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6年8月28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法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施身法,很多信眾不了解這個法門,但是也不需要去了解,你們沒資格學這個法。施身法是結合顯教的理論,就是釋迦牟尼佛的教法,和密法結合,顯密雙修。一定要有顯教的穩固基礎才能修習施身法。如果修這個法門沒有空性的慈悲心和菩提心,就算讓你學到,你也沒有辦法用來利益眾生。學佛最重要的基礎就是十善法,十善法修得圓滿,五戒自然守得好。很多人認為修十善法做好人就可以了,十善法表面上看起來是自己要做個好人,其實是斷除一切煩惱的開始。

十善法簡單說,第一就是不殺生,第二是不偷盜,第三是不酗酒。以一般的信眾來說是不酗酒,如果是一位金剛上師,一定不能喝酒,如果能喝酒,一定有條件。曾經有個故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也開示過,除非像是那洛巴上師,他為了度酒店老闆,到一個酒店喝酒,將酒店裡面的酒喝光了,太陽還沒下山,而且沒有醉。如果能做到這樣你才能喝。不酗酒的範圍也包括一切麻醉藥品,如香菸、毒品、安眠藥,還有治療精神病的藥、治療憂鬱症的藥,治療憂鬱症的藥吃了對人有很不好的副作用,人會變得痴呆。

第四是不邪淫。這不是指一夫一妻才是不邪淫,一夫一妻制是西方人的文化,別的宗教的文化。不邪淫是指不和有夫之婦、未成年的對象交往發生關係或強姦,重點就是不要去傷害別人。

第五是不惡口。包含喜歡罵孩子夭壽都算是惡口。很多人說自己沒有講啊,只是上網打字不算。你們不要以為開口罵人才算惡口,用打字的就沒事,自己想想,有些人在打字的時候會一直唸、一直打字,自言自語。

第六是不兩舌,不兩舌的定義是不挑撥是非,不挑撥是非的定義是很微妙的。如果你在路上看到好朋友的老公帶著動物(第三者),不要馬上打電話跟朋友說,這就叫兩舌。人家老公本來只想帶動物(第三者)一次的,因為動物(第三者)本來就不好帶,但因為你跟朋友說的一句話──你的老公最近要把他看緊一點,而造成家庭風波。這只是告訴我們,當老公可能會有機會帶動物(第三者),當老婆的可能會有機會帶姓王的(第三者)。這是人家的事,不要以為為他好,也許真的不是帶動物(第三者)。

很多年前,有兩位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其中一位信眾的先生離開家很久了。她不是來問她先生在外面有沒有死掉,問外面有沒有女人。你們都不會擔心老公有沒有錢?還活著嗎?只在意他外面有沒有女人,現在的男人結了婚很可憐。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開示,沒事,過了中秋就會回家了,妳這麼唸先生,他在家待不住。本來這個人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慢慢平靜下來了,結果她旁邊的朋友說:你看她老公這樣是不是不對,怎麼可以,結果當事人火又蹭上來。很多人都喜歡這麼做,這就是兩舌。有時候並不是直接挑撥對方,而是譬如說,辦公室裡面有人批評別的同事你在旁邊加碼,有時候你或許沒有加碼,但有人問你覺得某一個人怎麼樣?你回答:「我也不是很清楚。」這樣的答案其實就是你有意見,上班就上班。為什麼現在的國中生高中生有那麼多的事情?因為父母親整天在家裡面批評這個、批評那個,看電視罵這個、罵那個,聽著電視裡的名嘴講話就跟著一起罵。小孩從小就在這種環境下成長受到影響。以前沒有名嘴的時候就看八點檔,為了劇情裡面受苦受難的女生出氣,一拳就打到坐在旁邊的老公,還說,「你看你們男人」,關你老公什麼事了?但是孩子從小就看到,開始在小學、高中時挑撥來挑撥去。

兩舌不一定是你說,你沒有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卻附和對方說的話,不清楚他們倆發生什麼事就加進去發表意見,包含自己的孩子在外面有養動物(第三者)的事也是如此。父母親管不著,為什麼管不著?你的孩子第一次和對方牽手的時候有沒有跟你說?他們第一次kiss的時候,第一次very close contact的時候有沒有跟你說?如果他沒有問過你,關你什麼事?後面發生什麼事他要負責。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自己的孩子也是這樣,已經跟孩子說過了,他們不聽,不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很多時候是兩個人的事情,最後卻變成兩個家族的事情,一個要幫兒子、一個要幫女兒,最後就打起來了。

