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9月13日

法會開始前,由12位弟子跟與會大眾分享此次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西藏的感想與心得。

第1位弟子表示,9月1日至9月6日有許多弟子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西藏朝聖,今天有非常多感恩分享,包括在一路上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教導弟子、加持眾生與護持教派。

他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賜予弟子們機會分享這次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西藏的經驗與感恩。相距上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弟子回到祖寺已經4年,這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一次帶著弟子回到直貢梯寺,有將近300位弟子能夠回到祖寺去朝拜,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在這過程之中,需要非常費心地費力規劃與執行,光是解決交通和食宿的需求,就不是普通旅行社能夠處理的。

舉個簡單例子,大家都知道臺灣人進入大陸需要臺胞證,進入西藏需要入藏紙,那是需要特別申請的。這次前往西藏的時間,適逢中國大陸舉行大規模閱兵,所以有些比較特別的規定。但是,這次非常特別的是,在這段時間能拿到入藏紙的旅行團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弟子前往的這一團,而且有300個人進去。這不是一般很簡單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費了很多的時間與精神,來讓300位弟子能進入拉薩與到達直貢梯寺。這只是一個簡單的例子,還有很多其他的。

除了這些旅遊上的需求,大家都知道寶吉祥弟子出團時老的老、小的小,這次到4000多公尺高海拔,年齡最小的只有8個月大,年齡最長的有80幾歲,更不用說有些生病的弟子,有的是罹患癌症,有的是行動不方便,但是這300個人都平平安安、法喜充滿地回到臺灣。這些都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大家在寶吉祥都認為這些理所當然,覺得很容易,太過習慣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大家的加持與護佑,而常常忘了這些。他再次提醒大家,沒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

這次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西藏朝聖,除了寶吉祥弟子,還有一位雲南佛寺的南珠堪布。南珠堪布曾經來過寶吉祥佛法中心,有些弟子也見過,有些弟子可能還沒有見過。我們都很不成材,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很多事情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都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了什麼樣的事情,也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與大成就,我們常常都是非常遲鈍的。

南珠堪布這次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直貢梯寺,分享了兩段內容,分享的弟子會先唸其中一段,等一下播放瑞相照片之後,還會再唸另外一段。以下是南珠堪布的分享內容: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我們直貢噶舉派中修到非常高的一位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上師的恭敬心與虔誠,是我們每一個弟子都沒有辦法達到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僅是修行上為了教派與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之後,不停地以身語意與財物供養上師與教派,例如:直貢梯寺、雲南、青海、國內外哪裡需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用生命來貢獻教派與上師,這是弟子完全無法做到的。9月4日當日,仁欽多吉仁波切帶著將近300名弟子第7次帶領弟子朝拜祖寺,直貢梯寺的管家與喇嘛都非常地感動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放棄過。管家喇嘛說,直貢梯寺從來沒有一位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大的護持寺院功德主,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年來不斷護持直貢梯寺,他們非常地感動,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最後要離開時,喇嘛們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意義在於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常住於世,讓佛法發揚光大,讓法脈常留。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一切眾生,特別是為了教派與弟子們,一位快要70歲的老人家在那麼高海拔的地方,在大殿與阿奇護法殿殊勝修法將近2個小時,這些是我們求不到的加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分享的弟子描述獻曼達的過程。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阿奇護法殿走下來,快要離開梯寺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又轉身回到廣場,只見廣場上的法座與椅子都已擺設好,一群喇嘛開始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這些喇嘛非常恭敬地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相莊嚴,慈悲地接受喇嘛們的供養,喇嘛們供養了祖師 吉天頌恭的聖像、法本、大舍利塔、一包甘露丸與藏香,而且也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哈達。身為弟子能夠親眼見到如此殊勝的儀軌,看到藏人這麼恭敬地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在場的弟子沒有一個不感動的。弟子們有幸能夠看到,真的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帶弟子上這麼高的梯寺。

祖寺的喇嘛們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教派與梯寺,就如南珠堪布所言是不分國內外長久不間斷地護持。分享的弟子簡單舉一個例子,剛皈依不久的弟子,可能會聽過直貢梯寺的金頂,看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珍貴相簿都會看到閃閃發亮、金碧輝煌的金頂。直貢梯寺的金頂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的,直貢澈贊法王曾經開示,當直貢梯寺的金頂完成之後,就是直貢噶舉派興旺起來的時候。直貢梯寺的金頂在2000年完成,直貢教派也一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所言,不斷地興盛起來。

更重要的是,當直貢教派興盛起來時,分享的弟子曾經聽過皈依久的弟子提到,以前上梯寺其實非常困難,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5年第一次到直貢梯寺之後不斷地護持,現在也有馬路了。看以前的照片,本來下面的河床沒有什麼村落,現在也有村落了。當地附近老一輩的藏民,看到他們生活所倚賴的佛寺金頂再度閃耀光芒,大家都痛哭流涕。對藏民而言,佛寺是他們精神與生活所需,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多年來從未間斷過地護持,這些點點滴滴,從過去10、20年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不斷地護持教派與梯寺,才讓弟子這一次朝聖能到這麼殊勝的地方。

第2位分享的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機會,讓他為自己所犯下的惡行公開道歉。

他感恩上師讓他有福報因緣參加9月1日至9月6日西藏朝聖之行。9月4日是全體弟子有幸踏上祖寺「直貢梯寺」的大日子。當天車隊一共28車,他與其他因高原反應、身體不適的弟子們被安排在第28車醫療車。在半途中,因證照不全,整車被安檢扣住不給放行。眼看就要錯過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直貢梯寺殊勝的修法,整車的人又慌又急,意見分歧不知如何是好。在等待的過程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細心與慈悲,時時關心這車老弱婦孺弟子們的安危與最近新況。約莫兩小時後,總部派的2部小車先後抵達,將這一車的人分成二批,先後安全且順利地載到梯寺。

正當他還很慶幸及時趕上之餘,殊不知自己早已犯了錯,卻還不自知!當第一小車抵達時,他的念頭只想到要趕緊上車,卻忘記同車還有兩位年老的弟子。他只感覺到自己難受,卻忽略了這兩位年老弟子身體不舒服,更需要比自己更早安頓下來才對!用幾個字來說就是「自私沒有同理心」!

這星期以來,他每日向尊貴的上師與諸佛菩薩法照前懺悔。羞愧不已。羞愧自己行為舉止完全不像個佛弟子!違背了上師的教誨!尤其他從事服務業,本當更懂得且更重視細節。結果卻有此不懂「將心比心」的自私的行為出現。可見在根本心態上並未確實改過!一切都是自我感覺良好!起心動念還是以自我為優先!

他深感自己愧對上師6年來不厭其煩地諄諄教誨,並未落實在日常生活中,在家對父母講沒幾句話就失去耐性,結果事後再來懊惱、後悔。週而復始、重複發生。一顆散亂鬆懈的心,身口意沒管好!所以一旦境界現前,骨子裡的惡習馬上顯現出來。若不是上師與諸佛菩薩一棒敲醒,若沒有上師的當頭棒喝,他還在渾渾噩噩,還不知覺醒!
在此,他誠心誠意地向二位年老弟子致歉。他沒做到「視一切眾生皆我父母」,沒平等心、慈悲心的對待一切眾生,讓兩位年老弟子受苦了,懇請2位弟子原諒。同時更感謝上師佛菩薩讓自己有重新檢討改過的機會。

能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跟隨上師修行的腳步,是弟子幾輩子修來的福報,謝謝上師沒放棄他這個不成材的弟子。學佛是條覺醒之道!上師的每一步都充滿奇蹟、恩澤!上師「直指其心」的殊勝教法,充滿法喜慈悲!這次犯的錯,這個痛,他會永遠刻在心上,時時警惕,永不再犯!

第3位分享的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機會為自己所犯下的惡行公開道歉。

9月1日他參加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300位弟子的西藏朝聖團,於9月4日前往直貢梯寺途中,因為開車的司機沒帶通行證,他們搭乘的車子在檢查站被扣下來了,大約等了2小時後,好不容易盼到車子來接他們,當時他心中想到的只有自己,沒有顧慮到同車有年紀較長,且身體不適的弟子。因為他的自私沒能讓年長的弟子先上車,他卻第一時間衝上車,完全沒有顧慮到有兩位弟子身體不舒服。看他們站在路邊徬徨無助,他當下還是只顧自己能否順利參加法會,一點慈悲心都沒有,還是把他們丟在路邊,自己先上車,因為他的自私自利,沒有替別人著想。如果今天換成是他的父母,他應該不會這樣做,他沒有把眾生放第一位,只想著自己,事後他知道自己錯得很離譜!

他感恩上師點出他的問題。感恩上師用這麼殊勝的教法,讓他從這件事,檢視自己內心是多麼的惡,反省自己所犯下的惡行,警惕自己不能再犯同樣的錯。當事情發生時,當下還是只想到自己,起心動念還是為了自己!在此他誠心誠意跟2位年長弟子鞠躬道歉。

他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這個作惡的弟子及另一位犯同樣錯誤的弟子,在1個月內完成向道場內每一位67歲以上的老人家,奉上3盒直貢香及頂禮1次,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這麼殊勝教法教導弟子。

上師還擔心他們的經濟問題,他們兩個心中真是無限感動!也很感恩上師,表面上是上師在處罰他們,但是事實上,上師無時無刻都在關心他們,上師的教法真的很特別也很殊勝。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有幸可以參與西藏朝聖團。但他並沒有好好珍惜這個機會,他是個不聽話的弟子。

他昨天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對他開示,他連最基本做人的道理都沒做好,也沒有將上師及諸佛菩薩放在心裡,這時他才認真地想他真的是這種人,同時也沒有將上師平時教導的佛法落實在生活當中,愧對上師及諸佛菩薩給予他1年又2個月學習佛法的機會。他沒有好好珍惜這難得的機會,皈依至今完全沒有修改自己的行為,仍舊自私自利、獨來獨往、自以為是、總認為別人對他好是理所當然的,聽不進去別人所說的,還是將上師平時教導的佛法全部拋在腦後!他希望大家以他為鑑,不要跟他犯同樣的錯!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教派永流傳、利益十方法界一切有情眾。

第4位弟子要分享此次去西藏的心得,並藉此機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懺悔此行所犯的過錯。

