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6年6月5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法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的是藏密八大成就法之一的施身法,施身法是西藏一位女瑜伽士,就是女性在家修行人,她有結婚、有生孩子。這位女瑜伽士根據顯教《大般若經》的智慧寫出這個法本。佛陀在世說法,晚期花了很多時間解說「般若」,就是空性的智慧,《大般若經》佔了《大藏經》的四分之一。如果要修大乘佛法、金剛乘的佛法,若沒有了解空性的智慧,沒有了解、沒有進入智慧的功德海裡面,那麼你所修的只不過是一點點人天福報。

智慧分為根本智與後得智。每一個有情眾生都具備與佛無二無別、清淨的根本智,所以佛才會說眾生皆能成佛。既然眾生與佛都有無二無別的本性,為什麼眾生沒成佛呢?就是眾生一念無明,所謂一念無明就是起煩惱的心、不相信因果、不相信輪迴。一念無明一起就蒙蔽了本來具備的清淨智慧。所以我們才要學習與修行佛法,透過文字的般若、修行的般若,將根本智與後得智結合起來才能體會空性。空性代表宇宙一切現象真實的本來面目。沒有空性的智慧是沒有辦法了解眾生煩惱的緣起、沒有辦法了解眾生的執著、沒有辦法了解眾生如何種下苦因。就像醫生沒辦法了解病源,就沒有辦法對症下藥。身為上師如果沒有辦法體會空性,那所教的佛法,只不過是在文字上推敲。講經說法的人很多,但不代表已經開智慧,不過是依據師父傳承,佛經怎麼講就那麼講,這只是將佛法作為學問來研究探討佛經而已;如果是已經開智慧的上師講法,他講解佛經的每一句話,都是針對眾生煩惱而講。

很多人都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解佛經很細,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解釋出來。其實不需要解釋,對你們聽起來是解釋,但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言,佛所說的每一字每句話都是佛法修行的境界。沒有真正修行經驗,就會將佛經上的文字當作學問來研究,若將佛法當成學問研究,就永遠無法體會佛所說的意義。若是智慧不開,永遠沒辦法利益自己和幫助眾生。有很多人來求開智慧,智慧不是求回來的,正如《地藏經》所講,很多眾生已經在輪迴深淵,善知識是有辦法幫眾生惡業的重量撐起來,讓眾生可以自拔離開輪迴深淵,上師就是在做這件事。若上師沒有證到空性,是沒有辦法頂住眾生所造的業,這惡業的重量是很重的。很多人說要幫眾生扛業,沒有空性的智慧是扛不住的。為什麼《地藏經》說善知識可以幫助眾生承擔業的壓力?善知識已經證到空性,因此了解一切緣起性空。眾生所造的一切惡緣惡因都是空性,所以善知識不會執著,也不會以為幫眾生扛什麼業。

《地藏經》一直講若家中有人往生,超度後要為亡者廣作佛事、祈求佛菩薩。在座諸位家中往生者幾乎都沒有修行,不要以為皈依過、燒過香、有法號、燙幾個疤就是修行。根據經典,最基本的修行人就是修十善法的善男子善女人,修十善法的第一個就是不殺生,那在座的父母親沒吃過肉的幾乎沒有。根據《地藏經》,吃肉就會下地獄了。你們連地藏菩薩說的都不相信,那就可以不用來法會了。菩薩講的話是確確實實會發生的。

