,若掌管整個軍事的人,不照主子的話自作主張,不但遲早會害到主子,還會牽累到很多人的性命!這個故事讓我謹記在心。我在佛法方面,都會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而你們呢?

你們常常認為我只是在講你們的事,講的不是佛經就不是佛法,就不用聽,繼續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不聽上師的話,不照上師的安排。如果上師不了解弟子的心性,如何能幫助弟子呢?我的教導都是針對你們的問題,都是對你們有幫助的,並沒有分世間法、出世法,而是你們在分。認為我不是講佛法,就開始有自己的想法,殊不知我對弟子的安排,都是針對你最執著、最難破的部分,你們最喜歡的、最不喜歡的,我都要想辦法幫你們破執著。上師會害你嗎?假如我不了解你們的問題、沒有資格幫眾生,護法早就把我從法座上推下去了。所以對我的安排都不聽的,怎能算是弟子?怎能不責罰?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呵責一位在集團工作的弟子:繼續努力忘記啊!再說自己什麼都不記得啊!

身為一位上師,絕對知道要如何幫助眾生製造因緣,這裡講的「因緣」是佛法名詞,不是男女的「姻緣」,是指對修行有幫助的,是學佛的因緣;如果是指男女拍拖的那種緣,不叫因緣,是惡緣。這名弟子對於上師的交代不聽話、怕麻煩,想說只是一包灰而已,這就是不恭敬佛法、不恭敬上師。上師做什麼一定都有原因,如果那天交給他的是黃金,他肯定不會當天交給護衛,因為怕弄丟,但是火供的灰他就認為沒什麼,殊不知這是寶。2007年,我跟著 直貢澈贊法王在拉其雪山上修2天火供,才剛開始修時,就已經有很多喇嘛登記要上來分火供的灰,修完後火供剩下的灰被當地喇嘛分光,直貢澈贊法王說就給他們吧!連我自己都沒有拿到。西藏人把火供的灰當成寶,他們是特地從山下爬到山上來分那些灰的。講到這裡,就告訴你們一個祕密,其實火供的灰撒在地上,會對土地有幫助,可以讓害蟲得到幫助。有一年日本道場庭院的蟲害非常嚴重,園丁並沒有施用農藥,因為日本道場有養狗,他怕狗舔到會中毒,雖然園丁沒學佛,但也有慈悲心。後來我將火供的灰撒在花園四周,連後山全部都撒了。第二年蟲害就沒有了,撒火供的灰就是布施,可以利益那些蟲。

這裡講到菩提心相,佛還加了一個相字。佛經上寫的相,指的是表徵跟行為。也就是發菩提心、行菩提行的菩薩,一定會有一些外相、內在、行為讓你看到知道。聞菩提心有大功德,並不是說菩薩知道菩提心有大功德所以要發心,菩薩不是為了自己要有大功德而發菩提心,而是為了能利益眾生。這裡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沒有翻譯,意思是空性的、智慧的菩提心。世間的種種問題還是需要有智慧才行,如果沒有智慧去處理,還是沒辦法的。

修禪不是打坐而已,很多人都希望能坐到聽不到外面的聲音,聽不到心跳的聲音,但這樣不見得是好事。我以自身兩次禪坐的經驗來說明:第一次是在深夜打坐的時候,進入後感覺和外界完全隔絕了,沒有聲音,沒有任何意識的反應,也聽不到心跳的聲音。以為自己是在入定而不想出來,其實是意識被心鎖住了。後來是被一個女人笑聲喚醒,當時深夜只有我一個人,當然也不是鬼。第二次是和朋友去臺灣北部一座廟宇,外面下著大雨,我在觀音殿中打坐,很快地進入聽不到外面聲音,也聽不到雨聲,更聽不到朋友在旁邊的交談聲,後來被朋友BB CALL的聲音叫醒。

