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6年12月25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法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施身法,施身法是密法八大成就法之一,成就就是你這一生專修這八個法門中其中一個,此生一定可以解脫生死、往生淨土,未來成佛果。

修密法需要有十年的顯教基礎,對於經律論三門都能夠了解體會,上師再根據你的根器,考量要不要傳密法。密法的重點是要上師口傳,傳承要交代很清楚,這個傳承在歷史中有沒有存在,上師是哪一位,不是你說學密法就算是。很多人以為釋迦牟尼佛沒有講密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灣剛皈依學佛的時候,也認為沒有密法,皈依的顯教師父也說沒有密法。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在修的時候,才知道這是錯誤的訊息。其實很多佛經都有提到密法,而密法是不公開傳授、不公開解釋的。《寶積經》有說,如果根器不對,某些經文連看都不讓你看。你不是修行人的根器,用世俗人的眼光來看待佛法,很容易毀謗汙衊佛法。

很多人說密法是到了唐朝才從印度傳進中國。但如果是唐朝才開始有密法,那釋迦牟尼佛在經典中提到的密法就不存在了。在《寶積經》中有提到不動佛,釋迦牟尼佛輕輕的用兩句話來說明,要修不動佛需要守一個戒,修到密法的人看到就知道是密法。要學密法和修密法的人,一定已經開始發菩提心、有菩提願,而且行為已經根據菩提心去做。

有人會問為什麼要求這麼多,超度不是很簡單嗎?依《地藏經》所說,沒有幫亡者累積福報是不可能超度的。不要以為花錢找人家唸經就是超度,超度過就沒自己的事了。舉例來說,人要出國,沒錢可以買機票嗎?連巴士都坐不起,怎麼出國?若是用走的,需要體力和很多時間,你能走多遠?也就是你要有條件接受超度。《地藏經》講,亡者的眷屬可以幫亡者累積福報,還要有善知識的幫助才能超度。《寶積經》也常提到善知識。不是指唸個佛、修行、打個禪七、出家很多年就是善知識。善就是十善法修圓滿,知識就是對佛法中所有一切解門都清楚,行門也知道怎麼用。解門、行門都有了才能稱為善知識,不是會講個經典唸個經就算是善知識。不是解釋佛經的字的意思就叫做解,指的是能夠解開眾生墮入三惡道的因,解開眾生輪迴苦海,「行」是有行為的能力去幫助眾生。行為的能力是指修法人有沒有經過一系列的培養、訓練、閉關,經過上師的確認才能有資格超度。

人往生時如果曾經犯了殺人或是害很多人出事、殺害很多眾生的大惡,會馬上下地獄,否則一般人都要經過中陰身,短則49天。有時行過一些小善,在中陰身一兩年都有,不會馬上去投胎。經典和法本都有說,中陰身的眾生,能力比我們活著的人靈敏100倍,能力不是指他能變,是他知道事情的能力比人強一百倍。因為六識中眼耳鼻舌身的覺受都消失了,只剩下意。平常我們耳朵聽一大堆、眼睛看一大堆、身體感覺一大堆,人天賦的能力被眼耳鼻舌身蓋住,只好靠一些科學儀器來和許多事情聯絡。中陰身則不同,他很清楚誰有沒有能力幫他,或是用的方法對不對。中陰身知道超度有收錢的,做場法會要多少錢,會起嗔恨心。所以可能等一下,找到善知識來幫他。

時下人犯了一個毛病,丟個錢給佛寺,七七四十九天,逢七找人幫忙唸經,一定會得到超度。哪有這麼好的事?很多人參加很多地方的超度法會都感覺好像沒超度好,心裡還是有點不踏實,就來寶吉祥道場。你們到別的佛寺求超度,幫你們超度的人,一定會點燈點香唸佛號,這就是讓你有這個因緣可以讓你接觸到善知識,來幫亡者超度。你已經接近了善知識,但你聽不聽呢?很多人不聽。更何況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一定此生都要吃素,很多人就打退堂鼓。有的人會說,到別的佛寺捐個5萬、10萬,他們就會幫忙一直唸,唸很多時間。為什麼來到寶吉祥道場,只是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要我們一生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依照佛經做事的人。在《地藏經》有說,為亡者廣作佛事。不是到處去點燈、每個佛寺找些出家人幫你唸經,也不是每天你唸多少。佛事是佛交代的事,用廣大的心去做所有佛交代的事。不是挑一個去做,不是挑一個你認為可以做的做,也不是挑一個你認為對你有利的去做。你們有誰做到廣作佛事?沒人做到,你如何幫亡者累積福報呢?

