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6年10月23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法燈供、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修燈供儀軌。修法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擔任侍者的鄒姓弟子,在法會前是不是有交代說要將油燈和長生祿位的牌子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桌上,為什麼沒有放呢?是轉達的弟子沒有講嗎?鄒姓弟子回答是他聽錯了,弄錯意思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這個弟子,叫別人做事很簡單,自己做事就胡說八道。並指示要他站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燈供儀軌,並指示另外一位褚姓弟子將燈供的油燈放到綠度母的壇城上。褚姓弟子不知道要怎麼做,鄒姓弟子就想過去指導。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一件事要兩個人做嗎?他在做事關你什麼事?剛剛不是叫你不要動,你還動。當褚姓弟子將油燈放到綠度母的壇城上時,另外一位李姓弟子過去要幫忙,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過來做什麼,要他現在站到後面去。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鄒姓弟子,你以為你是上師嗎?明明叫你不准動你還動。上師沒有動,你還在動?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才知道為什麼法務組整頓那麼多年都整頓不好,原來都是你們這些人帶頭在亂。以為自己皈依十多年,自以為是,驕傲的心態起來,可以當老大。也影響到那些年輕的法務組的弟子。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鄒姓弟子,救你時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上師,救完就當耳邊風。當侍者是這種態度嗎?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告訴大家,當侍者做了這樣的行為犯了什麼戒律。出家弟子報告,當上師的侍者如果沒有做好會耽誤到上師的修法。上師修法是利益眾生,耽誤到上師修法就是耽誤到利益眾生一切的事情,是很大的業。會影響上師的佛法事業,上師修法會利益無量無邊的眾生,我們影響上師修法不能圓滿的話,後果是很嚴重的,有可能會下三惡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燈供儀軌,修法圓滿後,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褚姓弟子,如果下一次再做這些馬虎輕率的動作,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動手了,你還以為自己的身手很俐落。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理事長,鄒姓弟子不能學密,相關的法本收回來,以後道場所有的事不用他做,他認為自己比上師還要大。以後他再有這些奇怪的動作就趕他走。並呵責鄒姓弟子,以前他的女兒有自閉症完全不理別人,太太生病、兒子功課不好,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而且幫他工作穩定,現在一切都很順利,是大公司採購部的經理,過好日子了,就覺得所有的人都要聽他的,以為可以代替上師作主,當上師不存在。在壇城前面只有上師可以作主。南珠堪布也早就已經跟你們說過,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了算。但他偏偏認為自己在做事,他不認為自己是上師的侍者。什麼是侍者?就是服務。那位衝出來的李姓弟子也以為別人不會做,衝出來幫褚姓弟子。你們都愛當仁波切,如果你們可以當仁波切的話,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一早就找你們了。

每個人都希望表現自己多重要,你在你的領域多重要是你的事,在佛法面前眾生皆平等。你有什麼職位、官位、財富,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關。就像鄒姓弟子,房子、車子什麼都有,但也沒看到他有什麼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要他供養。他會這樣就是驕傲、我慢,認為自己皈依久,褚姓弟子不會做事,自己幫他。表面看起來是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明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准動,他偏偏動。心中沒上師。如果心中有上師,看情況需要他動,一定會先請示。連在上師面前都會胡說八道,上師不在時,不知道他會做什麼。

接下來要修的是施身法,施身法的意思之前解釋過很多次,今天再重新解釋一次。施身法是密法中的八大成就法之一,指一生專修此法在佛法上可以得成就。佛法上的成就是可自度,幫助自己超拔苦海;也可以度他,幫助所有眾生脫離輪迴的苦海。度不是帶他皈依佛門、唸唸佛經、做個義工就是超度。這個法本裡面涵蓋密法和顯教的基礎,顯教的依據是根據《大般若經》而寫的。施身法是漢文的翻譯,以前漢人看到施身法的內容是布施身體出去,所以翻譯成「施身」。西藏話的意思是「斷」,就是切斷一切煩惱。這個法是西藏一千多年前,一位女的在家的瑜伽士瑪吉拉尊尊者傳出來的。瑪吉拉尊尊者是以釋迦牟尼佛作為本尊與上師,寫出施身法的法本。施身法可以快速的累積福德和智慧的資糧。假如學佛人不能累積福和慧,窮其一生修行也不會有成就。

