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6月14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分享她先生(也是皈依弟子)自發病到往生的10個月裡,領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與幫助的經過,並懺悔自己累世所作惡業。

她先生因大腸癌過世,上星期天(6月7日)參加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殊勝難得的長壽佛及灌頂法會時,他的意識特別清醒,法會結束後,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經過他時,在旁全程照顧的師兄看到她先生兩眼流下眼淚。她先生跟一般人往生時吸不到最後一口氣而嘴巴張得很大的樣子截然不同,相較於他先前受癌症折磨而痛苦不堪的模樣,他離開的過程中沒有一點痛苦,就像睡著一樣。她知道,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以及殊勝修法超度,讓他能夠到淨土。她摸先生的梵穴是溫熱的,而且嘴唇變粉色,眼睛及嘴巴也慢慢閤上,手腳都是柔軟的,這些都是上師修法後的殊勝瑞相,她心中激動不已,感恩上師,她先生終於解脫輪迴苦海到淨土。

她回想去年(2014年)7月底先生因肛門疼痛許久,至大醫院做大腸直腸鏡檢查,醫生發現異常,隨即做切片化驗;前年(2013年)10月她先生的健康檢查報告是正常的,但因醫生出國2週,所以他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回家等報告。回家後先生肛門因切片更為疼痛,大便次數也越來越多;8月12日切片報告結果是大腸直腸癌零期,醫生看到他們時,臉色凝重,堅定地說:雖然是零期,但是癌細胞非常強壯且惡質,分化很快且長大的速度也很快,一定要馬上切除腫瘤及拿掉整個肛門,並且已經幫先生安排好病房;又說,現在很多人都在做人工造口,醫生嚴厲的口吻讓先生一時不知如何拒絕,小叔請教醫生開刀後要做什麼樣的治療,醫生回答:要等開了刀才知道。先生吞吞吐吐地告訴醫生,讓他考慮考慮,並請醫生開立診斷證明書,倉皇地離開醫院,此後每週到醫院看謝醫師及中醫診所黃醫師的診拿藥。

自從切片後,她先生每天24小時從早拉到晚,肛裂無法癒合,以至於無法正常上班,只好請長假在家;但狀況一天比一天嚴重,先生常常徹夜難眠,好幾次甚至要抱棉被及枕頭在廁所睡覺,因為他從廁所出來後,還沒走到床上,又轉回廁所再拉。不僅內部腫瘤越來越大,甚至連肛門外四周也長滿了小腫瘤,以致排便越來越不順,在廁所裡待上一個小時是常有的事。先生曾經感慨地說:終於了解為何很多人無法承受病苦而自殺,今生如果不是追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也會想自殺。

她感恩上師賜予先生機會,於每週六上師接見信眾時在道場做大禮拜,懺悔自己累世傷害眾生的惡業並累積福報;在家中,先生根本無法做大禮拜,但是每週六在道場他都可以拜到兩、三百下,她讚歎 上師的大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議!

從發病開始,先生體質就變得很怕冷,今年1月初,先生因脹氣而痛不欲生,常常在床上兩手環抱在肚子上冒冷汗呻吟。農曆年後,先生因為長期的疼痛而感到沮喪,有將近1個月不願吃中、西藥;有一天她發現先生的腳水腫,建議他去醫院再做一次檢查,先生不願意地表示,又不治療不要檢查了,她告訴先生雖然不做侵入性治療,但必須了解癌細胞是否已擴散。於是先生至醫院做斷層檢查,3月20日報告出來,確定癌細胞已經擴散至腹腔及肺部,經請教謝醫師了解,日後最糟的狀況是癌細胞如果戳破腸壁感染腹腔,可能引發腹膜炎而死,或者是肺部積水導致呼吸衰竭死亡、也可能擴散全身而痛不欲生。

她先生心情受到極大的影響,表示想出院回家,家人擔心後期疼痛會讓他無法承受,於是麻煩蔡醫師幫忙掛號安寧病房;沒想到就診當天,主任醫師看到他是走進診間的,便告訴他:您還不嚴重,是走著進來看診,我的病人都是抬著進來的,如果您覺得可以忍受跟那些整天因疼痛而哀嚎不停的病人同住,我可以讓您住院;但主任醫師也表示如果她先生不接受任何治療,住院對他也沒有什麼幫助。

4月4日先生與她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懺悔自己累世傷害無數眾生,同時懇求上師在他往生後能賜予殊勝的頗瓦法,解脫輪迴苦海;先生和她均很感恩上師允諾,但上師開示到時候還是要看因緣。上師慈悲地持誦百字明咒加持先生許久,並囑咐她隨時提醒先生除了睡覺以外,24小時都要持誦六字大明咒;上師並開示:每天迴向給西方極樂世界,不要迴向給特定的人。