在《地藏經》提到,地藏菩薩的母親有一世愛吃鱉的蛋、愛吃肉、輕視三寶,死後下地獄。在座各位的父母親,有誰沒有這樣呢?大家都認為父母親是好人,怎麼會下地獄?下地獄太簡單了,反而上天很難。沒有吃肉的都可能會下地獄,更何況是有吃肉的?地藏菩薩有一世是婆羅門女,把住的房子賣掉供養佛,佛才出來告訴她要唸佛號,才知道母親生在哪一道。但現在不能講賣房子,會被說:宗教斂財。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幫你們省很多事,也沒有叫你們賣房子,但是佛經上的確這麼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照佛經所說的去教去做。地藏菩薩沒有求佛超度母親,只是發願生生世世修行,利益眾生。佛就告訴地藏菩薩,因為她發了這個大願,她的母親才生在長壽天,以後有機會成佛。這就是廣作佛事。你們敢這樣做嗎?一定會這樣做嗎?你們一定不會這樣做。既然不會這麼做,要如何救你們往生的眷屬?只好退而求其次要你們這一生要吃素,為亡者累積福報。十善法第一個,不殺生。只要有一天你不殺生、不吃肉,你善的心足夠了,有可能學習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謙卑謙卑又謙卑,無可奈何。

你的祖先要被超度也需要福報,如果你們不幫亡者廣作佛事,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通天本領、釋迦牟尼佛附身,也不可能超度他們。在《寶積經》有說,若有因緣有機會可以救的,佛一定會救他。佛並沒有說絕對會救,而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幫你們往生的眷屬製造機會,你們就是聽不進去,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格。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5年舉辦施身法法會到現在,如果沒有超度的能力,現在已經不在這世上了。超度這麼多眾生沒做好的話,就算不來報仇,光那股怨氣就可以把你弄得通身是病了。有一位出家弟子在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是職業唸經團,來的時候渾身是病,皈依後才慢慢好起來。她算盡責的,唸完二十一本經才收錢,但是沒有能力唸經,就讓你用自己的福報、健康去還。明明經典講得很清楚,但大家都認為和自己無關,是講地藏菩薩、是講別人,其實都和我們有關。

施身法很特別,完全是布施供養。修法者要觀想自己的骨、肉、血和內臟都要供養諸佛菩薩,布施給六道眾生。密宗一般修法時都要保護壇城、保護修法者,但施身法要求修法者連護輪都不能戴,全部都要拿走。怕死的不能修施身法、怕鬼的也不能修。有人嘴巴硬會說不怕,真的看到了你會嚇死!

施身法不管是幫在世的人在修行方面、在世俗方面包含健康都有幫助,也能超度亡者。這個法本是一位西藏的女瑜伽士寫出來的,根據《大般若經》的精神,涵蓋顯、密法門。修這個法對亡者有很大的利益,參與這個法會的人的動機若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的,你往生的眷屬都會得度。得度後,他們在修行方面能不能到淨土、能不能成佛,都是看他在世的眷屬能不能廣作佛事,而不是來參加法會就好。施身法裡面有頗瓦法,頗瓦法要成就才能修施身法。而且還要經過上師灌頂口傳咒語、閉關。現在能修施身法的修行者越來越少,因為要具備許多條件,第一要有空性的慈悲心,第二能對上師完全投降的人不多,第三要有特別的法器,現在不容易找,只要這種法器不存在,想要修這個法也沒有辦法。

有人會說,為什麼一定要皈依,來參加法會就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一樣都開示嗎?有皈依和沒皈依是不一樣的。如果不需要皈依,釋迦牟尼佛就會講:不需要皈依。沒有皈依就像是旁聽生,任職大學教授的弟子表示對旁聽生是不理他,也沒機會理他。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寶吉祥這個道場對未皈依信眾還比教育界好,還會給你們機會理你一下,只是你們不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理佛菩薩。不是佛法有大小眼,是你們不下決心去改。