他先從一個小細節來跟大家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如何照顧弟子。當天弟子們回到祖寺,他因為負責拿擴音器,有幸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附近待命。當天在梯寺的大殿裡面,他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長途的舟車勞頓後,略顯疲憊地在大殿一一向祖師及佛菩薩法像頂禮。頂禮結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南珠堪布接下來呢?南珠堪布答說:「仁波切,上面都準備好了,請仁波切上去」。上面是指還要再爬垂直高度將近100米的阿奇護法殿,當時他以為接下來的行程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完後就會被引導至阿奇護法殿。

這時他就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要等我的弟子都進來後,我再上去。」堪布正要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安排座位,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說:「找個位置給我坐就行了」。此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在大殿的中央找個靠近主法座的座位坐下來修法加持,300個弟子才魚貫而入,順時針方向繞著大殿頂禮。當時,他看到這個場景,眼淚都掉了出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經過了4個多小時從拉薩長途顛簸跋涉,從拉薩到梯寺的路程,大約只有剛離開拉薩後的前四分之一路程是好的、較為平順的道路,其餘四分之三路程是非常顛簸的。顛簸的情況是人坐在車子裡頭都會上下跳動,跳動程度是屁股離座墊至少5公分,我們正常人在這種上下顛簸的車程中都一樣受不了,更何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脊椎是S型大側彎,想必要承受這種上下的震動,身體上所承受的痛苦絕對是我們平常人所能體會的數百倍。

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這種艱辛的情況下,不顧他老人家身體承擔我們平常人數百倍痛苦的情況下,到了梯寺,完全沒有休息就在梯寺廣場上向弟子們開示後,直接進大殿頂禮並修法;而300個弟子則依序的進入梯寺大殿頂禮,前後時間他估計大約有一個小時,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坐在臨時的法座上不斷地持咒加持,等到每個弟子都頂禮完成後,仁波切才下座。

事實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在自己頂禮完後就休息,讓弟子們自行進入大殿頂禮。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樣做,反而是坐在臨時的法座上,不顧自身的辛勞,讓弟子得以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親自帶領與加持下進祖寺的大殿頂禮。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的都是眾生、都是我們弟子。

這讓他想起來,十幾年前,他有幸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青海拜謁老阿尼,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就抓了一把葡萄乾請老阿尼加持,說要分給弟子;所有前往青海的弟子們,也都確實領受到了來自老阿尼與上師共同的加持。

從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十幾年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的心,就像是太陽照著大地、慈父對孩子一樣,加持的心、照顧的心沒有變過,會變的只有弟子對上師的心。中國有句成語說「受人點滴當湧泉以報」,而他反省自己,身為弟子的他是「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湧泉之恩,而回報以點滴。」

每當他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的恩,他就非常慚愧,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他母親修殊勝的頗瓦法;在他弟弟沒有工作時,給他一份工作,讓他可以好好學佛;照顧他的家庭、照顧他的工作事業等,他今天一切的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而他皈依這十幾年來,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不夠堅定、供養的心不夠堅定、學佛出離的心不夠堅定;凡事都只想自己、自私自利、完全沒有恆常感恩上師,辜負上師的教導,真的是愧對上師對他的恩德。在這裡,他要誠心的跟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

另外,他還要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這次由他負責擴音器的工作,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梯寺廣場上跟弟子們開示的時候,他負責的擴音器沒有即時送到,這代表他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情並沒有事前規劃安排、也沒有放在心上、沒有用心的處理,愧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恩德,他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責罰。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教法遍滿虛空,利益虛空中一切有情眾生。

接著,由第5位弟子分享,她感恩能夠分享9月1日到9月6日到西藏所有的感受與心路歷程。

她已經皈依10年,這一段旅程對她來說是懺悔之旅。她先從出發前,大家都被交代不能感冒,因為感冒的人上了梯寺不是肺水腫就是腦水腫,會帶給旅行社與上師很多麻煩。她知道自己身體不好,但還是沒有照顧好自己,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時照顧我們,讓大家可以去中醫診所。她在中醫診所備了6種藥去西藏,把自己身體所有可能會發生的狀況,包括腸胃痛等所有不適症狀都全部備藥。她也感謝中醫師細心的安排,其實她到了當地輪流服用了很多種藥,因為她真的不想讓自己變成上師的負擔,但是她還是生病了,也造成了上師的負擔。

到了西藏,入住非常頂級的旅館,她一直都知道這家飯店非常頂級,因為從來都沒看過任何團體入住這家世界頂級的連鎖飯店,都是接受單獨的客人,可是這次旅行社安排讓300位寶吉祥弟子入住,讓弟子們得到妥善的照顧,甚至安排隨團醫生,還告訴大家有保險,可以有需要就用。她到旅館時,導遊告知可以先用自助餐,因為到了高原,一抵達貢噶機場就是3600多公尺高,所以身體就出現了不適的反應。當時,她只想著要趕快吃完,再去看看與自己不同車的長輩狀況如何,就要趕快回房間休息。所以,當時她胃在痛,明明吃不下,還是吃了粥,認為還是要吃一點,自以為是在照顧自己,結果就脹氣了。

當她正脹氣非常嚴重時,接到通知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去餐廳用餐,叫她一起過去。她心想不妙,自己該不會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吐滿地吧!因為當時不停地脹氣,她已經感覺淹到喉頭,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既然給她這個機會,她當然非常感恩,拔腿就衝過去了。

到了餐廳時,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已經用過自助餐,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當場的弟子已經點了麵,大家要想辦法吃掉。當時,她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力氣對大家笑一笑,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體狀況還可以,她當時心想沒關係,大不了就出去吐,吐完可能就沒事了,這一定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結果,真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當時感覺到自己只要吃任何東西,都一定會吐滿地,但是她把一整碗清湯麵都吃完了。吃完之後,她的頭不痛了、胃不痛了,本來喉嚨很癢一直在咳嗽,當下馬上就停止了。

她等到好不容易沒有一直想吐時,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真的非常感動。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所坐的位置旁是一片落地玻璃,她看到所有弟子都開始陸續進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在那樣頂級的飯店,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可以在房間用餐,真的不需要下來跟弟子們吃飯。可是,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那邊,每一位弟子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非常慈愛地看著每一位弟子。她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報又給了弟子們,給了每一位正因高原反應而身體不適的弟子,還指示弟子要做18個或36個頂禮。

上師在賜予我們的時候,真的沒跟我們計較過。她說自己這一趟是懺悔之旅,因為她反觀自己在回報上師時,心打了幾個結,到底有沒有用上師對我們的心來對上師?這是她這一次最強烈的感受。這一次她有這個機緣看到南珠堪布,其實南珠堪布在雲南是一座佛寺的住持,是一位藏人。分享的弟子表示自己已經皈依10年,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漢人的身分在藏傳佛教中的辛苦。可是,她看到南珠堪布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恭敬,她覺得很汗顏。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弟子們是假恭敬,這一次她真的看懂了。

南珠堪布自己是佛寺的住持,可是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話非常重視。第一天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說很久沒有吃到酸奶,南珠堪布第二天就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罐酸奶,後來留在西藏的弟子們也都分享到這罐酸奶。弟子們有資格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受用同樣的供養嗎?大家捫心自問一下。可是,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弟子們這樣的機會受用這樣好的供養與食品。

分享的弟子表示,為什麼大家還需要有人不停地講食品有多好,才會動自己的腳呢?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為了大家,為什麼要人家一直講呢?這段旅程,她看懂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何曾經開示弟子們不要假惺惺地供養。大家都怕挨罵,她承認自己也是如此,也常常被罵,也怕挨罵,可是每次被罵完,她都感覺自己很幸運,還有上師願意教她。她已經40歲了,現在在外面,誰不想要別人摔下來、少賺點錢,換自己來賺?其實,外面就是個爾虞我詐的社會,當我們做錯事時,有誰會當著我們的面點出來教我們改進?真的沒有這樣的人。

我們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都抱著害怕,認為怕挨罵,所以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都要畏畏縮縮的。她覺得可能自己根器真的不夠,不像南珠堪布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時非常恭敬,可是一點都不假惺惺,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身邊時,直貢澈贊法王交代所有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想要如何做好,而不是上師沒有交代就不會做。

我們不都是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交代,我們就不會做。這也是她在這趟旅程中,一直檢討自己的地方,所以也希望跟大家共勉。這次她很感恩有機會,聽到一段自己從未聽過的開示,也是因為她不懂,所以這次很感恩能夠聽到。大家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大修行者,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大家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但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她其實對這段話似懂非懂,以前也沒讀過什麼佛經。她以前很叛逆,即使姨媽在別的佛教團體30年,2位表姊在中部的佛寺出家,可是她從來沒有因緣看這麼多書,因為覺得自己就是看不懂。

這次透過南珠堪布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言談,她知道難怪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弟子們無論怎麼修,臉都是黑漆漆的。在場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5、10年的弟子很多,大家都知道每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出來樣子都會變。這一次在西藏,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坐的位子頂端有3顆聚光燈,所以她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修行修到仁波切果位時整個臉相的變化。以前就算有機會一同用餐,看到也不會懂,所以這一次她特別與大家分享這個部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頭骨兩側略為凹陷,額頭與眉心中央的骨頭突出,蓮花生大師的佛像也是如此。所以,真的不用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普巴金剛現忿怒尊,弟子們就應該知道上師真的是大修行者,因為修到連頭的骨頭都變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說,一看弟子就知道有沒有修,這就是走過修行路程的人,才能告訴我們如何往前走。

聽完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之後,她剛好前往大昭寺,在阿奇關房中也有很大尊的蓮花生大士,她在佛像面前瞻仰,越看就越覺得自己很慚愧。弟子們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但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大家都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弟子是應該的,但想一想我們做了什麼,而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要照顧我們?我們皈依了,但是有聽話、遵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去做嗎?

