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10月25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在今年7月26日皈依的北京弟子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讚揚上師功德、分享她的皈依經過和上師幫助她的過程,並懺悔過往所作諸多惡業。

她是因為自己的健康問題而有幸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求得皈依的。從小她的身體就比較孱弱,18歲時得了甲狀腺功能亢進,體重只剩不到40公斤。因為服藥得以暫時控制住,但沒有根本解決,所以在30歲的時候再次嚴重復發。2011年做婚前健康檢查的時候又檢查出了左側的卵巢囊腫及甲狀腺多發淋巴結等問題,因此她開始每週一到兩次去中醫診所扎針、放血和拍打。而正如同《地藏經》所說,人的心性剛強難伏,她就是這無明眾生中的典型,明明已經因果現前,卻還沒有悔悟之心,對世間的所謂成功和幸福依然有著很大的野心和追求。可以說她之前自以為是佛教徒,但是對於佛教的信仰只是流於表面,雖然嘴巴上說這世間很苦,但是並沒有真正生出要脫離這苦海的決心。

一直到2012年6月,她在換衣服時發現左乳破了一個小口,並且往外滲出液體,原本以為只是小事,不料,以外傷方式治療了一年都無法癒合,往往是在皮膚表面上結痂,等痂掉了,又露出下面的肉來,傷口也越來越大。直到去腫瘤醫院才查到傷口下方有腫瘤,2013年3月25日確診為左乳乳腺導管原位癌。傷口之所以無法癒合,就是因為傷口下面不是正常的細胞,沒有修復的能力,而右乳也有癌化的可能。她感慨這真是無常的示現。

醫生的建議是立刻動手術切除整個左乳,可能還要進行腋下的淋巴清創。於是她請朋友拿她的檢查報告到臺灣的大醫院會診,答覆都是一樣,說因為她還年輕,新陳代謝較快,盡快動手術才可能避免癌細胞擴散到其他部位。但是她知道,沒有人能夠保證她手術之後就一定沒有生命危險。醫生開了兩次住院手術通知單給她,她還是決定不動手術,就這樣從醫院跑開了。她想對自己的生命負起完全的責任,然而雖然有著這樣的勇氣,她的力量卻如此薄弱,不知道怎樣可以讓自己好起來。

那一年她33歲,剛結婚不到兩年,還在博士班就讀,年邁的父母只有她一個小孩。她嘗試了各種方法︰吃中藥、見各種神醫、練氣功、上靈修課程、還去詢問一些據說能夠看因果的人、也請人做法會來超度冤親債主、自己每天也唸《藥師經》和拜藥師懺。那段時間她四處攀緣,身體的狀況卻沒有得到明顯改善,左乳上的傷口,每天流出白色、黃色的膿,經常會沾在衣服上,出門很不方便,也沒有辦法很好的淋浴。在這3年的時間,傷口從最初的一條細縫長到比50元硬幣還大,甚至有醫生在幫她做超音波檢查時,看到她那觸目驚心的傷口都會嚇一跳。由於生病,她的學業不得不延期,而在她生病不到一年的時候,她的先生向她提出分手,因為她對感情看得很重,離婚的打擊讓她情緒崩潰幾乎無法再支撐下去。這場病讓她經歷了身心的種種痛苦和煎熬,卻依然看不到希望和找不到解決的方法。

今年1月,她的介紹人廖師兄送給她一本《快樂與痛苦》,她看到書裡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照片,便覺得這位上師的法相莊嚴,看起來好慈悲、好有智慧,但是之後她就把書放在書架上,沒有讀內容。因為當時忙著寫論文沒有時間,也因為她的書架上講佛法的書真的很多,裡面也有好幾位仁波切的書,那個時候無知的她分辨不出這本書有何特別,也並不知道自己一直在苦苦尋找的生命中的明燈已經來到了她身邊。

在她確診之初,也曾經請朋友幫她問過兩位上師是否要動手術,其中一位是仁波切,另外一位是她學姐跟隨了快20年的上師,得到的回覆都是盡快手術,但是當時她並沒有接受他們的建議。3年過去了,雖然她還活著,並且努力像一個正常的健康人一樣生活,卻覺得每天好像帶著一顆定時炸彈在身上,她知道癌細胞擴散的可能性一直都存在,死亡的陰影也都在。而在今年年初,她學姐的上師建議她去他所在地方的醫院先做個全面檢查,該手術就手術。她為了不想面對可能的手術而一拖再拖,甚至到處算命,還去見了北京的頂級大仙、所謂修道的高人、以及易經高手等等,可見她當時的絕望與痛苦,然而這些人的回答都是手術對她比較好。在這種情況下,萬般無奈、看不清命運的她終於決定去學姐上師所在地的醫院做檢查。

出發前,她的心情很差,原本不想再見任何人,但是廖師兄正好回北京,於是她還是約了師兄見面。本來她不想告訴任何人她要去醫院,但在和師兄見面時就忍不住說她堅持不住了,可能會接受手術。師兄立即和她講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助病苦眾生的事蹟,並堅定地說,她相信她的上師可以幫助她,並告訴她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患有皮膚癌,但因為完全的深信因果,以學佛修行治癒皮膚癌。

回到宿舍,她第一次打開《快樂與痛苦》開始閱讀,並且跪在書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前虔誠地祈求,她淚流滿面地在心裡一遍遍地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我真的不想手術,請您告訴我,我該怎麼做?廖師兄聯繫到臺北的師兄幫忙,將她的情況報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她來求見,並且給了她寶貴的開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針灸、開刀、按摩外治等方式可能不適合她,因為以她的身體狀況,這些方式或許比較容易產生副作用。她想起來自己以前去針灸,每次扎完都會身體很不舒服,還會發燒,她讚歎,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太厲害了,還沒有見到她,就知道她的身體情況。而她尋覓了這麼久,遍訪高人,3年來第一次有人如此明確和清楚地告訴她。那時候她已經到了外地的醫院住院檢查,雖然還沒有見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她已經對上師生起了無比的信心,她的心告訴自己:我找到我的上師了。

她學佛有不少年了,以前曾經跟隨過一個自稱自己是修密宗的女居士,後來發現她的問題就遠離了她,讀博士期間認識了許多的高僧與仁波切,但是不知為什麼,就是沒有皈依的想法和緣分,她也一直在想什麼時候可以遇到自己的根本上師,前後尋尋覓覓了快10年的時間。住院期間她仔細地閱讀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並在廖師兄的建議下在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網站上看度眾事蹟,看著看著便淚流不止。她知道這就是自己想要皈依的上師,一位具德如法、戒律精嚴、為法忘軀,有著大慈悲、大智慧與大神通力的仁波切。她發訊息給廖師兄說:我相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那個可以救我的人,不僅救我的身體,還有慧命。在她看來,慧命比生命更重要,即使失去生命,也要延續她的佛法慧命。因此在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就已經決定了要求皈依。

為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開始做準備,廖師兄說皈依弟子首先就要吃素。她2008年就開始吃素,但是因為意志不堅定,中間多次回頭吃葷,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重新開始吃素,並且堅定地知道以後不會再吃肉。她也決定再也不卜卦算命,真正的做個佛弟子。

