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12月13日

法會開始前,三位出家弟子上台,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機會分享她們所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往生後種種不可思議的瑞相。

第一位出家弟子感恩上師,讓她有機會能向大家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往生後的情形。當他們來到奶奶的病房時,整個病房的氣氛非常的安靜,沒有哀傷之氣,而是十分寧靜。當時他們看到奶奶的皮膚很漂亮、會發光。奶奶因為沒有牙齒,老人沒有牙齒,嘴巴要閉起來很不容易。但奶奶往生後,嘴巴閉合得很好,像是在微笑一樣。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們幾位出家眾機會,能在奶奶旁邊看著禮儀公司的人員幫奶奶的大體梳洗做spa。奶奶已在冰櫃冰了一天了,但身體仍顯現非常地柔軟,皮膚白晰有彈性。原本奶奶的耳朵是白色的,洗完頭髮後,耳朵呈現像我們洗完澡時一樣會紅紅的。他們幾位出家眾覺得很不可思議,喜悅地如麻雀般到處看、討論,心裡非常地歡喜。而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出家弟子有機會唸誦一部《華嚴經》。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參加共修法會聽聞開示,這次在唸誦經典時,能誦得很法喜都是因為經中所言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所教的,所說的,所做的。而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所行都在實踐《華嚴經》中佛所教的「為利眾生捨頭目腦髓,修行佛法永不疲倦,度化眾生永不疲倦,直心求法沒有諂誑故,一向求法不惜身命故,為除一切眾生煩惱求法,不為名利恭敬故。」不為自己的名聞利養而是以平等心利益一切眾生,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完全全以身示範給我們看的。這一切讓她感到十分殊勝及感恩。反觀自己,真的是差太遠了!

一想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三寶的恭敬心,她深深地懺悔。她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出家這麼多年,雖然知道佛法從恭敬中求,但自己對佛法卻沒有完全的恭敬心。雖然知道恭敬是學佛的根本,但是對上師卻毫無恭敬心。以為自己有在修行,起傲慢心,還不知道自己一直都在拖累上師,大家都以為害怕就是恭敬,整天看別人的過錯,內心的煩惱總是比法喜多,日子一天過一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心裡散散漫漫,總是看人不對。她泣不成聲表示懺悔,並感恩上師教誨。

第二位出家弟子感恩上師、感恩諸佛菩薩、感恩奶奶,讓她大開眼界,第一次看到大體做spa。首先看到奶奶彷彿閉著眼睛睡覺,面貌安詳,全身皮膚細緻,沒有皺紋,除了臉上據說是跌倒撞到的瘀青之外,其他露出衣服外看得見的地方完全沒有斑點,讓人不覺得奶奶是一個已經往生的人。做spa的小姐幫奶奶按摩,他們看到奶奶全身的皮肉筋骨都還柔軟有彈性,小姐能隨意地把奶奶的手舉上舉下;修指甲的時候,手指頭能屈能伸;洗頭髮的時候,小姐幫奶奶按摩頭皮,頭皮也會動來動去;化妝撲粉的時候,臉上的肉還會彈。若不是事先知道奶奶已經去了極樂世界,她會以為奶奶正在享受舒服的spa。

這讓她羨慕極了,但她不是羨慕奶奶可以享受spa,而是羨慕奶奶本來跟她一樣,是一個具足煩惱的生死凡夫,現在已經在無憂安樂的世界準備見佛聞法、修行證果,乃至成就佛果,決定無疑。古人說:「死有輕如鴻毛,重於泰山。」以生死凡夫而言,我們的生命本來非常微不足道,我們的死本來都應該是輕如鴻毛的,對自己、對眾生、對法界可以說毫無義利可言。尤其我們五濁惡世的眾生,福薄障重,大部分的人都不得好死,有的生病、受醫療折磨而死;有的因粉塵爆炸、瓦斯爆炸等意外事件而死;有的死於車禍、空難;有的死於地震、海嘯、水火風災等,種種不同的死亡方式,身心都有極度的痛苦、驚慌、恐懼、忿恨,死後又難免三惡道的苦。

想想我們在學佛前,身口意也造了很多惡業;在身的惡業方面,至少我們吃了很多眾生肉;口業的過失更是無量無邊,我們不知說了多少損惱他人的話、粗鄙的話、惡口罵人的話、嫉妒棘刺的話、於他沒有利益的話,還有不實語、諂媚語、兩舌語、嫌恨語等等無邊的過失;在意業方面,我們絕對是具足貪嗔痴。本來五濁惡世的苦惱死厄,我們都是有份的,幸虧我們遇到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們即時止惡行善,在上師的加持下,才得以避開不得好死的厄難。

