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8年7月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法「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祖師 吉天頌恭 801年紀念大法會」。在祖師 吉天頌恭、歷代祖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及阿奇護法的加持庇佑下,顯密四眾具足共同參與本次殊勝的紀念大法會。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寶傘、樂器、薰香的前導及迎請下行經八吉祥白地毯步上壇城後,恭敬頂禮諸佛菩薩,並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如意寶法座獻哈達、燃燈供佛,升座親自主法上師供養法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是修上師供養法,上師供養法是藏密特有的修行法門,在修法前稍微簡單介紹一下。直貢噶舉的法脈在歷史上已有八百多年,開山祖師是 吉天頌恭。藏傳佛教大約可分為寧瑪(紅教)、噶舉(白教)、薩迦(花教)與格魯(黃教),白教的白不是指白色,只是因為中文無法翻譯,所以才用這個字。

別的教派傳承在此不多做解釋,但若是要學藏傳佛教,特別是學藏密,一定要有很清楚且很清淨的傳承,由具德的上師教導與傳授密法。噶舉派是從印度的大成就者帝洛巴開始,根據噶舉的傳承,原始佛是金剛總持。所謂原始佛,指的是我們的教法是直接從金剛總持一直傳授下來。

原始佛的定義不是第一尊佛或是唯一的佛,只不過不是現代釋迦牟尼佛的傳承,但並非與釋迦牟尼佛無關。釋迦牟尼佛是代表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在地球弘揚佛法,無論是哪一位本尊,一定跟釋迦牟尼佛有關係,所以若說我們不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直貢噶舉教法的源頭是由印度成就者帝洛巴傳給那洛巴,之後傳給西藏的馬爾巴,從帝洛巴開始到馬爾巴都是在家的修行人。帝洛巴本來是漁夫,那洛巴與馬爾巴都是在家的;馬爾巴之後傳給密勒日巴,密勒日巴也是在家的;密勒日巴傳給岡波巴,岡波巴一開始也是在家的,只是後來現出家相;岡波巴傳給帕摩竹巴,帕摩竹巴之後傳給弟子們,噶舉派才開始得以廣為弘揚。

雖然有人說噶舉派分八大四小,這不是指教派有分大小,指的是師兄弟的關係,譬如大師兄與後期學的師兄等。吉天頌恭是帕摩竹巴一位很重要的弟子,帕摩竹巴離開世間的時候,現場很多人親眼看到從帕摩竹巴的心中出現金剛杵,一直飛往 吉天頌恭的方向,融入 吉天頌恭的心中,所以大家知道帕摩竹巴的心法是傳給 吉天頌恭。

吉天頌恭出生於青海省玉樹州結古鎮,祖母是阿奇。因為家庭的關係,吉天頌恭一直在學習佛法。事實上,吉天頌恭的第一座佛寺是在青海,之後因為帕摩竹巴離開世間,所以 吉天頌恭就到拉薩建立梯寺,因而開始有直貢噶舉的傳承。在佛經曾經預言過 吉天頌恭的再來,其前世為龍樹菩薩,所以我們也稱 吉天頌恭為龍樹第二,也就是龍樹菩薩的轉世,而龍樹菩薩的前世是維摩詰居士。吉天頌恭的一生以密法成就而言已經成佛。

之所以要修上師供養法,第一是感恩祖師將自己學習、修行經驗與功德果報傳下來,讓我們後代的人能學到佛法、得到佛法的利益乃至利益眾生。從 吉天頌恭開始一直傳到現在,已經是第三十七任 法王。第三十六任 直貢瓊贊法王目前在西藏,第三十七任 直貢澈贊法王目前在印度,所以法是從 直貢澈贊法王傳到我身上。

今天修上師供養法,第一是為了感恩上師,所以要修供養法。在供養法中讓做弟子的能快速累積福報、開啟智慧。在此所說的福報不是我們人世間用的福報,是為了學佛修行的福報。如果學佛修行的福報不夠就常常會產生很多障礙,福報是怎麼來的?很清楚,就是從布施供養。以前有大德曾經說過,累積福報最快的方法就是供養自己的上師。