地藏菩薩的媽媽愛吃鱉蛋就下地獄,你們的媽媽呢?你說那是他媽媽,不是你媽媽。那為什麼他媽媽要下地獄,你媽媽就不用?一樣是媽媽,只是一個是古代、一個是現代。做了相同的惡業,怎麼可能他媽媽要下地獄,你媽媽不用下地獄呢?如果你們認為自己的父母親不一樣,那就不要信了,那就是地藏菩薩和釋迦牟尼佛胡說八道囉?這樣就真的不要信了。每個人都說自己的父母親是好人,當然你們的父母親是好人,因為把你們生下來,但是你們應該很清楚你們的父母親有沒有做到「善」這個字。每個人都找理由,自己的媽媽不懂、不了解、沒讀過書,這就是沒有懺悔心。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也沒有讀過書,但是往生前5年接來臺灣就突然開始吃素,不需要孩子逼她。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出福報可以將母親殺生的一切業力先頂住,自然母親能體會,就乖乖聽話開始吃素。《地藏經》有講,就算參加過法會,後面還要繼續幫亡者廣作佛事。道理就是亡者因為得善知識幫助不墮入三惡道,而轉生天道人道,不代表已經斷輪迴,不是有修法就是去阿彌陀佛淨土。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舉一個例子,釋迦牟尼佛的母親沒有修、沒有發願,已經是生出佛的女人都只能到忉利天宮,你們的媽媽為什麼可以到淨土?從小照顧、帶大釋迦牟尼佛的姨媽,好多年不斷的祈求釋迦牟尼佛,還有佛陀許多大弟子一起幫忙祈求,佛陀才答應他的姨媽出家,才求到教她阿彌陀佛法門。你們的媽媽求過沒?你們自己求過沒?一來就什麼都要,一來就一定要祈求到淨土。釋迦牟尼佛是利益廣大無邊無際數不盡的眾生,釋迦牟尼佛的媽媽福報是很大,這麼偉大的母親都只能到天界。而你們的媽生下你們,為了讓你們有營養而殺生,從小就餵你們吃臺灣人愛吃的吻仔魚,在座諸位有誰沒吃過?一碗吻仔魚至少幾十條,你母親是主角,你們是幫兇。所以你們父母親這生所賺的錢有違背因果者,你們全部都有份,因為是用父母所賺的錢養大你們。《地藏經》要你們繼續廣作佛事,因為都有你們的一份,這樣做才能讓亡者未來能斷輪迴。

從法律來看,買賣賊贓的也要坐牢也要判刑的。在座有人搖頭說不知道這條法律,馬上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經典已經這樣勸我們,但是有幾個人做到?你們以為在佛寺寫個牌位就是超度,寫了名字就沒你們的事。隔年佛寺再打電話來:「某某居士今年要超度嗎?」「多少錢?」「一千塊。」「哦!好。」這不是廣作佛事,這是歹勢、不好意思拒絕。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有打電話要信眾來參加法會,都是他們自己來求的,除非很特別的人才會向他們提法會。

所以要來參加法會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嚴格要求吃素,最少做到十善法第一個不殺生。你們願意吃素參加超度法會的功德自己占七分之六,亡者占七分之一,如此做,亡者未來才有機會解脫輪迴。你們會認為,亡者有沒有解脫輪迴干你們什麼事?但是修金剛乘的修行人,只要他生生世世的父母親有一位沒有解脫輪迴都是錯。如何知道是否做到圓滿,就是要成佛,只有佛能知道過去現在未來的一切。阿羅漢只有知道五百世,我們不僅僅只輪迴五百世,無論你是生在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每一世都有父母親,我們欠很多眾生。《地藏經》開示:如果你經常做惡夢,就是你生生世世的父母親和眷屬還在三惡道受苦。所以佛勸我們盡快學佛,但是你們來學佛大多為了感情、為了健康、為了兒女、為了夫婦、為這個為那個。沒有人來求是為了生生世世的父母親解脫輪迴之苦。為什麼現在稱作末法時代?因為沒有一個眾生懂得感恩,修行人就應該幫你、應該做好事。但是幫你,你們能影響幾十萬人行善嗎?能做到當然幫你。因為你們來參加過法會,可能會感覺好一點,但假如不堅持下去,你生生世世的父母親還是會來找你,因為你欠他們的。《地藏經》講得很清楚,他們沒辦法找別人,只能找他的子女和眷屬。所以佛勸我們要斷輪迴,斷輪迴才不欠別人。只要你輪迴一世,不管在哪一道,就欠了兩個眾生,地獄道、餓鬼道也有父母,每一世就兩個,如果有結婚,眷屬就是multiple加倍乘上去、無限乘上去,要修多久才能全部解決?不要以為剃度出家穿上袈裟就能全部解決。

