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7年12月24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仁波切不忍六道眾生受苦,一升法座即開始修持殊勝的施身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受苦的眾生,不顧自身右肩軟骨磨損的疼痛及S型脊椎側彎的不適,修持施身法儀軌。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上供養諸佛菩薩,下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慈悲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與會眾等常因感受 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願,不由自主淚流滿面。

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

接著,仁波切重重的呵責方姓弟子在法會前分享時漏掉了 仁波切對於他女兒的開示。他的母親在兩週前往生,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頗瓦法超度到淨土。他們一家四人都是皈依弟子:方姓弟子是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前任理事長;女兒8年前到美國讀書就業;而太太(崔姓弟子)因犯錯只能在道場門外參加法會。

仁波切先詢問方姓弟子,法會前分享時他漏掉了哪一個重要的部分?他沒有想起來,仁波切指示他的太太崔姓弟子回答。崔姓弟子指出,先生漏掉了 仁波切幫助女兒的經過,仁波切開示她女兒話術很好而且在躲 仁波切,並指出女兒讓父母不開心。仁波切指示給女兒一年的時間,一年後再問她的父母,女兒有沒有改好。仁波切接著開示說崔姓弟子下週可以進入道場參加法會。

仁波切繼續開示︰

為什麼方姓弟子會想不起來呢?原本不需要教他的女兒,但因為她也是我弟子。你現在是在縱容她不孝順嗎?還是你認為她現在的生活方式是你最喜歡的?一直在美國不回來?從昨天起算給她一年的時間,如果她不懂得什麼是孝順,你們一家人也不用來了。如果開示的內容你想跟所有弟子講,你就講;我罵的重點你全部不講,還是這麼保護女兒。你老婆會記得是因為她覺得女兒有錯,你不記得是因為你還是認為女兒是對的。如果她是對的,那就是我錯了,你也不用跟我學佛了。

法王說我的心很細。想不到你講了半個小時讚揚上師,講殊勝的頗瓦法、尊貴的 仁波切這些話,以為我就會開心嗎?講一大堆好聽的話是沒有用的。我偏偏就戳你這件事情,你還在心疼女兒,覺得不應該講她的事情給大家聽。如果你覺得女兒不該被罵,那叫她離開道場,我就不管她。

她有8年的時間沒來法會。我已經提醒過很多次了,連我的家人3次不來參加法會,我就不讓他來,那你女兒呢?我看著她長大的,你以為我沒留意這件事嗎?我也有弟子在國外啊!身為前任理事長,道場訂下的規矩卻不執行,做這麼壞的榜樣!既然她不想學佛,就請她離開。另一個弟子的大女兒也在美國,也是偶爾回來參加法會,我就不讓她來道場,那你的女兒為什麼可以來呢?你什麼時候尊重過三寶呢?

大家要看清楚自己的心,我不會罵錯人的。我已經一天一天的老了,能夠被我罵,表示你還是有福報。已經年底了,很多事情會不斷的讓你們看到大家的心對不對。方姓弟子的女兒8年偶爾才出現一下,所以她要供養我什麼或是要代替奶奶供養,我都不收。

法王賜給我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長壽祈請文》不是說我肉體不會死,我的肉體有一天一定會死。這是 法王授記我的未來會如何、修行會如何。長壽不是指肉體,而是指法運能不能留下來,修行果位會不會一直進步,才授記寫長壽文。

昨天有位出家弟子來求見,她問是不是每天唸《仁欽多吉仁波切長壽祈請文》很多遍,我就會長壽?我這一生來是還債、報恩,所有世間的事圓滿了就離開,不要告訴我要留下來度眾,你看方姓弟子皈依十多年,全天底下只寶貝他女兒。不是你們唸長壽文我就會長壽,長壽是諸佛菩薩和 法王加持、是我自己修出來的,和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昨天這位弟子告訴我一個故事,說釋迦牟尼佛涅槃,阿難尊者沒有求佛留下來,被其他阿羅漢責備。但我看到的卻是另外一個故事。為什麼釋迦牟尼佛79歲就涅槃?因為魔王波旬求佛離開,因為如果佛留太久,他的子孫很痛苦。在那個時代,沒有人求佛住世。

