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8月2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在此與大家分享上師幫助她和家人的經過,以及皈依的緣由並懺悔往昔的惡行惡業。

她是在1972年與家人移民至美國,當時還只是大一的學生,在美國受教育、做事、結婚生子,住了40多年。2010年的10月,她開完膽囊的大手術之後,正在做術後調養。有一天,忽然想到,她當時的紅教上師也有白教直貢噶舉的傳承,但是卻從來未曾提起過直貢噶舉的任何事。那天她忽然非常的好奇,想要知道直貢噶舉的傳承,於是上網查詢,打了「直貢噶舉」四個字,這時出現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官方網站,裡面有很詳細的直貢噶舉法脈傳承的記載,她在恭讀之後也做了些筆記。

在她要離開該網站的時候,也不知道哪一根手指按到哪一個鍵,電腦畫面瞬間跳到藏傳佛教直貢噶舉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的度眾事蹟網頁。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事後她才知道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有連結可以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官方網站,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官方網站並沒有連結可以上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她甚至現在想要還原當初那個動作,卻還原不出來。她要至誠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在虛空之中度化眾生,包括她這個福薄緣淺根器差的人。

恭讀了度眾事蹟之後,給她心裡很大的震撼,她心想,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上師,如此神奇厲害,任何人不管是生老病死哪一方面的災難與困境,只要具備誠心與恭敬心來祈求,這位上師都有很獨特的方法幫助解決。而且這位上師對弟子們的勤教嚴管,更是她在其他道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接著她從美國打電話到集團請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拜讀之後,她不知天高地厚地寫e-mail請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她當時往生還不到49天的母親,並且很愚昧地請示要如何代替她母親寄供養金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時也請示,以她地中海貧血的體質,醫生與家人都不贊成她吃素的情況之下,她要如何做才能皈依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

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信開示,將會於當月的施身法法會中為她母親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並開示,她的地中海貧血是因果,與吃素無關;而且提到 有一名男弟子患有嚴重地中海貧血,皈依學佛之後已經大大改善。當下她非常地感動與感恩,覺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在加持她了,她還有什麼好猶豫的?於是從那一天開始就吃素。之後她三番兩次寫信或打電話到古董店請示如何匯款,寄超度母親的供養金到臺北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一直石沉大海,沒有回音。在別的道場做超度是有價碼的,沒有事先繳費是不行的。後來她才知道,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供養,除非是皈依弟子。也讓她體會到這位大修行者是無私、無所求地在利益眾生。後來她有幾次在夢中見到她的母親,看到她是年輕時在笑的模樣,可見她必定是被慈悲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到好地方去了。她感恩不盡。

經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開示「隨緣皈依」與「真正皈依」的不同之後,她深深感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位如法具德,不可多得的上師,應該要專心一意地追隨與學習佛法,於是她決定悄悄地離開當時的紅教道場,在2011年的2月中從美國飛抵臺北,到寶吉祥佛法中心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求皈依。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應允,於2月27日譲她正式皈依成為寶吉祥弟子。

剛皈依時,有一位師兄跟她分享先前經歷了兩年很艱困的婚姻問題,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那段期間經常開示有關婚姻方面的事,於是她遵照 仁波切的開示去做,兩年後他們的婚姻問題解決了,一切恢復正常。她十二萬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當時問師兄:「請問您在那2年當中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幾次?」師兄說:「一次都沒有。」她非常地訝異,沒有求見上師加持、沒有請求個別指導,How is it possible? 太不可思議了。

沒想到過了不久,同樣impossible的事情就發生在她身上。當時她在美國家中,那一陣子經常感到暈眩,經過檢查,家庭醫生告知,因為地中海貧血,她的血紅素降到7.1,如果繼續降的話,就要住院輸血,否則怕會有生命危險,於是他們要她不斷地回去診所抽血檢查。回想她多年來輸血無數次,但這次她已經不像往常那麼害怕,也打定主意不再輸血,心中觀想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正知正見的佛法,給她很大的依靠,面對可能的死亡不再是恐懼而是平靜。

過了一兩天,家庭醫師診所的護士打電話告知她:妳的血紅素已經回升到平常的正常指數,可以不需要再回來複檢了。當下她不敢相信她所聽到的,她請護士確認一下檢驗報告有沒有搞錯名字,護士說沒錯,就是她的名字。放下電話後,她非常的驚喜,在以往如果她的血紅素降到那麼低的時候,她必須花很長一段時間休息調養,讓她的血紅素從 7.1、7.2、7.3 慢慢回升,有時還會再下降,需要花約3到6個月或更長的時間調養,才能回復到正常指數。而那一次在短短3、5天之內就讓她血紅素及身體狀況恢復正常,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雖然她人在美國,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確確實實無遠弗屆。

另外有一次,她的兒子在就讀Law School律師學院畢業之前的6個月,就得到一家律師事務所提供一份很好的工作。通常在美國的Law School畢業生,半數以上找不到律師的工作,而她的兒子在班上100多名畢業生中,成績排名是從後面倒數比較快的那種,竟然能在畢業前6個月就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讓班上同學羨慕不已,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

