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7月19日

法會開始前,由五位出家弟子分享。

首先,第一位出家弟子分享。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跟大家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日前往生的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修法,之所以會這麼辛苦,大家都知道原因。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因為女兒在家中是老么,出家時才10幾歲不到20歲,媽媽捨不得小女兒。又因那位出家弟子的姊姊是寺院住持,所以媽媽就跟著小女兒住到寺院中,一直住到遇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止,在寺院共住了30幾年。

事實上,寺院是提供給四眾弟子修行的地方,所有吃的、住的、用的、都是檀越、信徒布施供養的,若有人擅自拿寺院的物品,挪作其他用途,其果報正如《地藏經》所說的:「若有人偷竊常住財物、穀米、飲食、衣服乃至一物不與取者,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這樣的果報是很重的,因為信施是給大家做修行的用途,若挪作他用,他們就得不到福報,因此果報很嚴重。若本身是在家人,住在寺院,不能修聲聞乘,只能修大乘菩薩道,那是更高的標準。若是做得到還好,則堪受信施;若是做不到,受用信施就變成是偷竊常住的東西,是很嚴重的。

常住之物無論一草一木都不可拿取,特別是給僧眾吃的飲食;因為佛陀時代有很多佛弟子是已經證果的阿羅漢,都有神通,他們平時雲遊十方、居無定所,有的住在雲上,有的住在空中、地下、水中石頭,或是牆中都有,要讓他們固定在一個地方不太可能。所以佛陀規定,所有寺院要吃飯時均以打板作為信號,因此不用廣播告知要吃飯,況且每個國家的語言都不同。佛陀制定打板的方法,聽到打板時,這些阿羅漢就從空中、雲中、地下冒出來去吃飯。十方僧眾只要聽到板聲,都可以來應供,因此這個僧食是十方僧眾都可以受用的,是屬於十方僧眾的,若非修行人而盜用,如果吃了一碗飯,就等於欠十方僧眾每人一碗飯,這是很恐怖,不可能還的。

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在寺院吃了30幾年的僧食,聽說還曾跟寺裡的出家人吵架,沒有修行,所以她等於盜用僧食30幾年,等於欠十方僧眾每個人30幾年的僧食,這麼龐大要怎麼還?所以,上師超度她時才會這麼辛苦,必須耗費多少福報,大家可想而知。上師要給她多少福報,才能將她超度?

今天大家都看到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頭骨上燒出來的圓孔,非常的漂亮,圓圓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這樣犧牲自己,我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業,雖知道業重,但不知道這麼恐怖。然而,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句話,就幫我們擔當起來。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往生前,背駝得非常嚴重,上師開示那是往生畜生道的徵兆,因為欠的債還是必須還,沒有還就必須變成畜生,以身體血肉來還。而且生前由於上師將她照顧得很好,她竟然生起執著的心,貪圖享受而不想去淨土,因此上師為她修法才會如此辛苦。

隔一個禮拜,另一位年長弟子往生,上師本來擔心這位弟子家中沒有錢辦理後事,還說要幫她出錢。結果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修頗瓦法時才得知亡者掛念她家中還有十幾萬元的黃金,而且她還掛念執著要將十幾萬元的黃金留給女兒。面臨死亡時,她對為自己修頗瓦法的上師予取予求,卻寧可將錢留給女兒,都不知要好好供養,增加自己的福報。她不知自己沒有福報,是上師勉強幫她修法。因為這一點點錢財,執著的東西不管大小,這種心的執著與慳貪,就讓她更加墮入地獄與餓鬼道深處,上師要將她推上去就更辛苦。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心執著的東西太多,往生前會讓上師花多少力氣?重點不是執著多少錢,而是我們的心執著在那裡,就會讓上師很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這兩次頗瓦法,至今身體都還是不舒服。

