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7年11月26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仁波切不忍六道眾生受苦,一升座即開始修持殊勝的施身法,超度受苦中的亡者。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受苦的眾生,不顧自身右肩軟骨磨損的疼痛及S型脊椎側彎的不適,進行施身法儀軌。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的上供養諸佛菩薩,下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慈悲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與會眾等常因感受 仁波切懇切救拔眾生脫離輪迴苦海的大悲願力,不由自主淚流滿面。

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為教導眾生了解因果,以免眾生誤解佛法。先詢問在週四(11月23日)喪夫的李姓弟子,是否同意講出她丈夫的名字及相關經過?李姓弟子立即說出其丈夫的名字(賈某某,亦為 仁波切弟子),並大聲表示同意。仁波切接著詢問有法律背景的朱姓弟子:「李姓弟子如此表示,就法律上來說是否可行?」朱姓弟子報告:「可以。」仁波切對李姓弟子說︰「如果我講到一半妳不同意,隨時可以停止。」

賈姓弟子皈依17年,從事建築營造業。曾擔任寶吉祥協會理事多年及法務組的工作,對於道場的事,多所付出,是位好好先生。今年賈姓弟子發現罹患胃腺癌末期,上週六(11月18日)向 仁波切祈求頗瓦法超度,然福德因緣不足,仁波切無法應允。

仁波切心疼弟子,皈依多年卻未能將上師的教導用心聽進去!希望藉由開示賈姓弟子的例子,導正大家學佛的觀念與心態,以免再受同樣的苦。

仁波切開示:「照你們的想法,他應該有福報,為什麼還會生重病?《地藏經》開示的很清楚,善知識可以幫你們擋住學佛修行的障礙。將那些應該發生的事先幫你擋住,讓你有時間學佛。以世間法的原理來比喻,你欠人家錢,債主每天去你公司、你家中討債,你做得下去嗎?這時如果有人出面幫你跟債主調停,請債主先不要追討,教你怎麼去賺錢,讓你好好賺錢,賺夠才能還給債主。所以最終目的還是要還錢,但所有學佛人都認為我有懺悔了就不用還,還說什麼歡喜受。你們都認為只要我有懺悔就不會發生事情,沒有這種事!」

「過去密勒日巴尊者為了孝順母親,修黑法(黑法並不是佛法),持外道咒語下冰雹殺了十多個親戚。他知道此生的惡業絕對會下地獄,永無出期,所以求馬爾巴尊者教他如何成佛之法。密勒日巴尊者從開始追隨馬爾巴尊者學佛直到涅槃,都遵從馬爾巴尊者所交代『此生不可以離開山洞修行』的話。即使後來得成就,而馬爾巴尊者也離世了,密勒日巴尊者仍然謹守上師的話,連國王來求他多次,都不肯出山洞。有大福報自然出名,密勒日巴尊者已經修出大福報,學佛人都絡繹不絕的去拜訪他。本來密勒日巴尊者的果報是要墮入三惡道,雖然他修出大福報,但他的福報不能去享受,所以在山洞修行,從來沒有離開過。」

「《地藏經》開示,善知識可以幫你們擋住善惡業的障礙。善業就是太有錢、很出名等等,這種也會障礙你修行。擋住不是不讓你發財,而是不讓業力影響你修行的心態。學佛修行是修怎麼解脫生死,離開輪迴世間,不是修名、修利、修健康。講了很多年都沒有人聽進去。皈依時曾說過,只要你對上師生氣、和上師爭執、懈怠,所有上師的加持力就消失。所有幫你擋著那些障礙的力量就沒有了,不是上師要收回去,而是你不要。」

仁波切特別提醒,皈依越久的弟子越要小心,因為容易以為自己已經皈依很多年了,有唸也有拜了,沒有留意到自己的心有沒有改。這位賈姓弟子2年前曾在道場,將手中盤子輕佻地往架法器大鼓的矮桌上丟。

仁波切開示:「這樣做是不尊重佛法、不尊重上師、不尊重護法、不尊重道場。你去總統府,敢拿著盤子這樣丟嗎?這位弟子表面上學佛,但心沒有改。他認為自己沒有做壞事。但他會這樣丟,就是覺得已經做得很熟了。任何法器上都有護法,尤其寶吉祥道場是絶不違背釋迦牟尼佛和 直貢澈贊法王所教導,一直在弘揚正信佛法的道場。我看到他做出這個動作後,開始不收他供養。你們會說,如果收他供養,他有福報或許會知道自己錯了。但是不只他,在座諸位都一樣,就是什麼都要,認為供養一點錢,世間一切都要保證好。」