福不是指因為我參加法會身體變好、老公老婆聽話、孩子讀書變好,也不是參加法會後比較順好像有福報。一切會障礙我們修行的都是業障,不管是財富、名、一切善惡業等等,包含眷屬都是障礙我們修行。福報夠,這種障礙就算出現也不會障礙到我們。為什麼我們需要福報,才能減少消除這種障礙呢?因為累世我們所做的任何事情不是善就是惡,基本上都是惡比善多,90%都是惡。惡不一定是讓你生病,也不一定讓你發生很多不好的事。一切障礙你學佛修行的都是惡。資糧就是我們透過供養布施利益眾生的心,才能累積福的資糧。

經由守戒、禪定才能開智慧,智慧分為根本智,就是原始智。每個眾生都具備與佛無二無別的根本智,但是我們所做的一切善惡業的垢將我們的智慧蒙蔽起來,透過佛法的薰陶和修行,這一生所開發出來的智慧(也就是後得智)和根本智結合起來,這樣才有足夠的智慧去利益眾生。智慧不是我們世間學到的學問,也不是你比別人聰明,比別人能幹,比別人做事快,這些都是人生的經驗。智慧是完完全全為了幫助眾生所使用的一切方便法門,是不作意的。「不作意」意思是不需要做作的考量自己的利益得失而想出一個方法去利益眾生。

這裡說資糧,就像你今天要去一個地方,如果你不具備身體的健康,不具備財富是去不了的。意思是說今天想要往生淨土,並不是唸唸佛號就可以去;也不是說你們參加法會就可以去;也不是說你已經皈依吃素就可以去;也不是你已經出家了就一定可以去,福慧資糧不夠是不行的。比如說唸佛號,很多人以為自己會唸就可以去了,不行的。淨土宗也講過,修淨土宗要修三福,沒修福的不可能去。在《阿彌陀經》也講得很清楚,不可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唸佛要看你用什麼心態、用什麼動機來唸佛。假如你只是為了讓自己這一生不要苦,到阿彌陀佛那邊過菩薩的生活,有這種想法就錯了。假如這一生沒有下決心解脫生死,沒有下決心以後成佛、成菩薩要利益眾生,如果你只是為了離開現在世間的苦到阿彌陀佛那邊過好日子,你是絕對去不了。佛經上有說到淨土可以帶業往生,但這個業是善業不是惡業。假如你這一生不將所有生生世世苦的果在這一生成熟,而還有一些惡的業,你就去不了。不要想說懺悔就好,沒有幾個真的懺悔。

施身法為什麼可以得成就?透過累積福慧資糧之後,讓人世間所有的煩惱斷掉,自然斷掉貪嗔痴慢疑這五毒,不用刻意去想、去修,自然就斷掉。為什麼?連身體都可以捨掉、連命都可以捨掉,世間還有什麼捨不掉?我們最不能捨的就是自己的尊嚴,認為尊嚴很重要。就像法會前分享的弟子所說,他的父親躺在加護病房。在加護病房就沒有尊嚴,衣服給人脫光,連內褲都不能穿,管子要插哪就插哪。不曉得你們現在威風什麼?有本事就不要生病;有本事就不要進加護病房;有本事就不要開刀!如果你以後想要晚年過這種生活,被人脫光衣服,你現在就繼續努力不聽上師的話,繼續努力用自己的想法,不肯下定決心學佛,以後就沒有尊嚴。末法時代,人發明很多救人的方法,卻讓病人很苦,生病進醫院用各種方法急救。古時候的人生病就回家,在家靜靜的往生。在現代不救他好像會犯法,好像不孝順,硬要被搞十幾二十幾天才死。這個死不是肉體的死,而是心裡痛苦。