這一次有供養酸奶的事,也有酸奶壞掉的事,讓她非常感慨。這次在阿奇關房中,她看到一尊 滇津尼瑪仁波切的貼金法像。其實她上次去西藏是大約9年前,她在旅程中也跟其她弟子分享過,當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了200位弟子到西藏,可是那一團的弟子都是鬧哄哄的,這一次也是。身為寶吉祥弟子,我們有沒有做好,大家真的要再思考一下。

那一次因為弟子們鬧哄哄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既然大家沒有心,老人家禁不起大家這樣的折騰,所以讓弟子們抽籤,只准10個人上去拜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根本上師。那次抽籤是她非常大的警惕與教訓,當時有200人抽籤,在抽籤前她的想法是:已經這麼高了,還要再爬到大約5000公尺,而且真的沒有路,她覺得自己鼻子不好、身體不好、肺不好、心臟不好,所以上去可能會造成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麻煩,一定會昏倒。她一點信心都沒有,所以當然就沒有抽中。

可是,當整圈抽完之後,明明做了10個籤,卻只抽出7個人,她看到其中一位抽到的弟子已經80幾歲,兩個膝蓋都是人工關節,高興得像是小孩子一樣,完全沒管自己身體是什麼狀況,而是因為能夠見到大修行者。她卻在那邊覺得自己這邊痛、那邊痛,她覺得自己真的很不要臉、很丟臉。她看到這位年老的弟子,想到自己是因為弟弟而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她能夠到西藏,但她的弟弟不行,如果光是狹隘地想自己是替弟弟來可以嗎?因為弟弟不能來西藏。當下她懺悔自己的自私、自以為是,真的很想挖個洞就躲起來。她問可不可以再抽,而因為只抽出7個,於是她抽到了可以上去拜見 滇津尼瑪仁波切的機會。

滇津尼瑪仁波切已經不見任何人,可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係,才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當時,滇津尼瑪仁波切用兩隻手從口袋中掏出冰糖賜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於是弟子們就將冰糖拿下來分給所有弟子。

她今年再去時,滇津尼瑪仁波切已經離開了。從她皈依至今,竹旺仁波切、滇津尼瑪仁波切、125歲的老阿尼、永噶仁波切全部都離開了世間,才10年而已。大家還有多少個10年,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會留在我們身邊?當我們離開的那一天,真的有把握找得到上師嗎?她跪在阿奇護法殿中時,真的非常懺悔,覺得自己沒有好好珍惜這10年,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帶著弟子來了,還是這樣地照顧我們。她與大家共勉,大家真的自己要做好,要對得起上師對我們的教授。

第6位分享的弟子此次與母親一同前往西藏。他在母親的陪同下,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機會分享西藏朝聖之行親身所見之經歷。

首先他先簡短地介紹一切的緣起,他曾經在去年2014年9月7日,分享過與母親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因緣與經過,從小因為他身體疾病的關係,讓他跟母親後來終於有機會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正佛法的救度與幫助。

過去他經歷過糖尿病、雙眼視網膜剝離開刀、以及洗腎還有換腎的過程。因此西藏對他來說,是個曾經想過但是覺得不可能去的地方。可是自從第一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身體健康最大的變化之一,就是血紅素開始大幅度的上升,過去生病時最低曾經只有7左右,如今就在血紅素剛好達到了幾乎最高標,也就是17點多接近18的時候,有機會在今年9月跟隨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西藏。

這次旅途中,他除了一度著涼打了一針與吸了一些氧氣以外,幾乎沒有任何高原反應,作息一切正常,他很驚訝。而他只是這次前往西藏的弟子們中,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一個例子而已。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以及賜予弟子前往西藏朝聖的因緣。

他的行程是從臺灣先到西安,然後再飛往拉薩。抵達西安時,不管到用餐的地方還是入住的飯店,「歡迎直貢噶舉派寶吉祥佛法中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蒞臨」的大字,早已在門口迎接大家。當他們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名字出現在餐廳或飯店門口時,都感覺到上師對弟子們無時無刻的加持,心裡充滿著感恩與讚歎。他覺得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真的是很幸福也很幸運。而且他深刻地感受到一件事,那就是:「弟子到哪裡,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在那裡。」

抵達拉薩後,出了機場,大家陸續地前往自己的車上就位,後來西藏導遊的一句:仁波切到了!於是每個人都期待地走出各自的廂型車在一旁等候恭迎。等到真的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拉薩機場出來時,心裡真的是非常激動,因為大家都知道不久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將要親自帶領300位弟子們從拉薩前往直貢梯寺了。

前往拉薩市區的路上,上師的車子帶頭引領著將近30部車的弟子們,一台跟著一台,真的很壯觀。抵達拉薩的飯店時,一打開房門,他心想:「我們這次來的是西藏沒錯吧?」因為飯店的房間真的太豪華了。而飯店環境與設備之舒適,讓弟子們能夠好好的適應高原環境,使得身體得以充分休息,還有5位隨行的藏醫24小待命,應對大家各種身體的狀況。這些都可以感受到上師對弟子們的極其用心,以及從最老到最小的一切照顧,而且就在前往祖寺的前一天,得知上師將會與弟子們用餐,弟子們當天中午從飯店門口一路排成兩列直至餐廳,恭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到來,當下感覺上師是透過各種方式不斷地在加持每一個即將前往祖寺的弟子們,感恩上師!

上祖寺的當天,因為母親剛到拉薩時有些高山反應,有幾次的嘔吐也打了點滴,所以在前往祖寺的一大早,他們被安排到比較後面的車次,也就是一些身體不舒服的弟子們所在的車次,並有隨行的醫生陪同。前往祖寺的路上從中途開始一路顛簸,他本來還擔心車上的弟子會吐,但是奇妙的是,除了在車上搖來晃去,這一車原本不舒服的母親以及弟子們都沒怎樣,而他們的西藏導遊還在路上用手機放好幾首熟悉的英文老歌給大家聽,氣氛一點都不緊張,回程時還有弟子可以一路與導遊聊天,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家,狀況突然都變得很神奇,真的是感恩上師!

後來車隊到了祖寺的山下暫停,祖寺與金頂明顯的座落在山腰當中,那時他的心裡只有一個感覺就是:「我們真的來到直貢梯寺了。」後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車先行進入祖寺,大家的車在後面慢慢跟著上去。在祖寺的時候,上師去到哪裡都是走在最前面的,行動的速度與年齡真的是一點都不成正比。到達祖寺時他的車幾乎是最後才抵達的,經由弟子的轉達,每位弟子進入大殿內繞行一圈,上師則是從一上去之後就一直在修法,而後在大殿等待所有弟子們的到來。

在進入大殿中每個人繞行到最後,會來到上師的正面向上師頂禮,心中再次的又是非常激動,那種感覺好像是大家在佛的宮殿周圍繞行,最後向中央的佛菩薩頂禮一般。之後上師在主殿修法完畢,晴朗的天氣就在太陽下立刻飄起了甘露雨來,真的很神奇。後來上師進入了休息室,當天祖寺的喇嘛們盛情款待前來的每一位寶吉祥弟子們,他們都知道這一切是因為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係才能夠受到這樣的待遇,他再次感恩上師!

午餐時弟子宣布不久後要前往阿奇護法殿,大家恭迎上師從休息室出來後,上師一樣再次地走在最前面帶領著大家,往更高的阿奇護法殿前進。他與母親跟著弟子們前往時,注意到禿鷲開始越來越多的飛往阿奇護法殿的上方盤旋,而那就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抵達的地方。前往阿奇護法殿上坡的過程其實不是太好走,一邊走的時候還想著:「仁波切是怎麼這麼快走上去的呢?」最後每個人在弟子們彼此互相幫忙之下,有如上師所說的,就像法界眷屬一般,同心協力共同地走著每一步,陸續抵達了阿奇護法殿,並隨著指示進入阿奇護法殿中繞行一圈。

進入阿奇護法殿後不久就聽到喇嘛們莊嚴的持咒聲,然後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坐在正中央,四周圍繞著的喇嘛正在修法。此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像在大殿一樣,再次的等待著每一位弟子的到來,當他們從阿奇護法殿出來不久後,明顯的感覺到上方的雲層向四周散開,非常耀眼與強烈的太陽光芒從上方灑落下來普照著一切。

同一時間,許多禿鷲一樣不斷在這當中飛來,前面的弟子們告訴大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修法時間還需要再一下,要大家先休息。即使是忙於修法,上師一樣都是想著眾生、念及弟子們,沒有想到自己。等到上師修法完畢,在弟子們的感恩與感謝之中,上師又迅速地向下返回到大殿的廣場,走回廣場時他有詢問過一位曾經來過梯寺的弟子,以前來是坐小巴士,車子要停在祖寺山下,大家要用走的上去。現在是因為有路了,車子才能夠順利地把大家帶上來。同時也說,過去來梯寺的時候車程就快要10個小時了,上師最早還是透過吉普車跋山涉水一路顛簸而來,這時一想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提及過嚴重脊椎側彎的狀況,就感覺到上師為了眾生、為了佛法、為了教派,所產生的一切力量與意志真的是非常的不可思議,勢必是忍受了非常多身體上非我們能想像的辛苦與勞累,感恩上師!

後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大殿前的廣場對弟子們開示,同時喇嘛也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供養。然後在弟子們的齊聲感恩與感謝之中恭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後喇嘛們給予每位弟子哈達與為數眾多的珍貴甘露丸,讓弟子們有機會去與更多需要的眾生們結緣。拿到的時候他還嚇到,「怎麼這麼多!」這一切都要感恩上師!

在祖寺的最後時間,許多第一次到來的弟子們有機會上去了金頂,那是真正的金頂,而非一張網路的圖片與照片,真的就是在大家的眼前。再次想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是怎麼護持這一切的,就覺得真的是難以想像。

從祖寺回來後,隔天在拉薩機場即將返回西安。當所有弟子們檢查通關之後,上師再次地出現在機場並與大家一同候機,他感受到上師此趟旅程,就是這樣隨時都在弟子們的身邊,並不斷地護著大家。同樣的,返回西安後,無論是吃飯的地方,或是入住的飯店,一樣都有著「歡迎直貢噶舉派寶吉祥佛法中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蒞臨」熟悉的幾個大字再次等待著大家,感恩上師!