4月11日及18日她先生兩次求見並祈求供養上師,因為供養的心不對而被上師退回,她先生回家懺悔後終於知道上師為何不收他的供養,《普門品》中提到,無盡意菩薩供養觀世音菩薩,而觀世音菩薩再轉供養釋迦牟尼佛,可想而知連大菩薩都要做供養,何況是我們這些不成材的凡夫。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開示:供養就像喝水及呼吸一樣要綿綿不斷,而不是發生事情才來供養。她先生和她均感恩上師賜予先生在2015年4月19日法會前公開發露懺悔的機會,懺悔完才收供養(詳情請參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2015年4月19日的法會開示,法會開始前她先生的懺悔文)。

她感恩上師破了先生的執著,她先生一直都是好面子的人,從來沒有在道場公開懺悔及讚揚上師功德,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用各種不同的殊勝法門幫助弟子及眾生。她感恩上師於5月2日他們求見時,終於收下了她先生的供養。上師慈悲、不顧自己剛復原的身體,持咒加持先生許久,並賜予一顆珍貴的甘露丸要她立刻給先生服下,全家人涕零感恩上師。

自從發病後,她先生因為味覺變了,食物咀嚼後變得苦又酸,所以食慾不振,體力越來越虛弱,體重急速下滑,身體的肌肉一直在萎縮,所以只要輕輕碰觸或移動都會痛苦不堪,而且呼吸開始不太順暢,在家時而需要戴插電式氧氣。5月開始,她先生無法在法會中坐著輪椅,必須躺平,她感謝師兄們的協助,每次只要小叔的車到了道場樓下,師兄們迅速地到車門口搬輪椅、撐傘、幫忙扶先生下車,深怕先生受到一點碰撞而不舒服;到了17樓,師兄們合力將先生抬進道場,並且小心翼翼把他平放在睡袋上;法會完很多師兄再將他送到樓下,護送他上車;這些都深深感動了小叔、女兒、先生與她,她感謝師兄們的幫忙。

後來她先生說四肢無力,無法走到廁所,所以只能穿紙尿褲躺在床上,剛開始自己尚可在床上輕輕翻身;5月中發現連自己翻身的力氣都沒有了,白天就由小叔及女兒幫忙換紙尿褲,但是一天只能換兩次,因為每換一次要翻身時,先生都痛苦不堪。5月23日週六晚上先生突然變得很有精神,跟姊、弟、妹聊小時候的事情,又哭又笑;晚上跟女兒及她竟然可以聊到半夜一點。

5月24日週日法會結束,回到家躺在床上,她先生變得很累,突然叫女兒到床邊交代:我走後記得提醒媽媽放甘露丸。隨後就昏迷,她女兒說先生的模樣好像5年前公公過世的樣子,她趕緊先放一顆甘露丸到先生舌下。小叔、女兒及她3人輪流陪在先生床邊,到了5月25日下午約4點先生才完全醒來,竟告訴女兒說:我還沒那麼快走啦!5月31日施身法法會結束回家後,先生非常沮喪地對小叔說:為何還走不了呢?我拖累你們那麼久了。她告訴先生,我們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不可以這樣想,上師常常開示:沒有緣、沒有福報,想死都死不了。

5月30日開始,先生突然每天都想吃生病前喜歡吃的食物,像咖啡、木瓜牛奶汁、芝麻糊、番茄夾化應子蜜餞、蔬菜湯等,但先生吞嚥已經有些困難,所以都只能吃一點解解饞而已。6月1日起連續3天,先生的排便沒有停過,小叔及女兒每次都清理至少1小時,但因先生身體疼痛,也只好穿上紙尿褲;而且手臂上陸續出現紫色瘀血。6月4日當天,先生說他不吃止痛藥了,換紙尿褲時需要左翻右翻也不喊疼,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先生也說只能喝流質食物,因為快吞不下東西;她看先生嘴唇沒在動,擔心他沒力氣繼續唸六字大明咒,在耳邊提醒他要持咒,沒想到先生回她:我滿腦子都是六字大明咒,晚上睡覺也是。她這才感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一直不斷地為先生累積福報。6月5日先生跟小叔說頭一直往下掉,並說這是人要死亡之前都會這樣。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在女兒求見時問女兒:「妳爸、媽都皈依了,妳為什麼到現在還不皈依?」她要懺悔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5年多,沒有聽上師的話,將佛法如實地用在生活中,沒有做女兒的好榜樣,以至於女兒至今未下定決心來學佛。當晚她跟女兒說:「妳盡孝道的時間不多了,是不是應該為爸爸做一些事?」於是女兒在6月6日星期六下午至道場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女兒跪下來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有什麼事啊?」女兒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感恩 仁波切加持爸爸,爸爸從6月4日到今天都沒吃止痛藥,腹部的腫瘤沒有像以往疼痛,腹水也消了,懇求 仁波切幫助爸爸能夠早日解脫輪迴、往生淨土。」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病人的名字及生肖後,對著女兒說:「妳爸爸是大腸癌」,即持咒加持她先生許久並讓女兒禮佛,替父親累積福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的人那麼多,怎麼知道她先生是大腸癌?先生做了切片檢查後,疼痛沒有停過,為何在往生前幾天沒吃止痛藥也不會疼痛?沒有做治療但腫瘤卻縮小?沒有吃利尿劑但腹水也消了?她先生從4月4日起至往生,除了上廁所外,都在持誦六字大明咒,她深信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攝受力與大慈悲力。回家後女兒趕緊向家人報告經過,全家人都感恩並讚歎上師不可思議的功德。

