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8年8月17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18年8月17日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法殊勝的上師供養法。與會者包括來自日本與臺灣的信眾19人,以及日本、臺灣弟子127人,共計146人,法會殊勝圓滿。

上午9:50,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是修上師供養法,在顯教沒有這個法門,但在密法和藏傳佛教特別有這個法門。在顯教要皈依佛門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在藏傳密法是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上師。為什麼要加上皈依上師這個儀軌?假如我們這一生想要學習佛法,一定要透過一位上師的傳授,才能聽聞佛法、修習佛法。很多人都認為佛法是一種宗教,也認為佛法是一種哲學、一種學問,所以很多地方很多人會去研究佛法。其實佛法不是用來研究的,是透過上師的教導傳承之後,將佛法用在你的生活裡面,而能改變你未來人生的一種教育方式。

為什麼這麼多人不肯學佛呢?甚至很多人只來參加法會卻不肯皈依呢?因為他們認為:佛法就是宗教,來參加法會,佛菩薩就會保佑我、讓我過好日子、讓我身體健康、想要什麼都給我。這個不是佛法,這是外道的宗教。宗教的定義是滿足你一些欲望,佛法的定義是自己所做的一切在未來一定會發生結果。因為這個根本的原理,佛就告訴我們,也教導我們:想改變你未來的一生,你現在就要做。

為什麼我們要皈依?簡單的說法是,假如你去任何一間學校讀書,你一定要註冊,不註冊是不可能進入那間學校讀書的。佛法的皈依有一點這個意思,但若要解釋皈依是很廣泛的。重點就是你這一生有確確實實的發心皈依學佛,就算你這一生沒有修得很好,不能解決你生生世世的問題,但因為這一生有皈依過,未來生生世世你都有機會聽聞佛法、學習佛法、修行佛法,進而能解脫生死。

很多人認為解脫生死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認為只要我這一生過得很愉快、身體沒有病就是我最愉快的事。但是佛講得很清楚,只要你是有情眾,一定有8種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你最討厭最不喜歡的人跟你在一起)、五蘊熾苦(眼耳鼻舌身一直追求欲望不能滿足的苦)、求不得(這一生你常常求很多事情都求不到)。如果你不學佛的話,這8種苦生生世世一定會出現。假如學了佛,了解這8種苦來的原因,你就不會繼續再製造未來得到這8種苦的原因,甚至會減少、停止,你的未來世就沒有這8種苦糾纏著你。

人活在這個世間短短幾十年就過去了,回頭想一想自己這一生做過什麼事?每個人都是為了自己所謂的事業、工作、家庭、孩子,一生浪費很多時間,到要死的那天,什麼都沒有。很多人避免去想死亡這件事,但是不管想不想,死亡就是跟著我們離不開的。很多人盼望死的時候醫生可以讓自己的痛苦減少,這不可能發生,醫生只可以安撫我們的心態,讓我們覺得有受到治療。好像現在很多人得癌症,找醫生治療,假如問醫生︰你治療我有沒有把握?他可能告訴你︰我猜、我推測吃這個藥大約有百分之幾的成功率。但人就很相信科學醫學,認為考到證書的人講的話就是權威,就會聽。

在臺灣有一位信眾得了癌症來見我,說要看醫生。我問他︰你有沒有問醫生,吃這個藥的功用在哪裡?他說沒有問。我再問說︰你吃了這個藥有什麼副作用呢?他說沒有問。我問他︰你為什麼不問呢?他回答︰因為他是醫生。

其實佛法有一個特色,就是從我們人的根本問題去解決。人的根本問題就是輪迴,不斷在生死大海裡輪迴。我們窮此一生,幾十年都是為了吃、睡覺、穿衣服、為了家庭、事業,每天很忙,忙到最後走的時候什麼都沒帶走。假如忙了後有個成果,要走的時候,下一代又為了要爭財產而吵架、打官司、仇恨。很多人都不肯好好靜下來想一下︰什麼是人生?每個人都認為,我在事業裡面有一點名聲名號,我這個人生就是很豐富;有些人認為這一生有一些事業,就是做得很好,這個人生就是成功。不管你多成功,從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就算是成功的偉人都不能避免一死。

佛法的特色是讓我們在生的時候,一直不斷累積足夠的福報和資糧。這個福報和資糧不是為了自己這一生過得再好一點,也不是為了這一生身體更好。身體會好不是吃點藥就會好,我今年已經71歲了,身體健康還不錯,不是因為我看醫生,也不是因為我有吃中醫診所的中藥。其實我今年對自己做過實驗,從二月分開始我完全不吃藥,但發覺我身體的狀況沒有下降。表示說因為我不斷在利益眾生、幫助眾生,這種福報起來了。身體也是一種福報的呈現,身體健康跟著好一點。

你們都不了解怎麼樣增加自己的福報,以為偶爾做一點善事、捐一點錢、對人家好一點就有福報,這是做人本來應該要做的事。人不應該做壞事,大家都知道做壞事一定要坐牢。偏偏很多人不知道什麼叫行善累積福報。