不肯皈依的人總有很多理由,說怕做不好。什麼叫做得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到現在都不敢說自己做得好,你以為是考試嗎?有人說皈依怕被管,那麼怕被管的人還能去哪一道呢?六道眾生都被業力管,想不出來哪裡可以不被管。就算不皈依,你有沒有被法律管?上班有沒有被老闆管?結婚的有沒有被先生或老婆管?生了孩子有沒有被孩子管?交了男朋友,出門也會被唸,穿這麼暴露,要去幹什麼?有這種觀念就是準備做壞事的人,守法的人怕會犯法嗎?肯改的人怕被管嗎?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往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都沒有人管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在世時,每天只唸兩件事,吃飯了沒?衣服穿夠暖了沒?其他的事情她也不清楚,但這兩件事都是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關,關心兒子的事。這不是管,是提醒。

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愛管你,是佛法。一天不皈依,一天就是旁聽生。如果有一天客滿了,旁聽生就不要來了。不是佛法不慈悲,是你不下決心,想對你慈悲也沒有辦法。慈悲是指眾生有沒有和佛菩薩結緣,佛經和佛講的話他能不能接受、聽得進去。

本來密法是不可以讓你們聽的,不過先開示法本的一小段。我們一開始要勾召無數的事業空行母、威攝世間神,就是修法的人透過本尊觀想,他的威德會攝受輪迴世間一切的天神,所有宗教都包含在內。方神(地方的神)、一切病魔、冤親債主、一切魔鬼眾,法本中都有寫,一唸就都來。你們敢這樣唸嗎?SARS發生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到臺北市各個地方修施身法,就是為了超度病魔。當時有位政治界的領袖詢問過疫情什麼時候可以停止?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國曆六月。在某個地方長期修施身法,該地許多災難、疾病都會減少,因為感召的都是你們最怕的。為什麼這些神、魔肯來?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不是佛菩薩厲害、不是這個法厲害,是慈悲心已經出現了,他們感覺到這個地方有好處就過來了。連魔鬼都會勾召過來,更何況是你們那些往生的眷屬一定會來。有些人做夢夢到往生的親人,就是要你去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有些人會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和我們一樣要吃飯睡覺。當然要吃飯睡覺,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人,連鬼都要吃東西,更何況是人。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付出的,不是你們能夠想像的。

參加法會要用懺悔的心,懺悔自己在世間打滾這麼久,還沒有下定決心在佛法上花時間,每天都浪費時間在對自己、對眾生無好處的瑣事上。懺悔自己累世傷害很多眾生,不是好人。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都吃了30多年的肉,吃肉就不是好人。你們要代表所有眷屬、一切的冤親債主來懺悔。所有宗教都沒有懺悔法門,只求主的寬恕,寬恕完後什麼都要給你。只有佛法有懺悔法門,懺是承認接受面對負責過去所做事情的果報,不是懺悔完不好的事就不會發生。懺悔法門的用處是讓累世的冤親債主不會障礙我學佛、不會障礙我利益眾生,甚至於果報成熟也不會障礙我。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上看到很多次的障礙,但也沒有阻止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利益眾生。懺悔法門真正的用意在此。不是說懺悔完,冤親債主離開你,你的身體會好。你欠他們的都還沒有還。舉例來說你生了病,醫生醫好你的病,就表示你完全都痊癒了嗎?不是,你還要補、吃好的東西、做一些運動,換成佛法觀念就是要學佛。但時下人都認為沒有時間學佛,做好自己的事再說。

有的人認為自己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熟,不用來皈依。很熟是指世間法上的事情,和佛法無關。在佛法方面,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認證的,代表直貢噶舉派800多年的傳承,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力量不是你能知道的。你會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加持我?還是會加持,但不是這一世,可能是好幾百世、幾千世以後,在宇宙的某一個角落,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幸被你找到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寫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長壽祈請文中說「自在於諸善緣所伏洲」,意思是只要有善緣的地方就會去,沒有說一定是地球或是哪一個淨土。而且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到處去的,像跳舞。

你們要對佛法恭敬,不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代表諸佛菩薩傳承上師和本尊,用這個方便法去幫助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個代表人物,你對代表人物不恭敬,會對後面的佛菩薩恭敬嗎?就像一個國家對別的國家的大使不恭敬,會對代表的國家恭敬嗎?不打仗才怪!在《地藏經》和《寶積經》都提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沒有看過這段內容,但是都一直在開示。恭敬就是供養,你對三寶不至心恭敬的,還是有自己的思惟就是不恭敬。不要以為自己是博士、是教授,這些是世間事。世間事再厲害,你還是不能幫自己、幫祖先解脫生死。