今天修法表面上是超度亡者,其實是超度你們,超度你們貢高我慢、自以為是的心。不管有修沒修,有學佛沒學佛,大家依然故我、自以為是,這個世界才這麼亂。如果大家肯讓一步,這個世界就不會這麼亂。為什麼我們說佛法很殊勝尊貴?只要你肯聽話去做,佛法可以讓我們未來不會發生意外。去做不是唸個咒就有用,會持咒不代表就可以到淨土。持咒有持咒的方法。這些出家弟子出家十多年,一直到高雄道場開光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唸咒的要領,他們才知道以前持咒的方法有毛病。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出家弟子這是否有受用?回答有受用,一句一句的唸,念念清楚不能急,心比較定。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名出家弟子之前在佛寺是負責帶領所有信眾拜佛唸經的人,並詢問這位弟子有多久時間?回答28年。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人家很識貨,人家28年還在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你們都不識貨。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愛罵人、愛罰人。將你們這些不聽話調成聽話很辛苦。你們活了幾十歲已經定型了,不是外型定型,是你們的心都定型了,自以為是、貢高我慢。

今天幫你們修施身法,不要以為今天參加完法會就有福報,早得很!人家修行28年都要上師給意見,何況是你們,特別是那些沒有皈依的,還在想怎麼還沒有講到我這一塊。早得很,你們還不是修行人當然不講到你。那些出家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對他們比較好,多講一些。皈依十多年的,之前也沒有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你們怎麼持咒,教也沒有用,不聽話。你們都以為持咒很簡單,大聲唸就好。怎麼做到唸佛肯定往生淨土?一定有訣竅在裡面。經典裡面所講的是理論,但怎麼去用?不是釋迦牟尼佛留一手。修淨土宗的知道有淨土十六觀,第一觀太陽,怎麼觀?戴太陽眼鏡嗎?接著觀月亮,月亮只有初一十五是圓的,有時候有缺陷還會失蹤,怎麼觀?現在只有文字,觀太陽、觀月亮、觀星星⋯⋯,但是沒有說怎麼觀。淨土十六觀是密法,是釋迦牟尼佛的阿姨求釋迦牟尼佛傳法求好多次,釋迦牟尼佛才單獨傳給他阿姨。法不傳六耳,世尊的阿姨沒有傳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學到密法的時候才知道這是密法,因為密法裡面有觀。

許多似是而非的觀念一直瀰漫在佛教界,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修得多好,但從學佛到現在,從來沒有離開上師。你們學個幾年就說我自己來,我收信眾,你們真的不怕因果。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都不怕,只怕因果。

今天修這個法,是諸佛菩薩和本尊憐憫眾生,希望眾生不要再輪迴,所以幫他們修法,上師開示的佛法大家要聽進去。超度的法門很多,施身法比較特殊,修法人代表眾生供養一切諸佛、上師、本尊、護法、空行母與勇父,幫眾生累積福報才有資格超度。不要以為點個燈、燃根香、唸個經就可以超度,也不是逢七唸個經就可以超度,沒有這麼簡單。昨天有兩位弟子是一對母女來求見,兒子想要參加法會,說今天施身法法會是他父親某一個七,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應允,因為他驕傲。祈求參加法會心態很重要,不是你要就要給。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開方便之門,不要說1400人,14000人都會有。這麼挑不是挑你有沒有供養、有沒有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挑你參加法會的心,你的心有沒有尊重佛法,有沒有懇切為亡者的心。你們都沒有懇切的心,有的人來參加超度法會是怕不來參加的話,陽世的人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不得已才來。出家弟子都聽過這種事情。

修行人很清楚,中陰身的恐懼和無助非筆墨能形容,很急!好像突然把你丟到沒去過的森林,沒有告訴你怎麼出去,什麼都不給你,你會怎樣?會很恐懼吧!你們可以試試看,如果把你丟到不丹或是尼泊爾的深山森林裡一天,完全不告訴你出路,也不給你任何工具,只要一天你就嚇到不成人形了。何況亡者的心?比剛剛說的更恐怖。

只有佛法才有超度法門,其他宗教包含道教都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是學道教的,修到真元出竅,用你們的話可以說是靈魂跑出去辦事情再回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父親往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道教許多儀式,踩破瓦片、捧著水等等,所有道教儀式都做了,還是無法超度。後來還是靠佛法的幫助,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後每天代表父親禮佛才能超度。