此趟難得與珍貴的旅程,從頭到尾,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與弟子們以及每一位需要的眾生在一起,並且將所有的心思放在大家身上,加持著每一個人。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不是上師,這次不可能一次如此多的弟子們都能去得了西藏,並讓弟子們全程享用最好的住宿與飲食,一切只為了大家能夠好好地走在學習佛法,解脫生死的路上。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不是上師,許多的弟子包括他與母親的身體狀況都沒有把握能到如此高的地方朝聖,最後還能平穩順利地前往傳說中的直貢梯寺,上師無所求的加持每一個人,只因為我們是上師的弟子。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不是上師,總是走在最前面帶領著所有的弟子,甚至是所有的眾生,並且幫大家排除了許多無法想像的障礙,他們沒有辦法知道回家的路要怎麼走。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謝謝上師,也感謝這次旅程中一同前往的弟子們,以及所有的人事物。我們大家要不斷地精進,用最堅定的決心,跟著如珍如寶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真正的佛法,做到皆能解脫生死,離苦得樂,以報上師恩、佛恩、父母恩與眾生之恩。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貴體聖妙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第7位弟子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將近300位弟子赴西藏直貢梯寺朝聖。

2015年9月初,寶吉祥佛法中心全球弟子300人,有幸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之下,前往教派祖寺──直貢梯寺朝聖,實在萬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根據導遊的介紹,西藏拉薩的高度是3,650公尺,而教派的祖寺直貢梯寺海拔更是高達4,300公尺。9月2日到達拉薩以後,弟子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高原反應,有些弟子甚至需要醫生的照顧。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68歲高壽,脊椎又是S型側彎,肩骨與頸椎也不舒服,但是為了要給我們這些不成材的弟子與眾生有累積因緣福報、學佛資糧的機會,還是勉強著自己的身體,帶領著弟子前往祖寺直貢梯寺朝拜,萬分地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在2000年,也就是15年前,他曾與50幾位弟子一同追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梯寺朝聖,當時一切物質條件十分不便,從拉薩前往梯寺的道路不是泥土路,就是沿河床上的鵝卵石走,所以必須4個人坐1台吉普車,非常顛簸的前往梯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顧自己脊椎S型側彎的不舒服,清晨3點就起來,在0度的氣溫下逐一加持車輛,希望弟子們一路平安,愚痴的弟子們都還不知道應該在場恭候上師、感恩上師,反而姍姍來遲,不知道珍惜上師疼惜弟子的心意,實在是糟蹋大修行者。弟子眾等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愚痴與無禮。

當時要一路顛簸8個小時才能抵達梯寺。這次9月4日早上要從拉薩前往梯寺時,導遊說:「現在路很好走,只要3個多小時就到了」,此時他心裡萬分感激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全都是因為上師這幾十年來一直不要命地護持教派、護持梯寺,讓教派興旺、政府支持,弟子們與眾生們才有一條「好走」的路,他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要讓我們這些福薄緣淺、不成材的弟子能順利地前往梯寺朝聖,除了行政方面之外,在行程上也做了很多安排,全球弟子300人,各種年齡、體質都有,上師讓我們搭飛機到大陸之後,有1天的調整與休息,再飛到高海拔的拉薩,再經過1天休息過後,才前往更高海拔的直貢梯寺朝拜;回程也是這樣逐步調整。讓弟子們的身體做好準備,期間更是如其他弟子所分享的,一再地加持福薄緣淺的弟子,讓弟子們都能平安地完成朝聖之行。前往梯寺的路上,更吩咐旅行社準備黑糖、薑湯包、食物給弟子們。上師照顧弟子的心,真的是無微不至。

但是各位弟子可曾想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已經是68歲高壽了,脊椎又是S型側彎;從今年年初屏東修法超度眾生的法會開始,為了利益眾生,上師的身體已經多次不舒服了,老人家為了要給我們這些不成材的弟子與眾生累積因緣福報、學佛資糧的機會,還是勉強著自己的身體,帶領著我們前往祖寺直貢梯寺朝拜。前往梯寺的路,雖然比以前好走,但是中間還是有一段非常顛簸,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大了,脊椎又是S型側彎,肩骨與頸椎也不舒服,經過這一段路,一定是非常辛苦的。

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抵達梯寺開示時,可以聽得出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忍受著身體不舒服與旅途勞頓,打起精神來開示:

「今天大家回到直貢噶舉最老的寺廟──直貢梯寺,祖師 吉天頌恭在八百多年前選了這塊寶地,作為西藏的第一座寺廟。大家能夠來到這裡,是經過很多的準備,包括時間等等,也是經過很多困難才能成行。今天大家能夠到這裡,要感謝這八百多年來直貢噶舉的出家眾一直維持著這個地方,直至今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1995年第一次到直貢梯寺時,當時只有泥巴路,還沒有鋪柏油,上來的道路只能讓一輛車通行。這十幾年來,直貢梯寺增加了很多建設,路也開通很多,這些都是直貢梯寺的出家眾與信眾的護持,最重要是得到政府對於宗教方面的支持,所以今天直貢梯寺可以越來越發揚光大。

今天大家來到這裡,不應該只是簡單要來聖地朝拜的心態,應該要抱持著感恩與感激的心而來。如果這八百多年來沒有這麼多人保護這塊地方,大家就沒有機會來到這裡。所以,我們要感恩任何曾經幫助過直貢梯寺的人,不管是否為直貢信眾,只要替這塊地方出過力的,包括政府很多官員也都關心直貢這塊地方。

等一下,大家先進大殿,祖師 吉天頌恭以前就是在大殿中升座說法,裡面有很多典故,但是因為大殿空間不大,今天有將近300人,不可能一次擠進去,所以分三個梯次,一次100人,自動排隊,進去之後向壇城頂禮三拜,繞一圈就出來,要守秩序,不要大聲喧嘩。

大殿頂禮結束之後,會帶大家到阿奇護法殿。如果時間夠,你們還有體力的話,也可以去看金頂的藏經閣。大家不要太過緊張,今天是讓大家看到藏胞對佛法的堅持,也讓我們漢人見識到藏人對文化的保護。佛法是中華民族文化的一部分,所以你們接觸佛法,也等於是多了解中華民族的文化,大家要珍惜這次機會。」

梯寺標高4,300公尺,空氣更加稀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吩咐弟子們動作要放慢、要守秩序、不要大聲喧嘩、不要緊張,老人家自己卻忍耐著旅途勞頓與身體不適,在大殿與阿奇護法聖殿持續端坐修法2個多小時,讓弟子們可以不要著急,依序在大殿與阿奇護法聖殿一一朝拜頂禮,給弟子與眾生累積因緣福報、學佛資糧的機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阿奇護法聖殿位置大約較梯寺再高一百多公尺,路也不好走,先是經過一片工地,再沿著山壁以「之」字形蜿蜒而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忍耐著身體的疲勞,帶領著弟子前往參拜,一路上還要為很多很多一大早就穿著最好衣服,扶老攜幼前來朝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藏民一一加持。攙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阿奇護法殿的喇嘛說,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得很辛苦、很喘。但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山的路上就不斷停下來,頻頻回頭看看弟子是否能跟上,口中還不停地持咒加持跟在後面的弟子。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阿奇聖殿修法時,還吩咐弟子們有身體不適的不要在戶外吹風,可以進到大殿等候。弟子眾等何其有幸,能皈依一位當世的大修行者,又何其有幸,依止一位這麼完全不顧自己,卻全心全意關心照顧弟子的上師,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直貢梯寺藏經閣的金頂,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1999年在印度強久林閉關時,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持興建的。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濟能力不好,但因為是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吩咐,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義無反顧勉力在2000年完成。

完成之後,當地許多年長的藏民感動地痛哭流涕,朝拜不斷,教派也從此更加興旺。許多弟子從網路實景地圖的衛星照片上可以看到金頂,人類許多建築物都可以透過衛星照片看到,但是多半是以國家或團體的力量完成的,可是直貢梯寺藏經閣金頂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一己之力,在最困難的時候完成,實在是殊勝難得!弟子們前往朝拜瞻禮時,看到金頂燦爛奪目,金色的光芒遍照虛空,心裡都非常感動讚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揚正法、護持教派的心,比金剛鑽還堅定、堅強。感恩上師、讚歎上師。

藉這個機會,他要分享去年有機會隨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發生的事,當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10分鐘就要去開一個很重要的會議。可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沒有跟他討論等一下會議的內容、要講什麼等等,只一再吩咐他回去轉告一位孤兒寡母的弟子。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吩咐他:「你去告訴他,叫他不要擔心,他不是什麼都沒有,他還有我這個上師在!他還有寶吉祥這個大家庭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吩咐了兩次,然後喝口水,站起來就去開會了。上師對自己的事,何等瀟灑!何等自在!何等從容!上師掛心的,反而是我們這些不成材的弟子與眾生。各位弟子,我們不是什麼都沒有,我們有上師在!我們就算真的什麼都沒有,我們也還有上師在!

如導遊所說的:「現在路很好走,很快就到了。」這條學佛的路,全部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犧牲了自己的身體、健康、家庭、事業,甚至是自己修行的時間所賜給弟子們的。上師犧牲自己的一切,讓我們有學習正信佛法的機會,弟子們一定要感恩上師,一定不能辜負上師弘揚正法、利益眾生的一片苦心,如同曹溪寺靈籤中諸佛菩薩叮嚀吩咐的話:「莫要賴佛加顯榮,虔心戒意尊依奉,自然功圓果位榮」,好好依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的勝利教法,已經幫我們開闢出一條解脫生死輪迴的金色光明大道,我們一定要依止上師,依教奉行。

第8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分享此次跟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到西藏直貢噶舉祖寺──直貢梯寺的所見所聞及心得。

此次的朝聖之旅,旅行社為了讓大家在長程路途能夠坐得更舒適,由4年前的9輛大型巴士改成28輛廂型車,且每輛廂型車還搭配一位當地的導遊。她要大家可以想一想,9輛車只要9位司機加9位當地導遊,但旅行社不惜成本,改成28位司機加28位當地導遊,為了就是讓大家能夠在高原地區坐車可以更舒適,並且提供給當地藏人更多的工作機會。

如同9月5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弟子與大家分享的一則真實故事,在日本風災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當地一家日本公司生意會受到影響,沒想過自己能不能賣得出這麼大量的商品,馬上就跟當地簽下500萬的訂單。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想到做生意要賺多少錢,而是想到日本風災,那邊的人可能會需要一些幫助,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這樣的方式,表達對於遭受災變地區民眾的關心,馬上就跟對方表示要簽一筆500萬的生意。