昨天有位信眾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不要以為參加過兩次水懺,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悟達國師從三國時代修行到唐朝,修行將近千年。悟達國師在三國時代是將軍,在那一世之後每一世都是修行人。到唐朝皇帝賜他寶座,他起了慢心,就是《寶積經》所說,修六波羅蜜不能起慢心。結果他做將軍時殺的一個人,馬上在他膝蓋上變成一個人面瘡,開口跟他講話。之前他曾經去過五臺山朝聖,文殊菩薩化成一個人告訴他之後有事可以來求。他去了之後才告訴他三昧水懺,用這個水洗,才洗掉人面瘡。你們憑什麼以為自己來一次法會,所有事情都可以解決?無論中國或西藏都有很多這一類的故事,在座諸位都聽不進去。如果認為自己沒問題,早就投生在阿彌陀佛淨土,最少在天界,不會出生在這娑婆世界,表示你們都是福薄緣淺的眾生。不要以為自己做過很多,是你做得多還是悟達國師做得多?悟達國師自己修行已經到位了,雖然修得很好,但是還是沒有修到超度。修行人要有能力超度,福跟慧要修到圓滿。圓滿程度當然不可能跟佛一樣,但是至少得到諸佛菩薩的加被能夠利益眾生。

這次不丹邀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修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先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因為這是透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介紹才認識的,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同意後才回覆答應去。連修什麼法,都是昨天請示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才確定。這就是謙卑、這就是尊師重道,現在的人都沒這種觀念,以為自己學到、修到、自己厲害、看一下就懂,完全沒有想要尊重修行人。2007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在4500多公尺的拉其雪山閉關3個月,在座誰有這樣做過?沒有人做到,就請你們謙虛一點,不是用抱著看表演的心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明星、不是歌星。

施身法很殊勝,修施身法的人一定要顯密圓融,對佛法根本的理念已經很清楚而且不會講錯。第一不離開佛所講過的內容,不會用自己的見解去解釋佛法。你們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開示佛法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在佛經中的每個字裡面講,不會搬一些論來講;第二是上師所教過的;第三才是自己的修行經驗。沒有上師沒有佛,你能修得出來嗎?不要以為每天唸經就一定修得出來,有些以為自己有感應的,下場都很慘!既然是修行人,往生的時候一定是善逝,不可能走得很辛苦。即使他生生世世的業報要還清,也是在空性裡面還,不會很痛苦。釋迦牟尼佛在涅槃前示病,但你看不到他的苦,只是將生生世世最後一件事情在這一生用肉體還清、不欠了。

顯教基礎清楚後,接著才能學習密法。密法,不是你們聽到電視上有人在講密法就是修密法,聽到不代表你知道;你知道不代表修得出來;修得出來不代表得成就。很多人以為聽過就做得到,有法本就可以修得出來,沒這麼簡單。修行人本身在密法方面有成就的才能修這個法。重點在透過修行人本身的慈悲心、菩提心和空性的智慧才能讓一切受苦的眾生體會到佛法的殊勝和偉大。透過修法人累積起來的福報才能幫助受苦的眾生離開輪迴的苦海。就像你要幫助一個人到一個地方,自己沒有錢怎麼幫他?有些人以為自己每天唸一個小時的佛經就有福報,其實並沒有,只是提醒你要學佛修行。要福報起來絕對是供養布施。點燈、供花、供果只是一種動作,沒有空性的布施心和供養心,這種動作只是落入人天福報。

