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9月27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大陸弟子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有福報與大家分享,她來自大陸浙江溫州,於2015年7月26日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與大家分享為何要從大陸來到臺灣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為何要跟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

說起來真的非常的殊勝,在她還沒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第三組有位師兄與她是多年的至交,會跟她分享一些事蹟,也會分享相識師兄一家的事蹟。她會看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網站,也會有一些問題請教師兄,但卻沒有很深的概念。當時她到臺灣來不是自由行,也因為跟團不能在下午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只是聽分享、看網站。直到去年有一天,凌晨時她突然夢到一道光閃過,有一位非常慈祥的長者來摸她的頭,跟她講:「妳只管大膽地去。」

她醒了後,打電話給師兄,當時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名都沒記住,雖然有看網站,但她不懂。她告訴好友師兄:「我夢到你的上師。」師兄當時就哭了,問她夢中是什麼狀況。她說有一位長者非常慈祥地摸她的頭,讓她只管往前走。為什麼讓她大膽往前走,因為那時她的眼睛長了一個東西,一直拖著不敢去動手術。醫生告訴她打麻醉的時候會有很大的針,要將眼皮翻過來戳進去打麻醉,她不敢,覺得很怕,所以就一直拖。她的醫生朋友告訴她可以拖,在表面看起來還不是很腫大時,可以接受的情況下就拖,但誰也不知道它會不會病變,病毒是長期存在的。

那天她夢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醒來時眼睛就腫得很大。到了醫院,醫生說她必須動手術。師兄說:「去吧!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加持你。」那天到手術室時,她真的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摸她的頭,給她加持。別人的手術費時40分鐘到1個小時,但是她的朋友在外面等她時,看她出來覺得很奇怪,怎麼打完麻醉就出來,因為整個手術只花了不到20分鐘。朋友們問她:「你做了嗎?」她那時也傻傻地,不確定自己的手術是否有成功,因為在過程中沒有任何疼痛。醫生要她坐在那裡,因為手術後要觀察有沒有出血或各種情況,於是她坐在外面等了半個小時,後來醫生過來把她的紗布拆開,就在那裡討論這個人很奇怪,一點血都沒有。醫生把她的眼睛翻起來看,因為開刀後會有疤痕,但她說:「這個人好奇怪,又不出血,又沒有疤痕。」就叫她回去,也不用開藥或服藥、擦眼藥膏。

她的朋友都覺得很奇怪,因為來的時候腫得像桂圓,現在都好了,而且本來以為手術要40分鐘,還想下樓買點東西吃,還沒下樓她就出來,而且都好了。後來她慢慢地看網站,聽師兄講,才知道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加持她。她從未到過臺灣求見過上師,更談不上供養,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她隔那麼遠的距離,居然能夠加持她、幫她,她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很殊勝。相隔這麼遠,都還沒有求見,就已經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那個時候她一直在想,能不能來見到心目中最尊敬的長者與上師,那時家鄉沒有自由行,她一直來不了。她報名好幾次法會,包括尼泊爾、日本,每一次都是因為不是弟子就不能參加。每一次很開心聽到問要不要報名,都去報名,後來好友師兄都很遺憾地告訴她不能去,因為她還不是弟子。她說自己一定要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然後成為弟子,每次都這麼說,也告訴師兄今年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與師兄成為金剛同修,師兄都會說:「會的啦!會的啦!」

突然很奇怪的一件事情發生了,因為她的家鄉不是省會也不是直轄市,居然開通自由行了,可以自由來了。她就開始辦手續,因為有兩道手續,一道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放行的手續,一邊是臺灣接受的手續,稱為入臺證。她拿到證件與到達臺灣之間差距不到24小時,真的很開心。好友師兄因為怕她第一次來不懂,兩個人約好搭最近的飛機連夜飛來臺灣,好友師兄從上海飛,她則從溫州飛。

她不斷分享,到了臺灣見到其他師兄也分享,每講一次都會很感動、會哭、會很感恩上師。她一直在想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有福報,這麼幸運,然後突然想到一個細節。去年某一天,她看到好友師兄在房間中安置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她不懂儀軌,連三頂禮都不懂,只是看到就很開心地跑過去,對著法照鞠躬。她想自己只是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鞠躬,仁欽多吉仁波切隔著那麼遠,真的是千山萬水,卻仍然給她加持與幫助。

雖然是很小的手術,但是那種感覺與感受,她覺得自己可能所表達的言語都是蒼白的。很多事情在科學上無法解釋,她只是聽其他師兄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蹟,但是真的是怎麼樣,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是據實實修的大修行者,但是她講不出這種感受。

她在家鄉有3位師兄,每個星期都會聚會,也都會分享網站上看到的法會開示、度眾事蹟,就是很殊勝、很開心地分享。昨天飛到臺北時,一位組長師兄告訴她第一組有組聚,剛開始她聽不懂什麼是組聚,後來說是組裡的師兄聚在一起分享,就一起過去聽分享。

她在家鄉的情況,可能在臺北的師兄不能感受到。有位師兄因為生意的關係會到大陸來,會幫她們請一些普洱茶與供香,她看著包裹都會開心好幾天,都會覺得自己很幸運。現在她那邊開通自由行,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手續每次都很順利,沒有被拒過,還能如期參加一些大的法會,她真的很感恩,每次都是想著要再回臺灣。

