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9月5日

上午11點30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們於飯店宴會廳中與大修行者共享午餐的難得機會,用餐完畢之際,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弟子與大家分享。

分享的弟子先唸出當天早上南珠堪布在機場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們分享的一段內容: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直貢噶舉派中修行境界非常高的一位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上師的恭敬心和虔誠是我們每個弟子無法達到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僅是修行上為了教派和上師,從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到現今,不停地以身語意和財物供養上師和直貢噶舉派,如直貢梯寺、雲南、青海與國內外任何有需要的地方,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用生命來貢獻教派和上師。所以,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將近300位弟子第7次朝拜祖寺,直貢梯寺的管家與所有喇嘛都非常感動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放棄過直貢梯寺,管家喇嘛說直貢梯寺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大的護持寺院的大功德主,所以他們太感謝、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是為了祈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壽住世,佛法發揚廣大、法脈長流。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一切眾生,特別是為了教派和弟子們,已經是近70歲的老人家,在那麼高海拔的大殿和阿奇護法殿殊勝修法將近2個多小時,是我們求不到的加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寺院,有很多信眾一路上等待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到來。謝謝、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以上是南珠堪布在拉薩機場的分享,接下來這位弟子繼續唸出一段大陸弟子的感想:

「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直貢梯寺發展的歷史時,提到每一位信眾都用自己的方式供養寺廟,不管是一分錢、一毛錢或一塊錢,一分錢就是一分錢的供養,一毛錢就是一毛錢的供養,一塊錢就是一塊錢的供養。正是這一分、一毛、一塊的累積與僧眾、信徒不斷地護持,才支持直貢梯寺發展到今天,當然也要靠政府的關切與關懷,才讓大家今天可以看到這麼偉大的直貢梯寺,因此大家要懷著感恩的心去朝拜。在歷史上,藏族將佛法與佛經保存地非常好,讓我們在末法時代可以繼續研究佛法,這是藏族與藏傳佛教對佛法事業的鉅大貢獻,大家身為佛弟子,應該懷著感恩的心去接觸與學習,不要以為佛法易求、上師易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自己在學佛的過程中,包括堪布,都克服了很多艱難險阻,不足為外人所道。」

根據當場聽南珠堪布分享的弟子轉述,南珠堪布分享時,眼中已是含著熱淚,相信背後有很多不足為外人所道的故事。我們其實對大修行者求佛、學佛的艱辛不知萬一,現在應該以虔誠恭敬的心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要珍惜、謙虛、時刻檢討自己。

接著,分享的弟子跟大家報告前一晚有機會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桌用餐時所發生的事情。

有一位弟子在去過直貢梯寺後有些感想,他看到藏人用一塊錢、五十分的錢貼在玻璃片上,他覺得怎麼會用這麼少的錢來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呵責他,並開示供養不在於金錢的多寡,而在於心。那位弟子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之後,還想要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解釋他想表達的意思,他這種舉動就是跟上師頂嘴。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呵責他,開示供養的心很重要,並問那位弟子是否供養過直貢梯寺一毛錢,又有何資格去批評人家的供養太少?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呵責那位弟子後,他又想要說明,也就是一再跟上師頂嘴。於是,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要那位弟子閉嘴,不要再講,因為他若再繼續跟上師頂嘴,未來很可能犯下地獄的罪。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指示那位弟子立刻離開用餐現場。

後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了一段佛經上的典故。在古時候,十字路上都會有用泥土做的小佛塔,有一位信眾經過時,當天剛好下著大雨,他見到佛塔好像要被雨淋濕打爛,於是找了隻鞋子來放在佛塔上面,想要保護佛塔,後來就離開了;接著,有另外一位信眾過來,當時雨應該是停了,他看到有一隻鞋子放在佛塔上,覺得是不恭敬的,怎麼會有鞋子放在佛塔上並將鞋子取走?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到此,問當場的弟子們覺得何人是對?弟子們都無法回答,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兩人都是對的,因為那就是一個恭敬的心。無論是學佛與供養,心都是最重要的,不管是一毛錢、一分錢、一塊錢,其實我們都沒有資格去批評別人。

與大家分享的弟子表示剛才所說的,就是前一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用餐間開示的佛經典故。接下來,他繼續與大家分享。