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和旅行社的幫忙下,她很快地取得入臺證,第二天就登上了前往臺北的飛機,雖然中間也有種種的狀況,但是因為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終於在今年的6月26日下午如願地來到了寶吉祥佛法中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座之後開始接見信眾,她在下面等候的時候,遠遠的看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面容,就開始哭泣,而且一直哭,停不下來。當輪到她求見,她跪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在顫抖,她知道她心裡是多麼地感動和激動,跨越了千山萬水,跨越了這麼多時光,她終於見到了她內心真正想要皈依的上師。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太慈悲了,對她開示了很久。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只要此生吃過肉,就有惡業。上師還指出她之前雖然唸過很多經,但是並不怎麼如法。而生病不見得是壞事,如果不生病怎麼會放下呢?上師指出她乳房的癌細胞是水滴樣散狀分布的,這樣的話要怎麼動手術呢?上師對她病況的判斷,和她在醫院用精密的儀器檢查出來的結果是一樣的。之後上師在她的頭頂上加持了許久許久,她感覺到一陣的清涼,卻又全身出汗。加持之後,上師告訴她明天可以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她來之前看到《快樂與痛苦》裡寫到施身法,就在想這趟去臺北能不能參加到施身法法會呢?而她來的那週正是施身法法會,她不禁讚歎,上師就是如此慈悲地滿眾生的願啊!

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還有什麼事的時候,她毫不猶豫地說:我想求皈依。上師看著她說:好,我同意妳皈依,去登記吧!周圍的師兄都為她感到開心,她才知道,原來求皈依並不是那麼容易的,她能夠如此幸運的第一次求見就求到皈依,真的要感恩上師的大慈大悲。求到皈依的那一刻,她真的覺得渾身都輕鬆了,長久以來壓在她心裡而不能對人言說的死亡與疾病的壓力就此消散,心裡非常的安定,因為她可以跟隨一位具德上師修學佛法了,覺得死生都有了著落。她知道這也都是上師的大加持力和大攝受力所致。

求見的時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說她的子宮很不好,問她是不是墮過胎,她回答說一生沒有懷過小孩。下來之後,陪她來求見上師的廖師兄告訴她,上師說的話一定不會有錯,讓她好好想想。她終於想到12年前曾經陪一起租房子的女孩去醫院做過流產,醫生還是她托人找的。廖師兄請師兄將此事陳報上師,上師開示這就是共業。她那時候覺得這個女孩可憐,以為自己在幫人,沒想到無知的她犯下如此惡業而不自知,她要感恩上師以大智慧為她指出,也希望大家以她為鑑。第二天施身法法會時,她觀想這個沒有機會出生的小生命,而法會結束之後,上師說今天來的都度走了,她真的是太感動了。

求見上師並得到上師加持的當天晚上,她就發現傷口流膿前所未有的變少了,第二天參加完施身法法會流得就更少了。有師兄特別介紹了一種特殊的不沾棉貼給她,她塗好中藥膏再用棉貼,就不會再撕扯傷口,也不會沾在衣服上,完全解決了因為有傷口而出門困難的問題。她也開始到中醫診所就診,有幸服用最高品質的中藥粉,真的是身心完全受到上師的照顧。在臺北的時候,她聽到很多師兄和她分享上師是如何幫助他們的,讓她內心充滿了感動。

她從臺北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辦入臺證,因為報名了7月的不丹團,她辦理的入臺證的出證時間是7月24日,到了那一週卻有重要事情無法成行,而收到通知7月26日是皈依法會。這是在考驗她皈依的心是否堅定,而對她來說,沒有什麼比皈依一位如法上師更重要的事情,於是她克服了種種阻礙,終於在7月26日凌晨入境臺北,下午如期參加皈依法會,正式成為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

因為身在外地,不能每週參加法會,她真的很羡慕身在臺灣的師兄。她想這也許是因為自己過去世對於佛法不夠珍惜,才有這樣的果報,因此她此生既然有幸皈依了這樣一位具德上師,更是要加倍珍惜才是。作為一個新皈依弟子,她還在不斷地學習當中,每週日下午臺北道場舉行法會的時候,她在北京都會在壇城前靜坐聽法帶,平時也看之前的度眾事蹟和法會開示,每次都覺得太有收穫了。她對上師感到非常的佩服,她的博士研究方向是佛學,聽過很多知名專家學者的課程,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佛法的闡釋清楚、明白、深入,在她看來不亞於之前聽過的任何一位教授的講解,甚至因為上師有實修實證,要更勝許多。

她看到上師對於癌症的開示裡說:特別是得癌症的人,一定要接受任何人給你的批判,每一個批判你的人都是幫你消業,都是讓你瞭解自己錯在哪裡。為什麼你得癌症?因為你的嗔恨心很重。看到這段,她真的感到上師就是在對她說的。以前她總覺得自己是個好人,別人不應該傷害她,也不承認自己有嗔恨心,實際上她有很多的錯誤。她一直清楚地記得皈依法會中上師的開示:皈依就是加速還債。尤其是她這樣身患癌症,因果現前的人,更是應該深信因果,時時提醒自己。

在此她真心深深懺悔,她懺悔此生吃過蛇、泥鰍、田螺、黃鱔等水產品及家畜家禽等動物的肉;懺悔自己從小到大經常撒謊;懺悔小的時候偷父母錢包裡的錢;懺悔自己曾經聽信邪師,傷害自己的父母,而導致現在都無法影響父母真正的對佛法生起信心;懺悔自己對前任先生曾經充滿恨意,認為他傷害了自己而在師長親友面前講他的不是,懺悔自己的不孝順、淫邪、愛在心裡說別人不是等種種惡業,懺悔自己的自以為是、愛耍小聰明、吝嗇、心容易散亂等種種惡習。

她也要感謝道場所有師兄對她的關心與幫助,讓她覺得非常溫暖,也再次感恩上師給她這樣一個當眾讚揚上師功德的機會。從6月求見上師到現在,短短4個月,她受到上師照顧與加持的事情就多到難以計數,希望以後能夠有機會再和各位分享。單就她的身體來說,十幾年來一直腫大的甲狀腺開始慢慢消腫變小,左乳傷口流膿變少,傷口也有慢慢縮小的趨勢,而她已經不再擔心自己的身體,也不再去想傷口什麼時候會完全癒合。上師的慈悲心與大威德力在在處處、不捨眾生,她只要完全的相信上師、相信佛法就可以了。

接著,她再分享皈依之後請示上師有關設立壇城的事情,因為她北京家中的佛堂有許多佛像和結緣品,她不知道要怎麼整理,也不敢隨便動。在求見上師時,因為她的眼睛飄忽,沒有看著上師而被上師斥責不恭敬,讓她到道場後面思維30分鐘。坐在道場後面,她為自己的不恭敬而深深感到懺悔,並提醒自己不能因為得到了上師的加持、死亡的危險退去而懈怠,要不忘那懇切的初心。30分鐘後上師讓師兄叫她回來,並且問她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嗎?她當下懺悔自己的貢高我慢,上師非常有耐心地告訴她要如何整理佛堂和設立壇城。作為弟子的她深深感到上師的教法非常殊勝,即便是訓斥和呵責也全是為了弟子好,弟子唯有一心聽從上師的教導,堅定解脫生死、脫離輪迴的決心。她體會到,上師就是在這世間的、我們身邊的佛,我們每一位弟子真的應當視師如佛,也更應尊師如佛。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持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所修的是藏傳密法八大成就法之一的施身法,施身法是漢語的翻譯,但在藏語中是「斷」。「斷」指的是切斷一切煩惱障,煩惱分為煩惱障與所知障。八大成就法的定義,指的是若這一生一直修此法門,行者本身一定能解脫生死,而且也能夠在這一生利益、幫助眾生解脫輪迴。