再跟大家分享的是她在6月5日來臺北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得皈依,誰都不知道何時有皈依法會。因為是暑假期間,至少要2個月才能排期,她6月中旬回去開始辦證件,7月20日時她跟一位在移民署的同學提到7月底要回臺灣,同學跟她說不可能排到的,7、8月是暑期這麼忙,已經排到9月了,說她最快8月20日可以來。不知為什麼,她告訴同學不行,7月底一定要拿到,問同學有沒有辦法。她說有辦法,就是辦加急,一天200元人民幣。她說可以,無論多少錢,都要7月底以前拿到,當時不知為何跳出來一個數字,她就說要7月25日拿到。同學告訴她7月25日不可能的,8月25日還差不多。

她在7月初就訂了7月24日飛臺北的機票,訂了房間,但是告訴旅行社人員她還沒有入臺證,不一定能到,但是房間先訂,航班也已經訂了。旅行社人員說她沒有入臺證,訂房間與機票做什麼?她表示自己就是要來。她打電話給移民署的同學,表示自己會在7月24日拖著行李去機場,如果同學拿到入臺證,就將電子版入臺證email給她,如果沒有,她就拖著行李再回去。同學告訴她不用去了,一般是拿不到的。她問同學加急最快要多久,同學說就算給錢最多加10天,也就是2000元人民幣,約1萬元新臺幣,可能是加到8月10日。

她那時行李都整理好了,結果7月23日同學發了一個檔給她,直說這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她今天會拿到入臺證。她也很懷疑,直到看到自己的名字在入臺證上才相信。她本來不知道那天是皈依法會,後來知道那天是皈依法會,那種高興是沒辦法形容的。她之所以7月25日一定要來,是因為知道有西藏的朝聖團,她要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面求,她一定要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大慈大悲,都知道她每天對著壇城求,在她沒有拿到入臺證來臺灣之前,就通知她可以參加西藏的朝聖團,因為她還沒有正式皈依。當時她的心情是講不出來的,在家鄉的幾個師兄都抱在一起跳,都說很難得會求得到,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這樣的幸運,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西藏去參加殊勝的法會。

西藏的過程她不想贅述,因為看到網站上有很多師兄分享過,但是她想講一點。在大陸都知道,藏民族有一個傳統,就是此生能看一眼大修行者,7世都不會墮入三惡道。有到西藏的師兄都知道前往直貢梯寺當天看到很多藏民,大家一早6點坐車,到了直貢梯寺時,已經有藏民領著小孩子走路到達。她一直在想,藏民是幾點開始走的,因為坐車都坐了4個多小時,有些師兄到了還說很辛苦,她都覺得大不敬,這樣有什麼辛苦?其他師兄她不敢講,但家鄉的師兄,她就會用土話跟他們講有什麼辛苦,只是坐車。而且有些師兄講,大家只是買張機票就可以跟著大修行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起,她還想自己哪有買機票,只是登記報名,機票都不是自己買的。藏民真的都是一路一叩一拜,一直拜到祖寺。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大慈大悲,其實藏民看到大修行者就很有福報,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加持、幫助,還接見信眾,讓她很感動。她在想這些也是很有福報的藏民,在大陸連漢人都會去西藏,如果見到大修行者,也是很有福報的事情。藏民更有甚者,因為他們是祖祖輩輩延傳下來的習俗,認為能夠見到就是今生的福報。大家還能跟著,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跟大家一起用餐,讓大家能夠親近上師。

大家想想,她在溫州,離這邊千山萬水,只是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一拜,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加持她、幫她,醫學上是無法解釋的。當時她在等的時候很緊張,因為同樣是長針眼,有些是大人、小孩,都是痛得講不出話來,快暈倒的樣子。她也很感謝好友師兄,因為好友師兄發短訊給她,告訴她不要怕,這是她的債,早還早好,要她一定要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與幫助。

她進手術室時,因為很痛一定會亂動,所以就像精神病院有張大的毯子將她包起來。護士一直告訴她不要動,但是會很痛,要她真的不要動,所以當時有人按著她,真的像是精神病院的情況。過程中她真的不曉得自己好了沒,因為一點疼痛都沒有,但是真的有一道光過來,然後摸她的頭就不痛。而且去複查時,醫生說她不用來,也不用塗藥膏,因為眼睛翻開來已經找不到傷口,所以不用有任何注意事項,都很好。有很多事情解釋不出來,但是她想自己什麼都沒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這樣加持她。當時,她連頂禮都不懂,更談不上供養,所以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覺得自己心裡想的都會給,只要祈求。她總共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三次,第一次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叫她去登記,她心裡想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滿她的願。第二次是求去西藏,第三次是昨天,仁欽多吉仁波切很辛苦,不但同意她求法名、法本、法帶,還給她工作上的開示。她心想自己如果早幾年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人生就能早點重新開始,但現在總算是求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這樣的因緣福報能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真的很難得。這樣的上師更是難遇,大家在這末法時代,能夠跟著大修行者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一定要珍惜累世積累的因緣與福報,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依次第學法,真正做到解脫生死、不再輪迴。

