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8年8月5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帶領與會大眾修觀音法門,開解《寶積經》卷第八十二〈郁伽長者會第十九〉。

經典:「在家如露。速破落故。家如蜜滴。須臾味故。」

一個家不管是否富有,有多恩愛、多少子孫,就像露水般都會破滅、敗落,不會永恆不變。

家中父母健在、兄弟姐妹都很好、夫妻恩愛,就好像嚐蜜、吃到甜的。但有吃過蜜的都很清楚,只有滴入口的那一剎那感覺到甜,蜜到喉嚨就沒感覺了。為了追求甜味,我們窮其一生做了很多事。為了有美滿家庭花很多錢結婚,結婚過程很恩愛、很多動作,如吃蜜般。結婚安排很大的場面,通知很多親友,在世間法來說是對的;在出世法我們應該要很清楚,不過是在演場戲而已。不要以為辦個婚宴轟轟烈烈、做得很動人,婚姻就會永固。

在很多宗教,神職人士都會去婚宴祝福、祈禱,希望婚姻美滿,佛教就沒有。根據佛所講的,這一生有家庭只不過是個緣而已,緣是生滅法,最終有天會離開。你們也聽過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你們都不相信,以我的人生經驗就很清楚知道真是如此。不是鼓吹大家不結婚或結婚不要慶祝,因為我們不能免俗,但不需要認為婚姻一定得如此才是正常的行為。花錢布置有就好了,不要太過,這是做給別人看的。老實講,做得多好會保證婚姻幸福美滿嗎?根據人生經驗,正如這句話「家如蜜滴。須臾味故。」

不是佛要破壞我們的婚姻,也不是佛鼓吹不結婚,也不是說我們結婚就罪該萬死、不擺喜酒,佛都沒有提。但佛提到:假如今天你是準備修行,已經皈依而且準備要修菩薩道的,我們的思想當然跟一般人不同。不是叫你拋棄你的家,只是告訴你,家的本質是如蜜滴入口中,「須臾味故」,甜味一下子就沒了。

我們的一生中為家庭付出很多,以世俗人的看法會說這個人對家多好等等,不是勸你對家不好,只是讓你在心中了解家的本質是什麼。就算你很疼一個孩子,有一天孩子還是會離開你,他不離開你,你也會離開他,因為你會死。不管夫婦多恩愛,有一天絕對會離開。如果我們在世時不訓練自己的思想,我們對家的執著心會害你在往生時走不了。不是離不開這個世間,當時間到了就得走,但因為你對家的執著,就會讓你這一生不可能離開三惡道。

我講自己的故事,引見我求見 法王的好友,在他父親往生時,找我去助唸,那天只有我們二個在唸。他父親中風躺在床上9年。很多人以為助唸一定到阿彌陀佛淨土,那天我是唸阿彌陀佛,一直唸。我以前學顯教時已經有定力了,唸了20分鐘後我已進入空性,知道亡者還沒離開,因為亡者擔心在他走後,兒子不好好孝順照顧母親。所以我跟他兒子講:「去你父親耳邊講,你一定會好好孝順你媽、照顧你媽。」一講完,亡者掛念沒了,地藏菩薩出現、接走了。

你們覺得很奇怪,唸阿彌陀佛為什麼是地藏菩薩來?因為亡者躺在床上9年,不會唸佛、發願,沒有做任何善因緣也沒有功德,憑什麼到阿彌陀佛那邊?但因為我在唸,我不敢說我發菩提心,但最少我是為他、沒有為自己,因為在家眾助唸絕對沒有紅包拿,所以很自然幫他解決了事情。從這點看出,假如你本身沒有功德、沒有神通,不知道亡者的執著在哪,你助唸是不能幫他解決的,再唸也沒用。

以這個例子看問題出在哪?就在亡者生時對家的執著,躺在床上9年還是執著,一個念頭而已!以前我這位好友不相信我有這個能力,他問了4、5個所謂有神通的幫他看,他們都告訴他,當天有一位助唸阿彌陀佛,你爸給地藏菩薩接走了,他才相信。

所以講這些,不要誤會佛勸我們放棄婚姻、毀滅婚姻。觀念是你要了解家的特質是什麼,不是你們所想像的認為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完全是因緣法。假如今天你學菩薩道,對家的看法還是執著,那你真的走不了。所以我常開玩笑,你兒子沒錢看病你絕對會有錢,沒錢讀書你絕對會有錢,沒錢繳房貸你絕對會有錢,但要作善事時所有錢不見了。大家都很清楚,有很多人是我救回來的,假如我不救,你這一生所有的錢也是不見;但很奇怪,將你救回後,你將所有錢都留下,錢留下了福報就留不住了。

我們在家眾,若不了解佛所講的在家眾心態,就會整天做錯事。是不是家庭不重要?家庭當然重要,家庭是每個國家、社會組成基本的要素,但這只不過是一個世間的法,起起落落、不永恆的。從過去十幾代,至今一定有變,表示家不是永恆不變。我們有家庭的人,要記得《寶積經》前面有講:家庭如監獄,眷屬如獄卒。因為假如你沒有犯過惡業,這一生會需要耗這麼多時間結婚生子,莫名其妙忙一輩子嗎?到退休時想學佛又沒體力又沒錢。為什麼當家人是獄卒想?試想一下,你做錯事坐牢時是誰在管?獄卒啊!你想一下,你在家中做些其他家人不喜歡的事,會發生什麼事?讓你老公、老婆不開心,大家冷戰,幾天不講話;兒女沒得到所想的,門關起來不理你,難不難過?這些都是獄卒啊!不要以為你們是好人,假如家大業大更加可憐。

經典:「家如刺網。貪著色聲香味觸故。」

家就好像一個有刺的網,將我們全部網起,我們整天貪著色聲香味觸。「色」不一定是男女的色,任何我們眼睛看到的,喜歡和不喜歡的事都是。比如有些女生怕老公穿得帥上班,會被別人勾走,所以將老公所有錢管好,不給一分錢,襯衫穿到領子都破了,以為如此「色」就沒有了。有些先生看到老婆上班穿得暴露馬上生氣,擔心老婆給勾走,其實包得密要勾走一樣會勾走。

我們每天過的生活好像在網子中,每天貪著色、聲。老公老婆講話稍微聲音不好聽,馬上不舒服。老婆希望老公永遠輕聲細語,老公希望老婆講話不要那麼粗魯,追逐聲音。飯煮得不好也發脾氣,喜歡什麼都要好,這都是我們每天過的生活。

色聲香味觸就是我們眼耳鼻舌身意所產生的感覺,因為我們具備肉體後,很自然對外在的色聲香味觸不斷去感覺、去探求、去了解,以為這樣才是養生活命的方法。這種養生活命的方法就會干擾我們本來清淨的本性,讓我們不了解自己在顛倒夢想中過日子。

釋迦牟尼佛特別提醒我們,家好像是有刺的網,將我們這些具有色聲香味觸的人網羅在一起過日子。試想一下,一個網子裡面有刺,魚能不能游出去?不行。這個網子是用什麼做的呢?色聲香味觸。是誰做出來的?都是家裡面的每一個人。是不是我們不能要這些東西呢?不能不要,因為我們還有這個肉體,但是我們需要了解,這些東西只不過是生活的過程。我們不能放縱自己,非得要求自己,要求家中的人,都能夠做到色聲香味觸滿意的程度。

古人有講︰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難得糊塗。事實上就是懂得糊塗,明知道他做了這件事,「隨便,只要不傷害到自己、不傷害到他人,就當不知道。」人不懂得糊塗,就會什麼都計較。為什麼要計較?因為色聲香味觸只要有一點不如你的意,不如你神經系統的喜好,不如你的想法,你就開始發飆,一發飆就開始作口業。