其實這就是修禪時產生的掉舉,還有另一種情形叫做昏沉。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就是當一個人很努力的在修禪定,但是自身的福報不夠,所以意識被你的心給鎖住了,因為你所有的意都停止作用,身體也跟著不動了,但是心還在動。那時我還沒開始學密法,如果當時不是阿奇護法相救,我很可能命就這樣沒了。還好我的命夠硬,否則進去很容易,但是要出來就很難了。所以我到現在還不傳你們禪定法門,禪定如果只修到四禪八定,很容易進入非想非非想天,這跟真正的正定不一樣。我是在有一次印度閉關時才體會到,兩者的差異比一根頭髮還要細微。但如果一偏掉就錯了,那就到非想非非想天出不來了。所以在直貢噶舉要傳大手印是非常嚴謹的,一定要先修不共四加行,有次第的修行累積福報,若是沒有具備足夠的福報、業還沒清就不會傳,否則是很危險的事。如果你福報不夠或業還沒清就學禪定,很容易得禪病,輕微一點的也許靠看醫生吃藥慢慢會好,但是如果嚴重的話,入了心魔這一生都好不了。

正因為我以前也是修禪的,很清楚這個過程,修禪定要能做到「動靜自如」,什麼叫「動靜自如」?這裡的「動」不是指你的人跳來跳去,而是你的心,你要你的心靜就靜,要動就動,能夠自己決定,動靜自如也是佛法用詞。有些寺廟會在禪定要結束時敲引罄來結束禪定,這樣不是很好,因為當你在禪定,氣脈走到某個地方時,如果聽到引罄的聲音而突然結束,就有可能會岔了氣。

很多人修禪定都想為了求開悟、開智慧,其實禪定不是為了這個,禪定最重要的是用在我們斷氣時的最後一口氣。如果那時候能有定,就不會被累世的業力所干擾,那是關鍵。禪定時間不用很長,在你最後往生的時候,一口氣上不來到往生的時間比彈指還要短。在你走的時候能進入定,讓你往生那一刻沒有妄念,就決定你的未來。如果能有定,不被現前的累世業力干擾,上師馬上就會出現在你面前接引,比阿彌陀佛來的速度還要快。如果不經佛法的訓練,在走的時候一定會受業力障礙讓你不能往生善道。

為什麼上師會比佛的速度還要快,並不是說佛的神通力比上師差,而是因為你比較習慣上師,所以上師會比較快出現在你面前。上師也不單只是這一位上師,一位具德的上師是得到整個傳承的加持,所以在你成佛前生生世世都能給你幫助。當上師在弘法時,不是為了自己利益而是為了眾生,是代表諸佛菩薩在弘法。如果你對上師的心還有疑、有惑、不恭敬的,自然就得不到上師的加持。所以不要以為禪定就是坐在那邊不動這麼簡單,也不要以為坐著不動就可以解脫生死、開悟,就像木頭一樣沒有感覺、在那裡不動,是禪定嗎?一張桌子沒感覺難道也是禪定?

我的一位皈依上師——滇津尼瑪仁波切,他有一位弟子,現在已經是直貢梯寺閉關中心的老師了。有一年(2010年)在印度,他從西藏到印度參加 直貢澈贊法王主法的大法會,我見到他時,直貢澈贊法王說這位喇嘛才三十多歲已經可以做到不吃東西、不喝水的境界。但是 直貢澈贊法王勸他要喝水,不然腸胃會沾黏,會影響他的氣脈,對後面的修行有影響,他才開始喝些水。末法時代的修行人要修到這樣的境界不太可能,現在吃的東西、喝的水、呼吸的空氣、整個環境都是毒,已經沒辦法做到單靠禪定的法門得到解脫。所以佛太慈悲了,開示修行菩薩道的法門給世人。

經典︰「善男子。彼菩薩見諸眾生。無主無親。無救無護。無能度之令至彼岸。菩薩即為彼諸眾生。起慈悲心而作是言。我當於彼無主無親無救無護諸眾生等而作救護。為彼因緣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是菩薩第三發菩提心相。」

菩薩為利益眾生可以捨棄自身,就好像佛經提到釋迦牟尼佛修菩薩道時曾經捨身餵虎、也曾割肉餵鷹,這些你們在證到法身之前還沒有資格做到,千萬不要仿傚。釋迦牟尼佛是已在法性中,割掉的肉是可以再長的。還有禪宗二祖慧可,將自己的一隻手臂切斷,在達摩祖師門外的雪地上跪了一整夜,只為了求一個能夠利益眾生的法。由密法的修行來看,二祖已經證到空性,否則斷了一條手臂,痛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可以跪一整夜,要是一般人,血也早就流乾了。達摩祖師看了之後說,這還差不多。也表示二祖已經開悟了,才會去求達摩祖師傳心法。我們要留意這些古代大德的故事,從裡面可以看出很多端倪。其實禪宗就是密法,禪宗不是那麼簡單地坐在那邊打坐就可以開悟,要不然二祖慧可怎麼可能自己砍斷一隻手臂在雪地上跪一整夜?你們會問現在學禪的人那麼多,怎麼不知道禪宗是密法?你們看六祖為什麼只說六祖之後是花開五葉?而沒有說會結果?六祖之後還有沒有祖?並沒有,就是因為禪宗的心法沒有因緣傳下來。