在皈依後的2、3年期間,她都是在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大法會、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日本和印度法會前後趕回來參加。每次來去匆匆,停留2、3個禮拜,就覺得需要趕快回去照顧她美國的家,也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在前年一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向上師懺悔先前長達20年期間信仰日本教,詆毁阿彌陀佛與淨土、謗佛謗法,罪孽深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開示,因為她累世的邪見,所以今生會遇到邪師、信仰邪教,同時指示她把這些事情寫出來。

回美國之後,她便開始寫報告,整理又整理,深切地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寶貴教法,讓她知道以前的信仰非常的錯誤,都是建立在不斷地增強五毒,完全與解脫生死輪迴背道而馳,也讓她能夠深切體會阿彌陀佛與淨土殊勝難得。寫完之後回到臺北,她恭敬上呈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當下指示她將報告交給一位出家眾師兄。她事後回想起來,其實在這當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在為她往後的學佛路程做許許多多的安排,只是愚昧的她不知情而已。

幾天後,這位出家眾師兄告知她,看了她的報告後,發現她根本沒寫到重點。當時她非常驚訝,自己覺得花了許多時間,改了又修、修了又改,洋洋灑灑幾大頁,應該是一份很完整的報告,怎麼會沒有寫到重點呢?這位出家眾師兄又問她:我們皈依到這樣一位稀有難得的具德上師,不回來跟著上師學佛,不是很可惜嗎?

與出家眾師兄談完之後,她感到很慚愧,覺得自己每次蜻蜓點水、來去匆匆的回臺北參加大法會,號稱自己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其實只是自我感覺良好、作作樣子而已,真正學到了什麼?又落實了什麼?當她深入思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子行三十七頌》的開示,我們累世的眷屬就像海邊的浪花那麼多,飄蕩來飄蕩去不計其數。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唯一能夠幫助她解脫輪迴苦海、往生淨土,是累世累劫難得遭遇的具德上師。她若是為了照顧這一世的眷屬和這一世輪迴的家,而沒有好好把握住這稀有難得的機會學佛,那就太愚昧無知,這一生也就白白浪費了。

再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開示,當我們精進學佛,能夠到淨土去修行,將能利益眾生,而我們的家人也是眾生之一,當然也會受益。上師也一再告誡,必須把學佛當作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她要懺悔自己並沒有依教奉行,還是把輪迴的家以及今世眷屬當作是最重要的。她在上呈的報告中,雖然不斷地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卻僅止於此,沒有想到要付諸任何行動來追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真學佛,她體會到,沒有付諸行動的感恩其實是非常虛假的、非常表面、毫無意義的,難怪師兄說她的報告根本就沒寫到重點。

於是她在去年的4月分與她先生商量,說她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的佛法非常殊勝,她想要在6月回臺灣至少住3個月,跟著上師學習佛法,這樣才能每週參加共修法會,並且參加日本法會等等。當時她完全不知道先生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她只知道以前在顯教的時候,要去外地聽聞法師講經1個月,她先生都是拉長著臉不高興。但出乎意料之外,這次她先生竟然很爽快地說,沒問題,他可以自己照顧自己。

當下她欣喜若狂,但卻要強裝鎮定,因為她不想讓先生覺得她要離開他3個月竟然這麼高興。在臺灣住了3個月之後,本來她的飛機票是在去年9月回美國,但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眾生開啟殊勝的瑪尼念誦法門。於是她與先生商量再延期3個多月,跟隨上師圓滿在道場一億遍的瑪尼念誦法門、並參加日本京都道場地藏王菩薩祈福法會,總共停留在臺灣6個多月才返回美國。

她知道,這一切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與安排,才有可能如此順利。慈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她這罪孽深重的弟子,如果只是照以前那樣蜻蜓點水式的學佛,世事無常,業障來臨時,她自己絕對是無法挺得住的,就好像一個負債千萬的人,每天只做1、2小時part time工作的微薄薪資,如何去償還這筆巨額負債呢?就在指示她寫報告的當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時慈悲地幫她安排了日後學佛的路程,也為她排除了許許多多學佛的障礙。

她表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遠離上師,不是上師需要我們,而是我們需要上師。現在她先生與她都有共識與默契,她每年必定會在臺灣住6個月以上,她希望不久的將來,她們可以全家搬回臺灣居住。而她也必須要不斷地努力再努力改好自己,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在法座上開示:雖然眷屬沒有阻礙你來學佛,但更重要的是能夠帶他們也一起來學佛。

在去年6月她回臺灣之前,身體狀況極差。心臟、胃腸的問題以及其他毛病,幾乎無法吃東西、也無法睡好覺,體力極虛弱,體重暴瘦10公斤左右。回到臺灣後,很多師兄很關心地問她,妳怎麼了?怎麼瘦成這樣?當時有些師兄甚至以為她得了什麼絕症、為她擔心,組長也常常打電話關心她的健康狀況。她非常慶幸當時回到臺灣,開始參加每個禮拜一場又一場的共修法會,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巨大無比的加持力,身體開始恢復。