經典︰「家如針口虫。不善覺食故。」

佛這個比喻真的很厲害,他對動物很了解。有一種蟲吃東西的嘴巴像一根針,去吸這些東西進來。牠不像我們其他的有情眾生,要經過嘴巴、嚐了味道、咬了之後才吞下去,他們沒有這種味覺。只是為了滿足牠吃的欲望,這個蟲會去吸,譬如說像是吸水或是吸血,但完全沒有吃的過程中的感覺。意思是說,你們以為每天在過好日子,其實你就像是一隻蟲,嘴巴跟一隻蟲一樣,吸收一些營養,吸收完你沒有感覺,因為馬上就過去了,但是你們就不相信,每天就追逐這些好的感覺。

經典︰「家如毒蛇。互相侵故。」

家裡面每一個人都很狠毒的,家裡面的人吵架所講的話很難聽,什麼話都敢講。昨天有一則新聞,媽媽跟兒子吵架,爸爸被吵醒,結果爸爸和兒子拿刀相砍,砍到了媽媽的肩頭。像不像毒蛇?嗔恨心很重。冤親債主不是在外面,都是在家裡的。家裡面鬥起來比鬥外面更加厲害,也有人可以幾十年不見面不講話的。家不是你們所想像的可以過好日子,像是現在婆婆和媳婦吵架,兒子鬥來鬥去。嗔恨心越來越重,為了一點小事就恨他,說他對不起我,都是這樣子。當我們有家,你要了解家的本質是這個。是不是快點離婚呢?千萬不要,當你還沒有還清這個情緣,離了婚還是會有人追你,可能比這次更加嚴重。不要以為騎什麼找馬?沒有,應該是騎牛找一隻蟲,找不到馬的,牛走得這麼慢,馬跑得這麼快,怎麼找得到呢?都是胡說八道。

經典︰「家多希望。心躑躅故。」

家裡面都有很多的想法,希望未來怎麼樣。譬如說︰要買個房子、希望老公升上去做什麼、希望老婆越來越漂亮,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所以為什麼我要開個美妝公司?希望我的女弟子不要這麼快老化,保養一下。當我們有一個家,就有很多的計畫。我們要存錢給孩子念大學,但我從來沒有為我的孩子念大學而存錢,我是一個很奇怪的人。我也從來沒有為自己未來做什麼而存一些錢,我是隨緣過日子的人,有錢也是這樣過,沒錢也是這樣過。我從來沒有擔心沒錢會死掉,也沒有擔心有錢給人家拿走,全部都不想這個,反而事情好處理。以前也講過,以前我沒有錢吃飯,諸佛菩薩前面的供養從來沒有少過。

以前直貢噶舉的第一個道場沒有錢繳房租,我也沒有錢,我的錢本來要拿來繳公司的房租,我就先拿去給道場。你們做不到的,你們都怕沒有錢。越怕沒有錢就越沒錢,越會算怎麼留得住錢,錢就留不住。我一生都是錢來錢去,你們怕窮就真的會窮,因為你們在詛咒自己,就像你們講的「先顧肚皮再顧佛祖」,大家都是這樣子。

為什麼這一次突然間不再讓你們供養「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呢?因為覺得你們太苦了,每個月都在擔心受怕沒有錢,每個月都在擔心錢不夠用。既然這樣子,仁波切就犧牲自己,給你們過好日子。快一年的時間,竟然有七百多個弟子都沒有護持大法會到兩萬!就算現在在臺灣失業,假如非個人因素而失業的,你可以去勞工處申請6個月和你薪水同等的補助,意思是說你現在沒有工作也不可能沒有錢。為什麼這麼擔心沒有錢呢?貪財!你以為貪財是想多賺一點嗎?不是。是你的財到你的手上,你抓得牢牢的,正如這裡所講的「家多希望」。仁波切是隨順眾生的因緣,既然七百多個人佔道場三分之二的人數,都不肯供養兩萬塊,表示大法會的因緣停止了,為什麼其他的人可以多給這麼多呢?

我也曾經講過,我中午吃完飯,晚上那一頓在哪裡我也不知道,一樣做大禮拜,一樣供佛。你們有修嗎?沒有。我講我的事,大家以為講故事,這是一個決心。我現在講話很柔和,這就是你們要注意的時候。我不罵人就是下決定了,你們應該知道我的習慣。你們努力慢慢做,慢慢做的因果就是慢慢的將你們的善根聚起來。上次開示過,你們的善根是搖的、動的、散的,為什麼這樣子?因為你們什麼都慢慢來,所以你們這一生沒有成就,不是說佛法方面,連世間法的工作事業都沒有成就,因為慢慢來。

協會為了不想要多花錢,請了幾個會計呢?史姓弟子回答︰「兩個財務人員,一個是會計,一個是出納。」試想一下,協會現在有近1500個弟子,這麼多的金錢來往,才僱用兩個工作人員。七百多個人慢慢給,每次給一點,等於是說請來的這兩個人,每個月為了你們這些人多做了很多事。你們有沒有慈悲心?還是因為你們有護持協會、有發薪水給人家,所以操人家操得要死。第二個也看得出來你們不是真的沒有錢。當我那天宣布說隔天要把帳號關掉的時候,講完不到一個小時,馬上ATM轉帳進來七十幾萬。意思是說,本來就有錢,沒有逼就不給,逼了錢就進來,這種個性不好。

大家都羨慕 仁波切為什麼修得出來?很簡單,因為我馬上做,我不會修理人家,你們很喜歡修理人家。為了每一天幫你們對大法會的帳,這兩個人幾乎沒有停過的跑來跑去,去銀行看、去ATM看。你們說學佛學什麼呢?每天唸個咒就叫學佛嗎?每一件事情都要考慮到人家。大法會的事情也不是為了我。說重一點,假如這十幾年沒有一直舉辦大法會,你們這一票人不要說求到頗瓦法,連施身法都沒有資格。這是根據《阿彌陀經》所開示的「不得少福德因緣」。你們有什麼福?有什麼功德?有什麼善的因緣?都是不聽話,為所欲為。

為什麼8月10號之後就不接受報名?也是你們在搞。每一天協會工作人員都在幫你們對名單,每天對。為什麼你們就不能快一點將參加者的名字報上呢?很多理事說已經養成習慣了,到後面參加者才會爆量。為什麼你們不能跟親朋好友講得很清楚︰這個大法會全世界只有寶吉祥中心在做,別的地方沒有在做,有多麼的珍貴,你們就不講,變得好像是拜拜。到時候若不夠2萬人沒有關係,今年還是照常舉行,明年不辦了。欠你們的已經還得差不多了。蓋佛寺的事情給你們一個警示了,大法會又來了,你們以為 仁波切不會管這種事?

你們也很奇怪,這七百多個人不是沒有能力,你覺得沒有關係,不夠有別人給,當然沒有關係,你就欠那一些多給的人,你們生生世世怎麼還給這些人?因為他們多給這些錢,才讓法會出現。既然協會理事都幫你們規劃,你們一個人一個月也才給2000塊。做不到沒有關係,跟組長說,我來幫你,我已經救了這麼多的弟子、幫了這麼多的弟子,也不差這幾個。你們也不講,表示你有能力,既然有能力,為什麼不馬上做呢?等什麼呢?不曉得你們大家在等什麼呢?等到你自己的運氣都沒有了。為什麼沒有,這個事情不是我的事情,是你們的事情,你們都不急,我來急,我急什麼?