為什麼一定要幫過去的眷屬超度?第一他跟我們有直接的關係,第二過去生生世世的眷屬如果還在三惡道,他的晚輩就一定有障礙。你會問隔那麼多代,干你什麼事?但是你們的祖先不好,你們也不會好;如果他們很好,你們也會好一點。因為你們基因一樣,所以祖先受苦的訊號可以打到你們那裡,他們如果很好,訊號也會打到你們身上。很多人以為超度過就和自己無關,繼續過好日子、拍拖、生孩子,當然這是人倫常情。《地藏經》有講,要幫亡者繼續累積福德,他們越好你也會跟著好。在《地藏經》有說,代表亡者做任何佛事,七分之一的功德給亡者,參加的人得到七分之六,為什麼是這樣?在經典中並沒有寫,但是學過密法會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告訴你們,你們也沒有資格知道。佛經為什麼這麼隱密,不講密法?如果講給你聽,你不是這個根器,你又做不到;講給你聽,反而有機會引起你謗法。密法就是可以運用宇宙中一切成分去幫助眾生,要做到這點就不是持個密咒、接受灌頂就能做到。修施身法以顯教的條件就是需要不斷的行六波羅蜜,才有資格修這個法。六波羅蜜已經講很多,今天就先不開示。

金剛乘的心是很廣大的,絕對不會為自己小小的利益來參加法會。如果心很廣大,就得到很廣大的加持;如果心想一點點小事情,就只有一點點小的加持。你們會想怎麼知道六道眾生會來?只要有這個念頭就好。你們會說不知道祖先的樣子,但只要有這樣想就好。他們比你靈,你們有這樣的念頭他們就知道了。科學證明人的念頭會發出腦電波,在宇宙中測得到,人一動腦筋,電波會打到宇宙中。

參加法會心態很重要,也要起慈悲的心,很多眾生不能來參加法會,希望你們參加法會,讓未來的眾生也有因緣能參加法會。絕對不是為了你一個人,地球已經有六十億人,你小小一個人,只是六十億分之一,沒有什麼了不起。《地藏經》才會說地球的人類剛強自用、難調難伏。皈依十幾年一樣難調難伏,明明講不要動,偏偏要動,還以為自己是對,幫其他人讓他們不要被上師罵,那你來做上師好了。上師教弟子有他的方法,因為每一個人的業力不同,你們偏偏愛做上師,做上師很苦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當然可以教他呵責他,因為救過他。在古代,所有上師、出家師父都會打弟子,現在講人權都不能打。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的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不打女生,但是男生天生要給人打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所有女生出口氣,不要再罵男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處理。

你們要把心靜下來,剛剛的過程很刺激,你們忘了它,那是他們個人的事情。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臉部發出慈悲的亮光,修法的過程極為莊嚴肅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絕對的禪定中念誦法本,不顧右肩軟骨磨損的疼痛,進行施身法儀軌。以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上供養諸佛菩薩,下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親自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懇切、莊嚴、清淨、願力深厚的法音傳揚,利益無數有情眾生。與會大眾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輪迴的大悲願力,不由自主淚流滿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加持力極為殊勝,攝受一切眾生,威德力遍滿虛空。

修法圓滿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天來了很多家禽類、鳥類的眾生。修施身法,大家看修法人外表好像很忙,其實心中是禪定的境界,如果不是在禪定的境界沒辦法在同時間做那麼多事情。很多人看修法人在搖鈴打鼓以為是打節拍。有些法師做法會拿兩個鈴在搖,搖鈴打鼓不是在打節拍。密宗的鈴和鼓就好像顯教寺廟前的鐘跟鼓。鈴聲是可以將沉下去的心喚醒。有些人認為自己很苦,跟他講什麼已經聽不進去;有些人覺得自己很快樂,有名有利,你跟他講什麼也聽不進去,尤其是地獄道的眾生已經在受苦,你叫他唸佛是聽不下去的,就要用鈴的聲音將他驚醒。就好像寺廟敲鐘,地獄道的眾生可以聽到。古代製作鐘要挑材質、挑日子,還會加入聖物,上面還會有佛經、咒語,現在沒有那麼講究。藏傳用的鐘或鈴會有咒語、法輪等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搖了一下鈴,道場內隨即迴盪鈴聲。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會感覺好像心靜下來。地球六道眾生特別是人,喜歡聽聲音,因為耳根最利,鈴聲可以直接進入人的心脈,讓雜亂的心暫時停頓。好的鈴的迴聲是很強的。不是每個人搖鈴就有用,你們搖是沒用的,不是搖出聲音就可以。搖鈴人的心是什麼很重要,如果是利益眾生的心,聽到的眾生就覺得像天上的音樂很欣賞。如果搖鈴人的心在趕時間,一直搖一直搖,那聽到就會覺得很吵。鈴的聲音也很重要,仁波切用鈴時會聽聲音,如果鈴的金屬不好,那迴盪的聲音是不足夠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搖了一下鼓,並開示,為什麼要搖鼓?鼓聲可以讓我們亢奮的心稍微定一點。什麼是亢奮,比如說有人認為自己已經很苦,心中充滿怨恨而讓清淨的本性不出現,太快樂的人別人怎麼講怎麼勸也不聽。鼓的聲音進去可以讓亢奮的心定一點,鈴的聲音進去可以清醒一點。鈴跟鼓若要用密法解釋有很多很多,你們沒有條件也沒有資格聽。