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幫助過她的師兄,讓她能分享自己的心得、感受與經過。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利益更多有情,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另一位在道場擔任攝影義工的弟子分享。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有機會再次分享。這次師兄們繳交到古董店的照片,經攝影組整理過後,總計有690張瑞相的照片,由80位不同的師兄所拍攝,共使用相機25台、手機100台,手機是由9家不同廠牌Sony、HTC、Apple、Samsung、LG、小米、宏碁、華碩、富可視及Panasonic所拍攝,相機包括6個廠牌,如Canon、Nikon、Sony、萊卡、富士等傻瓜、入門、中階及高階款的相機,幾乎市面上所有的手機及相機廠牌都有。

就師兄所繳交的照片敘述與拍攝時間,這些瑞相從9月4日早上10點從梯寺山下開始,一直到搭機返臺前都有出現。首先是在前往直貢梯寺途中,在梯寺山下恭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出現日暈及彩雲的瑞相,上次他跟大家分享過,在自然界出現日暈、光環等光學現象是非常罕見的,需要冰晶、水氣、陽光、折射的角度等等條件才能產生。重要的是只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現,這些現象必然出現,這實在很不可思議。

在直貢梯寺山腳下,師兄恭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達前,一直到上師於阿奇護法殿內修法結束都有拍攝到天空有小白光點的瑞相。他特別再跟大家說明,上次他分享時說了很多次無法解釋,原因是這種種現象超出他的知識範圍,像是師兄看見的小白光點,會跑來跑去沒有規則,這已經沒辦法以科學知識來解釋,甚至有兩顆太陽的雙日瑞相及耀日現象,但是這兩顆太陽不是自然界的幻日現象,因為幻日形成會跟太陽有一段的距離,且沒那麼清楚,也不會那麼亮。

接下來是花瓣瑞相,首先他就相機與手機構造說明一下,此現象有可能會因為強烈耀光鏡片折射所產生,奇妙的是不同的師兄用不同的手機與相機,而且時間點及角度都不同,結果都拍出這種花瓣的形狀,這機率非常、非常地低,幾乎不可能,當然也無法用攝影的專業來解釋。

還有師兄們在直貢梯寺前等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上師在阿奇護法殿修法期間,天空上盤旋著許多的禿鷲,也就是空行母,所有師兄都看見此現象,共有249張照片、27位師兄所記錄。還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阿奇護法殿內修法時,師兄們看見由雲間有一束很強烈的光束射向阿奇護法殿,有14位師兄拍攝到,共98張照片詳實記錄下來;更奇妙的是光束中還有彩虹,彩虹產生要有足夠水氣才能形成,不過當時正中午,而且彩虹是出現在這光束裡,這在物理學上並不合邏輯。最後是返臺搭機期間,在機上拍攝到包圍飛機影子的光環及出現在雲層上的彩虹,共有26張照片、3位師兄記錄。

以上是這次的瑞相照片的整理。為什麼這些非常罕見的現象,只要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現的地方,就會出現?很多現象在錯綜複雜的條件聚合下,才有可能產生的。如同前兩週一位飛行員的師兄分享,光圈包圍著飛機,他飛了30年,他和同事都沒看過。但每次只要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出現這樣的瑞相,這真的是不可思議。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輪常轉、法體安康、長壽住世、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的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持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年初已經告訴大家,今年呼吸道與肺部的病會很流行,很多人不聽,以為韓國發生過了就與臺灣無關,但現在流感已經開始蠢蠢欲動。容易感染肺部與呼吸道疾病的人,就是平常自己有很多欲望與要求達不到。以醫學上來說,罹患感冒、流感是因為受涼而細菌感染。細菌之所以會讓人生病,是因為你們自己生生世世做過一些傷害眾生的事,所以這一生如果共業的業力圓滿,大家就會得病。依據歷史記載,因流感而讓眾生死亡的狀況是最嚴重的,反而比癌症還嚴重,但大家都疏忽這一點。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提醒大家不要喝冷的,盡量要保暖,但大家都認為無所謂。現代社會的人很多都沒有運動,都待在冷氣間,整天都生氣。生氣不一定是罵人,生人家悶氣也算。在施身法中,會將病魔與瘟神勾召到修法者面前,修法者會給予布施,讓他們不要傷害這一帶的眾生。之所以會感召到病魔與瘟神,就是因為這個地方行不善,所有人都一直行惡,瘟神(流行病)就會發動。發動流行病並非讓每個人生病,但至少會讓每個人起恐懼的心。起恐懼的心習以為常之後,墮入三惡道的機會就很高。

很多小動物有一點點風吹草動就會恐懼,這種習性就是在人道時做了很多傷害眾生的事,所以下一世墮入畜生道就會成為很小的動物,包括昆蟲之類。佛勸大家不要殺生,因為殺生的動作,被殺害眾生的恐懼感覺會傳到你身上,當你習以為常之後,就會出現問題。目前,很多人的病都是吃東西吃出來的,譬如現在海鮮之中很多都充滿毒素。有些人的頭部容易受傷害,是因為其與祖先過去世與這一世喜愛傷害眾生的頭部,譬如很多人喜歡吃豬腦來補腦,這種人罹患腦部疾病的機會就比一般人高很多。