經典︰「善男子。彼菩薩以見如來相具足身。生歡喜心。生勇悅心。心生歡喜。以是因緣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是菩薩第四發菩提心相。」

見到如來不是真的看到,所謂的「見」,不是用肉眼看,而是你的思想、行為和言語都做到跟佛經上描述的一樣,也就是你做到了佛經所講的事情,就是見如來相。沒證到第四菩提心,說你見到佛,一切都是妄念。很多修禪的人都希望能看到如來,明明《金剛經》有講,不要求這些。如果沒有修到法性,不可能見到法身佛,沒有修到菩薩果位,不可能見到報身佛。「佛來佛斬,魔來魔斬。」所以你們說見到,你們見到的都是魔。《楞嚴經》記載,魔不一定長得很恐怖,魔也可能是你的心魔、是你的妄念。菩薩有菩薩的相,當你修成菩薩時,你的外相會有菩薩的相,如果沒有菩薩的相,你就是沒有發菩提心。

勇悅的「勇」,指的是勇猛、無所畏懼,《心經》裡提到的無有恐懼只是最基本的。無有恐懼也不是指你什麼都不怕,而是成佛之前真的有很多的障礙,就連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都還有九個難,被丟石頭、吃馬糧……,如果沒有勇猛的心,一下子就退轉了。沒有菩提心,就會像一名女弟子說的,過去在別的道場修過施身法,但越唸會越怕,因為要行布施給眾生,怕真的有眾生來;還有人說禪坐背後涼涼的,有人說唸《地藏經》覺得背部發冷,以為是鬼來找你了。事實上是出汗,風一吹當然會覺得冷。

講到這裡,就要說一件事。幾個星期前,我指示一位信眾,如果他在20天內沒有拿到全組的同意書,就不准他重新皈依。昨天他帶著全組的同意書來求見。我指示出家眾抽10份出來檢查有沒有寫的不合理的,結果有一個弟子寫道:這名不能穿皈依弟子背心的信眾比他能穿皈依弟子背心的還恭敬上師。你們聽到這樣一定覺得沒問題啊!但明明這位信眾是因做錯事被罰不能當皈依弟子,而那名皈依弟子還這樣寫,表示他根本不恭敬上師、不恭敬三寶,既然不恭敬,就不用穿皈依弟子的背心了,也不能當弟子了。我有種種教導弟子的方法,為什麼叫你們要全組同意?寫這些是要你們彼此看一看,互相勉勵、互相警惕。寶吉祥和其他地方不一樣,在寶吉祥道場,如果你們不聽話、不恭敬三寶,阿奇護法會把你揪出來。並不是我整他,是出家眾抽出來的。這也是護法要幫你,讓你有機會能讓我來糾正你的問題。

我的修行方式和一般人不同,是先勇敢的修行,再來看佛經,從佛經上來驗證自己的修行。佛的願力是幫助眾生解脫生死,我至少敢說有能力幫助眾生不墮三惡道。至於要往生淨土,則是一個很大的課題。但有些人來求我讓他不要死,我對他們說,我自己都會死,怎麼可能讓他們不死。密法中有長壽佛,學密法很多都會修到長壽佛。長壽佛是阿彌陀佛的報身佛,修長壽佛的真正含意不是為了讓我們身體健康、生病變好,而是讓修菩薩道的行者不會非時而死,能有更多時間修行、利益眾生,希望眾生都能得到不生不滅、永恆之樂,也就是解脫生死。