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情義和高尚的人格,讓商家很感動,所以才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有一種連糖尿病患者都可以吃的糖。大家都知道日本的文化就是好的東西都是留在自己國內,不會出口賣到國外的。這樣好的商品連很多日本人都吃不到,因為商家把這種糖當成是私房寶,是不輕易外賣的。大家能吃到這樣好的東西,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生意的方式是先付貨款、先下訂單。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設身處地都是先替別人著想,從來未曾先想到自己,寧願自己吃虧也不願意占別人的便宜。在日本食品店其實也有很多很多這麼樣的好東西,她呼籲大家不要藏私只是偷偷自己用就好,應該大力地將這樣好的理念及食品介紹推薦給更多更多的親朋好友,讓大家都能夠吃的安心及健康。

她的工作是採購,她很清楚沒有人會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做生意的,通常都是貨到才付款,且都是採以月結方式,能夠談愈慢付款愈好。因為大家都怕吃虧,都很會計較,包括她自己也一樣,總是算來算去,斤斤計較。

此趟朝聖之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示現給大家,並開示不要認為什麼事都是應該的,沒有所謂應該的事。每一件事在後面都有很多人付出,才讓我們今天能夠享受,所以我們心中要感激一切事情,不要認為是應該得到的。就像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一樣。希望在座的每位大德、弟子也都能心懷感恩的心,感恩並珍惜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機會,並且老實的依教奉行,唯有時時常懷感恩,才不會覺得什麼事都是理所當然,而不懂得珍惜上師不斷苦口婆心宣說正信佛法的辛苦。

還有,前些日子有弟子分享在藏區若要求得仁波切幫亡者修頗瓦法,需供養與亡者至少等重的黃金,若以一位50公斤的亡者,以昨天9月12日臺灣公告黃金牌價/每錢4480元換算,等重的金價將近6000萬元。她試問在座的弟子,有多少位家人往生時是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殊勝難得的頗瓦法超度的?我們有人供養過上百萬元給上師嗎?應該沒有吧?她藉此也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及懺悔,感恩的是在5年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的父親修珍貴殊勝難得的頗瓦法,懺悔的是她卻只能以自己結婚時所有的黃金項鍊及手飾做供養,而這些完全稱不上是供養。

上師這種不要命的利益眾生、完全不求回報,只希望眾生能夠得到佛法的幫助,早日離苦得樂。她的命和她父親的命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的,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真的無以回報,唯有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苦口婆心且不離不棄的教導,祈願隨時隨地管好自己的身口意,不斷地懺悔並修改、檢視自己,增長並堅定學佛解脫生死輪迴的信心。

上週日道場沒有法會,她試問各位弟子有何感想?是否有發自內心反省並深刻檢討自己學佛的心?此次隨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西藏朝聖,有許多來自大陸的皈依弟子,看著他們不辭千里就是為了追尋一位可以依止的具德上師。反觀身在臺灣的我們,視每週有法會為理所當然,其實真的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法會,而是我們這群福薄緣淺的弟子需要啊!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同我們的嚴父兼慈母,為了教派、為了眾生操了許多的心,為了讓大家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好好學佛,不惜成本的開了日本食品店引進了許多好的東西,且不捨眾生因病痛之苦而開立了中醫診所,用最上等的中藥材幫助眾生,我們豈能連自己的身體都不好好照顧,還要死皮賴臉的要求上師保佑及加持呢?此生能夠遇到且皈依這樣一位具德且會說話的佛菩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非常不容易,願各位大德及弟子一定要珍惜及感恩,並且設身處地的替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著想,希望上師不要因為我們這群不成材的弟子而那麼辛苦,可以有更多的氣力去利益更多無邊的眾生。最後,他祈求上師貴體勝妙康、祈求尊身壽命極長久、祈求事業旗幟圓滿盛、願得無離上師祈加持。

第9位分享的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這個機會,向各位大德及弟子們分享這次追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遠赴西藏,返回我們的祖寺,這一路上的所見所聞及所思。

兩個月前他太太與弟子們在咖啡店時,見到弟子告知,即將布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帶領我們弟子赴西藏祖寺朝聖的消息。他們立刻就幫他向旅行社報了名,因此他們得以被安排在第一車,也就是8月30日星期天第一批出發飛往成都。在成都他們待了3天,先後參觀了許多當地最著名的名勝古蹟。

感謝旅行社的精心安排,選在當地最棒的素食餐廳用餐,各桌弟子們發揮創意自行點菜,一餐又比一餐更加令人驚豔。旅行社並且派了一位非常稱職的導遊,藉由他既知性又感性的解説,讓他們第一車的弟子們都紛紛被成都的文化及美食給吸引而感到不虛此行,怪不得以前聽人家說過,這裡泥土很黏,來了都不想走。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結論,就是不管這裡多麼的好都沒有臺灣來得好,因為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學佛,只要上師在哪裡,哪裡就是最好的。所以我們要誠心地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久住世、利益一切有情眾生!

這裡有個小挿曲,從臺北飛往成都時,飛機起飛沒多久,還在爬升階段,突然感覺到飛機急遽震動,並且有左右搖擺、上下跳動彷彿失控的現象,由於他擔任飛機駕駛員的工作,看到乘客警示燈都亮了,並且聽到駕駛呼叫「組員請就座」的廣播,而當時窗外並没有明顯的雲層干擾,這種狀態非常的不尋常,不像過去他所經歷過一般的亂流,心裡想著「不會吧!」、「我們這架飛機上的人業這麼重啊?」正當本能反應想著該如何處置時,一下子又都回復正常了!坐在旁邊的太太是個極度害怕亂流的人,竟然只想到阿奇佛母,一點都不擔心也不恐懼,飛機就立刻恢復正常了。他突然體會到,就算有個人的專業知識與能力,其實個人的能力都是極其渺小的,我們要常憶念上師、信任護法,唯有完全依止,完全投降,當最重要的時刻來臨時,俗世間所有一切都不可靠,只有上師是我們法身慧命之所繫!他感恩上師與護法。

重頭戲在西藏拉薩就要登場了!他們在西藏住的是五星級的瑞奇酒店,可以遠眺布達拉宮,內有金箔打造的游泳池,建築古典而優雅,服務一流。說真的,若不是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他們的命格與福報,是沒機會得以受到如此的禮遇。西藏拉薩的海拔高逹3,600米,而祖寺更高約4,300多米,這樣的高度以一般人的生理狀態都會有不舒服的高原反應,嚴重的甚至可能產生肺積水。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連續2天讓弟子在同一餐廳受用晚餐,即使夜已經很晚了,上師也累了,直到9點多上師才離開。特別是在啟程要到祖寺的前一天,安排在當地最富麗堂皇的洲際飯店與所有弟子共進午餐,藉由這樣的加持,從最小8個月大的嬰兒到80多歲的長者,竟然都克服了高原反應的生理障礙,千里迢迢地完成了這次祖寺的朝聖之旅,感恩上師!

早上天還未亮,將近300名弟子分乘28輛車浩浩蕩蕩的啟程開往祖寺。車隊沿著拉薩河谷一路蜿蜒而上,清澈的溪水流經壯麗綿延的山脈,風景十分秀麗,不到3個鐘頭司機竟然就說快要到祖寺了。回想二十多年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回祖寺時,乘著吉普車前行,有些地方甚至無橋無路,舟車勞頓了大半天才能抵達,當時篳路藍縷的艱辛過程實在難以想像。

而這次西藏之行適逢藏區自治50週年的敏感時期,管制特別嚴格,若不是上師長久以來不遺餘力大力的護持及辛苦的經營,一般人是不可能順利進入的。快到梯寺時車隊重新集結整隊,他們下車舒展身體,看到這裡的山勢非常雄偉,抬頭仰望天空是那麼的湛藍,如雪一般的白雲,太陽周圍產生了日暈,並有弟子拍到光芒四射的美麗日暈,一如經文中所說的放出紅黃藍綠白五色光,其間依稀可見內含有如寶瓶般的細微等方格,同時間兀鷹一群接著一群地從山邊飛出來,這些瑞相在在都是在迎接一位大修行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到來,實在令人讚歎。

由於祖寺是在半山腰上傍山而建,最後一段路得爬坡而行,記得4年前第一次跟隨上師回祖寺時,這段路仍是破損不堪,他們乘坐的車甚至逆向倒滑,差點跌落山崖,當時還有弟子半開玩笑地説,那他們說不定就可以得到頗瓦法,真是賺到了呢!而此時山路已經整修地非常平順,他們一路開上主殿,連走路都不用,真是感恩上師護持教派、修建寺院、造橋鋪路,這一切都只為利益眾生,而他們更是何其有幸,能跟隨上師的腳步。愚痴的我們,除了聽話與跟緊之外,還能做些什麼呢?

很快地,弟子們恭敬地迎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到來,上師完全不顧自身的疲憊,一到主殿立即加持等待已久的藏民及喇嘛,並向所有弟子開示這次千里迢迢千辛萬苦回到祖寺的意義,這不僅僅是回到祖寺來朝聖,更要感恩這800年來所有護持過梯寺的眾生,不論是藏民或喇嘛,甚至政府各個有關單位,沒有十方各界的支援與配合,他們是不可能到達的。感恩800年來藏人對佛法的傳承,對法脈的護持延續,才能讓末法時期的眾生得以繼續學佛。我們所得到的一切,絕對不能視為理所當然,必須始終懷抱著一顆感恩的心。

接著上師進入主殿修法,弟子們則依序入殿頂禮。當他進到主殿時,見到上師盤坐在主殿正中央,面對著祖師 吉天頌恭的聖像,主殿內的酥油燈光照在上師的莊嚴法相上,全身散發著金光,讓他不禁感覺到有如800年前祖師 吉天頌恭在此之修法講經的莊嚴法相。他深信,自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獨力護持藏經閣金頂修復完成之時,也正是教派重新復興之際,這不就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賜予上師的法名「仁欽多吉」,是來自於祖師 吉天頌恭法名的授記嗎?行筆至此他感動不已,竟不禁熱淚盈眶、久久無法自己,誓言一定要緊緊跟隨上師,精進學佛不得懈怠,才能上報佛恩、師恩及眾生恩!