修施身法的法器都跟人有關,比如說用人腿骨。你們會問為什麼要用這麼多骨頭?用骨頭不是代表超度鬼。骨頭代表無常,也代表人死後只剩下骨頭,所以在生時沒有什麼好爭的,也沒有什麼好看不開的。有人覺得自己很苦,自殺死了算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會同情自殺死的。自殺死是會下地獄的,佛經說自殺如同殺人。不要以為是自己的生命,自己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死,當然不行,因為你是人,殺自己就是殺人的罪,就是得下地獄。從密法來看,人的身體是文武百尊的壇城,是用來修行的。所以學過密法而自殺等於是毀壞壇城,是要下五無間地獄。不要以為自殺死就一了百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看到自殺死的人,在一個黑漆漆的房間,即使房間裡面擠滿了人,就像現在道場這麼多人,他還是覺得是自己一個人非常的孤單,不斷的重複自殺的過程。如果是從101大樓跳樓,就是看到自己爬上去再跳下來,再爬上去再跳下來。如果是吃毒藥死,就是不斷重複吃毒藥後痛苦的過程。會重複多久?不是18年,也不是180年。如果生前稍微有學佛、供養過,就1000年左右。如果沒有學佛就要更久,不知道多久。自殺死不是找人唸經就可以超度,因為殺人的罪很重,只能靠密法救度,但也不是一次就可以了。

所以假如有人整天和你哭訴,千萬不要加強他的苦,不要人家跟你說感情的問題,你也跟著回答說:對呀!他這樣很不對,真的對不起你,你付出那麼多。人家的戀愛是他的緣,和你無關。你一直講,講到後來以為自己才是主角。不要參與別人的感情的事,不要想說你比較了解她,不要以為讓閨密吐苦水,宣洩一下就沒事。如果講錯話,可能引起她做不該做的事。人家會打電話給你,就是你一定說過她喜歡聽的話,如果沒有講她喜歡聽的話她就會想錯。但是萬一你不小心講錯一句話,讓她做出不該做的事,怎麼辦?所以如果有人戀愛很痛苦,可以請她去看心理醫生。除非是修行人,可以用佛法勸勸她。尤其末法時代的人,情執很重。你們看清楚「情」這個字,是豎心邊、旁邊是青,「青」在古代是黑色的意思。談情就要心黑,心不黑不要談愛情,你只要想是找個伴就好了,我們都需要一個伴。現場的年輕人不要瞪大眼睛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這個意思。仁欽多吉仁波切70歲了,一定有經驗。心黑的意思就是不怕受傷害,不怕失去的心,再去談愛情。沒有誰一定是屬於誰的,很多女孩子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感情會有什麼好結果?只有生老病死,只有生離死別。有誰不會死、不會離開?有緣能在一起就開開心心,沒緣分開也是開開心心,因為可以有機會再找一個,投資時間再找一個。

從佛法嚴格來看,「心淫他夫」,心淫不一定要發生什麼關係,女生心裡想:如果他是我的老公有多好!他是我的男朋友有多好!這些都算在內。現場沒有這樣想過的舉手,有這樣想過就算對不起另一半了。不要想說我沒有行動啊!男人才有行動!以佛法的觀念,心所想才是最嚴重的,男的行動做一次就結束,女的一直想一直想,那更嚴重。這麼多事情都是自找煩惱,有姻緣也好,有愛情也好,有夫婦眷屬也好,都是累世修來的緣,不要有誰對不起誰的觀念,隨緣隨分。