從今年年初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屏東為100多年沒有被超度的亡魂修法之後,到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體一直不舒服。上師的身體已經發出多次警訊警告大家,我們不應該再如此折騰上師,上師只有一個。我們如此殘害上師的健康,於心何忍?上師教我們的佛法,是要叫我們自己去修、去做,照因果法則去生活,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加持與護佑。而不是自己不修不止惡,硬要上師加持、消災解厄、超度。我們都是如此,只顧一己的利益,利用上師的慈悲、不惜犧牲上師的健康。上師教我們要發慈悲心、菩提心,但我們連做人最基本的良心都不存在,還說什麼學佛呢?說得太好聽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這個娑婆世界有許多的責任和佛法事業要去完成,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責任很重,包括佛教界和教派內外,更有無量無邊的廣大眾生都等著上師去利益、度化他們。身為弟子的我們不能為了私人的利益拖累上師利益廣大眾生的菩提心願,我們真的不應該。大家不應該再這樣子折騰上師下去了!應該生起一個共識,就是從現在起,除非自己具備因緣福報及條件,按照上師開示的佛法去修行,包括五戒十善、慈悲心、懺悔心、菩提心、出離心都要修,除非有足夠的供養,否則就不要硬求上師幫我們修頗瓦法。其實即使上師沒有個別為我們修頗瓦法,每個月的施身法法會中就已經有頗瓦法了,就已經很足夠超度我們的親屬,包括我們自己。所以,我們不要勉強上師一一幫我們修頗瓦法,這樣上師很辛苦,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都沒做到。

我們不要以為上師對我們的慈悲、幫弟子修頗瓦法是應該的,是理所當然的事,絕非如此。另一位出家弟子的顯教師父很有名,也是具足大慈大悲的菩提心,見到有人有病有難,都是主動加持超度。但是,後來他得罪了許多山妖水怪與鬼神,雖然他自己有修行可以躲過去,但是傷害到旁邊的人,傷及無辜,有一些冤親債主其實是很厲害的,所以後來他就很少幫人家做超度了。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我們擔當起這麼多業,身體都已經這樣了,還是從頭到尾都是一個態度,不會說不要修了、不要救了、不幫弟子修頗瓦法了。本來,弟子們應該要去祈求的,但是上師身體都已經如此,還是沒有說不修法了,菩提心還是同樣如此堅固。

之前有一位北京大學的教授,他自己在其他教派有聽說過修頗瓦法,但聽到上師修這麼多頗瓦法,覺得很不可思議,他說在西藏要求得頗瓦法,都是需要供養與亡者等身重量的黃金才可以,而且還不見得可以親自見到瑞相,所以他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能修這麼多頗瓦法,有這麼多瑞相,真是不可思議。南珠堪布也說過,在雲南只聽過頗瓦法,卻沒見過有人修此法,也沒見過瑞相。誰知到了臺灣,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這麼多頗瓦法的瑞相,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太厲害了!

大家不要以為能夠很容易就遇到這樣的上師,真的不是如此。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從很早以前就一直提醒我們要好好保護我們的上師,注意上師的身體健康,我們卻從來都沒做到珍惜上師,只會折騰上師、迫害上師的健康。我們都沒有修,都賴給上師,真的是誠無廉恥、忘恩負義!我們都對自己太過寬厚,對上師太殘忍、太殘酷了!真的是在輕慢上師、輕慢佛法。所有佛傳下來的佛法會在世間消失,最大原因就是因為眾生輕慢佛法,佛菩薩憐憫眾生,不要再讓眾生做這種惡業,就把佛法收回,所以大家要小心。

她不能阻止大家去求往生淨土,但拜託大家先看看自己的條件夠不夠、供養夠不夠,再想想自己是否有資格祈求上師?已經有那麼多例子給大家看過了,只要有做到、有信力、具足因緣福報的,不必求,一樣可以往生具足瑞相。希望大家要珍惜我們的上師,上師只有一個,雖然我們都做不好,但每個人都用最大的努力珍惜我們的上師。

第二位出家弟子分享她在法會開示裡有看到一段寫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藏傳佛教密法是超越科學、超越醫學的。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持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密法裡最殊勝的八大成就法之一的頗瓦法時,是將自己身體的能量──即「火」的力量進入亡者的體內,再以此能量,將亡者的神識經中脈由頭頂骨頭的梵穴處穿孔而推出去,因而必定在頭頂骨頭的梵穴處產生一個邊緣工整、圓潤平滑的穿透性圓孔,大家有看到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上所放的火化後頭骨圓孔瑞相,那一定要是具德上師才能做到的,而且修頗瓦法非常消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的能量。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僅曾於2006年2月3日至2月4日之間連修四個頗瓦法,修到心脈都停了,在最近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往生之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修頗瓦法,修完頗瓦法之後,耗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的能量。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沒有資格得到頗瓦法,生前駝背是要墮入畜生道的相,是上師大慈悲力、大功德力,硬把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修法超度到淨土去,不只她自己,還有被她所傷害的許許多多眾生,不知有多少都一起被超度了,非常耗損上師的體力。