現在腦中風與腦部有腫瘤的人比以前多很多,因為現代人吃海鮮,譬如吃蝦時都喜歡吃蝦頭,釣蝦讓蝦受傷,釣魚讓魚頭受傷,喜歡吃動物的腦部等等,這些都會讓自己種下墮入三惡道的因。有一點福的人,在生時就會生病,因為讓他也許有機會接觸到佛法,讓累世所種惡因的果報得以減輕一點。如果生前都沒有生過病而突然間往生,通常都會墮入三惡道,所謂過勞死都屬於這個範圍。

施身法是很殊勝也很特殊的法門,因為其中涵蓋顯密兩個法門。顯指的是共同的法,佛將修行分為三大種類:小乘、大乘與金剛乘。顯教是三乘行者都可以修的法門,範圍包括戒律、論、經典。不共只適合某一乘的人修,因此金剛乘不是共同修的法門,能夠聽聞金剛乘已經很困難,何況是學到與得成就,因為有這種福報的人很稀少。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弟子,從皈依到現在有很多信眾接觸過 直貢澈贊法王,應該有幾十萬人,但是沒幾個人能夠跟隨 直貢澈贊法王學習,能夠讓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閉關的人更少,而能讓 直貢澈贊法王帶去聖地閉關的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家可想而知是不容易的事。

所謂不容易,並不是弟子特別有錢、聽話、有根器,而是與弟子自己過去世所修的善根與這一世的決心有關,就算過去世有善根能在這一世學習佛法,但這一世的決心如果不夠也是不行。正如《寶積經》中提到,如果要學菩薩道,而心中還有疑、惑、不決定,就修不出菩薩道。密宗之所以要求弟子絕對要相信上師所講的一切佛法,當然條件是上師必須是具德上師,德不是指道德而是功德。具備功德的上師所開示的佛法,甚至是一句話,都對大家有幫助。

但是,人都充滿疑、惑與不決定。有疑、惑與不決定,對於上師所講的話,自然就聽不進去,也不會去做。這麼多人學佛,之所以得成就的很少,況且佛說末法時代的邪師如恆河沙數,就好像恆河旁沙的數量那麼多,就是因為人的心越來越不清淨,人心越來越充滿貪嗔痴慢疑,所以學佛所追求的也是這五個字,希望上師與佛菩薩所做的一切都能滿足他的欲望。在此末法時代,佛法好像很興旺,但真正下決心的沒幾個。

施身法是密法八大成就法之一,創造此法的是一位在家的女瑜伽士。佛法中如果要學與行菩薩道,不分出家、在家,只有菩薩道是出家與在家的四眾都可以共同學、修的。瑪吉拉尊的根本上師是釋迦牟尼佛,密法中很少有法門的本尊是釋迦牟尼佛,只有在施身法中瑪吉拉尊頂戴的上師是釋迦牟尼佛。施身法中以顯教與《大般若經》作為根本的思想理念。「般若」簡單來說是佛所解釋的空性智慧,空不是沒有,智慧不是人世間的聰明。若以凡夫的語言解釋空與智慧,以佛的辯才都講了10、20年,仁欽多吉仁波切自謙是小小的修行人,不敢班門弄斧去解釋空性與智慧真正深奧的意義。

簡單以大家聽得懂的話來說,智慧是要利益一切受苦的有情眾生。受苦不是病苦,而是需要以大智慧去幫助六道苦海中輪迴的眾生,如果沒有智慧,反而會害了眾生。所謂隨順因緣,不是隨著、順著眾生的欲望去幫他,而是隨著、順著他的因緣去幫他。有些眾生要用責備的才能消業,有些眾生要用趕的才能消業,有些眾生要用別的林林總總的方法,要順著他的緣。有人會質疑,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知道是順著緣呢?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捧你,就是順著你的緣。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修行多年,在2003年之前,直貢澈贊法王從來沒有公開讚歎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任何事情,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驕傲的心,是2003年後才慢慢開始。有些人覺得自己學佛、出家10幾年就有驕傲的心,有驕傲的心絕對沒辦法體悟到空性,更不用說證到空性的境界。

如果沒有體悟到空性,就沒有慈悲的力量出現。慈悲不是靠嘴巴講,也不是做一些善事。行善是人之根本,本來就要做,連畜生都會行善,何況是人?不要以為行善就是修行佛法,別的宗教也會做善事,做的可能比學佛人更加澈底。佛所講的慈悲與善不同,慈是要將自己所有好的去交換別人不好的回來,悲是要幫助別人解決、超拔並離開苦海,這兩個加起來才能算是慈悲,不是對人好這麼簡單。

所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無緣不是菩薩與眾生沒緣,沒有緣就度不了眾生,無緣就是空性,是因緣起來與結束都在空性之中,緣生緣滅,本質是空性、沒有自性,不是想出來、刻意去做、故意想出來去做的。慈之所以一定要證到空性,因為你不曉得眾生什麼時候需要你,也不曉得眾生何時需要佛法。如果能夠領悟到空性,所修的慈的法性才會在法界之中,只要眾生對你起恭敬,空性的慈就會出現。

為何眾生如果不起恭敬,慈的力量就不出現呢?因為任何因緣都從供養而起,我們恭讀《地藏經》時,很清楚看到佛如何幫助婆羅門女,就是從恭敬供養。只因婆羅門女恭敬供養,其母墮入地獄都能離開並往生天道。婆羅門女恭敬供養並不是你們所做的這一些,大家都沒有做到,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內。大家不要對自己的期許這麼高,如果根據《地藏經》中地藏菩薩所做的標準,沒有人做到。就好像佛接受供養之後,指示婆羅門女回家常唸佛的佛號,換做是你們就會覺得哪需回家唸,會認為既然已經供養過佛,為何佛還不講呢?你們會這麼做就是不恭敬。

