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6年6月26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法「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祖師 吉天頌恭799年紀念大法會」。在祖師 吉天頌恭、歷代祖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及阿奇護法的加持庇佑下,包含直貢噶舉南珠堪布,顯密四眾具足,共有1500人共同參與本次殊勝的紀念大法會。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寶傘、樂器、薰香的前導及迎請下行經八吉祥白地毯步上壇城後,恭敬頂禮諸佛菩薩,並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如意寶法座獻哈達,燃燈供佛。升座親自主法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的是直貢噶舉上師供養法的儀軌,這是中國顯教所沒有的法本和儀軌。中國顯教認為靠自己唸經、拜懺、講幾句佛法就是修行。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也是這種觀念,現在包含在家的、出家的也是這種想法。佛經上稱「本師釋迦牟尼佛」,但沒有人真的見到釋迦牟尼佛,這只是喊口號。而且釋迦牟尼佛所開示的佛經不是用文字就可以了解佛的意義。如果釋迦牟尼佛認為以他所開示的佛經就可以修行,那釋迦牟尼佛就不用收弟子。收弟子並不是要弟子肯定他是佛,而是為了將佛法傳下來。要將佛法傳下去,就要有人依著佛去學,學了之後,佛認為他有資格了,才能去弘揚佛法,一代傳一代。

人都有驕慢的心,認為唸「本師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就會來加持我。但是如果你沒有發大願力、你累世的善根不夠,釋迦牟尼佛不可能來教你。我們生在末法時代是沒有福報的,不能親得釋迦牟尼佛的教導。在末法時代有很多菩薩的轉世或是化身到這世間,代表釋迦牟尼佛弘揚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了密法後才清楚,一生之中如果沒有上師的教導,你是不可能得成就的。有很多人認為自己來聽就可以了,聽了就知道怎麼修。但是如果上師沒有將他修行的功德給你的話,你這一生聽了也是修不出來。金剛乘選弟子很嚴格,如果你不是這個根器的,絕對不給,給你也是浪費。上師對我們學佛十分重要,沒有上師的幫助,你這一生絕對不可能有成就;沒有上師的加持,你這一生絕對對佛法不可能有體會。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修行經驗,也是所有學佛人必須要有的經驗。

恭敬上師不是口號,也不是怕挨罵。恭敬上師的定義是你沒有恭敬上師就沒有供養,沒有供養就沒有福報,沒有福報不能轉累世的業。剛剛第一個上臺分享的出家弟子講一大堆名相,都是口號。為什麼做不到?因為顯教沒有上師,上師沒有加持他。顯教稱出家人為領眾。領眾不是代表眾生在修,而是帶領眾生禮佛、拜佛、尊重三寶。因為你吃的是眾生的飯,受眾生的布施供養,所以給你領眾的機會累積福報,不代表有修。出家人容易驕傲,因為他認為自己在修;在家人比較不容易驕傲,因為不能當領眾,但是煩惱重,各有優缺點。身為上師的工作就是幫你們發揮優點、將缺點修正。

法本有說,供養上師是累積福報最快的方式。除非你修到報身菩薩,佛才能夠接受你的供養。不要以為你供養一盤水果在前面佛就會知道,並不會。沒有澈底的懺悔心、恭敬心,佛不會知道。要怎麼做,佛經寫很多,今天時間不夠不開示。你們完全沒有恭敬。上師知道你有沒有做對做錯。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上師相應法的灌頂,有5個人就被趕出去。你們不要以為唸完十萬遍,上師就要傳你們法。心不對,不傳。上師所傳的佛法跟你做出來的行為思想有沒有對應?沒有的話,根據什麼理由上師要傳你們法?不要認為因為上師慈悲,你們唸完就要傳你們法。就因為上師慈悲,才要這麼嚴格。

今天是紀念祖師 吉天頌恭圓寂。本來是兩天後,但是因為你們每個人都要上班,所以法會改在今天。地球經緯度有些改變,今天的曆法與八百年前有些出入,從空性來看,日期是人訂的。

就像是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不丹修法,第一天是釋迦牟尼佛涅槃成道的紀念日,是很奇妙的事。經典上記載,在這個日子做一切的功德是平常的億萬倍。為什麼沒有在這裡修法?因為你們沒有恭敬心。而不丹來請法的人是以恭敬心來請法。他們來臺灣只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次,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修行人,就用盡一切方法邀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不要以為不丹是佛教國家,想要去弘法就可以。並不是,事先必須經過他們的文化部調查確認過才可以的,你沒有資格,不會讓你去。就算你去,你做得不如法,以後也不會邀請你去。在不丹正式邀請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先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得到同意後,才跟對方回覆:可以提出邀請了。這就是尊重上師。換做你們,就會說:報告法王,我要去了。報告法王,我回來了。你們不懂得恭敬上師。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也再三提醒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的文化部對任何來弘法的人監督得很嚴格。不要說連續三天修法,你做不對,做半天就會要你停止。