之後,賈姓弟子被通知不准供養,直到一年半後,在今年6月才來祈求 仁波切允許他供養。仁波切罰他不能供養,希望讓他透過這件事,可以想清楚自己錯在哪裡,結果想了一年半。這段期間 仁波切慈悲讓他可以繼續來參加法會聽聞佛法。後來賈姓弟子生病,胃開始不舒服,便來祈求 仁波切允許他供養。

仁波切開示:「他以為丟個盤子沒什麼大不了,不能供養沒什麼大不了。生病後他以為來求供養可能會讓病快點好,但來不及了。不是 仁波切不慈悲、佛菩薩不慈悲,而是他將自己的業力變成定業。」

「吉天頌恭曾經開示過,任何具德的上師都有能力幫助眾生的病,但是眾生讓上師幫完後就忘了,開始不精進,認為病好了就是讓我好好過家庭生活。不是這樣的,是讓病停止傷害你,讓你有足夠的時間累積福報,修到能解脫生死。你本來應該死掉,沒有命的,你以為給你一條命是要讓你過家庭美滿的日子嗎?剛剛出來分享的弟子還說,感謝 仁波切讓她家庭不破碎。但我沒有叫她要結婚生子,你們家庭的事與我無關。只有一件事和我有關,就是我不希望看到任何眾生下地獄。每個人都覺得家庭很重要,可是死的時候有誰幫你?」弟子們回答︰「仁波切。」仁波切開示︰「沒辦法,一旦變成定業,仁波切也幫不了你。」

仁波切繼續開示:「這弟子過了一年半才來求供養,浪費一年半的時間。供養不是指錢,而是有沒有心去做。我們要供養因為福報很淺,淺得像是醬油碟子裡放的一點點醬油,都不夠用。等到他來求供養時已經來不及了,腫瘤已經大到幾乎充滿整個胃,就是不讓他吃了。他快死前,有一天我派人轉告他說︰他之前做工程曾偷工減料,受廠商招待,吃人家的,果報當然是如此。他說感恩上師提醒,他才想起來,趕快懺悔。我說法這麼多年,常開示偷工減料要下地獄。你們有沒有聽過?我也常說不要拿非分之財,不要隨便吃人家的飯,尤其是有利益關係的。他沒聽進去是因為不信因果,以為是小事,認為我拿別人薪水,老闆要我這樣做,我只好這樣做。你可以說以前不知道,但學了佛應該知道了吧!」

「他十幾年來從不知道要懺悔,現在要懺悔是因為痛得不得了,但他以為懺悔了就不會痛、不會死。你們以這種心態懺悔,就是沒懺悔。十多年了,幾乎每次法會我都會講偷工減料死後下地獄,但沒人相信。你們以為建築業、蓋房子才有機會偷工減料,偷工減料包括拿薪水不用心做事也算。出家人拿人家紅包超度隨便唸唸也算,所謂『地獄門口僧道多』,就是偷工減料。賈姓弟子不認為自己有錯,認為吃那些包商的飯沒錯,是老闆叫我去的。你們聽過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十幾年來都不聽,一直到死前痛得受不了,才說感謝 仁波切提醒。其實我提醒他十幾年了!」

仁波切慈悲,今天特別開示這件事是避免有人謗佛,認為皈依十多年也是如此,還不能治好他的病。上週六(11月18日)賈姓弟子的母親、哥哥、太太,全家都來道場求見 仁波切,祈求 仁波切為他修頗瓦法。仁波切沒有應允。

仁波切說:「他到死還是堅持要 仁波切為他修頗瓦法。他沒有福報得頗瓦法,是因為對法起貪念。頗瓦法的由來是以前有一位大臣全家人葬身火窟,這位大臣痛不欲生,去求國王,國王去求蓮師,蓮師求阿彌陀佛,再由阿彌陀佛親傳蓮師。這位國王願意為大臣求法是因為他對國家有貢獻,為國王做了很多事、幫忙治理國家。而國王則因為一直做很多供養才能向蓮師求法。而且阿彌陀佛特別親口吩咐蓮師此法不能廣傳。你沒有福報就不能給,你沒有發願也不能給。賈姓弟子認為 仁波切為我修頗瓦法,我就不痛苦了,但是他沒有發願。我講了多少次,去阿彌陀佛那裡不是讓你們去享受。」