假如佛法在我身上不應驗,你們不要學佛。我就是修行佛法,將佛法試驗在我的人生裡面,結果佛講的確實都應驗!我五十幾歲時得皮膚癌,沒有看醫生、沒有求佛菩薩,一直不斷的在佛法上面修行,所以皮膚癌全部都好了。照道理一個71歲的人不可能整天坐飛機飛來飛去,去這裡去那裡,一直不斷做很多的事情。不是說我有野心、也不是我這麼偉大要多賺一點錢,而是我每做一件事情都在利益眾生。只要我的出現能夠幫助任何一個眾生接受佛法、對佛法恭敬,我已經幫這個眾生種下未來學佛的路。他這一生有沒有跟我學佛?不重要。因為很多人這一生都很頑固,認為我就是這樣,你只不過是個學佛人,我過來聽聽,已經給你面子了。其實你真的不需要給我面子,只要佛菩薩一直支持我做佛法事業,我就一直做下去。

今天為什麼我們要修上師供養法?法本講得很清楚,最快累積福報的方法就是供養上師。你們會說不是供養佛菩薩嗎?經典裡面有說,假如今天我們發菩提心供養一位修行者,比你供養億萬佛的功德還要大。道理就是:當一位修行利益眾生的上師出現時,這位上師不斷在幫助利益很多眾生,上師所發的願力是幫助眾生離苦,當你供養上師的時候,你就和上師行善的緣結合在一起,上師做什麼你們都會沾到一點好處。

佛已經成佛了,佛是不動的。假如不是真正發心學習佛法的人,佛不可能跟你有緣。佛為什麼成佛?他已經斷了一切世間種種的煩惱。為什麼菩薩還沒有成佛?經典中有講,菩薩另外一個名號是覺有情,覺是覺悟,菩薩還是在有情眾裡面。假如這個有情眾已經覺悟到:不學習佛法、不修行佛法,他會生生世世受苦,所以覺悟去修行佛法。因為他還是菩薩,還要修行佛法,所以他還有塵沙煩惱,就是指他還有煩惱要去利益眾生、度眾生。我們祈求菩薩和祈求上師幫助的速度會比較快,因為他還存在一點無明、煩惱。佛是如如不動的,除非是真正證到菩薩果位的去祈求,佛才會相應,一般人拜佛只累積一些小小的功德福報在未來世用,當然這比那些不拜的人好很多。

上師供養法表面看起來好像我們在供養上師,其實裡面已經講了很多關於修行佛法的方法、心態和儀軌。藏傳佛教特別重視傳承的清淨,傳承的清淨是指這個傳承從第一位祖師開始到現在,中間的法脈沒有斷,每一代都有將佛法傳下來。我現在學習的教派是直貢噶舉派,已經八百多年的歷史。從第一代的 吉天頌恭祖師開始到現在,中間的法脈沒有斷過,所以我們稱為清淨的傳承。

吉天頌恭跟隨帕摩竹巴學習佛法。佛經中有預言,龍樹菩薩會轉世到雪域(就是青海)冷的地方。學顯教的人都聽過《中觀論》,《中觀論》是龍樹菩薩的著作。他的上一世是和釋迦牟尼佛同期出現的大居士——維摩詰居士。假如稍微接觸過佛法的人就很清楚,維摩詰居士示病,釋迦牟尼佛要求普賢菩薩和文殊菩薩去向維摩詰居士問候,維摩詰居士就用他的病來開示佛法給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聽。文殊菩薩和普賢菩薩是佛法中的八大菩薩之一。由此可見,維摩詰居士的修行和佛是等量的。

所以佛法不是固定在某一些民族某一些人才可以學的,只要你下定決心就可以學習。佛法不是誰發明的,都是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我們宣說佛法一定要根據佛經裡面所講的。正如《寶積經》中釋迦牟尼佛開示,在末法時代,也就是我們現在存在的時代,有很多的僧眾,包括在家的、出家的傳法上師,為了名聞利養,阿諛奉承扭曲佛法。名聞利養,名聞就是自己出名,利養就是得到供養。阿諛奉承,中國人知道怎麼樣解釋阿諛奉承,就是拍馬屁,奉承信眾。扭曲佛法就是為了奉承這些信眾,將佛所講的佛法全部扭曲。

今天在京都道場,沒有皈依的日本信眾我不會教他任何佛法,因為只是信眾。有皈依的弟子我才會教他佛法。你們會說我去佛寺不是會抄佛經、聽一些人講佛法嗎?但這些不是學佛,只是聽聽。聽了有做嗎?有人監督你做嗎?沒有。就像你現在讀書,沒有老師監督,你會好好讀書嗎?不會。人都犯一個毛病,認為我已經長大了,為什麼要給你管呢?其實我才懶得管你,但是要學佛就只好是這樣。