如果這一生你有真正依照佛陀的教導如法去修的,佛就住世。佛有法身、報身、化身三身。每個人都迷信肉體留下來就是廣度眾生。廣度眾生的方法有很多,最近我祈求 法王傳我一個火供的法,這是和歷代傳承上師有關係。

很多人學佛不從佛經去學,喜歡看歷史,看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事情。古印度沒有用文字記載歷史,只有流傳詩歌傳記,沒有像中國或其他國家那樣的歷史紀錄,你去印度圖書館看不到印度歷史的紀錄。如果你再這樣,就不要修了。你看不到波旬魔王的故事,卻看到阿難尊者不對。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批評大阿羅漢?你連解脫生死都做不到。就算他沒有祈求,也輪不到你講話,尤其你現出家相,還不尊重阿羅漢?金剛乘的法本也提到阿羅漢,你驕傲什麼?你又不在現場,能搞清楚狀況嗎?只看到別人寫這些內容,就拿來大做文章。釋迦牟尼佛所教導的你都做到了嗎?既然你認為阿難尊者不對,這樣連金剛乘都不能修。金剛乘有一條講沒有對與錯的事。

你認為阿難尊者沒有求佛留下來,讓你今天看不到釋迦牟尼佛。你有什麼福報因緣看到釋迦牟尼佛呢?以為自己辯才無礙?昨天因為我從機場趕來道場,求見的人很多,所以才沒有回答你,你以為考倒我了?藏傳佛教有十六羅漢的修法。你不看佛經的經文,還說阿難尊者是釋迦牟尼佛涅槃後才證到阿羅漢。是釋迦牟尼佛說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誰告訴阿難尊者說他證到阿羅漢?搞不清楚歷史就亂講話。

阿難尊者跟著釋迦牟尼佛多少年呢?一直到佛涅槃時,其他阿羅漢聯合起來不讓阿難尊者進去,阿難尊者用神通從鑰匙孔進去。有沒有聽過真人不露相?如果他不是修行人,釋迦牟尼佛會一直留他在身邊,連涅槃後還留著他嗎?再有一次胡說八道的事,就趕你走。不看經典,卻學成了歷史。學佛人不讚歎人家的功德,卻看人家的缺點,一知半解!

我沒有上過佛學院,但看過很多經典。學佛不是研究歷史或是研究過去釋迦牟尼佛和弟子如何互動。學佛要深入經藏,佛所說的如來藏,不是指看多少佛經就知道多少佛法。

《普門品》中的「悲體戒雷震」,就是「唵瑪尼貝美吽」,你們覺得六字大明咒很簡單。沒有清淨的心,如何恪守菩提心戒?沒有菩提心戒,如何震開眾生的煩惱?不要說眾生的,連自己的煩惱都震不開。釋迦牟尼佛曾開示,以佛的智慧開示六字大明咒,一大阿僧祇劫都講不完。有這種寶都不重視,還東翻西看,看一些人家不知道你才知道的事。阿難尊者是多聞第一,你是第幾呢?依教奉行就是佛和上師所交代的事,聽話去做。過幾天好日子又搞花招了,好不容易讓你們在我這邊好好修佛,讓你煩惱減少,結果又來找麻煩。你再繼續問跟修行無關的問題,就趕你離開道場。釋迦牟尼佛、阿難尊者和其他阿羅漢之間的事情和修行有關嗎?就算有關,你研究清楚了,對你修行有幫助嗎?看別人的缺點很容易,自己的缺點一大堆都看不到。已經出家了,還在管俗家的事!還四處問 仁波切什麼時候賜予灌頂!灌頂是隨便給的嗎?在寶吉祥道場很嚴格,不會隨便給灌頂,心不對,不給灌頂。

看佛經是看釋迦牟尼佛開示佛法精妙的地方,你卻看到有人在吵架,謗佛毀佛就是你這種人。你這樣講,就是說釋迦牟尼佛沒有教好阿難尊者嗎?還是你能代表釋迦牟尼佛教阿難尊者?驕傲到這種程度。你不研究阿難尊者的修行方式,再這樣,不如回去你原來的地方。你們心不對,我不會隨便傳法的。如果我不對,法王不會讓我坐這個金剛法座,就算 法王讓我坐這個法座,護法也不會讓我坐,特別我是修超度的,你以為我是用混的嗎?