諸佛菩薩都知道眾生與佛菩薩的緣很淺,如何讓眾生與諸佛菩薩及上師的緣變得很深厚?明知道眾生無緣,都要幫他、給他緣,讓他主動去做這個緣。佛之所以要婆羅門女回家常唸佛號,就是讓她跟佛結緣,福報才能起來。有些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會受到重重責備,就是因為疑、惑與不決定。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順著他們的欲望,他們就會認為得到自己所想的,不會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

無緣大慈不是你們所想的教人家禮佛、唸經、打坐,讓他跟佛菩薩結緣。地藏菩薩身為婆羅門女時,佛所做的一切才是讓婆羅門女與其母跟佛結緣。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了這麼多,卻沒有一個澈底做到。學金剛乘的人之所以稀少,就是因為沒有緣。上師會為弟子製造緣,就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第一次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印度閉關,就是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製造緣。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不要接受這個緣,就看自己要不要決定。

當時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之後,擔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改變心意不去,還提醒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位好友,也是這位好友介紹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識 直貢澈贊法王的。直貢澈贊法王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好友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閉關很重要,能夠改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未來,但這位朋友卻是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完關才轉達這段話。然而,雖然朋友這樣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後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超度。

一切上師都會為弟子製造緣,但弟子要不要決定,就看弟子自己。如果弟子不決定,就算上師能夠變來變去,也與弟子毫無關係。如果修法者沒有學到、修到慈悲,修施身法對自己與眾生都沒有一點用處,只是幫大家累積一些未來世的人天福報。施身法在金剛乘密法中涵蓋事、行與瑜伽部,以法門而言在金剛部中涵蓋息、懷、增三部。如果要修施身法,法本中特別清楚提到,不准戴護輪與聖物在身上,全部要取下,因為修法者要將自己的身體布施、供養,如果身上戴了護輪與聖物,那些鬼與龍就不敢過來吃,因為修法時要給他們吃。

有人會想,那自己回家時就想著給他們吃,但你們不要這麼做,因為這不是想就能做到。要學施身法,除了要學好不共四加行,還要接受觀音菩薩的灌頂,在閉關中修滿100萬遍六字大明咒,能夠修到頗瓦法,接受過釋迦牟尼佛灌頂,每天都修阿奇護法,而且大手印要修到離戲瑜伽,也就是對世間的事情都不牽掛與執著。

上週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開示不要執著兒女等等的事,結果昨天又有位弟子執著。那位弟子帶著未皈依的丈夫來求見,她丈夫一開口就問:「可不可以明天讓我來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聽,眼睛一瞪,女弟子反應很快,馬上就用手肘推自己的丈夫,仁欽多吉仁波切反應也很快,立即開示:「明天一家人都不必來參加法會。」如果你們真正需要一件東西,覺得對自己有幫助,你們會用「讓我來」這種說法嗎?所以,他不開口求,表示他本來不想來,只是被妻子壓著來,他妻子可能威脅恐嚇他,說自己在學佛而丈夫不去、到時候工作出問題等等莫名其妙的話。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就開示過,你們學佛是個人行為,眷屬不來是因緣不具備,你們不要恐嚇威脅他要來。很多女人以為自己學佛就了不起,希望丈夫也跟著來,工作做得好,家裡面就很安穩。這種不是慈悲心,而是欲望的心。有人會反駁,認為自己求丈夫好,難道都不行嗎?當然不行,如果你有福報、命好,就算不求,丈夫也會好,關佛菩薩什麼事呢?想想你們交往時有問過佛菩薩嗎?你們會去批八字,但既然沒問過佛菩薩,開心的時候也沒分享給佛菩薩,不好的時候就要找佛菩薩?這些全部都與佛法無關,但是大家現在將佛法全部變成世間法。

如果要求這些事情,不需要找佛菩薩,找乩童就能幫助你,畫一道符至少就能讓你丈夫聽話半年至一年,但是以後他可能會生病死亡。每個人都要求好,但根據什麼能讓你得到好的眷屬?因為你學佛1、2、3、4年?這是不自量力。《寶積經》之所以教學佛人不要執著這個、執著那個,就是怕大家起欲望而執著,就會證不到空性,沒有空性就沒慈悲,但是沒有一個人聽得進去,昨天又一位弟子表演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還用手肘傳訊號給她丈夫。言為心生,所講出的話就是心所想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大家修施身法,因為每個月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要幫眾生超度,臺灣殺業太重,也因為剛好有颱風算好時間在修法這一天抵達。在法本中提到,在風雨、地震與星宿變動的天氣修法,功德是加倍的,因為出現任何異象,都代表有眾生來討債。修法不是讓大家逃過這一劫,而是讓討債的眾生心中嗔恨的心減少,不要作惡,所以是要度他們,而不是度你們。