今天要修的是上師供養法,是希望大家跟諸佛菩薩和上師結一個很深的緣。你這一生不肯皈依、不肯吃素無所謂。不是我整你,但因為你不肯吃素,你下地獄的機會幾乎是95%以上。不是恐嚇你,是根據《地藏經》所說。《地藏經》裡面有一段,地藏菩薩前世,就是還沒有成菩薩之前,有一生的母親愛吃肉、愛吃鱉的蛋(一種和龜很像的動物,日本沒有),死了之後就下地獄。日本信眾想一想你們這一生吃了多少東西?是不是佛在恐嚇我們?佛不需要恐嚇我們,你們要不要學佛、信不信佛,佛都不會恐嚇你們,也不會威脅你們,但是佛講事實給你們聽。事實講出來了,你接不接受是你自己決定。佛不會講你不決定會怎樣,而是告訴你們事實。

今天講的話不是我發明的,而是佛教透過佛經教導我們,讓我們了解這一生中我們做對了幾件事情?做錯了幾件事情?做對了就繼續做下去,做對就是沒有傷害眾生、有利益眾生的事;做錯了就是有傷害眾生的事,不要再繼續錯下去。佛有講,只要任何眾生能夠懺悔,他的未來是有得救的。任何眾生不會懺悔,就算每一天求佛菩薩讓自己身體好、讓生意好都求不到,絕對求不到。

好像我這一生做這麼多事情,我都沒有求佛菩薩讓我生意好。大家都知道我是在家的仁波切,可以做生意的。正如維摩詰居士還在的時候,他是做生意的,有很多人幫他做事,有很大的財富,因為他是在家的。但是我在做生意的時候,從來沒有為自己的生意修法或求菩薩求護法,我一切都是順其自然去做,所以煩惱就減少了。

今天幫大家修這個法是幫助大家累積未來修行佛法的福報。很多人說學佛想學就學、不想就不學,這就表示你沒有福報。人類的福報是很少的,也沒有什麼用。人認為有錢、身體健康、孩子聽話就是有福報,但這種福報都是很少的一部分。以佛來講,真正的福報就是能學習佛法、修行佛法,甚至於能利益眾生,在未來世有機會成佛才是真正的福報,這種福報是用不完的。人世間的福報是會用完的。人為什麼老了之後身體不好?不是因為你老而身體不好,而是因為你的福報差不多用完了。

我71歲了仍身體好,因為我福報夠,而且一直不斷增加,所以身體的健康不會一下子就衰敗。人會生病、身體會突然間老得很快,因為福報用得差不多了。很多人不相信,「我哪裡用掉我的福報?我現在還有名啊!還能吃飯、睡覺。」老就是福報開始要用完的時候,人不了解福報。講句老實話,每個人每天都在把自己的福報用掉,每天在等死。哪天死呢?不知道,所以就對自己有很多的希望、欲望、祈求。

假如我們學了佛法,了解人生之後,自然慢慢的很多煩惱痛苦就會減少,甚至於會接受任何煩惱痛苦而不會影響到自己。人活在這個世界就是有煩惱痛苦,這是避免不了的。今天給大家一個短短的開示,讓你們了解到學佛是很重要的,不是等我有空才來學,等我身體不好才來學,我今天生意忙就不來。在座沒有一個人比我還忙,我昨天才從北京過來,沒有一個人比我忙,但是我還是可以一直不斷的幫助眾生。由此可知,佛法不會影響到你們所謂正常的人生。為什麼你們不肯馬上下決定皈依佛門呢?簡單講,就是懶。人懶就不想增加一些你們認為新的事物,想這樣過完一生。人懶就不想改變日子,認為現在過得很好,這就是我想要的,這樣你的福報會用得很快。

我們了解藏傳佛教的傳承很重要之後,你才不會有機會找錯上師。任何升座修法的仁波切都要很清楚交代他是跟誰學佛,是哪一個教派的,要很清楚講得出來。而且他修行的過程,弟子多多少少都會知道。在佛經講得很清楚,連釋迦牟尼佛的過去世,生生世世都有上師,只有他這一世到地球,他本來就是佛,所以他這一生沒有上師。不要以為釋迦牟尼佛沒有上師,為什麼他可以我不行呢?因為你過去世還沒有成佛成菩薩,所以不可以。

經典中釋迦牟尼佛有交代,哪一世是行什麼菩薩道,例如有講他在地獄道、畜生道都有待過,也很清楚的講是怎麼學佛的。為什麼這一生要到地球來成佛呢?因為以前他犯了口業,所以這一生就來到最苦的地方成佛,度全宇宙最難搞的人。在《地藏經》講得很清楚,全宇宙最難度的眾生就是地球的人類,難調難伏、剛強自用。像是很多日本的信眾來參加法會都不肯皈依,就是剛強自用、難調難伏,認為來聽就知道。假如你來聽就知道,那我就不用修了,我聽 直貢澈贊法王講法講了多久?為什麼你們不肯皈依?你們的觀念是︰為什麼我要相信你?我相信佛就好了。如果你有本事,你就請釋迦牟尼佛出來跟你講佛法,我就佩服你。但你就是請不到,不要講說釋迦牟尼佛,連觀音菩薩你都請不到!這就是剛強自用、難調難伏。