一年快過去了,你們還繼續努力不要改。方姓弟子的母親往生,我還在,還可以幫她,如果我不在了,誰理她呢?她的膝蓋裝了人工關節。如果有人的膝蓋裝了人工關節,死後腿可以彎曲嗎?醫生弟子回答:不可能。仁波切開示︰「憑這一點就有資格罵你們,你們就要聽話。」

方姓弟子母親的臉上有長硬節狀顆粒,俗稱老人斑。仁波切開示︰這就是你們吃的眾生。很多人以為參加施身法法會就超度掉了,但心沒有改超度不了,只是不整你不搞你,只要不小心破了戒,護法就離開,你就走回本業。他母親只是曾皈依過、供養過、對上師頂個禮,這個福報還留著。她先死,我可以幫她超度。為什麼修完法皮膚會變好?就是眾生真正超度掉了。老人斑就是這一生吃的眾生在你的肝臟脾臟裡。很多人都不曉得自己犯過的殺業要用心、用生命去還,沒有這個心,吃再多藥、看再多醫生,只是治標,讓你舒服一點,不能解決問題。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有唸、有參加法會,應該沒事--但是你這個心有事。正確的心態是,你參加法會、有唸,不是唸給自己、不是唸給冤親債主,而是你要修菩薩道,什麼都不要。不是說錢不要、不要家人,而是不要世間種種的執著。持咒是為了要體會諸佛菩薩的慈悲,而不是持咒會身體好、會發財、會開悟、冤親債主離開我。

《普門品》︰「悲體戒雷震,慈意妙大雲,澍甘露法雨,滅除煩惱焰。」諸佛菩薩可以幫我們滅除煩惱焰。只要我們不起煩惱,舊的業一定可以在這一生還清。只要我們起煩惱,例如我要對付這個病,就是煩惱。不是說不要吃藥,吃藥只是調理你的身體,有體力讓你繼續唸佛、持咒、禮佛。不是說吃藥後身體馬上會變好,或是 仁波切再加持一下,這個藥材會變好。

我從來不對經營的中醫診所藥材吹氣加持,一是不希望你們迷信。第二、藥材不是治你心的病而是治你肉體某部分的病。治你的病讓你可以延續體力好好的學佛,就像是你感冒睡不著,能好好持咒嗎?我只是用很好的藥材,收很便宜的錢。一位任職於中醫診所的資深護理人員向大家說明︰「仁波切從來都沒有對著藥材吹氣過。而中藥材每年都在漲,寶吉祥中醫診所10年只漲一次,只漲20元。」

仁波切開示:教你們這麼多佛法,你們要做。不要像方姓弟子遮遮掩掩,這不是害了我,是害了你們自己。這部分若我不講他也不知道,以為不做也無所謂,做了也沒什麼大不了。既然你們來學佛了,心態就和一般人不同。佛教的是要改自己。如果學佛了還是和以前一樣,學來做什麼呢?不要學了。學佛不是求保佑,《普門品》也講得很清楚︰「滅除煩惱焰」沒有說讓你改好運。當煩惱不來干擾你,你就應該靜下心來,將所有佛法記下來,想一下自己有沒有落實。

方姓弟子記不起來 仁波切呵責他女兒二次,因為他不認為女兒在國外發展有錯。他女兒在國外沒錢用還由爸媽給,仁波切要方姓弟子全家開家庭會議討論,打算養到幾歲?

仁波切開示:學佛不困難,困難在自己的私心很重。他覺得自己沒有錯,女兒一個人在國外。如果是在國外好好讀書,讀個學位還好,偏偏也不是。如果不是,為什麼讓一個女孩子一直在國外呢?