大家都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的殊勝,有很多不可思議的瑞相,所以大家都予取予求想要求頗瓦法,卻從沒想過應該用什麼心來求這樣殊勝的頗瓦法。在西藏要幫家人求頗瓦法,要在往生前就去找尋一位會修頗瓦法的行者求法,首先要做大供養,要拿與亡者身體等量的黃金供養,接著恭請行者到家中並作四事供養,包括吃住等,等到家人往生,行者幫亡者修完法後要再供養行者,最後送行者回去後要再供養,我們都沒做到這些,哪裡有福報請求修法呢?

她在之前待的顯教寺廟,如果有信眾要為家人求超度做佛事,以大部經梁皇一場做下來至少要50至100萬,家人還必須代替亡者從早上一直拜到晚上,連續一個星期,即使如此,她也沒見過有任何殊勝的瑞相,也不知道亡者有沒有往生淨土。如果家中有人生重大疾病,要求消災加持,到寺裡做場法事至少要20到30萬不等,家人也要代替病患去懺悔,所花費的財力、精神與體力幾乎是無法衡量的。

反觀身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可曾花龐大的財力與精神體力來供養?弟子們只要一有事就都賴給上師,總是會要求上師做到我們所想的,如果沒有就會覺得上師不慈悲,越來越耍賴,什麼都賴給上師。當生活很安逸時,也只想自己的家人、小孩,把最好的都要留給他們,從沒想過上師,有時候還捨不得供養上師。大家要知道,當一位亡者生前沒有具足善根福報、沒有大懺悔、沒有持五戒十善、又沒有做大供養是很難善終的,往生後家人若沒幫亡者修福懺悔,又遇不到一位大成就者幫他,那亡者會一直在六道中輪迴著。

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後,她才知道我們都太幸福了,能遇到一位具德上師,有大慈悲、大成就、實修實證的仁波切,只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灣,每星期六都會接見信眾,用佛法幫眾生解決煩惱;還有每星期日會升法座開示佛法,每一句開示都是一個法門,都可以轉眾生的煩惱;還有每個月有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其實現在已經沒有一位修行人每個月修施身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這樣不捨生命地一直利益眾生,為弟子們承擔的真的太多。反觀,弟子們可曾想過自己要下功夫,如實依教奉行?

在宿舍與她們同住的一位年長師兄,從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現在10多年,已經80歲了。這位師兄很用功,她們曾經問過這位師兄:妳可以去請求頗瓦法。年長師兄說自己不要去求,不能自己什麼都不去做,而只賴著上師。她呼籲大家想想自己皈依上師的初衷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求跟隨上師學佛,而不是覬覦上師的頗瓦法,我們應該一直依止上師所教授的用功修習,自求成長,他日若真是力有未逮,人家才會同情出手相助。人必須從對自己負責做起,才能對社會負責,不能永遠做個媽寶!自己多用功一分就少消耗上師一分精力。在生活瑣碎事情上,這位年長師兄都不麻煩上師,有時上師關心她,她都懇求上師不要掛心她,她都希望上師能有更多的體力精神去利益苦難的眾生。她請在場的年輕師兄問問自己有這種精神嗎?

其實上師的每個法都是救度眾生,殊勝、不可思議、稀有難得的,就看我們對上師具足幾分信心、幾分恭敬心,就能得到幾分利益,不是一定要頗瓦法才能超生淨土。我們真的要好好珍惜我們的上師,上師已經很忙,為了教派、利益一切眾生,還要做很多的事情,我們真的不能這麼自私地讓上師來為我們承擔那麼多了。希望大家提起跟年長師兄一樣的心,不要再繼續摧殘上師,應該要好好保護、珍惜上師。

第三位出家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賜予她分享的機會。她問大家知道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辛苦,只要在臺灣,每個星期日都會升座說法嗎?就是要讓弟子們能夠明白了解,佛是在教導我們什麼,教導我們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能轉煩惱為菩提。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自己所說的是顯教的道理,修的是密法。人世間種種的一切,只不過是我們人生的一個過程,學佛真正的目的是什麼?是要做自己的主人翁。什麼又是主人翁?就是要能夠掌握自己死亡的整個過程。