想要解脫生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佛也告訴我們,我們都具備和佛相同的本性、如來藏,終有一天可成佛果。連釋迦牟尼佛要成佛果時都有許多難,更何況是凡夫的我們。釋迦牟尼佛這一生示現生老病死,但沒有生老病死的苦。釋迦牟尼佛出生時不像我們從產道出來的,所以佛沒有受到生的苦,而釋迦牟尼佛也有示現老,但是也沒有受到老的苦。釋迦牟尼佛也有示現生病,還有人拿不好的食物給佛吃,但佛也不以為苦。我的脊椎S型大側彎,而且頸部也有問題,你說痛不痛?我還有神經當然會痛,但你絕對沒有聽過我訴苦,因為我接受,不被影響。我今年68歲,再過一個月就69歲了,但沒有病老的苦,為什麼?因為修到空性,對病老的苦沒有執著。什麼是老苦?身體老化還是其次,重點是心的苦。人老了,所有的仇恨都記起來了,誰曾經對不起他、兒女不孝順,20年前人家欠他1000塊,以前可能覺得無所謂,但現在記起來了,到老的時候,整天碎碎唸這些事情。你們家中有老人的都可以發現,人一旦老了,很容易變得喋喋不休、記仇記恨、覺得自己可憐。年老的身體也許可以靠一些方式維持健康,但是這種心的苦,如果不是靠佛法修行,那就不太有辦法避免。但是你們沒有看到釋迦牟尼佛老的時候提過這些,即使需要有人攙扶,也沒有聽過佛說他哪裡不舒服。

經典︰「善男子。彼菩薩為彼眾生令得利益安隱樂故。修行布施持戒忍辱修行精進禪定般若。」

這裡講的是六波羅蜜,六波羅蜜是利益眾生的法門。菩薩為了讓眾生得利益安穩樂而行六波羅蜜,這不是指世間過的日子很安穩、很快樂,這裡的「樂」指的就是不生不滅、解脫生死的樂。「福報」和「智慧」這兩樣是學佛很重要必須具備的。有福報、沒智慧,沒辦法利益眾生;有智慧、沒福報,會落入頑空,變得傲慢、狂慧。「頑空」也就是執著空,當你心中認為要空,那就是一種執著,執著自己要空,那就不是自性的空性。禪宗到最後也說要捨一切法,連法都要捨,連對法都不能執著,都要捨。「狂慧」就是覺得自己修得比別人好。龍樹菩薩的《中觀論》也有提到。所以化身為龍樹菩薩,將釋尊解釋清楚的中觀再來宣說。修福慧以顯教的方式就是修六波羅蜜,如果要區分開來的話,六波羅蜜的前三個是修福報,後三個是修智慧,而密法的方式是修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能夠很快地幫助我們累積福報和開啟智慧,是因為透過觀想而得到諸佛菩薩和上師的加持。

六波羅蜜為顯密所共修,顯就是佛教的理論,你們一定要相信!相信佛所說的都是真實的,不是神話故事,佛是實語者、真語者,既然佛教導我們不可打妄語,佛自己絕對不可能破這條戒。佛經所說的這些事情如果你不相信,那麼連顯教你都沒有資格學。顯教的理論就是你們聽聞佛的教導,要接受、要聽話,要深信佛所說的都是為我們好,不要抗拒、不要懷疑,不要因為可能和自己的利害衝突,就嘗試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去改變佛所說的,或自己發明一套理論。不要說顯教說的道理只有佛陀、菩薩才做得到、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做得到,自己就是這樣,沒辦法!如果你說沒辦法,那就是你還有疑、有惑、不決定。

顯教說的道理要相信,也要相信自己做得到,當然不是現在,也不是要你馬上一下子就全部做到。修行是生生世世累積而來的,這一世能做到也是過去很多世的努力,但是現在你的心要能接受、相信佛的教導。佛不打誑語,佛說的話一定能做到,這樣至少在顯教範圍內的理論很清楚,一定要接受,不然以後不能學金剛乘,我也是有好幾世的善根才有辦法。現在是末法時代,沒有頓悟的;如果有,也是你過去世修行累積起來而在這一世顯現的。你們要相信因果、開始去做、修改會讓你輪迴的行為,每天去累積自然能夠做到。如果沒有顯教的基礎,也沒辦法修行。

經典︰「善男子。云何菩薩修行布施。善男子。菩薩作是思惟。我當云何行於布施。即生念言。須食施食。須飲施飲。須床敷者施與床敷。須衣服者施與衣服。指環臂釧若寶冠等。所須之物皆施與之。」