顯教根本的布施方式是財施、法施、無畏施,密法則加上祕密供養,這個不能公開說,因為你們做不到,聽了會怕。施身法的特色除了超度眾生之外,可以快速地幫助眾生累積福德資糧,轉動他累世的惡業。去年(2015)年初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很嚴重的病,醫生弟子說性命只剩下十分之一,像是風中蠟燭,一下子就要熄滅。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要修施身法,結果一個月就恢復了健康,很快。為什麼這麼多人來法會,還是不能轉動某些人的業?因為還是有行惡。

《地藏經》有說不要以為作點小惡沒有關係,任何小惡都有果報,小惡累積起來就是大惡。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沒有看清楚自己念頭的人就不斷的作惡。善和惡都是很細微的,都是一點一滴累積起來。只有停止作惡、不斷行善,才不會有大的惡發生。而你們是不斷的行惡行善,所以才會善惡高低起伏。善果出現了然後又作惡,惡果就來了,惡果出現你們就又開始求佛菩薩,善又出現一點了,你們一生都是高低起伏。為什麼人到了五十歲就開始衰老?因為福報用得差不多了,沒有斷惡行善。十善法是為人的根本條件,佛經講,人道成,佛道才成。我們能成人,就是靠十善法。十善法沒做到,就算這一生修得多勤快,只是表面文章,也只是得寵物的福報。

等一下修法,你們要對法產生尊重,這個法得來不易,不要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像很輕鬆,一點都不輕鬆。對諸佛菩薩和上師要絕對尊重,不是上師和佛菩薩要你尊重,而是你對三寶不尊重,自然沒有恭敬心。沒有恭敬心就沒有供養,沒有供養就沒有福報,沒有福報就轉不動眾生的業力。這個法是修行者用自己身口意和身體一切先供養諸佛菩薩、所有護法、一切空行母和一切勇父。供養後,用自己的身體透過密法的觀想,賜予一切六道有情眾生,讓有情眾生都能夠體會到佛法的慈悲。沒有修到空性,這個觀想是做不出來的。觀想不單是想出來的,佛法講觀想是將清淨的本性和常常在運作的意識結合起來修,清淨的本性支持有為法的意識,意識靠空性的法性發揮最大的力量。

菩薩稱為覺有情,覺悟的有情眾,他還有一個盡量多度眾的煩惱,這是在第八意識田阿賴耶識留下的種子。今天修的法只要你有恭敬心,家中如果有亡者,亡者一定可以來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得到超度離開三惡道。假如對三寶起恭敬心,就算身體不好,你也跟人家不同,像是得了癌症你不會覺得痛。如果你的福報用得差不多,癌症不會好也不代表佛法不行,表示花已經開盡了、快要結果了。讓你不痛並不是將神經剪掉,也不是跟你的冤親債主說要和他和平共處,而是將冤親債主超度掉。有人說超度冤親債主後癌細胞應該不見?癌細胞不是你們所認知的是外來的東西,那是你們身體裡原來的細胞。為什麼你們身體的細胞會變成癌細胞?因為行惡,愛憎恨,愛吃肉,所以身體裡的細胞變不好了。你們卻偏偏要割、刮、切,這樣做像是把自己的十根手指切下來一根,你會方便嗎?把自己身體的東西切掉會好嗎?
為什麼有的人得癌症會痛,到後來越來越痛,是要讓你們起最強烈的嗔恨心,痛到最後一刻,下地獄。有的人得癌症不會痛,因為冤親債主已經得度了,但是你的細胞還沒轉過來,只要你對佛法起恭敬心,即使沒修,這種痛楚就會消失。病人癌症不痛,他會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慈悲、佛法真慈悲,沒有怨恨的心,就不會下地獄。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癌症會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好,從來沒有管它,就只是照著上師和佛菩薩的教導去做。根據佛經所說,福報起來、智慧開了,佛菩薩想,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有用,就留下來吧!你們呢?你們對於眾生一點用處都沒有。有人會說自己有父母親要照顧、要養小孩,這是當人基本要做的事,不照顧父母親還是人嗎?連動物都會照顧父母親、養小孩。