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因為你們認為家庭比佛法還重要,你們可以什麼都不缺,但道場可以缺錢,法會的錢可以慢慢給。你們護持法會的錢,我一分錢都沒有拿。這樣你們都不捨得給,還說供養?這就是前面所講的,你們整天都有很多的希望,像是先買個房子。當然買房子是正常的,沒有阻止你們買房子。我的仲介公司服務做的最好,有一位弟子看了46套房子才買,我的仲介公司還是一直陪著他看,可以說是破紀錄了,沒有多收佣金,還是一樣的行情價。這個人多堅定這件事,假如他用這個心來學佛,搞不好就是仁波切了。為什麼這麼堅定?因為要滿足他的希望。我不會拒絕他看46套房子。

人都很奇怪,我們不懂得怎麼拿捏,不曉得事情的重要性與先後次序是什麼,從小到大養成一個習慣:先保護自己再保護家裡面的人。這是我們的生活習慣,無可厚非,但是當你說要解脫生死,要學佛,你就要調整心態和對事情的平衡度。我這邊已經很客氣了,你們真的要留意一下,不要讓自己一直做一些善根不聚的事情。為什麼我們要聚這個善根?善根不聚起來是沒有辦法長出芽的。不要以為每一天有修護法,每一天有持咒唸幾百遍幾千遍就有善根,早得很。

這兩句話佛講得很清楚,因為想太多,心裡面從來不定的,不曉得怎麼分辨善與惡,也不懂得怎麼排列哪些事情應該先做,哪些可以緩一下,因為你對家有太多的期望、太多的想法了。所以當某些事情跟你對家的希望有所衝突,你就會踟躕:「究竟這樣做好呢?還是不要這樣做?如果這樣做,等一下 仁波切又要責罰,這邊又怎樣?」都是搞來搞去。以我學佛的過程,從來在家裡面我要怎麼樣做就怎麼樣,因為我很清楚,這一生如果不學佛我就死定了,雖然不學佛也會死定,但如果我不學佛修行,就沒有下一世可以修行,我是用整個生命在學佛。

經典:「在家多怖。」

在家裡面有很多恐怖的事,譬如生孩子擔心要剖腹,剖腹又擔心會有後遺症,孩子生出來又擔心教養問題,老公開車又怕他開太快,老公晚一點回來是不是出事,再嚴重一點是不是被動物(第三者)帶走,老婆今天化妝出去不知會怎樣,兒子突然最近不想吃飯不知有什麼狀況,女兒整天發脾氣。整天都是恐怖過日子,跟著就是擔心自己工作能不能升上去,都是恐怖。

既然我們知道在家多怖,要怎麼面對這種事呢?就是平常心,這就是你的緣。正如以前我一直在講的:「隨緣而過,隨遇而安。」當你能夠做到這兩句話,這種恐怖的事就不會影響你。

經典:「王賊水火所劫奪故。」

在家有多恐怖?「王」就是政府改了法令,「賊」不一定是指小偷、盜賊,而是內賊、兒女、眷屬,這才恐怖。進來搶只是搶一次而已,但若是兒女搶,搶不停,除非你死了,但死了還是可以繼續搶。現在老公搶老婆,譬如離婚,這些都很恐怖,都是賊。「水火所劫奪故」,現在看到很多天災、水災、火災、地震,都能一剎那將你的財產家園毀滅掉。所以我們現在過太平日子不代表你運氣好,經典有講,天龍八部自然會保護發心修行的人,才讓你避免這些災難。譬如修長壽佛與綠度母都有提到,但重點是你不是以信眾的心來學佛,要下決心。但是,看你們並沒有下決心。

連一場法會是你們的事,都可以拖到7月還不護持費用,我真佩服大家。如果在座各位都沒把大法會當做自己很重視的事,到7月底費用都還沒夠的話,我這個老人家都71歲了,要去哪裡籌費用?請問這七百多個人,你們是在修理我嗎?因為已經跟全世界宣布那一天會有大法會,所有理事卻瞞著我不說錢還沒全部到位,還是我問出來的。你們為什麼要修理我呢?請教各位?還是我做得不夠好,對不起你們?才逮到機會再修理我。蓋佛寺已經修理過我了,或許看起來那是我的事,但舉辦大法會是你們親朋好友的事卻又來修理我、讓我操心?

你們就是不怕這種因果,讓上師為了你們的事情操心,這種果報很重的。正如我們整天做不好的事讓父母親操心,你說你孝不孝順?7月底了人數還沒出來?很簡單,大家都疲乏了,覺得有與沒有無所謂,所以從明年開始不需要辦大法會,看看誰需要吧!你們每一天都在修理我,只是表面上對我很恭敬。

經典:「家多論議。」

就是家裡很多爭執、想法、討論、意見,沒有看過一個家裡能夠大家同一個意見,除非家長比較有威嚴,才能減少議論,但是後面大家還是偷偷講:「你看爸所做的事就是這樣。」整天都講來講去,其實家裡就是是非堆,是非最多就是在家裡,母親跟孩子講父親不對,父親也跟孩子講母親不對,累啊!

經典:「多過患故。」

因為我們整天家裡這麼多議論,希望對方能滿足自己的想法與做法,如果滿足不了就會發生其他的事情。很多人本來結婚時開開心心,到最後好像跟仇人一樣,就是因為整天在議論,認為對方要對你更好一點,自己已經付出這麼多了,為什麼他還不對我好。你以為是唱歌啊?人生就是這樣子,付出不代表要回收,但不付出的話更加沒有人理你。這裡的解釋是說家裡很多議論,不停的、每天都有,連幾點鐘出門都講來講去,如果家人多就有更多是非。

經典:「如是長者。在家菩薩名善知家。」

長者就是修菩薩道的在家菩薩,他這句話是跟在修菩薩道的行者說,不管是出家或在家。意思是,修菩薩道的行者很清楚用善的觀念知道自己家的本質。前面所講家很多恐怖,不是說要把家丟掉,而是要很清楚家的本質,就不會執著這個家一定是對你好、壞、需要或不需要,而是隨緣,也就是緣分到了絕對生離死別。當我們走的那一剎那,就不會再回頭想自己跟誰講過死的時候要穿那一雙鞋,不知他記不記得?這就是議論。

我也見過這種亡者交代說要穿什麼衣服,告訴亡者的眷屬,他們便說亡者確實有講過;有些就是說財產怎麼分,有些擔心孩子,這都是在生的時候不了解家的本質是什麼。有些人擔心老公是否會再娶,結果都是再娶,很少真的不娶、不嫁,只有女人比較多真的不嫁。

如果我們修行菩薩道,應該學習佛法,接受佛所講、所教的,清楚知道家的本質為何。家不是你最後一個窩,也不是對你很溫暖,也不是對你很殘酷,你要了解是因緣法。很多人說自己對家付出這麼多,會這樣有兩個理由,一個是你笨,一個是你欠的。如果你知道家的本質,就不會講自己對家付出這麼多這種話了。你可以不付出,大可以結婚之前去法院公證說我只做一二三,你做四五六,其他不關我的事。但是,大家都覺得好像不應該這樣講,講了就不好意思。

今天釋迦牟尼佛是告訴長者,意思是修菩薩道的人應該以佛法的觀念與思想來清楚家的本質是什麼。

經典:「復次長者。在家菩薩住在家中。善調伏施分別柔軟。」

在家菩薩住在家裡,應該用佛法調伏家裡每一個人、每一件事。也應該用布施的心態,用無分別柔軟的心。柔軟不是講好聽的話,意思是我們對家裡的人,就算是累世的冤親債主,就算誰對不起你,我們的心都要調伏他們。另外就是我們用柔軟的心來調伏自己,不要對家人有任何執著、嗔恨、仇恨等,這些都不能有。

經典:「應作是觀。」

對於家人發生的事,我們都應該用柔軟和布施的心來調伏自己,否則是很難的。可能突然間就罵起來了,說自己對他好,他都不理。很多人講過這類的話,所以要了解在家者應如何調伏自己的心。