當天先生連喝水都很困難,吸進後不久就把口中的水吐出來。6月7日凌晨3點,先生用微弱的聲音叫她,要她幫他翻身到一個姿勢才能喝水,但是先生吸進沒多久就流出來,而且眼神渙散、眼球往上吊;又說身體好熱,她發現衣服、枕頭巾都溼透,趕緊換上乾枕頭巾並擦乾身體。清晨小叔及女兒換紙尿褲時,發現幾乎沒有排便,肛門旁的腫瘤變小,最不可思議的是腹部沒有腹水,完全是平的。但是出發前往道場後,先生不發一語,任誰對他說話都沒反應,眼睛直視上方;在救護車上,醫護人員問他話也沒反應,眼睛睜得好大看著上方,突然嘴唇微笑一下,牙齒突出,不太像他本人。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法後,帶領弟子修完阿奇護法後又開示,有件事要提醒大家,大家千萬不要發願要在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死掉。沒有緣、沒有福報,想死都死不了。頓時她覺得慚愧,法會前她確實有這樣的念頭。

她先生往生後,家人雖然不捨,但都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強大的慈悲力與加持力而心中感激不已,因為先生的病苦,他們也無法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人到死的時候,除了佛菩薩、上師之外,世間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助。真的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先生生病期間,她曾看到一篇報導,敘述癌症的疼痛是會痛到骨子裡,會讓癌末病人痛不欲生,而且都要靠嗎啡止痛,到往生前一般都會昏迷。但先生生前告訴家人,他是佛弟子,不打嗎啡,嗎啡是毒品,這些痛他還可以忍。先生的同學曾在醫院安寧病房當義工照顧過很多癌症末期病患,他說先生若不是有上師加持,怎麼可能癌細胞擴散還不用打嗎啡,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生送往一殯後,她再次看他的肚子完全是平的,沒有腹水,也沒有腫瘤凸起的現象。

6月13日她與女兒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修法超度先生至淨土,並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告別式的日期。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她先生的名字及生肖後,入定幾秒鐘即慈悲賜予。接著由她女兒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感恩 仁波切加持爸爸,爸爸才得以早日解脫,並感恩 仁波切在爸爸往生後,為爸爸修法超度至淨土,懇求 仁波切收下代替爸爸所做的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女兒:這錢是誰的?她女兒一時不知如何回答,支吾其詞,後來回答:錢是爸爸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妳現在在讀書還是做事?女兒答:目前沒有工作。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收下女兒的供養,並開示:上週妳代替爸爸禮佛就已經做了供養。隨後即指示他們起身。她讚歎,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你們的起心動念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是透明的,不要不信。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真實不虛。

4月19日法會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正如法會前分享的弟子(即她先生)已經皈依5年,為什麼癌症還會發作?就是因為沒有修持正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開示大家,不要求保佑,學佛是為了解脫生死,佛陀講的佛法就是為了解脫生死,你們連開悟的條件都不具備,憑什麼認為自己要開悟、知道?沒有決定的出離心,這一世絕對不可能開悟,因為佛沒有提到這個。因此,沒有修持正法的眾生,這一世不可能消除這種生活中的障礙。你們整天不肯修持正法,整天有自己的想法、自以為是、求保佑,就算再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100世或甚至1000萬世,障礙也不可能消除掉。

在此她深深發露懺悔,她爸爸住在大陸23年,她因為聽信大姊的話,以為爸爸另組家庭,所以除了爸爸1年回來1、2次外,她從不去大陸探望也從不打電話關心。直到爸爸83歲那年,她到二姊家送父親。清晨5點鐘時,她看到爸爸孤伶伶地把行李拿上車,一個人孤獨地走上旅程(雖然二姊有派車),那一幕她突然覺得自己非常不孝,自此以後,她每次都送爸爸回南昌再搭機回臺灣。

她懺悔,20幾年前因為自己的自私,要求先生簽字墮胎拿掉第2胎,自此果報立即出現,先生貸款出來的錢及婆婆、小叔給他們買房的錢借給大姊與朋友拿不回來,讓先生背負沉重的債務10幾年;搬到汐止唯一不淹水的平地新屋,光是5年就因颱風淹水4次,又因不堪房貸高利率,只好賠售,幾乎賠光一棟房子。她深深懺悔,嫁了一個好先生,卻常常對他發脾氣。公公、婆婆對她很好,她卻認為他們過度寵愛單身的大姑而心中不滿,常因生活習慣不同跟大姑起爭執,而讓公婆為難,沒有善盡媳婦的責任孝敬公婆。