她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時沒有決定回臺灣學佛,可能不久就得要住進醫院了。就在去年住在臺灣這段期間,她經常到日本食品店購買日本食品,發現很多食品對她的胃腸消化很有幫助,於是她就開始大量地吃日本食品。有一次她們去日本團的師兄們在分享日本食品,當時得到一個結論,就是:日本食品店有賣的,就是我們需要吃的食品,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眾生最好的。

秉持著這個原則,她在今年1月初返回美國的時候,航空郵寄了十幾大箱的日本食品回美國,當一些食品快吃完了,她就請臺灣的朋友趕快幫她代購,寄到美國給她。人生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除了不燒柴以外,他們家吃的全部都是日本食品,有時去美國的超市,她就只買水果跟蔬菜,其他東西一概不買。這樣大量吃日本食品幾個月下來,她的腸胃毛病全好了,心臟的問題也幾乎不存在了,能吃能睡,身體比以前還健康。她之前買的一些昂貴的美國藥品及補品,現在全部都不吃了。這次5月中旬她回來臺北,一進道場就有師兄主動跑來跟她說,她的氣色和精神比上次好太多了,去年與今年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對比。

其中幫助她很大的食品之一就是海帶芽味噌湯,她每天固定喝兩小包,一段時間之後,她嚴重的胃脹氣問題及消化的問題全部解決。她很訝異也好奇為何功效如此好,便上網去查,發現這發酵過的味噌有很特殊且優質的益生菌,具有很大的健胃整腸功效。更神奇的是,以前她每次回臺灣都會有水土不服的現象,瀉肚子脫水,但這次回來,因為固定每天吃兩次海帶芽味噌湯,水土不服的現象也消失無蹤。

另外,她的先生是醫生,這幾年每次體檢報告都是三酸甘油脂過高,指數約三百多,他的醫生同事都建議他吃降三酸甘油脂的藥,這是在美國很多人包括醫師都在吃的藥,但這種藥傷肝傷腎,因此先生也非常猶豫。去年初,她開始每天用1000㏄的保溫瓶裝滾開水,放一顆普洱茶在裡面,讓他帶去上班時飲用,連續不間斷喝了6個月以後,複檢報告回來,他的三酸甘油脂指數降到兩百,差不多是正常,他不需再傷腦筋考慮要不要吃藥了。她知道,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計成本代價,甚至虧錢,找尋最好的食品與食材給大家受用。

今年5月她回來之前,全家開會決定要幫兒子在珠寶店請購一個Logo戒,因為給他一個這樣的寶物,比給他任何錢財或物品更有價值意義,她希望藉著Logo戒,將來兒子也有因緣和福報來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

在此她要發露懺悔:自己年輕時,因為懦弱不敢承擔責任而墮胎兩次,也曾經流產過一次;因為沒有慈悲心,殺過蟑螂、螞蟻、蚊子、蒼蠅、跳蚤等無數的眾生;吃過雞、鴨、鵝與各種海鮮等眾生的肉,犯了貪嗔痴慢疑、兩舌、邪淫、惡口、偷盜等種種惡行,她今皆懺悔並永不再犯。

她也要深切懺悔,因為貪嗔痴,信仰日本邪教長達20年之久,不信佛陀、毀謗阿彌陀佛、詆毁淨土,除了自己相信還教導介紹多人入教,罪孽極其深重,並慶幸如今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否則日後的命運不堪設想。更要懺悔的是,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真正的恭敬心、懺悔心、感恩心,常常覺得很多事情是理所當然,沒有依教奉行,剛皈依時也是抱著求保佑、求加持的心態在學佛,也曾經以凡夫的想法與眼光批評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今想起這些惡言惡行,她真的是要不斷地懺悔再懺悔,終此生要向對她有大恩大德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敬祈求懺悔!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接著由3位出家弟子分享。

第一位出家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在此發露懺悔。她表示,最近有3位師兄未能用心侍奉上師,首先是延誤傳達須為上師準備膳食的訊息,以致膳食未能及時準備好,在上師修法1小時後的休息時間,未能及時奉上茶水。而負責上師休息室門口的師兄,亦未將門關上,影響上師休息,又以上師已休息為由,未協助將遲來的茶水呈給上師。3位師兄所為,使上師在辛苦連續修法前後未能飲用茶水,亦未能好好休息,既怠忽職責,更是未能以恭敬心、同理心侍奉上師,實在對不起上師。

寶吉祥弟子們這一世何其有幸能依止到慈悲如佛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她和師兄共勉,一起珍惜上師。她也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當時她只注意到要幫在場的信眾加茶水,卻沒有關心上師是否有茶水可喝,沒有用心仔細觀察上師休息室的狀況,因此未能適時提醒師兄,雖然工作是由法務組師兄負責,但是上師是大家的,那3位師兄是代替大家做的,他們沒有做好,也就是等於大家沒有做好一樣。她內心深深懺悔,皈依這麼久了,連最基本的承事上師都沒有用心去做,愧對上師長久以來諄諄教誨的恩德。她對不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知道錯了!