經典:「若施彼已則是我有。餘家中者非是我有。」

當你認為自己在對別人好,就是執著我有。當我們修菩薩道,就很清楚「我」這個觀念是錯誤的。今天會出現「我」,只不過是因為某一些色聲香味觸的執著。但是「我」的存在會讓你主觀性與仇恨心很強烈,所以當我們對家裡任何人好就當是布施。當每個人都對你不好,你用柔軟心接受也是布施,這樣才可以破除執著「我有」的心態。我們今天為什麼會仇恨別人、忌妒別人?就是執著「我有」,因為「我」對你好,而你都不欣賞,你這樣做就是錯,所以我就忌妒你。忌妒別人就是執著「我有」,大家很清楚,尤其女性,只要你對別的女人起忌妒心,無論你今生拜多少佛、唸多少,往生後都還是墮入蟒蛇身。

換句話說,以前有人講過一句名言,說自己的老公有外遇,就當是布施。這句話很好,好在哪裡?你沒有仇恨、忌妒心出來,當是布施就會有福報,搞不好下一世你的先生與動物(第三者)就回來伺候你,如果你還在輪迴的話。當然,很多人說佛教徒太消極,認為應一早預防,不要給他有外遇就好。這也是你的緣、你的命,白頭偕老是文人寫出來騙你的,沒有這回事。當我們能夠了解到布施是分別柔軟調整我們與對方,我們就不會認為自己在布施對方。

經典:「餘家中者非是我有。」

家裡面所有一切都不是你擁有,也不屬於你的,他也不一定是你的。如果你認為家裡面所有東西、人都是你的,當你死的時候,正如我剛才講的朋友父親,躺了9年,死的時候認為老婆是他的,所以他擔心老婆,執著心就出來。如果我不知道他的執著,我再唸一天他都不走。為什麼有這種執著?就是因為平常有這種觀念,認為家裡面全部都是我的:老婆是我的、兒子是我的、錢財是我的,什麼都是我的!

經典:「已施者堅餘者不堅。」

當你已經布施,我再強調布施在此不是指錢財。修菩薩道、六波羅蜜,第一個就是布施。布施分為財施、法施與無畏施,財施是一切物質上面去利益別人,法施是任何一切方法、事情能幫助別人。你們很難做到無畏施,因為真正無畏是對生死無畏,只有大修行者才能布施這一塊。六波羅蜜是修菩薩道的基礎。我常常打個比喻,布施就好像我們一定需要呼吸,沒有呼吸的話,生命就沒有了。不行布施的行者,其法身(學佛的生命)的身就沒了。

「已施者堅餘者不堅」講的是空性的方面,如果已經布施了,後面假如很堅持自己有做過,布施就是不堅固的,也就是布施的福報不存在。我們每天在家裡幫誰做過什麼事、對誰付出都是布施,這種布施的心態就是三輪體空。三輪體空不是指沒有布施的我、對象、東西,而是身、口、意是空性的。有緣,因緣起來才產生身口意的能量;沒有因緣、滅了,身口意也不存在。

三輪體空絕對不是一般人所講的沒有物、人、布施的對象,如果佛這樣講的話,就不會說「輪」,因為身、口、意是學密才知道有身輪、口輪與意輪。這三輪是因為我們具備這個肉體才存在,如果肉體不存在,這三輪也不存在,最後剩下意輪,口輪與身輪就不存在。三輪體空布施的意思是今天你做任何事情,是因為因緣產生,做完後這個因緣就不存在了。如果你還是執著認為自己對他好,當對方不回報、不接受、不體會,你馬上嗔恨的心就起來。在座的人都有這個經驗,因為認為自己對對方好,就像有首歌唱:「我對他付出這麼多,他一點都不知道(卻從來沒有感動過)。」

如果你認為自己在布施,很堅固認為自己做的,剩下所做的布施功德都不堅固;所以就沒功德而只有福報,福報這一生絕對用不到。這麼多皈依弟子家裡面的眷屬都不肯聽、不肯接受,就是因為你認為自己對他好,已經付出很多,現在他不了解,既然他不清楚,我就修我的先不理他。
                                          
經典:「已施後樂餘者現樂。」

很多人認為自己現在布施、幫了對方,後面才知道有沒有回報,所以不捨得做。這句話的意思是當你行布施行為,現在就得到樂,因為你很清楚後面絕對有善的果報。但人不一定會有這種想法,譬如講對方一句好話,如果對方沒聽到,碰到機會他會強調自己曾經幫過他。為什麼?因為他要人家稱讚說:「都是你幫我,都是你支持我。」他就覺得很快樂。

他不相信當幫任何一個人的時候,樂就會起來。什麼樂?因為未來絕對會享受一個樂的果報。因此,當你幫助任何人,無論是家裡的眷屬或外面的人,不要有任何一絲一毫想得到人家對你的讚歎;不要有一絲一毫想人家要領受你對他好的感覺;不要有一絲一毫想讓人家感覺到你是好人。人都犯個毛病:做了好事,不想等到後面才有快樂。佛就跟我們講不是後面,你現在做就是現在開始發生。你這個樂是當你在做時就開始發生,什麼時候成熟,就看你中間有沒有繼續做了。

經典:「已施不護餘者守護。」

當我們要做布施這個事情,你不需要刻意去保護,就是認為自己有做、要堅持做下去到有一天他感受到為止。如果你不這樣認為自己布施幫他,譬如今天早上天氣冷,你放一杯熱水在他床頭,就是已經布施了。不需要等他醒過來還告訴他:「老公,我幫你倒杯熱水,你喝了吧!」然後希望聽他說:「賢妻,妳太好了!」

不需要這樣,如果你要保護自己布施的,就等於是沒布施了。意思是你做了這件事就已經布施了,心意已經出去了,不要在意他究竟有沒有接受,不要在意他有沒有評估你所做對他好不好,只要你的心是為他好。也許他會誤會你的做法,也許他認為你做得不夠好,但重要是你有在做。做了之後是不是需要繼續保護下去,讓他知道你倒了杯水給他喝?不需要。平常沒有倒杯熱水,不可能是神仙倒給他喝嘛!也不可能五鬼搬運拿給他喝,家裡只有老婆,當然是老婆倒的,他知道就好了。他有喝就好,沒喝也好,或許你弄得太熱、太冷了?

這句話的意思是當你沒有用保護的心態,其他等於是你守護一樣,因為他會自己在心裡面感激你。《寶積經》真的很難開解,如果我沒有結過婚,真的會講不出來。

經典:「若已施者非愛所縛餘者增愛。」

今天我施予這種事情,不管是物質、語言、動作也好,不是因為有愛綁著我,希望讓他增加對我的愛。沒結過婚的講不出來,很多人都這樣子,認為自己對他好,希望他多愛我一點,還每一年生日都問老公有沒有多愛我一點,這就是從這句話來的。意思是說我們做這個事不是討價還價,認為我對你好,你就多愛我一點,不是這個觀念。觀念在於今天你對家裡所做的一切就是布施,家裡就是給你修行的道場,每一個人都是你修行的對象,讓你有機會種福報的對象,不是你付出多少,而是他們成就你。

有些人對孩子的事很緊張,卻對上師的事不緊張就是如此。他們認為對孩子好,以後孩子會對他們好、會孝順,但對 仁波切好,仁波切以後不可能孝順他們,所以 仁波切有事,也不需要問他要不要看病,都是這種心態,認為自己做好人做好事。

這句話講得很清楚,今天我們對家裡的人有任何付出都當成是布施,不是因為愛他,包括對孩子也是一樣。好像我對孩子是平常心,他是我的孩子,這一生是孩子的緣,他需要一些我能力可做到且合情合理合法的,一定給他幫助,超過這個範圍則不理他。為什麼很多人的孩子會做違法犯法的事?就是因為家人認為︰自己對孩子好,孩子就會孝順、多愛我一點。所以搞到現在還有很多人的家裡,有人不做事卻依然可以過日子。