為什麼不是供養佛或菩薩?因為不是佛或菩薩在教你佛法,而是上師在教你佛法。如果你不記得上師教你佛法的恩德,你怎麼可能記得佛菩薩的恩德呢?如果你對上師賜予你的恩德都不記得,覺得無所謂,你怎麼可能記得眾生給我們的恩德呢?如果我們不記得眾生的恩,就絕對修不到慈悲。

今天我們能活在這個世間,不是因為你運氣好、福報好,而是有很多種種的因緣,讓我們能在這個世間生存下去,才能夠讓我們有機會學習佛法。每一個眾生對我們都有恩德,但是人都容易忘恩負義。人家對你好的全部忘了,人家一句話、一個動作,只要你覺得對你不好,你馬上就會記仇記得很清楚。人都是生出來記仇、記恨的,而不是生出來報恩的。

如果沒有感恩、報恩的心,你所修的佛法絕對不是利益眾生,所唸所學都是為了自己,那麼佛法在你身上永遠都不產生結果。修上師供養法並不是上師需要你們供養,而是透過這種訓練,讓我們感恩的心越來越清楚、越來越注意,不要因為一點點自己所謂的要求、想法,而忘了上師給我們的恩德。

古人有云,人家給我們喝一滴水,我們都需要湧泉以報,何況人家教導我們佛法、幫助我們?這種恩,並非需要生生世世報什麼恩或還什麼,其實一位上師利益眾生,並不需要你還給他什麼,如果諸佛菩薩需要你還給他,他就不是諸佛菩薩。但是上師要教你們記得恩德,是因為當你記得恩德,才會感覺到眾生給我們的恩德。

如果你連上師幫助你這樣深重強烈的恩德都不記得,怎麼會記得一隻螞蟻、蜜蜂、蒼蠅幫過你?如果沒有蒼蠅與蛆吃那些腐爛的肉,這個世界已經嚴重汙染到我們生存不下去;如果沒有螞蟻幫忙搬動很多我們不要的垃圾,我們也生存不下去;如果沒有蜜蜂飛來飛去幫我們傳播花粉,我們也沒食物吃。

佛之所以教我們不要傷害任何眾生,是因為任何有情眾生都在利益我們,而我們對眾生利益過什麼?每天都是自私自利、想自己,所以《地藏經》才會說地球的眾生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你們沒有一個念頭不是為自己的,也沒有一個念頭是感恩的。因此,希望透過上師供養法,讓你們清楚自己一定要感恩,能感恩的人才能體會到如何去學慈悲、修慈悲,否則你所修所學的都只是魔法而不是佛法。

魔法是指不能斷輪迴的方法,就算你在持咒唸經,如果心不對,也沒辦法斷輪迴。修上師供養法的重點就是讓我們跟歷代傳承上師的關係更加密切,再者讓我們清楚今日所得一切不是自己求來的,也不是因為運氣好或是很恭敬,只不過是諸佛菩薩與上師利益眾生的心從來沒停止過,只要眾生有求,必應。什麼是必應?就是讓眾生知道佛法對我們的幫助,讓我們能下決心好好學習佛法。

雖說我們身為在家眾,但不代表我們不能修行,也不代表因為自己忙碌就不能修行佛法。完全貴乎一心,是你心的決定。而不是一定等你有空、有錢、不生病,這些都不對。我每天都很忙,為什麼還有時間呢?就是自己有沒有決定去做。如果沒有決定去做,就算一天24小時都沒事做,還是坐在那邊混日子,不會下決心在佛法方面修行。

今天修上師供養法,你們不要以為會讓福報馬上起來、發財、事情順了,並非如此。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上師供養法。修法一段時間後,進行七支供養、賜予大家禪定灌頂,並在灌頂前賜予開示。