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我們所看到的往生案例都是重於泰山的。所謂重於泰山的第一意義,就是往生時身心完全沒有痛苦,看到他們往生時那麼安詳自在,讓我們終生都不必畏懼死亡、不會迷戀色身、不用貪生怕死。因為只要我們如實依止上師、依教奉行,沒有疑、惑、不決定,努力懺悔往昔惡業,積極累積福德智慧資糧,往生時就有上師救度,我們的死就可以重於泰山。

重於泰山的第二個意義,就是不會再受生死輪迴的苦,從此沒有三惡道的怖畏,沒有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沒有憂悲苦惱。

重於泰山的第三個意義,就是可以到極樂世界去修行,不會退轉,因為極樂世界純粹都是諸上善人,水鳥花樹都會演出微妙法音,壽命永劫,沒有煩惱。在那裏修行很容易增長菩提心,永遠不會退失菩提心,很容易可以明心見性,開悟證果,一直修行到不退轉位的菩薩,就可以有神通妙用,遍往十方法界所有微塵去供養諸佛、嚴淨佛剎、救度眾生。

她乞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哀憫,她很希望能早點到極樂世界,成辦救度眾生的能力,猶如上師能善知眾生種種不同的根性、欲樂、信解,隨其所宜以善巧方便而教化調伏,不只對自己的母親做到最究竟的大孝,有能力把母親的老病死苦降到最低點,又能為母親廣做佛事,縮短母親成佛的時間;更能為無依無怙的眾生做救護,救拔眾生出離愛欲、煩惱、生死的大海。

祝奶奶在極樂世界的蓮品增上,早日花開見佛,然後乘菩提願救度眾生。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第三位出家弟子上台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遭逢喪母之痛,但仍不放棄任何一個時間、地點可利益一切眾生的機會,以自身的經驗為佛法做最好的示範、教導,處處顯現大菩薩的智慧與悲願,圓滿世間與出世間的一切利他佛行事業。

在世間法上,上師示範了作為一個人子,將母親的身心安頓及照顧做到無微不至,又要當上師,令母親不能執著自己不恭敬上師,刻意安排了孫子們也在旁照顧並學習如何兼顧佛法的照顧方式來照顧長輩。作為一位兄長,上師一肩挑起母親生前最後的照顧與往生後的後事一切安排,對其他兄弟姊妹還要做安撫、溝通,雙方都滿意。作為上師,不斷地以自己的母親作為佛法的教材,開示因果不爽。雖貴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沒有修行仍需要接受自己惡業的果報,只是重報輕受而已。不斷地為母親修法。不像一般人只要把親人送到阿彌陀佛那裡,就以為天下太平,沒事可做了。上師為母親修完頗瓦法之後,仍不斷地在為母親修法累積福德資糧,不斷地幫助她果位上升。

住院期間醫生曾建議說如果心臟不夠力,應可以打強心針,上師默然不答應。如此地違反世間的感情認知,冒著輿論毀謗的危險,非是大智大忍大孝的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葬儀社的老闆也分享說,他接到任務要安排12月8日法會現場的時間是在前一天的12月7日,只有6到7個小時的時間就要完成500人的大法會場地布置,有時就算是2個星期都不見得能安排出來。他接到電話時雖然承諾說沒有問題,但實在沒有把握可以做到。因為這次場地室內只有150個位置,室外有350人的位置要安排,所以老闆打電話去租帳棚,本來想這時是旺季,如果租不到大帳棚就用小帳棚一個一個串起來,但中間會有空隙,若下雨就慘了。結果租帳棚的公司回覆:前一天或後一天都沒有大帳棚可租,剛好就只有12月8日這天有一個大帳棚可租。他就說不管了,先拿來看看再說。結果很巧的是這個帳篷的一邊是切齊的,可以接到外面,大小也剛好,而且他公司幾個禮拜前剛新進一批員工,正好可以支援那天的大法會,不然人手也不夠,他也覺得一切都非常地不可思議、非常地順利,非常讚歎上師的加持力。

第二殯儀館通常讓人有一種灰濛濛的感覺,不管是環境或是氣氛都讓人感到有些陰森,那天去到二殯也是同樣的感覺,但是當上師修完法後,覺得好像不再那麼陰冷,環境四周也感覺變得比較亮了。

在出世間法方面,上師為了自己的老母親,不斷地自己修行累積福德資糧,教導母親學佛,幫母親累積福報。母親往生後,還藉此機會替無緣、無條件的眾生製造因緣,使眾生能得到佛法利益,而修了阿彌陀佛大超度法、金剛薩埵法會,讓佛法可以利益更多更廣大的眾生。這就是「無緣大慈」也是平等無分別的空性慈悲的最佳表現。