經典:「若已施者非我所心餘者我有。」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我已經施出去了,不是我心裡面有多餘的時間、能力、希望擁有才去做。這句話講到很細的心理學去了。很多人幫別人都是因為自己心有餘力,就像你們護持大法會費用也是如此,心有餘力才做。「若已施者非我所心餘者我有」是指不是心有餘力才去做這個事,只要對方需要幫忙,就算一句話、一個表情都是布施,不要整天板著臉,好像門神一樣。

以前有位弟子就是如此,她認為這一生老公都不了解她,到現在她死了,老公還是不了解她。她認為做人家老婆,已經幫他生孩子、有守著家,對他很好了,但是老公沒覺得她對他好,而是覺得那是她應該做的。所以就變成嗔恨的心、仇恨的心一直累積起來,中間產生你們所謂的誤會了。

如果今天我們成為家裡的一分子,你是學佛行菩薩道的人,你對家裡所謂的好,好的定義不是滿足他的欲望、讓他為所欲為,而是說你在家裡做的任何服務是應該的。身為妻子,照顧先生是應該的;身為一個老公,好好照顧妻子的生活也是應該的,為什麼應該?這就是布施。

有些人結婚幾十年之後就怨嘆,整天罵:「我花了幾十年為了這個家,還要怎樣?」就開始對老公兇起來了,因為她認為自己付出很多。就算你唸經拜佛吃素,還是修魔道,因為你嗔恨別人。然後就每天迴向給老公,希望老公早日跟著你學佛,都是玩這招。如果依照《寶積經》中所講的,你要布施非所剩餘,就是全心全意去做。

再說,不只是為了他的欲望。譬如家裡不乾淨,你可以隨便打掃一下嗎?是不是要全心全意呢?有些男人出去打工賺錢,說家裡壓力太大,這就不是全心全意了,還想多一點時間過好日子,誰叫你要結婚呢?誰叫你要滿足聲色香味觸呢?你要滿足聲色香味觸,付出是應該的,有免費的嗎?

換過來講,女人對家付出是應該的,如果你跟男人計較得很清楚,說自己付出了所以要他給你什麼,那是不是商業行為呢?很多良家婦女所做的事都是商業行為,我不要講得這麼俗了,你們應該聽得懂。既然是良家婦女,還要計較這麼清楚?乾脆出去上班算了,算得清清楚楚,每一筆都算得清清楚楚,不敢欠你的。既然你需要一個家了,就沒得算清楚了。

很多女人說自己為了這個家犧牲了10年青春,早知道不要這樣子,這是作口業,為自己下一世定位成要出來上班。女人不要講這一類的話,妳要嫁給這個男人是妳自己決定的,如果妳說被他騙,那也是活該。為什麼佛菩薩與上師騙不到妳呢?為什麼被他騙?一定是有個地方吸引妳。被騙也是活該,因為他滿足妳某些欲望,妳還不感謝他?還說妳這幾十年為這個家付出這麼多,現在什麼都沒有!怎樣?他也老了,也不值錢賣不掉了。

佛太慈悲了,講這些話真的是深入民心。平常罵你們都罵不聽,佛這幾句話就解釋得很清楚,真的很難解釋,如果我沒有結過婚、離過婚,真的怎麼講都講不清楚。

經典:「已施無怖餘者怖畏。」

佛說,當你能夠讓家裡的人對自己的生活沒有恐懼、畏懼,若能這樣布施就是空性的布施,意即沒有執著自己在做的。「餘者怖畏」簡單來講就是今天我幫家裡的人,譬如說家中孩子碰到什麼地方,甚至看什麼東西會怕,你會不斷安撫他,讓他不要怕。這種安撫出於什麼心態?當然,他是我的孩子,所以要安撫他,但心態也在於這是一個善的舉動,你希望他不要怕。你安慰完之後,會不會要他回頭安慰你呢?沒有啊!下一次你發生什麼事情感到害怕的時候,你會叫兒子過來安慰你嗎?不會,你會挺著胸膛,不會縮起來好像懦夫一樣躲在後面。

這樣解釋的話,你們聽得懂這句話,否則的話你們真的聽不懂。包括讓眷屬不要害怕都是在這個範圍之內。今天你讓任何一個眾生對其生命不起恐懼怖畏的心,為無畏施。既然施出去了就施出去了,不要想他有一天會回頭救我、安慰我。如果你一想,會讓他起怖畏的心,因為今天你對他好是希望有所回報,他會希望你乾脆不要對他好。這就是條件說,你有條件才做。

家裡有孩子的、曾結過婚的回想一下,當孩子有狀況,你安撫他時,有沒有想到說以後他怎麼安撫你?絕對沒有。如果用這個心態,你就清楚如何對眷屬、媳婦、婆婆,全部都清楚了。

經典:「若已施者是道基柱餘是魔柱。」

當你已經施出去了,就是修道的柱子,但其他是魔柱,因為當你希望他回報你,這個布施就是魔。魔是什麼意思?就是你會輪迴,因為他欠你的,下一世就看誰找到誰了。再提醒大家一遍,只要我們還在輪迴苦海,所有一切都是魔法。佛對魔的定義,並非人世間所講的魔都是壞蛋,好像電影裡面很恐怖,有些魔是長得很好看的,因為他若沒有大福報就做不了魔;但是差異性在於魔不能幫我們、教我們解脫生死與輪迴,只有佛才有解脫生死與輪迴的方法。

當我們布施出去任何事情,只要你不計較、不去想,這都是善的基礎、善的根基,但是當你希望他回報你一點點,譬如前面說希望他多愛你一點,這就是魔柱,也就是成魔的柱子。為什麼很多弟子癌症不能好就是這個觀念,因為希望人家回報他。「我生病,你更加要對我好一點。」這就是成魔的柱子。

經典:「已施無盡餘者有盡。」

「施無盡」不是指我們一直不斷的在布施,也不是布施的範圍無盡(指沒有開始與停止的點),全部是因緣法。下一個因緣來了,你還是繼續要做布施,不是已經做很多就做夠了,或認為給夠了、幫夠了。再回頭講,給夠及幫夠是每一個人對事情價值觀的衡量。我們要清楚所謂施的定義︰對他的人生與學佛方面有利益的這種施才會有用。他明明要拿錢去賭,你還要給他嗎?他明明要拿錢去喝酒,你還要給他嗎?他明明因為你給他錢而不做事,你還要給他嗎?如果你給他,那就不是布施,而是行惡,因為你幫助他作惡。

這裡的施是指任何事情、語言、表情,可以慢慢影響到他以後對佛法的接受、尊重,你需要不斷的布施。所謂布施的觀念不是物質方面滿足他的欲望,這要很清楚去界定。如果我們今天行菩薩道,要很清楚為什麼要修六波羅蜜,不是為了自己累積快速的福報,而是因為六波羅蜜才可以跟一切無盡的眾生結善緣,讓這些眾生有善緣之後,才能聽聞善法、學習善法,進而解脫生死。

當我們認為布施是有一天會停止的,當認為會停止反而是無盡;若認為是無盡,則反而是有盡。如果你認為所有布施都是因緣法,它的盡頭不是你來決定,是你的業力與緣法在決定。當你的業力與緣法全部清淨了,就盡了;也就是說,你不用想究竟自己還要苦多少年去還給他。聽懂這句話的意思嗎?常常有人講自己是欠對方就一直做,做得心不甘情不願。倘若你清楚因緣法與自己業力的事情,就清楚自己今天對他好,所謂無盡與有盡的差異性就是緣生緣滅,只要這個緣滅了,你的布施無論對他是否有盡都會停止,不需要你想有沒有停止。