兩舌的事情你們要很小心,禍從口出,什麼事都是嘴巴講出來。動不動批評就容易出事。在《寶積經》有提到,身為修菩薩道的行者不批評當政者,現在在管理你的,以前是國王,現在是指總統、執政者。並不是說他做錯事不批評,觀念在於這是以選票選出來的,大家共同的力量選出來的,會選出什麼樣的執政者,也是大家的共業。投票的意思是你認同他的講法、做法你才會投這一票,你還罵?有人會說我沒投給他啊,沒投給他表示你和他沒有緣,不代表你可以罵。

第七是不綺語,以一般信眾的標準來說,就是不要講一些讓人產生非分之想,或起貪念、嗔念的話都是綺語。對修菩薩道的人來說,只要是無關佛法的語言都是屬於綺語的部分。不要認為我可以講他,我知道他錯在哪裡。誰對誰錯?哪裡有對與錯?一切都是因果,如果你不是從因果的角度來說,都是綺語。

第八是不妄語,對一般信眾來說是指不要欺騙人,對學佛人、修行人來說,妄語的部分幾乎都犯過。你沒有達到這個成就而說自己有,或叫別人唸什麼經、怎麼拜佛、怎麼持咒等等,你們是上師嗎?不要說自己學佛十年就是居士。如果以《普門品》所寫關於居士的條件,居士是至少有一半的財產都是捐出去的,大部分的財富都是用來護持佛法、有修行的人。他和出家眾不同的地方只在於他沒有剃光頭、有眷屬的。居士不是指在家眾,如果說在家眾就是居士的話,《普門品》就會出現在家居士這個詞。佛不會講錯話,出家人就出家人,在家人就在家人。如果在家眾就是居士的話,《普門品》就會說,觀音菩薩現在家居士身,沒這麼說,只有說現居士身,所以要搞清楚。很多在家人、出家人都會犯打妄語這個戒,沒有認清楚自己的身分之前,好為人師。也許你們會說這是幫他跟佛菩薩結緣,這個觀念是對的,但和佛菩薩結緣不是你一定要教他什麼。

有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去雲南,坐飛機時旁邊有一對夫婦,是西方人,國語講得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要標準。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是哪裡人,他們回答家族二代、三代都是基督徒,父母曾經在中國傳教,所以回來看看。他們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信仰什麼宗教?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自己是佛教徒,對方就開始保持沉默,兩個小時的航程,這對夫婦沒有再開口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一句話。就在快要抵達昆明時,突然遇到亂流,飛機顛得很厲害,非常不穩,那位太太驚嚇得大叫。不過,她沒有叫主的名字,如果是你們,就會大叫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輕輕拍她兩下跟她說,妳是好人,妳的主會救妳,不要怕。這位婦人馬上安靜,不再驚恐。後來下飛機時,這位婦人的先生還主動遞名片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就是幫他跟佛菩薩結緣,但是沒有把佛菩薩的名字搬出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跟她說,觀世音菩薩會幫妳,她可能會很困惑地說who?What is that?不行嘛!佛法的特別就是,我們是佛教徒,對方不是,要如何利益他們?用對方習慣的方式,而不是我們去學他的方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變成基督徒嗎?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這個方式幫她,可能她不好意思,所以不再叫。也可能是她想到一位其他宗教的人都這麼說了,她再叫,就顯得她不相信她的主。

佛法不是你們想像的這麼古板,也不是你們想像的這麼隨便。佛法有其模式,就是根據十善法。不打妄語的定義,不需要讓人家知道你多厲害,只要你能解決當下她驚恐的心,你就是在學菩薩道,何必要將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搬出來。你說,是不是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來加持她?當然是。像是你們搭飛機不會大叫,你們會想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你在同一架飛機上,一定沒有事,這是信與不信的問題。但是也不一定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飛機上會保佑你,說不定大家一起到阿彌陀佛淨土。