《普門品》所寫的不是因為觀世音菩薩對我好,如果對我好,應該讓我不要這麼辛苦;但相對來說,讓我有更多時間去利益眾生。這裡的利益眾生不是指你們這一千多人,我給你們給夠了。我做事情是很公道的,不會優惠某一些人,連我的家人都沒有,不對就是不對。如此在修行的路上,障礙才會少一點,否則障礙很多。

這是今年最後一次修施身法,有多少個明年,我也不知道,只要我恩還清、債還清就走了。不要認為 仁波切還要做很多事,世間的事做不完,永遠都有事,因為世間人永遠都有煩惱,所以沒完沒了。恩跟債還清,我就走了。我一直在法座上這樣講,諸佛菩薩與歷代上師都聽到了。你們不要有僥倖的心,認為 仁波切會長命百歲,會一直活下去利益眾生,我利益眾生的方式多得很,不一定是替你們整天舉辦法會。我有很多方法去利益眾生,利益了他們之後,他們都不知道,到下一輩子才知道。

今年道場很多弟子發生事情,希望大家可以作為教材而不是去批評。檢視自己是不是如此,如果是就要改;如果不是,就要更進步。昨天有對母子來求見,終於將自己心裡的話講出來,因為看到賈姓弟子及方姓弟子母親的事,所以開始怕了。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心裡起個念頭無所謂,《地藏經》講得很清楚: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不是不容許我們凡夫俗子起心動念,而是告訴我們若起心動念是為了利益眾生,當然就不是凡夫的起心動念。業的定義是還會輪迴,罪也不是犯法才有,而是任何行為思想讓你輪迴就是罪。

我們是不是要做得很清高、很偉大,才不會有罪有業?並非如此,看清楚《佛子行三十七頌》。之前呵責方姓弟子沒修《佛子行三十七頌》,結果他又再來一次,還是沒修。

《佛子行三十七頌》提到:「親方貪心如水蕩,怨方嗔心似火燃。」誰有修到?不是要你們不要家裡的老公、孩子或什麼都不要,不是這個觀念;而是身為學佛人應該了解,眷屬只是這一生結緣,這生結束了就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既然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你還一直製造新的煩惱、牽腸掛肚?不是勸你們不要擔心自己的老公、老婆、孩子,不是勸你不要去想,而是一切事情發生都跟你們的業力有關。有任何事情發生,只要你了解一切事情都是業力,才會很安穩的去處理事情,而不是重新作惡業、怪這個、怨別人。

為什麼《佛子行三十七頌》特別講這個?因為要開始訓練自己的心態,了解所有眷屬只是這一生來結緣,不管是來討債、報恩,都是來結緣;當緣盡了,大家就各走各的路。我們盡量做好佛教徒應做的,不要欠人家,也不要讓人家欠我們。什麼是不欠?就是一切所做的事都要迴向,全部迴向給法界一切眾生。《地藏經》中有教我們,如果迴向給自己的眷屬,福報最多一世就用完;如果迴向給一切眾生,就生生世世都用不完。但是每個人都不聽,都是迴向給自己的子女或特定對象。

《地藏經》教我們,但有誰聽呢?有人會認為沒關係,一世有福也好。那你就錯了,因為一世很快就過完了。為什麼很快就過?扣掉在母親腹中以及受教育畢業前的時間,你能用的時間很有限,一眨眼就用完了。但每個人都喜歡迴向給家裡的人,都要保佑家裡平安,難道別人家都要倒楣,只有你家裡平安?有人認為家裡的孩子不吵架,才是 仁波切加持。若是如此,《佛子行三十七頌》修來做什麼?講得這麼清楚,嗔心好像火在燒,就是會讓你重新輪迴。因為只要你有掛念任何事情,就會讓你重新輪迴。

正如方姓弟子的母親對兩個女兒的事情很不開心,如果我沒有能力講出這件事、幫她超度,她絕對會輪迴。有幾個修行人能知道亡者的心呢?不能安撫亡者的煩惱,是沒辦法超度的。所以方姓弟子是罪很重的人,連我這樣救他的母親,他都還要保護自己的女兒。明知道上師重重呵責,他卻還是不講,因為他認為女兒比上師重要。我幫方姓弟子幫夠了,不收他女兒的供養,他卻還沒有警惕心,以為是小孩子無所謂。我看事情沒有不準的,方姓弟子自己要謹慎。