有人說自己一直伺候一個人躺在床上多年還不死,為什麼還不死?因為你布施還沒夠,布施的福報還沒起來,所以就讓你感覺是無盡頭一直做下去。但是,只要福報起來,緣還盡了,他就會倏然停止,哪一天停止你都不知道。「已施無盡餘者有盡」這句的意思是說,當你知道布施不需要知道哪一天才需要不做,哪一天才需要停止,就是有盡;意思是你了解因緣法,很清楚有一天會停下來,因為因緣盡了就停下來,因緣生滅法出現,不可能自性的,不可能生生世世都欠一個人。就算你認為我這一生要還給他30年、40年陳年的債,但是還是有盡的。當然這個債還清了就停下來,除非你創造新的東西出來。因為你心不甘情不願的在還債,你就對付他,對付他之後,新的業力因緣就出來。

佛特別用布施的觀念跟你們講。在家裡面煮一餐飯都是布施、在家裡面伺候一個人也是布施。假如你覺得不是布施而是苦,認為我白天上班這麼辛苦,晚上還要再來搞,壓力太大。誰壓力大?我才壓力大,整天這麼多事情。

經典︰「已施者樂餘守護苦。」

你已經做了這種布施的話,你這種樂就起來了。這個樂起來了,剩下的就會繼續守護布施的樂。因為你沒有布施就沒有樂。意思是說,在家裡面做任何事,只要不違法、不違背因果的,做任何事都是樂。當然不是無限的去滿足任何人的欲望,適可而止,在能力範圍內。比如說另一半一定要買房子,我就去盡力滿足他,跟同事借錢、跟親戚借錢,就不是布施。我的老婆希望我要當老闆,我就跟媽媽借錢、跟親戚借錢,讓老婆快樂,這個不是布施,是貪財。我希望今天多賺一點,讓孩子以後有機會讀好的學校,這個也不是布施。當你多做一點,搞得沒有時間好好靜下來思惟佛法,這個就不是布施。不是叫你們不要勤快、也不是叫你們不要加班,但是應該要做的事還是要做。現在有一些人在我公司服務,都不在意公司生意好不好?他認為 仁波切有錢,他只在意能不能過日子,這就是沒有布施的心來上班。

當他的樂起來了,假如他認為要繼續守護他的樂,堅持這個樂下去,這個苦就起來,他就守護這個苦。他一直要求對方說你好、對你恭敬、對你尊重,因為這是你的樂。但是你忘了布施的本質是因為你行菩薩道。這個樂不是你跟誰交換回來什麼東西,不是去交換的。在密法講,以自己好的換取別人不好的回來,這就是真正的樂,幫助眾生。今天你施的心態是因為你幫助他,幫他做什麼事情,他認為你是好人,對你特別好,你就會開始苦。有一天當你發現他講的話不是你想聽的,煩惱的苦就會開始起來,如果你認為今天他所做的事情不了解你,苦就開始起來。

這句話跟前面對應的,只要你有施,你就應該清楚這個樂馬上出現;但是假如你希望說這個樂讓它繼續延伸下去,你就是守護這個苦。因為樂也是因緣法,因為永恆的樂不是我們世間這種事,世間沒有永恆的樂,真正永恆的樂是不生不滅的,涅槃的樂,不會變的。除此外,沒有一種樂是永恆不變,所以當你布施後,你希望一直守著樂的感覺,就是苦的開始。

經典:「已施離結餘者增結」

我們已經布施讓糾結離開,例如:大家很多誤會、不了解、話講不清的事,只要你能以空性布施來離開糾結的事,就不會增加這個結。假如你認為自己解釋很清楚了,他應該了解我了,這個結又開始。因為只要你感覺他有一個字不了解你,這個糾結又開始。我們為了某些誤會,解釋過了、講過了,至於他是否100%接受,這是他的決定。只要我有解釋,甚至有道歉,甚至於我講因為我的行為引起你的不愉快,講過了就不需要他一定有反應給你。就算他是木頭人,誰叫你要嫁給這種人呢?婚前你不了解他,又跟他結婚,一定是為了某些欲望。既然為了欲望結婚,婚後產生誤會,理所當然!為什麼說結婚是愛情的墳墓?什麼叫愛情?占有才謂之愛情,都是大家欲望的滿足,這個欲望滿足了,別的又來了。

婚後夫婦有很多糾結、誤會,生出孩子又很多誤會,娘家夫家間的誤會一大堆,因為每家欲望不同。每個人對別人好都希望大家公開稱讚,所以佛有講名聞利養是修菩薩道最大的敵人,希望人家對你好謂之名聞。不要以為只有 仁波切要留意名聞利養,事實上在家也需要,你們希望家人說你好,這就是名聞利養。希望孩子以後拿錢回來養你,也是名聞利養。希望什麼錢都不給、沒錢布施、全部給老婆管,這種男人是胡說八道!為什麼沒福報?因為他所有錢都交給別人,他要快樂,不想動腦筋處理家中的事,不留一點錢布施供養。

經典:「已施大封餘者非封。若已施者是丈夫業。」

封在古代是封號,即封一些東西給他,以現代話講就是讚歎他,說你真是好老公、好老婆。

這句話應該是古代話,以現代話很難解釋。這句話是指假如我對家中付出任何佛法方面的事,只要他有一天有機會接受、甚至相信,才是大丈夫的業力。這個業是善業的業。業有善惡業、黑白業、非自明業,非自明業就是你做的事不是白也不是黑,白就是善業、黑就是惡業。這兩句話意思是當我們做了,後面還有沒有繼續做不要計較。所以前面說「餘者」,你不要擔心後面要不要繼續做,因緣起來了你就做,因緣不起不做,不要怕人講以前如此、現在為何不如此?比如這個孩子突然間這陣子不想唸佛,你硬要逼他唸,他反而會反抗。要等機會弄清楚他出些什麼狀況,好好跟他聊一下或觀察他一下,有些人就全部丟給 仁波切處理。

「大封者」就是說,今天我為了這個孩子安排他好的學校等等事情,都屬於大封之類。「餘者非封」就是說,你不要擔心後面要不要繼續做些什麼事,因為假如對方不努力、不聽話,就算你對他多好,後面事一定變,全部是因緣法。

意思是只要我們做到布施了,往後一切果報都不要去考慮,不管是對方的或你自己的,只要做就好了。當你不考慮這個果報究竟是怎樣、結果是怎樣,努力去做一定有好的果報,不用再講。但是假如你在做的過程裡面一直考慮結果會怎樣、果報會怎樣?中間所做出來的事情自然會有障礙,就是前面講的,多思惟多失望。想來想去,你就不會直接很直心的為他好。

「是丈夫業。」假如我們以佛法布施利益任何一個人都是大丈夫的行為。佛經有講,學佛修菩薩道是大丈夫的行為。大丈夫不是大男人或是日文講的無所謂,而是古代有講,大丈夫是指真正偉大的人才會做的事。所以學佛修菩薩道是很偉大的,沒有自我,全部都是利益眾生、幫助眾生,去考慮眾生的樂而不是考慮自己的樂。佛經講得很清楚,只有下決心學佛才是大丈夫的行為,意思是說,你這麼做才是大丈夫,才得到大丈夫的業力,才有機會成為菩薩。你們現在所做的全部都不是,沒有一個是,只是因為學了佛,在人道裡面變得比較好,但是沒有修菩薩道。既然沒有修菩薩道,自然不能轉累世的業。你會講︰「以前你沒有講,現在才講,我怎麼知道呢?」就算我以前沒有講,但我有做出來給大家看到,我也有講過很多這類的事,為什麼大家不做呢?就像是大法會的事,大家不做慢慢來。道場別的弟子有錢先給,我慢慢給。這是你們自己決定的,我們聽過一句話「行善不落人後」,你們都喜歡落人後,你們這麼會算就是餓鬼道。餓鬼道不代表沒有布施供養過,而是會算的人,講過多少故事了?佛法不是要錢。