今天不是逼日本信眾要皈依我,我太累了,已經有一千五百多個皈依弟子,我已經老了,不想有太多弟子,弟子多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因為我有一個心態:我的皈依弟子發生任何事情,只要我知道我一定會照顧他。不是我的弟子而是信眾的,你們來玩就好,結束後大家再見,因為我跟你之間的緣沒有這麼深。

今天修這個法,只要你對這個法是尊重的、對歷代上師是尊重的、對諸佛菩薩是尊重的,你一定可以累積福報。福報是會讓我們在往生的時候有幫助。假如你今天可以對這個法會記得很清楚,你對上師修法的時候能很恭敬,你下地獄的機會可以減少很多,除非你繼續作惡。假如你記得,在往生前這個念頭起來,也會讓你不墮入地獄。

人世間的福報太少了,而且隨時會變。但是我們生死大事需要的福報和往生之後所投胎的三善道,需要我們在生的時候不斷累積福報。三善道就是天道、阿修羅、人道。有些人認為我生在天道已經很滿足了,但就算生在天道,還是有機會輪迴。就算生在天道還是要繼續修行佛法。所以在《地藏經》有講,釋迦牟尼佛到忉利天宮為他媽媽說佛法。意思是說他媽媽生在天界,釋迦牟尼佛為了孝順他媽媽,所以他到了忉利天宮為媽媽開示佛法,讓媽媽可以學佛法而解脫輪迴。從這一點可以看得出來,就算生在天界,不代表就是永恆的快樂。

通常我們在修法之前都要開始先皈依發心,發心皈依有分為不共和共。佛法大約可以粗略分為三乘,大乘、小乘和金剛乘。小乘佛法就是修阿羅漢道,譬如說在緬甸、斯里蘭卡、泰國等等都是修小乘的,修小乘的行者一定要現出家相。大乘的佛法就是菩薩道,在日本、中國、韓國這些地方就是修行大乘佛法。金剛乘佛法是成佛之道,在西藏這個法脈有流傳下來。

不共的意思是指不是三乘修行的行者一起可以做的,所以這個不共的發心應該是針對修金剛乘和菩薩乘而做的。發心的意思是發菩提心,修小乘的佛法沒有發菩提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並開示︰剛才所唸的是不共的發心,意思是說我們生生世世自己做了很多傷害眾生的事,所以這一世我們會有所謂的敵人或是傷害你的邪魔。這些不是因為他們要傷害你,而是因為你過去所作的惡業和眾生結怨,這些眾生會阻斷我們解脫生死,所以我們要發心,希望這些眾生因為今天我學習佛法,希望他們能夠安樂遠離痛苦,不要阻礙我學佛。

發心之後,我們有一個誓言。假如是修金剛乘的人,所發的誓言就是上面所講的這幾句話「從現在到證到佛果之前,我身口意絕對行善。」意思是說絕對不會作任何一絲一毫的惡。假如是修菩薩乘的人,他會發的誓言是「從我現在開始到我死之前,我身口意會一直行善不會行惡。」假如是一般的信眾,尤其是那些沒有皈依佛門的信眾,最少做到從現在10點40分到明天早上10點40分以前,你身口意三門一定要行善,這是最低的要求。所以假如你今天來參加法會,不管是臺灣、日本的信眾最少這一整天不要再吃肉了、不要殺生。假如要做餐飲的,今天不要進廚房,有肉的不要拿出來給客人吃,叫別人幫你拿,這樣也是不好,但是至少少一點。

另外嘴巴不要詛咒人家,講一些不好聽的話。意就是思想方面,都是往善的方面去想。看到人家做一些事情讓你不開心的,不要起嗔恨的心、討厭的心。至少這一天要能夠做到,這一天能做到,最少有一天的福報。如果連這一天你都做不到,求你們以後不要來。尤其是日本的信眾,包括那些不肯皈依我的臺灣信眾,以後也不要來。我現在有太多的信眾和弟子,不差你們,這是最簡單的。

雖然剛剛我是講藏文,但是我是代表你們唸,你們給騙了。你們不肯做的就不要來見我。意思是說包括看電視節目,那一些不好的東西不要看,不要看謀殺案、不要看某些第四臺的節目。從現在開始到明天10點半。假如回到家你老公、老婆說你神經病,你就說︰「對啊!我今天就是發神經。」一天不正常,因為這種日子對你們來講叫做不正常,但對我來講是正常。你們就過一天不正常的日子試看看。假如不正常的日子過一天覺得很開心,那應該就是正常。假如過了一天你覺得不開心,那表示是你不正常,就表示你沒有資格來聽聞佛法,這麼簡單24小時你都做不到,更何況是一生去做、生生世世去做!你們自己要下決定,不是我逼你要做,是法本寫的,不是我講出來的。下面是不共的皈依。