其實上師都已經做給我們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都是躬自侍奉,譬如以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每一次回印度,都一定會經過新德里再坐車回佛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捨不得住飯店,都是住在西藏人住的地方。西藏人因為知道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來了,就會全部都去求見,讓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時間休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多切看到這種情形,覺得這樣對上師的身體很不好,所以就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印度新德里買了一個房子,那時候的價值大約新臺幣800多萬元。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都還沒有房子,但是先供養房子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視上師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不能允許自己有稍微的疏忽而讓 直貢澈贊法王吃苦。

那時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一起去挑房子,是在印度最熱的6月分,站在馬路上就算有遮蔭的地方,都跟火爐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侍奉上師都是全力以赴,不曾想過自己,任何困難一定設法排除,任何事情一定盡心盡力完成。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說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很細,總是設身處地為上師設想。她回頭看看自己,皈依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已十多年了,都是在上師的保護傘下過日子,不曾吃過苦,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上師頂著,從來都是無憂無慮,不知人間疾苦,所以不會用心去體會上師的辛苦,也不會用心去承事上師。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弟子們殊勝的機會教育。在讚歎上師大智慧的同時,她要和師兄們共勉,希望今後大家要惕勵自己,絕對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牢記上師不只是寶吉祥弟子們的上師,也是無邊無際的苦難眾生所需要的上師。能將上師侍奉好,讓上師全心全意地救度眾生,讓眾生離苦得樂,這不也是代替眾生做的嗎?

她讚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是如此殊勝難聞,為了眾生、為了弟子可以不顧自己的健康和生命,如此無私無我的上師與佛無二無別。她再次呼籲大家從此刻起都能依教奉行,做個知道感恩、恭敬上師的好弟子,把上師擺在第一位,視上師比自己的生命還重要,才不辜負上師給予弟子的恩德。最後她代為十方法界一切眾生,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佛法事業興盛圓滿。

接著,第二位出家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分享上師的功德與殊勝慈悲的教法。7月16日上師在道場修施身法,修了1個小時之後,上師到休息室休息20分鐘,但是卻因為弟子們的疏忽犯錯,讓上師在20分鐘內完全無法休息,滴水未沾,寸食未進,接著還要繼續修法1個小時。上師非常慈悲,指示3名負責的師兄於7月20日到道場,一手拿著保溫瓶當作鈴,一手拿著鼓,邊持咒邊搖鈴鼓,就如同當天上師修法的時間一樣――連續兩小時、中間休息20分鐘,並指示每一組各派50名師兄到道場,隔天又指示每一組派另外50名師兄到道場,原班人馬再表演一次。

起初她接到這樣的布達時,心想:上師很慈悲,平時都是用講的、罵的,各種善巧方便,無非就是要弟子體會佛法的珍貴。但是,大家就像木頭人、石頭人一樣,常常不太能打得進去。現在,上師讓角色互換,讓弟子能感同身受、體會上師的辛苦,讓弟子也了解一下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

事實上,弟子無法真正體會到上師修法的辛苦,因為上師修法時,最辛苦的部分是上師的心要觀想,要將功德、福報、能量布施出去給眾生,這個部分是弟子完全無法體會千萬分之一的,這才是最辛苦的地方。她心裡又想:為什麼要這麼多位師兄來參與這件事情呢?直到理監事出來說明,她才發現上師的教化真的是非常地出神入化。

其實每個人每一天犯同樣的錯誤而不自知,大家都是一體的,上師在加持眾生時是平等、沒有分別心的,而眾生卻永遠活在你與我的分別心之下,24小時之中沒有一分一秒離開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模式,就連對弟子有大恩大德的上師為弟子、一切眾生修法,弟子都未曾設身處地去關心、考慮上師的辛勞,沒有去想上師有沒有需要什麼?有什麼事情沒有安排妥當?上師的動線流暢與否都沒有關心,永遠都是我是我、上師是上師,事不關己、漠不關心、自私自利,以致於上師雖然有1000多位弟子,還是常常被擺在那裏,遇到事情常常沒有一個人能幫得上忙。

就如同那3位負責的師兄藉口說自己不知道、上師沒有指示。弟子們永遠怕被罵、被罰、保護自己、有藉口。她問大家一個問題:如果上師今天在法座上發甘露丸給每位師兄,在道場上距離上師最遠的師兄,也會馬上知道上師在分甘露丸給大家,而且每個人都會想著自己有一份,如果家中有人沒來,也會想幫他領一份;若是現場沒到的師兄,法會後也會有人詢問是否可補領一份。大家會沒有時間、空間的障礙,一定知道這件事。

但是,今天上師在法座上修法,弟子沒有伺候好上師,一說起來,每位師兄馬上把自我縮到最小,馬上說自己不知道、沒看到、剛剛在做其他事情,所以不知道、距離很遠,所以不知道等等,很多理由。大家在追求權利的時候,將自我膨脹到最大;在承擔責任的時候,卻將責任範圍縮到最小,就好像孫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一樣伸縮自如。這中間其實可以決定的人是自己,就看自己願不願意去知道這件事情、願不願意去承擔責任而已。