以前曾講過,今天再講一遍。很多人學佛以為學禪定是很簡單的事,以為坐在那邊腿一盤,看能夠坐多久就坐多久,以為坐到腿不麻、有一些感覺就是禪定得成就,假如禪定是這麼簡單,就不是禪定。很多人以為透過禪定可以讓自己的心情好一點,這也不是禪定。很多人以為坐禪定,能讓自己很快的跟諸佛菩薩有感應,這也不是禪定。

禪定是什麼呢?因為人都習慣用眼、耳、鼻、舌、身、意去接觸外在的一切事情,就會產生聲色香味觸法,讓我們產生身口意的作用,這些事情跟禪定無關,只不過是我們的肉體所產生的一種讓這個肉體能生存下去的方法。禪定是讓我們能夠恢復本來清淨的本性。矛盾點在於我們有這個肉體,而這個肉體幾乎不停止的接觸外面一切事情,和外界一直接觸,就會一直影響我們的心不停的在動。我們的心隨著外在的事情一直在動,永遠沒有禪定。

禪定的用處在哪裡呢?在於能夠讓我們看清楚自己本來的面目,看清楚我們本來清淨的佛性和本性後,我們也就不會製造任何業力讓自己再重新輪迴。禪定絕對不是叫你盤腿坐在那邊不動,唸一些佛經就可以得到禪定。假如沒有上師的加持,絕對得不到禪定。很多人認為學禪宗很簡單,每天坐個半小時、一個小時就謂之禪定。有些人認為懂得數息就是禪定;有些人以為能夠參話頭就是禪定;或是聽過一些密法,像大圓滿、大手印等等就以為自己開始在學禪定,其實都不是。

禪定需要經過灌頂、口傳、上師教你口訣,而且上師要注意到每一個過程,你還需要跟上師稟報你修禪定的過程。修禪定絕對不是每天坐個半小時、一小時,每天坐只不過是訓練你的心能比較集中一點,比較沒有這麼散亂,但絕對不是禪定。修禪定一定要透過次第的修行,不管在肉體方面、心態方面,調整好了才能開始進關房閉關修禪定。釋迦牟尼佛也曾經開示,假如學禪定學錯了會得禪病(學禪得病);輕者會讓肉體生病;重者會讓你發瘋(所謂入魔);再重者,因為修禪定方式不正確,會馬上死掉。所以寶吉祥道場到現在都不傳禪定,因為你們不是學禪的料。

以禪宗來講,要上上根器的人才可以學禪,不是一般凡夫俗子可以學。有一些文人偏偏喜歡說自己在學禪,因為禪裡面所講的許多文字,好像很好玩,好像有、又好像沒有,文人最喜歡去辯論東西。所謂禪所講出來的語言,都是在禪定的過程中參考心性的變化,而得到一些境界,並非用文字來思考究竟在說什麼。

「推敲」這個名詞是從禪宗來的。以前有一個修禪宗的法師,晚一點回去,他站在門口想︰到底是「敲」好呢?還是「推」好呢?站在門口想了一個晚上沒睡覺,這就是推敲的由來。意思是說,假如我們一直在意識型態裡面修禪,就變成跟這個法師一樣,只是在推敲。到底是推門好?還是敲門好?想了一個晚上沒有睡覺。在禪宗很流行這個公案,意思是告訴這些學人不要以為自己在修禪,不要一直用文字看自己內心的變化或境界。假如沒有一位具德的上師對禪定有肯定的修行經驗,你自己盲修瞎練絕對會出狀況。

不要以為會唸《金剛經》、《楞嚴經》、《楞伽經》,認為「我都懂、全部都會背,裡面的境界還沒有出現,我還沒有中魔!」但是明明《楞嚴經》講得很清楚,只要你起一個念頭認為自己在修禪,魔就飛精入口。你們這些以前學打坐的學得一塌糊塗,「心」出病了,才跑來這裡讓我修理。為什麼越坐越執著呢?因為認為「我自己在學禪,比你厲害。你們唸淨土宗的沒有用,笨人才唸淨土,我修禪的比你們根器好。」全部都是胡說八道。