日本道場臺階上有一群麻雀,其中有一隻老的麻雀,其他較小。五、六隻小麻雀跳到臺階下將掉在草地上的米粒銜到臺階上,給年紀較大的麻雀吃,這隻一定是牠們的父母。現在人沒有這樣,還回家拿父母的,拿不到就不開心,還有殺父母親。以人口的比例,臺灣殺父母的情況和隣近國家相比最嚴重,因為由殺業來的。臺灣的殺業從以前就很嚴重,因為殺了很多,現在還在殺,殺業留在這塊土地上。《地藏經》說不要以為幫亡者做過超度就好了,除了讓他們不要繼續輪迴外,每一次辦超度法會,就可以讓某些眾生得到利益,幫助這塊土地更祥和。每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吹人腿骨的法器,就有很多和你們無關的眾生過來得到幫助。只要做到用恭敬心、慈悲心、懺悔心,這些跟你們沒緣眾生就會進來。得到好處的是你們,因為沒有你們來,就沒有這場法會。

佛勸我們要不斷的參加法會,不是佛需要,而是我們要記住自己是福薄緣淺的眾生。不要以為供養個一百元、一千元就很多,你每個月的薪水即使是最低薪22K,幾乎不成正比。你們可能會說自己要給房貸、給孩子唸書,不要驕傲了。你沒有條件、沒有資格、沒有能力驕傲。《地藏經》說,地球的眾生剛強自用、難調難伏。每個人都覺得自己了不起,自己懂了,自己聽過了。修法者如果沒有證到空性,亡者進來時,修法者會怕,會怕不是怕他們,而是怕自己沒有能力做不到。等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會戴著一個前面有黑色垂簾的冠遮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睛。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怕,而是因為在修法的時候,你們都看過,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神會特別的亮,這些鬼道眾生看到亮光會怕,遮著是讓他們不害怕,讓他們滿意。

每次法會你們帶來的往生的父母親、祖先是很多很多,並不是每次法會你生生世世的父母親祖先都會來,有時候福報不夠也來不了,是很錯綜複雜的事。如果一次就可以解決的話,釋迦牟尼佛就不用修那麼多世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用每天在修。你們的事情一次就可以解決嗎?為什麼你要求來一次法會就可以解決你所有的問題呢?雖說梁武帝為妃子求寶誌公舉辦一次法會拜懺,就可以讓妃子生天界。梁武帝做了多少好事?出家眾吃素是從梁武帝開始的,梁武帝規定出家人吃素、蓋了很多佛寺、印了很多佛經,他做了很多,才求到有人為他寫懺,一次就可以。你們做過多少好事?用十隻手指就數完了。所以《寶積經》才要我們謙虛,越謙虛的人佛法才和你有緣。水懺的故事就是告訴我們不可以起一點慢心,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看過修到越高的人起一點慢心就生病,修到越高的人越危險。這不是在說你們,你們還沒有到這個程度,起一點慢心還沒有關係。如果還有慢心,空性不足夠,就沒有辦法利益更多的眾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年(2015年)生病,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屏東修法有一個疏忽,知道那裡有土地公,去的時候也看到有土地公,但是沒有召他來,以為自己修法就好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呵責 仁欽多吉仁波切空性不夠、慈悲心不夠。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被 直貢澈贊法王罵了,你們哪根蔥?不想給罵?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事情來得快也還得快,你們則是來得慢、還得更慢,也就是遙遙無期。最少自己會檢討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忘了土地公就這樣,你們忘了多少人?忘了多少人給你們恩德?你們只記得多少人給你吃虧,這個世界才會充滿仇恨。你們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去年這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很開心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罵,如果上師連罵都不罵你,就是覺得你不成材,把你晾在一旁涼快去。