大家現在桌上剛吃到的巧克力與水果,是飯店總經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就分給弟子們享用。大家能跟大修行者一起共餐已經不容易,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讓大家共享信眾供養的巧克力與水果,真的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昨天有一位仁波切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3瓶酸奶,大家也喝到其中1瓶,這1瓶是有冰在冰箱的,但另外有2瓶酸奶,負責保管的弟子沒有將酸奶放進冰箱中,結果那2瓶酸奶就壞掉了。

此時,沒有將酸奶放進冰箱的弟子立即離座向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跪下,分享的弟子請下跪的弟子先離場,並繼續分享。

負責保管酸奶的弟子發現酸奶壞掉,還三更半夜打電話問酸奶壞掉該怎麼辦。大家用常識想一下,如果這是大家自己去超市買的酸奶,會放著讓它發酸,然後打電話問人家酸奶壞了怎麼辦?但是,昨天那位弟子拿到酸奶後,1瓶有冰,2瓶沒有冰,結果那2瓶就壞掉了。在場的有100多位弟子,而此次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西藏的弟子共有300多位,仁欽多吉仁波切原意是讓大家都分享到酸奶,就如剛才大家分到的巧克力與水果,但現在有200多位弟子沒有辦法喝到酸奶。仁欽多吉仁波切剛才開示,不會處罰那位負責保管酸奶的弟子,因為要讓他自己去承擔,因為他沒有做到上師交代的事情,沒有把酸奶冰到冰箱去,讓他承擔欠了200多位弟子1杯酸奶的果報,未來也會有飢餓的果報。

大家可以想像這件事有多麼嚴重,我們常常做事情時沒想到上師,只想到如何不犯錯。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開示,有另一位弟子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準備了三明治,但沒將三明治放冰箱,結果就酸掉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吃下三明治,如果吃了可能就已經死掉了。因此,那位弟子沒有資格修密法。

我們身為弟子真的很不用心,大家知道這個星期日在臺灣寶吉祥佛法中心沒有舉行法會,因為弟子們對上師沒有完全的恭敬心與供養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剛才開示,不是只有這個星期日,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大家可能就要習慣以後星期日沒有法會。所以,請大家要把心提起來。

昨天大家進阿奇護法殿時,義工都有提醒大家,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看到佛像、唐卡或進到寺院都要脫帽、拿下太陽眼鏡,但昨天還是有弟子戴著帽子進入阿奇護法殿。

此時,前一日戴著帽子進入阿奇護法殿的弟子起身,開始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停地頂禮。與大家分享的弟子隨即請這位弟子離場,並繼續與大家分享。

現在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用餐時間,弟子這樣跪下來頂禮,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吃飯?弟子還是只想到自己,想到自己要懺悔,想到自己做錯事情,都沒有想到這個時間點對不對。要懺悔有很多機會可以懺悔,為什麼要選在這個時候?選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用餐的時候?所以,才會請沒把酸奶放冰箱的弟子與戴帽子進聖殿的弟子離場。

昨天有弟子戴著帽子進大殿,其實那真的並非不小心,而是在學佛路上,完全沒有做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昨天大家搭乘28部小車,都去了直貢梯寺,那個路有多顛,聽到很多弟子在說自己的腰痛、屁股痛、膝蓋痛,大家有沒有想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脊椎是S型大側彎、肩膀與脖子都有毛病?而且,仁欽多吉仁波切到了直貢梯寺就馬上修法,修完法馬上離開,也是一路上這樣顛著回來。

大家有沒有想過,仁欽多吉仁波切帶著弟子們回來有多麼不容易?昨天是9月3日在閱兵,其實我們是唯一一團申請到入藏紙的。那一張入藏紙看似簡單,但卻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旅行社花費多少力氣,無論是過去、昨天甚至到今天,必須做非常多的功夫與時間,才能讓大家能夠來到西藏、直貢梯寺。大家前天去了大昭寺,應該發現人不多,因為旅行團都沒進來,只有我們進來。

我們常常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我們的佛法、朝聖團、桌上的食物,都看得太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到完全沒有感覺,完全不覺得今天能有這一餐飯、能夠上直貢梯寺有多麼不容易。我們要互相提醒,而不是看到別人犯錯就很緊張,怕自己也犯錯,而是大家互相提醒,不要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我們這麼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很多其他眾生要度,不是只有弟子而已;大家也要珍惜如此幸運,能夠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到這裡。

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一段開示,提到大家去直貢梯寺要非常感恩,就如堪布所說的,不是看到800多年的寺院至今能夠完好、金碧輝煌、設施完善,想一下如果沒有信眾與高僧大德花了多少心力在維護這個地方,我們今天就完完全全不可能有機會能進入大殿,還有這樣的路能走。仁欽多吉仁波切1995年到直貢梯寺時,其實是完全沒有路的,從過去的高僧大德與信眾,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過800多年一直到現在,耗費了多少的金錢與精神來維護這個地方?