今天東講西講,沒有別的用意,唯一的用意就是大家要為自己往生前做好充分的準備,就是每一天的心態、身口意要怎麼去做,不要一直認為 仁波切一定會留下來。如果我不在,你往生時要找人幫忙會很困難。連殯葬業者都公開講,他見過這麼多亡者,包括他的父親,能夠幫亡者超度的只有 仁波切。當然他講得稍微有點誇大,但不論是否如此,這個機會是很少、不多的。不要以為超度很簡單,看 仁波切唸個40分鐘就超度掉了。修行者本身若沒有修到悲體戒雷震,沒有辦法超度眾生;如果修到了,而且還要能夠滅除他的煩惱焰,才能幫他超度。

正如剛才提到方姓弟子的母親,對兩個女兒不開心就是煩惱,如果我不知道她的煩惱,能超度她嗎?正如賈姓弟子一直要頗瓦法,我就告訴他:「不給!」但我還是保護他的神識,他馬上就開心了,臉都笑了出來,連死了都會笑出來。這就是滅除煩惱焰,消除掉煩惱焰之後,才能超度他。

《普門品》中所講的全部是菩薩要做到的事,你們整天不在這個範圍裡面下定決心去做,反而找一些麻煩給我。如果我沒有開示過《普門品》,昨天就不會呵責出家弟子,但我已經這麼清楚的開示過了,出家弟子還這麼胡說八道!每個人都看不起《普門品》,其實《普門品》裡面有密法。甘露怎麼來的?佛經沒有講甘露是怎麼來的,我們學到密法就知道甘露是怎麼來的。你們以為是靠想出來的?是修行人本身的東西出來給大家!

一年一年過去了,大家不要存有僥倖的心,要下決心。不要以為修行就是每天要唸多少經持多少咒,你的心真的要下決定。不要一天過一天,認為自己還沒到時候、沒有這麼嚴重,覺得以後我會幫你。不要有這種僥倖的心,自己要下決心去做,只要你肯去做,歷代的上師都會保護你。就好像這一次我求 法王傳法,就是歷代的上師出現,很清楚。為什麼歷代的上師出現?因為我不是為了自己求,而是為了眾生。

聽完了要回家檢視自己。如果方姓弟子還沒被罵醒,也勸他可以離開了。他真的很難教,表面上看起來是斯斯文文很好講話的人,卻是很難教,他家族裡面之所以會意見多,就是這樣來的。今天大家回家晚上好好想一下,仁波切所講的話你們能接受多少程度,再檢視自己每天的生活與《佛子行三十七頌》之間有幾分是接近的,沒有做到就等於這一天你沒修。

我再講一遍,佛沒有教我們不要兒女、家庭,因為《寶積經》中講得很清楚,如果修菩薩道的人有眷屬的緣分,你不能拒絕。不能因為你要修行就不要眷屬,而是你有眷屬的緣分就要隨緣,不能拒絕,不是學佛就不能有眷屬。出家人當然不能有眷屬,因為既然出家了,在家的事就不關他的事。在家修菩薩乘的人,命裡面有眷屬的緣分就不能拒絕,簡單一點講就是一定要還清。

不要以為修到菩薩果位就不需要還債,還是要還的。《寶積經》中講得很清楚,從初地菩薩一直到八地菩薩都需要還,甚至有講到某尊菩薩因為累世某些事,而這一世需要修某些法。不要以為修到菩薩果位就會沒事,越是菩薩越是想還,你們不想還就是沒有學到大乘佛法的心態。生病時吃中藥,正常一點就好了,不要每天搞很多事情對付身體、東聽西聽,吃這個、弄這個。我得癌症時哪有搞來搞去?醫生弟子還叫我去開刀。醫生弟子回答:「我有求 仁波切去找醫生,切除是比較好的方法。」

仁波切繼續開示:我不聽他的不是我不尊重他,我尊重醫生的意見,所以到現在都還記得這件事。我不敢說自己是修行人,最少是個小小的學佛人,很清楚因果業報。既然清楚自己的因果業報,身體有狀況就平常心過日子。什麼是平常心?不是我接受它,也不是若無其事,而是很清楚緣分足了、夠了,事情能轉就轉,不能轉的話,只要不下地獄、不墮入三惡道就好了。