布施是隨時都要做的,就好像我們呼吸一樣,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做的,就算一個地方味道很臭、很難聞,你還是得呼吸,因為不呼吸就活不下去。而布施也是為了讓我們能在學佛的路上繼續下去一定要做的。每天都要做,並不是說每天一定要給多少,而是這個心。當我們清楚知道布施是我們必須要做的,便不會去執著自己所做的布施,也不會去記得自己對誰做過什麼布施,而是感激眾生讓我們有布施的機會,是眾生在幫我而不是認為自己在行善布施給眾生。布施也需要有智慧,需要有上師教導我們如何供養與布施。

後面這裡講到「須食施食、須飲施飲、須床敷者施與床敷、須衣服者施與衣服,指環臂釧若寶冠等所須之物皆施與之。」也就是菩薩看到眾生需要吃東西,就給他吃的;要喝的,就給他喝的。修施身法就是這樣,因為眾生都有吃的習性,所以修施身法的行者布施身體、布施血給眾生。「須床敷者施與床敷」,這裡的「床」指法床,不是睡覺的床。「須衣服者施與衣服」,在修密法時會搖一幅布條,這也是布施衣服的意思。「指環臂釧若寶冠等」,我們有時修法會以珠寶供養。在獻曼達儀軌中,弟子供養上師,上師再代表弟子供養佛。我曾經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紅珊瑚長壽佛、五公斤重黃金 吉天頌恭祖師佛像,但供養前還是會先請示。不是自己覺得什麼好就硬塞給上師,有時候我收到一些供養真是留著也不是、不留也不是。供養貴重的物品要先請示,否則上師收了供養會不知如何處理。就像有些弟子要供養房子,我就不收,因為知道弟子只有一間房子,以後會沒住的地方,這樣還得找房子給他們住,所以接受供養的人還要有些智慧。雖然看起來我沒有收他的供養,但其實只要心有動念就有供養了。經文還說,做先生的,在一定的時候要送珠寶給妻子,這也是修菩薩道,這是佛經上說的。

經典︰「善男子。菩薩乃至割自身肉施於眾生。如是行施願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不取著受者財物。不住事等。是名菩薩修行布施。」

釋迦牟尼佛捨身餵虎、割肉餵鷹,是因為佛已經證到空性,你們不要學,沒有證到法身菩薩前,我們割下的肉不會長回來的。古代有位禪師修到知道欠某人一命,主動到那個人面前要讓他殺,說要還他一命。這是以前的方法,現代受法律因素有些法不能用,很多學佛的方式,在現代的法律是不允許的,要是你叫某人殺你,反而變成教唆殺人。你們都還沒證到空性,不要學這些,不要跑去動物園跳到老虎面前給牠吃,這麼做的話馬上會有人拿槍砰砰兩聲把老虎給殺了,為了要救你而殺了老虎,你反而種下了殺生的業。這也是1000年前瑪吉拉尊尊者傳授施身法出來的原因,因為知道後世沒有環境做這種布施。所以才要你們持續參加施身法法會,培養這種布施的心態。沒有布施的心就無法發菩提心,讓眾生不起煩惱也是布施。當年我到雲南佛寺請法,只說想要拜訪寺中年紀最長的長者,並求修最難修的法,結果來了一位老喇嘛,大約八十多歲,看了我就說,學施身法。當時我連施身法都沒聽過,但是一拿起鈴和鼓就很順手、自然地搖起來了。藏傳佛教修法時用的鈴和鼓與顯教的樂器不同,並不是要打節拍,而是有它的特殊涵義。你們也看過上次那些弟子搖鈴和鼓,搖到後來鼓都垂下來了。

因為我一直不停地利益眾生,當因緣到了就去做,不會攀緣、刻意去找,也因為一直不停地做,發了菩提心,自然會有因緣隨時利益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自身一個小故事:市區內開車的人常常會碰到摩托車鑽來鑽去的,昨天有一輛摩托車鑽到我的車子前面,因為前方的車子車身比較高,所以,摩托車的車主無法看到前面的路況。此時對向來了一輛遊覽車,就在當下,我立刻用手向他指了一下,就因為這樣一指,提醒了那位摩托車騎士馬上停下來沒有前進,因而沒有發生車禍。用手一指的瞬間很快,那時連要按喇叭的時間都來不及提醒他,手就指出去了。