當工作人員在洗大體,她看到奶奶的身體出現了許多的瑞相。人往生後身體通常是硬的,而奶奶身體卻是軟的,而且頭和頸部可以180度的轉動;梵穴是溫熱的,雖然吃了30年的藥,骨頭還是顯現白色;耳朵原本是白色的,經過洗澡後竟然變成紅色,再變回白色。醫學上來說,當人死了之後,血液就不會再流動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修了頗瓦法,修完法之後,血會往頭上流。她看到奶奶的臉是放光的,而且還在微笑。在醫院的氣氛是輕鬆自在,並沒有哀傷之氣。

後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了兩次法。在奶奶往生後,她到病房去看奶奶時,從奶奶的鼻孔還有氣體噴出來,看起來好像有在呼吸,或許有人會以為奶奶是不是又活過來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人往生前會受到四大分解的苦,而奶奶則是往生後才進行四大分解,所以,並沒有受到四大分解的苦。當時病房裡有很多的人,她沒有聽到,不過,在現場其他的人說,他們聽到氣脈斷掉的聲音,就像是氣泡紙被壓扁時的「啵啵」的聲音從棉被中傳出來2次。

寶吉祥出家弟子因為奶奶的因緣,有福報可以誦一部《華嚴經》,其中完全都是講菩薩從初發心到修成一地到二地到等覺菩薩以及最後成佛的境界。這些莊嚴不可思議的大菩薩境界,一一都印證到上師身上,上師所教、上師所作、上師所行,完全顯示上師也是大菩薩的修行果位。

要知道一位凡夫要修到菩薩到成佛,必定要理事圓融,也就是內證要通達佛理,外修要圓滿佛行事業,世間法即世俗諦要圓滿,出世間法即勝義諦也要圓滿,如此才能累積出成佛的功德。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一切時一切地無不示現其圓滿二諦的智慧佛行。

在此她分享在《華嚴經》中出現的一些內容。「於諸世法無所著,不捨度眾生」、「已離煩惱與一切眾生共居」、「不著一切相而不捨一切著相眾生」、「深入禪定而是受欲樂」。這些內容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上都可以看得到。以上種種無非是印證上師大菩薩的修行與風範,在在顯示上師的修行絕對是登地菩薩的果位以上。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康泰,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利益無量無邊的一切眾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長壽佛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的是長壽佛,長壽佛是阿彌陀佛的報身佛。佛有三身:法身、報身、化身。在《彌陀讚》中提到的是化身佛來接引,一般有學佛、沒學佛的凡夫,沒有修到成就者,是化身佛來接引。修到菩薩果位或者是在修菩薩道的行者,才會得到報身佛的接引。今天修這個法,讓你們種下未來世成為菩薩的因緣。原本是上週日要修長壽佛,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上週六往生,所以上週日修阿彌陀佛超度法,但因為已經承諾眾生要修長壽佛,承諾的事就要做到,所以今天修長壽佛。

修長壽佛不是讓你們長壽,這裡的長壽有兩個意義︰從我們投胎在母親體內,如果母親不肯吃素,那麼母親為我們吃的肉,透過血液餵養我們,壽命就開始損耗和動搖,也就是壽命不穩固。出生後所作的惡業,比如說吃肉、殺業、還有身、口、意所做的一切,就是《地藏經》所說的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這些都會讓我們的壽減少。如果我們想解脫輪迴,想修行菩薩道,長壽佛可以幫助我們彌補所損耗的壽。修長壽佛不是讓你們壽命延長去過好日子,而是把以往所犯的惡業、殺業所毀損的壽緣補回來,補回來做什麼?不是給你們看到孫子結婚或是過幸福的家庭生活,而是要能有足夠的壽好好學佛。

佛經上說,地球上人類的壽命本來應該有八萬歲,每一百年減一歲,一直減到最低的十歲,再從十歲,每一百年增一歲,增加到八萬歲,釋迦牟尼佛說這樣就是一個小劫的時間,現在我們人類是在減的階段。這一生如果有得到長壽佛灌頂與法緣的人,就可以具備未來生證到菩薩果位的因緣。如果我們這一生的壽命快要盡了,長壽佛可以減輕我們生病死亡的痛苦,讓我們有往生淨土的因緣。長壽的定義不是指人生短短的幾十年,是指不生不滅的壽。只有在佛的淨土才能不生不滅,有永恆的壽。

同時因為桑滇喇嘛發心要閉關十天,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修長壽佛,那你們呢?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桑滇喇嘛先來參加今天的長壽佛法會後再去閉關,你們不要以為今天是幫你們修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讓許多佛寺為了母親辦法會,也是在累積母親的福報,因為每一場法會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得到利益,而是有很多眾生可以得到利益。