修十善法不代表你就是善人,而是修十善法你才具備人的條件。不要理所當然認為自己本來就是人啊!對於動物學家的分類來說,人類也是屬於動物的一種,叫做哺乳動物,humanbeing。動物學家來看,我們和其他動物都是一模一樣的。怎麼才具備人的條件?十善法。「不貪」,不貪自己非分內的事情。「不嗔」,不為自己任何利益起嗔恨心。「不痴」,深信因果。十善法能修,五戒才能完整。不修十善法,就算你受了戒,五戒也守不住。沒有五戒十善,絕對不能體會到慈悲的意義。沒有慈悲,完完全全沒有佛法。也就是你要幫眾生超度,五戒十善修不好,不能體會慈悲。不能體會慈悲,如何修出慈悲的力量呢?沒有慈悲心,有心無力,沒用。

有時候你看電視,看到有人很可憐擔心他,但你知道你無法幫他。如果你有能力,可能發動你週遭所有能力去幫他。不要以為看到別人可憐流下淚來就是慈悲,這是惻隱之心,連一隻大象看到自己的同伴受傷了,也會流下淚來。因為同類受傷害,偶爾善良的心出現一下而已。你對家人比較有感覺,對外人就比較沒感覺。真正修五戒十善才能培養慈悲心,一切眾生都怕受傷害,包含自己在內。只有修五戒十善才不會去傷害眾生,眾生也不會傷害你,這就是因果。一直不斷傷害眾生,果報自然是眾生來傷害你。例如你們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起在郊外給蚊子叮咬,蚊子只會吸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血,不會將細菌釋放出來,而你們被叮,則會腫一個大包。你們可以留意自己有沒有修五戒十善,不是修表面功夫。當你們修五戒十善一個程度,天界會知道,所有護法也會知道,身體也會有變化。

你們在大法會的時候,聞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上有一種香味,接見信眾時在旁邊侍奉的出家眾弟子和比較靠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就有聞過。出家眾不能深吸氣聞,這樣破戒。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接見信眾時在旁侍奉的出家眾,有沒有聞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上的香味。出家眾回答有一股清香,像是淡淡的檀香。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曾經有弟子問過這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只要戒守得好,體香就會出現。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看過經典,但釋迦牟尼佛有開示過這種事,最近有弟子找出這段經文出來。這種香味若有似無、若隱若現,如果刻意去聞反而聞不到。大家參加過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可以聞到很香的氣味,這就是從戒體而來,戒體守得好才有會香味出現。這香味不是在袈裟法衣上噴檀香精油。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要負責送洗法衣的弟子回答,弟子回答,沒有噴任何精油在法衣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問這位弟子,這位弟子非常肯定而且大聲的回答沒有。

大家覺得自己搞不清楚佛法,因為你們沒有去做。只要做到,佛經也都將所有境界介紹出來。當時阿難尊者去請示釋迦牟尼佛這種香味來由,做到五戒十善的修行人,天都會讚歎。為什麼天會讚歎?因為這個修行人會幫助很多眾生。你們不要以為吃素了不起,牛跟羊都在吃素,但是牛跟羊都沒有修五戒十善。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大家吃素是五戒十善的第一條,戒殺,但是你們後面還沒有修。吃素當然是比還在殺生的人好。為什麼參加施身法法會一定硬性規定要吃素?第一、就是修十善法,不要以為參加完超度法會後沒你們的事,只要你們努力修行十善法,就會使得得超度的眷屬的果位越修越高。從《地藏經》就知道地藏菩薩某一世發大願,就可以讓他的母親從地獄道出來,從短壽的命,到下一世得長壽,後來授記成為未來佛。所以要你們吃素合情合理合法,這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所以沒有理由縱容相信佛法的信眾繼續吃肉,不來就不來吧!

別的宗教可以嚴格規定不能吃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清楚體會到只要照佛所教的去做,做到了,跟佛所說的境界都是一樣的。佛沒有騙我們,只是你們在騙自己,參加一兩次法會,就以為自己懂,你做到了嗎?只要做到,一切就變了,不需要來求,問都不用問佛菩薩。佛沒騙我們,只要你做到,會有什麼境界,佛講得很清楚。不是自己覺得自己變好,要有上師確認,佛菩薩確認,才算真的變好。你們憑什麼說自己變好?只是偶爾好一點。