這都要靠平時不斷訓練慈悲心跟菩提心,才能真正在眾生需要幫助時用出來。若是你們看到摩托車橫在你的車前,恐怕只是一陣罵,怎會還有心提醒他注意危險?你們也不用在馬路上刻意去看是不是有車要撞倒前方的摩托車,而是因緣起來就做。當你發了菩提心,自然就會有機會讓你行布施,是很自然地做到,而不是刻意去做,不用刻意去找善事來做。也不是糊里糊塗的,人家要什麼就給什麼。慈悲心不是平常看到人微笑、對人很友善謂之慈悲,是心的訓練。沒有證悟空性,會用執著心去助人,當你執著曾經幫助過什麼人,這種執著會產生善業的力量,那就得再來輪迴。我平常幫助過什麼人或什麼事,做過就在腦中delete(刪除)掉,沒有存在意識中,就沒有善的業。常常有人來說以前得到什麼幫助,我都不記得,所以這些也不會成為善業影響我。反而是弟子有時候還要提醒我曾經幫助過什麼事情,我才想起來。假如還記得曾經幫過誰,那就從功德變成福德,還要回來還。可能會回來當功德主的寵物也不一定。當你特別記得哪一個功德主,那你就完蛋了,下一輩子要回來還他,或者哪一個人對你特別好,你也完蛋了,下一輩子可能要再回來當寵物還給他。如果是修行好一點的,也許就變成國外那種戴珠寶的寵物。你們看國外甚至有些人給寵物貓戴紅寶石,這些都是前世曾經有修行過、做過供養布施,但是沒有發菩提心的,就可能會變成這種。

布施很重要的還要有布施的願。就像剛才講到摩托車的例子,因為我有布施的願,每一秒鐘都可以布施出去。為什麼可以動作這麼快?因為一直都有在訓練自己布施的心,而且不會布施完後還斤斤計較,也不是像童子軍日行一善一樣。也就是說不要覺得你在幫眾生,連布施的事都不要執著。

經典︰「善男子。菩薩云何修持於戒。善男子。彼菩薩先自調順身業。調順口業。調順意業。菩薩所有自身惡業一切捨離。所有口惡業一切捨離。所有意惡業一切捨離。持戒不缺不漏不雜。菩薩如是持禁戒已。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心終不取著於戒。是名菩薩修持於戒。」

為什麼用「調」這個字?就表示我們要一直持續地去做,調整不是指慢慢來,是說要開始不斷地一步步將自己的言語、思想、行為調順到善的方向。根據「十善法」、《佛子行三十七頌》調整我們的身口意,根據佛菩薩和上師所教我們的方法來做,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也不是把自己一下就調到好像一個大善人的樣子。所有的惡都要捨棄和遠離,當然也不是馬上就能做到,但要開始、持續地去做。而金剛乘的方法是用轉的方式,將五毒直接用來修行,而不是去消滅它,所以金剛乘的修行速度特別快。

身為菩薩道的行者,應將所有自己身口意的惡業一切捨離。「捨」是捨掉,「離」是離開。這就是為什麼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學佛的基本要求就是吃素。如果你無法捨離吃眾生肉的惡業,怎麼能得到佛菩薩的加持?因為佛經有說吃眾生的肉斷慈悲的種子。為什麼回教說不能吃豬肉,他們就不吃了,而我們佛教徒卻這麼民主還繼續吃肉?不可以的!之前有位弟子的先生是做葷食便當的,做太太的沒有上班賺錢,就靠先生賺錢養她,那就落入到這個惡的共業。也許做太太的可能會說,那我不要拿先生的錢,可是水電費是他付、房子是他的,妳住在裡面,怎麼切得清楚呢?這就是共業!遇到先生或者父母作殺業的,自己要如何捨離?我教大家一個方法,不是說要離婚或離家出走,佛經沒有教我們這樣做。而是自己要下定決心,身口意捨離一切惡業,你們可以求護法,護法會幫你。最重要的是不要存有僥倖的心,想說沒關係,認為為了要賺錢,先繼續做無所謂,之後有機會改就好了,這種心不該有。如果這樣想的話,就是沒有捨離。最好勸他不要再做,既然他讓你來學佛,就表示至少他相信佛法對你、對他都有幫助。如果他不聽,最起碼你可以做到不要去他的店裡,如果他硬要你去,你可以假裝吐,吐到第二次就算對方再愛你,都會覺得很噁心,自然就不勉強你了。我剛開始吃素的時候,就是假裝吐,後來家人覺得噁心就不勉強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嘆地說,愛情都是騙人的。