仁波切繼續修法,並開示︰日本的信眾假如今天吃素,拉麵不要吃了。拉麵的湯頭都是骨頭湯、肉湯,不要以為吃麵不吃肉就沒事,一樣有事,裡面的湯全部都是葷的。

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念誦共的發心並開示︰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學佛一定要皈依。假如不皈依,只是幫你種個緣,不代表你能學到佛法、不代表你能修行佛法,也不代表你了解佛法。

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念誦四無量心,並開示無量心的意思是當我們發了心之後,你心的力量是無限的,無限的意思是空性的慈悲心。不肯皈依佛門的人,覺得我老婆、女兒學就好。請教你們一件事︰老婆吃飽飯,你沒吃飯,你能飽嗎?她吃飽飯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不要以為我老婆女兒都學佛會保佑我,保佑你個頭!真的保佑你的頭,讓你的頭少一點高血壓。絕對沒有保佑!就像是我今天身為仁波切,我的眷屬不學佛,我也保佑不了他。只是因為我學佛是修行人,他就沾到我一點福報,發生事情比人家好一點。出車禍只是破財人沒事,還是會發生事情。很多人不了解,以為學佛和我無關,我做好人就好。

前面這一段是讚揚釋迦牟尼佛及釋迦牟尼佛如何到人世間等等的功德。

剛才所唸的是七支供養。為什麼要唸七支供養?因為要幫現在參加法會的人累積足夠的福報,能夠接受這個法會裡面的功德和加持。跟著要傳禪定的灌頂。

包括日本、大陸、臺灣、韓國,很多人以為學禪定很簡單,只要到佛寺參加一天,腿坐著不動就是學禪定;拿個板、打個背就是禪定。其實禪定是一個特別的修行法門,不管任何宗派,只要是佛法一定要修到禪定。在直貢噶舉派,禪定就是大手印的法門。為什麼要灌頂?因為不授權禪定,以後你是沒有機會學到真正禪定的法門,只可以學到一些野狐禪。野狐禪就是到佛寺跟你講一些似是而非的佛法,盤腿坐在那邊腿很痛,這些不是禪定。

為什麼要修禪定?第一、訓練我們的心能夠專注,減少很多不需要的波動和情緒。第二、讓我們學習能夠去除心裡面不需要存在的一切汙垢。第三、禪定最重要的用處就是當我們往生前的一剎那,能不能有禪定。假如有禪定出現的人,往生之前就只會想到佛法、想到上師,不會想到別的,就不會被他的冤親債主帶到不應該去的地方。傳授灌頂的上師,他自己本身一定要在禪定方面,大手印裡面最少修到離戲瑜伽。

大手印分為4個次第。第一個是專一瑜伽,第二個是離戲瑜伽,第三個是一昧瑜伽,第四個是無修瑜伽。每一個次第又分開3個,總共是12個次第。當修到無修瑜伽就是證佛果。假如沒有修到離戲瑜伽的上師是不能傳授禪定灌頂。今天幫大家灌頂不代表你已經得到禪定,可以每天盤腿坐在那裡;沒有用的,因為心法和口訣沒有傳給你們。另外為什麼要先修禪定灌頂?因為後面我們還要繼續修很多法。如果沒有接受過禪定灌頂的人心會想到別的地方。人坐在這裡心想到外面去。做餐廳的想到廚房有沒有做好,做別的就想很多事情,得到禪定灌頂最少能夠讓你的心稍微能專注一點。

灌頂分為前行,前行就是我們的發心,準備工作是什麼。第二個是正行,就是進行法本的做法。第三個是後行,就是迴向。

現在大家要盤腿坐好,不能雙盤腿的要單盤腿,連單盤腿都不能的人身體要坐直,不要彎腰駝背。兩隻手不要再摸耳朵了,很自然的放在前面。這是定印,手放在肚臍下面一點點,不需要用力,自然放在那邊。頭要直,眼睛不需要學我睜大,你們做不到。肩不要聳,很自然的。腰要直,但也不要挺很直,很自然的。下巴往內稍稍的收一下,只要感覺往內即可。舌頭是要捲起來往上頂的,不需要用力氣,頂一下就好了。這是毗盧七支座。兩隻手臂不用夾得很緊,輕鬆放著就好。

這一段有簡單的觀想,不傳給你們。這裡有牽涉到無上瑜伽部的本尊和金剛亥母。意思是說傳法的上師如果沒有修到無上瑜伽部,也沒有接受過金剛亥母的灌頂和修行的話,不能傳禪定的灌頂,因為他沒有經過這種修行。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進行禪定灌頂,並開示觀想︰我們觀想上師的額頭放出白色的光,進入我們自己額頭眉尖,消除我們身體所犯的一切善惡業,讓我們能得到一切佛的加持。跟著觀想上師的喉放出紅色的光,融入我們自己的喉,消除我們的語、講話所造成的障礙,讓我們未來能得到、聽到了解咒語的本性。觀想上師的心中放出藍色的光,到我們自己心中,清淨自己思想的障礙,而得到智慧的灌頂。最後觀想從上師的臍輪變成光,融入我們自己,讓自己所有一切身口意得到清淨平等。得到這個灌頂後,未來才有機會學到禪定。