她深深懺悔自己小時候虐待動物,常常用繩子把金龜子的腳綁起來轉圈圈、用火燒螞蟻、挖蚯蚓切成好幾段去池塘釣魚、騎單車時無心或故意壓過蝸牛、打死無數的蟑螂、蚊子及蒼蠅,完全沒有慈悲心。她深深懺悔,皈依在大修行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卻沒有依教奉行,每週日聽聞上師開示佛法後,也沒有將佛法用在生活中,心中常常起惡念、貢高我慢,看不起長官及同事的作為。

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刻刻關心弟子、照顧弟子,所以她先生發病至往生這段期間,先生跟家人都因為有上師得以依靠而不慌張,生活比一般癌症病患更為安定與安心,她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如此照顧。她也深深懺悔自己過去所造惡業,發願生生世世要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努力修行以報答上師之恩,並請大家以她及先生為戒。最後,她以最恭敬誠懇的心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利益十方法界一切有情眾生、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持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法會,並於修法前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所修的是上師供養法,在顯教沒有這個法門,藏傳佛教之所以有這個法門,是因為修顯教只要法師口傳經典,而行者一直念誦經典、持律、守戒,經過三大阿僧祇劫之後,就有機會可以成佛。藏傳佛教之中涵蓋顯教與密法,為了能在這一生處理好生死大事,不要再輪迴,進而幫助眾生,絕對需要密法傳承的幫助。

在密乘之中,上師是很重要的。如果沒有上師的傳承與心法、口訣等教導、就不可能在這一生得成就。得成就的定義並非這一生成為大法師、大修行者,重點在於能不能解脫生死。如果不能解脫生死而還要再來,那就辛苦了。密法之所以一定需要上師,是因為很多口訣、心法與觀想的法門在法本中都沒有寫。其實從經典中也可看出這點,釋迦牟尼佛開示許多境界、修行的方向與修行的心態,但是從來沒講過用什麼方法而透過觀想、生起圓滿次第來修行。

生起圓滿次第就是用到密部中的事部與行部,所以一定要經過灌頂與上師的口傳,行者才能得到授權修此法門。上師對我們未來的修行很重要,但是很多人不太了解上師的重要性。在中國顯教中,認為唸佛經、看佛經、拜佛、拜懺、幫助眾生拜懺與點燈就是修行,其實這些都是助緣。如果行者沒有能力幫助眾生解脫生死、去淨土,這一生所做一切都是幫眾生結緣。上師是為了方便幫助眾生,而學很多法門去利益廣大眾生。

之所以要供養上師,在續部中提到能接受眾生供養的定義是很嚴格的。第一是接受眾生供養的行者自身戒律要清淨,所謂戒律清淨並非守戒守得多好。很多人以為自己守某個戒守得多好,那這個戒就不清淨,因為起了傲慢的心。在經典中有很多這類的故事,某些修行人因為認為自己某些戒律守得很好,傲慢心一起來,守戒的福德就變成未來世能用的福報,如此一來功德就消失掉了。

何謂清淨的戒律?我們要清楚佛陀所定的一切戒律並非為了要管我們。簡單來說,第一是幫助我們以前因不知道而放縱的身口意,透過戒律而了解如何控制自己的身口意。如果以戒律來說,守戒事實上是培養自己的慈悲心,因為佛所定的任何戒律,都是希望我們不要傷害任何眾生,無論是在身、口或意方面。守戒到底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眾生?如果你認為自己守戒是為了修某個法門而能快點出來度眾,這個戒就不清淨,因為是以欲望來守戒。如果守戒是為了不想傷害眾生,讓眾生不會因為你的身口意而受到傷害,這個戒律才算是清淨。

做到守戒清淨不太容易,有些人連守戒都很困難,更何況要清淨。很多人起心動念都不了解自己破戒,譬如很多人喜歡跟人講佛法,表面上看起來跟人講佛法是好事,因為能讓人聽到佛法。但是,佛曾於《寶積經》中清楚開示,要升座宣說佛法的人,需要符合20個條件。如果行者本身沒有經過修行而體悟到佛所講佛法的深奧意義,只是用常識、感覺、體會來講佛法,常常會誤導眾生。通常喜歡跟人家講佛法的人,就是認為自己修得很好;認為自己修得很好的人,就是貢高我慢,所以才認為自己修得好,這就是破了「不打妄語」的戒。10個學佛人之中,有9個半都容易破這個戒。

打妄語指的是沒有證到果位,卻感覺自己有,甚至暗示別人你有,也包括有證到果位,卻偏偏不去幫助別人。如果戒律不清淨,就不能收供養;如果戒律不清淨卻收供養,收供養的人會有很重的後遺症。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的出家弟子之所以不能收供養,而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維持他們必須的生活資糧,是因為他們還沒做到清淨的戒律。你們會認為出家人怎麼還會不清淨?清淨不是看表相,而是看他的心。表面上,出家弟子不被允許收供養,但還是有得到供養,因為人家對他們尊重就是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讓出家弟子收供養,是為了減少他們修行方面的障礙。