仁波切語重心長的說:「他往生前一日,心跳只有40下,應該半夜走卻硬撐著,希望求 仁波切為他修頗瓦法。我派人告訴他太太說不給他修頗瓦法,但會幫他不墮入三惡道。我不會成全你們的貪念,充滿貪法的心態就算到阿彌陀佛那邊你也會起懷疑心,只能到疑城。但他撐到第二天,一口氣就是嚥不下去,硬要我幫他修頗瓦法。沒有福報、沒有改、不懂得懺悔、不懂得尊重三寶,就算皈依17年,我只能救他不墮入三惡道。他不信佛法、不信因果,會墮入哪裡?至少墮入畜生道。偷工減料,吃人家賄賂的飯,會墮入寒冰地獄。所以我讓他肉體受苦,讓要下地獄的苦用肉體的病痛代替掉,今天才能幫他超度。」

「講過多少次,人死亡的過程是如何、呼吸是如何,他也聽不進去,所以死時兩眼睜大、嘴巴張開。如果對上師有信心,會張開嗎?就是不相信上師。我派人告訴他太太說會幫他保護神識。我人在日本只是動個念頭幫他而已,還沒持咒加持,結果他的嘴巴和眼睛就自動閉起來、面帶微笑、梵穴溫熱。仁波切的慈悲不是應付你們的貪念,是要救你們不要墮入三惡道。就算你們犯了錯,只要起懺悔心,對上師的信心起來就能夠救你。賈姓弟子死了之後部分意識停止,受到的干擾比較少,才知道 仁波切厲害,我不需要你們知道我多厲害,但至少你們要信。」

「我二、三十年來一直在超度眾生,如果我做不到的話,早就死掉了。你們問這些出家人,他們看過那些幫人家超度的,最後的結果如何?有一位出家弟子之前幫人唸經超度,最後半條命快沒了。你們以為自己沒做錯事,認為以前不知道,所以不算;又不起懺悔心,你的業會馬上現前。不是上師和諸佛菩薩不慈悲,是你們拒絕不要,一直用自己的想法學佛。你們生生世世所犯的惡業,還有這一世所吃的肉,以為生個小病就可以還了?福報不夠是擋不住的。很多人來求頗瓦法不是希望到淨土,而是希望自己死前不要有苦、不會痛。你們聽過很多,只要我答應幫他修頗瓦法,死前就不會苦了。你們希望這樣,但是我無法答應,因為你的心態錯了。」

「他皈依我17年,我沒有幫他修頗瓦法,但是有些沒有皈依我的信眾,我會幫他修頗瓦法。不要以為你是我弟子,一定可以得到頗瓦法。有些上師不珍惜頗瓦法,但我很珍惜這個法,如果不珍惜,以後這個法會消失掉。否則阿彌陀佛在傳法時就不會交代不能廣傳。《阿彌陀經》開示『在此五濁惡世說此難信之法。』不是說這個法很難信,是很難讓你們相信佛所講的事,沒有一個人聽得進去。皈依十幾年,往生前才說是 仁波切提醒才知道自己以前偷工減料是錯,離不離譜?十幾年記不起來,現在才想起來。他老婆難道不知道他先生以前常應酬嗎?」

「昨天他太太拿他的退休金30萬來供養,我只收3000元,因為他母親還在世,雖然他有哥哥可以奉養他母親,但是他母親也是我弟子,所以我要照顧他母親。道場所發生的事情不要認為是別人的事,和你無關,正如賈姓弟子的想法也是這樣,你們誰不是這樣?他還有福報,現在我還在可以救他不墮入地獄,如果我不在,誰幫他?這麼神奇,我一動念,他的嘴巴馬上閉起來。你們有些人也看過,唸十幾個小時,嘴巴還是張開。有些亡者的嘴用溫熱毛巾熱敷臉頰也閤不上,眼睛也是用外力夾的,才能閉上。」

「佛法的稀有難得不在於佛法深奧,而是你們不懂得珍惜。他和你們一樣覺得丟盤子只是個小動作,但每個動作都是從思想出來的。如果你們尊重這個道場,絕不會將盤子隨便丟。一旦不尊重,諸佛菩薩給他的加持力就消失掉。不是收回去,而是他自己關掉不要了。」