撰寫施身法法本的行者,是西藏一位在家的女瑜伽士,有結婚生子,聖號是瑪吉拉尊,是一個獨立出來的傳承。依據西藏歷史記載,瑪吉拉尊修行成就之後,很多印度的修行者都從印度到西藏向瑪吉拉尊請法。施身法的顯教理論根據是《大般若經》,而《大般若經》講的是空性的智慧。如果要幫助自己解脫生死,進而利益眾生,如果沒有空性的般若就不太可能。

施身法是斷煩惱的法門,因為其中最重要的是供養布施。施身法是修行者以自己的身體先供養諸佛菩薩、上師、本尊、護法、空行母與勇父等,然後進而布施給六道一切有情眾生。要學施身法一定需要10年的顯教基礎,所謂顯教基礎並不是唸多少佛經、皈依、吃素、甚至出家。顯教基礎是在經律論這三藏之中,聽聞了佛法、單獨思維之後,修改自己的身口意,這才是顯教的基礎。如果認為自己聽聞很多經典、佛法,懂很多名相,但是沒有聞思修,多聽也是無用。

在《寶積經》中,釋迦牟尼佛開示修菩薩道最怕的是「多聞慢」,認為自己廣聞多學而產生貢高我慢。當產生貢高我慢,很自然就沒有慈悲心;沒有慈悲心,更難以體會空性。很多人認為學佛能唸經、打坐,就能幫眾生超度,這個觀念不是很正確。《阿彌陀經》中清楚提到,就算有發願往生,在世時一定要修圓滿的十善法,而且不得少福德因緣。連自己要往生淨土,都需要做到這些條件,何況是幫助眾生往生呢?福不是禮佛、拜佛就有,這只是一種助緣,幫助我們消除學佛修行的障礙。所謂福指的是幫助我們解脫生死,有弟子、大佛寺、大道場不代表有福,而可能是業障重,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嘲,如果沒業何必收這麼多弟子?

業包括善業與惡業,很多人羨慕有很多弟子,其實真的不需要羨慕,以直貢噶舉而言,幾乎所有的大成就者到了晚年都不收弟子,也不見信眾。有人曾經批評這麼做不慈悲,其實是太慈悲,因為以成就者的果位,如果收了弟子,而弟子不如法修行,對他成佛就會產生障礙,這是密乘中提到的。

要幫人超度,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只要是學佛人,幾乎都唸過《金剛經》,很重要的一點是要破四相。若是看經典,修阿羅漢道的《阿含經》與《雜阿含經》中,都沒提到如何幫助眾生超度。目犍連尊者雖然神通第一,但連自己的母親墮入餓鬼道都束手無策,還是得求釋迦牟尼佛,這就表示阿羅漢沒辦法超度,因為沒有慈悲心、菩提心,所以就算禪定功夫已到四禪八定,證到四果阿羅漢,還是沒有能力超度。

什麼人有能力超度?若以《金剛經》而言,修菩薩道的一定要破四相──人相、我相、眾生相與壽者相。很多學禪宗的人每天盤腿,想著要破我相、不要我執,但這就是我執;想著要破眾生相,認為前面沒有眾生,但如果沒有眾生,怎麼成佛呢?想著要破人相,但你自己不是人嗎?想著要破我相,但自己這個我明明還坐在這邊打坐啊?怎麼破?《金剛經》中都沒有提到。

釋迦牟尼佛為什麼在《金剛經》中不講?但釋迦牟尼佛在《寶積經》中有提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曾以經典內容開示,要破四相就要修慈悲喜捨。很多人認為對人好就是慈、教人拜佛就是悲、幫人唸經就是超度,但懂佛法的人都知道「慈」指的是用自己所有好的東西將對方不好的交換過來,在密宗而言就是自他交換,用自己好的跟他不好的交換,要能做到這個是很難的。「悲」是有能力幫助別人超拔離開輪迴苦海。「喜」是要幫助別人產生沒有後遺症的快樂,也就是斷輪迴、永恆的樂。「捨」是要讓接受超度的眾生將心中喜歡與不喜歡的都要平等捨掉,這是很困難的。

幫助眾生超度時,如果眾生心中有執著、修法者心中也有執著,眾生不會接受你幫他超度的。佛經上提到,當人死了進入中陰身、做了鬼,能力比人類強100倍,因為他有很多意識已經停掉不起作用,剩下的就是業力與執著心。如果修法者也有執著,不能破四相,執著對執著的話,亡者怎麼可能會接受超度呢?只要修法者認為自己在幫亡者超度,或認為是自己修法超度也不行。

有些地方一直做超度,但鬼越來越多,而寶吉祥佛法中心一直舉辦超度法會,人卻越來越多。超度法會是否對眾生有利益,不必看參加法會後是否變順利或變好,只要參加過法會就會起福報,當然也能減輕某些惡的果報,甚至可以擋一下,讓你好好去修行。大家要聽清楚是擋一下,而不是消滅果報,只是讓它稍微停一下。很多人認為自己參加過法會,這一生就是無敵鐵金剛,其實這種觀念不是很正確,因為只是幫忙擋一下,端視你是否精進。

藏傳佛教都對密勒日巴尊者非常讚歎。2007年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密勒日巴尊者長年閉關的地方去閉關,當地海拔高達4500多公尺。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時,每天都看到有一尊護法騎著麒麟出來在山谷中巡視保護。仁欽多吉仁波切沒看過這尊護法,也不知道是誰的護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更高處,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知道原來那是阿奇外圍的護法。

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9月分再去西藏直貢梯寺,才看到一幅密勒日巴的唐卡中有這尊騎著麒麟的護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領受過這個法門或這尊麒麟護法,為什麼這尊護法會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修得好,但敢說自己不怕死、有決心,所以護法會自動出現。如果沒有修慈悲喜捨而破四相,這些護法不會出現,因為你不是幫眾生,還是為自己,以為自己閉關出來就會有大福報、大成就,可以蓋大佛寺,或認為自己聽了很多佛經就可以收弟子,這些都不是釋迦牟尼佛所教的佛法。

如果這些是釋迦牟尼佛所教的佛法,佛身邊的大弟子應該就可以超度,為何佛要另外再教呢?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先開示「十二因緣法」、「四聖諦法」,而後再開示《阿含經》與《雜阿含經》,為什麼是先開示這些而不是菩薩道?因為在當時的時代中,所有印度人都希望不要再苦,都是以解決苦而單獨修行。因此,如果講菩薩道,他們是聽不懂的,所以佛先開示這些,他們馬上就能接受。印度人當時一直在研究苦是怎麼來的、如何讓苦不發生,但研究不出來,到現在印度都還有苦修的方式。

最近電視報導有位印度人從十幾歲就將右手舉起來,現在手就放不下來了。他是用1天24小時將手舉起來這種方式在修。密乘中提到不用苦修,指的是不必用這種傷害身體的方式苦修。當釋迦牟尼佛一開示苦的原因與如何讓苦消滅掉,印度人一聽之下,認為自己以前沒聽過,才知原來可以做得到,因此馬上有很多人跟隨釋迦牟尼佛學佛。