《地藏經》有開示,轉過頭又走回危險的路。為什麼需要上師?想學佛,上師會盯著你,如果只是信眾,就不會盯著你。真正想學佛,想此生解脫輪迴,想得生淨土,不是唸唸阿彌陀佛就可以去,以為靠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就可以到淨土。最近有弟子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但到不了淨土只能去天界,因為這個弟子生前沒有發願往生淨土,只希望得頗瓦法不要苦,而不是發菩提心到淨土。此生懶的人,不可能到得了淨土,到淨土不是過好日子。到了淨土除了入定時鳥不吵你,一出定,鳥一直唱歌給你聽,提醒你要修行。在淨土每一個聲音都在提醒你要修行。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的說,哪有像在寶吉祥佛法中心道場那麼好,每個禮拜才罵3個小時。所以你們在生時以為去阿彌陀佛淨土是去避難、是去過好日子,即使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還是沒辦法送你去淨土,最多到天界。這個弟子來求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知道他去不了淨土,要他去求阿奇護法。往生過了八小時,還要他的妹妹先唸兩萬遍六字大明咒才修頗瓦法。不是求就一定得頗瓦法,不是得頗瓦法就一定去淨土,跟你的福報因緣有關,跟你對上師的信心有關。講來講去沒有人聽得進去,每個人都將佛法當作避難所,佛法是學了要改。

《地藏經》開示,地藏菩薩看你們走危險的路,伸出手牽你走,你也要伸出手菩薩才能牽你走出來,菩薩好不容易牽你們走出來,你們卻說好累,要等一下。你們都說等一下,就等吧;沒那麼急,就不急吧,都是你們的因果,人生無常。這個往生弟子曾在連鎖的咖啡店工作,過去十幾年給人吃過期不乾淨的食物,表面是上班拿薪水,不得不做,但這是共業。在這末法時代,沒有佛法的指導,沒有上師的監督,你們很容易自我陶醉以為自己做對事,所以有人會去收養流浪狗,那為什麼不去收養流浪漢呢?應該一視同仁。因為流浪狗比較好控制,給牠吃飽就可以了,人的要求就比較多。佛法的慈悲非你們所想像的,以為對誰好就是慈悲,慈悲涵義很深很廣。超度不是單單超度亡者,真正超度的是你們在生的人。你們的心都是充滿貪嗔痴慢疑。慢,就是驕傲。疑,疑什麼?問你們信不信佛法,都說信。要叫你們做,就開始疑,做得到嗎?做到會怎麼樣?做了有什麼好處?為什麼要聽他的?我現在不是要這個,怎麼沒有神通不知道我要什麼?這些都是「疑」。

這個世界、這個宇宙沒有佛法,眾生就苦了,所謂的苦不是你們短短幾十年的苦,而是不斷輪迴的苦才是嚴重。末法時代開示深奧的佛法,你們有聽沒懂,所以今天開示最基本的佛法,要聽進去、要去做。不要以為要學很大的法、很深奧的法,才能去淨土。五戒十善都沒修,沒有下決心往生淨土修行,傳再大的法都沒用,因為基礎都沒打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學很多法,很多法都不是自己求的,而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主動傳法,因為知道這個弟子有這個需要,知道這個弟子會遇到許多需要幫助的眾生,需要一些方法才能幫助眾生。你們一定覺得奇怪,佛那麼厲害,應該唸佛號就行。但是每尊佛的願力都不一樣,眾生的種種業力也不一樣,眾生有八萬四千種煩惱,所以需要八萬四千種法門來利益眾生,不是佛法需要這麼多法門,而是眾生需要。如果不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不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退休,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就退休。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感到的煩很難形容,眾生的貪念,對佛法的不相信,對自己欲望的放縱,最近因為要找地蓋佛寺,更加看到眾生貪婪心的恐怖。

要修施身法非常不容易,沒有下定決心要行菩薩道,修這個法會起恐懼的心。另外修法需要珍貴殊勝的法器,現在留在世間的這種法器已經不多,現代的法律也不容許再製作這類法器。過去西藏有仁波切需要亡者腿骨作法器,家屬開心得不得了,因為家屬知道他們家族要開始有福氣,開始要轉運了。如果現在需要亡者腿骨製作法器,家屬會想保住全屍下葬而拒絕,寧願骨頭給蟲蛀掉也不給。施身法能否長久繼續傳下去會有些困難度。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還有體力就會盡此生之力一直修下去。目前四大教派中有教派是不容許出家人修這個法,有幾個原因。施身法一開始修,有緣沒緣的眾生就會進來,看看修法人在做什麼,如果修法人沒有辦法將來的往生眾生超度,那麼這些眾生就會留下來。現在寶吉祥佛法中心道場人是越來越多,沒有鬼在,表示 仁欽多吉仁切真的能超度,有些教派以顯教為主,因此擔心主法人超度的力量不夠,為了安全就不修這種法。