佛法是很珍貴的,每部佛經的前面會有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一位具德、具格、具相的上師更是稀世珍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位有經驗修行得大成就者,能夠看出眾生的問題,更能一針見血地告訴我們問題所在,不離開因果,幫助眾生,教導眾生,但是弟子們還是要聽話去做,而不是依賴上師。

在學佛的過程中是會出現一些障礙,但是我們依靠上師、佛菩薩的加持,把持住我們學佛的心堅定不變、信受奉行,這些障礙是可以跨越過去的。我們是依靠上師而不是依賴上師,當我們的眷屬有狀況的時候,大家會擔心,馬上想到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但有沒有擔心過,賜予我們法身慧命的父親呢?大家只會要求修行人要慈悲,請問大家,我們又對修行人有慈悲嗎?可曾考慮過上師的安危,有做到三福中的侍奉師長嗎?沒有做到的話,哪來的福報呢?我們都知道福報是從供養布施而來,信眾剛求見的時候,上師需要用善巧方便以欲勾之,但是我們是皈依弟子,聽聞上師開示的佛法,也傳了法,就應該努力去修,努力去改過。以上師開示的五戒十善、《佛子行三十七頌》為標竿,不是一遇到問題就丟給上師,而自己都不先去做。

約3年多前,有一天有位師兄見了她說:我要和妳分享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她說前陣子她膽結石痛了3天,打了針吃了藥還是痛。那天是星期六,她很痛苦地在自己家的佛堂前,聽著上師開示的懺悔法帶,邊聽邊流著淚,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肯定就是自己造的業,傷害了無數的眾生,讓眾生痛苦,今天自己才會那麼痛,她就跟冤親債主說:對不起!我傷害了你們,讓你們痛苦,我懺悔。突然間她想到3月12日左右,郵局戶頭裡有一筆保險的紅利進來,心想她應該要把這筆錢領出來,代替冤親債主供養上師。接著說:我會將這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全部迴向給你們,讓你們都能離苦得樂。就這樣,說完的那一剎那,竟然痛了三天的膽囊痛,馬上不痛了,她嚇了一跳,接著淚流滿面。想到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眾生是多麼地需要,她只不過說出來而已,錢還沒有領,也沒有任何人知道,只是自己在跟冤親債主說而已,就讓她的痛馬上停止,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上師的加持力眾生太需要了,我們只能依靠著上師,在她還沒想到有那筆錢可以供養時,她跟冤親債主說:她會好好學佛,每個星期日會代替你們參加法會,但是依然疼痛。當想到有那筆錢可供養時,竟然一說出口就完全不痛了,比到醫院打止痛針的速度還要快,真是不可思議。這個供養沒有任何人知道,也沒有當著上師的面說,只是在法照前面說出而已。她的內心非常感動,於是拿了卡,請先生去提錢出來,她先生穿了衣服正要出門時,才想到當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接見信眾,於是說:那明天帶去道場好了。她馬上打電話跟聯絡人,確定上師當天是沒有接見信眾的。於是她趕快又跪在佛堂前面,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說事情的經過,然後跟冤親債主說:對不起!我忘記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沒有接見信眾。但是我明天一定會將供養帶去道場代替你們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做到,會將這供養的功德全部都迴向給你們。

就這樣她就沒有再痛了,第二天星期日的法會,她很恭敬地將這筆錢放入供養箱,然後再到壇城前面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報告:弟子用懺悔的心代替眾生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弟子傷害的眾生,願他們都能離苦得樂。自此以後,她就沒有再痛過了。

所以各位師兄,供養一位具德的上師,力量是那麼的不可思議,眾生比我們還清楚,我們根本不能做什麼,被我們傷害的眾生清楚知道,只有幫他們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是最快最好的一條路。願我們供養的心永遠都在,願我們傷害過的眾生也都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早日離苦得樂。

我們的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佛菩薩一樣,無所不在,佛光永遠庇蔭著我們,大家要有信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信乃一切功德之母,福德不能轉業,功德才能轉業。最近在道場坐著往生的信眾,就是信成就的最好示現。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任何一個法都能超度,每個月固定一次的施身法法會中,也含有頗瓦法。記得以前在舊道場的時候,因為空間有限,只容納250人左右,而現在一次法會,就有將近1300人至1500人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辛苦的。