釋迦牟尼佛在的時代很苦,全部都是外道,沒有聽過佛法。我們有幸得到釋迦牟尼佛教授菩薩道,應該問問自己是否如《寶積經》中所講學習菩薩道的精神?如果沒有,憑什麼打妄語說自己可以利益眾生?我們只能很謙卑地說自己是幫助眾生與諸佛菩薩、與上師結緣,不要打妄語。皈依時的五戒,最容易破的就是不打「妄語」──自己沒有修到果位,卻說自己有修到。

藏傳佛教比較有系統,如果你做不到佛經中所講的功德,就不會認證你的果位。但是,以傳統藏傳佛教來說,需要認證行者的功德之後,行者才能公開宣說佛經,而不是唸完佛學院就可以公開宣說佛經,必須要認證、坐床,若教派中有法王便以法王為主,若法王不在就以仁波切為主。「坐床」指的是行者有資格開示佛經,所謂資格並不是多聞,而是行者已經理解佛法根本的思想中心,才不會誤導眾生,何況是仁波切果位,那就更加困難了。

如果要超度卻還存有執著心,那就不能理解眾生的苦。大家都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很多人超度時,會知道眾生種種色色的執著,不外乎都是為了錢、眷屬與名聲。很多人會問:「我爸還有什麼交代?」哪有什麼交代呢?就是你不孝順、不聽話!很多人以為父母親有很多交代,認為財產沒有講好怎麼分。其實當人死了,只會執著自己生前認為最重要的事,其他對他來說都不重要,因為他已經很恐懼,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

因此,如果行者不了解亡者的苦如何產生,怎麼能幫助亡者離苦呢?苦怎麼產生的?大家都會說是貪嗔痴慢疑。如何讓貪嗔痴慢疑消除掉呢?大家都會說要多念佛。然而,多念佛有用嗎?對很多人來說都沒有用。施身法的特別之處,在於讓這些受幫助的亡者感覺到修法者的慈悲,讓亡者知道修法者無所求,只是為了幫大家離苦,亡者才肯接受佛法。

大家都聽過甘露,下甘露雨只是其中一部分,最重要是讓所有有情眾生感覺甘露到自己的形體裡面。六道之中,除了無色界天的眾生沒有形體,所有六道眾生都有形體,而且六道眾生都有習氣,都要吃東西。佛經中講得很清楚,就算在天界的眾生也都要吃東西,只是吃的方式與吃的物不一樣。

習氣有兩種,一種是生生世世習慣要吃東西,另一種是生生世世因為有淫才不斷輪迴的習氣。淫是不是不好?如果加入儒家思想,就會認為淫不好,但是以佛教的觀念,如果父母親沒有淫的心,你怎麼投胎呢?你動了淫念,看到父母親在一起時,起了歡喜心,才會投進胎中。所以,斷就是要斷我們餓與淫的習氣。

在餓鬼道是吃不到東西的,所以修法人透過觀想與咒語將身體變成甘露供養諸佛菩薩,然後再觀想自己的身體變成所有眾生喜歡吃的東西,如果喜歡喝血就給他喝、喜歡吃肉就給他吃、喜歡啃骨頭就給他啃。有人可能會認為自己可以這麼做,但是你們千萬不要這麼做,因為如果沒有修到慈悲喜捨,在禪定中沒有修到離戲瑜伽,沒有平等性智,如是觀想就會傷害到自己的身體,而且對眾生無效。

法本中提到修法者要先發心,也就是前行。發心很重要,如果修法的動機不好,這指的是還有一絲一毫利益自己的觀念,就無法超度眾生;發心的動機正確,自然正行也會好。在正行之中,施身法很特別,修法者不可保護自己,也就是不可佩戴任何保護自己的東西,而且修法時道場不可結界,出家人應該了解結界的用意,也就是不准透過咒語與觀想將道場圍起來,是完全開放的。

修施身法的行者除了要有10年的顯教基礎之外,接著就是要學密法,修不共四加行,在直貢噶舉的傳統上,出家人3年內要修完,但在現在這個社會不太可能,所以時間會拖長一點。修完不共四加行之後,接著就要接受事、行、瑜伽與無上瑜伽部的灌頂,而且是由具備功德的上師授予灌頂。接受過灌頂之後,一定要修本尊,通常以觀世音菩薩為主,因為觀世音菩薩是慈悲的代表。本尊修圓滿,也就是閉關至少唸100萬遍之後,如果具備根器學施身法,上師才授予灌頂、傳法,然後再閉關。

施身法的法本有很多種,歸納來說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幫自己修的,閉關時就是修這類法本。閉關圓滿並非指閉了多久時間,而是上師告訴弟子閉關的時間,出關之後,弟子要向上師報告閉關的一切過程,上師也會從弟子所講與上師所觀察的來判斷閉關是否圓滿。如果沒有圓滿,就重新再閉,閉關不圓滿就不能幫眾生修法。為什麼要如此?因為怕你們害了自己,也害了眾生。

有人認為唸幾句咒語、做完不共四加行就是學密宗,其實還早得很。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身的理解與根器,都修了20年。很多人認為接近一位上師一年半載就可以呼風喚雨,雖然真的有這個法門,但是不修的,因為呼風喚雨是為了眾生利益、有人求才做,哪裡缺雨,修法就絕對有雨,但是沒有閉完所有的關,就不能修這個法。

施身法之中涵蓋幫眾生減輕病苦、在修行方面加持、幫眾生超度與修行方面的祈請等等,因此在布施這方面,並非單純布施給冤親債主與亡者,而是所有一切有情眾生都涵蓋在此法本所唸內容之中,連你們想不到的都有。根據法本中所寫,有很多眾生都具備福報與神通,如果修法者不具備慈悲喜捨、空性與慈悲心,這些有神通的眾生一來就會開始修理修法者,怎麼會讓修法者過好日子呢?為什麼會如此?因為這些還有嗔念的眾生,莫名其妙被叫來,卻不給他們東西,看他們怎麼修理你。

施身法可以利益廣大的眾生,尤其是在密法之中,但是相對也可以讓你不好,因為你沒做到。有個說法比喻學密法的人,就好像站在利刃的刀鋒上,如果一切如法做,就會如刀一般鋒利,可以切斷一切事情;如果沒有如法去做,就會好像刀很鋒利切到自己。因此,密法不能貪。很多人以為自己學過顯教、打坐、唸經、出家,就認為自己很有基礎、可以學密法。如果是一位具德的上師,看你不是根器就不會傳給你,然而這並不是看不起你,而是要保護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有很多漢人弟子,但這麼多漢人弟子之中,截至目前只培養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位這一生修出來的仁波切。這並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得多,有很多人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更有錢,也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話,因為有時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蠻頑皮的,但差異在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法方面是100%投降,要閉關就閉關,不准閉關就不准閉關,無論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如何冤枉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謂冤枉不是戲弄,而是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我慢心是否消除掉。有我慢心的人學不到密法,如果傳他法反而是害了他。

寶吉祥佛法中心最近之所以一直開示《寶積經》,因為《寶積經》是祖師 吉天頌恭所有著作的根本。釋迦牟尼佛大慈大悲開示《寶積經》,對那些要修菩薩道的人而言很重要,因為《寶積經》是身口意要從凡夫俗子轉成菩薩的思維模式。有人會認為既然如此,那自己回家去看《寶積經》就好,但如果沒有修到菩薩果位,怎麼會懂得菩薩講什麼呢?