《寶積經》說不能慢,特別是出家眾更加要留意,在家眾或許還有一點理由可以講,出家眾完全沒有理由。不要認為自己出家就通行無阻、橫衝直撞。對任何人都要謙虛,不管有沒有住在一起,不要認為他做的我不能接受,不要以為沒有你做得不好,不要想說我之前的佛寺不是這樣,不能有這樣的觀念。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時,不是根據你所寫的每個名字來收錢。如果你能想到一千個需要超度的名字,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超度。不是說寫一個名字多少錢,超度冤親債主多少錢、超度一隻貓、一隻狗多少錢。這些都不是很如法的事。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臉部發出慈悲的亮光。修法的過程極為莊嚴肅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絕對的禪定中念誦法本,不顧右肩軟骨磨損的疼痛,進行施身法儀軌。以其勝義菩提心觀想自身一切血肉、骨頭毫無保留,上供養諸佛菩薩,下布施一切六道眾生。並親自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懇切、莊嚴、清淨、願力深厚的法音傳揚,利益無數有情眾生。與會大眾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輪迴的大悲願力,不由自主淚流滿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加持力極為殊勝,攝受一切眾生,威德力遍滿虛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

很多皈依弟子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為什麼要學佛,還在強求上師要滿足自己的想法。就像昨天有弟子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說:我希望兒子能學佛,我希望兒子能學佛,來「盧」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佛子行三十七頌》說什麼?出家眾及與會大眾回答「親方貪心如水蕩」。他希望孩子來學佛不是為了解脫生死,而是希望孩子皈依後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管孩子、讓小孩聽話,什麼事都丟給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教的是解脫生死、出離輪迴的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過很多次,孩子孝不孝順是和個人的因緣福報有關,想想看你們這一生做了多少件好事?憑什麼生一個孝順的孩子出來?

如果這樣,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可以「盧」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啊!仁欽多吉仁波切昨天才跟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通電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每天「盧」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啊!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強迫自己的孩子要吃素學佛,反而還罰他兩年不能來,不像你們一定要強迫孩子來,以為小孩來學佛就會變乖、變聽話。昨天已經講他了,他還一直「盧」,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你的因果福報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什麼關係呢?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了,你的孩子還是不乖,你就開始謗佛了。蓮師一早就預言,說當有鐵做的物品在天上飛的時候,那時候沒有飛機這個名詞出現,蓮師說一旦有金屬做的器具在空中飛的時候,世間會出現子女不孝順、女不貞、男不義、戰爭不斷、天災不斷、傳染病流行,這些預言現在通通應驗了。所以現在的孩子不孝順是正常的,孝順才是不正常的,因為你不正常才會生下一個孝順的孩子。我們生活在這個五濁惡世,末法時代,如果福報好,不管在家出家,不會生在這個時代,除非你是菩薩再來。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不是菩薩再來,憑什麼稍微唸一唸,孩子就可以改變?皈依幾個月,孩子就會變乖?諸佛菩薩慈悲,送一個在家的上師,讓你們看到,上師可以做到,你們也可以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看,有的時候你們求的世間法如果因緣福報具足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忙拉一把,但是不是什麼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有的弟子皈依十幾年還生病,就是這個心態,什麼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你們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好呢?沒有多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干擾你們的日常生活,你過你們的日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照宣說佛法。

這次日本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退掉供養,還免費幫你們舉辦了2天的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都不怕,只怕因果。供養心不對不收,不要以為丟個小錢,什麼都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清楚供養金是第幾車的,誰有給、誰沒有給。不考慮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古稀之年,修法修了兩天,還要搞清楚收多少,仁欽多吉仁波切才不管你們供養多少。是你們要各自對師兄弟負責,不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負責。每個人故意搞花樣,好像真的多負責。真的負責就你一個人給就好了。沒有一個人懺悔,只會哭,哭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就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但是沒有一個人懺悔自己的問題在哪裡。如果收了供養金,就變成 仁欽多吉仁波切欠你們,不收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把你們教好,不收就可以罵你們。你們可能覺得沒有那麼嚴重,但對於修金剛乘的來說就很嚴重。每一件事情都要搞清楚念頭是什麼?念頭不清楚,學什麼、修什麼都沒有用。一個具德的上師不是要你們多敬畏,多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從念頭下手。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每次都很開心的收下,還會一直提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供養過的東西!很簡單,一直留意上師需要什麼!