大家不要覺得這一切得來很容易,覺得去去就回來,當這一趟朝聖行程是旅遊團;沒有任何一件事是理所當然的。當然,還有政府給予很大的支持,才讓我們能夠順利上到直貢梯寺。

分享的弟子因為這幾天有機會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餐,會聽到一些內容。分享的弟子表示自己很慚愧,這幾天才聽到有一種特別的糖。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天提到,日本風災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當地一家日本公司生意會受到影響,沒想過自己能否賣得出這麼大量商品,馬上就跟當地先下500萬的訂單。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想到做生意要賺多少錢,而是想到日本風災,那邊的人可能會需要一些幫助,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這樣的方式,表達對於遭受災變地區民眾的關心,馬上就跟對方表示要簽一筆500萬的生意。

分享的弟子表示自己覺得非常羞愧,因為她吃這種特別的糖時,只是覺得很好吃,吃不出特別之處,後來聽人提起,才知道這種糖是連糖尿病患者都可以吃的,在製造的過程中已將毒性與雜質過濾淨化,所以對於糖尿病或不能吃糖的人,是一種很好的糖。分享的弟子自己原本都不曉得這些,只覺得這種糖很好吃,不會做菜的人也可以用來做菜,放到菜中就很好吃。

像這麼好的東西,是絕對沒有賣給國外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跟賣這種糖的公司有其他的生意來往,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他們受到風災影響而先下訂單,讓他們很感動,他們才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有這樣子的糖。大家如果對日本文化有些了解,就知道好的東西都是留在日本國內,出了日本國境其實是買不到的。大家能吃到這樣好的東西,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生意的方式都是先付貨款、先下訂單。之前也曾聽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訂了大量的優質豆漿,對方還擔心地問這麼大量是否能銷得掉,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讓大家吃到最好的東西,都是不計成本地進口好的食品。

京都有一家米其林餐廳專做豆腐料理,該餐廳老闆娘帶著一些員工來臺灣參觀集團事業體,並去蔬食餐廳用餐。他們非常驚訝,因為蔬食餐廳用的是日本最好的米,連日本當地都吃不到,而在蔬食餐廳卻是讓客人吃最好的米吃到飽。他們自己也是生意人,不解為何會有人如此做生意,把最好的完全給顧客。他們參觀完之後,有寫下一些感想,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營這麼多事業體,實在太厲害了,總公司的環境很棒,還有員工午餐,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每件事都設想周到,也很照顧員工,真的很辛苦。他們在日本食品店也看到很多在日本國內看不到的東西,是來到臺灣,才知道竟然有如此頂級的禮盒。

這些禮盒中使用到的食材是最好、最頂級的食材,其實在日本也是罕見,一般的日本人也吃不到這麼好的東西,更不可能進口到臺灣。餐廳老闆娘表示這種禮盒是非常高級的食材,她也很敬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食品效期嚴格的管理,從來沒聽過有這樣管理的,覺得非常非常地驚訝。而且,她覺得店內的配置與店員的說明很有特色,很貼心的服務。她在珠寶店外駐足許久,覺得外觀很特別,不是一般珠寶店會有的設計,充滿了古典感。她進去之後看到一副對聯,知道是特別為集團題字的墨寶,感到非常特別,是一般珠寶店不會看到的,而且處處可以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事物的堅持與美感。尤其是珠寶這麼小的東西,每一件都可以看到設計的細膩與立體感,非常的精緻。她表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其實是位藝術家,珠寶店中各國的精品擺設,完全沒有違和感。來自不同國家的東西放在一起,完全沒有互相牴觸、衝突的感覺,可以這麼match地融合在一起,恐怕也只有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美感,才能夠呈現得這麼好,讓她大開眼界。她很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集團主管的安排,也喝到普洱茶,覺得非常順口而不會苦澀,與日本國內喝到的普洱茶截然不同。