今天任何因緣都是和諸佛菩薩的願力有關,和眾生對佛菩薩和上師的恭敬心有關。如果因緣不具備的,即使用扛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會去。這一次去不丹,不是炫耀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修行多好,而是讓直貢噶舉法脈在不同的地方播下一個種子,不是為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人的利益,也不是為了讓當地人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弘法人,讓眾生有機會和正法結緣。至於究竟這是不是一個佛教國家?當地人有沒有真正修行?都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知道、觀察的事。只要有緣就去了,這個緣一切都是為了眾生,為了幫助這塊土地的眾生。

今天修 吉天頌恭上師供養法,我們對於上師永遠不能忘記,生生世世對於上師永遠要懷念。對密法來說,上師是生生世世照顧我們,一直到我們成佛為止。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兩次得到祖師 吉天頌恭的幫助,一次是救命,一次是傳法。如果沒有上師生生世世照顧,當惡業成熟時,是沒有人能幫你。不要想說佛菩薩會來幫我們,想一想我們和佛菩薩的緣有多深?不是我們每天唸幾本經,佛菩薩和你的緣就有了,這只是助緣。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很多次,唸經、拜佛、拜懺只是加強我們的助緣,幫助我們修行的助緣,不是根本修行的方向。

今天修上師供養法,不是上師需要我們的供養,而是透過這個儀軌和法門,可以快速累積我們的福和慧,讓我們我慢的心減少。我慢觀念的減少,才能體會到上師對我們的恩德。能體會到上師對我們的恩德,才能做到常憶念上師。如果你認為是自己在修的,上師和你就沒緣了。我們在修不共四加行最後一個上師相應法,完全是上師給的。你會問為什麼不是佛菩薩給的?問問自己是什麼身分?認為自己是出家人,所以佛菩薩就要給你?除非你是那個寫《水懺》的悟達國師。否則根據什麼理由佛菩薩會在你的夢中出現加持你?不太可能。既然不可能,那上師對你十分重要。

為什麼藏傳佛教這麼強調上師的重要性?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認為書讀這麼多了,什麼都會被管,好不容易畢業了,還要被老師管,連學佛也要被管。學佛不是說自在嗎?所謂的自在,不是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而是生死自在。想生就可以生、想死就可以死,想回來就回來,想不回來就可以不回來,這才叫自在。不是說不給人管才自在,不是今天多唸一本經,明天忙少唸一本經,不是這種觀念。大家都怕挨罵,不想被管。可以不給管,除非你證到佛果,業力還清了、自由了。人只要一天在輪迴苦海中都不自由,都被業力所管,有神通都敵不過業力。上師的功能就是透過自己學習和修行的經驗,知道眾生的問題在哪裡,透過種種方便法門幫助眾生。至於眾生能不能感覺上師在幫他,都不重要,只要上師有幫他就好了,上師相應法對我們修行的過程是十分重要的。

祖師 吉天頌恭是龍樹菩薩再來,如果沒有龍樹菩薩寫的《中觀論》,後世人不了解《寶積經》中講的就是中觀。龍樹菩薩一生修行修到空性,後來轉世為 吉天頌恭,再來到西藏這個雪域開始我們直貢噶舉的傳承。吉天頌恭曾預言,直貢噶舉的傳承是清淨的,清淨的意思是每一代都有弘法人將法、口訣、咒語傳下去,沒有中斷過。有些教派會中間出現狀況,十幾年沒有人出來弘法,過一段時間再有人來傳法,這就是中斷。而直貢噶舉的傳承一直都沒有斷過,也就是說法輪一直不斷在轉。法輪在轉不是靠佛轉,而是眾生想修行時,法輪才會轉。

直貢噶舉在最興盛的時候有一句話,「山是直貢山,壩是直貢壩」。只要是山就會有直貢的佛寺和閉關中心,只要河流有水壩,就是直貢教派興建的水壩。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去過很多直貢噶舉的佛寺,大多數是在深山裡面,有些佛寺甚至是隱密到讓你看不到的。直貢噶舉是以實修為主。所有一切修行法門是依據釋迦牟尼佛、蓮師、印度帝洛巴傳過來的傳承在修,從來沒有改變過。在這個吉祥日修上師供養法,第一累積福報,第二讓我們跟直貢噶舉的歷代傳承上師累積很深的因緣,第三讓我們體會到,沒有上師,我們什麼都不是。