第二種能接受供養的行者,是在佛法裡面已得成就。所謂成就,指的不是能呼風喚雨、有大神通能變來變去,也不是能有很大的佛寺與很多弟子,成就指的是在佛法方面能否幫自己解脫生死、利益別人解脫生死。這不是從修行者的外表就能看出,需要一段時間來觀察修行者是否做到。如果行者做到,供養這位行者就有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開始出來幫助眾生時,連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收供養,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自己的修行到什麼程度,一直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確認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才開始收供養。

多年前,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成為仁波切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皈依師 滇津尼瑪仁波切往生前兩年去直貢梯寺拜見,滇津尼瑪仁波切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他的關房。本來,滇津尼瑪仁波切不讓任何人進自己的關房,因為是閉死關。密宗中所謂閉死關,不是指閉到死為止,而是往生前不離開關房,另外就是時間沒到也不離開關房,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時也是如此,房外會有牌子寫明不要進房。

當時,滇津尼瑪仁波切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關房,其實 滇津尼瑪仁波切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考驗,那天囑咐侍者在關房中找了很久,大約3、5分鐘,因為講的是西藏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是要找什麼。結果,侍者找了一堆錢出來,其中包括紙鈔、銅板,大約是500元人民幣。滇津尼瑪仁波切親手將錢拿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弟子,怎麼敢拿上師的錢呢?但 滇津尼瑪仁波切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要拿。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那是供養,但至少是上師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接受供養。

如果上師認為弟子不能接受供養,弟子就不能接受供養。弟子不能以為自己可以了,只有上師才清楚弟子的修行有沒有到位。根據法本記載,直貢噶舉祖師 吉天頌恭過去世是龍樹菩薩的化身,而龍樹菩薩的前世是維摩詰居士。有稍微學過佛法的人都知道,有一位在家居士與釋迦牟尼佛同時代出現且具備佛的果位──維摩詰居士。雖說維摩詰居士沒說自己是佛的果位,而維摩詰居士自己所寫的經典中也沒講,但釋迦牟尼佛派大菩薩去探病,而維摩詰居士故意示病,用病來開示大菩薩,就表示維摩詰居士自己如果不是大菩薩,就沒資格開示佛法。

吉天頌恭生在青海,其祖母便是我們每天都要修的阿奇度母。吉天頌恭是帕摩竹巴的弟子,在帕摩竹巴之前,噶舉派就是噶舉派,到了帕摩竹巴之後,才有分開所謂四大八小不同系統的噶舉派。噶舉的意思是口傳,直貢則是地名,所謂四大八小,並非某個比另一個大或小,四大是帕摩竹巴的弟子,八小則是帕摩竹巴的弟子的弟子。四大並非比較大,而只是方便的稱呼。

直貢噶舉的法脈有800多年,吉天頌恭曾經預言,直貢噶舉的法脈是特別的,而且加持的力量特別殊勝、特別強。直貢噶舉是實修的教派,仁欽多吉仁波切去過很多直貢噶舉在西藏青海的佛寺,通常直貢噶舉的寺廟都在深山中,而不是在市區或靠近人群之處,都是離開人很遠的地方,而且是實修的。所謂實修,指的是每一個出家或在家眾都需要經過這個過程,並非有錢、有福報就能做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沒看過有這種機會。

每一年在 吉天頌恭的紀念日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修上師供養法。上師代表一切諸佛菩薩的總集,所以供養上師的福報很大。因為上師的誓言是生生世世都要幫助未成佛的眾生,每一天的生活就是在佛法裡面,每一個身口意的起心動念都是要利益眾生,所以供養上師就等於隨喜功德,包括讚歎上師都是在此範圍。如果我們這一生沒有上師,在修行方面不但學不到,連障礙都無法消除。上師會不斷製造福德因緣,所謂福德因緣不是單靠拜拜、點燈,而是很多不同的因素,也有很多方便法。

如果我們沒有福德因緣,往生都會經過很多痛苦;如果有福德因緣,往生之前就不會經過很嚴重的死亡痛苦。所謂福德因緣,就是上師講什麼,就要聽、要做。就好像法會前分享的弟子提到得癌症的丈夫,如果他不聽話唸六字大明咒,不肯懺悔,後面不可能這麼舒服,因為癌症絕對痛到最後一口氣。為什麼癌症會讓你痛?因為痛就會起嗔恨的心,起嗔恨的心就會下地獄。你們不要以為一直唸阿彌陀佛就能不痛,其實一樣會讓你痛,因為你的心不對。

修淨土宗提到唸佛成片、一心不亂,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時也聽過這兩句話。什麼是成片呢?是一片出來嗎?當時,沒有一位法師能解釋出來,也無法解釋如何修出一心不亂。直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了密法,透過氣脈明點才體會到釋迦牟尼佛所講的我們一定做得到,但是沒有方法就做不到。修淨土要唸佛成片、一心不亂,才能起福德因緣、讓生生世世障礙的眾生不再有障礙。