大家來參加法會不是為了參加法會可以得到福報,自己沒改,參加法會的福報這一世用不到,下一世才能用,修不出功德這一世用不到。有些人會謗佛說為什麼自己來這麼多次法會還是不能改呢?當然不能改,你只修出人天福報。人天福報是下一世用的,不是這一世,功德是這一世用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快死的人卻能夠在短短的一個月之內恢復,可以繼續教你們,就是修出功德。功德就是戒、修禪定、開智慧。

你們表面上是守戒,卻連皈依戒都沒守,要上師馬上解決你的痛苦、你的欲望。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直貢噶舉有熟識數百位的出家眾,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可以每天要求他們修法就好了,可以這樣嗎?不可以。自己的事自己去處理,要接受因果因緣,要下定決心學習佛法,一定有一天、有一秒鐘,業一定會轉動。任何經典都沒有說諸佛菩薩和上師可以將你們行惡的果報消滅掉,也沒有講說你肯唸佛,不好的業力就消除。業障是障礙我們學佛,不管很有錢或是窮困都會障礙我們修行。透過佛法可以將障礙停止,這不代表可以將惡因的果報滅掉。假如這樣講的話,學佛的善因就沒有善果。不可能只有善沒有惡,你一生作這麼多惡,怎麼可能沒有惡果?只有停止一切惡,惡的力量不再出現,你善的力量才能暫時將惡的力量蓋起來,讓你看不到,感覺不到惡果的苦。

假如沒有用戒定慧學習佛法,這一生所學的都只是人天福報,下一世才用來做人或是到天界,但不能解脫輪迴。戒是修行很重要的工具,在家五戒、比丘尼兩百多個戒、比丘一百多個戒,還有菩薩戒、金剛乘的戒,這些戒是規範我們身口意的範圍。不是因為守戒有很多事不能做,而是行為要在這個範圍內。現在這個複雜的社會要守百分之百很清淨的戒不容易,重要的是你的心要守戒。仁欽多吉仁波切除了在自己的餐廳吃飯之外,很少到外面的素菜館吃飯,反而比較常去葷食餐廳,因為可以有機會讓廚師煮素食,讓廚師這一頓少一次殺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點菜時會叮嚀廚師蔥、蒜不要加。有的人去吃飯,廚師放了一把蔥就跟人家吵。你可以再點一份,另外付錢。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外面吃飯,如果菜裡面放了蔥,擺在旁邊不要吃就好,或是再點一份請他不要放蔥,錢照付。不必在意煮的鍋子、鏟子是否煮過葷食,不然就自己帶去嘛!吃素又不是在吃鍋子、鏟子。要讓人家覺得學佛的人可愛,不要跟人家吵架,這樣不好。

今天修這個法讓你們體會到諸佛菩薩的慈悲心,這個慈悲心不是讓你們利用,而是讓你們感覺到你求佛菩薩,只要有緣,佛菩薩一定給你幫助。至於你能不能接受幫助,你能不能繼續下去、聽話,和上師諸佛菩薩無關。佛度有緣人,就是看你聽不聽。你還有自己的想法就是不聽,緣很淺;你沒有自己的想法,就能完全聽話接受。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別人的邀請,還是先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這是做人之道。

學佛人的每個思想每個動作要比一般人更犀利。這次在日本法會,這些日本信眾沒有一個踢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法座前面的那塊木板,也沒有一個人會因為自己沒有接到供品還留在原地等。因為他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幫自己,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尊重、恭敬的心,所以都很留意不去踢到木板,影響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輪流接火供供品時,即使輪到自己也不會因為接不到供品而停留在那、依序前進,這是因為尊重、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們。從這裡就可以看出日本人和臺灣人的不同,可能是教育方式還是什麼,但是他們尊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感恩的心,所以他們注意周圍的環境,有些人還不是學佛人,但是他們感恩,哪像你們?一比就被比下去。