這也是件好事,因為有颱風來而讓這個地方取消烤肉,仁欽多吉仁波切很開心。開心的原因並不是烤肉殺害很多眾生,牠們都已經被殺了、切了放在那邊了,而是讓空氣不會受汙染。中國人在中秋節沒有烤肉的傳統,不知道是誰發明的?讓空氣受到嚴重汙染。尤其學密法的行者很清楚,烤眾生的肉會傷害很多空行母,因為空行母聞到這種味道會生病,所以不管是否出家、在家,千萬不要參與或鼓勵這種事情。

我們自己殺生已經罪很重,如果再傷害善道裡面的空行母與神,罪業會更重。臺灣現在特別多怪病,就是這種不好的風俗導致的。病多的地方,有可能就是統治者不仁。如果統治者不仁,自然會教育子民做一些離開倫理道德、傷害天地的事情。寶吉祥佛法中心盡量做,但是能做多少,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知道。

修法者除了要證到離戲瑜伽,還要將貪嗔痴慢疑這五個意識轉為五智,其中一定要做到平等性智,也就是對眾生的一切都平等,不會因為對象的身分不同而修法,只是從因果與因緣來幫助眾生,無論眾生有錢、沒錢、有事、沒事、出家、在家,行者都不會計較。尤其如果沒有平等性智,修施身法會非常危險,因為來的眾生種種的樣子都有,不是指你們。如果沒有修到平等性智,看到眾生的樣子會產生厭惡的心,再者可能會產生恐懼的心,只要這兩個心出來,就沒有平等性智;沒有智慧,自然就沒有慈悲心。

密法之所以功效會比唸經快很多,因為對心的訓練方式完全不一樣,是非常犀利甚至很嚴格的。參加施身法法會的人,只要抱著恭敬的心就好,千萬不要想要弄懂,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現在都還沒完全弄懂。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修施身法,都不敢說自己對施身法完全懂,因為施身法之中有釋迦牟尼佛的智慧,沒有成佛果之前,怎麼敢說自己能完全了解佛的智慧呢?就是完全聽話,對於上師教的方法與心態,該怎麼做就是好好去做,不要用自己的意識去想要怎麼修。

所謂聞、思、修,不是用自己的人生經驗法去想聽聞過的佛法。思指的是思維自己還有沒有疑、惑、不決定,而不是認為自己以前聽過,但不是這樣子,還比較一下看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與以前所聽的是否相關。佛法只有一套,因為是釋迦牟尼佛所講的佛法,不敢說有第二套。每一位上師所講的不一樣,因為每一位參與法會的人的緣與根器不一樣,當然聽到的就不一樣。事實上沒有不一樣,都是一樣要幫助眾生解脫生死、離開輪迴苦海的方法。

聞思修是用恭敬心、懺悔心、誠懇心去聽聞佛法,沒有自我的觀念。《寶積經》中提到菩薩應當獨思,也就是單獨思維。事實上大家在公車上也可以獨思,不需要問別人,因為他們不是你的上師,不是佛菩薩,也不需要像坊間小班制開班討論。佛法不是用來討論,是用來修的。獨思是自己單獨思維所聽到的佛法是否與自己的心一致,還有心態與所聽聞的佛法有沒有不一樣?如果不一樣,就要開始修改,一分鐘都不准停,不要以為可以等一下,認為自己還沒有到需要這個的程度。只要你等一下,那就是等一下,繼續等一下。學佛正如普賢菩薩所講的如救燃頭急,有多急啊!還可以等嗎?沒得等的。

等就是不相信無常,信無常的人不等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思維自己的身口意與所聽聞的佛法是否同個方向或背道而馳。相應不是看到佛菩薩在面前跟你講話,而是佛所講的佛法是否與你的心相應,如果沒有就要修改,馬上就要改。修不是每天打坐幾座,這是閉關才需要,在日常的日子中,每個念頭都是修行。如果放縱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走回頭路了,再想回來就很難了,但每個人現在都在放縱自己。

永噶仁波切曾經開示,密法在這個世間還有700年的時間。看起來700年的時間很長,但其實很短。當上師說只有700年,就是慢慢減少。密法之所以會消失掉,因為有福報的人越來越少。以前西藏還有伏藏師,也就是專門去找不共法本的修行人,但現在四大教派都沒有了,就表示眾生的緣淺。現在留下來的伏藏法已經寥寥可數,很多法本已經沒傳了。為什麼不傳?密法中講得很清楚,身為上師如果碰到根器不對的弟子就不能傳法。事實上在佛經中也提到,釋迦牟尼佛在《寶積經》中特別開示,如果根器不是學菩薩乘的,就不能宣說。連經典都這麼嚴格,何況是密法。現在你們知道為何很少人看《寶積經》了,是護法不給你們看,就算你們翻一下也看不下去。