大家一直以為生活中出現的障礙就是障礙,其實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往生前。如果得癌症的弟子往生那一天有障礙,呼吸不會到最後就這樣停下來。你們連續看到這兩個例子,清清楚楚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有成就,但至少很清楚地讓你們看到,正如佛經上所說,如果一個人有福報,就不需要經過往生時的痛苦。四大分解的過程,包括頭垂下來、很熱、很冷,但那位弟子的分解過程與一般人的分解不一樣,沒有這麼多痛苦。

你們家中如果曾經有人往生,就看過明明冷氣開很強,病人還說很熱;沒有開冷氣,病人卻說很冷,一直叫一直叫,還有枕頭已經墊很高,他還說不夠。現在病床可以升起來,以前都是靠墊枕頭,墊起來病人還說不夠;讓他坐起來,他還說自己的頭要掉下去。修顯教沒有教這些東西,四大分解是很痛苦的。如果有具備功德的上師幫助,這種痛苦可以減輕,甚至不出現,讓你沒有感覺就過去了。

為什麼死亡之前沒有苦才能往生淨土?因為人只要一痛,心的障礙就來,專注力就不夠。為什麼要相信上師、要聽話?這不是指日常生活都要被上師管,也不是每天過生活、幾點出門都要管,而是身口意有一點疏忽、縱容自己、對上師的信心消失掉,往生時的障礙就來了。通常這種障礙很複雜,有很多因素,包括眷屬的障礙。事實上,真正障礙的可能是眷屬,太愛你、說一定要救你、再給你多活幾個小時、還有話沒告訴你、還沒哭夠等等。只要眷屬哭,你可能就去不了。

一直強調上師的重要,以前也曾經開示過如何看是否為具德上師,今天暫不說明。為了紀念 吉天頌恭將殊勝的佛法傳下來,無論是顯教或密法,而讓後代的眾生能得到佛法的加被與幫助,讓我們人生有很重大的變化,所以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上師供養法,除了紀念上師,重點也是上師與我們的緣生生世世不會斷掉。如果緣不會斷掉,我們才有機會成佛。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還沒修成仁波切之前,吉天頌恭曾經出現過兩次,一次是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命,一次是傳法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面就沒出現了,靠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修,吉天頌恭是不可能會一直出現相救的。

今天修上師供養法也是一種方便法,幫助我們累積學佛修行的福德資糧,其中有很多儀軌。本來上師供養法是要修一天的,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盡量以自身的禪定力將時間縮短。直貢噶舉傳至今日是第三十七世 直貢澈贊法王,還有第三十六世 直貢瓊贊法王在西藏。在修法之前,本來點燈的儀軌是在後面,但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修點燈的儀軌。

接下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行點燈儀軌,並繼續賜予開示。

這個法本是根據阿底峽尊者的法語所寫,如果有學過佛法的人都清楚,阿底峽尊者是從印度到西藏的大修行者,以顯教為主。剛才點燈所唸的都是為了眾生以後能解脫生死,其中也包含觀想與咒語等。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眾上壇城點燈,並開始修持上師供養法。修法一小段時間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賜予開示。

剛才所唸的皈依發心是不共的發心,佛法有分小乘、大乘與金剛乘,不共的發心指的是金剛乘與大乘的發心,是發菩提心,而不是捐錢、做義工。此處的發心與其他的皈依發心有一點不一樣,是祈願對我們生氣的敵人、傷害我們的邪魔與阻斷我們解脫的眾生,一切如母有情諸眾生都能夠安樂、遠離諸痛苦、證到佛果。

這裡所說的敵人與邪魔,並非敵人與邪魔,而是我們自己過去世所做錯的事。很多人參加超度法會,都希望超度冤親債主,讓冤親債主離開。如果冤親債主離開,我們就不用修了,因為沒有冤親債主,修來要做什麼呢?就是因為有冤親債主,我們才要修,因為要幫助冤親債主成佛,而非自己要成佛。所謂不共的發心,指的不是一般自私自利、凡夫俗子可以唸的,所以你們聽了會怕。佛經上提到,有些人聽了金剛乘的佛法會怕、畏懼,認為不是給自己、為自己,那修來做什麼?因此,這個法本與其他法本是不一樣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一段時間後繼續開示。

剛才幫大家唸的有幾個階段,如果根器好的,就會發願一直到成佛之前,身口意三門都行善、斷一切惡;根器差一點的,就是死之前,這一生的身口意三門都一定要行善;差一點的就是從現在到明天此時,發誓身口意三門都要行善。大家可能是最後一句,能做到也不容易了,要能做到一天純善,而且是身口意。如果起個念頭為自己、坐公車時人家推你一把就瞪人家,那就沒了。後面這幾句話,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帶你們唸,因為你們做不到,就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代表你們唸。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一段時間,開示所唸的是共的發心,也就是三乘都可以唸的發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念誦祈請文並繼續修法累積大家的福報,接著授予禪定灌頂,並於灌頂前賜予開示。