如果為了自己持戒而引起眾生煩惱,也是不對的,吃素可以說只是飲食習慣的改變。有些人不喜歡吃特定的食物,你也不會去逼他。對我來說,吃素是個人的行為,和朋友出去一起吃飯,從來不會勉強別人也要跟自己一樣吃素,他吃他的,我吃我的。我剛開始吃素時,有朋友跟我說:你一定做過很多壞事,所以才吃素。我回答朋友說:對啊,我是做過很多壞事。朋友就不再說什麼了。要是你們,可能就會反駁:「我哪有做壞事……。」囉哩囉嗦一大堆,接著吵起來了。我們都一定還有些親戚、朋友、家人無法改變,你們不要鄙視、威脅、恐嚇你的家人,說你這樣做會下地獄之類的話,對方聽你這麼說可能更生氣,會想再多殺一點給你看是不是真會下地獄。你們不要再要求先生跟你一起來學佛、母親要聽話。重要的是要從自己開始改起,修行是修改一切讓自己輪迴的行為,自己所有身口意惡業都要捨離。這是佛在佛經上清楚記載的事情,不要以為佛很民主,看佛制訂那麼多戒律就知道佛不是民主的。

你會生在這樣的家庭,就表示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只不過你比對方好一點,有這個緣聽聞佛法而已。有句話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可見中國古人也是很有智慧的。如果你前世沒有作過惡業,此世也不會生在這種家庭中。就像我小時候,外婆不准男人進廚房;出了社會第一份工作是在飯店做學徒,也沒有拿過刀切過一塊肉,這一生也從沒有切過一塊肉。在座唸書的時候沒有解剖過青蛙的舉手?現場沒有人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可能自己唸書的那所學校比較窮,所以沒有這種課程。這也是全世界的共業,大家在唸書的時候都解剖過青蛙。

我為什麼叫你們不要吃肉?有的眾生被咬一口都會起很大的嗔恨心。曾經有一個人說他的小腿前面很痛,但是找不出毛病,原來是他曾經在草叢中驚嚇到一條蛇,蛇從他的小腿爬過。只是讓蛇受到驚嚇而已就這樣,那更何況是吃眾生的肉呢?佛說吃肉斷慈悲的種子,沒有慈悲,不可能修出菩提心。你不要想說慢慢來,多吃一口肉,就多欠一條眾生的命。

經典上說,持戒要做到不缺、不漏、不雜。不缺比較容易懂,不漏是指不會因為做了而產生輪迴的業力,不會產生輪迴力量、一切是為了利益眾生解脫生死。而有漏的持戒,像是有些人很有錢但不學佛,也有些人是教人吃素但不學佛,他們吃素是為了自己的教義,不是為了利益眾生,所以只有福德,但沒有功德可以轉業。這些都是有漏的。持戒慢也是有漏的持戒。不要以為犯了百分之一的戒沒有關係,只有證悟到空性的修行人才會知道眾生的因果因緣,佛菩薩是為了眾生的利益,才能犯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有犯戒的行為,並不是破戒。就像是教派中有的祖師是獵人、漁夫,但是他們有能力幫眾生超度,做這樣的行為也是為了利益眾生,是需要前面提過的四個菩提心,因為希望畜生道的眾生壽緣盡了,能早日轉生人道修習佛法。