因為 永噶仁波切預言這700年,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很努力地做很多佛的事業。佛的事業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幫助眾生學習佛法、解脫生死,這是很辛苦的事業,因為眾生難度。眾生難度,但誰叫釋迦牟尼佛來地球呢?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跟隨釋迦牟尼佛學佛,所以也跑不掉。如果我們福報好,就不會在地球,因為地球是五濁惡世。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修法,除了幫大家超度眾生,也為這次因為中秋節所殺的一大堆眾生,還幫這次颱風帶來其中的一切龍與鬼,幫助他們減少一點嗔恨心。今天參與法會的人,不要擔心施身法對你有沒有用,任何佛法都對我們有用,至於何時產生效用,因緣具備自然有用,而不是要什麼就給什麼。如果因緣不具備,想要也得不到;如果因緣具備,就水到渠成,連求都不用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學佛的過程中,從來沒有求佛菩薩幫助自己早日成就等等事情,只是求能不能自己解脫生死、有朝一日幫助眾生。連自己的生死大事都不能解脫,憑什麼幫助眾生?因為不能解脫生死的人就是還有執著,還有很重的無明。佛法幫助眾生減少、消除執著,甚至減少無明與煩惱,如果自己都還有一大堆,怎麼幫眾生呢?佛法的奧妙便在於此。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修法過程中極為莊嚴肅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顧自身辛勞、專注地搖鈴轉鼓、唸誦法本,並親自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懇切、莊嚴、清淨的法音傳揚,利益無數有情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加持力極為殊勝,震懾一切眾生,威德力遍滿虛空。

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通常修法有前行,也就是前面所唸的發願、祈請,中間是修法,後面是迴向,全部是很完整的。其實,前行很重要,等於是做每件事之前,先了解自己做這件事的動機與準備是否足夠。如果準備工作是好的,做其他事情就會很圓滿。施身法的前行祈請文很不一樣,有些暫不說明,其中特別提到「斷法傳承聖眾成就者」,斷法就是施身法,因為在藏語中不是講施身法,而是斷法,斷除我們一切的煩惱障與所知障。

以煩惱障而言,我們還能察覺自己有什麼煩惱,但所知障就很難。所知障是指我知道,也就是人生經驗法則。所知障很難斷,因為我們活了這麼多年,還先不提活了這麼多世,所知、所清楚的經驗會障礙學佛,非常嚴重。因此,書讀得越好、越有錢的人,學佛都很困難。斷法傳承指的是施身法的傳承,而聖眾成就指的是最少證到登地菩薩。這指的是斷法傳承不只一個人。法本中提到「虔誠皈依一切有情眾」,指的是代表一切有情眾很虔誠地皈依。

我們做任何事,至少都一定要讓眾生與佛菩薩結緣,而最好的結緣就是皈依。皈依並不在於自己的病會好,這不是虔誠,而是一種欲望的皈依。法本中提到「離苦得樂自由而安住」,就是離開輪迴的苦,得到永恆不生不滅不死的樂。自由而安住中提到的自由,與人所講為所欲為的自由無關,是解脫生死的業力,沒有任何生死的事情可以束縛我們,而讓我們在輪迴苦海裡面。我們想去度眾就去,不去的話就安住在清淨的法性之中。

為什麼是講「安」而不是講「定」?因為如果講「定」就還是有無明。定是學禪透過止觀,止觀產生力量之後才開始有定。「定」又分為四禪八定,這是阿羅漢修的。修大乘與金剛乘的佛法,就不是這樣講定的境界,而是直接告訴你「定」是怎麼去做。「定」與「安住」不太一樣,「安住」是已經斷了一切煩惱,將法性安住在法界,這是很深刻的東西,但又找不到能很簡單解釋給你們聽的方式。以出國旅遊為例,當你住在飯店中,覺得自己定下來,但那不是你的家。當你回到家,覺得自己好像很安心。安住不是為了任何原因,感覺有個欲望去找個地方住,佛法中也可說是恢復本來面目、回到家,也就是法界,沒有形狀或任何內容,只出現光。

你們在西藏時,之所以看到一切瑞相都是光,就是因為一切能量都是從光開始。產生光之後,才會產生能量。之所以經常看到是彩虹色的光,就像佛教旗子是彩虹色的,有五種顏色,各代表宇宙中五種能量。你們看瑞相照片時,看到是直射下來的白色光柱,其實其中是彩虹色,有五種光在裡面。安住指的是平常不會跑來跑去,而是在光的感覺裡面。你們感覺到是光,其實連光都不是,只是將能量聚起來成為一種形讓你們看到,其實連形都沒有。

安住指的是自己的法性離開輪迴的苦,自由而安住,要安住就安住,想度眾就度眾,不會被任何業力束縛。法本中提到「解脫輪迴之苦願行之」,指的是修法不是為了發財或如何,重點的願力與目標是要解脫輪迴的苦,發此願而修行此法。法本中提到「殊勝菩提心寶我發起」,指的是若沒有慈悲心、菩提心,修此法也沒用。所以如果是為了某些人或自己,修此法也沒有用。

法本中提到「勤修無漏施身瑜伽法」,無漏指的是不會有漏,有漏指的是產生一些後遺症與副作用,譬如大家清楚做惡因一定有惡果,但如果沒有證入空性,善的因也有善的業力,也會牽引我們輪迴。修施身法時也是在空性裡面修,不是為了自己或任何對象,緣起了就修,緣結束就沒了。為什麼一定要無漏?只要我們心裡面如《金剛經》所講的菩薩以為自己在度眾就不是菩薩,因為是修有漏法,認為自己是菩薩。菩薩只是個名相,佛為了方便讓眾生了解菩薩在做什麼,所以安了一個名相──菩薩,但是菩薩也是從眾生而來。為什麼會有菩薩?沒有受苦眾生就沒有菩薩,也沒有佛。