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原有的條件,是沒有資格得到頗瓦法的。這一次母親往生,是要示現人往生前,怎麼把這一世的惡業清掉。仁欽多吉仁波切以5年多的時間,持續不斷地幫母親累積福德因緣,才得以讓母親往生淨土。這個過程是很艱辛的,身為人子和上師的兩個身分,在兩個身分的調整上是不容易的。有時候又要離開母親一些、要有一些距離,這些調整是很微妙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生前不識字、沒讀過書,曾經吃肉、殺生、拿過孩子,不懂得懺悔,沒有求頗瓦法,只知道自己兒子是收徒弟的師父,連「仁波切」這三個字她都講不出來。但是因為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用盡一切方法,幫助母親累積到淨土的因緣福報,而且還不斷修法累積福報希望能縮短母親在淨土修行花開見佛的時間,但是要成佛還是要靠她自己修。

很多人都以為淨土只有上、中、下品,每一品再分上、中、下共九品。其實每一品還再細分上、中、下品。下品下生之中還分上中下,非常的細。除非你這一世是修到法身菩薩或是報身菩薩,才有可能直接見到佛,否則都是投生在蓮花中,以蓮花為胎,在蓮花中慢慢修。生前完全沒有學佛修行的人,到淨土也是下品下生,最少需要經過十二小劫才會花開見佛。要一直修到花開才只是能見佛,才開始有機會親見阿彌陀佛宣說佛法。我們能幫他們做的是縮短花開的時間,至於成佛果就只能靠自己修了。如果生前有修行但是對佛所說的有疑惑的人,死後會生在淨土外圍的疑城,五百世不見佛,然後墮入六道重新輪迴。

頗瓦法是蓮師親自到阿彌陀佛那裡向阿彌陀佛祈請的法,是本尊親傳的法。阿彌陀佛吩咐蓮師此法不能廣傳,因為到淨土是需要具備福德因緣才能去,一般人都沒有學佛,不具備條件是不能去的。不要以為你們走的時候一定會找到上師,你們平常不聽話,到時候也一定不會聽話。我們現在處於五濁惡世,最嚴重的是見濁,也就是什麼事都用自己的意識去判斷,沒辦法看到事情的本來面目。釋迦牟尼佛才會在《阿彌陀經》提到,來這五濁惡世向世人宣說此難信之法。大家都覺得去淨土很簡單,唸佛號就好。其實這麼多人念佛,真的唸到能見到阿彌陀佛,只有區區幾人。

學佛修行是要持續不斷地去做。《地藏經》曾開示,亡者的眷屬要廣做佛事。廣不是指到處去做,不是為了自己,也不是為了自己的親人,而是為了眾生持續不斷地去做。並不是你們認為的,超度到淨土去就可以了。為什麼人死後七七四十九天中,逢七要做法事?因為人死後不管有沒有得生淨土,他的神識每七天會醒來一次,當他在中陰、淨土或天界醒來看到有人在幫他做佛事時,他會起感恩的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往生前罹患肺炎,一般肺炎是個什麼樣的狀況?一位醫生弟子表示,以水管破掉為例,髒水會跟乾淨的水混在一起,肺炎就像這樣。身體產生的二氧化碳交換不出去,和吸進來的氧氣混在一起,會讓心臟、腦、多處器官都呈現缺氧的狀態,身體的含氧量減少,慢慢造成敗血症,肝、肺、腎等器官衰竭壞死,意識昏迷成為植物人。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沒有這些現象,在往生前都還意識清楚,身邊有什麼人在,都是清清楚楚的。

昨天星期六,有一位弟子拿著一塊她母親火化後的骨頭來求見,並說有類似結晶的東西,其實是想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確認是舍利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就表示她貢高我慢,憑什麼她的母親會有舍利子,她母親生前有持戒嗎?有修嗎?你們都犯了一個毛病,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對你特別好,就像這位弟子皈依十幾年,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對她母親特別好,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疼她母親,那就表示不疼其他人嗎?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也有母親,一樣要經歷這些苦。結果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出家眾唸幾段佛經給她聽,她還不聽,回嘴說她不是這個意思。佛經上有說舍利子不是用來膜拜的,是讓眾生起學佛的因緣,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也開示過了。她認為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母親修法的關係,所以火化後出現舍利子,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母親的大體燒出來也只是一些骨頭。這位弟子這麼做就是將佛法迷信化、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迷信化,為什麼寶吉祥佛法中心道場將來會消失,就是因為有這種人、有這種驕傲的弟子。永噶仁波切曾說過,日本的道場會留下來,但是沒有說到臺灣的道場。現在看下來,這個情形越來越像。