這次是在座各位今年(2016年)最後一次施身法法會,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都有修,但是你們能參加的,這是今年最後一次。能夠聽聞密法,參加一場密法的法會,是比你中什麼獎還要好、比你認識一個白馬王子好。白馬王子通常都會變黑,人老了頭髮變白,白馬王子反過來,白的變黑。其實白馬王子都是騙人的,你怎麼可能跟一個動物在一起。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臉部發出慈悲的亮光,修法的過程極為莊嚴肅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絕對的禪定中念誦法本,不顧右肩軟骨磨損的疼痛,進行施身法儀軌。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上供養諸佛菩薩,下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親自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懇切、莊嚴、清淨、願力深厚的法音傳揚,利益無數有情眾生。與會大眾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輪迴的大悲願力,不由自主淚流滿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加持力極為殊勝,攝受一切眾生,威德力遍滿虛空。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帶領大眾修持阿奇護法及迴向。在修持阿奇護法儀軌時,負責敲擊法鼓的弟子沒有配合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誦的速度擊鼓,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並指示換另外一個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教授如何敲擊法鼓,要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拍子,要訓練好,不訓練好就全部趕走,連敲個鼓講那麼多次都還敲不好。怕就不要做,平常也不練。擊鼓時不需要看著上師,用耳朵聽。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敲擊法鼓的弟子離開,換另外一人敲,但弟子們始終未掌握要領。

修法圓滿,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

這次農曆過年比較早,2017年1月每個禮拜天都會修法,修什麼法還沒決定。與會大眾說: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不要講感恩,你們只是口頭禪,要拿出行動。今年有一點改變,初一法會下午兩點開始,初二早上九點開始,是不是一整天還沒決定。如果家裡老公老婆、家裡人有意見的不勉強。一年的開始能參加法會是很好的,如果一年開始的前幾天都不行善的,一整年都不會好到哪裡去。在中國對過年的頭幾天很重視,在西藏過年的頭幾天也都有法會。不會寄邀請卡給你們,覺得自己很忙的,也不會繼續邀請。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七十歲了,但是在佛法方面還是一直在做沒有停止,因為太多眾生需要救度。

這個世界很動盪,更加需要佛法。全世界動盪是因為全世界的共業沒有善,惡比較多。所以才需要善的法,增加善的力量,減少惡的力量,能做多少做多少。一個法會需要大家共同的心來參加,這樣善的力量才會越來越強,不是為了個人,個人在這個世界、在地球上是很渺小的,個人的事也是很渺小。但是人都將自己的事無限擴大,以為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事。這個世界沒辦法單靠一個人,沒有眾生的幫助,你個人是活不下去。比如,沒有蜜蜂採蜜,農作物就會減少;沒有螞蟻吃腐爛的屍體,就會有更多的疾病。你沒有辦法獨善其身,只有你善,其他人不好,你也沒辦法能多善。參加法會不是自己要過好日子,而是希望眾生能好,眾生能好,你才會好,這是很自然的。就像在有戰爭的地方,就算你有錢有權勢,你還是會懼怕。

在臺灣這塊小小的土地,說是有福報,因為有很多佛寺、佛法在這裡,但是這裡的殺業也很重,所以一直有許多的天災、人禍。這些事情都是眾生自己感召來的。只有為了這塊土地、為了眾生、這個地球、這個宇宙不斷的在善的方面去做,不要期許自己能做多少,你們沒有佛的大能力,你們什麼都不能做。在今天的法本就一直祈求上師加持,表面上是祈求人世間的上師,其實從原始佛開始,每一代佛都是我們的上師,每一尊佛菩薩都是我們的上師。但是這些上師都是你們看不到的,所以透過一個媒介,也就是人世間的上師代表諸佛菩薩、歷代傳承上師來給我們加持及教導。任何法本,包括《地藏經》,地藏菩薩每講一句話、每做一個動作,都說承蒙佛的威神力加持。你們則以為自己很厲害,都說我可以修出來、我拜來的、我唸來的、我要度眾生。再一直「我」下去,就是惡,佛法跟你們無關。《金剛經》已經講得很清楚,菩薩認為在度眾生,就不是菩薩。行菩薩道的不是因為你是菩薩,也不是行菩薩道所以跟別人不一樣。沒有佛的加持、上師的加持,你們是無能為力的。《金剛經》特別提醒學菩薩道的人,不要以為自己在度眾。