另外施身法的法本是一位女的在家瑜伽士寫出來的,有結婚、生子,傳下來之後就有很多在家眾在修施身法。這個法只需要鼓、腿骨,再加上鈴就可以修。法本有講到修法人要去八大尸陀林,就是去火葬場修法,在西藏、尼泊爾、印度都有火葬場。這些地方有很多亡者,修法人就會到這些地方修法。施身法強調連身體都要布施給眾生,所以不需要在意得到什麼回報。因此,這些四處修法的瑜伽士就不會像出家人一樣穿得很莊嚴,甚至坐在喪家外面就開始修法,也不在意能不能得到喪家的回報。慢慢的,修施身法的瑜伽士看起來像是討飯的在修,因此有些教派就覺得不夠莊嚴,而不讓出家人修施身法。在其他的教派,公開同時有這麼多人參與施身法法會也不多,原因是其他教派認為格西和堪布應該以講經為主,仁波切應該以修大法為主。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一個人就可以完成。西藏的規矩,上師修大法,會有很多出家人一起幫忙,信眾的供養可以分派給參與的出家人,有一定規矩。像是在西藏,你們參加法會時,看到有人在分派供養金給出家眾,這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出家眾。但是施身法就只要上師一個就能修。一對一修施身法就已經很困難,更何況是這麼多人參加的法會。今天1400多人參加法會,每個人帶10位往生的眾生,就有14000,還有我們不知道的眾生。因為嚴格要求吃素已經少了很多人,不然一定更多人來。

你們能參加施身法法會,不代表你們所有問題都可以解決。過去所做一定要承受,今天參加法會,如同《地藏經》所說,是讓你們能超越障礙,超越學佛的障礙。原本擋在前面的障礙是隔離你們接觸三寶,而讓你們學不到佛法。參加法會後,將障礙移到後面,讓你們可以接觸佛法,讓你們能繼續學佛修行。障礙不是消失,如果停下來退一步,障礙又跑到前面。很多人以為參加過法會就是英雄好漢一條,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用修行了。這些人以為參加法會只是為了超度,其他沒有自己的事,其實就是懶,看過《地藏經》就知道你們有夠懶。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才知道為什麼只出一位地藏菩薩,因為這幾十萬年只有地藏菩薩是這樣修行。你們做不到地藏菩薩的範圍,就要聽進去上師的話,不要以為上師只是講故事,只是針對某一個人,其實大家都是一樣,沒有分別。

施身法可以讓你學習佛法的障礙停止,只要你不想學,障礙就馬上來。不是因為你來法會障礙馬上出現,而是障礙本來就準備要修理你,剛開始因為看到你要學佛,所以障礙暫時不找你給你機會。你只要不想學,障礙馬上出現要你還債。就像你欠債,現在突然找到工作可以慢慢還債,債主先讓你去工作好還債,結果你將賺到薪水先拿來享受,那債主會怎麼樣?債主一定生氣,原本討債時只是罵罵你,現在少不了一拳一腿。原理要搞清楚,絕對不是佛菩薩要修理你,上師要修理你,不是誰來罰你?都是自己做出來的。佛經只是勸我們要聽話,佛不會規定你一定要怎麼做。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從信眾修出一點點成就,至少是一個sample。怎麼做到?就是笨笨的依照佛菩薩怎麼教就怎麼做,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怎麼教就怎麼做。你們腦筋就是一直動、一直算,比大數據算得還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希望眾生離苦,沒有別的想法。等一下修法,你們的心不要飛走,要起懺悔心。不要想搞懂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做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都不敢說自己百分之百懂,你們只要專注、相信,加持力就會出現。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臉部發出慈悲的亮光。修法的過程極為莊嚴肅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絕對的禪定中念誦法本,不顧右肩軟骨磨損的疼痛,進行施身法儀軌。以其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上供養諸佛菩薩,下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親自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懇切、莊嚴、清淨、願力深厚的法音傳揚,利益無數有情眾生。與會大眾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輪迴的大悲願力,不由自主淚流滿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加持力極為殊勝,攝受一切眾生,威德力遍滿虛空。

修法圓滿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詢問出家眾,今天修法修得很快嗎?出家眾回答,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