上師為了讓弟子累積福報,當每一個弟子都依序入殿禮佛之後,上師才完成了俢法離開主殿稍事休息。寺院也特別為弟子們準備了酥油茶等點心,以及豐盛難得的午餐,這一切都是為感念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二十餘年來對祖寺及教派無私的奉獻與護持,身為弟子的我們是何其有幸得以分享此等熱情的招待與回饋。

用完餐後上師帶領弟子們進入阿奇護法聖殿,由於路途中需爬上一段之字型的窄小路徑,當地正要下山的藏人紛紛讓出路來,讓寶吉祥的弟子行走這條小路,而逕自走下無路的陡坡。他看到有藏人兩手同時牽著幼小才剛會行走的小娃兒,一步步搖搖晃晃艱難地試圖走下這段陡坡,狀況極為危險,下面都是尖鋭的石頭,萬一摔落必定會受到嚴重的傷害。想到上師感恩眾生的開示猶言在耳,就見到許多弟子紛紛衝上前去幫忙攙扶這些好心讓路給他們的藏民,適時解除了一場危機。

當他們依序進入阿奇護法殿頂禮時,見到上師端坐在阿奇聖像前修法,許多喇嘛在旁持誦咒語,鼓聲雷鳴,彷彿一種儀軌在加持灌頂上師的修行貢獻及證果一般,場面極為莊嚴震懾,令弟子們感動至極。在所有弟子依序入殿頂禮後,此儀軌仍進行許久,正當上師步出聖殿,有弟子發現天空一片雲開見日,射下一道光柱,同時有許多兀鷹在上空不斷盤旋,這瑞相實在令人讚歎不已。

當眾弟子跟隨著上師沿著小徑回到主殿廣場時,喇嘛們為感念上師一直以來不間斷地護持祖寺及貢獻教派,隨即舉行獻曼達儀式,只見喇嘛灑下米粒祈福的同時,上師也灑下了米粒,這種至真、最善、唯美的畫面真是令人動容。隨即上師開示,這是喇嘛們為感念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而祈請上師長久住世利益一切有情的儀式。我們是何其有幸能追隨這樣一位福慧雙修,具德具能,悲憫眾生的大修行者。這一次能有幸代表眾生躬逢其盛,是上師賜給我們弟子們筆墨都難以形容的最大福報。接著在弟子們親見上師所護持修復的金頂之後,圓滿達成了這趟返回祖寺的朝聖之旅。

帶著滿滿的收穫回到拉薩準備啟程離藏,沒想到上師又在搭機前賜予他們一起受用午餐的機會。餐會中弟子語重心長地轉達了南珠堪布感念上師的貢獻及日本食品業者對上師經營事業的讚歎,愚痴如他的弟子們頓感羞愧。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教派中修行果位非常高的修行者,無論是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恭敬與供養、對教派寺院的護持與貢獻、對弟子與眾生的慈悲與照護,在事業上無私的奉獻與利益一切眾生。弟子們切莫愚昧地以為這一切都是得來容易、理所當然的,要知道感恩更要懂得報恩,一定要深刻體認到上師的身語意已經真真切切、實實在在地示現了,上師就是一位大成就的修行者。上師所在之處即為道場,上師開示的話就是佛語,上師的事業即是佛行事業。他誓言上以誠摯恭敬的心侍奉三寶,慈悲感恩的心對待眾生,懺悔改過的心檢視自己,念念不忘上師的教導,以培養生起廣大無邊無量的菩提心。感恩與佛無二無別的上師!

第10位弟子分享,他非常感恩有這個機會與大家分享這次在西藏之行的一些感受。他並非第一次去西藏,2006年時畢業時學校組織活動曾經去過,在西藏待了1個月,到當地中學去教英文與政治,但後來發現當地中學有外籍英語教師,所以也沒有理由去教英文,最後就在西藏各地遊歷,去了珠峰大本營等地,除了阿里地區之外,其他地方幾乎都去過。當時,他抱著旅遊的心態,看藏民在轉山時也有些撼動。大陸有很多文藝青年、企業家,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去西藏做心靈淨化,很多人是這樣去的,感受也都差不多。

上次去西藏時,他的高原反應是拉肚子,但是沒有其他的問題,這次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西藏,感受非常不一樣。對他個人來說,沒有任何高原反應,所以非常輕鬆,也是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強大的加持力。剛才其他弟子的分享已經非常詳盡,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們身體方面的照顧,還有旅行社非常高度有效的組織。

相對來說,他對國內情況比較了解,做為先進青年的代表。在大學時,他參與過刑事案件的偵破,因為涉及到外國罪犯,後來也有政府單位的人介入,讓他大開眼界。他感受到國內的政治體系高度有效地運作,外鬆內緊,密而不疏,疏而不漏,非常有效率。所以,這次去西藏適逢自治區成立50周年與紀念抗日勝利70周年,所以西藏的保安是非常嚴謹,不是隨便就能去的。

大家都能理解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大家身體的加持與佛法的教導,但就具體事情上,他真的難以想像任何其他人,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內,能夠組織這樣的活動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他真心地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寶吉祥佛法中心能順利舉行這次活動是非常不容易的,他認為這是需要超級厲害的願力才能達成的,尤其是一些不可控制的因素,回程時安檢也發生一些狀況,有人沒帶身分證,結果盤查了很久。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完法,又經過好幾個小時的顛簸,已經在拉薩市的邊緣,又得在車中坐了1個多小時,真的是有很多不可抗的因素。他很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旅行社承擔了這麼大的壓力,組織者心裡承受的壓力必是非常大的。

他在拉薩的一天晚上有幸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同用餐,當時還有南珠堪布與其他弟子作陪。仁欽多吉仁波切談到直貢梯寺發展的歷史,並開示每一位虔誠的信徒都用自己的方式來供養寺廟,不管是一分錢、一毛錢或一塊錢。當時有弟子說看到有人供養一毛錢還貼在玻璃上,不知是否妥當?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呵責,因為這個緣起,所以有這些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正是這一分、一毛、一塊的積累與僧眾、信徒的不斷護持,才支持梯寺發展到今天。這當中的過程,也包括僧眾、梯寺管理者與西藏當地政府爭取支持,這也是正確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大修行者,能夠付出這麼多,得到政府的支持,讓這趟西藏之行順利,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出來的。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在歷史上,藏民族非常好地保護了佛教與佛經,讓我們可以有機會在末法時代繼續研究佛法,這是藏民族與藏傳佛教對佛法事業的重大貢獻。從這一點來說,漢人是欠藏人的,而身為佛弟子,也應該懷著感恩的心去接觸與學習,不要以為佛法易求、上師易得,更不要隨便批評、隨便褒貶。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提到自己,包括南珠堪布,在修行學佛過程中都克服了很多艱難險阻。直貢梯寺能有今天的發展,大家認為是唾手可得的嗎?這是有多少人的犧牲與貢獻?這次西藏之行,大家都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受了多少委屈,或許南珠堪布知道。當時在場的弟子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直心開示,都非常地感動。大家真的不了解,大修行者在修行過程與組織這次活動的過程中,所承受的委屈與壓力,我們真的是不知萬一的。當時,因為南珠堪布就坐在旁邊,分享的弟子看了一下南珠堪布,發現南珠堪布已經是熱淚盈眶。當時情景極為感人,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南珠堪布之間都知道在說什麼,在場的弟子都覺得非常感動,只是不知具體事情,或許是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功課,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默默地為大家做了,此次才有機會帶領這麼多弟子到這麼高的直貢梯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還有開示,大家對修行者學佛背後的艱辛不知萬一,真的該用虔誠的心去學習,要珍惜、謙虛與時刻檢討自己,要對當地護持寺廟的人尊重,要尊重他們的努力,要入鄉隨俗。入鄉隨俗是很淺白的道理,但有人會覺得為何需要這麼做,自己已經修到這樣、唸了多年的佛,知道很多了,但是我們真的不知道人家800多年在當地花費的心血,要委屈自己才能達到很多東西。分享的弟子表示,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言傳與身教之中,讓他真的學到很多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教大家不要貢高我慢,不要自以為是。最後,他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久住世、法脈永流傳。

第11位弟子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到西藏祖寺的殊勝與不可思議的經歷。

自從他2011年並未跟隨上師回西藏以來,心中一直懺悔,不知此生是否還有機會能夠跟上師回祖寺;仁波切在7月宣布要帶300名弟子回西藏時,當下真的非常感恩上師賜予弟子追隨上師的殊勝因緣。

到了西藏拉薩,住進6星級的瑞吉酒店,還在洲際飯店這種7星級的飯店用餐,都是經過旅行社的特別安排,隨團還安排了專屬的醫生。這一切都要感恩上師與祥樂旅行社,因為他心中知道,沒有上師,這輩子不可能來到西藏,也更不可能舒服、平安地回來,這一切都是要感恩、感恩與再感恩。

在前往梯寺的一路上,所有弟子坐的是旅行社安排最新的小巴士,車子非常新,感恩上師為弟子的著想,減少了所有人一路上很多的不適。從梯寺山下到山上的路,是非常好且平穩的水泥柏油路,小巴士可以一路開到梯寺的廣場,大家真是又驚又喜;以前僅能在照片中看到梯寺,看到梯寺金頂的殊勝、看到梯寺的山景,一直以來希望有一天能回到祖寺,回到諸佛菩薩的淨土;當腳踏到水泥地的那一刻,看到梯寺的壯闊與莊嚴,心中想著終於回來了,感恩上師、感恩諸佛菩薩。

還記得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廣場賜予弟子開示,今天我們能返回梯寺,要感謝這800年來所有的修行人、喇嘛、信眾、政府及很多人,他們無私的在維持梯寺的一切,讓我們今天才有機會回到這裡,我們應該要很感恩感謝他們。

當弟子剛到梯寺並恭迎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入大殿,許多弟子跟他一樣尚有高原反應,大概稍微動一下或頂禮,就會感到頭暈或不適,但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進入大殿與阿奇護法主殿,就開始修法,不顧自己的不適,為了佛法與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休息上了法座就修了兩個小時的法,弟子們順著主殿與阿奇護法殿繞行並頂禮,恭敬的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法,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上沒有看到疲憊與不舒服,大家心中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眾生所做的一切,完全不思維自己的身體與利益,一切都是為了眾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法的過程中,弟子們看到天上的空行母開始聚集,且越聚越多、也越飛越近,事後在照片中仔細看到,彷彿像是在空中飛舞,像是順著某些方向在飛,像是空中舞蹈、在讚歎大修行者利益眾生的心,像是在獻舞一般的殊勝。