大家都知道,自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屏東修法回來以後,最近又連續為兩位師兄修頗瓦法,而這兩位師兄其實是沒有具足的因緣福報可以得到殊勝的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硬修的,用自己的福報換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還是不間斷為了利益眾生而奔波勞累,是用全部的生命在弘揚佛法,做弟子的我們,真的要好好珍惜我們的上師,因為虛空中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太多太多的眾生需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度,也包括我們在內。

各位師兄,今世我們能夠有因緣福報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家能夠聚在一起學習佛法,就不用擔心,只要發願下定決心幫自己解脫生死,進而能幫眾生解脫生死,依教奉行,上師及佛菩薩會成就我們的。因為這是他們的願力,她和各位師兄互勉。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康泰、法輪常轉、常住在世、佛法事業發揚光大。

第四位弟子分享,從前印度有一個無惡不作的強盜名叫犍達多,有一次他走路的時候腳下遇到一隻蜘蛛,本想抬腳踩死牠,但是轉念一想:牠只是一個無辜的小生命,與我無仇,於是就移開腳步放過牠。由於他窮凶惡極,壞事做盡,所以死後墮入阿鼻地獄受極大的苦。佛陀觀察到他曾經有放過蜘蛛這一個善念,可以做為救度他的因緣,於是就從地獄頂端垂下一條蜘蛛絲,他就趕緊攀住蜘蛛絲奮力往上爬,爬到一半的時候,蜘蛛絲晃了起來,而且越晃越厲害,往下一看,原來無數的地獄眾生也順著蜘蛛絲爬上來了,他深怕蜘蛛絲斷掉,自己又會萬劫不復,於是開始用腳踹下面的人,企圖把他們一個一個踹下去,也忘記了自己必須趕緊往上爬,結果蜘蛛絲斷了,他和所有地獄眾生都一起掉回痛苦的地獄受煎熬。

從這個典故可以知道佛菩薩不捨任何一個眾生,即使是地獄中罪大惡極的眾生都要去救度,但前提是眾生自己必須有得度的因緣,即使只有如蜘蛛絲那麼微小的善根,都可以成為佛菩薩救度的憑藉,否則佛是無法度無緣人的。

大部分的弟子最初都是因為病苦或困境來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因而進了寶吉祥佛法中心。或許大家過去或多或少都有些微的善根,所以上師可以把大家從罪業苦果裡拉拔出來,但是上師之所以加持大家不受苦果,是要大家能夠用功修行解脫生死,進而利益眾生。然而,大家在沒有苦的時候,常常會因為過著好日子而忘了上師對我們殷切的期望,等到有苦的時候再去求加持。

這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續為兩位師兄修頗瓦法之後,身體又出現不適。上師可以不要命地救度眾生,但是我們不能再忍受失去上師的危機,試想沒有上師,誰能教導我們正確的佛法?誰能在我們犯錯的時候,大聲呵責、嚴厲處罰,讓我們免去惡業苦果?世界上天災人禍不斷,就是因為眾生不能明辨因果,誰能讓我們不捲進共業,又能加持我們不會非時而死?誰能傳授我們解脫生死的法門,讓我們不會渺渺茫茫生了又死、死了又生,生生世世反覆受著生老病死、憂悲苦惱的痛苦?沒有上師,我們修行的路是沒辦法走下去的。這次我們必須痛定思痛,不能再讓第二個拖累上師的弟子出現。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要去淨土的條件,必須是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所謂善男子、善女人,就是修五戒十善圓滿的男子和女人,還要有一念真心發願迴向,願生淨土。她從一年前住進宿舍,就看見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已經不會念佛,手裡拿著唸珠,撥來撥去都在同一顆,嘴上也沒有在唸,告訴她上師的名號,要她記得,她好像有聽沒有懂。她常告訴看護說她苦了一輩子,以前全家都靠她編草蓆才能維生,現在一張開眼睛就有飯吃、有人服侍,從來沒有這麼享受過,所以她們叫她念佛、念上師,她就覺得她們好像要她快點死。