很多信眾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就是威脅恐嚇。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他的病治好,這樣他才可以利益眾生。如果要有這樣的願力,應該先利益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得皮膚癌沒有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求佛菩薩、沒有看醫生,結果皮膚癌好了。這樣才是利益自己,才能去利益更多眾生。每個人都喊口號,先加持自己病能好,將來才能幫助眾生。連自己都不能幫助,你們幫助誰?還跟菩薩談交換條件。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皮膚癌會好?不是佛菩薩特別眷顧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根據法本一直不斷的去做,沒有停過,連睡覺做夢都在加持眾生。所以學佛絕對不是一種宗教行為,也不是學問,更不是經過考試得到什麼果位,也不是要做到很好讓上師看到。不是要做給上師看,或是做給佛菩薩看,或是做給誰看。人在這世間很多事都是無能為力,比如生病你自己可以解決你的病嗎?你能有本事不看醫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脊椎是S型大側彎,所有的醫生弟子都說這樣要躺在床上,而且會大小便失禁。實際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鐵衣都不用穿。很多人有骨刺,馬上穿鐵衣,只想靠醫生醫好病,沒有懺悔心。不是叫你們不要看醫生,醫生的工作是關懷你。真正的問題還是要靠你們自己,你們這一生吃那麼多好吃的,一定會搞你一下、咬你一下,整你一下、讓你摔一下。每個人都不相信,都以為是人老了運氣不好才摔一下。人老會摔是因為福報用了差不多了,不是退休才生病,是因為你的福報差不多了,冤親債主的力量就上來了,都是跟著你的福報在走。

既然學佛了,要將缺少的福報慢慢累積起來,有福報不是讓你能去做什麼事情,而是最需要的時候,佛法可以給你幫助。人生肯定絕對一定要面對生死大事,無論你有什麼學問、做到多高的官,都要面對。現在世間沒有一門學問真正研究生死的事,現在世間越走越邪門,有很多邪門的事,有一種注入藥物到身體裡讓人安樂死的言論。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真的很邪門,以為打個針,死了就沒有痛苦,這是自殺,這是有因果的。現在很多媒體還拍成影片,很溫馨、很勇敢,在網路流傳。如果真的勇敢就要面對自己這一生所做過的錯事。

末法時代很多這樣的邪見,透過媒體廣告包裝,拍攝這樣的事,讓你們覺得這樣的事情很好。如果安樂死是對的,佛在一開始就不會跟我們講因果。很多往生的人,只要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信心、相信因果、對佛法恭敬,在死之前是沒有痛苦的,這才是安樂死。以為打毒藥是沒有痛苦,其實是很痛苦。有一點小小神通的人都知道,昏迷的人只要他的意識還在身體的,他對於周遭所有的事情是清清楚楚的,都知道在發生什麼事,絕對是有反應。不要接受這樣的邪見,不要接受。如果這是對的,佛就會說在末法時代可以安樂死,死得很舒服,沒有講嘛。

有人會說古代沒有這樣的科學,那你就錯了。《華嚴經》第一章就寫地球是藍色的,佛在世的時候沒有太空船,怎麼會知道地球是藍色?表示佛可以看到任何事情。佛沒有講就表示不贊成,其他的宗教也是反對安樂死。末法時代要謹慎,現在資訊越發達,意見越多,很容易中招。古代的人好好讀一本聖賢書,就沒有那麼多其他觀念,而現在的人都以為自己就是聖賢,別人都是批評我、罵我、看不起我。末法時代弘法是很辛苦的。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法時,在座有很專注參加法會的,過世的眷屬都能離開三惡道。以後要參加法會,此生一定要吃素,不吃素是你們明知故犯,不要說為了家庭不要爭執而不吃素。平常你老婆叫你不要做很多事,你們都在做,叫你不要喝酒,你還是照喝,有差這個嗎?所以人都是找理由,找老公老婆當作藉口。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12 月 3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