在座諸位肯定沒有人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顯教時期修行那麼多,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顯教的上師是很恭敬的。雖然有青出於藍這句話,但是你仍需要上師,要有上師教導。不要以為修得好就可以自立門戶,開山立宗。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上師,所以不會這樣做。我們還沒有成佛,也沒有被佛授記是未來佛,根據什麼理由可以開宗立派,可以建佛寺、開精舍、設中心?如果將上師的恩德忘了,修行肯定會出狀況。只要對上師起一點不恭敬,修行就會開始出狀況。佛菩薩跟上師肯定不會懲罰我們,一切都是我們自己做的。如果沒有經過上師認證你的修行境界,就認為自己修到有境界,這就是打誑語。所謂境界不是從佛經看到就算,或是自己認為是就算,要得到上師的確認才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去不丹事先也請示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經同意之後,才讓他們寄出邀請函。有的人會想說先寄邀請函再稟告,或是說去的前一天才稟告,甚至於回來後才稟告,也有可能連回來都不說。忘了上師,在佛法修行就會有障礙。剛才出來分享的出家眾弟子,這次有去不丹,莫名其妙給她混回來,趕回來昨天的灌頂。只要對上師恭敬,阿奇護法就會掃除一切學佛的障礙。也有一起去不丹的弟子,一不恭敬上師,今天就趕不回來,沒有辦法參加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上師供養法,並開示剛才所唸的是不共的皈依與發心。佛法有分小乘、大乘與金剛乘,不共的發心不適合小乘佛法,適合修菩薩道的大乘和金剛乘。不共的發心就有唸到,一切對我們憤怒的敵人,傷害我們的邪魔,阻斷我們解脫得證道的一切眾生,如虛空一切如母諸有情,讓他們得安樂遠離諸痛苦。

這個發心和你們平常唸的不一樣。你們唸迴向給冤親債主,希望自己可以怎麼樣,他們可以怎麼樣。所謂不共的發心完全沒有希望自己可以怎麼樣。所以一直勸你們唸經不要一直唸迴向給老公不要有外遇,這不是正確的發心;也不是趕走冤親債主或是超度他們。為什麼要發心?為什麼要學佛?因為我們累世傷害太多眾生,吃那麼多肉不用還嗎?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唸不共的發心。然後唸共的發心,即三乘都可以唸的發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帶領與會大眾唸共的皈依文、四無量心。

接下來進行七支供養。修法一段時間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大家禪定灌頂,並在灌頂前賜予佛法開示。

很多人以為盤腿打坐,眼睛一閉,對著佛像不動,或是參些話頭,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誰在唸佛等就以為是禪定。事實上中國禪宗都要有心法的傳承,從達摩祖師到六祖,六祖預言,禪宗會花開五葉,表示只有開葉沒有果。

其實禪定是佛法特有的修行法門,八萬四千法門,每一個法門都一定跟禪定有關,沒有禪定是沒辦法解脫生死。修習禪定不是讀過《楞嚴經》、《楞伽經》、《六祖壇經》、《金剛經》、打過禪七就可以學到。這些過程,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都做過,最後知道自己沒得定。「禪」、「定」是兩件事,「禪」不搞清楚,絕對不得定。得定,才能入定。不是每天坐在那20分鐘、30分鐘,都沒有用,沒禪沒定,這些都是自己騙自己。所有的經典,包含《六祖壇經》中,沒有將心法傳出來。心法如果可以公開傳,達摩祖師早就寫出來了。當年五祖要傳心法給六祖時是在晚上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也想為什麼要選在晚上呢?是不是五祖怕六祖會被殺。後來學了密法後才知道,中國禪宗其實是密法,密法是不外傳,不得心法是沒辦法修出來。所以歷史上很多人修禪宗,但是能真正解脫生死沒有幾個,就是因為沒有灌頂授權。

吉天頌恭不共甚深法三摩地授權灌頂法。不共就是小乘不能得的灌頂,一定要發心要修菩薩乘和金剛乘才能接受這個法。三摩地就是在禪定中接受灌頂,包括前行、正行與後行,先要在座墊上七支禪坐,今天不解釋。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授予禪定灌頂,並特別指示南珠堪布身體坐直。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上師供養法要禪定灌頂,因為上師用自己修行的功德力將你們貪嗔痴、不清淨的身口意暫時壓下來,參加法會才會起恭敬心來供養。所以法會中妄念會少一點,這是上師與本尊的威德力暫時降伏你們的心。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加持鈴杵的儀軌,並開示很多人以為拿著鈴杵就能搖,其實不然。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上師供養法儀軌,修法一段時間後,進行獻曼達的儀軌,由南珠堪布代表,帶領寶吉祥出家弟子眾等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獻曼達請法。修法一段時間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念誦 吉天頌恭心咒,接著進行八供女獻唱、供茶、供飯的儀軌。並進行薈供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