上師曾開示過,法界眾生是一體的,而大家卻都只有想到我、我、我,活在完全的自我之中,起心動念都是我,沒有一剎那間捨離自己,出離心、慈悲心完全與我無關。上師時時刻刻、心心念念都是弟子,而弟子卻沒有一時一刻把上師或他人放在想法之上,完全沒有辦法體會我見是見濁,在廣大的法界、宇宙觀,只取如芝麻一樣大的我,而忽略、放棄浩瀚無邊的真實法界。這也是為何上師可以知道眾生的問題、了解眾生的需求,而弟子永遠無法體會上師的辛苦、教法與恩德。

一位68歲的長者,需要忙13間公司,100多位員工,1000多位弟子,教派永無止盡的經濟重擔,以及法界虛空無量無邊眾生的苦難與需求,還要生生世世負責弟子到成佛為止,這樣切身無微不至照顧眾生的佛菩薩就在身邊,大家若無法生起同理心、感恩心,又怎麼能夠真正體會佛恩、國恩、眾生恩?若只關心自己的福利,不管他人的死活,怎麼有可能體會六道眾生的苦?更遑論要替他們受苦,用自己最好的去交換他人最壞的、做自他交換?連做人的條件都沒有做好,上師教導的佛法又怎能扎根、萌芽乃至於結果?這都是不可能的。

上師為了讓眾生能體會真正的佛法,已經用自己的色身做最大的犧牲、最好的示範,上師永遠不會保護自己,為了佛法不惜犧牲自己,而弟子什麼時候才可以學會真正放下自己、不保護自己、不要以自我為出發、不自私自利?如果沒有辦法放下自己,就永不可能體會到什麼是無我、法界、空性、慈悲、菩提心,如此一來,永遠無法與真正的佛法沾上邊的。今天這3位師兄是代替所有弟子們伺候上師,其實每個人都犯了同樣的錯,都沒有伺候好上師。看到他們替大家受罰,如果大家仍然無動於衷,那真的是太麻木不仁、太無慚無愧、誠無廉恥、忘恩負義了。希望大家都能就這件事好好省思、檢討與改進,不要再辜負上師教導佛法的一片苦心了。最後,她祈願尊貴的上師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利益一切無量有情眾生。

第3位出家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善巧方便教化弟子。這次3位師兄所犯的毛病,其實是代替所有弟子們而犯的,她要感謝他們把大家的問題揭露出來,讓上師來對治。她表示,每個弟子連最基本的孝敬上師都沒有做好,從來對上師都是予取予求,有病苦困難了就祈求上師加持,從來沒想到上師也有血肉之軀、也是上了年紀,需要休息、保養才不會累壞。所有弟子的心念、思想、行為集成共業,從這3位師兄身上表現出來。再說得遠一點,這也是現代所有人的通病。

侍奉父母師長本來是做人最基本的倫理,這種事在中國古代是不用教的,人人都習以為常、自動會做。可是曾幾何時,人的善根變得越來越薄弱,連中國人都把這最基本的倫理拋諸腦後,跟著西方講究愛的教育,沒有人知道要侍奉父母師長,也沒有人會教導小孩侍奉父母師長。

本來做父母的應該從孩子小的時候便教導、訓練他們侍奉父母,將來小孩長大了自然就會侍奉師長。可是,大家回想一下,從小到大,有幾個人會對父母晨昏定省、噓寒問暖、照顧父母的飲食湯藥、關心父母的生活起居?而我們的父母有沒有教導我們這樣做?是不是都是相反的,大部分都是父母在侍奉小孩?所以我們長大以後自然就不會侍奉師長了。現在大家何其有幸遇到了金剛乘的上師,但是也何其不幸大家都不會侍奉師長。本來金剛乘是修行的最上乘,可以讓想學佛的人快速成佛,可是現在大家連做人最基本的條件都不會,當然談不上修行金剛乘,變成要勞煩上師從最基礎的地方訓練起,因為人道成、佛道才能成,也就是雖然大家已經身在寶山,上師有無盡的寶藏要傳給我們,我們卻沒有能力接受。

她想請問在座的父母,有幾個人會如上師這樣來訓練自己的子女?她相信沒有一個人會有這種眼光和見識,一定會覺得小孩子還不懂事,不會體貼父母沒關係,何必為一點小事讓小孩這樣受苦受累,或者會怕人家說自己虐待小孩而不敢這樣做。所以下一代都會和大家一樣,只能是庸碌之材,不可能出現棟梁之材,甚至可能出現蠢材。所謂棟梁之材,並不是指高級知識分子、或高科技人員、或在社會上有較高層的地位;而是指品德高超,有淑世利民的思想,有救度眾生的情操,還必須具備福德智慧可以統理大眾,才叫棟梁之材,否則都是庸碌之材,不管有多高級,都只是在賺取自家的溫飽而已。