仁波切詢問醫生弟子一個人每分鐘心跳40次能活多久?醫生弟子表示,平常一個人的心跳7、80下,如果心跳每分鐘40下大約一小時就走了,有些人平時心跳比較慢的就會拖久一點。當時在現場一直量不到他的血壓,已經很低很低了。

仁波切開示:「你看他撐多久?如果他用這種意志力好好學佛,今天不會這樣死。每個人都這樣,不見棺材不改,認為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仁波切會救我、佛菩薩會救我,認為自己唸得很好。賈姓弟子每天唸,胃痛時唸得更多。(他太太也證實如此。)為什麼唸不好?因為認為是自己修回來的,不認為是上師和諸佛菩薩的加持力最厲害。每個人都犯這個毛病。這就是《寶積經》所說的『我慢』。《地藏經》開示得這麼清楚,要依靠善知識的幫助才能幫你阻擋障礙。沒人肯接受,都認為靠自己就行。靠自己要等你證到菩薩果位。沒有證到菩薩果位前,一定要靠上師、諸佛菩薩和護法的加被。地藏菩薩是法身菩薩,以果位來論,地藏菩薩已成佛果,但在《地藏經》中,地藏菩薩一直說蒙佛的威神力才有能力幫助眾生。」

「在印度法會時,有一位黃姓弟子在同一地方連續摔倒兩次。也是同樣的心態造成,認為是他自己唸的。他在跌倒前一晚與我同桌吃飯。黃姓弟子說,因為連續持誦綠度母心咒,最近身體變好。我問他為什麼不讚揚說是上師賜予的機會?他說私下有讚揚上師。我問︰為什麼要私底下,不是現在?是因為公開講怕丟臉?還是因為年紀比 仁波切大嗎?結果他還在頂嘴。第二天就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第一次沒事,他還不知道懺悔;第二次跌倒連眼鏡都飛出去,摔得鼻青臉腫還流血,才知道自己錯了。黃姓弟子比賈姓弟子好一點,賈姓弟子一直到死才想到自己錯了。若不是那天我忽然想到叫黃姓弟子同桌吃飯,他才能重報輕受,否則就出大事了。」

「你們每個人都這樣,我不知道你們驕傲什麼。一個星期才來道場一次,唸個100遍的綠度母心咒,就可以成仙成佛成菩薩嗎?如果是這樣,我就不用修了。我現在還每天都在修。」

「這次帶500位弟子去印度,只有一個黃姓弟子受傷,還有一個不成材的弟子摔斷腿。其他人都很好。我也很好。」

仁波切繼續開示:「在很多經典中,釋迦牟尼佛從沒反對在家眾做生意。特別說優婆塞、優婆夷。釋迦牟尼佛用優婆塞、優婆夷這個名詞。這個名詞沒有翻譯而是直接被訂下來。優婆塞、優婆夷,是指在家眾,修到能解脫生死的才能有這個稱呼。如果是出家眾,則稱為比丘、比丘尼。佛陀只是規定優婆塞、優婆夷做生意不可以欺騙,沒有說不能賺錢。」

仁波切根據佛法始終堅持維護道場的清淨,所以在寶吉祥道場不點光明燈、不立超薦牌位、不設功德主、不賣法器,平常的共修法會亦不收取任何費用,辦大法會更不訂任何價碼。仁波切從不向道場支取分文,寧可選擇用辛苦、合法的方式做生意,將本求利。捨棄坊間很輕鬆賺錢的方式,例如賣靈骨塔、批發塔位,轉手就可以有大筆獲利,但是 仁波切從來都沒有這麼做!仁波切經營事業,讓皈依的弟子們有工作機會,員工做錯事時還細心教導。

賣佛像也很好賺。打個電話去尼泊爾或不丹,就有一大堆可以挑,也不用本錢,但 仁波切也沒有賣佛像。我們道場1500多人,如果以一半700個人來算,假設一尊2萬,每個人一尊就有1400萬。更何況還不止一尊,一尊觀世音菩薩、一尊阿奇護法、一尊 吉天頌恭,至少一人20萬,仁波切從來沒有要求大家這樣做。仁波切辛苦經營日本食品生意,進口無基因改造豆漿及全臺灣少數每批檢驗沒有農藥的枸杞,目的就是想維護人們的健康!

