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6月21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和與會大眾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家人及救她性命的事蹟。她於1998年9月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1999年8月8日皈依,家人中共有4人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17年來無論是她的娘家、夫家都領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極大的恩惠。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單照顧她,也照顧她的眷屬。這麼多年全家能平安的度過,也是依賴上師的福報過日子。在此她略述眷屬領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經過,其中往生者有4位、活著的有2位。

第一位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往生者是她父親。1998年9月她父親在家摔跤,住進醫院,因感冒引起肺炎轉進加護病房。當時父親已患胃癌1年多,謝師兄是她父親的主治醫師,父親在進加護病房時,經由謝師兄介紹,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到加護病房加持,也安撫他們這群無助家屬的心。父親情況好轉,他們兄弟姊妹一起到茶藝館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父親,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地開示他們,他們的父親這一生非常辛苦可以休息了,千萬不要叫父親加油,而是要叫父親跟佛菩薩去淨土修行。

她父親很快轉入普通病房,沒有任何癌症病患的痛苦也不用打止痛針,亦無骨瘦如柴。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緣的人,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會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空的時候往生,也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

父親往生前幾天寫紙條告訴他們,他10月31日要走了。到了那天父親血壓飆高到140,兩眼往上翻,他們幫父親穿戴整齊,到了下午父親忽然好轉。第二天(11月1日)父親血壓又飆高到140,兩眼又往上翻,下午父親自己把氧氣罩拿下,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到下午4時55分醫生宣告父親往生。她打電話去舊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剛下法座,馬上幫父親修頗瓦法,修法後,還親自到醫院看父親,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父親什麼都放下了。父親的梵穴是熱的,她和家人都很感恩及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力。之後,大姊跟她都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大姊因愛面子放不下身段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指人心的教法而離開了道場。

第2位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往生者是她的大姊。2004年她的大姊發現得了膽管癌,又回頭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救命,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的大姊參加法會,而且一次都不能缺席,並說她的大姊。但她的大姊受不了癌症疼痛而去住院治療,中斷了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話沒有照做,就是沒有完全相信上師、對上師沒有十足的信心。她媽媽早逝,大姊是她的第二個媽,愛好美食,像她媽媽一樣做一手好料理,尤其愛做炸青蛙。她的大姊重病住醫院時,四肢瘦弱,腹水造成肚子腫脹,開過刀的肚子上有一條長長的疤,那模樣就像青蛙一般。

她的大姊往生前,有一次連續10天沒大便,臉上全是黑氣,每2個小時不到就打止痛針,任憑西醫、中醫、去媽祖廟求的符咒、及她大哥自以為是神通的功力,也無法讓大姊排便。她的大姊自知時日不多,要兒子打電話給她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她去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儘管大姊不聽上師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然非常慈悲地答應了。隔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去醫院加持她的大姊,她的大姊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壽,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每個人都會死,給大姊學佛的時間。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離開醫院,她的大姊立刻排便,連續3天如此,臉上黑氣全消了,不僅可以起來走路,也不用每2個小時就打止痛針,大姊以為自己好了,說出院後要作大禮拜懺悔。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說,她的大姊的內臟都壞了,無法痊癒。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她的大姊直到往生前都不必靠止痛針止痛,走的時候很安詳,得到施身法超度。原來因為甲狀腺而凸出的眼睛平了,臉像嬰兒般的白淨。她的大姊往生後,她同事到家中致意,晚上回家,夢中看見大姊身邊站著一位白頭髮的老先生,大姊告訴同事「叫大家不要難過,我很好,我跟我父親在一起」。她的父親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是立刻往生淨土的大法,所以父親跟大姊在淨土好好修行,他們都好開心。

第3位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往生者是她的大哥。大姊走了,大哥走不出傷痛,不到1年就發現胃癌。大哥用自以為是學神通的佛法治療,沒有接受任何西醫治療,在生命的最後才承認拜錯上師學錯佛,在醫院安寧病房過世。大哥在斷氣前用最後一絲力氣吃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給的甘露丸,並得到施身法超度,不落三惡道之苦。同樣是胃癌,爸爸沒有疼痛,沒有骨瘦如柴,不必打嗎啡止痛;大哥卻痛到死,骨瘦如柴,要打嗎啡止痛。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心不一樣,福報就不一樣。現在她的大嫂也成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