轉達日本貴賓的感想後,分享的弟子表示,大家聽到這些日本貴賓來到臺灣,參觀集團事業體的感受,不知心裡有何感想?這又是大家常常習以為常的事情?我們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照顧下,餐食、醫藥、旅遊、房屋修繕,都可以找集團幫忙,而覺得這一切都得來太容易,好像都沒有什麼感覺。最近在餐廳或咖啡店,常去的人應該有很強烈的感覺,會去的人大概都是些熟面孔,為什麼會如此?其實,我們應該好好地想一下。

分享的弟子之前跟其他弟子提到時,有人表示自己有去,這種說法是什麼意思?大家想一下,當知道這個訊息時,這種反應是什麼意思?覺得自己有去,有必要去介紹給別人嗎?有必要跟別人介紹好的食品?覺得自己有去吃好的食品就好了?大家想想自己是不是有這種心態,覺得自己有吃到就好了?更何況是那些聽到才去一下的弟子?

其實,大家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到西藏,感受應該會最深刻。從剛才聽到南珠堪布的分享內容,以及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直貢梯寺時,寺院出家眾等的恭敬,大家可以想像到這麼久以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到大家的供養,都是一手進、一手出,根本不是有些弟子想的要算清楚。日本人來到臺灣,看到集團事業體是非常羨慕的。但是,我們自己在面對、聽分享時,覺得很棒,覺得人家都很發心、有恭敬心,但都只是嘴巴講講而已。

分享的弟子表示自己當組長將近2年,當跟其他弟子們布達時,會聽到他們有些回應,但是接下來看他們所做的事與回應是否如一,就會發現其實還蠻多不一致,嘴巴說的與實際上做的差異很大。分享的弟子表示自己也會犯錯,也會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認為自己也要改,但這是整個道場的事,而不是一個人的事。當大家知道自己其實應該多去吃好食品、介紹好食品給親友,家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也要用好的,這應該都要養成習慣才是。其實我們都應該自己反省,自己到底做了多少,有沒有真正地想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辛苦?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予弟子們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進口日本食品,並不是為了要賺錢。去年年初,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告訴過大家臺灣有很多食品有毒。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7年開始出來幫助眾生,10個生病的人之中,9個都跟吃錯食物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口日本食品,其實不是賺錢,而是笑著在賠錢。如果你們吃錯食物而身體不好,結果又是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整天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

我們所喝的水、吃的東西,都會影響到我們的身體健康。大家以為好食品的價位比較高,但其實幫大家省了很多看醫生的花費。如果已經養成習慣吃壞東西的人就沒辦法,因為這一生沒有福氣吃好東西,就會變成一種沒有福報的人。你們會不解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何要做生意,但不做生意怎麼辦?你們感覺自己花了很多錢,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花費的是天文數字,只是沒告訴大家而已。

今天讓弟子出來講話,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想講。現在集團員工之中,有很多都是皈依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少給員工薪水,而且給的比坊間還要高,但是你們不要來應徵。現在有些人養成習慣,在外面找不到工作做,就跑來集團應徵。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開慈善機構,沒有工作能力的人不必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要進口日本的糖果,是因為以前做薈供時,都買到以化學品製成的糖果與餅乾,但怎麼能用有毒的東西來供養佛菩薩?所以,無奈之下只好進口日本食品。並不是其他地方沒有好食品,而是日本人很堅持中國以前製作食品的傳統,臺灣反而沒有了,進口日本食品是無奈之下而做的,是為了供佛,也為了弟子們的身體健康。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要求你們買東西,只是既然做了你們的上師,當然希望你們每個人都健康。但是,不是單靠拜佛就會身體健康。我們每天都一定會吃東西,需要喝水,每個東西都會影響到我們的身體健康。如果身體不健康,再拜、再唸也沒用。你們不要什麼事情都賴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任何事都要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難道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幫你們包山包海嗎?