今天還有時間,所以跟大家開示關於施身法的來歷,滿足一下出家眾的好奇欲。施身法的法本是根據《大般若經》的精神,《大般若經》講的內容是什麼?空性。《大般若經》占《大藏經》三分之一的篇幅。唐三藏為什麼不將「般若」的意義翻譯成漢文,而是音譯?「般若」簡單說,是空性,是智慧。「般若」的定義,如果你沒有修五戒十善,沒有修慈悲心,沒有修慈悲力,沒有發菩提心,沒有修菩提行,這個「智慧」不可能開。很多人來求開智慧,開智慧用來幹嘛?讓你們多賺錢,讓你們控制老公,讓你們控制孩子?這不是智慧,這是耐性。你如果可以慢慢跟你老公耗下去一直到死,就能控制他,他做什麼事只要打死不簽字就沒事。這是耐性,跟智慧無關。

為什麼《大般若經》占《大藏經》三分之一?如果要利益眾生,單靠打坐、打佛七、八關齋戒、拜懺、持咒,都沒辦法幫助眾生解脫生死。身為弘法人如果智慧不開,就沒有辦法深入經藏,很多人以為「深入經藏」是多聞、多看、多讀。深入經藏要看清楚這個「藏」,「藏」指的是如來藏,不是《大藏經》。深入經藏,是要經歷一切釋迦牟尼佛與上師教的佛法修行的過程,才能體會到如來藏。能夠體會到如來藏,根本智跟後得智結合之後,智慧才能打開。般若一開,佛經一看就知道怎麼用、該怎麼講、該用什麼方法幫助眾生。絕對不是用意識去想應該怎麼做才好,這就不是用般若,這是比較、計較。很多人會衡量這件事情做下去好處在哪裡?壞處在哪裡?這就是計較。

瑪吉拉尊聖者是先學顯教,完全體悟般若的定義之後,才以《大般若經》的內容與思想來寫這個法本。為什麼以般若的精神來寫法本?因為若行菩薩道,沒有體悟般若,會有所畏懼。畏懼什麼?會擔心失去什麼!《寶積經》說菩薩無所畏懼,並不是菩薩很厲害有神通變來變去,眾生無法傷害;或是菩薩辯才無礙,講到所有人聽他的。無所畏懼的定義是說菩薩般若一開,能了解因果因緣的真實面貌,對於世間一切種種現象不會起畏懼的心。比如菩薩不會畏懼生病,生病也是因果因緣。你們就聽不進去,只擔心錯過黃金治療期,只會說早知道怎樣就怎樣。菩薩無所畏懼並不是膽大包天,可將惡因透過修法而讓惡果不出現,完全不是這樣。而是面對所有眾生包括自己所產生的現象,都用般若去看事情的真相,而不是用世間的分別法去衡量所有的事情。當用般若去行菩薩道,就沒有畏懼心。出家眾就不會怕沒錢,不會怕沒供養,不會怕沒道場去。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不共四加行時,窮到沒錢吃飯,沒有擔心過;沒錢繳房租,也沒有擔心過。既然行菩薩道,就知道這些現象都是因緣因果,所有事情出現,不過是果報的成熟。無所畏懼另一個定義就是不會因為行菩薩道,出現任何現象而退縮。

很多年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不是仁波切,但已經開始收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位好朋友紫微斗數很厲害,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佛法上進步很快,但是他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命盤已經不準了。命盤顯示應該死也死不了,應該窮到做乞丐也沒有發生。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次事業失敗的時候跟這位朋友說,你算怎麼樣?這位朋友回答,照命盤看這次絕對翻不了身,很多人也這樣說。這位朋友就拿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八字去找一位號稱臺灣算八字最厲害的人去算,這位算八字的人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有佛緣,是個修行人。如果是你們聽到,就會想你們是有使命的、根器很好。後來對方繼續說,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幫助眾生,到58歲時會得癌症死掉,所以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不要幫眾生,自己修就好,為了要幫助未來的眾生,先不要死,先自己修,以後都還來得及幫助眾生。你們聽了會怎麼想?肯定會心動,他也沒有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修。