第4位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往生者是她的婆婆。她的婆婆在6月22日往生,已經95歲了,年輕時開葷食餐廳,年老時不能走路,包著尿布臥床多年,罹患老年癡呆症,不會說話表達意識,不能進食而靠鼻胃管,每天不停地抽痰,每次抽痰都因痛苦而流淚。她最近換房子,接婆婆、大伯同住,早晚她進婆婆房間點除障香,拿《快樂與痛苦》書中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婆婆看。因為外勞說晚上抽痰的次數有減少,她對婆婆說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婆婆居然回答說好,這是多年以來從婆婆口中第一次說出有意識而且非常清晰的一個字,她跟外勞都嚇了一大跳。

有一次她晚上去婆婆房間,拿《快樂與痛苦》中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婆婆看,對婆婆說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晚安,婆婆再次點點頭。很明顯地,只有跟婆婆講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關的事時,婆婆就能清楚明確地回應。如果婆婆是無意識地回應,不會連續發生這麼多次。當時婆婆氣喘住院,氣喘轉肺炎、轉敗血症無法排便;控制後併發肺炎,輸血打高蛋白又血糖過高,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完信眾時,他們小小供養上師後,婆婆的情況立刻穩定下來。她和先生都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過,我們福報用得很快,更要好好珍惜累積福報的機會,不是為自己,而是為眾生。她由衷地希望所有家人能排除萬難參加法會,自家人是最難說動的,她慚愧地表示,也是她自己沒做好。她先生17年前就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但是因為他不肯戒菸、不肯吃素、不肯皈依,就不能參加週日法會。她先生去年因攝護腺開刀反覆感染自己受苦,現在為婆婆生病開始吃素,還代表婆婆懺悔做大禮拜,不管婆婆是生是死時,都至少少受一點苦。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最大的孝順就是學佛,她兒子皈依了,他說不是因為母親,而是他見到一位實修實證的大修行者,受到感動而皈依。她兒子如果不是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這個玩樂團、搞藝術、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兒子,她是永遠操心不完的。

三週前的星期六,她跟兒子去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婆婆,婆婆沒有進加護病房受寒冰地獄之苦,在斷氣前吃下甘露丸,最後微張眼睛看了日本不動明王火供法會相簿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一眼。不管婆婆是生是死,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婆婆不知還要多受多少醫療之苦。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活著的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首先是她。1993年至1996年她先生派駐美國3年全家隨行。返回臺灣的前幾個月,她出家的同學叫她每天唸誦《地藏經》。她有空時每天唸一本,沒經過上師的傳法,一直抱著有唸有保佑的貪念在唸。就算唸得再多,也沒什麼幫助,但結了一些善緣。回臺灣後,因上班累就分成3天上中下唸,有一天在誦經時打瞌睡,突然看見一位穿黑色袈裟的出家眾對她說,她學佛少三件事。她問她學佛社的同事,他說應是地藏王菩薩。這夢境在她心中沉寂多年,直到1998的9月進入寶吉祥佛法中心後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中才有了答案。

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學佛要發心,首先要起懺悔心、第二個要發的是慈悲心、再者重要的就是信心。她終於了解自己欠缺的就是懺悔心、慈悲心與信心這三件。她從未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此事,但實證實修的大修行者,知道眾生的需要,會針對眾生的需要講法,所以每一次的法會都很重要。她幾乎每一次的法會都哭紅了眼,仁欽多吉仁波切句句都講到心裡,讓我們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

2001年她因子宮肌瘤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叫她回去把大禮拜做完。她就只是照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吩咐做,沒有接受其他治療。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下,到現在14年了都沒事。有一次出國在車上跟師兄們分享,一位是內科醫生的師兄說:沒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但是內科醫生,還是婦產科醫生。

2014年12月5日,因為搬家,她獨自返回舊家整理雜物。與先生約好次日一大早再來接她搬運雜物。晚上做完功課,約過12時就上五樓去睡覺,不知睡了多久,被一陣按得很急的電鈴聲驚醒,看手錶已是隔天早上9點多。她從五樓走下來,看見四樓樓梯口有一灘血跡,還有一根半露在盒子外面的按摩棒。她開門後,見到她先生氣急敗壞地說:「妳怎麼回事?手機不接,門又從裡面鎖死。」她這時才覺得頭皮有點漲漲的、頭髮是結成一條條的,用手一摸都是血。可是她完全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她的記憶停在前一晚上床睡覺的時間點,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小偷進來了,把她敲昏了?可是她是從裡面反鎖大門,不會有外人闖入。