以前釋迦牟尼佛舉辦法會,弟子問︰「今天功德最大的是哪一位信眾?」佛指著遠遠的一位老太婆說︰「是她。」弟子問︰「為什麼不是國王,是國王出錢。」佛說︰「不是國王,因為她隨喜功德,她讚歎國王出錢讓這麼多人來參加法會。」讚歎的隨喜功德在七支供養裡面最重要。你們有讚歎嗎?沒有。你們只覺得道場有錢、仁波切有錢、別的弟子有錢,我慢慢給沒有關係無所謂,他們可以撐得過去的,你們繼續努力這樣子。

經典︰「其餘在者非丈夫業。」

除了佛陀教我們的方法去做,其他在家裡面所做的任何事情,包含唸經拜佛都不是丈夫的業力,不是修菩薩道的業力。比如說留錢買房子讓老婆開心,讓我可以好好修行,這都不是丈夫業。老婆要什麼我先滿足她,她就不會障礙我學佛,非丈夫業。《寶積經》講得很細。

經典︰「若已施者諸佛所讚。」

前面都做到了佛就讚歎你,被佛讚歎是不得了的,馬上功德倍增。譬如說 直貢澈贊法王公開讚歎我,我很清楚我有做到。我常常講,在2003年之前,法王從來沒有讚歎過我一句話,因為沒有做到,雖然我一直都在做。正如我常提到的,梁武帝做的多還是你們做的多?當然是梁武帝。他有沒有改變他的業力?沒有,因為他沒有修菩薩道、行菩薩道,他是給餓死的。照道理他是一個皇帝,做這麼多佛法的事業,怎麼可能轉不動他的業力呢?因為沒有修菩薩道、不聽話。我當你們以前不懂什麼叫菩薩道,但我一直帶你們走、給你們機會,一直幫助你們,你們偏偏就不接受,以為 仁波切逼我們。我是這樣修出來的,當然很清楚怎麼做對你們最好。既然你們不接受就停止,我不想要你們苦,你們何必這麼苦?為了學佛學得這麼苦?大家認為學佛是讓我快樂、健康、讓我順遂、讓我滿意,偏偏佛經不是這樣講,那我們怎麼可以做到?

最近有兩個弟子往生,一個遠在北京,一個近在臺北。在北京的那一個才皈依3年多,在臺北的皈依10年。在北京的那一個一斷氣,5分鐘我就幫她修頗瓦法,兩個都是在半夜往生。皈依10年的斷了氣,最少經過7個小時的時間才找到我。已皈依10年的,六字大明咒也有唸、也供養我10年,不管是100、200元。為什麼差這麼多?很簡單,對上師的心不對。

現在已經往生了我才講,在北京的這個弟子來的時候是乳癌,乳房已經沒有了,但她堅持不看醫生,來之後頭一年,將她乳房流血的狀況停止。我也跟她講不要太累,多唸六字大明咒。但是她不聽,以為自己好了,拚命想多賺一點錢,這就是貪財。結果今年病復發就沒得救。還好走之前一個多月,她特別從北京來見我,要我加持。我說妳不聽話我不加持,其實已經加持了。回去之後她就寫了一篇澈底懺悔的話,放在微信上面。這個人躺在醫院不能講話,但是她都寫字條跟親朋好友募捐興建佛寺的供養金,就是這兩點讓她有福報,馬上得到我幫她修法。

另外一個弟子雖然皈依十多年,但都是不痛不癢的過日子。你們叫我做,在我能力範圍內我就做一點,不叫我做就不關我的事。她唯一就是將她學到做糖的技巧,教我店裡面的人,這是唯一一個供養,其他的那些不算是供養。你們都沒有供養。雖然我先前有答應要幫她修頗瓦法,但至少經過7個小時以上才找到我。你們說5分鐘好還是7個小時好呢?看你們以後不只7個小時,而是7天,因為你們離我遠去。你們做出來是離我遠去的事。

大法會也是你們求的,求到就不關你的事。多離譜!到7月底了人數還沒有出來,反而是我這個老人家每天在問。你們不在意,理事也不在意,都是答我︰到最後人數才出來。我受不了這種刺激。如果突然間沒有人呢?錢不是浪費了嗎?假如早知道沒有人就不辦了,賠個場租就好了。現在究竟有多少人呢?賴姓弟子回答︰「21000人。」你們真的很奇怪,不逼你們,人數就不出來;一逼就出來。就像是前幾天說要關帳號,當天晚上就有幾十萬進來。你們可不可以改一下。七百多個人!是你們的事,我不做大法會一樣可以修,哪有你們這樣子做事做人的呢?可能我對你們太好,照顧你們太好,大家過好日子過得太舒服。

就像是那兩位癌症死的都沒有痛,哪有這麼好的事。林姓弟子在家裡面走的,她睡到一條腿掉到床邊,老公才知道她已經往生了,哪有癌症這麼舒服走的?另外在北京的弟子的癌細胞已經全部蔓延了也沒有痛,只是不舒服,這就是上師和佛菩薩的福德因緣在庇蔭她。回家好好問自己︰你們為道場為上師做了什麼?不要以為星期日來聽聽法會就OK了。當然OK,我答應你們的事我一定做,但是因緣是你們自己決定的。

就像林姓弟子覺得無所謂、慢慢來。就慢慢來,結果拖了7個小時。你們不相信當人斷了氣,那種恐懼非筆墨可以形容。5分鐘就將北京的弟子送去淨土,你說她歡不歡喜?當然歡喜。為什麼有這種福報?因為她一直為上師做事。捐很多嗎?並沒有,都是小金額,但是她用剩餘的生命還在做,講不出來就用寫的。你們能講能跑什麼都能,偏偏不做,怎麼修福報?你修福報不是為了這一生,是為了你們死的時候。北京的弟子修出福報,一點苦都不用受,只是像睡覺一樣就走了,另外一位也修出福報,死掉沒有人知道這就是福報,但是她最少要吃苦吃7個小時才找到我。

我跟你們講過,能不能找到我修頗瓦法不是我決定,是你們的因緣福報。記得有一次很妙的事,我一吃完飯,筷子一放,電話就來了。如果早5分鐘我還在吃,至少要多咬幾口、喝口水,他要多等幾秒鐘,奇妙的事情。你們不相信,覺得無所謂、認為不會死,是別人的故事跟我無關。

這七百多人不要再來求,已經夠了。你們忍心對付一個老先生,我也很忍心讓你們不要再來求。你們還是弟子嗎?讓上師整天擔心一件事。大家都無所謂,心想沒事,大不了法會不要做。是誰損失呢?以為是我嗎?正如 法王講的,「只有我這個弟子有這個福報舉辦這種大法會。」有這種福報的 仁波切你們都不好好珍惜,還在修理我!現在如你們的願,你們這麼的慳貪就如你們的願。我這個人就是這種怪脾氣,我很需要錢,但是我沒有這麼需要。既然大家不想快快做好這個大法會,還讓老人家擔心,為了不讓你們繼續作惡業,明年不舉辦了。我不相信你們會改,這麼多年了你們都不肯改,還是這個德性,罵一下改一點,再罵一下再改一點,還是這樣子,你看我我看你。以前有大德講過,弟子多的時候就是業力現前的時候。

今天講這一段很清楚,不是有家有眷的人不能修菩薩道,反而有很多對象可以讓你們修。假如對家裡任何一個人有仇有恨有忌妒心就不是修菩薩道。因為對家裡面的人都有仇有恨有忌妒心,你們怎麼可能對其他的人發菩提心、慈悲心?還認為老公對不起你、老婆對不起你的,我勸你們也不要來了。不要以為過去了,但是當你的仇恨沒有改掉,你還是不要來了。有一個大陸的弟子,前一陣子的心臟不太好,我就罵她︰以前老公對妳不好的事情,妳還記在心;以前老公對妳不好的時候,妳還一直很仇恨他。她承認了,丟掉,心臟馬上就好。我沒有加持她,唸都不用唸。你們有很多人身體不好的都是自己做出來的,再加持你也沒有用,你們的心不改。