結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睡一覺起來,第二天早上打電話給朋友,叫朋友跟那一位算八字的朋友說不要胡說八道。因為對方是阻止 仁欽多吉仁波切行菩薩道。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起了畏懼心,就會先不要幫助眾生,等累積福報到了58歲以後再幫助眾生還來得及。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聽,照樣修、照樣做,後來真的得皮膚癌,但是到了58歲沒有死。表示說他不靈,也可以說即使很靈,但是只要照著佛法去做,一切都是會改變的。大部分的人聽了都會上當,都會想說自己為了未來的眾生先好好修,你們也聽過也做過這類的事。真正會害我們行菩薩道的人,不是那些直接阻止我們修行的人,反而是那些會說出一番道理,讓我們暫時不要修的人。

有一位出家弟子第一次報名要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去後就有人勸他不要先皈依,說這位上師是假的,自己先修,將來有機會再皈依密宗上師。聽起來也是為這位弟子好,希望他不要找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呵責一位信眾,阻止他用眼睛瞄那位出家眾,現在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講佛法,不是出家眾。如果想聽出家眾講,等一下讓出家眾講3個小時給這位信眾聽。這種行為就是完全不尊重上師,以為上師在講別人,其實就是在講你們。你們會想,沒有啊!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修到般若,但至少開一點智慧,你們起心動念,仁欽多吉仁波切清清楚楚。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這位信眾不要以為自己比別人好,出家弟子至少現出家相、守一個戒,而你們沒有。你們當作看笑話,以為在聽別人的故事?其實每一個故事都跟你們有關。你們雖然不是他,但是沒有做過這種事嗎?沒有犯過這種毛病嗎?全部都有。寶吉祥佛法中心跟別的地方不一樣,別的地方不罵人,這裡 仁欽多吉仁波切逮到機會就罵。為什麼罵你?希望你不要再錯啊!你會去看著別人,就是認為別人有錯。但是有所謂對錯嗎?沒有對錯,只是業力現前,至少出家弟子已經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還沒有決定,還要回去跟家人討論,還想看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不厲害。寶吉祥佛法中心人太多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趕出去的人在外面都可以開幾個道場了,沒差你們一兩個人。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真話你們不愛聽,你們只愛聽好聽的話,好聽的話是慢性毒藥,真正弘法人是不會跟你們客氣。

在修行過程,這類的障礙會不斷的出現,越是發心,越是會出現,你越是需要一位上師。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絕對的相信,對三寶沒有絕對相信,聽了這位朋友的朋友的一番話,一定會上當。他沒有說不要行菩薩道,他沒有說不要學佛,只是要你暫停,暫停就退轉,至少退8年,8年的時間可以累積多少福報幫助眾生呢?要謹慎,越是發心之前,和發心之後就越容易遇到這類的障礙,所以要依止一位上師。上師有經驗,知道修行過程會出現的障礙,就可以提醒你們、監督你們。過了障礙,後面就會越來越容易。不是佛法很容易,而是當般若的門打開,就很容易體會佛用般若幫助我們的方法。為什麼你們還不能體會?因為你們還是用欲望在追求你們想要得到的東西,當然不知道佛在做什麼。所以教你們要信,相信佛的智慧所講出來的事情絕對是正確,不會害我們不會騙我們。你們還做不到不代表佛法是假的,有些人沒做到也不代表佛法是錯的。重要的是,當智慧打開之後,才知道眾生問題在哪裡,根據眾生業力,以方便法給眾生幫助。

施身法除了顯教範圍之外,還需要頗瓦法成就才能超度眾生。慈悲喜捨也做到一定程度,什麼都可以捨,什麼都可以不要,以自己一切交換眾生的苦,這樣才可以修這個法。在直貢大手印禪定需要修到第二個層次「離戲瑜伽」。「離戲」指離開世間一切種種現象的禪定,連禪定都不需要追求什麼,沒有要求什麼、想得到什麼,沒有想丟掉什麼,一切都是一場戲,戲都是假的。所謂「假的」不是真假的假,佛法的定義是,現象的本體是因緣結合才出現,因緣消失就沒了。佛法對於「假」的觀念是,沒有一件事情是永恆存在不會變化的。所以愛你愛到海枯石爛、至死不渝都是騙人,文人多大話。最近就有例子,老婆生病的時候,和老婆往生以後,哭得死去活來,現在孩子已經要出生了。