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已經100歲了,只能躺在床上,駝著背,腳永遠彎曲著,大小便要人清理,吃飯穿衣要人服侍,起床上床要人抱上抱下,但是她還迷戀著這個臭皮囊,心智不清的時候,嘴裡說出來的名字都是她的家人,沒有上師,也沒有佛。那位出家弟子的媽媽可以說是沒有善根、福德因緣去淨土,不墮落三惡道已經是很僥倖了,可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為她修了頗瓦法,送她去淨土,這必定是要損耗許多能量的,就因為那位出家弟子在生的時候幫媽媽求了頗瓦法,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承諾的事是一定要做到的。

我們必須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 仁波切所修的法都是稀世珍寶,可以說世界上鮮少能與其左右的,但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一切眾生有平等的大慈悲,任何人只要有些微的善根,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會答應超度,以致我們都習以為常,不知道上師的珍貴,以為黃金和銅一樣平常。看到那麼多人往生時那麼自在安詳,甚至重病者都能沒有痛苦的往生,我們要學習到的是從此不必貪生怕死,而不是以為有上師可以加持、超度,自己就可以渾渾噩噩過日子、不修行。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護持教派,經營著龐大的事業,要統理、教化事業體系下所有的員工,要為教派憂心勞神,又要隨時護佑著弟子,讓弟子們修行沒有障礙、不非時而死,還要救度、攝受有緣的眾生入佛法大海,要為弟子們修法、開示。而做弟子的沒有一個人有能力為上師分擔一絲一毫的憂勞,能做的就是不要再損耗上師的能量,讓上師能常久住世,利益更多眾生。她呼籲,當我們或我們的眷屬有病痛或苦難的時候,不要急著求加持,要先問問自己有沒有足夠的善根和福德因緣讓上師來拉拔?也就是說平日自己有沒有把上師的教導放在生活中實踐?我們那一念解脫生死的心真不真切?在五戒十善方面我們可以給自己打幾分?能不能稱得上是善男子、善女人?還有,我們有沒有如實精進修持上師所傳授的法門?現在業報來了,我們的懺悔心夠不夠?能不能提起勇氣去面對和承擔?還是一味的想逃避和求加持?

假如我們要為自己求頗瓦法的話,除了上述的條件,我們更要再衡量一下上師在我們的心中占有多少地位,也就是說平日我們所掛念擔心的都是子女和家人眷屬呢?還是隨時憶念著上師,想著上師的教誨,想著要如何護持上師救度眾生的佛法事業,還要審查自己求生淨土的那一念心懇不懇切。假如這些條件都沒有的話,上師要超度我們是非常困難的,要損耗許多能量,甚至要用健康、生命來交換,就像超度近期往生的兩位弟子,還有上次屏東火供的亡者。假如我們要為父母或眷屬求頗瓦法,他們年老退化沒辦法做到這些條件,我們能不能為他們做大供養,或做大修行、大懺悔?若非如此,他們就會拖累上師。

總之,往生淨土的資糧是平日就要累積起來的,不能等到無常來臨時才臨時抱上師的腳,那樣會拖累上師。宿舍裡已經80歲的年長師兄,皈依十多年,每天還是照常大禮拜,上師所傳過的法每天如實修持;大熱天室內溫度超過40度,沒開冷氣,她會等到日照退出她的窗外才開始拜;下雨天屋頂漏水,用盆子接水,照樣可以在旁邊拜。她說她要盡量減輕業障的重量,這樣上師要背她去極樂世界的時候就不用花那麼大的力氣。她表示,這就是弟子們每個人應負的責任,也是弟子們所能做的保護上師的方法。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常久住世,佛法事業興盛圓滿。

最後,第五位弟子分享。她相信各位師兄,應該沒有忘記自己是為什麼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吧?當然是為了跟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但是各位師兄我們可曾天天問自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我們聽進去多少,更不用說做了,連聽都很難了。我們的心有時時記住我們是學佛的弟子,要恭敬三寶、要如實學習佛法嗎?看似簡單的皈依上師,我們的心做到多少?我們的心是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裡嗎?還是在我們自己的欲望煩惱裡呢?如果我們不時時去反問自己這些問題,那麼我們學佛只是表面,恭敬上師是假的,因為我們根本不瞭解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我們的命還重要千萬倍,我們更不會瞭解法喜充滿是什麼。因為我們的心是在世俗的愛、恨、煩惱、五欲六塵裡。我們的行為自然是做一些傷害上師的事情,糟蹋一位具德又難能可貴的大修行者,更是利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而滿足自己的欲望。