你們都是這樣,越學佛越驕傲,昨天還有另一位在壇城前服務的弟子手上拿著托盤,這本來不是他負責的事,莫名其妙由他來做。他看到壇城前有人在拜大禮拜,認為自己不方便走到櫃子旁放置托盤,就將托盤直接放置在鼓架上。鼓是法器,所有的法器上面都有護法,只要是法器,就不可以隨便放置其他東西。就算不是法器,也是道場的東西,如果弄壞了等於是破壞常住之物,對他自己非常不好。不是東西不能壞,而是不能故意破壞。他可以將托盤拿在手上,或者拿到另一邊窗台上放,為什麼不走過去?就是懶。這是對法的不恭敬,他皈依十幾年,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是七十古稀的年紀,古稀之年就看不清楚,你們運氣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是古稀之年,但是反應是30幾歲。

昨天另外還有一位弟子來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根本不知道她要懺悔什麼,她以後不用再來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怕她了。這三位弟子以後都不能學密法、法本收回來、不能供養。可見你們根本沒有回家每天思惟自己的行為哪裡不符合《佛子行三十七頌》,沒有一個人回家後思惟今天一整天自己的身口意有沒有違背佛法。

信不是迷信,而是要相信佛和上師所講的佛法完全是正確的。佛法絕對和你的思想、人生經驗、這一生所學的所有學問無關。學校有沒有教我們要怎麼樣去淨土?有沒有教我們怎麼讓大體呈現柔軟的瑞相?都沒有!在學校裡沒有任何一門學科會教授怎麼讓往生的大體依然柔軟,這些都違背現有的常識,所以佛法和這些都不一樣。每天要你們去思惟,不是用你的人生經驗來思惟是否對佛法和上師的開示有體會、瞭解,而是要去思惟每天的身口意有沒有作惡、有沒有持戒、有沒有符合《佛子行三十七頌》。

不要以為學佛就不會造惡業,學佛反而造更多惡業,因為你們都認為自己學佛了不起、比別人好、看不起別人。驕傲的人是學不到佛法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弟子的事,不要當作是聽故事,他們犯的錯,其實你們每一個人都在犯,因為你們是人,而人一定都有這些問題,貢高我慢、自以為是、驕傲、自私,自己最厲害,都是別人的錯,都要別人注意到你、重視你、捧著你,希望自己有權有勢。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從一個普通信眾開始修行,而能得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栽培,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根器好,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笨很聽話,直貢澈贊法王說做才去做,直貢澈贊法王說不做,就不去做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很多修行人因為驕傲的心起來,比如很多法師、仁波切在開示完佛法後,起了一個慢心,之後就開始生病,修行人的功德可以頂住業力,一旦起了驕傲的心,功德就轉為福德,無法擋住原本的業力,當轉成福德時業力很快就現前了,這個關係是很微妙的。愛賣弄自己懂佛法的人,也很容易業障現前。沒有證到空性之前,所講的佛法只是名相與常識而已,不是在利益眾生。

今天所修的長壽佛不是為了你們修的,是為了眾生來修。參加法會的動機不是為了自己。有參加過長壽佛法會的人,種下以後到淨土的因緣,未來世可以成就菩薩果位。修行需要很多因緣的幫助,需要自己有決心,需要不放縱自己的身口意。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長壽佛法會,首先由出家弟子代表眾生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供養請法。接下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修法一段時間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根據法本內容賜予開示。法本為瑪吉珠貝傑摩佛母所傳下來的岩傳法,岩傳法是由本尊親自傳下來的法,加持力特別地大。

修法過程中進行薈供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

修法一段時間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法本中提到壽會「散」,就是不穩固,人從胎裡就靠母親以眾生的血肉餵養,就開始讓壽不穩固,更別說長大後無數的殺生,所造的惡業的因緣。

法本中有提到:壽會破、彎(時好時壞)、裂、搖、動、破、給魔鬼偷盜。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現場參與法會的信眾與弟子:曾經去拜鬼神或向祖先求過的舉手。現場大多數人都舉起手。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很多人喜歡拜鬼神、向鬼神求,但其實鬼神就像是黑社會,想想如果向黑社會求,需不需要還?你們向鬼神求,都是求滿足自己的欲望,鬼神當然要向你們討回來。你們有什麼能討,就是壽,這就是給魔鬼偷盜,包括跟祖先求保佑的也算在內。你們再努力求吧!越求壽命越短。