身為傳法上師,又是企業家,仁波切以正派誠信為原則經營事業,仁波切從來不曾標榜所賣的東西有加持過,吃了能治病。也沒有說去寶吉祥中醫診所看病,藥有經過吹氣加持。仁波切做生意以社會責任擺第一,甚至為了提供消費者優良產品,寧可吃虧不計損益得失。在寶吉祥道場,如果弟子的心不對,仁波切不准其供養,現在就有192位不能供養,可見 仁波切教法嚴謹。

仁波切開示:「今天有因緣到寶吉祥道場,我不敢說做得最好,但至少沒有違背上師和佛陀的教法來弘揚佛法。如果要賺錢的話,一場『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2萬人參加,我也可以立種種名目收取費用,但我並沒這麼做。你們不跟朋友介紹,怕朋友會議論 仁波切做生意,自己會覺得不好意思不知要如何解釋。你們為什麼不跟人家說,寶吉祥道場乾乾淨淨的?今天修施身法,沒有規定價碼,由你們自己決定供養。沒供養的,我照樣修法。侍者拿上來的名單,上面也沒有寫一個名字多少錢,我一樣每個名字都看過。這些為什麼不講?讓人家汙衊佛法。」

仁波切時時關心弟子們的生活與經濟狀況,一再提醒大家,消費應量力而行,有能力多買,沒能力也不要勉強。仁波切始終在實踐佛法平等的慈悲心,不曾以每個人的經濟情況起絲毫分別心。仁波切問大眾:「你們在場有人從來沒去過我開的店消費,我有說不讓你們來參加法會,趕你們走嗎?」與會大眾皆說:「沒有。」事實上,若要欺騙有很多方法,而且這些方法都不用繳稅。但 仁波切做生意,每筆稅目都清清楚楚。再者,仁波切隨緣度眾有許多善巧方法,就像有些生意人不想學佛,但因為做生意而有共同話題,仁波切可以幫他,讓他不會做錯事。 

仁波切提醒大家,賈姓弟子的事是一個教材,並不是毀謗汙衊他,要讓大家看清楚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仁波切說:「每次法會結束後都要你們回家想一下自己的心態哪裡錯了?錯了要改。你們都覺得沒關係,等一下。方姓弟子的母親昏倒,在醫院,他求我加持並說如果媽媽壽命沒了,讓她能離苦。我要他拜大禮拜,讓他自己決定要拜幾下。結果,他拜了四百多下就拜不下去。他母親還活著,我沒有告訴他要拜幾下,結果他只拜四百多下,太懶了!他母親生他的時候多痛苦,我原先希望他母親福報可以起來,他,才拜區區四百多下。你們每個人都依賴我。」

仁波切開示:「我的母親往生時,嘴巴和眼睛都是閉上的。當時她念頭中只交代我一件事,就是要告訴弟弟母親已經往生了。她相信兒子會幫她,其他都不擔心。我的母親不認識字,但敢說修得比很多人好。有兩位出家弟子親眼看到,母親往生後頭還可以自在轉動,這表示完全無所恐懼,正如《心經》所說的。因為她完全無所求,只知道兒子會幫她。你們呢?一個認為自己唸得好、一個預設立場硬要上師修頗瓦法。我也可以幫他修,但是他皈依17年,應該憐憫上師,損失自己的一點小小利益,讓上師去幫助其他眾生。你們剛好反過來,家中的貓不吃飯也來找我。現在只差還沒有發生狗不會生孩子來找我!」

「釋迦牟尼佛在《阿彌陀經》說:『在此五濁惡世說此難信之法。』以前我在顯教的時候,一直不懂為什麼難信?現在知道是很難讓你們相信。你們生在這五濁惡世,像賈姓弟子就是見濁。認為自己是打工的,老闆要他做錯事沒辦法。向上師求頗瓦法,上師一定要答應,就是見濁。學佛不困難,困難在你們對自己太好、貪求太多了,將自己放在最前面,所有眾生都不管,連佛菩薩也都不管。地藏菩薩才說,地球人類剛強自用,難調難伏,是全宇宙最難搞的。賈姓弟子就是如此。他死了後,敏感度才出現。經典中有說,死亡後意識會一個個停掉。為什麼在中陰身(鬼道)時,敏感度比人強一百倍?因為很多意識都停止運作了。人就是因為貪嗔痴慢疑,以及各種意識的作用,所以感覺不到,上師才需要不斷提醒、不斷罵。」