觀察現今周遭的環境,很多現象值得我們警惕,看看那麼多憂鬱症的青少年、個性叛逆的小孩、自殺的年輕人、弒父弒母的兒女、捷運的殺人魔、心理不正常的凶殺犯、還有父母不給他所要的就砸壞家裏所有東西的人。這些人的童年大都不是吃過苦的,大都是被父母侍奉得無微不至,要什麼給什麼,照道理他們應該更感恩父母才對,為什麼會犯下滔天的罪行?因為他們都是父母培養出來的蠢材。

反觀中國古代,沒有憂鬱症、叛逆這些名詞,不孝順父母的人必定會受到鄰里鄉黨的譴責,國家絕不容許弒親的人存在,一定會給予最嚴厲的懲罰;雖然物質不是那麼豐富,可是人人孝順父母、敬事師長。所以人心非常的安定,很少會有心理不正常的人,因為孝順父母、敬事師長是人倫,順乎人的天性,所以人自然都能安心。現代人會有那麼多問題,就是因為違背人的天性,父母侍奉著小孩,覺得是愛的教育,其實是讓小孩心理發狂的原動力,因為那是違背人的天性。

不知道假如我們不懂得孝敬上師,而上師也不處罰我們,將來我們會不會心理發狂?當然這或許是玩笑話,可是至少我們違背了人的天性,將來在修行上必定不會有成就。上師對我們恩重如山,我們是無法報答的,假如連飲食湯藥都侍奉不好,我們就沒資格學習佛法,更談不上修行金剛乘了。最後,她再次感恩上師慈悲教導,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常久住世、佛法事業興盛圓滿。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持施身法法會,並於修法前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所修的是施身法,雖然以前曾經開示過,但是擔心你們年紀越來越大有失憶症,所以再次開示。施身法在藏文中是Chod,切斷的意思,透過智慧將煩惱切斷,因為如果不斷煩惱,這一生不可能得成就。以釋迦牟尼佛來分的話,煩惱有八萬四千種,所以才有八萬四千種法門。

若以天臺宗與唯識宗來修的話,人有51個心所,每一個心所都涵蓋有情眾生的煩惱。有情眾生的煩惱都從貪嗔痴而起,如果不盡、不停止51個心所,我們的煩惱就會一直不斷出現。如果透過顯教的修行,要斷51個心所需要很久很久的時間,因此在《華嚴經》中善財童子修到見性之後,他的上師要他去參訪所有大成就者。這些成就者都是修密法的,因此在顯教也說華嚴是密法。為什麼會有五十三參?因為每一參都是教他怎麼斷煩惱、停止心所。51個心所後面之所以還有2個,是因為這2個就關乎到有餘涅槃與無餘涅槃,也就是到佛的境界。

如果單靠《華嚴經》來修,從一個凡夫出身,到能證到菩薩果位,並非一生一世這麼簡單就可以做得到。若是根據顯教經典,從凡夫修到佛果要經過三大阿僧祇劫。劫的意思指的是地球成住壞空,空之後再回來一次稱為一小劫,因此一小劫的時間是很長的。三大阿僧祇劫是以前印度人的數字,但現在沒有翻出來的究竟定義,以佛的觀念是凡夫要很多億萬年之後才有資格成佛。

釋迦牟尼佛弘法49年中,初轉法輪是先講四聖諦法、十二因緣法。為什麼不馬上講到金剛乘呢?因為釋迦牟尼佛開始初轉法輪時,當時在印度有很多種不同的外道,要讓這些外道體會到佛法,不是簡單的事。所以,釋迦牟尼佛要從人根本能夠體會的苦來開始告訴那些修行人。

印度之所以有這麼多修行者,是因為印度自古開始就有分得很清楚的階級制,也就是四個種姓。如果你是賤民,生生世世都是賤民,沒有機會翻身。就算是現代社會,賤民能翻身的機會也很少,除非移民到國外,否則在印度內部是很少有機會的,因此人都覺得很苦。以前印度人修行都希望不要苦了,印度的修行者都知道有輪迴的事,但不知是什麼讓眾生輪迴,也沒辦法讓輪迴斷掉,所以印度人修行有很多怪異的現象,就好像近代有一個將自己右手一直舉起不放下來,而此人現在真的無法將右手放下來,因為關節已經變硬了,這就是用苦修的方法來修。

釋迦牟尼佛弘法49年之中,都是從顯教開始。顯教就是將佛法的基本理論開示給眾生,但是如果要成佛,當然就要有方法。如果用顯教的方法去修,並不是不行,而是眾生需要的時間太久。很多人會說佛在經典中沒講過密法,其實在很多經典中都有金剛乘的痕跡存在。如果沒有修過金剛乘,就只會覺得佛所講的話很奇怪,因為沒有解釋,從文字去看經文中所寫的境界是完全無法體會的,只能用猜的,覺得可能是這樣、那樣。