修長壽佛可以幫助你們不會非時而死。所謂的非時而死,如天災、地震、飢荒、戰爭、流行病、看錯醫生,十惡荒災都在這個範圍。不會非時而死是指沒有旱災、戰爭的太平時代。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並帶領與會大眾念誦長壽佛的心咒良久。修法一段時間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修法儀軌的意義,並下法座親手持著長壽佛佛像為與會1,500多人一一加持,並賜予壽丸及壽酒(以果汁代表)。過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持長壽佛心咒,慈悲的眼神深廣無邊,澤被一切有情。與會大眾皆至誠感激,雙膝跪下、低頭合掌領受殊勝加持。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到法座上,帶領弟子們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並於修法圓滿後繼續賜予大眾開示。

剛才揮動五色旗的動作,外面很多仁波切是不肯做的,這是修法人把自己的東西給出去。你們會說,不就是揮動一根旗子,有差嗎?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沒有證到空性的慈悲心和勝義菩提心,自己的東西全部都會給出去,很多仁波切都不修這一段。

希望能藉由這次母親的往生,讓大家能瞭解如何真正幫助自己的父母將往生的痛苦減到最低。這次也讓你們看到,就算身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如果自己沒修,在生前還是多少要受些苦,才能將自己此生吃的、傷害的、拿小孩的惡業還清。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能讓母親的痛苦降到最低;但是果報還要自己去承受,過程還是要經過。母親這一生人只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父親,所以要讓母親能夠接受佛法,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得多好,而是由傳承上師、諸佛菩薩和護法的加持。並不是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得比你們好,但至少修得比你們多很多。即使是這樣,也要從5年前開始安排規劃母親的事情,如果不是在5年前讓母親死了這條心,知道自己其他孩子沒有辦法照顧她,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拐的、用哄的,將母親從香港接來臺灣住,是沒有辦法幫母親製造這麼多的福德因緣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如果母親一直待在香港,自己就沒有辦法照顧她,因此一定要接母親來臺灣住,在自己身邊才能就近照顧安排。

連貴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要花5年的時間幫母親累積福報,這其中的苦不為外人所知,才能造就母親往生淨土的緣。所以不斷地告訴大家要持續去做。你們都只是跟父母親講了之後,父母親不聽就不管父母親,心想如果生病再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但是等到生病了就來不及了,因為已經是定業了。身為人本來就負有一些責任,不光是這一世的父母要幫助,負責任就是要對生生世世的父系祖先、母系祖先以及自己累世祖先都要幫助,你們只做那麼一點,怎麼夠呢?不要認為父母親如何不好,只要他們生你下來就是對你好。如果你連眷屬能不能到淨土都不在乎、只在乎自己的話,那就不是修菩薩道了。不要再有這種想法,認為自己參加幾次法會,唸一唸佛,所有不好的事情就不會發生,所有好的事情都會出現。找不到工作、生活不順遂、離婚等,都是你自己的事,是你的因果因緣,佛菩薩不是幫你解決現在的問題,但對你的未來絕對有幫助。如果因為來參加法會、念佛,之前所造的惡就沒有了、不好的事就不會發生了,那現在拜佛的善因善果以後也不會發生,這樣不就沒有因果存在了?那你們還來幹嘛?

修行不能停下來,因為我們欠眾生太多了,包括我們生生世世的父母親。佛法說,真正孝順的人是學佛的人。雖然你們不是仁波切,但是你們有沒有用心注意父母親的事?沒有眾生不做錯事的,我們要根據父母親所作的業力來幫助他們。孝順父母,是希望他們未來不要墮入三惡道、要能往生淨土,所以要提早做準備。你們都是只想自己、不負責任,自己不做不改,父母死了才要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生病,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修法,業力要自己負責,何必麻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往生後有將近一百位弟子助唸,其中還包含出家眾,但是母親還是沒有走、沒有往生淨土,為什麼?因為你們沒有慈悲心。仁欽多吉仁波切讓這些人去唸就是要讓他們知道,沒有空性的慈悲,無論再怎麼唸亡者還是不會走。並不是因為母親比較聽兒子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母親是很固執的,但至少母子連心。你們不要以為像坊間做法一樣,有人往生,找些出家人來唸唸經就可以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了解用什麼方式才能幫助母親,母親往生後故意先讓她等一段時間,不馬上超度她,讓母親急了,才來超度她。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往生後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件事母親就問,有沒有打電話告訴其他兒子自己往生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已經打了,接著說妳跟著菩薩走吧!母親才走。這一次藉此也讓大家看到,要超度亡者不是唸一唸經就能超度到淨土。仁欽多吉仁波切想盡辦法在這段時間為母親累積往生淨土的褔德因緣,但最後如果母親沒有起恭敬心,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合掌頂禮,也沒因緣可以得到頗瓦法的超度往生淨土。