施身法用般若,是因為沒有開智慧不能斷我們的煩惱障和所知障。「所知」就是我想知道、我要知道、我準備知道、我會知道。所謂「知」會障礙我們智慧打開。所謂知道,都是眼耳鼻舌身意,生生世世累積出來的人生經驗。人生經驗只是讓我這一生可以生存、能夠過日子,但是跟佛法無關。沒有人生經驗,也沒辦法學佛。有了人生經驗,才知道苦,才知道快樂,才會開始想去找尋方法讓我們離開一切苦。比如一隻狗,能吃飽、能睡覺就很快樂,人沒辦法這樣過。人一開始會追求滿足一切意識的反應,但是人會慢慢體會這種滿足的時間是有限的、是短暫的。無論生了孩子有多開心,或是參加流行歌手的音樂會有多滿足,都是短暫的滿足欲望。有些人開始尋找人生的定義,開始發現有些理念,有些作為可以認識清楚自己的人生。認識清楚自己的人生不是指未來會發財,或是會娶漂亮老婆,未來會嫁給白馬或黑馬王子,不是這個意思。

人會稱為萬物之靈是因為人會思惟,動物界的思惟只是滿足自己的慾望,而人滿足欲望之後,會思惟、對未來產生不確實的感覺。有錢了,會怕孩子不孝順;孩子孝順,擔心他會搶你的錢;老了怕生病,也怕生病後孩子不孝順。每個人都有這種不確定感。嫁給帥的老公,擔心被勾走;娶了漂亮的老婆,怕被別人帶走。但沒想到人都會老,老了沒人要,到最後只有你才要,但人都不這麼想。孩子考了第一,下學期還要考第一,這些都是不確定感。只要照著佛法如實修行,是可以很肯定自己可以創造未來。並不是說你可以變成知名人士、發大財,而是可以清楚知道下一世會怎麼樣,不需要問神明問佛菩薩未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本身就是最好的例子,得癌症到現在還死不了,沒錢吃飯到現在有錢吃飯。當用佛法過生活,這些副產品自然就出現,不是用佛法去得到這些,不是去求來的。當福報一起,這些副產品自然就出現,修行人是不會執著這些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有這麼多弟子,有沒有條件做電視臺,蓋靈骨塔?但是不能做,如果是修行人,不能賺這類的錢。

學佛不是立刻解決現在的問題,不是你現在生病馬上要讓你好,今天會得糖尿病、洗腎都是因為你吃很多肉。有人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要怎麼幫呢?一邊吃肉,要怎麼幫呢?或許對方可能會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慈悲,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真的太慈悲了才會這樣做。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可以說好啊!我幫你啊!唸一唸就好了。這就是騙對方,到時候沒有好,他不就是謗佛?情願現在讓他們罵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不要讓他們罵佛。但是他罵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關係,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神通,聽不見他在罵。如果罵佛,佛有神通,佛旁邊有很多護法他們知道了會不開心,並不是佛會不開心,佛絕對不會不開心。

今天講多一點是要你們清楚,學佛是個人的事,能改變你們的未來。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如果沒有佛法,四十幾歲就已經不在人世間了。因為過去世的因緣,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重新開始,若是沒有把握這一生的機會,這一生也就過了。這種機會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出現,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把握住。正如《地藏經》所開示的,地藏菩薩把你救回來了,你們轉頭又跑回去,連鬼王都看不下去,罵眾生怎麼那麼蠢,救你出來又跑回去。你們現在就是這樣,過幾年好日子就以為是自己唸出來的,以為因為自己一直參加法會。幾年算是什麼?你們沒有下決心,就算釋迦牟尼佛來都救不了你。

今天回去想一下今天開示的內容,不要去看電影,看完回到家就忘了今天的開示。看網站的開示內容感覺是不一樣的。票買好了也可以取消,跟人家約好了,讓他自己去看,他一個人去機會更多,跟你去沒有機會。聽聞佛法回去要靜下心回想一下,只要記得一段、一句話、一個字都有用。記得今天被罵很丟臉都有用,起碼你懂得不好意思了。只要記得今天開示的內容,回家時坐在車上想今天的開示內容,開車的人不用想,怕有意外,在旁邊坐車的人想就可以了。千萬不要用你的想法去解釋,用你的想法去解釋絕對是錯的,因為你們還沒有開悟。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根據佛經所教的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所教的來開示佛法,你們只要記住就可以了。只要記住,等到有一天因緣具備、因緣圓滿了,你們就會體會今天開示的佛法。不需要刻意去想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這樣講,都是浪費時間。要記住才是最重要。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慈悲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9 月 0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