正如我曾講:生病對我好讓我生病。為什麼?因為生病讓我還清累世的債,生個小病不舒服,只要留著這個身體讓我能繼續修行,那就沒關係。但是大家都希望自己身體全部都很舒服,一點事都沒有。這是不可能的,誰沒吃過肉、殺過生?連龍樹菩薩因為有一生用樹葉殺了一隻螞蟻,最後一世還是要還。我們知道因果業力之後,才不怕要還,才不會擔心,就安安心心的過日子。只要定業還沒成熟,如果發生任何事,諸佛菩薩與上師都會幫你度過。除非你破了戒或是對諸佛菩薩與上師的心變了,那就不能幫你擋了,你就走回自己本身應該發生的業力。

不是因為你不學佛、破戒,佛菩薩與上師就生氣,也不是因為是你做得不好,所以我不開心。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是你的事。你做得好,我也分不到;你做得不好,對我也沒有影響,唯一的影響就是我超度時辛苦一點。為什麼叫方姓弟子一直拜大禮拜?因為他的母親已經沒福報得頗瓦法,雖然很久以前我曾經答應她,但因為她沒福報,我忘了。方姓弟子一直做大禮拜,後來一位楊姓弟子才講出來 仁波切曾經答應過。她一早就知道方姓弟子的母親死了,但沒人提這件事。沒福報就會忘,讓方姓弟子的母親得不到頗瓦法。

叫方姓弟子做大禮拜是要讓他累積福報。很多人都以為是我罰他,其實不然。他到現在還不聽話!我心心念念都是亡者的痛苦,雖然說他的母親破戒、不聽話,但曾經是我的弟子,所以要幫她。大家捫心自問,已經皈依學佛了,有幾分像佛教徒?不要縱容自己的心,不要以為小事情就沒事。方姓弟子到現在還沒有百分之一百投降,所以我講他女兒的事,他才會忘了公開講。因為他覺得女兒無辜,都這麼孝順,奶奶過世也從國外回來了,還停留這麼久,又肯跪在上師面前挨罵,女兒很好,為什麼 仁波切還在罵?

仁波切繼續開示:為什麼方姓弟子會忘了講這一段呢?因為他心裡面還是女兒最重要。不是叫他不要女兒,重點是他要教女兒。如果他教了而女兒不聽,她自己要負責,但他教都沒教、罵都沒罵、講都沒講!佛經有講過,父母親不教孩子的話,若孩子做錯事,父母親也要負責。我們教了而他不聽,至少我們負的責任就少一點。

仁波切問大家:「是否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呵責?」並問現場的出家弟子有沒有什麼事情?出家弟子搖頭。仁波切繼續開示:「是什麼意思?你們有這麼乖嗎?沒有事情可呵責?」

一位出家弟子回答:「是自己沒有努力,自己要努力修改自己,沒有比生死大事還要重要的事。」

仁波切開示:不是等到死才是生死大事,其實每一秒鐘就是了。我們學佛是為了準備最後那一秒鐘,而不是準備過好日子。只要用這樣的心態來學佛,困難度就會減少很多;只要你用這樣的心態來學佛,自然煩惱就會減少。不要一直認為自己不會死,死亡無常不是消極的態度。我們念念死亡無常的定義,是死亡在輪迴中一定會發生的。既然我們清楚輪迴一定會發生死亡,你希望再死一次嗎?如果你不希望再死一次,當然就不想再生。既然你想不生不死,但這一生不可能證到阿羅漢果與法身菩薩,就全部發願到阿彌陀佛那邊去吧!不生才不死,什麼是不生不死?不是沒有生死的事情,只要你投胎去利益眾生就有生死。

佛菩薩所講的不生不死,指的是你的心裡面沒有感覺到自己有生死,心沒有動過,只是業力在動。什麼是業力在動?他今天還有利益眾生的業就會再來。這種生死在他心坎裡面沒痛苦,他很清楚。真正的大德在往生之前沒有痛苦,因為他很清楚。正如你們都聽過廣欽老和尚講的一句話:「沒來沒去沒事情。」我們真正清淨的本性沒有來來去去的,來來去去的是有業力的身體,所謂的業報身。我們如何讓下一世的業報身能利益眾生,就是這一世要做。