不要想現在iphone可以打開視訊看他在哪裡,他也可以假裝沒電、假裝收訊不好,要騙就是會騙,不騙就是不會騙,兩個人相處之道就是互相尊重。有一天覺得這個緣再下去會有煩惱,就看怎麼辦再說,但是不要有怨恨的心,對自己不好。今天為什麼會說到這個?因為今天很多女孩子在想這個。沒法度(臺語),現在當上師真的很辛苦,還要當感情顧問。出家人就沒辦法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得那麼流利,因為曾經滄海,不是難回首,是直接走,直接走到阿彌陀佛那裡不回頭。你們要這樣想,愛情的痛苦是學佛的推動力,人生就很愉快了。不痛苦不會來學佛,能嫁白馬王子,然後生孩子、發財、有房子,怎麼會來學佛?既然有苦來學佛了,就要勇往直前,直接到阿彌陀佛那裡。不要想說你來學佛,他會回頭,他會聽話,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驗告訴大家不要吃回頭草!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儀軌。在修持阿奇護法儀軌時,擔任侍者的褚姓弟子將寶瓶的沾水圓管掉進油燈,還裝沒事,撿起來也沒有擦就直接放回寶瓶內,他以為上師沒看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如果掉到地上就沒事,偏偏掉到油燈內,知道掉到油燈內還沒有擦乾淨就又裝回去。這種行為就是不恭敬三寶,這麼不尊重法器。壇城前面的東西可以這樣隨便嗎?要不要以後每次你喝茶時,裡面都滴幾滴油!沾到油,擦乾淨就好了,偏偏以為上師看不到,放回去。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停止持咒在呵責褚姓弟子時,與會大眾並沒有隨時注意上師、馬上停止,依然持續在持咒。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呵責與會大眾,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停止持咒了,你們還在唸,是覺得自己很精進嗎?全部都是這樣!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呵責褚姓弟子時,這位弟子還轉頭看向壇城。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回頭看什麼呢?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講他錯在哪裡,他還轉頭,就是不恭敬、不尊重上師。上師訓示弟子,還敢回頭看其他地方。他的眼珠子一直在轉,腦袋在想說有什麼理由來搪塞自己沒有做錯,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話,他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心中沒有上師。阿奇護法會把你們一個一個揪出來,今天原形畢露。平時嘴巴講恭敬看起來跟真的一樣,上師是從小地方看人,不是看表面大地方。這個弟子還以為剛剛罵另一個弟子,不會罵到他這裡。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修理這個弟子,只是還沒有想到要怎麼修理他。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理事長,這位弟子對三寶不恭敬,還能當理事嗎?理事長回答,不能。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這位褚姓弟子不能學密法,把法本收回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帶領大眾修持阿奇護法及迴向。修法圓滿,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要如何將寶瓶清洗乾淨,並開示。

剛剛在持咒時,有兩個人打哈欠,其中一位是出家眾。你們以為打哈欠是太累。持咒會打哈欠是身體血氣不好,就是血液中的氧氣不夠,當持咒時要推動氣血,就會打呵欠多吸氧氣。以密法來看就是業氣很重、懺悔心不夠,所以善業惡業的氣還在氣脈中流動,而無法集中心來持咒,就會覺得很累。所以學佛第一個法門就是懺悔。不要想拜過懺、發過願就是懺悔,看你們就知道,當然沒有懺悔。這幾個被罵的弟子平常都說懺悔,有沒有真的懺悔?沒有。當他們被罵的時候,第一個動作就是找理由解釋,所以就動來動去,從佛法來看就是不尊重。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無論是呵責還是講話,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全神留意。這可能也是和家庭教育有關,從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父親就要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被罵時要站好不能亂動。剛剛的弟子為什麼轉頭?就是想找個理由解釋,不要再繼續挨罵。明明做錯事還想找理由解釋,這是大家的通病。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怎麼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有跟你們說了。你們是做錯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罵,沒有子虛烏有的。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則不是如此,以你們的想法會是沒有理由的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動都不會動,就是完全接受。在密法裡面,上師任何動作都是對弟子的加持。你們業障深重,不接受罵,單靠你們嘴巴懺悔就可以消業障嗎?所以怕挨罵的不要接近上師。遠一點還看不到你們的小動作,在上師身邊就看得很清楚。