為什麼說菩提心妙寶?你有菩提心這個妙寶什麼都能轉,為什麼我的癌症能夠轉?因為我不仇恨別人,誰加在我身上任何事情我都歡喜受,而且還回報他們。誰像你們,有仇必報、有恩不報。做大法會的事是對眾生報恩的事,可以慢慢來嗎?不只對眾生,對你們祖先。你們以為做了十幾年大法會,所有祖先都度清了嗎?你們生生世世自己有多少祖先還在三惡道受苦,為什麼你們的家運還沒有開?因為還有祖先在三惡道。你會說為什麼佛不一起度呢?每個眾生的業和福報不一樣,福報不起來,就算佛跑到地獄道都不可能度他。一個小小的供養都可以慢慢來,真的是沒有辦法,末法時代眾生的根器越來越差。

我不敢說 法王對待我如珠如寶,但是 法王和我的關係是很密切的,密切不是說我們每天見面。正如 法王以前講過︰「以後在佛法的事業上,我們兩師徒㩦手一起走。」假如我沒有做到,他會講這句話嗎?大家要記住:人生苦短,不要以為罵一次無所謂。不澈底改掉自己學佛的心態,何必學呢?浪費時間,只是累積你一些未來的人生福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和迴向儀軌後,繼續開示︰

《寶積經》裡面所講的是在家菩薩修行的方式,重點是既然有家,家就是你修行的地方。以前有講過,出家眾和在家眾的修行方式是不一樣的。出家眾不要以為我學佛了,家裡面的人要照顧等等這些事情,既然已經現出家相,家裡面的人跟你的情緣已經盡了,你和他之間只剩下對眾生的關係存在。但是已經結婚有家庭的,在家的修行方式,家庭就是道場,每一個家裡的成員都是你可以布施的對象,假如家裡的人你都不肯布施,外面的人你不可能布施。

釋迦牟尼佛開示佛法沒有一成不變,根據不同的緣分、根器、背景來開示佛法,但是結論都是為了成佛、解脫生死。假如佛說的你們都不聽,我勸你們不要學。正如佛開示,佛所講的話你們不聽,你們就變成魔。魔不是說你們變成壞人、變成犯法的人,而是一個還在輪迴苦海不能解脫生死的人。為了要解脫生死不是嘴巴講講,也不是要依賴 仁波切,我曾講過我有一天一定會死,人生無常,什麼時候會走我也不清楚。

假如今天所開示的佛經大家不接受、不去好好思惟自己這幾十年的生活方式像不像學佛人?假如沒有,而你們不準備改、不決定要改,我勸你們離開,不要留著,太累了,你累我也累。佛經講得很清楚,學菩薩道就是這種行為思想,不是我講的。我也跟大家一樣有家有眷,為什麼我做得到?很簡單,你們沒有下決心,你們沒有決定要改自己,還是希望過好日子。好日子怎麼來的?不是佛菩薩給的,佛經也講得很清楚,等你們能做到,諸佛菩薩讚歎,你們的福報才能起來。不要說諸佛菩薩讚歎,連上師都不讚歎你們,怎麼可能佛菩薩讚歎呢?

希望大家回家好好思惟一下,究竟自己有沒有學?不肯改,不肯開始去做,還是每一次像小學生被老師罵一樣,你們累我也累,沒有這種需要,你們全部離開,我也無所謂。大家真的為了自己的人生要好好的想。你們現在活得久的,表示得到我幫你修頗瓦法的機會一直在減少。不要以為趁 仁波切還沒有死,我們全部先死。你們這些十幾年、二十年混這麼久的,你們的壽會稍微延一下,我這二十幾年消耗這麼多能量,我也活不久。

大家要警惕一下,佛法絕對不是你們想像的,每天唸每天拜就有用,一定要從心裡面澈底的去改。不是講說我試試看,試的就不要來,試的定義就是沒有決定,試來幹嘛呢?假如你要試的話,我也試你們,究竟你們對三寶有多恭敬呢?你們做了多少事情?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一年一年的過,我們很快走完這一生,再不謹慎還是這樣過日子,你們都希望自己過好日子,認為身體好一點我才能好好的拜。跟這個無關,是你們的心態,心態不能調整過來,身體好再拜也沒有用。在這個五濁惡世哪有好日子過?北半球熱得這麼厲害,表示地球的福報在減少,你還想回來嗎?回來就很不好過。釋迦牟尼佛已經預言,他的佛運還剩下12000年。如果剛好佛運沒有的話,你回來是好玩的嗎?不要以為現在你應該會過好日子,不要以為我這一生做很多布施、有供養,應該下一世會好。不要有這種觀念,假如不下決心,根據佛經、佛陀開示的話去做,你所修的一切都是人天福報、都是表面的,絕對得不到佛法真正的利益。你們還沒有老的人、腦筋能動的,真的要改、下決心要改。我常說改自己是很困難的事,是全宇宙最浩大的工程。你們要去做,不能依賴我。你們養成一個習慣是依賴 仁波切,有事情去找 仁波切解決。我只能救你們一次,不能救你兩次。

仁波切所做的一切都是幫助弟子快速累積福德因緣,你們不接受那就不要了,要來幹嘛呢?是你們拒絕,不是我要求。你們不在意,認為無所謂、還早嘛!還沒有到9月。就像賴姓弟子說的︰「還沒有到啊!到時候錢就出現了。」我是乞丐嗎?諸佛菩薩是乞丐嗎?還要等你們。搞不懂你們是什麼心態?如果我沒有過過苦日子,今天罵你們不合理。但是講得很清楚,上師可以苦到沒有錢吃飯,不能沒供養;為了要學佛,口袋裡面全部的錢都拿出去。講這麼多了,現在也沒有要求你們做到這個程度,你們還慢慢來、等等看、再看看,仁波切罵了再做。我現在不罵,就停止,只要我要做的事你們不支持,我就取消、停止。皈依的時候就講過,屢錯屢犯,情無羞恥。你們真的都沒有羞恥,罵來罵去、講來講去還是老樣子。重點不在你有錢沒錢,而是有沒有用心做,不去做的話,有錢也沒有用。

不要以為今天我罵你們,你們好好的思惟今天學佛是為了什麼?如果是為了求保佑,我求你們去別的地方。假如我能保佑你,你們怎麼對三寶?保佑你是希望讓你們的心能定下來好好的聽進去,而不是保佑你們過好日子。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先保佑自己,還要保佑你們嗎?你們給我多少?你們身家性命有給我嗎?沒有,都是剩下的物資才丟給我。

人生苦短一眨眼就過,你們真的沒有領悟。那些皈依快要20年的,看這20年內有多少弟子離去,都是我在做,你們還不領悟,認為我可以等到 仁波切幫我修頗瓦法。根據什麼道理你一定能得到呢?你以為一直參加法會就可以嗎?林姓弟子也是一直參加法會啊,但還是要晚了7個小時才能得到。

學佛貴乎一心,講再多你們聽不進去也沒有用。大家都是懶!為什麼現代人都這麼懶,看得出來你們真的很懶。那一天說要停止帳號,當天晚上就有一百多筆進來,證明是懶,明明可以馬上做的事你們就拖。假如今天告訴你:你錢馬上給,馬上漲你一百萬。你看錢會不會馬上進來?馬上給。還會等嗎?這就是剛剛佛經講的,你們不肯等後面的果報,想要馬上感覺有果報,這就是你們。

佛有講,你布施的樂當下就起來,你們就不想這個,就覺得法會是9月才開始,還有兩個多月,我最近要給卡債,就先給卡債。就像是前面講,先顧肚皮再顧佛祖,你們就是這種德性。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讓無數眾生蒙受無邊法益,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法會前弟子分享內容(度眾事蹟編號922)
  •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8 月 0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