各位師兄都很清楚我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但是各位師兄是否更清楚明白我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另一個身分,就是佛法的傳承者。就如八大成就法中的施身法和頗瓦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能圓滿成就,利益無量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每一句話也都能饒益無數有情,更是我們想解脫生死之人的無上甘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是我們的仁波切,更是一切有形無形有緣眾生的仁波切。這一點我們一定要記住,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我們的,所以我們不能這樣拖垮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我們拖垮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在做一件惡事、惡業。

佛法的尊貴、佛法的受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讓我們親眼見到、親身體驗。相信大家進來寶吉祥佛法中心,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佛法的真實受用。她在顯教出家20年,真的不知道佛法的受用在哪裡,是在寶吉祥佛法中心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利用佛法幫助、攝受眾生,讓眾生轉迷為悟,她才真的體會到佛法的真實可貴,真的很感動。但是,我們真的發出稀有、恭敬、讚歎及珍惜與學習的心了嗎?還是依舊活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我這個、加持我那個、只知道在欲望追求佛法、拖垮 仁欽多吉仁波切?

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給我們很多很多,而且是默默地付出。請問各位師兄,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佑,我們一家大小能如此平順嗎?能這麼平安過日子嗎?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攝受,我們的心能如此感到一點點安靜嗎?我們更有許許多多的橫禍都是重報輕受,沒有車禍橫死,沒有一家火災房子燒毀,這些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自己的福報甚至生命在幫助我們,這就是最大的加持,而不是一定要將金剛杵放在我們頭上。

其實,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默默地看著我們,就已經默默地加持我們。但是我們感恩的心提起了嗎?我們怎麼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我們包山包海、包生死?更何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會了我們什麼是佛法,從基本的吃素。現在坊間很少人強調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何這麼強調要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當我們吃素時才開始信佛,當我們開始信佛,才會有一點福報,幫亡者累積福報,亡者才能得度。當我們開始吃素,才是真正的放生,才不會傷害眾生。光一個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教會我們很深很深的佛法意義,可是我們從來沒去體會。生活中,仁欽多吉仁波切更教導我們留意自己的身口意,深信因果,進而感恩周遭的人事物,甚至培養慈悲的心。這樣一位稀世珍寶、福佑臺灣的大修行人,大家忍心糟蹋嗎?大家忍心只為自己而拖垮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嗎?

如果大家再不提起真正學佛的心,那麼諸佛菩薩就沒有住世的因緣。如果我們只知道求而不知道自己應該付出,甚至努力學習,更是在糟蹋汙衊佛法,更枉費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用心教導大家。最重要的是,大家面臨死亡時要怎麼辦?平常沒有守五戒十善,更不是善男子善女人,心中掛念的又是夫妻、兒女、財產、事業,而不是上師,我們有哪一念的善因、福報,能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送我們去淨土呢?但是如果我們肯努力、對上師有絕對的心,做好我們應該具足的福報因緣,上師絕對會推我們一把,因為這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力,而不是用賴的、用求的。

我們真的應該珍惜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佛法傳承者的重要性。世間若沒有佛法,是黑暗的、是苦難的、是天災人禍不斷的。所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然比我們的命重要千萬倍,因為我們根本沒有能力,連自己的惡業都無法承擔,怎能如此耗損 仁欽多吉仁波切呢?我們不可以只怕自己沒命,而不怕上師沒命。看看歷代的修行者,如何對待自己的上師,他們是全部財產供養、生命供養,而我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更是長久以來無間斷地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護持教派,以最近兩個月為例,粗估就已供養超過200萬人民幣。所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的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心。

再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佛法的傳承者,歷代的修行人是如何重視佛法、恭敬佛法,更是用生命在求佛法。但是每星期六我們看到師兄來求法的心,好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們是應該的。「我拜完大禮拜、我唸完百字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然要給我獻曼達儀軌呀!」而不是用一種恭敬、喜悅、虔誠及供養的心來求法。為什麼我們的道場裡有110人被罰不能供養,就是我們的心不重視佛法,不恭敬佛法。如果大家真的不提起學法、恭敬佛法的心,諸佛菩薩跟上師和我們的緣要如何繼續下去呢?請大家真的要細細思量!

接著,出家弟子領眾持誦六字大明咒。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7 月 2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