賈姓弟子對人很客氣不得罪人,什麼事都埋在心裡。皈依17年,最後說 仁波切提醒他做生意不要偷工減料,仁波切再次提醒大家:「我幾乎每次法會都有提醒這件事——做生意不要偷工減料。」

「有些人得癌症跑來求頗瓦法,我沒有答應,說還沒有死。結果對方以為自己還不會死。來求的時候當然還沒有死啊!你沒有發心懺悔,只是嘴巴講而已,你來求是因為不想痛,沒有從心坎裡懺悔。我年紀越來越大,看事情越來越清楚。每次接見信眾,出家弟子在旁當侍者,都看得很清楚。」出家弟子點頭答︰「我覺得 仁波切越來越厲害,而且深不可測。」

仁波切開示︰「不可以用『深不可測』這個詞。而是因為我的心比較清淨,你們的心是濁的,所以我出招時,你們用混濁的心看,就不清楚我為什麼出這招。如果我不是用這招來教導賈姓弟子,他不可能這麼巧在施身法法會前2天往生。他就要再等一個月才能被超度。我還是幫他累積福報,只是你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你們都要看到聽到摸到才知道。你們如果想要清楚我的某一些成就,可能要等你往生後才能知道,還活著可能看不到。正如黃姓弟子因為沒看到才說自己私底下有讚揚。賈姓弟子是因為斷了氣,部分意識停下來,只剩下這一生所做的業力,心自然比較清就能看到。他太太說他的嘴巴自然閉起來,不是他太太唸六字大明咒而讓他嘴巴、眼睛閉起來,可能越唸他越想她。」

「並不是要批判賈姓弟子。上師不斷教導,你們在修行上有沒有聽進去,並下決心去做是你們的事。就像1400人參加施身法法會,我以平等心修,為什麼有些人得到利益,有些人得不到?都和你個人有關。我的家人3次沒有來參加法會、不聽話,照樣趕出去。說到佛法,我六親不認。這一世家人只是一個稱謂(title),跟佛法沒緣就是沒緣。」

仁波切教導《佛子行三十七頌》提到:親方貪心如水蕩。仁波切就是太慈悲了,在佛法方面才絕不妥協,就算有金山銀山在面前,只要對方心不對,還是一樣堅持佛陀教法退回去。如果 仁波切要收有錢人當弟子很簡單,不要講佛法,聊別的,全部都會進來,不需要辛苦照顧1500個弟子。

「我不是求名求利,做這麼多生意不是為了自己。假如不是因為我做生意,很多事情不會那麼容易做。這一次500人去印度,有可能嗎?連訂機票都訂不到,好的飯店、好的飯菜都輪不到你們。你們有聽說過從新德里運礦泉水去舍衛城煮飯給你們吃嗎?是為了讓你們不拉肚子。如果是別人,就算你們拉肚子也和旅行社無關。這次讓印度的員工願意為你們服務,是因為我培養印度員工十幾年,有朝一日來侍候你們這些不成材的弟子。」

「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福報好,跟著 仁波切去。有想過我前面花了多少錢。你們若沒有能力去的,就不用去,不要讓別人謗佛說到寶吉祥道場要花很多錢。每部遊覽車都有保鏢保護,不用錢嗎?晚上你們睡覺睡得很安穩,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在保護你們?你們腸胃不舒服,沒辦法,但至少不會讓你們拉肚子。」

仁波切教導弟子要有感恩的心,不要以為花錢就是大爺。出家弟子都知道,以前去聖地朝聖,除了旅費外,還要供養一筆錢給佛寺和住持。仁波切開示︰「我是隨便你們要不要供養,而人家是明碼實價。誰這麼好帶你們去聖地?你們身在福中不知福,還以為應該發生的,還以為是因為自己很虔誠。一個驕傲、疏忽,話就出來,像是黃姓弟子,認為自己一直在唸綠度母心咒。一個星期才到道場唸2次,一次才唸1、200遍,會好嗎?我們修行人閉關一次就是唸10萬、20萬遍,還不敢說自己修到。一出關,所有的修行功德全都供養 法王,因為沒有上師就沒有我。你們則認為都是自己修來的,臉皮真厚!」

「今天講這麼多不是罵你們。我年紀越來越大,賈姓弟子還有福報,我還在世可以救他不下地獄,如果我不在,沒有人能救他。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他這麼好的福報。你們不聽話,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誰理你們?」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與開示,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7 年 12 月 0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