《寶積經》說,沒有修到空性的慈悲心和勝義菩提心的人,是沒資格超度眾生的,眾生的因緣太複雜了。雖然不能超度眾生,但是唸佛可以讓眾生不起恐懼的心。如果唸佛的人對眾生無所求,可以讓眾生不墮入三惡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罣礙兩件事,也不能說是罣礙,是心裡有兩件事一定要去做,一定要盡到的道德責任。一位是母親,一位是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母親已經往生了,現在只剩下 直貢澈贊法王。如果 直貢澈贊法王說要退休,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退休。前幾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要退休,結果 直貢澈贊法王說他都還沒有退休呢!所以,直貢澈贊法王退休,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退休。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孩子所以要繼續打拚,孩子成年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管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成不成材是他自己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概知道 直貢澈贊法王什麼時候退休,但是不會告訴你們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會去猜 直貢澈贊法王下一步要做什麼,因為恭敬上師,無論上師做什麼樣的決定,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上師一定是為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不像你們老是猜測上師接下來打算怎麼做,你們就是對上師不恭敬。不要以為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話,對 直貢澈贊法王恭敬,直貢澈贊法王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學佛的材料,才多教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些。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就可以把不好的果報都消除掉,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用修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只要求 直貢澈贊法王修法就好了,但不是這樣的。

你們每一個人都受過佛菩薩和上師的恩,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時是毫無所求的,唯一就是希望你們好好學佛,你們卻連這一點都做不到。你們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不要以為死了之後一定找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說弟子比眷屬重要,但重點是你們不聽話,不聽話的弟子要來幹嘛?浪費你們的時間,也浪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間。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行的果位,真的會被你們拖垮。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需要閉關,你們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很厲害,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自己一點都不厲害。如果母親今年沒有往生,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預測到母親最多只能活到明年年初。母親今年往生,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弘法事業是有幫助的,因為不需要長時間住在醫院,受到醫療的痛苦折磨。不要以為老母親什麼都不懂,她可是很清楚的,也交代你們要聽話。現在老母親不在了,沒有人為你們求情了。以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越來越嚴格,你們皮要繃緊一點。

寶吉祥是直貢噶舉的法脈,身為弘法者如果不將正信的佛法宣說出來,不將信眾的問題指出來、糾正他,也是會使佛法滅亡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願意參與這個行列,所以看到你們的問題,一定會講出來。你們一個一個升官的升官、賺錢的賺錢、家裡平安的平安,卻沒有看到有人願意為道場付出。不要以為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這個道場,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厲害的就是什麼都可以不要。只要時間到了,公司可以都關掉不要。還有人想著自己往生後,只要求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就好了。人生無常,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

今天所修的法是岩傳法,岩傳法是本尊親傳下來的法,加持力特別大,能幫助大家有足夠的時間學習佛法,累積因緣福報。大家要珍惜這個因緣,好好下定決心修行。在《寶積經》中提到,不疑、不惑、下決定,這是你們一定要做的功課。在場所有的人沒有一個下決定。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大家要回家好好思惟、要怎麼修慈悲、自己的身口意有沒有依《佛子行三十七頌》所教導的方式去做?但沒有一個人做到!既然是學佛人、已經皈依了,就要和一般人不同,不能放縱自己的身口意,能夠知道怎麼用佛法來控制自己。有一位賴姓弟子沒有將上師交代的事情做好,還覺得自己受委屈。如果再覺得自己委屈就不要做了!即使是有委屈,也要把所有的苦都吞下去。要學會吃虧,如果不能吃苦、吃虧,在修行上絕對很難有所成就。金剛乘的修行者,對於一切人事物不管是好的是壞的都是可以用來修行的。對於學佛人來說,所有的人事物都是來幫助我們成就。禪宗說信手拈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信手拈來都是佛法,你們是信手拈來都造惡業。我們所有的身口意都會產生因果,只是有大有小,累積足夠的業力,果報就出現了。

此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一名弟子,昨天問他要幾點去接桑滇喇嘛來道場,結果這名弟子回答10點。這位弟子的心態就是只想著自己的方便,10點去接、11點吃飯,12點就送喇嘛到道場,接著他就可以早點在道場處理自己法務的事,卻沒想到要讓喇嘛在道場從12點坐到2點,乾等兩個小時。如果是你,你會怎麼想?喇嘛這樣待著等,一定也不太舒服。這名弟子沒有從對方的角度去想,沒有想到人家來道場就很好了。這名弟子以為自己有做就交差了,早點接喇嘛來道場之後就不關他的事,從沒想過別人感覺,非常自私。學佛那麼久,還這麼自私,只想趕快處理上師交代的事就好,完全不考慮喇嘛的立場,一點慈悲心都沒有,喇嘛是出家人,一點都沒有尊重出家人的心態。佛是在人道中修成佛的,如果連人情世故都不懂的人,也不可能有慈悲心。剛才提到的那幾位弟子就是不懂人情世故,什麼叫做不懂人情世故?就是不會多替他人著想。去接喇嘛的這名弟子也是,只圖自己方便。我們要懂得人情世故,就是要站在別人的立場想事情,不是只想自己。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會知道你們想什麼?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很清淨,心是不動的,心思很細,沒有自我的想法,當然會從別人的立場去考慮。也是有一點他心通,所以你們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知道你們下一步想做什麼。