在返回成都前,在拉薩所有弟子有幸能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共用午餐,仁欽多吉仁波切將多位大德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酸奶與餅乾糖果,賜予弟子們,讓弟子們能享用最好的食品,並獲得上師的加持,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給予弟子開示,10位因為生病來求 仁波切給予幫助的大德,有9位都是吃出病來的,表面上好的食品比較貴,實際上幫大家省掉了很多錢。沒有好的身體,是沒有辦法學佛的。

他想到日本食品進口的糖,是連糖尿病患都可以食用的糖類,是日本企業不輕易對外販售的商品,日本的廠商是因為感佩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生意的方式與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感恩,而願意提供販售,大家才有機會見到與享用到這麼好的食品。

例如幾年前,他的太太有一次將日本食品進口的柿餅,送給他大嫂的爺爺享用。爺爺當時已高齡90歲了,但是幾年前身體不好,在往生不久前突然想吃柿餅,全家到處找,爺爺卻都說不是,後來沒吃到柿餅就往生了。幾年前,他的太太也將柿餅送給了同學的爸爸當做禮品,同學的爸爸吃得好高興,兩年前他同學的爸爸生了重病,在往生前也同樣想吃柿餅,但是後來也是沒有機會吃到就往生了。

他那時候就想,為什麼往生前的人都想吃好的柿餅?難道只有往生的人,才知道什麼是真正好的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口的都是這麼好的食品,他真的是豬腦袋,未能體會到上師的用心,感恩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弟子所做的一切。我們如果不能領悟上師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就沒有福能享用到這麼好的食物與產品,更不可能生起感恩與懺悔之心。

回顧他在梯寺的山下恭迎 仁欽多吉仁波切蒞臨時,當時天空中一時間出現祥雲,一瞬間又出現太陽,然而因為太陽光很強,肉眼看不太清楚,而天上突然出現瑞相,他立刻就拿起相機拍下當時殊勝的瑞相,太陽出現了14道光芒,並有五彩光,中間有兩道光暈,光束之中還有些圖像,實在太為殊勝,事後回想起來,弟子確信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才有機會拍攝得到。因為當時他戴著太陽眼鏡什麼都看不到,拍攝後檢視照片,連自己也嚇了一跳,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切加持、感恩諸佛菩薩。

第12位弟子分享,她表示直貢梯寺自建寺至今800多年,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第一位漢人仁波切能在祖寺中修法、持咒。大家想想,其中的意義是什麼?

剛剛有其她弟子已經分享過,仁欽多吉仁波切能以第一位漢人仁波切的身分,能夠在祖寺升座、修法,是做了多少事情?不僅僅是修行、供養與當局的配合。當時吃飯的時候,她有幸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輕描淡寫地講了一句:「自從當了上師之後,我講話就非常小心,也不隨便合照。」這都是為了護持教派,讓法脈能夠源遠流長,也為了弟子與整個直貢噶舉派。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非常細,想得很長遠,也非常高瞻遠矚,是大家想像不到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大家可能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直貢梯寺時講話的風格有些改變,原因就是入境隨俗。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如此大修行者的身分,卻也是入境隨俗,雖然也可以大鳴大放,但之後別人卻必須幫忙收拾,怎麼能如此?我們離開了,可是祖寺的喇嘛、僧人還要在當地,不能給人家添麻煩。這些點點滴滴,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用身教告訴我們。

除了祖寺金頂之外,這次離開之際,許多僧人出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之後弟子們都拿到哈達與甘露丸。弟子們哪有什麼資格拿到甘露丸?她曾經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過,竹旺仁波切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論如何要讓直貢梯寺的傳統延續下去,也就是每年年底由250位喇嘛修45天24小時日夜持六字大明咒所修的甘露丸。其他人去的時候,都沒有拿到甘露丸,弟子們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修行與這20年來長期對直貢梯寺不離不棄,對直貢噶舉全心全意地護持,就如南珠堪布所分享的,任何地方只要需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地方,無論是四川、雲南、西藏、青海,都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持的蹤影與足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修行不用多說,大家在祖寺時看到許多僧人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這也是自建寺800多年有史以來第一位漢人仁波切在祖寺接受僧人獻曼達,等一下大家會看到很多瑞相的照片,她曾跟自己以前紅教的弟子提到這些瑞相,他們也去跟紅教的仁波切報告。大家都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哪裡就跟到哪的禿鷲,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大家只知瑞相,卻不知那是空行母。她驚歎當時有2個太陽,那位紅教仁波切開示那是天人與空行母在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只是大家看不到,不是兩個太陽,而是尼瑪達瓦,花瓣則是美多瑪,也就是華女,有唸獻曼達的弟子會知道。另外,有一道光束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菩薩心續相連。我們都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而別的仁波切卻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阿奇護法殿修法時,她有幸厚臉皮地坐在後方,突然感覺到阿奇護法殿整個都空了,就像在山頂之上。當時,她看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整的背影,只看到側面的背影,但是她的心中突然一陣心酸。剛才分享的弟子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南珠堪布的對話,提到修行一路上經歷過多少我們看不到也無法體會的艱辛,也受了相當多的委屈。當場她也在座,南珠堪布確實是熱淚盈眶,可是南珠堪布的委屈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委屈又有人能呵護?弟子們一路上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護與庇佑,她當時在阿奇護法殿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背影,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果位這麼高,在世間鮮少有人能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話,只有阿奇佛母一雙慈愛的眼睛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

教派中的老仁波切都老成凋零、紛紛圓寂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肩上的擔子很重,但從來沒跟弟子哼過一聲。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自己10幾年來從未看過1場電影,仁欽多吉仁波切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若非有慈悲力、為了眾生、弟子、教派與上師,誰能忍受這樣的日子?我們卻像提款機一樣,認為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款是理所當然的。

其實她真的很難過,當時她感覺大概只有阿奇佛母一雙慈愛的眼睛能撫慰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能繼續在南瞻部洲調伏很難調伏的弟子與眾生。這一趟她心中很多感慨,之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寶積經》時提到疑、惑、不決定,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疑、不惑、下決定走這條沒人走的路,弟子們卻是又疑又惑又不決定。她不多說,把時間留給其他弟子,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下來,播放此次西藏朝聖之行中弟子們親見且以相機、手機等裝置拍攝到的種種瑞相,包括當時出現的彩色雙層日暈、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在直貢梯寺上方出現禿鷲群迴翔、太陽周圍出現花瓣型光暉、自天際直射至阿奇護法殿的單道光束、包圍航班的虹彩佛光等諸多殊勝現象。

一位擔任攝影師的弟子表示,他曾經以自己在攝影方面的專業知識與科學,嘗試去解釋拍攝到這些瑞相的原因,但是發現都不符合,完全無法解釋。他表示,要形成這些瑞相,往往需要符合許多環境條件,包括光線角度等多方配合才有可能產生,也是非常罕見的,但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到之處,出現的頻率卻如此高,足見是大修行者的成就所致。

一位擔任機師30多年的弟子見到包圍航班的虹彩佛光非常驚嘆,以他多年駕駛戰鬥機與民航機的經驗,經常留意空中周圍情況,卻從未見過如此殊勝的景象,況且搭乘的是4個引擎的747大型飛機,卻被佛光完全包圍,他深感不可思議。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上法座,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給大家看這些照片,不是炫耀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修行,只是諸佛菩薩與護法了解到目前所謂學佛的信眾與弟子,還是對上師充滿疑、惑與不決定。這些照片中顯現的不是神話故事,也不是為了誰而產生這些事,而是在佛經中提到很多種雲、光、香花等等。之所以在其他地方看不到,一定要回去直貢梯寺,第一,是因為有很多修行人在這個地方修了800多年,所以一切護法與空行母很自然就會聚在此地;第二,祖師 吉天頌恭曾經開示,任何一塊石頭放在任何地方,都有其特別的因緣,不會偶然發生。

以金剛乘而言,在雪域(西藏、青海等地)都是一些本尊的壇城。仁欽多吉仁波切2007年到尼泊爾拉其雪山閉關,那是密勒日巴尊者閉關之地,也是勝樂金剛的壇城。雖然佛經說是五濁惡世,但地球上也是很多諸佛菩薩的壇城宮殿,但是人的肉眼沒辦法看到,科學儀器也探測不到,一定要透過修行人本身的修行,才能感應諸佛菩薩與空行母等的能量出現。在顯教中提到「感應道交」,很多人以為是全身發麻,或是眼睛閉起來看到顏色,其實都不是,必須要修到這個境界才算。

行者的心續如果不能與佛菩薩的心續相連,就不可能感應道交。心續指的是行者所修的是否與本尊的願力一樣。如果所修都是為了自己的健康,再修100年、100萬年、1000萬年,都還是這樣子。諸佛菩薩與護法都有願力,要跟諸佛菩薩與護法本尊感應,就是要學諸佛菩薩與護法本尊的願力去做。學佛人如果自以為是,就絕對學不出來。連諸佛菩薩與護法的願力都來不及學,還要發明自己的想法?那就怎麼修都沒辦法了。連自己的身體健康都不能克服,還認為自己修行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治病,很多人以為找到密宗上師就可以治病,雖然確實可以治病,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治好自己的病。為何不幫眾生治病?因為正如《寶積經》中所講的:疑、惑、不決定。從這次去朝聖,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看出自己修行的方向與目標正確,沒有走錯路。諸佛菩薩與護法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幾千萬、幾千億倍,如果修行人的戒律不清淨,願力不符合諸佛菩薩的願力,就算多厲害,也不會出現這些瑞相。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求過諸佛菩薩要出現這些瑞相給大家看,也不認為因為出現這些瑞相而與人不同,反而戰戰兢兢,更加如履薄冰去修行。一個念頭的錯誤,就會馬上退轉。越到高的階位,修行越是要抱著這樣的心。很多人以為修行是禪定、坐在那邊不動、幫人做佛事、教人吃素,這些只是幫眾生與佛菩薩結緣。修行要澈底修改自己導致輪迴的行為。如果連自己生病都要丟給上師解決,上師幫你醫好,你就認為上師慈悲;如果上師不能幫你將病轉掉,你就認為上師不慈悲,還覺得延誤看病的黃金時間。