接著進行加持鈴杵的修法,並開示︰鈴杵要加持過才能開始修法,不是放在那裡就有加持,要先修法。再進行燈供儀軌,仁波切指示會眾傳遞點燃的酥油燈,接著開示:

剛才是修燈供,燈是代表好像佛光普照六道一切眾生。這個燈也代表智慧的光焰清淨我們一切障礙、增長我們一切福報。因為點燈的功德,讓我們心中能夠安住在菩提行發願的道路上面,讓我們有機會不會進入輪迴的大海。因為有點燈的功德,讓我們減少生起貪嗔痴,讓我們有機會不會墮入地獄道、畜生道和餓鬼道。因為有點燈的功德,讓煩惱對我們的傷害減少。因為我們有點燈,我們對上師需要有感恩的心。因為點燈,讓我們以後有機會修禪定、有機會長壽不老,在修行的大道上能夠消除一切障礙,讓我們有機會往生一切淨土,佛菩薩來接引。

假如這一生不能如實修行佛法的,點燈的功德最少讓你有機會往生毗沙門天,有機會繼續聽聞佛法。點燈的功德是無量無邊的,不是跑去佛寺點個燈就有功德,要有上師修法,點燈的功德才會出現。另外在 吉天頌恭圓寂的時候我們要唸點燈文,希望這個燈可以照耀,讓我們消除一切障礙,讓六道的眾生有機會見到十方一切佛菩薩。

進行獻曼達的儀軌,由寶吉祥出家弟子眾與參加法會的貴賓等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獻曼達請法。

修法一段時間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持誦上師供養法心咒。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修法過程中進行薈供與供茶、供飯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上師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之後 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迴向儀軌。

此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尚未指示,弟子們就自行念誦法本,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誰帶頭唸?你們現在做上師嗎?為什麼這個壞習慣罵來罵去罵不完呢?法會是你負責的嗎?所有法本收回來,只有日本人的不用收回來。亂唸!」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修持阿奇護法儀軌。並開示︰

今天修上師供養法圓滿。日本信眾可以打開法本,裡面有兩位 法王短的長壽祈請文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長壽祈請文。在這裡跟日本的信眾解釋一下什麼是長壽祈請文,對你們來講完全不知道,包括很多漢人的弟子、西藏人也不知道什麼是長壽祈請文。

在西藏學密法的上師,假如是已經證果的,已經證到仁波切的果位,他的上師都會幫他寫長壽祈請文,不是隨便一個人可以幫你寫。長壽祈請文真正的意思是說,這位修行人寫一篇祈請文給他的弟子,預言甚至於確認他這一生在佛法上面所做的事業,以及未來世在佛法能夠做的事業。簡單一點講,就是確認他現在所做的事,以及未來所做的事,未來就是下一世、生生世世,事是指佛法的事情。

第36任 瓊贊法王和第37任 澈贊法王的長壽文,都是兩位 法王在小孩子的時候,開始坐床成為 法王的時候,他真正的老師——親教師(每一天教他的老師)第一世永真安陽普登仁波切寫出來的。意思是說,這篇長壽祈請文能夠寫出來,這位修行者過去怎麼修,這一生得到什麼果位;這一生怎麼修,未來得到什麼果位。長壽的定義不是這一生的肉體長壽,當然一直唸長壽祈請文,他這一生的肉體會比一般普通人的壽命長一點。這裡所謂的長壽,意思是他所做的佛法事業是一直做不會停止的,很長的時間,到他證佛果之前一直在做。

比如說36任 法王的長壽祈請文寫︰法王本身是文殊菩薩的化身,所講的話是五方佛所傳授的話,能夠將佛法舉高、舉起來,好像一盞明燈照耀。祈請 瓊贊法王持法,就是掌握直貢噶舉教法和佛陀的教法百劫。百劫就是很久的時間,一個地球成住壞空、空壞住成一循環謂之一小劫。瓊贊法王的事業,比如說在過去幾年,在吉天頌恭大法會,在西藏直貢梯寺下面舉辦法會。以前因為歷史的原因沒有辦,最近政府容許 瓊贊法王舉辦法會,第一年有30萬的信眾參加。這些人都是從西藏各地來的。我忘了舉辦幾天的法會,他們就睡在空地上,沒有什麼居住的條件,就三十幾萬人。去年(2017年)還是前年又辦了一次,來了更多人,有四十幾萬。人數是怎麼知道呢?因為政府當時將直貢梯寺圍了一個圈,所有進去的人都收一筆很少的門票錢,所以知道來了多少人。目前能夠舉辦這麼多人的法會的,我看只有 瓊贊法王。