例如禪宗中所講的「輕安」,到現在都沒有定論,很多弘法人講的是很含糊的。禪宗中之所以提到「輕安」,如果沒有到這個境界,真的講不出來,就算講很多理由來解釋也解釋不出來。以你們能聽得懂的說法來解釋「輕安」,就是已經有能力將煩惱壓伏,但還不能夠斷。能做到壓伏煩惱,當然清淨的本性就會好像靈光乍現、一剎那出現就沒了。以這樣來解釋,你們差不多能體會一下,否則是完全無法體會,還會猜想是不是身體會變很輕、安住在哪邊?其實並非如此。

如果以大手印來解釋「輕安」,就比較容易。大手印分為四個次第,分別為專一瑜伽、離戲瑜伽、一昧瑜伽、無修瑜伽。如果以禪宗所講的「輕安」境界,應該是在大手印專一瑜伽第三個次第快要進入離戲瑜伽第一個次第的境界,就能體會到「輕安」。「輕安」絕對不是肉體的感覺,也不是意識方面的感覺,完全跟這兩方面無關。

如果學禪是從意識方面感覺到的,那就沒有天臺宗了。天臺宗是將我們的意識分析得很細,一個一個去將它消滅掉。天臺宗之所以沒落,因為現代人沒有這麼多時間去修,現代人、包括出家人都很忙,所以天臺宗就慢慢地式微了,這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天臺宗很細,比唯識宗還要細,而這兩個宗在中土已經慢慢萎縮了。禪宗之所以還有,是因為讓人感覺很簡單,以為每天打坐、參話頭就好,一直在想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其實並不是因為參話頭能體悟空性,也不是一直參話頭就能證到空性,參話頭是等於持咒、念佛的意思,將所有的定力抓在一個點上面。

你們今天聽到就知道很管用,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很久沒開示這個部分了。事實上,不管是哪一個修行法門,都希望能夠先消除生生世世的惡業對我們未來造成的修行障礙。大家要聽清楚,並不是將惡業的果報消滅,而是將障礙消滅。很多人對消業障的觀念,以為是不好的果報沒了,其實不是很正確。如果惡的果沒了,佛不會講不清楚。佛一直說消業障,沒說過消果障、或是果障是甜的,佛經中也都沒提到。業障指的到底是什麼業?什麼障?不管是善業、惡業,都會障礙我們修行。所謂消業障,是讓業的能量與動力不會障礙我們學佛修行。

若是學佛人,尤其是修金剛乘、菩薩乘,不會擔心果報成熟。所謂菩薩畏因、凡夫畏果,就是菩薩只怕種下不好的因,而凡夫不相信果是從因來,所以怕果,因此反過來修行。在很多經典中,釋迦牟尼佛多次提到密法的部分。

最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讀《寶積經》時,看到釋迦牟尼佛開示不動佛的佛土境界,其中有個修行法門就是金剛乘行者一定要修到的。經中只是很簡單講到一句話,如果是外行人看到,會以為可能是訓練他的心不要起這種念頭,但若是修過密法的人,一看就知道經典中已經提到了。如果沒學過、修過密法,就會完全當成是看故事,認為不可能做到、怎麼可能做得到呢?之所以有虛空藏菩薩咒,都是為了學顯教的人而持的咒,因為白天我們還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思想行為,但晚上做夢是控制不了的。所以,顯教就要靠十小咒中的虛空藏菩薩咒,而金剛乘就要靠六字大明咒與金剛薩埵的咒。如果這兩個咒語唸到有一點相應,自然就會如每個法本中所說的不會再有噩夢。

今天所修的施身法是斷煩惱,累積我們福與智慧的資糧。不管我們要轉業或斷生死,如果沒有福與智慧的資糧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施身法是速成法門,能很快地幫助大家得到這個資糧。施身法的法本是一位西藏的女瑜伽士所寫,她已經單獨成為一個傳承,有結婚生子,聖號為瑪吉拉尊,現在她在西藏的第一座佛寺還存在,離直貢梯寺不遠。瑪吉拉尊尊者也是西藏第一個得到印度修行者來請教佛法的女瑜伽士。

施身法法本的顯教理論是根據《大般若經》,《大般若經》是釋迦牟尼佛所講的經典中量最大的一部經,其中一直不斷重複解釋空性的境界與心態,以及空性對成就菩薩道與成佛的重要性,要看完《大般若經》是很不容易的事。另外,瑪吉拉尊尊者也有用到金剛乘的部分。學金剛乘要學四個部──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而施身法中包含事部、行部與瑜伽部。事部是身口意要學習本尊的慈悲與菩提心,行部是所有一切行動、外表等都與本尊無二無別,瑜伽部是涵蓋所有氣脈明點,而無上瑜伽部在此不講,因為不會傳,你們沒資格學到。

施身法涵蓋金剛乘中的三個部,也涵蓋最尊貴的一個超度法──頗瓦法。修密法也有四個部──息(息災)、懷(懷柔)、增(增加權勢)、誅。當有些眾生會傷害到佛法時,可以修誅法。施身法包括息法與懷法,所以常修施身法的行者,累世的冤親債主不會再傷害他。