譬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週開示的經典內容中提到「易共同止」,如果看佛所講的上下文,文字上是不搭軋的,前文不對後語,如果沒有用這個心在修菩薩道,就不曉得這4個字是在說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其他人講經不同之處,在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事先準備,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學經教出身,完全是依循上師所講的去做,自己做到了才看到佛經,發現自己做到了,如此才能解釋出來。換做是你們,即便念了佛學院,可能也不知道佛在講什麼。如果有接觸到菩薩道,才會知道原來經文是指什麼。

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講出上週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易共同止」的開示。一位出家弟子回答,菩薩對於眾生的痛苦,因為有四攝法,可以從同樣的角度切入,站在眾生的角度來解決他們的困難。對於眾生的煩惱,可以因為四攝法,比較容易能切入他們的角度,解決他們的煩惱。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另一位在家弟子講出所記得的內容,在家弟子回答,「易共同止」指的是因為菩薩修慈悲喜捨,修菩薩道能夠有同理心去了解眾生的痛苦,產生共鳴。因為這樣了解,跟眾生一樣,而能止住所有的煩惱。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之所以要修菩薩道,是要幫助眾生離開輪迴痛苦,至於如何幫助眾生離開輪迴痛苦呢?四攝法中有一項是同事。菩薩為什麼要再來?表面上看起來是輪迴,但只是乘願再來,要跟眾生呈現同樣受苦的過程,眾生才會感受到既然菩薩能修出來,為何自己不能修出來。因此,佛有一世是猿猴、孔雀、鹿,甚至有一世是在地獄道。

如果菩薩不與眾生去面對苦,慢慢就會變成阿羅漢。地藏菩薩的願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也是這個觀念,並不是去代替眾生受苦,因為眾生的業要自己承擔,但是菩薩要示現給眾生看,菩薩都做到,為何眾生做不到?正如《寶積經》中提到,因為還有疑、惑與不決定。只要免除這三點,就與菩薩一樣能共同停止一切煩惱與輪迴。

只要還有一個眾生在輪迴,菩薩還是來。眾生如果不停止輪迴,菩薩就不停止輪迴,但菩薩的輪迴與眾生不一樣,只是乘願再來,不覺得是一種苦,只是來利益眾生。就好像釋迦牟尼佛投胎做人,表面上佛也經過生老病死,但沒有生老病死的苦,佛出生時沒有經過產道,而是經過母親的腋下出來。佛經中提到,人經過產道時就好像夾山之痛。釋迦牟尼佛也會老,但是沒有老的苦;釋迦牟尼佛也曾示病,但是沒有病的苦;釋迦牟尼佛也會死亡,但是沒有死亡之前的一切苦。

身為修行人,如果不能掌控生老病死的苦,憑什麼去利益眾生?這並不是說沒有生老病死的苦,而是讓人感覺到好像沒有苦,雖然也會老、病。譬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示現自己罹患皮膚癌、還有在今年初差點死掉,這些都是生老病死的示現,但是大家沒有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病而痛苦萬分。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年的狀況,連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都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會死掉,而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照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其實狀況很嚴重,兩位醫生弟子與一位護士弟子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打點滴,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水分不夠。其中一位醫生弟子表示,當時之所以會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打點滴,是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血不夠、含氧不夠,會容易休克、心衰竭而有生命危險。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結果3位醫護人員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血管找了半個小時都找不到。醫生弟子表示,會有這種狀況,除了可能是自己技術太差,另外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血管可能已經下沉,因為血量不夠。病人有這種狀況,以醫學上來說是已經蠻危險的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將佛法用在自己身上,讓你們感覺到佛法可以幫助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修了。為什麼佛法在你們身上還不起作用?就是因為不聽話。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障礙,否則不會發生今年這種事,但之所以能過關,並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得多好,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話、不驕傲、不我慢。

這次修法之所以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體出現這麼大的毛病,是因為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疏忽,認為修法OK,忘了先供養當地的山神,這就是我慢。但是,因為功德夠了,正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開示,沒有任何人能拿走修行的功德。功德是什麼?就是戒定慧。如果沒有戒定慧,就沒有功德,因此只要戒守不好,自然就不產生定,而沒有定就沒有智慧,沒有智慧就沒有功德,而只有下一世用的福德。如果有功德,這一生所有一切障礙都可以轉,這就是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過2、3個月就沒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覺得今年發生的事對自己不好,只覺得佛菩薩慈悲,讓眾生看到佛法是如何。所謂有求必應,並非遇到眷屬不聽話或不好的事去求就應,而是在生死大事上能不能應。如果壽緣不足而求佛菩薩帶你走,一定會相應;如果你有功德,佛菩薩認為你還可以留下來幫佛菩薩做些苦差事,那就會留著,不用求。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快要死都沒求過,因為修到慈悲喜捨還求什麼呢?如果佛菩薩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用,自然就會帶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去;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人世間還有一點用,就留著這個肉體示現給你們看。

學佛是否得力,並非懂得多少名相與儀軌,如果連自己本身的問題都沒辦法稍微處理一下,哪有得力呢?因此需要依靠上師,在法本中有很多地方都祈求上師加持。有人會問:「為何要求上師,求佛菩薩不就好了嗎?佛菩薩應該比上師更厲害啊!」但是,以密法上師而言,都是菩薩乘願再來,他們就是佛、菩薩的化身。之所以求上師比較重要,是因為可以看得到上師。誰敢說自己看得到法身佛呢?你們連化身佛都看不到,何況是法身?如果法、報、化身佛你們都看不到,憑什麼說佛菩薩有加持你們呢?

事實上,只要是學佛人都得到佛光與護持佛法之護法的加持,《地藏經》中清楚提到,只要行者一直唸地藏菩薩聖號,就會差遣鬼神來保護行者的家。你們不要以為是地藏菩薩來保護,而是因為鬼神知道這邊持咒有好處,當然會來保護你。有些人汙衊《地藏經》,說唸《地藏經》會有鬼來,事實上鬼本來就會來,只是鬼不是來害你,而是來保護你。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問題,就是佛所說的末法時代邪師如恆河沙數,大家都一知半解,過於扭曲佛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每個月修一次施身法,並不是沒體力,而是真的沒這麼多時間。現在人越來越多,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做廣告、上電視,也沒有法訊,就只是將幫過眾生的事情放在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網站上,作用在於希望眾生尊重諸佛菩薩、產生恭敬心。仁欽多吉仁波切自謙是一介凡夫,只是在自己有生之年將自己所聽所學用出來利益眾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的法都是很辛苦的法門,好像施身法在整個過程中就很辛苦。辛苦的意思,指的是要捨很多東西,才能跟這個法相應,不捨不相應。在古代修施身法有更多要求,要穿破爛的衣服,跟個乞丐一樣修法,但是現代不能現這種相,因為會有人說不莊嚴。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大家修施身法,一定會幫你們累積福德資糧,但參加法會的人一定要具備慈悲的心,今天你們有這個福報來,但還有很多眾生沒這個福報,我們要對眾生慈悲,包括害你的眾生,都要對他們慈悲。

施身法的法本中提到,要憐憫害你的眾生,他因為一念嗔念產生了惡業、惡緣、惡果,我們要憐憫他,而不是嗔恨、討厭、不要他,也希望他的心能轉為菩提心。密法與顯教最大的不一樣就在於轉,如何將貪嗔痴慢疑轉為五智,這是用密法才能做到的。如果能轉,所有惡的也會轉成善。