澈贊法王的上師寫他是觀世音菩薩,一切佛法僧、一切的化身。因為是化身來的,所以他持有一切佛陀的教法。因為他有慈悲的眼,能夠看清楚一切佛陀的教法,很圓滿,也祈願他的事業繼續做,住百劫。兩位 法王所做的工作是不一樣的。澈贊法王是全世界跑的,他將我們的法教傳遍全世界。

我的長壽祈請文是 澈贊法王賜予的。等於 澈贊法王確定我這一生所修的跟授記,肯定預言未來我能做到的。因為學佛人都要守一個戒——不打誑語。不說謊是最基本的解釋,重點是在佛法上面,沒有做到你說有做到;有做到故意說沒做到不教別人的,謂之打誑語,這個戒破了是很重的罪。這個上師寫出來的長壽祈請文就是確認他的弟子這一生所修的和未來世所做的。

法王賜予我的長壽祈請文,第一句︰「希勝珍寶勝利者教法」我是很稀有珍貴的,「勝利」就是在佛法上面我一直不斷在進步,我給的教法就是這一類的教法。這句話的定義就是,法王認為這個弟子不會為了名聞利養,而阿諛信眾扭曲佛法。譬如說我現在在日本弘揚佛法,我從來沒有告訴日本的信眾我會保佑你;也從來沒有講過你們來了就會發財、身體健康,但是我一直教佛法。哪一天你們聽得進去,肯皈依了,那是你的事,和我無關,但是我是這樣教。我不會為了自己會出名,得到一些好處,講一些信眾喜歡聽的話。在臺灣的信眾也是這樣,你想要我講好聽的話是沒有的,我只會講佛教我的話。

第二句︰「持有悲心舞蹈威力瑞」我的心是慈悲的,持有是說不是做作的、自然生出來,開始在用慈悲的力量。在密法我們常常看到舞蹈兩個字,意思是很自在的,他的慈悲心不是刻意做出來的,就好像是在跳舞,跳得很自在,很自然、很美的。「威力瑞」,慈悲心的威力很大,一切都是為了幫助眾生的瑞相。

第三句︰「自在於諸善緣所伏洲」是 法王授記我的未來。未來世我不一定會在地球,只要宇宙中哪邊有善緣我就會去。伏洲是宇宙4大洲中一個很大的洲,那個地方沒有佛法,可能我要去那邊。只要善緣具備我就去,你們不要再祈求 仁波切留下來,我絕對不會留下來。因為地球沒有真正相信佛法的人,很少。你們能來法會已經是很稀有的人,能相信的更加稀有,能相信去學的更加沒有,地球慢慢就沒有這個善緣。

第四句︰「祈願持金剛者住百劫」法王確認我是持金剛者,我是持有密法,所用的全部都是密法,以後所教的也都是密法。因為我用密法,讓我在一百劫裡面住在金剛界裡面弘揚佛法。意思是我可以不受任何業力讓我輪迴,除非我想來,我不想來,沒有人可以拉著我來。而且我是住在金剛界,金剛界是密乘裡面的一位修行人。

今天解釋長壽祈請文給日本的信眾知道。為什麼跟你們講呢?因為你們對西藏密宗不了解,而且有很多錯誤的訊息,以為會唸「嗡」的就是密宗,長個鬍子就是密宗,並不是。不是西藏人一定都懂密宗,也不一定,真正學到密宗的人不多,以我在藏傳佛教的歷史,我看沒有多少人可以修到密法。

今天能來參加上師供養法,我們很清楚自己的福報完全是從過去世供養布施而來,福報和錢一樣能夠用得完的。假如不會賺錢,福報會用完,就像錢放在銀行裡面,不會賺錢,絕對有一天會用完。所以上師就盡他的一切,幫助弟子、信眾不斷累積福報,讓他們因為有福報才能有一天下決心要皈依佛門學佛。沒有福報是下不了決心的,一定有一大堆奇奇怪怪的理由拒絕皈依佛門。

你們有很多特別的想法,這些想法對不對?以你個人來想當然是對,但是以佛的智慧來看,是愚痴。為什是愚痴?這一生能聽聞佛法是不容易的,能夠碰到一位如法的上師更難,再碰到一位上師不計較名利幫助眾生,更加沒有。所以不決定皈依的人,不是說以後不讓你們來法會;而是告訴你們,不決定皈依的,你所聽到的佛法、所參加法會的福報都是未來世用,這一世用不到。因為你不下決定、你還在懷疑、還是不想給人家管。不要告訴我你想不給人家管,有家的給家裡的人管;有事業的給事業管;沒事業沒有家的給法律管。你什麼時候自由過呢?住在深山裡面都沒有自由,沒有「自由」這兩個字,我們一生一世都被業力管。