臺灣兩百多個弟子,有7個人踢到木板,有的沒接到供品就站著不動等著,還有出家眾滑倒。仁欽多吉仁波切那天手去拿和給供品的動作至少快兩千次,給的動作是有規律的,一停下來就要重新用新的力量去做。這些所謂的皈依弟子完全不顧慮 仁欽多吉仁波切拿取供品的頻率會因為這種干擾而改變,反而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要多花心思顧慮到弟子。他們會這樣做都是因為心裡只有自己,眼睛只看著自己手上的盤子,一心只是貪求,一定要拿到供品投入火中,不管在旁侍者的叮嚀,旁邊的侍者叫他們走快點至少講了一百次,耳朵完全封起來聽不到,對上師不恭敬。有一位從美國回來的弟子更鮮,她以為自己很重要,她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手伸去要拿盤子,她就把她手上的盤子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要你們手上的紙盤。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的時候不看旁邊的,一接——重量不對,丟在地上,叫她去旁邊站著。每個人都在算自己的算盤,都在修自私自利。

有一位出家眾弟子的醫藥費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負擔,有一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好經過,看到他們全家在咖啡廳用餐。她有這麼多的兒女,有錢卻沒有奉養,雖然出家了,但是奉養父母還是為人子女應盡的責任,心裡不能光想著兒女賺錢很辛苦,兒女工作生活不容易。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跟你們計較這筆錢,但是有女兒、女婿、兒子,怎麼沒有想過跟他們說盡量不要用上師的錢,讓孩子出。要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錢都是用來利益眾生的,不想這位弟子欠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位出家眾弟子就是犯了貪念。兒女也是眾生,不能因為母親出家,做兒女的就不用照顧她。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因為捨不得這些醫藥費,而是怕她欠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修施身法就是要捨,捨得,有捨才有得,捨掉你們的貪念,捨掉你們的執著。

剛剛講的故事不是在罵你們,而是《地藏經》所開示,一不小心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世界不是你們想的太平,天氣在亂,什麼都亂。學佛人的心不要亂,聽的佛法要聽進去,要去做。之前有一個弟子是護士,醫院要叫她去產房工作,明知道在產房工作會有機會碰到墮胎,但為了多賺幾千元,還跑來問,仁欽多吉仁波切根本懶得理她,連講都不想再講。

大陸有一家醫院的副院長生了很嚴重的病,在大陸的弟子告訴他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只是報告名字和生肖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將他全身的狀況說出來,他聽了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想要求見。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可以,請她過來臺灣,她說沒辦法過來,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辦法過去。在北京的醫院當副院長肯定是很有勢力的,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意這些。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年身體出狀況時,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每天修施身法,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和佛菩薩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命,幾位醫生弟子只是擺個樣子而已。

去年年初,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出狀況大出血,醫生弟子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命只剩下十分之一。當時有兩位醫生弟子和一名幾十年經驗的資深護士弟子要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打針,他們原本要打一些營養劑補充營養,但當時很危急,血管下沉,找了30分鐘都找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血管。血管下沉表示沒有血液流過。醫生弟子回答若再多流些血,生命就危險。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們扎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兩三針都沒找到血管,因為血管沉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流了很多血,血管裡沒有血,都黏起來了,那名幾十年經驗的資深護士弟子找不到血管。因為他們有孝心,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讓他們醫療,其實是要讓他們更加看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不是人,有修沒有修的差別在哪裡。他們還在商量如果扎不進去就要打大腿的血管。這是告訴你們,醫生很好,但不是萬能,自己要下決心面對一切事情。

你們運氣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好了就會繼續罵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下定決心了,只要你們不聽話就罵,再不聽話就隨時讓弟子變信眾,再不聽話隨時就趕到紅門外,若再不聽就到樓下馬路邊,現在弟子和信眾人數都已經太多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都在修,是自然修出來的,哪需要你們。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慈悲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6 年 6 月 0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