這不是指你這一世能夠做得出來,我這一生能夠修成小小的果位,絕不是這一生修出來,而是累世累積起來的,要經過很多世,才有這麼多因緣、機會給我。還有這麼多機會自己不放棄,才有機會用這個業報身去利益眾生。不是嘴巴講自己去利益眾生,你做得到嗎?做得出來才叫利益眾生,全部根據佛經所講的做得出來才叫利益眾生。

正如過去我在顯教的時候,看佛經一直有個疑情:「為什麼我做不到?」學了密法才知道自己為什麼做不到,因為沒有上師教。為什麼需要上師教?因為佛經中所講的內容不是文字表面的意思,文字只是方便我們人類,而不是真正修行的果報與過程,除非你走過這條路,才講得出其中的原因與意義。

例如「悲體戒雷震」,出家弟子們從來沒聽過原來是這個意思;「澍甘露法雨」,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講。很多人知道甘露,但不知道甘露怎麼來的,佛經也從來沒講過,但是一直提甘露這件事。下個雨就是甘露嗎?一直唸大悲咒下下來的雨就是甘露嗎?也沒講過啊!究竟甘露是什麼?現在不能講,因為你們沒有學到密法,但是真的有。假如我今天沒有甘露,絕對不能度眾生,沒有辦法超度他。每個人都有甘露,為什麼用不出來?因為沒經過學習、修行。所以不要看輕佛經所講的每一句話。如何滅除你們的煩惱焰?就是要用甘露才能滅除,其中有很多法門。

今天多講幾句,因為是今年最後一次修施身法。東講西講講了這麼多,無非是希望大家看看自己有沒有比去年多一點慈悲,看看自己有沒有比去年多了解一點,了解佛法對自己的用處在哪裡,對他人的用處在哪裡。自用就是對自己的生死大事情有沒有一點點把握,對佛所教的事情起信心沒?所謂起信心不是認為自己能做到,而是認為這樣做一定以後有一天會有結果,究竟哪一天不重要。這樣子,才證明自己在修行方面開始了。

仁波切接著詢問一位出家弟子皈依多久以及是否拜完大禮拜。出家弟子回答皈依2年且已做完大禮拜。仁波切再問是否有傳過金剛薩埵法門,出家弟子回答自己曾求過。仁波切開示盡量在過年前給予灌頂及傳法,並詢問皈依2年來有何心得。出家弟子說感覺自己的心態有靜下來很多、煩惱有減少很多,並讚歎 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非常殊勝,以往未曾聽過佛法用在生活裡面能夠解除煩惱、發現每個人的清淨本性。

仁波切繼續開示:「因為以前沒有這樣奇怪的人出現過,都是中規中矩的。為什麼要修金剛薩埵?你們可以看到壇城有一尊就是金剛薩埵。我們若要將累世的業清淨,一定要修這尊本尊。並不是別的佛菩薩不能幫助我們清淨累世的善惡業,是金剛薩埵本尊的願力,而且金剛薩埵跟很多法都有關係,包括頗瓦法裡面都有金剛薩埵。所以如果金剛薩埵本尊咒沒有唸滿,頗瓦法就修不出來。我希望這一生所學的能教一點出來,至於眾生有沒有福報與緣分,要看眾生的事,所謂隨緣度眾。如果眾生沒有緣與福報,我也不會帶到棺材裡面去,會傳給有緣人。

大家要清楚學佛是生生世世的事情,我們要發願到阿彌陀佛那邊去,不是因為我討厭、厭倦這一生的苦,而是要延續自己修行的慧命。如果生在別的地方,還有重新墮入輪迴的危險,但是只要往生到阿彌陀佛淨土,馬上就有三不退;不退轉,即不會退回來三惡道、三善道,一直修到OK了再回來就沒事,所以就是一種保障。

為什麼是阿彌陀佛的淨土,而釋迦牟尼佛不說自己的淨土呢?其實釋迦牟尼佛的淨土就是在地球,所謂心淨國土淨,不是指心清淨國土就會清淨,也不是說很清淨的心就可以看到另一個景象,而是當你的心修得很清淨,不管在哪裡都是清淨。當你的心清淨,煩惱不起,自然任何地方都是清淨。如果今天你要度煩惱比較重的眾生,就是在地球,地球是煩惱重的五濁惡世。