所以,一定要有慈悲心,再者是要有懺悔心。《寶積經》中提到一定要有慚愧的心,只要修菩薩道,就絕對不能驕傲,因為我們欠眾生的。如果沒有欠眾生,我們已經成佛了,還在這個娑婆世界做什麼呢?為什麼是欠眾生的?因為我們喝一口水、吃一口飯、吃一口菜,都是眾生在成就我們。不要以為是自己福報好,無論多有錢,如果沒人伺候你,你能吃到一碗飯嗎?不要以為給人家薪水,人家就應該伺候你,沒有這種事,這都是互動的。為什麼要懺悔?因為我們還在欠眾生、尚未還清。

除了懺悔心之外,還要起恭敬心。能夠升座修法的行者真的不多,無論你們認為行者所修的法是否圓滿或精準,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舉辦這場法會有沒有價碼、有沒有規定多少錢點燈、做功德主等等。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次法會都是無遮法會,無論你們是否供養、供養多寡,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一樣地修法,不會因為你供養多就坐前面好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清楚,或是因為你供養少就讓你坐後面。

恭敬指的是要對三寶與上師絕對投降,這不是指全部都要聽話,而是要將自己那種森羅萬象的妄念轉成尊重。尊重什麼?諸佛菩薩與上師為什麼要不斷為眾生服務?衝著這一點就要尊重、投降,如果你認為自己有本事,那乾脆讓你來做。很多人喜歡批評別人,但自己如果沒本事做到,就沒資格批評別人,自己做到才可以批評。

參加法會具備這三個心,法就跟你相應。如果沒有這三個心,只是來試試看、好奇來看看究竟能不能做到超度,那你們大可以離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收入場費,沒浪費你們的錢,你們只浪費坐車來的錢而已。如果有懷疑的心,加持力就消失了。坊間經常提到助唸,但並非沒有修行、沒有功德就能幫助眾生助唸。助唸的定義,在於行者本身已經修出功德、修到一點菩薩道,如此才可以幫一位生前有修佛、打坐的人助唸,讓他死亡、執著的心轉掉,而定在佛號上面。

在死亡之後幫亡者助唸更加重要,不是一般人可以唸的。如果找不到善知識幫助亡者,那就家人自己唸。出家人可以助唸,但必須守清淨戒,不計較供養,什麼都不要,而你跟他有緣,那他來唸會有用,能消除亡者恐懼的心。就算不能幫亡者超度,但因為幫他念佛,最低限度讓他不會墮入地獄,因為你幫他念佛,讓他未來有因緣得超度。

現在很多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人,事前都可能唸過佛經、聽過佛法,雖然他感覺自己唸過的佛經與聽過的佛法好像不產生效果,但還是有效果,因為他們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裡。如果他們之前沒有唸過佛經、拜過佛、供養過,絕對沒有福德因緣聽聞密法。佛經中提到「福不唐捐」,只要做過任何與佛法有關的事情,就絕對有福,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用,因為你的用法都是為了欲望。佛菩薩則是將這些福珍惜起來,在你的人生大事時才用──生死大事。如此一來,佛法對我們就有用。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經過大風大浪,也曾經死過,到現在還在這裡,並不是佛菩薩與上師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好,而是這幾個觀念。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於修法過程中以法本內容賜予開示。

首先修的這一段是皈依三寶總體至聖佛母尊,因為瑪吉拉尊是女性,所以法本中稱呼瑪吉拉尊為佛母。佛母所指並非是在家仁波切的妻子,而是已經證得佛果、以女身形象出現的修行者。今天比較特別,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開示法本中能夠講的顯教部分,讓你們體會一下施身法是在說什麼。

法本中祈請傳施身法的所有一切成就者,虔誠代表一切有情眾生皈依,希望一切眾生能夠離苦得樂、自由而安住,能解脫輪迴之苦而行此法。修施身法不是為了什麼,而是為了解脫眾生輪迴之苦,因此自我要發起殊勝的菩提心妙寶,要勤修無漏施身瑜伽法。

有學過佛法的人,才能稍微了解無漏的意思。簡單來說,無漏指的是不會讓我們產生業力,包括善業與惡業,業指的是任何讓我們輪迴的力量。你們不要以為唸佛號、拜佛就不會輪迴,如果不懂得空性與迴向,還是會輪迴。法本中提到,幫助一切眾生得永恆之樂而成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一段時間後,開示修法時的觀想內容,並以法本內容賜予開示。

法本中祈求加持賜予二次悉地,也就是福與慧。修法者自己要謙卑,不以為是自己修出來的。時下學佛人都認為是自己修出來的,殊不知若非上師與諸佛菩薩的加庇就絕對修不出來。連地藏菩薩是成佛的大菩薩,在經典中都親口說若非諸佛的加庇就沒有能力幫助這麼多眾生。連大菩薩都不驕傲,你們憑什麼認為是自己修出來?

大家都不留意佛經,以為自己多聞、廣學,卻沒看到佛經提到的重點。法本中祈求加持,就是要幫助眾生,怕自己福慧不足夠而阻礙眾生,所以要將自己最好的──身體、財富、福報、善根,一切沒有停止地供養本尊與上師。很多人聽到這幾句話都會嚇到,認為若是都供養了,那自己還有什麼?或許沒有也很好,多自由自在?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一段時間後,以法本內容賜予開示。

法本這一段很重要,提到身語意得成熟及解脫,也就是身語意已經離開一切惡業與執著,身口意一切都是為了利益眾生,才是成熟。解脫指的是身口意所作一切都不會受到輪迴業力的牽引,才有資格得到大手印賜予成就。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開示這幾句話,可能要費時一年,但今日先簡單扼要說明。身口意如果還在罵人家、恨人家、說人家不好,哪裡有得成熟與解脫呢?如果不得成熟與解脫,哪會有禪定功夫呢?一定還會有執著,認為自己是對的、沒錯,覺得自己受的戒就是如此,因此這兩句就是責備修行人與所謂的學佛人。

法本中提到,祈求上師的光加持得到離戲離邊的平等性,這就是中觀論。如果沒有中觀,就沒辦法修施身法。論還是不足夠,必須要得到,才能離戲、平等地去幫助眾生。什麼是平等?在諸佛菩薩眼裡沒有好人、壞人、惡魔、天使,只有業力、因果與因緣。諸佛菩薩不會分別你對我好一點、我就對你好一點,也沒有因為是壞蛋就不理會,只要發懺悔心,諸佛菩薩一定幫助。平等性很難修,而且這只是前行,還不到修法,前行做到了才具備顯教的基礎。如果做不到這些條件,就代表顯教的基礎還不夠,自己更加要透過佛法調整、改自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修法過程中極為莊嚴肅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顧自身辛勞、專注地搖鈴轉鼓、唸誦法本,並親自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懇切、莊嚴、清淨的法音傳揚,利益無數有情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加持力極為殊勝,震懾一切眾生,威德力遍滿虛空。