今天不是因為修得好就成為菩薩,而是眾生成就你。因此,當你認為自己在度眾生,就變成外道,認為自己是神祇而救大家,大家全部都要聽話,全部都是神祇給大家,連投個球都感謝神祇。其實,跟神祇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因為人都是貪,都希望自己是無敵鐵金剛,既然自己做不到,就希望有神祇給自己力量,讓自己能夠做到,其實這個力量是自己修回來的。

我們修任何佛法,絕對不是為了自己,雖說發願解脫生死,也不是為了自己,而是一天不解脫生死,歷代祖先也絕對不可能解脫生死,與你生生世世有關的冤親債主與眷屬也不可能解脫生死,這一生肚子裡的蟲也不可能解脫生死。所以,要修無漏,因為不是為了自己這個肉體在修,這個肉體不是你的,而是你的業力與過去所作的善惡業才產生這個肉體。這個業的力量在這一生結束就沒了,所以不是為了這個身體在修,身體上面住了很多眾生。

現在科學已經證明佛所講的,佛在《寶積經》中提到眼眉與眼睫毛有寄生蟲,有位擔任眼科醫生的弟子常常講現在很多人的眼睫毛常常發炎都找不出原因。當然沒有原因,因為《寶積經》中提到人一生出來那天,眼睫毛就有寄生蟲。之所以會發炎,是與所吃、所喝的東西與空氣有關。現在醫學也發現脖子有很多寄生蟲,肚子裡面也有很多有益、有害的細菌,而佛一早就講肚子裡面有蟲,如果修得好連肚子裡的蟲也都可以度。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不是為自己而修,身體上面就有一大堆眾生了。

醫學上提到,如果7天不洗澡,皮膚馬上會發炎,因為身體上有細菌,而細菌吃皮屑與油脂過日子,因此如果7天不洗澡,細菌就會越來越多。金剛乘行者之所以閉關時不洗澡,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懂原因,現在知道了,因為閉關時如果修出空性的慈悲心,皮膚上的細菌就不會傷害行者,因為行者將細菌度掉了。佛菩薩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眷顧、很慈悲,因為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離開關房時,過了幾天有個人也進去閉關,結果第7天就全身癢得跑出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奇怪,自己閉關3個多月不會癢,而且身體沒味道,為什麼那個人進去就會癢呢?他也吃素啊?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醫學報告就知道原因,根據佛經中提到肚子中的蟲也可以度,才知道原來如此。因此,佛法中每個動作都有很深層的意義。上師為何不講呢?因為講了怕弟子刻意去讓皮膚不癢,出來就炫耀了。如何刻意呢?可能就會帶清潔劑、消毒水進去了。古代西藏閉關是不准洗澡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時也是不准洗澡與洗頭。

法本中提到的瑜伽法不是顯教,就是密法。事實上,在經典中常看到出現「瑜伽」這兩個字,很多人以為瑜伽是印度教所修的瑜伽,其實不然。瑜伽士指的是並非單純為了自己而修行佛法的人,此人要有能力幫助自己解脫生死,進而幫助眾生解脫生死,才能稱為瑜伽士,而不是號稱自己在修密法就算。

施身法的法本一開始所講的就是密法,之所以不說明,是因為連《寶積經》中有一段經文提到,釋迦牟尼佛交代千萬別跟非根器者宣說,何況是密法?有人會覺得好奇,或認為知道了才學,但這都不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這樣學來的。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從來不解釋法本,只是口傳。所以你們好奇也沒用,安分一點。

不是在於你們有沒有能力學密,而是你自己有沒有不疑、不惑,有沒有下決定。如果有疑、有惑、不下決定,想著上師講的話是什麼意思,先不要去做,這就是疑、惑、不決定。你們不要以為《寶積經》在罵人,也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愛罵人,這是佛講的。佛都這樣講,你們還不聽話,還執著一大堆東西,怎麼修呢?

此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負責法務的弟子取出兩大包甘露丸,並賜予開示。

下週每位皈依弟子可以到古董店領取甘露丸,曾經去過直貢梯寺的可以領一瓶內有20顆的甘露丸,沒去過的可以領一瓶內有10顆的甘露丸。這些甘露丸的由來,是因為直貢梯寺有個傳統,每年在國曆12月底所有在梯寺的出家眾都要唸45天,每天唸24小時的六字大明咒。這個傳統已經幾百年,但因為歷史的關係而中斷,後來 竹旺仁波切在生時交代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開始恢復這個傳統,所以大約7、8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開始供養這個法會,因為200多位喇嘛每天24小時一直輪著唸,包括酥油燈等等的供養,這筆費用並不小。這個法會中是唸六字大明咒,而且中間有一個很大的寶瓶,其內放了這種甘露丸。唸之前,喇嘛們也會修法才圓滿。

有些教派是在生時不讓人吃甘露丸,等走了才放進口中,但直貢噶舉沒有這個規定。甘露丸不是仙丹,不要以為吃了連人死了都可以救回來。如果此人有壽,當然對病情有幫助,如果壽沒了,吃了可以讓他不墮入三惡道。大家在這3天可以去請領,過了這3天就表示大家不要了。有去過西藏的,包括以前曾經去過的也算,都可以請領20顆,沒去過的領10顆,不要冒充,每個人請領時都要簽名。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並口傳阿奇護法儀軌予新皈依弟子。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10 月 05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