很多人以為參加完法會之後,健康就會馬上變好,其實不一定。如果定業已經要你死的,參加完法會還會繼續生病,讓你有足夠時間。很多人會認為參加完法會,已經超度冤親債主,為什麼還會生病呢?道理很簡單,當人生一場大病,都需要時間來調理身體,為什麼你們認為參加完法會就會讓身體馬上變好呢?這是不可能的。第二個解釋,正如祖師 吉天頌恭曾經開示過的,很多人得到修行者幫助之後,以為自己變好了,以為可以了,就不肯學佛、好好修了,也就是不精進、沒有利益眾生的心。

人之所以會生病、發生很多事,就是因為福報用得差不多。就好像有人欠債,就是因為沒錢。既然欠債,就分為兩個階段,一個是賺錢還債,債還清了才有資格把錢存下來。佛法的觀念也是一樣,就是要還債。佛菩薩沒錢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這麼多錢幫這麼多人還,那怎麼還呢?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代表你們修法,每次幫你們賺一點去還這個債,還了債不代表就會身體好,而是要去賺錢。怎麼去賺?就是要聽話、學佛修行。如果不聽話、不修行,福報自然沒有累積。福報不累積起來,你過去所做的惡因成熟,果報就會又來了。

來龍去脈是如此,而不是如你們以為是一次法會就解決所有問題。不要說你們前世,這一世用盡10隻手指加10隻腳趾都不夠數自己所作的惡業,還想一次法會就能解決?以為只要參加法會就好,自己可以不用修?哪有這麼好的事?如果參加法會就可以不用修,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還要這麼辛苦地修?應該第一個喊不修了、也不需要閉關了。你們認為靠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可以救你第一次,不能救你第二次。

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加持,那些冤親債主就不會整你。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們超度,不代表你們會變好,只是這一批冤親債主不傷害你。你過去可能有幾千、幾萬世,但你連自己這一世所做錯的事都不記得,怎麼知道幾萬世以前呢?時間到了,你的冤親債主在別的星球轉到靠近地球就會找上門。有些人會造口業說都不靈、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慈悲、佛陀不慈悲,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陀什麼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陀教你們,而你們卻不做,那就是你們的事。

前幾個星期那位皈依十幾年的弟子,皈依這麼久還會生病,叫她做大禮拜,做一做就四處張望,擺明不想自己做,什麼都要靠佛菩薩。佛經沒有告訴我們什麼都靠佛菩薩,只重複勸我們要修、要聽話、要做,但是你們卻什麼都不做。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幫你們修施身法,第一是幫你們累積一些些福報,但這些福報是用來給你們學佛。你們不要以為利用完佛菩薩,就不關你的事,人就不見。你們人不見不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正如中國人說不要臨時抱佛腳,等你們出事再來求,就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業力、定業成熟了,而佛不能轉變果報。如果佛將果報消滅掉,那豈不是就沒有因果法則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個星期開示佛法,是給你們機會將福報賺回來。但是,你們也不要以為只要來法會就有福報,如果心不對也是沒有。沒有懺悔心、供養心、慈悲心,就算來法會也只是得一些人天福報,再差一點也是得一些寵物福報。為什麼是寵物?因為不相信就是貪嗔痴的痴,很可能會墮入畜生道,但是因為你有來法會,有些福報,所以人家做狗可能是流浪狗,你若是做狗就被人稱呼為女兒,只有這個差別而已。

怎麼知道會不會墮入畜生道呢?很簡單,如果死之前老人痴呆、昏迷、什麼都不清楚,99%會墮入畜生道,你們不要以為很困難。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修法,只是盡自己的能力與願力來幫助大家,至於後面你要如何做是自己的決定,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關,也跟佛菩薩無關。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諸佛菩薩慈悲,但為何還有這麼多眾生受苦受難、出事呢?這就是因為沒緣。

昨天有位老太太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1年多前曾經參加法會,但突然間就不來,理由是家裡很忙沒時間。現在她再來,是因為老公突然出事在醫院昏迷,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讓她老公醒過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臨時抱佛腳,仁欽多吉仁波切無能為力。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有慈悲心,指示她去做大禮拜,結果她說自己膝蓋痛,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不必做了,可以回家,這就是沒緣。人就是這樣找一大堆理由,認為佛菩薩幫忙是應該的,如果幫不了,就說求了卻不理,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理呢?完全沒有緣、沒有供養心、沒有懺悔心,卻認為自己問了、想要就應該給。

臺灣現在是貪婪之島,每個人都培養貪心,在宗教中都是如此,那會好嗎?真的不會好的。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盡自己一點點小小的力量,在有生之年就盡量做,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能救多少就救多少,救不了也沒辦法。很多人以為做仁波切很威風,但做仁波切根本不威風,每天都會有莫名其妙的事情。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修法過程中極為莊嚴肅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顧自身辛勞、專注地搖鈴轉鼓、唸誦法本,並親自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懇切、莊嚴、清淨的法音傳揚,利益無數有情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加持力極為殊勝,震懾一切眾生,威德力遍滿虛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8 月 0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