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法本後面的部分是迴向,這個法本的願力非常大,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幾句話跟大家分享一下。法本中提到,以此廣大布施的功德,有情眾中自然成就佛,往昔諸佛未度之有情,願以布施功德以得度。可想而知,布施是非常重要的。所謂布施三輪體空,大家要弄清楚輪所指為何,有人解釋為沒有布施的物、我、對象,這可能是坊間的說法。如果三輪體空指的是物、我、對象,佛就不會用輪這個字。很多人都說佛沒講過密法,但其實學過密法的行者,就看得出佛在經典中很多地方都是密法修行的法門。

做任何事情都與身口意有關,如果不起念頭,嘴巴就不會講,也不會做動作。每一次禮佛,都是以身口意禮佛。有身輪、喉輪、心輪、頂輪等,而做布施供養時,都是身口意有因緣產生,所以才做出來。但是,身口意本身的體是空性的。空性不是沒有,如果沒有就無法做事情,空指的是緣起緣滅,也就是說當布施供養一出去的那一剎那,供養布施的緣就滅了。

你們會說滅了豈不是就沒了?並非如此。我們要清楚自己為何要做供養布施,一定是有個緣,無論是好、壞、欲望,才會想做供養、嘴巴說供養、身體會去做。但是,供養布施的本體,也就是身口意輪的體性並非自有,而是有緣才會有的。簡單來說,如果你不想講話,就算有嘴巴也不會講,這就是沒有能量就不產生作用。供養布施最重要是體會、了解到,雖然身口意是行布施,但本體是因緣生滅法,也就是不要執著自己有供養布施過。

佛之所以如此教導我們,就是因為只要執著自己做過、供養過多少,供養布施所得就不是功德,而變成福報,這一世就絕對用不到。你們都做過供養布施,出家眾每天也都供養布施,為什麼用不到?就是因為沒做到真正三輪體空,不了解身口意的作用,沒緣不會啟動,有緣才會啟動,而緣是滅的,不會永恆不變。若是如此,還需要供養布施做什麼呢?因為我們需要功德,有功德才有能力幫自己解脫生死,進而幫助眾生解脫生死。

我們要培養福報,但這個福報不是用在這一生的病、事業與家庭,這些只是過去世種下的因緣,而在這一世產生。現在所做的是要未來用的,但若是抱著得福報的心態去做,認為自己做了很多布施,佛寺的屋頂、佛像等都是自己捐的,這些就只是福報。就好像達摩祖師說梁武帝只有福報而沒有功德,因為梁武帝沒做到三輪體空,不了解三輪說什麼。三輪就是身口意,如果沒有身口意,就沒辦法供養布施,連佛經中都提到諸菩薩以身口意供養佛。沒有身口意要怎麼布施供養呢?身口意的本質就是因為有緣才會產生,緣滅了之後,身口意的能量就不存在了。

供養布施時,必須要了解做這個動作是為了利益眾生與自己。為什麼要利益自己?因為累積福報才能解脫生死,如果福報足夠,這一生才能轉業,如果福報不夠,就轉不動業。福不是人天的福,而是修行上的福。如果是為了人天福報而修,仁欽多吉仁波切勸你們不要學佛算了,因為學其他宗教可能比較快,很快就讓你感覺到最近有財進來等等,但學佛法沒看到馬上有財進來,也不會馬上看到眷屬聽話。

但是,一定要供養布施,因為我們的福報太淺,淺到大家不敢置信,不要以為自己做過就有福。當做完供養布施,動作就停止了,只有功德留下來。然而,功德並非做一次就有,一定要累積起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一直不斷在做供養布施,佛經中也提到,就算是大菩薩也一直做供養布施,何況是凡夫呢?供養布施不一定是錢財,最重要是恭敬心。如果沒有恭敬心,就算是金山銀山,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接受,道場中有很多這種例子,就算是鉅額現金也照退,錢財來歷不明的也不收。

施身法中沒有限定某個對象,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你們唸出想超度的名字,只是讓你們高興一下,讓你們認為要超度自己的親友。其實,只要你們有進來,起個念頭要超度,他們就跟著你進來。寶吉祥佛法中心沒有寫超度牌位,因為不需要,只要你動念,他們就來了。這種例子有很多,有些人從來不寫名字,某一天修施身法時他想起誰,亡者就來了,因為當福報足夠就會來。

法本中提到廣大布施之功德,因為施身法沒有限定某個對象。仁欽多吉仁波切修超度法,都是為一群人修法,除了頗瓦法之外。修施身法如果沒有頗瓦法,其實也不能修。法本中提到修施身法廣大布施之功德,有情眾中自然成就佛,因為布施供養過,只要是有情眾,未來就一定會成佛。自然並不是指不用修就能成佛,而是已經幫他種了善根。

你們不要以為超度完就好了,這個觀念不是很正確。超度第一是讓亡者離開三惡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第二是若生前有修過,就讓亡者去淨土,再者是若善知識的力量夠,也可以讓亡者去淨土,這就是讓他能夠自然成佛。然而,如果沒有給他布施供養,沒有這個福報就沒辦法。修超度法會的行者,如果沒有做到三輪體空、供養布施給諸佛菩薩與眾生,就沒辦法幫眾生超度。

法本中提到,如果往昔諸佛還有很多沒有度的,就希望藉由一直布施,讓一切有情眾都得度。這個願力很大,比乘願再來還要大。金剛乘之所以稱為金剛乘,是因為心很廣,不是為了某些事情而做,最重要的是幫助眾生得度、成佛。有人會懷疑是否唸一下就有用,確實會有用,因為只要是在空性之中所唸,每一句話都會有用。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沒有用,你們這些人是從哪裡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上電視,也沒有要你們帶毯子來施身法法會,這就是你們的冤親債主趕你們來的,他們希望你能成佛、這一生能解脫。你們以為是因為自己生病或某些狀況,其實都是冤親債主趕你們來,因為他們比你們厲害。

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祕書不信佛,但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仁波切,有一天突然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說自己最近做了夢,說自己常常睡到半夜夢到有人坐在他的床頭。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是不是一個女的,他說是;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他住的套房隔壁兩間是不是有一間空下來,他說有。這就是眾生比你們厲害,這個鬼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沒緣,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認識這個鬼。

無緣大慈並不是跟他沒有緣,還是有緣,因為他透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祕書而知道了。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這個眾生沒有直接的緣,還是有緣,因此緣是空性的,無不是沒有,而是空性的。因為修法者沒有執著這個緣,所以緣就一直結過來。祕書來過法會後就沒來了,但已經幫自己種了善緣,這個鬼也幫他種了善緣。因此,世間的因緣法則只有佛才能了解,凡夫俗子是不了解的。

佛經上提到阿羅漢只能看到500世,再遠就看不到了。我們不要在意過去怎麼樣,要在意未來怎麼樣。未來怎麼來的?就是現在所做的一切。有人會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厲害,而認為自己沒辦法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一樣厲害。你們不需要這麼做,因為厲害代表苦命。若是需要厲害,就真的是苦命,連睡到半夜都睡不好。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昨晚就睡不好,因為今天有一大堆眾生會來。這並不是眾生來吵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願力的磁場會與眾生吻合。