回到5樓,她看見枕頭上有一個如頭型般圓圓的血印子,她想應該是她習慣早上5、6點起床,從5樓臥房走樓梯到4樓上廁所,不慎自5樓摔下時手又帶到旁邊裝按摩棒的盒子,砸在她頭上,把她砸昏在4樓樓梯邊。看地上血跡,有中型菜盤子大小血跡未乾,應該是流了好一會兒。令她不解的是,她第二天醒來應門時,怎麼可能會躺在五樓臥房床上,而且臉正面朝上、蓋好被子沒有受寒。

她先生馬上送她去醫院急診,後腦縫了2針。因她完全不記得事發過程,醫生怕她腦子出問題,立刻做斷層掃瞄、繼續留院觀察4小時看有沒有腦震盪、腦水腫,要她抬手抬腳看她的反應。急診室的醫生並找來腦神經科醫生給她檢查,醫生說她腦神經叢的傳導有問題,要她住院觀察約一至二個星期。她跟醫生說她明天有法會要請假,腦神經科醫生說不太可能出院,因為她隨時可能忘了自己是誰,醫生不會同意她請假。她堅持一定要參加法會,結果醫生要她寫切結書,才讓她出院。事實上,隔天她不但參加了法會,而且星期一也正常上下班,到現在都沒因摔倒請過假。

12月26日她還去了日本5天,又平安的回來,並在車上跟大家分享。擔任護理師的王師兄聽了她的分享一直說,真的很危險,如果她後腦的血沒有流出來,血塊留在腦裡面也很危險,腦水腫要開刀,頭蓋骨可能要打開。她爬回床上正躺,枕頭壓著血管,血沒流太快但亦沒留在腦中,沒有腦水腫,不必開刀;如果沒躺在床上,而是躺在4樓地板上,血流很快會失溫而亡。而且,她又是從5樓摔到四樓,頭後腦門被打到卻沒腦震盪,真不可思議。昏倒的她流那麼多血,身上好多瘀青,怎麼可能有力氣爬回5樓床上去睡呢?而她卻是睡得四平八穩的,被子蓋得好好的,沒有非時而死。這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慈悲救護,她絕對不能活命。她和家人都非常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

隔了幾天有位師兄分享了她父親的狀況,師兄流著淚說她父親跟她一樣的摔法,還自己走上救護車,但是第二天她父親就腦出血而亡;而她完全只當一般小傷在處置,且不知道這樣摔倒非常危險會喪命的。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弟子不會非時而死。上星期她兒子跟她說,工頭說去年7月工人在整理公寓屋頂隔熱磚時,隔熱磚下有上百隻蟑螂,不是被打死,就是無家可歸,她認為自己應當接受這業力。

在事情發生後的隔週日上師供養法會前,不知是抗生素或消炎藥吃太多,她一直想吐,有一種快虛脫的感覺,她覺得自己好像要走了,心想恐怕再沒有機會供養上師了。等上師供養法會結束,她立刻覺得身體恢復了,完全沒有虛脫的感覺。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若沒有上師,她早就不知魂歸何處了。

第2位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是她的大伯(她先生的哥哥)。2005年大伯用退休金頂了一家海鮮店,結果一無所有。家人離棄,在租屋處摔跤,傷到頸椎第二節。送到開刀房因血色素太低而作罷。當時醫生判斷有90%會成為植物人,她和先生要帶大伯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幫助,結果醫生要他寫切結書,才肯讓他出院。因大伯受傷的頸椎離氣管僅0.2公分,隨時會窒息而死。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怕死就好。結果,經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的大伯,一個星期就出院了,至今沒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心如陽光普照,照亮大地。讓我們看清自己的問題,同時又溫暖照護每人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受人點滴,湧泉以報」,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的救命之恩,她如何回報?她僅能以努力學佛、聽話來報師恩。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弟子們每天晚上睡覺前想「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亦開示「人生無常,諸受是苦」,她呼籲大家,無論遇到什麼逆境,也不應該動搖我們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心。

她把草稿寄給她一位出家幾十年的同學看,她同學看完覺得不可思議,並叮嚀她好好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才不枉此生。在此,她也感謝髪廊的服務,在她摔跤後不嫌棄她頭上都是血漬,幫她清洗,讓她能乾乾淨淨地去日本旅遊。最後,她再次衷心地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下,由出家弟子帶領與會大眾與寶吉祥弟子持誦六字大明咒。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6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