你們活了幾十年都定型了,定了型要往生淨土就很難。要往生淨土就絕對要尊重三寶,上師說什麼就是聽、相信,不需要推敲、去想。當然上師所講是有根據的,根據佛經、根據傳承上師所教。今天被罵的弟子都皈依十幾年,小地方就原形畢露,自我中心都很重,自我中心重的人怎麼學慈悲?自我中心重的人絕對不會謙虛、謙卑,怎麼可能完完全全犧牲奉獻,這樣就沒辦法學到慈悲,也修不出慈悲。連慈悲心都醞釀不出來,只可能偶爾靈光乍現,出現一下下就沒了。佛法沒有慈悲就什麼都沒有,要怎麼修出慈悲?就是先將自己打垮為止。打垮自己不是不要事業、不要結婚,不是這類的事情。而是將內心自以為是、自以為對的打垮,佛法才能進去。佛法進去才知道自己做事有很多缺點。

剛剛被罵的弟子為什麼一直動來動去,就是想找理由解釋自己沒錯,如果接受上師教導,就會乖乖站著聽訓。從這裡來看就是不尊重上師,所以沒有資格學密。不要以為來學佛就要教你密法,有很多道場會教密法,但是寶吉祥道場很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很嚴格的教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學到密法,所以對你們的要求也是一樣。不要以為來參加法會就能學到密法,不要以為皈依久就能傳到密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此生能成為仁波切,不是因為供養多,也不是因為國語講得比較好,而是做到法本、佛經中所要求的弟子對上師的心。

上師是代表諸佛菩薩與傳承上師教導弟子佛法,如果連看得到的上師都不尊重,怎麼會對看不到的諸佛菩薩尊重。不要以為自己一直唸一直唸就可以看到佛菩薩,照你們的德性以為唸一唸就可以看到佛菩薩,從《金剛經》來看都是魔,是心起魔。沒有證到空性之前是見不到佛的報身、法身。你們連唸佛號唸錯都不可能見到化身佛,怎麼可能見到佛的報身、法身?也不要以為有修禪定就可能見到,不可能,你的法性還沒顯露。法性就是清淨的本性,清淨的法性是完全沒有煩惱,你們還有一大堆煩惱。這邊講他,他在另一邊就想找方法解釋自己的問題。煩惱一起,上師講的話就一個字都聽不進去。不要以為學佛很困難,學佛就是要將自我打垮。打垮不是消滅自己,既然是學佛,就是要學佛法,就不是人法,人的方法。雖然我們有人的軀體,不代表下一世一定是人。既然不想下一世到三惡道,此生就要改。就要將自己以為厲害,以為自己是對的,以為自己很能幹的心態調整。如果不改,佛法進不到我們的心。不是很消極的人家講什麼我們就聽,而是佛法教我們的方法就是檢視自己的缺點。

正如昨天有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在工作上有很多人批評,被很多人攻擊等等。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恭喜你,當有人批評你,你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佛法就是檢視自己,每天我們遇到的人、事、物都是有很錯綜複雜的因緣在裡面。怎麼讓錯綜複雜的因緣變簡單?就是用佛法檢視。剛開始也不是每件事懂得如何用佛法,所以每天晚上睡覺前,要看看自己今天做的事,自我的觀念重不重?有沒有覺得自己受委屈,有沒有覺得人家冤枉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吃虧?有沒有覺得自己失去什麼?有這種想法就是自私自利。也要檢視自己有沒有得到什麼就很開心?那也代表得失心很重。佛法就是我們的日常生活,修行不是閉關多少年,唸多少遍、拜多少拜,這些都是助緣。修行要從調整自己的心開始,從哪裡開始調整?從恭敬。恭敬就是尊重、聽話。剛剛被罵的弟子因為不尊重,再修也沒用。就是這麼巧,阿奇護法就讓他把灑淨的寶瓶的沾水管子掉到燈油中。他動作也很快,馬上撿起來裝回去,沒想到上師眼睛比他還快。做錯事沒關係,肯承認錯後不要再錯就好了。誰沒做錯事?上師也曾經做錯事,釋迦牟尼佛成佛前也曾經做錯事。做錯以後不要再錯,去掩飾你的錯等於再加一個錯,被人發現你去掩飾錯,錯上加錯,越錯越離譜。做錯,沒有傷害到別人,承認自己有錯,以後不要再做。每個人都不承認自己錯,都說別人錯。