修法一段時間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段的迴向文跟一般的不太一樣,一直祈請上師加持。譬如說,你們以為自己知道因果、懂得因果、了解因果。裡面有兩句話很重要,「於諸黑白思惟之因果」。你們只知道殺人殺生的因不好,但對於思惟的因不清楚。你們知道騙人錢是不好,但是卻不知道答應別人的事不做,也是騙。世間很多人為自己利益推翻自己的承諾,這就是騙。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自己的孩子,做不到的事不要答應,答應別人的事拼了命也要去做,才不會有不好的因。上師的工作就是「祈請加持如理之取捨」。你們不知道什麼是如理,「理」指的是佛法理論。取捨是要取一切善,捨一切黑。你們連黑白的思惟的因果都不懂。你們如《地藏經》所說,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

剛剛分享的弟子講到要有好心境。什麼是好?講好就是有分別心。有好、有不好就證不到自在,所以世間人講佛法很容易講出毛病。心境好如果是指一切舒服是好,有一切障礙是不好嗎?都不是。佛法沒有說好跟不好。如果沒有上師指導加持,就常常會講錯,還以為自己在講佛法。我們很難察覺其中的細微處,因為無法察覺自己很多念頭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需要具德、有修行經驗的上師教導與加持,不然明明自己錯了,還以為沒錯。不知道如何取捨,應該做的事情不去做,以為小的善業不用做。

剛才分享的方姓弟子也沒講清楚,當地飯店總經理養了14條狗。仁欽多吉仁波切、南珠堪布跟方姓弟子坐在一起,這些狗只欺負這個弟子,趴在弟子身上去討食物。隔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當天加持過的麵包交代管家去餵那些狗。一行人走過庭園,管家正在餵狗,這些狗就只衝上去對著其他人吠,不會衝著站在中間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叫,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懂得取捨黑白。這些狗怎麼會知道?《妙法蓮華經》有一段故事:在鄉下地方,狗如果追著自己尾巴繞圈圈,就是附近有鬼在逗弄狗,扯狗的尾巴。其實狗對周邊能量變化很敏感,鬼在旁邊牠會知道。狗的鼻子很敏銳,仁欽多吉仁波切桌上也有蛋糕,怎麼狗只會趴上方姓弟子身上討食物,也不會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亂吠,只追其他人吠。這故事不是在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得多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敢這樣說,修行也沒有好跟不好的觀念,而是在強調對上師的恭敬。

自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之後,就將過去顯教所學的統統停止不做,因為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學錯,重新開始學。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叮囑出家弟子要拋掉過去所學所聽,不然學佛路未來會越來越辛苦。今天特別開示這段祈請文,就是告訴大家,所有的修行一定祈請上師加持,閉關也要祈請上師加持。祈請上師加持,不是因為上師了不起,而是上師都吃過很多苦,是苦過來,不要命在學佛,才能有點成就去利益眾生。在座諸位都沒吃過苦,你們的人生都不算是苦。上師才能知道如理去取捨。你們以為不該做的事,上師會做出來;你們以為應該做的事,上師反而不做。

正如這次去不丹弘法,人生地不熟,來的信眾無論什麼身分,做錯的一樣呵責。《寶積經》有講:只要弘法人是幫助眾生,是無所畏懼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去阻止他們犯黑業,有什麼好畏懼。即使因此受到傷害,也是自己的業。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要怎麼罵,因為上師是針對你們的黑白業在罵,不是為自己,你們不要學。曾經有人學著罵,結果他的弟子被罵跑了。

今天上師供養法,是讓你們清楚了解,不要以為關起門學習佛法,自己每天唸就可以開悟,就可以看到什麼光、夢裡可以看到觀世音菩薩。如果這樣修是可以的,經典法本一定會說。想要自己學佛不想給管的,不如離開。電視臺一大堆法師、仁波切甚至有法王在電視講法。如果你們跟他們有緣,就不用透過電視,電視只是一種宣傳方式。今天修上師供養法,不是單純得到什麼福報,也是開你們的智慧。有些修的法沒有講出來,講了你們也不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直接修法就是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迴向和阿奇護法儀軌。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6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