今天幫大家修這個法門是幫助你們累積福報。假如今生確定皈依學佛的,今天所修的福報今生確定可以用得到。假如只是認為參加希望身體好、希望有些福報,只能下一世用。下一世一定在人道裡面用嗎?不一定,大部分是在畜生道裡面用。為什麼?原因很簡單,這一生你已經聽聞佛法了,但是你還是不肯皈依,表示你有貪嗔痴的痴,因為你不信因果。不信因果代表死時一定會有些執著,執著很容易讓你墮入畜生道。

現在全世界所有的寵物所花的錢比人類還要多,寵物所過的生活比人類過得還要好。整天有人伺候牠。你們有沒有人24小時都有人伺候呢?仔細想一下。真的人不如狗、不如貓。不要以為我們做人多偉大,看看寵物過什麼生活。從早上一起床,什麼狗兒子、狗女兒,帶牠四處跑,用最好的、吃最好的。

今天將佛法真實的意義解釋給大家聽,當然是不好聽的事,這不是你們想聽到的事,你們想聽到的是參加法會會發財。哪有這麼簡單的事?假如參加一次法會讓你發財的話,我的法會很多,我每天都舉辦法會。假如參加一次法會後身體馬上變好,那也不對。這一生吃這麼多肉不需要還嗎?吃一塊肉你就還一塊肉。你不想還肉,身體健康就會一直下來。假如身體好,就一定有別的事會讓你破財。今天花很多時間來利益大家,希望大家聽得進去。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將滿文《大藏經》其中一函開啟,展示給會眾並開示︰

這是108函在康熙年時寫的滿文《大藏經》,這不是原版。這套《大藏經》目前在大陸是最後一套,有一個因緣而能請過來。這一套差不多要200萬人民幣,北京故宮跟我有一點關係,所以是用相對優惠的價格請回來,放在這邊道場。這邊目前有兩套,一套是藏文的《大藏經》,一套是滿文的《大藏經》。為什麼會請到滿文的《大藏經》呢?因為我公司文史研究院馮院長認識一位在京都大學教書的滿族教授,她跟教授提起這件事,他想研究滿文的《大藏經》,我就說好,就請了一套過來。他到現在還是很忙,沒有時間來研究。其實《大藏經》沒有什麼好研究的,可能他想看清楚裡面的滿文。這裡面的滿文是以前清朝真正寫下來的,所以應該是最原汁原味的,不會錯的。總共是108函。

有皈依的弟子回去要講一下,否則其他弟子會覺得很奇怪,協會請的那一套佛經我都沒有看過。要看可以,所有皈依的弟子想看都可以,只要是參加祥樂旅行團,可能開門讓你們看一下,如果是自費過來不開門。

在佛法裡面有講,一個道場絕對需要佛法僧。佛以你們的解釋是佛像,法是指經典,僧是指上師和修行人。假如這三者具備了,這個道場才是如法的道場。而不是說將一個佛像12年才給你們看一次,那個是古董。佛法僧的含義是三寶都有了,這個道場所傳的法才是如法。很少道場會有藏文和滿文的《大藏經》在一起。臺灣印滿文的《大藏經》比較取巧,沒有照原來的樣子去做。北京故宮就依照本來的樣子去做,本來多大就做多大,所以這108函來的時候我嚇一跳,原來有這麼大。他們完全按照原來的方式去做,總共十幾套,這一套是最後一套,沒了,也不再印。因為老的東西不能重複拿出來,印一次對它會有傷害,他們不再印,所以說這是最後一套。

這一套是協會出錢的,出錢的就有權利知道。你們回去要跟所有的弟子講,要看可以看,一定要透過報名參團。日本的信眾假如要看,一定要吃素,而且要我在的時候,要申請。這一生能夠有機會看到《大藏經》要有大福報,沒有福報是看不到。現在為什麼康熙年的《大藏經》最珍貴?因為那時候所寫的東西是最正宗、正統的。後面因為翻譯,幾百年的歷史,有些《大藏經》就有缺,不是很完整。包括在西藏本身《大藏經》也有分大的《大藏經》和小的《大藏經》。這兩套都是大的《大藏經》,就是佛陀所講的一切佛法全部在108函裡面。這一生有機會看到《大藏經》,就表示你這一個人累世都有接觸過佛法,有這種因緣。

這一生為什麼還不肯皈依?沒有辦法,受社會一種氛圍的影響,好像學佛是一種迷信,學佛跟人家不一樣。我出去跟人家一模一樣,是你自己的心裡面覺得跟人家不一樣。這一生能夠參加到密宗的法會、看到《大藏經》,表示你本來有這個機會可以學佛,而是你自己放棄,放棄了到哪一世就不知道了。今天參加法會的,等一下都可以對《大藏經》頂禮,包括日本信眾都可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參加法會信眾於法會結束後才頂禮《大藏經》,但弟子卻不聽從上師的指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領眾出家弟子︰「不用頂禮上師嗎?我剛剛說等一下你們才去頂禮。沒有上師,有佛經嗎?那你不用皈依我了,都是胡說八道。」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讓無數眾生蒙受無邊法益,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8 月 2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