很多人以為學禪定只要聽聽佛法、得到如何盤腿的教導就可以開始,但這只是打坐、冥想,不算是禪定。要學禪定一定要上師口傳禪定的灌頂,再傳禪定的口訣,先從止觀開始,再傳大手印的次第,禪定才得成就。通常你們坐在那邊只是靜坐、冥想,而不是禪定。吉天頌恭傳甚深三摩地的灌頂法,三摩地就是身口意全部進入定的境界,其中包括前行、正行與後行。大家做不到雙盤腿沒關係,但身要坐直,不要東抓西搔,如果覺得癢就忍耐一下。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授予禪定灌頂,並於灌頂後繼續開示。

剛才透過上師的觀想,已經授予大家禪定的灌頂。如果這一生修行,領受到這個灌頂在這一生能證到離戲瑜伽。如果要學大手印的禪定,一定要圓滿不共四加行。今天之所以要唸這段,因為大家未來有機會得到大手印的教導。你們幾乎只有十分之一能夠學到,因為沒有下決定。不要以為學了禪定就能讓你心情好、開智慧,這都是胡言亂語。學禪定的重點是反觀自己,看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能不能幫自己把不需要的東西一直丟掉,丟到最後顯現清淨的佛光。很多人心情不好時就盤腿坐在那邊,這不是禪定,而是靜坐;有些人身體不好就盤腿坐在那邊,那也不是禪定,而是冥想。

中國文字所寫的禪定,英文沒辦法翻譯出來。以直貢噶舉大手印的禪定而言,一定要圓滿不共四加行,才可以開始傳,所以你們現在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何一直不傳禪定了。如果要學禪坐很簡單,譬如打禪一、禪七,但那只是結緣,沒有真正學到禪定。若以中土的禪宗而言,禪宗有禪宗的心法,但是現在應該沒有傳下來。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鈴杵的儀軌,並賜予開示。

很多人以為拿著鈴杵就能搖,其實不然,必須經過修法、加持,而且鈴杵之中有很多意思。顯教中沒有用鈴杵,因為只有金剛部的上師才會用鈴杵修法,以後再解釋。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上師供養法儀軌,修法過程中由出家弟子代表眾生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請法。修法一段時間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念誦 吉天頌恭的心咒,進行八供女獻唱與薈供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與會大眾合掌坐直,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唸一段發願文,至於大家有沒有發願則不重要。這段迴向發願文是直貢噶舉第二十八世法王所寫,其中有一句話很重要──「祈願世尊歡喜攝受我」。世尊怎麼會歡喜呢?並不是你們整天講好聽的話、拍馬屁、供養,而是在身口意三門方面全部供養上師,也就是聽話。如果不聽話,就算上師要攝受你也沒辦法。歡喜不是指上師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如果還有喜歡、不喜歡,那就不是上師。

上師是否歡喜,端視弟子是否聽話,就好像法會前提到因癌症往生的弟子,照道理他皈依5年多,癌症不可能這麼嚴重,會如此就是因為他在這5年中只掛念著如何處理家中的事,完全沒懺悔、沒聽話。每個人都想著自己錢不夠用,仁欽多吉仁波切清楚自己以前就算沒錢吃飯,佛菩薩前面的香與花都沒斷過,仁欽多吉仁波切情願自己餓死,佛菩薩前面也要供花與香。這是每個人的願力,每個人的決定。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用種種法門讓他起懺悔心,就是要逼他懺悔,他如果不懺悔,後面哪會有福報得接引與上師的攝受呢?

上師歡喜攝受,指的是你要照上師所教的法門去做,不要有自己的想法。1997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印度進行第一次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時,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50歲,曾經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自己年紀這麼大了,這一生能不能得成就?直貢澈贊法王簡單講了一句話:「你對上師絕對相信,就一定可以。」

最近有兩個例子讓大家看到,一個不是弟子,但是對上師絕對相信,一樣得到攝受;一個是弟子,沒有好好修,沒有懺悔過,到了後面痛了起懺悔,一樣得到攝受。佛法沒有分年齡,只是決心、信成就,正如《寶積經》中提到的第一個就是信成就。這就是指如果照著上師與佛所教一切方法去做,就一定會成就,至於何時成就則不用問。為什麼不要問?因為因緣到就成就了。

你的心若是飄來飄去,給自己找一大堆理由,當然就做不到。佛經中提到,修行是大丈夫的行為。大丈夫不是指老公,而是很勇敢、勇往直前、下決心的人,如此才能學到佛法。若是東想西想,想到自己這個月房貸不夠、心情不好,今天就少唸一點,這種人怎麼修呢?還有人覺得自己年紀大了,看到有人修這麼好,就認為自己年紀大跟不上。你們怎麼會跟得上呢?仁欽多吉仁波切走路多快,沒有幾個能跟得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但是只要去做就一定能得成就。