就算你很謙卑認為自己沒辦法在這一生學到什麼、修到什麼,但重點是只要參加過,就有這個緣。法本都提到有情眾中自然成就佛,你們既然親自來參加法會,未來一定有機會成就佛果,但不是這一世,也不是未來世。如果是修密法,至少要十七世;如果是顯教,則一定要三大阿僧祇劫,但一定會成佛。因此,從這一刻開始,就要做到皈依時所講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法本中就是很簡單這幾句話,你們不要以為佛法很深奧,其實不然。你有沒有做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指的是當你做到時,本來清淨的心就會將你的意弄得乾乾淨淨,自然不會起惡念、講難聽的話、做惡的動作、不會傲慢,但要做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不要以為只是罵人一句、瞪人一眼,就是會有事。佛法簡單扼要,但是要做到,至於做到什麼時候才是好,佛法沒有講好與不好,只講到成就。有好就一定有不好。如果佛法可以做得好與做得不好,那還學佛法做什麼呢?佛法是用來修改自己,一直不斷努力去做,不要擔心自己究竟能不能做到。只要有做,有一天一定自然成佛。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天,只有佛有資格授記。

你們現在都沒有資格受佛授記,因此釋迦牟尼佛才介紹阿彌陀佛出來,也才會在《寶積經》提到,無論行者修什麼法門,只要將所有善根迴向就一定去。這是《寶積經》中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是阿難尊者請問釋迦牟尼佛的。可見阿羅漢與大乘佛法沒衝突,只是願力、根器與緣是修阿羅漢。大家不要看不起修阿羅漢的,也不要看不起大乘佛法,這是大家的因跟緣。阿羅漢也有慈悲,只是乘載量與大乘、金剛乘不一樣。不要批評小乘沒資格做菩薩,但他的神通可能比登地菩薩還厲害,所以大家不要說這種話。今天因為有出家的信眾來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了一些行內的話,外行人不一定聽得懂,所以需要有點耐性。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並於修法圓滿後賜予開示。

今天受超度的眾生是一些生前出家的帶著他們進來,所以秩序比較好。平常有的時候眾生是一窩蜂衝進來,生前沒守規矩的。有些人會認為祖先超度過了,還要來參加法會嗎?其實,超度只是將他們生在三惡道的果報轉為生在善道,甚至轉為生在天界。但是,如果亡者生前沒有修行,送去不代表他馬上會好。

《地藏經》中提到要幫亡者廣做佛事,廣不是要跑很多地方、點很多燈、有懺就拜、有廟就拜,不是1、2次,而是在你有生之年,都要一直幫亡者參加法會。這個原理很簡單,因為我們與祖先的基因是一樣的,所以如果祖先不好,就會影響到我們;如果祖先好,也會影響到我們。並不是超度過後,就認為他們好了,不需要繼續參加法會,而是他們越好,你們也越好。

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如果是信眾來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要求他們這一生吃素,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10個中有9個以後不會再來參加法會。現代人是忙到很懶,都說自己忙,但其實是懶。因此退而求其次,這一生要吃素,最少你戒殺了,對祖先也有幫助。祖先需要超度,就表示這一生絕對有殺生過,絕對沒有解決問題,否則哪裡還會找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呢?可能就會到其他地方去了。

來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大多是情況很嚴重的。就好像有位弟子介紹一位信眾來求見,他很久以前曾經求見過,他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自己捐了2億給某個道場,結果被騙了。他之所以會執著這2億,就是因為沒有三輪體空。但是,因為那邊是掛著佛的招牌去騙,他是供養佛,因果自己負責,但因為他執著自己被騙,所以功德都沒了,只是這個人欠他,下一世要還。

你們要不要做供養布施,自己要清楚。當然,佛經上提到供養發心的修行者功德很大,但這不是今天的重點。學佛不是一世、二世,是生生世世的事情,而密乘上師的願力,只要是皈依其門下的如法弟子,只要一天還沒有成佛,上師都要加持、幫助他。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證到仁波切的果位之前,祖師 吉天頌恭就曾經幫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兩次,而且是很清楚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講神話故事。這就是祖師 吉天頌恭的願力,雖然是800多年前的修行者,但800多年後也仍然持續加持,這是與顯教很不一樣的地方。

很多人說藏傳佛教沒有學顯教,這種說法不是很正確。祖師 吉天頌恭的所有著作都是根據《寶積經》,岡波巴大師的著作則是根據《華嚴經》,所以今天與會者中有修《華嚴經》的,一定有原因,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恭讀過《華嚴經》2遍。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的顯教師父沒有教佛法,只是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讀某些佛經,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就遵循去做。

今天的開示,重點是只要我們跟諸佛菩薩與修行者產生了緣,這個緣就會生生世世都在。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告訴你們,諸佛菩薩與上師都會製造一切因緣給眾生,眾生是否惜緣、延續這個緣,都是眾生自己決定,與佛菩薩及上師無關。所以,佛才會在《寶積經》提到有疑、惑、不決定,才會修不到菩薩道,這是很清楚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繼續宣說《寶積經》,聽的人會越聽越怕,因為佛講到菩薩道是不客氣的,因為如果要幫助眾生,沒有資格就不要做,做了反而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因此佛所講的每一句話,都是我們沒做到的地方。因此,一定要根據佛經上佛所說的去修行。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的修行與其他人不太一樣,是先做到了,回頭看佛經時才知道自己做到。這種修行的方式,需要自己過去世有點善根,而且要有福報跟隨到具德上師,否則的話有些危險。你們不要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做,這個方式的好處是省一點時間,但壞處是一個不小心就走錯了。因此,常講依法不依人,而法是佛曾講過的話。

祖師 吉天頌恭曾經開示過,吉天頌恭所傳的法一定是佛所說的、上師所說的與透過自己修行經驗才會說。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直貢噶舉的仁波切,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都是遵循這三項,如果離開就絕對不敢講,常常得罪人,因為與市場需求不一樣。

你們以後如果有親朋好友來求超度法,就先跟他們講清楚,如果這一生不能吃素,就不要來求,因為《地藏經》中教導要幫亡者廣做佛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謙卑地要求你吃素,你都做不到,哪裡能幫亡者呢?如果幫不了亡者,亡者會生氣,可能就會整自己的血脈眷屬。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嚴格,是不希望眾生幫自己種下惡因而不自知。有好幾次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求見的信眾要吃素時,信眾馬上起身轉頭就走。連佛都教我們不能傷害眾生,吃眾生的肉就會斷慈悲種子,如果你還在吃肉,憑什麼有資格代表亡者來參加法會?這只是培養慈悲心的最低標準,你都不肯去做!

佛度有緣人,指的是你們的緣,而不是諸佛菩薩的緣。佛都開口了,而你不聽、不做就是沒緣。有人會說為何要求這麼嚴格,但這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訂的,如果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訂下的規矩,可能更加嚴格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若是為了名利,何必如此嚴格?仁欽多吉仁波切並非另傳教法,這是佛經中講的。最近開示《寶積經》的內容,你們都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有在做,這是不能騙人的。

今天幫大家修施身法,希望大家回去之後要思維,思維自己所學的佛法是否真正做到布施供養。我們不是貪求福報,但如果要解脫生死而沒有福慧資糧,就沒辦法的。施身法包括幫大家累積福報與開智慧,開智慧不是讓你待人處事比較厲害,而是學佛的智慧。法本中提到,如果經過上師灌頂、閉關,口傳生起圓滿次第的修行方式,唸六字大明咒,如果在閉關過程中用升起圓滿次第唸滿10萬遍,這一生一定不再輪迴;如果能夠唸滿100萬遍,一定能夠幫助眾生。因此,生起與圓滿次第並非想一下就OK,其中有很多口訣,如果沒有上師口傳是學不到的。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10 月 3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