今天讓這位弟子出來分享,因為他是弟子,講話比較中肯,不要讓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責罵你們,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本來不想講話的。今天是讓大家知道,人不要計較太多,算來算去最後都算到自己頭上,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什麼都不算的。弟子剛才提到的糖,那是日本人不賣給海外、連很多日本人都吃不到的東西,他們當成是一個寶。但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有一個善的心,結果好東西就來了。好東西來了,不是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享受,而是讓弟子們用。你們認為好食品的價格高,但這個世界現在沒有所謂便宜的東西,就好像大家住這麼好的飯店,沒錢能夠進來嗎?人家會服務你們嗎?人家尊重你們,是因為以前我們在這裡消費過,人家知道我們的要求很簡單,做好就好了,不會跟他們囉嗦,自然就會想服務我們,而不是有錢就自認為了不起。

這個世界上有錢的人多得很,但如何讓人感受到我們appreciate他們的服務,把他們的服務放在心裡面,而不是自認為有錢就了不起。現今社會上有這麼多衝突,就是因為認為自己有錢就了不起。有錢有什麼了不起呢?死了一分錢都帶不走,我們每一個動作都要修行。

前一天,有一輛車過關卡時被扣留下來,車內有年紀很大的弟子,結果年輕的弟子先衝上新的車,將年老的弟子丟在後面。這麼做的話,還學什麼佛?照顧老人家是做人的道理,你們都怕自己吃虧,有好的就先衝過去。我們今天回到這邊,看到這麼多建設,真的是在政府的支持之下,今天才能夠有一頓好吃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在1995年第一次來西藏時,沒有素菜能吃,那時最好的菜是小黃瓜與馬鈴薯,在飯店中要吃一碗白米飯要15元人民幣。

如果這幾十年沒有政府一直大力建設,你們不可能享受到這些素菜,以前是沒人做的。你們不要認為是應該的,沒有所謂應該的事。每一件事在後面都有很多人付出,才讓我們今天能夠享受,所以我們心中要感激一切事情,不要認為是應該得到的。今天來西藏,讓你們看到人家對事情堅持的態度,你們該要反省自己是怎麼過日子,而人家是怎麼過日子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至此,全體弟子們齊聲感恩,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衷心感激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指人心的教法,幫助弟子消除學佛的障礙。隨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前往機場搭機飛往成都,隔日返回臺灣,圓滿此次西藏朝聖之行。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行不辭辛勞帶領近300名弟子們回到直貢梯寺,並示現種種殊勝教法,以身教展現金剛乘弟子對上師與教派全然的護持,弟子們至心讚歎與感恩。弟子們深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在直貢梯寺升法座修法,是真正大修行者才有的接待,而直貢梯寺所有出家眾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的儀軌,也是對教派中重要的仁波切才舉行的儀式。直貢梯寺的出家眾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極為恭敬,還留著多年前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的照片,更是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論在法相或是對教派、直貢梯寺的貢獻與護持方面,都完全沒有變過。

寶吉祥弟子們深深感恩與珍惜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機會。在藏區的藏民,有些跋山涉水做大禮拜,用盡一生僅有的來到拉薩,就是為了禮佛,還見不到一位仁波切;有人賣掉長髮,買了油一滴一滴點燃供佛燈;有人走遍所有寺廟,就算回不了家,也是滿心歡喜。藏民們雖生在藏區,但窮其一生,也難以親見大修行者,寶吉祥弟子皈依了真正的修行者、會說話的菩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能不珍惜就在眼前、會當頭棒喝弟子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起藏民為了禮佛需經歷的辛苦,弟子們有此因緣福報親近大修行者,且買張機票就能到拉薩,除了讚歎藏民們用自身僅有的供養諸佛菩薩之外,更應珍惜此難得的因緣福報,緊緊跟隨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老實學佛。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年近70歲,帶領將近300位弟子來到西藏,即使自己身體也有不適,卻還是不斷地照顧弟子,許多有高原反應的弟子,恭敬地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後,身體狀況立即好轉。弟子們在休息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未能休息,仍不辭辛勞地接見求助的眾生。弟子們何德何能受到大修行者細心的照顧,卻不懂得感恩與供養,完全沒有做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上師與教派的恭敬心與虔誠,若無上師的帶領與加持,讓弟子與諸佛菩薩結緣,有學佛修行的機會,此生就虛度了。弟子們從今時起,該當隨時管好自己的身口意,不斷地懺悔與檢視自己,實踐上師的教導,以堅定勇猛的信心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護佑與加持,不離不棄的教導弟子,使得弟子有機會追隨上師返回祖寺,增長與堅定學佛解脫生死輪迴的信心。讚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教派的傳承與護持,使正信佛法得以廣布流傳,利益無邊有情眾生。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9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