有些媳婦煮幾天飯給婆婆吃,就因為婆婆不滿意而不開心。當然不滿意,你又不是她女兒,怎麼知道婆婆喜歡什麼,口味當然不一樣,你有沒有事先問婆婆喜歡吃什麼?現在夫妻都外食,都喜歡去吃到飽,從小到大都外食,舌頭的味覺已經習慣很複雜的味道了。外面的店為了讓你們覺得好吃,放很多調味料,那些口味都是調味料調出來的,舌頭的感覺都畸形了。老婆煮天然的食物給你吃,老公就說不好吃;老公帶妳去天然食材的餐廳,老婆也覺得不好吃。末法時代的眾生沒有福報,吃不到好東西,看不到好東西,聽到的都是吵來吵去。末法時代眾生的業很重,即使是打開電視看到的都是互相批評、傷害的劇情,充斥了很多第三者,怎麼報仇、怎麼搶男人、怎麼搶女人。喜歡看韓劇更嚴重,看韓劇看到後來,心都寒了。看電視應該是要看讓你得到一些常識的東西。

過自己的日子守本分,災難自然就少。也不要看罵人的網站,不要以為在網路上罵人,按個圖案就沒事。現在是非特別多,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跟你無關就隨便發表意見,以後人家也會隨便講你。只要有一句話還留在這世間,你的惡業就會留著,以前要造業還要面對面;現在不是了,科技越發達,造業越方便。以為對方看不到,就增加了很多造業的機會。

不要看上師修理他們兩個,他們值得上師修理,因為他們亂了壇城很久了,他們帶頭不尊重上師,年輕輩自然就不尊重上師。鄒姓弟子教法務組的義工要小心,不要被上師罵。為什麼要讓那些當理事的人抽籤輪流上壇城來當侍者?就是看他們對上師恭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上週擔任侍者的兩位理事回答,上週是不是沒有這週罵得厲害?回答︰是。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有做錯事嗎?回答,有做錯。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為什麼沒有罵這麼厲害?孫姓弟子回答,因為弟子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被他矇到了,他是反應慢一點。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問方姓弟子上週當侍者時,手為什麼一直發抖?是不是怕做錯事?方姓弟子回答因為緊張,心態不對。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就是怕做錯事,而孫姓弟子不怕被罵,因為他覺得做錯被罵就是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不想被上師罵是最惡的,因為不想改,想改的人絕對不怕挨罵。仁欽多吉仁波切到現在還是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訓,只要不對還是被講。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永遠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你們以為學很多年自己就很行,真的行就給你升座了,就算讓你升座,照罵。佛法無他,就是尊重、恭敬、調整自己的心,不是調整目前的生活方式。不是學佛朋友都不見,但是很奇怪,學佛後動物的朋友就不見了,還不用不好意思拒絕,自然就不見,不會找你去哪裡玩。

來參加施身法法會,既然布施了,就要懂得捨,捨去「自以為是」的那個我。做每一件事、講每一句話之前,都要想一想會不會傷害對方。就想白馬王子站在妳面前,講話少傷害別人。就算覺得他的行為不對,可以用比較婉轉的話講,不要一拳打過去,你們不是上師,他們幾個弟子是欠上師,所以上師可以罵。你不要以為誰欠誰,即使負責對方的生活,女的也不要說犧牲自己的時間給對方,這是最笨的話。剛開始可以不犧牲啊,後來才說自己是犧牲。互相心甘情願,有事情就用人生常識去處理,不要用自以為是的方式處理。今天講那麼多還是人的問題。人的貪嗔痴慢疑,所以很多問題出現。只要貪嗔痴慢疑減少,問題就會減少,求都不用求。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慈悲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11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