學佛沒有分先後,每個人的因緣不一樣;因緣既然不一樣,就沒有分根器好與壞。好與壞沒有定義,佛所講的上、中、下根器,是過去世自己所種下的因緣,這一生不管是上、中、下,這並不是分上等與下等,觀念在於這一生結束之後,以淨土宗而言就是生在上品或下品。無論是上、中、下,就算是下也都可以成佛,只是花的時間多一點。你們不要認為自己要修到上品上生,這需要有很大的福德因緣。能夠下品下生,已經能保證你不會退轉。學佛的心要謙虛,甚至要謙卑,才不會貢高我慢。只要有一點點貢高我慢,成就就會有障礙。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對弟子這麼嚴謹,因為古代西藏的教法便是如此嚴謹,不會與你們囉嗦。尤其在家眾閉關的機會不多,於是更加嚴謹。你們的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身為上師如果不幫你將問題挖出來,就沒資格做上師。如果做上師的對你笑嘻嘻的,你可能就要準備回家,尤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看你們有沒有供養。你若不肯修,不管你是誰,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一視同仁。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自己能做到什麼,但絕對不攀緣;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攀緣,今天就會很出名,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攀緣,而是隨著眾生的緣。「祈願世尊歡喜攝受我,圓滿福德吉祥所成土」這就是指到了佛土。讓自己去佛土,並非發願就能去,而是要上師攝受。修顯教的人,是以阿彌陀佛、觀音菩薩為上師。但是,要修到報身佛來接引,是不太可能的。化身佛若要來接,如果你真的已經萬緣放下,就算是只唸阿彌陀佛也都有機會。

密宗的特點在於上師所累積的功德能幫助所有弟子,只要弟子對上師起信心,因為上師的願力是要幫助一切修行解脫生死的修行人,只要起信心,沒皈依也一樣攝受,讓你們看得很清楚。如果你們還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理由,就不用講故事了,這是你放不下自己的驕傲。當你們一跪下來,驕傲的心就沒有,才能學到、修出慈悲與發菩提心。如果認為自己修得很好,慈悲與菩提心就與你無關;沒有慈悲與菩提心,要怎麼利益自己與眾生呢?說起來很簡單,但是要做出來不容易。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授予大家一個灌頂,但是不講出來,因為講出來也沒用,能修出來的沒幾個。最後所唸的發願文,是希望得到歷代上師的加持,甚至後面提到三界怙主阿彌陀尊,祈請加持身為彼首眷,這就是指你若前面都做到,對阿彌陀佛有信心,阿彌陀佛就會讓你生在他的旁邊,首眷就是首徒,但這不太容易。你們對凡間的上師都不恭敬,會對阿彌陀佛恭敬嗎?或許可能會認為自己是大徒弟,還想將阿彌陀佛處理掉,而自創另一個世界出來。

前陣子有人說某個人修到越來越像觀音菩薩,但是像哪邊的觀音菩薩呢?是中國、西藏、印度或蒙古的呢?觀音菩薩究竟是男是女?在唐朝時的觀音菩薩像有鬍子,是宋朝後才沒有鬍子,而且慢慢女性化,這有其歷史背景,今日暫時不談。因此,沒有定相,重要的是心有沒有與觀音菩薩慈悲的心相應,而不是說外表像觀音菩薩。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講完這個道理,那個人就啞口無言而不敢再講。

現在外面流行這一套,明明佛教我們要破一切相,但還有人偏偏說有人越來越像觀音菩薩,是像哪一尊呢?是你家那尊,還是我家那尊呢?這都是胡言亂語,將佛法變成是外道了。如果修的是忿怒尊,若修得像忿怒尊,那豈不是會嚇死人呢?並非如此,重要的是心。

今天上師供養法,表面上直貢噶舉是從 吉天頌恭開始,其實是生生世世一切佛都是我們的上師,只不過我們沒能力去觀想遍虛空的一切佛,便以一個單位做為代表,讓我們比較容易觀想,也就是方便法,方便我們容易觀想、方便我們的心能夠集中與入定。佛法不是講迷信,法界的一切都是心在做。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上師供養法,幫大家唸祈願文,但至於能不能做到,不在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在於你們自己以後對佛法的觀念與對修行的期許,這是很重要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修持迴向儀軌,並繼續賜予開示。

剛才大家所唸的長壽祈請文在顯教中沒有,在藏傳佛教中則有。祈請文並非行者自己所寫,撰寫者須要有根據與紀錄,就好像第三十六世與第三十七世 直貢法王的祈請文,都是直貢噶舉的管家貢覺桑丹祈請達賴喇嘛寫出的,連時間也都要寫出。長壽祈請文是修行人未來修行成就之處,有一點授記的意思。長壽祈請文並非在世間就會長壽不死,重要的是其法運與佛法的時間能常住在世。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長壽祈請文是三恩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所寫送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連哪一年哪一天都寫出,而且是「誠懇書寫」。西藏人的誠懇指的是所寫的話不會騙人,也不會說謊,一定會是如此。這種誠懇與追男女朋友是不一樣的。上師寫了就要負責任,也就是弟子應該會修到差不多這個程度,上師才會寫出來。你們唸長壽祈請文並非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壽,而是因為長期唸而讓法運在世間長久一點,定義在此。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修持阿奇護法儀軌。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6 月 24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