大家了解後就要下決定,現在每天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身體好,那是為了什麼?你學佛唸佛最終的目的就是迴向給西方極樂世界。只要你們每一天迴向給西方極樂世界,那邊就會有你的名字,當然要看你後面有沒有修。你後面沒有修,名字會消失。只要你每天將一切功德都迴向給西方極樂世界,那裡會有屬於你的一朵蓮花,尚未開的花苞,就是你未來生在西方極樂世界的胎。每天的功德都要迴向。沒皈依的有沒有?沒有,因為沒有皈依,沒有走完所有的過程。有皈依,諸佛菩薩才會留意到你,有皈依表示你下決定要改。連皈依都不願意,表示你不準備改。有皈依就是準備改,因為最少有一個人在罵你。不皈依,再罵也沒用,連皈依這麼久的都不改,何況不皈依的?你說不皈依無所謂,對我真的無所謂。

現在人口這麼多,能皈依的沒有幾位,就算是隨緣皈依的也沒有很多。現在是末法時代,學佛的人口不會增加很快,真正修行的人也不會多。你有機會學習、接觸佛法,甚至修行佛法,要下定決心,自己的決心很重要,沒有決心,上師多厲害也沒有辦法救你。決心不是要你拋家棄子、不做工作、不做事業,每天專心在修行。而是你要下決定、要知道輪迴的苦,知道這一生只是來還債報恩就夠了,其他的就是每一天盡量做好自己分內應該要做好的事情,這樣人生的苦、煩惱才會減輕。人這麼多的煩惱和痛苦就是一直要,什麼都要,最後不滿足,痛苦就開始了。

佛法看起來很複雜,聽起來有很多東西,事實上都是自己做出來的。只要你根據佛法好好的去修改,一定有一天看到自己轉變。不需要別人告訴你,自己就會知道。這個轉變不是說要自己變得很慈悲、身體變好,這些都是副產品。而是以前你很在意的事情,可能現在沒有那麼在意;以前會讓你痛苦的事情,現在沒有;以前你很嗔恨的事情,現在感覺沒有;以前有些事情,你覺得得了很快樂,現在覺得也是這樣。平淡是福,不是說我不准你做生意、結婚,而是你的心態。我常教大家隨緣而過、隨遇而安,這就是平淡。平淡就是平淡,但是我們不習慣,當你能夠習慣平淡,每天就能很充實的過日子。當你知道因緣果報,你就不會每天很刻意安排要去做什麼事情。有事情就安排,沒有事情就平淡的過。否則每天心裡盤算著想要做什麼?明天準備要做什麼?要打電話給誰?這些都是很苦惱的事。

今天開示的事情絕對沒有離開世間法,佛法不離開世間法。有世間的事情,才產生佛法幫助世間人離苦得樂。我們用佛法面對世間的法,才能看清楚一切的過失在什麼地方。如果不是用佛法來看人世間的事情,就是用得失利害來看待,有得失利害就一定會讓自己產生矛盾,甚至做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當我們用平淡的心態過日子,得到,就表示福報已經報了;失去,也表示惡業也報了,這樣就是平淡,人的一生就過了。不是要你不努力去面對你的事業,佛經也說我們在家人要用心去做生意。你用心做生意可以養活很多人,可以讓很多人有工作有錢養家,這也是布施供養。出家當然不允許,在家的也是要好好處理你家裡的事情。前理事長就是不好好處理家裡的事。在家的也要好好處理自己的事業,不是說我修行了,所以什麼都不做,說要隨緣。隨什麼緣?隨你懶的緣。如果現在身體很好,故意不做事,就會請他離開道場,除非你是家庭主婦,家庭主婦很辛苦的。如果不是家庭主婦,故意不做事,說來法會很輕鬆,勸你不要學佛,因為你對社會一點責任都不願意負。有的說我不工作,老公有留一點錢給我,慢慢用可以過日子,那你乾脆剃光頭出家。這是騙人家騙自己,學佛是很積極,一點也不消極的事。今天已經送很多東西給你們了。

法會結束前,一名出家弟子報告自己已經皈依15個月零20天了,祈求 仁波切賜予四臂觀音的灌頂。仁波切應允有時間會賜予灌頂。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慈悲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法會前弟子分享內容(度眾事蹟編號886)
  •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12 月 2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