六祖慧能講得很清楚「一花開五葉」,並沒有說有結果。慧能沒有將衣缽傳下來,所以只要誰自稱是禪宗的祖,你可以翻歷史給他看。你們唸過佛學院,有聽過慧能將衣缽傳下來嗎?沒有的話,憑什麼說你在修禪宗呢?禪宗到六祖慧能就中斷了,因為沒有這種上上根器的人。

不要講六祖慧能,和六祖慧能同一個時代的神秀比你們厲害1萬倍,都得不到衣缽。你們當成看笑話,說神秀比不上慧能大師。你們錯了,他也是一派之主,但是他都得不到禪宗衣缽。不要以為學佛就是打坐修禪,禪是所有法門裡面最殊勝最快的修行法門,相對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修的,一定要上上根器。誰來確認呢?不是自己,是你的上師。

藏傳佛教對於禪定有一套訓練方式,雖然有些時候我們會說禪坐,但其實是靜坐,讓心稍微沒有這麼散亂。但是真的要做到三摩地,不是每天坐一下就好。假如真的修到初禪,一定要現出家相,不現出家相,絕對不可能在禪宗有任何的地位。修禪的人要斷男女欲,如果有男女欲就不行。為什麼禪宗都是出家人在修?不是說在家人不能修,也有些在家人修禪定修得很好,也有修到果位,但是比較少。藏傳佛教的禪定,在家人、出家人都可以修,因為是透過一系列有次第的教導,讓他能夠在禪定裡面得到佛法的解脫。

頗瓦法的殊勝在於,想要在這一生死亡的那一剎那心不散亂的話,平常的禪定功夫一定要夠,當死亡來的時候,你才不會散亂,才能夠專注的定在佛法、本尊和上師。只有頗瓦法不需要禪定就可以到淨土,這是特殊的方法。但是幫眾生修法的人沒有禪定也修不出來,因為鬼就在他的前面,假如他沒有禪定,心一亂,鬼眾就不理他、不跟他。任何上師絕對都要修禪定,任何上師也絕對有辦法教導,但是身為弟子假如為所欲為、自以為是,想學禪定是不太可能。

現在流行坐個禪七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坐個禪七就可以讓我們身心愉快。這都不是禪定,只是將你關七天,讓你和外界比較少聯絡,感覺比較舒服一點而已。

在上師供養法之前,先修一個禪定的灌頂,先授權讓你們未來有資格學到禪定。不是說「我要學,今天你就要給我」,是需要有一定的儀軌。禪定的灌頂有前行、正行和後行。現在我唸什麼你們也聽不懂,也不需要你們懂,只是我先修禪定灌頂,你們要把身體坐直,不要東歪西倒。

之後進行獻曼達的儀軌,由寶吉祥出家弟子眾等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獻曼達請法。修法一段時間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持誦上師供養法心咒,並進行燈供儀軌。由寶吉祥出家弟子眾上臺代表眾生燃燈供佛。

接著進行八供女獻唱、供茶、供飯的儀軌。並進行薈供的儀軌,每人都得到一份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得到在法會中與上師、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迴向和阿奇護法儀軌。之後 仁波切口傳阿奇護法儀軌,並開示修護法的方法︰每一天一定要修一次阿奇護法儀軌,沒有理由不修。修法時,要供養一杯普洱茶,修完之後,將這杯茶倒到下水道就可以了,和眾生結緣,不須要留給自己喝。修阿奇護法儀軌的時間是晚上快要休息之前就可以了。假如晚上沒有時間,白天出門前修也可以。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並賜予殊勝開示,讓無數眾生蒙受無邊法益,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法會前弟子分享內容(度眾事蹟編號917)
  •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8 年 7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