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讓弟子離開,相信現在已經超過5000名弟子了。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弟子離開?因為皈依時已經跟大家講得很清楚,如果你們不聽話,上師就不許予善事、不予教授。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5年開始就嚴格遵從佛陀的教導來教弟子,今天才能夠在佛法方面與佛菩薩相應。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錢財來弘揚佛法,你們最近也看到一個食品大廠出事,董事長曾經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單獨教他佛法,結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拒絕。換做是別人可能就會答應,認為度一位企業家可以度很多人,因為企業家能夠影響員工學佛。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是仁波切,也沒有叫員工要來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拒絕了他,所謂單獨教授就不是在大道場,而是到他的中心教佛法。很多人就會聽,認為是大企業家,單獨教授不得了。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被金錢誘惑,所以又逃過一劫。如果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他單獨教授,最近出這個新聞,也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變成公眾人物。

佛法絕對不是你們想像的要度特定的對象,而是隨緣度眾,隨眾生的緣。如果眾生的要求與解脫生死的佛法無關,上師若不懂得拒絕,就會被捲進輪迴的漩渦之中。今天帶弟子們回直貢梯寺,出現這些照片,是讓那些對上師不恭敬、不尊重、不相信的人看一下。大家也親耳聽見,這些現象是在場的人肉眼看到的。照片中的白點飛來飛去,好像是UFO,之所以會有白點,暫時不提,但當然是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關。

事實上,照片中很多的現象,就是你們唸獻曼達中的很多內容。你們不要以為法本中所唸的只是唸過,其實是有的。佛教我們要破一切相,就是即便出現這些瑞相,也是因緣法,會隨時滅掉,不需要執著。之所以告訴大家不要把這些照片傳出去,不是怕別人批評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不希望別人作口業,弟子之間則可以分享。

其實,這種照片是做不出來的。如果是別人,就會開始做一些事,譬如其中有花朵的瑞相,那是曼達供養,可能就會印出來讓大家帶在身上,認為有保佑。有2個太陽在一起,是日月在一起,與本尊、上師結合,那也大可以弄個小卡片讓大家放在口袋,後面還簽名。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認為這麼做對弟子有用。如果你們的心不改,還是整天計算上師能給你什麼,那就什麼都沒得到。

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拉其雪山閉關時,從第2天就開始看到一位騎麒麟的護法每天在山谷裡巡。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事先沒有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從來沒見過這尊護法。一直到出關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去約莫6000公尺高、以前密勒日巴尊者閉關的山洞。當時有幅唐卡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坐位置的右方,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看到那尊護法,是阿奇外圍的護法。

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直貢梯寺,在休息室中看到一幅密勒日巴尊者的唐卡,在左下方也有那尊護法。如果你是發心皈依,為了眾生去做任何事情,連這些不認識的護法都會跑來保護你。仁欽多吉仁波切沒修過那尊護法,那尊護法是密勒日巴本身的護法,也是阿奇外圍的護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連那尊護法的咒語都沒有,怎麼叫那尊護法來呢?學佛是修改心,不是唸什麼、拜什麼、修什麼宗,心如果沒有調整過來,護法最厲害,絕對不會理你。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天在直貢梯寺看到,才知道原來那尊護法是密勒日巴尊者的護法。密勒日巴尊者的唐卡通常沒有畫別的,只畫密勒日巴尊者自己本身的樣子,但那幅唐卡有畫護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很清楚告訴大家修行一定要依法(依佛所講的一切方便法)、依義(依止一切幫助我們解脫生死的道理、內涵與空性的意義),而不是求上師讓你癌症痊癒,就能讓你好好修。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修金剛乘是病為道用,生病了反而知道生病對修行有幫助,而不是不要這個病。別人可能沒資格講這件事,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有資格,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得過皮膚癌,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求佛菩薩幫助治病,也沒有問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治癌症要修哪個法門。但是,很多弟子得了癌症,因為肯對上師恭敬就好了。有些弟子對上師不恭敬,說自己是壞弟子,其實不是壞弟子,而是沒有決定離開生死苦海,不相信死亡無常,所以再來也沒用。

有對雙胞胎弟子,姊姊本來得了乳癌,後來他每天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責備,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到今年才比較沒有被責備。結果,他的癌症好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幫他加持,但是他因為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得到加持。雙胞胎弟子的妹妹也得了病,有水腫的狀況,其實他去看醫生就好,但他卻突然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腹水中都是眾生,他不捨得讓眾生受傷害。他這種說法是胡言亂語,因為貪念還在才會有腹水。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禁感嘆,每個人都在拖累 仁欽多吉仁波切。

提到這個故事,重點不是在於是否拖累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大家看到這對雙胞胎,因為姊姊每天受責備,姊姊就好過一點,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機會責備妹妹,就不一樣了。佛法的方法不是你們所想像的一定和顏悅色才是對你們好、講好聽的話才是慈悲,也不是你們要什麼都答應才是修慈悲。若是如此就是爛好人,不了解眾生的因緣與因果,而隨便幫眾生,自己本身也會下地獄。隨緣度眾是隨著眾生的緣去幫助,如果眾生沒有福德因緣,你要幫他反而是害了他,因為他會謗佛、謗法。

寶吉祥佛法中心這10、20年弘法,之所以沒有很大的企業家能進來,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單獨教授,也不因某些人是有錢或政治人物就對他們好一點。如果要利用某些政治人物或大企業家讓道場出名,仁欽多吉仁波切乾脆不修了。如果沒緣,來了也會有事;如果有緣,不求也會自己出現。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68歲,不知道還能活多久,能做就盡量做,你們能聽多少,也是隨便你們,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救你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救你們的法身慧命,但你們的肉體都是業報身。業報身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或佛菩薩做出來的,而是你們自己做出來的。自己還不下決定,還對佛法起疑惑,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你們修哪一乘,既不是修小乘,也不是修菩薩乘,是修過好日子嗎?大家要謹慎,因為身體一沒有,回頭已經百年身,再要回頭做人,可能100年後都沒有機會。很多人覺得很奇怪,為何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5年出來後就進步這麼快?其實真的很簡單,沒有別的法門,就是學習諸佛菩薩的願力與所教的佛法,遵循上師一切所教導的,看好自己的身口意,絕對不為自己的利益而產生任何不正確的佛法觀念。

正如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責備拋下老人家先跑的年輕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連要死之前都還在利益眾生,他還沒死就不照顧老人家。為什麼他會產生這種自私的心態?就是因為沒有學慈悲、修慈悲,只修求保佑。就好像那位戴帽子進入阿奇護法殿的弟子,這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知道到任何地方都要脫帽,是人的常識。他為什麼不做呢?簡單解釋是他到直貢梯寺是讓自己心情變好、開心、沒有煩惱,自然就忘了人的規矩。如果用這種心態學佛,就會給自己出狀況,並不是佛菩薩要讓你出狀況,而是你讓自己發生狀況。

今天讓大家看照片,並不是讓你們知道上師有功德,而是要讚歎諸佛菩薩都會護持任何想修行學佛的人,不需要求保佑,諸佛菩薩都會保佑。就如佛經中提到,天龍八部、諸佛菩薩一定會護持發心的菩薩,因為這種人稀有難得。佛經中之所以提到學佛人是大丈夫的行為,因為不是一般人有勇氣去做這種行為。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如果出世法修到有一些些境界,世間法自然就沒事了。佛菩薩與護法自然會過來,不用你開口,都會知道你是誰,自然就會過來。

你們看照片時,看到突然出現2個太陽,光這麼強烈,在天文學絕對沒解釋,就算要作假也很難,因為要2個燈一起打才會出現,在天空上怎麼做呢?就算是UFO,也不可能2個都這麼亮。這都是諸佛菩薩示現給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看,只要修到某個境界,這種相就會出現。但是不是要你們執著這種相,這只是副產品,只是讓你們知道自己有沒有走對方向,並不是去求回來,或是期盼要有這種相,而是莫名其妙跑出來這種相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求過諸佛菩薩要現瑞相給弟子看,心中每個念頭都是利益眾生與弟子,這就是諸佛菩薩的願。你們如果每個願都是為了自己,要迴向給特定對象,諸佛菩薩自然與你不相應。你們試想自己能不動地唸2個小時嗎?那天很殊勝,因為喇嘛們在阿奇大殿連續修法7天,剛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的那天是最後一天。喇嘛們本來要結束了,結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動地一直唸,他們不好意思就一直重新唸,唸到最後換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好意思,應該讓喇嘛們休息,已經圓滿了。

護法會幫忙安排一切事情,喇嘛們前面唸了6天,剛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的那天是圓滿。仁欽多吉仁波切挑選前往直貢梯寺的日子時,沒有看黃曆,也沒有問阿奇,就是決定某一天,諸佛菩薩就自然安排了。既然要學佛,第一要深信因果,第二要相信死亡無常。如果你連死亡無常都不相信,還修佛修什麼呢?第三是要相信諸佛菩薩與上師給我們的加被,絕對不是為了這一生的欲望來幫我們,而是幫生生世世,讓我們絕對能解脫輪迴苦海。

如果還有疑、惑、不決定,這一生過去之後,要再來是很難的,不容易。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開示《寶積經》,特別提到這些,因為目前如果我們不修菩薩道,也沒有別的法門可以修。坊間很多出家的不像出家的,在家的也不像在家的,一塌糊塗,所以釋迦牟尼佛才慈悲開示菩薩道的修行方式。無論是在家、出家,只要聽佛所講的絕對能解脫生死。

末法時代的人沒有福報每天閉關修行,既然沒有這種福報,我們就要從內心開始調整、修改自己,這一生才有希望。每一次自己做錯事,都是對自己的一個進步。如果做錯了還不清楚自己錯在哪裡,只覺得自己好像不應該做錯事,好像不應該這麼笨,這種人就沒辦法改。所謂錯指的是沒有將貪、嗔、痴、慢、疑這五毒消除、減少,還是在自己的意識與欲望之內過日子,就算現在過著你們認為很好的日子,但是等無常一來,所有好日子都與你無關,因此大家要謹慎。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修持阿奇護法儀軌與迴向儀軌。法會圓滿,與會大眾起立合掌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9 月 1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