還有一位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她去跟協會說,將以協會為通訊地點,結果這位弟子不跟協會說,反而叫另一位弟子去問房東。這件事情和房東根本沒關係,因為房東已經將房子租給協會,所以是跟房客(協會)有關。這位弟子以為上師不懂法律,自己唸很多書,自己比較懂,就不聽上師的話,將上師交代的事給改了。這就是貢高我慢。發生這件事,這些弟子還沒有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阿奇護法說的,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這位弟子最近有事,果然有事。你們都是一樣,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都會出狀況!老是在道場發生這些事,一件一件地真的很討厭,要不然就做件大的錯事。

學佛千萬不能驕傲,出家眾一定要更小心,自我的觀念少一點。你們出家眾這次參與全程,也讓你們知道自己的功力在哪裡。全世界最難搞的就是你自己、我們最大的敵人也是自己,最壞的人也是自己,你絕對不是好東西,要改掉自以為是的毛病,自我的觀念要減少,能減少一分是一分,盡力去減少,自我意識重的人絕對沒有平等心,沒有平等心就絕對修不出慈悲心。沒慈悲就沒佛法。怎麼有慈悲心?要從根本改掉自己的個性,減少分別心與自我中心的觀念。肯吃虧吃苦,願意付出一切的人,才能慢慢培養一點慈悲心。在修到空性的慈悲心之前,是沒辦法利益眾生的,就算你會講經說法,也只是文字上的賣弄,沒辦法真正利益到眾生。

千萬不要認為做了一點事就了不起,最近有兩位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讓她們做一些事,她們就開始覺得自己了不起了,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視她們、什麼事都先告訴她們。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她們兩個都是驕傲的人,喜歡人家捧著,於是故意捧她們一下,看她們的反應,結果一試就知道她們沒改。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過,給你們最喜歡的不是好事。那名弟子一天到晚認為自己沒錯,覺得是別人沒做好,害她被上師罵,覺得很委屈。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她事情,這邊聽那邊忘,讓她連續出去了五次,她才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的事,她覺得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錯怪她了。她跟別的師兄說是他們做錯事讓她被上師罵。她們兩個沒修沒改,也是不聽話,廣東人有句話形容不聽話的人,說是脖子硬。脖子硬的,就沒辦法像剛才出家弟子所分享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往生後脖子還可以像活著的人一樣,輕鬆地左右轉動。人死之後是僵硬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親眼見到父親往生時,父親的師兄依廣東人習俗要在脖子下面墊一疊紙錢,父親過世之後冰了一個下午,屍體就硬到好幾個人都沒辦法把父親的頭抬起來。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過世之後大體柔軟、頭還可以轉動。為什麼?醫學有解釋嗎?一位醫生弟子回答,從醫學理論來看,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揚佛法不為名、不為利。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口才、長相以及生意頭腦,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意,全臺灣有名的人物都會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這麼做,因為沒有意思,他們又不學佛,要名做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有名。如果將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往生後的瑞相向外宣說的話,可能會怎麼樣?一名出家弟子報告,可能許多大名山的人都跑光了。

寶吉祥佛法中心是不一樣的道場,是要修菩薩道金剛乘的地方,看到弟子不對,一定會呵責弟子改正。寶吉祥佛法中心教的是大乘佛法、金剛乘佛法,是可以將一個人的個性整個改變過來,修金剛乘是對什麼苦都能忍,對什麼都不會計較的。不是在教信眾,如果怕挨罵、不肯修的,不如去其他地方。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介紹你們去別的道場,現在外面的道場都缺信眾,包括直貢噶舉也有一些道場,不會罵人也不會逼你們修,只要有法會時你們人出現就好,但這不是弘揚佛法。你們不要來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門下,當信眾就好;當信眾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罵你。是你們這1000多人多年拖垮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都為了這些小事煩惱,有人為了得癌症、有人為了找不到工作、有人為了孩子不聽話而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會在道場出現。現場所有弟子都得到佛菩薩極大的恩惠,卻沒有人願意好好學佛。有些弟子擔任要職卻從來不曾為道場貢獻心力。沒有感恩心、不願意報恩,就是造就以後沒有人願意幫你的因果。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修完長壽佛,什麼都沒有得到,絕對有資格罵。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12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