以前佛經上有個真實故事,有一位持戒很好的修行人,每天都會有天人來供養他食物。有一次他的朋友隔天要來找他,他就告訴朋友受天人供養的事,心想朋友明天可一起來享用天人供養給他的食物。但當他起這個念頭,表示他對自己持戒修行有傲慢的心,所以當他朋友來時,就沒有天人來供養食物,就是一個念頭而已,這就是持戒慢。特別是修禪的人,會覺得我的定性比較夠、我修得比較好,這種都是慢。所以你們的一個念頭不對,上師都知道馬上揪出來。當有慢出現,所做的一切功德立刻轉為福德,福德沒辦法轉業。其實,只要我們一天還沒成佛,都要時時檢視自己,都要懺悔,懺悔對不起佛菩薩和眾生的恩。不漏的戒是為了利益眾生,不是為了自己,如果我們的行為讓眾生起煩惱或攻擊,就是有漏。要想如果我不守戒的話,會讓眾生受苦,我於心不忍。如果覺得自己守戒守得很好,看起來很莊嚴,那也是有漏的。因此,持戒還要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持戒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發菩提心來利益眾生,菩提心需要福慧,因此持戒的功德要迴向才不會轉成福報。

持戒還要不雜,你該守什麼戒就守什麼戒,比丘就守比丘戒,在家眾就守在家五戒,菩薩就守菩薩戒,不要摻雜其他非佛法的東西進去。臺灣現在有很多這種現象,例如插三支香,還要看這三支香燒出來的形狀,但這是道教不是佛法,其他還有很多類似的,我不具體說明,但是知道臺灣佛教目前很多都摻雜了別的東西。「雜」相對就是「清淨」,清淨的戒體是說我們守戒一切都是為了利益眾生;「不雜」的另一個層面解釋是指你持戒的心,不會摻雜任何的妄念。如果你持戒是為了讓自己戒體圓滿之後可以有更多福報、可以收更多弟子,那就不是清淨的戒;如果認為自己持戒持得好,就能讓上師注意到自己,那也不是清淨的。如果你是為了持戒能累積福報,利益更多眾生,那就是清淨的戒。

「心終不取著於戒,是名菩薩修持於戒。」佛陀初轉法輪時並沒有制訂戒,但是弟子越來越多時,就要給弟子一個依循的方向。戒不是用來懲罰、約束你的東西,戒是一種工具,是幫助你不要傷害眾生。《佛子行三十七頌》就是你們要守的戒,就是行為的準則,離開《佛子行三十七頌》就不是佛弟子。我們每一天都要用《佛子行三十七頌》來檢視自己當天的行為。只要一天沒有成佛,一天就要懺悔。

有些人提倡要放生,事實上,不殺生就是放生。心中沒有殺的念頭,就是放生。放生不是到市場買魚,替牠們唸三皈依、大悲咒,再整批將牠們放到水裡,這個是做作。眾生有自己原來的因緣,原本攤位上的第一條魚,本來輪到牠要被殺,被殺之後也許就能離開畜生道去投胎,結果被你買走了,換成第二條魚本來還不用被殺,反而被殺,這個要怎麼算?當然就算在買魚的人身上。

布施是隨時都要做的,不是刻意做作的。有智慧的布施才能做到無漏,才不會成為讓你輪迴的善業。行布施也需要知道對方需要什麼、知道何時該停止,不是說你給越多就越好。臺灣每次發生大事時,一窩蜂地捐錢,就好像有些災區,如果大家都一直捐同樣的東西,過多重複的物資,最後也是被丟掉了。十幾年前有一宗綁架撕票案,嫌犯在逃亡期間殺了一個人,這個人也是我修施身法幫忙超度的。當時新聞一播出來,這名受難者的家屬因此獲得很多捐款。當時受難者的哥哥及母親來求見時,拿著大哥大手機在接受捐款,十幾年前大哥大是非常稀少昂貴的。我跟他們說不要再接受捐款了,結果他媽媽聽了之後就再也沒有來了。利用死人賺錢、利用大眾捐款的善意很不好,生生世世要來還。

不需要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布施,有些地方捐款後會讓你當委員、拿牌匾,那都只是世間的善。有漏的布施,不是功德,只是累積一點點福報。當你受頒一塊牌匾、在臺上接受眾人的鼓掌時,這個福也報掉了,也就是消耗掉了。功德沒有了只剩下福德,這一生用不到。所以要特別留意名聞利養,名聞利養不是不好,但要清楚自己是不是有足夠的福報出名。我就是修出福報,自然別人會找我幫忙。

  • 法會前弟子分享內容(度眾事蹟編號942)
  • 法會前弟子分享內容(度眾事蹟編號933)

  •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12 月 04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