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4月12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讚揚上師的機會,並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幫助她兒子的經過。

2013年6月初她兒子因不明原因連續高燒住院多日,出院當日,駐診醫生無意中看見兒子的身上有多處白斑,反覆觀看之後,強烈建議他們盡快安排至小兒神經科檢查,醫生懷疑是否為罕見疾病——結節性硬化症。

結節性硬化症是患者本身的基因缺少抑制腫瘤的功能;所以,除了面部會逐漸產生影響外觀的密麻紅色丘疹,身體的各個器官,都有可能會長良性腫瘤,又稱結節。只是不曉得幾歲會長?會長幾顆?這些腫瘤進而會讓各器官機能受損,並影響患者精神及行為表現,例如癲癇、認知障礙、發展遲緩及行為異常,甚至更嚴重的症狀。

於是他們帶著兒子做了一連串檢查,並靜候8月才會出爐的報告。一開始,她完全沒去理會結節性硬化症究竟是什麼疾病,因為,她根本不認為兒子會有病,電視、新聞上演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在她身上?她完全無法體會「無常」的道理。直到7月中旬的某日深夜,她突然想上網搜尋這個病的資料,只是,當看到幾張網路圖片時,她開始發慌了,她回過頭去仔細查看兒子身上的白斑和後背部隆起的皮膚,一再比對,怎麼跟網路圖片一模一樣?難道,真的是嗎?

接下來的幾天,她無時無刻都在查找網路資訊,但每次查到的資訊總是令她陷入無底的恐懼深淵,白天上班也哭、走路也哭、看電視也哭、洗澡也哭、深夜也哭,幾天下來,中英文資料都看了,她心裡很清楚,兒子應該就是這個病了,只是等著8月醫生告訴她:「你答對了!」

現在回想起來,她才真正體會平日多加讚揚上師的重要性。她與江師兄是同事,已共事7年,在這7年間,常常會收到江師兄讚揚上師的信件,但愚昧如她,始終不當一回事,甚至一起用餐時,還會當面戲謔地說:「吃素不會很無聊嗎?要不要分你一塊肉吃呢?」接著就繼續吃著便當盒中的紅燒肉塊,心裡甚至想著:「學佛這麼無聊,我這輩子都不會去做。」一想到此,她要懺悔、後悔她的幼稚、惡念,未能抓緊早點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機會。

不過,就是因為江師兄不斷地用各種機會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時常與他們分享日本食品,甚至在她坐月子時,也集結同事的力量送她日本食品;更重要的是,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嚴格教導下,江師兄在待人處事上,總是給人圓融、端正、嚴謹、值得信任的佛弟子形象,所以,當她除了哭泣以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她突然想起「江師兄不是跟著一位很厲害的 仁波切嗎?這應該是正派的。」當她告訴江師兄她的兒子可能患有結節性硬化症時,江師兄只溫柔地說了一句:「等確診後,我帶妳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嗎?」

離8月看報告還有大約一週的日子,等待是煎熬的,但是,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架設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當她在夜深人靜、反覆難眠時,還能拜讀網站,雖然對於網站上所寫的仍然是懵懵懂懂,但從第一天看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網站中的照片起,她已不再徬徨無助地流淚。每當拜讀網站中的法會開示及度眾事蹟時,求見的意念更加強烈,彷彿有個聲音告訴她:「只有這位大修行者,才能救得了兒子了。」正因為心已被安定住,當醫生告訴她,確定是結節性硬化症,而且腦內已有七、八處結節時,她很平靜地聽完,但一點也不想問醫生該如何解決,只想馬上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她認為,醫生能說的也只是跟網路上的一樣:「可能是家族遺傳或者是基因突變,要再觀察」,但卻無法告訴他們為什麼會有這個病?

當她和先生在8月初第一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才剛進門,遠遠地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莊嚴地坐在前方時,她的眼淚早已不聽使喚地流了下來。輪到他們求見時,她報告兒子的病情,並請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准許他們參加每週日的共修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明確地指出她先生的心態,上師說:「既然你是隨便問問,那我也就隨便講講囉!」接著問先生:「吃素了沒?你太太還比較容易,你比較難!小孩子都這樣了,現在肉還有重金屬的問題,你還覺得給小孩吃肉才有營養?」便要他們夫妻倆回去好好想想。儘管如此,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舊慈悲地把兒子抱在懷中加持許久。

她讚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好厲害,很輕易地便指出他們的問題所在。在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先生對於改吃素並不太情願,她也非常擔憂先生不願意繼續吃素,因為在此之前,家中是每餐都一定要有肉的。但是,單靠她說破嘴皮子,也無法說服先生。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開示教導以及大威德力,讓她不用再花任何力氣,先生就願意一起改吃素。又過了兩週,他們再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他們已吃素,請求能參加每週日的共修法會,這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慈悲應允。

從她大學起,自家的土地官司導致家中經濟困頓,即使身為律師的父親也無能為力,憂勞成疾,一場土地官司打了十多年。所以,只要聽到哪裡靈驗,父母就會帶著她去,即使沒錢,還是會想辦法借來幾十萬繳給那些以各種名目收錢的法師、道士。他們都說是因果,是過去世的冤親債主找上來,並宣稱可以幫他們「解因果」,只要和那些冤親債主協調即可。有時候可能碰巧有效,父母就會砸更多錢進去,但家中仍舊紛爭不斷,土地官司依然每次都出狀況,她的心裡更是從未安定過。她感到困惑,每個人應該有很多冤親債主吧?!那麼解因果要解到何時?如果每次解因果都要這麼多錢,那窮人怎麼辦?豈不是解不完?也付不完?那他們豈不更沒救了?於是她極度排斥這類事情,卻又不得不跟著長輩到處去求、到處去拜,只是心中不免輕蔑地問:「這次又要我們家給多少錢了?」

每當參加週日的共修法會,她總是衷心感恩能在此生跟隨著一位真正的慈悲大修行者,他們完全不用擔心是否要繳納各種名目的費用,只要吃素並且專心聽話地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好學佛就好,這與過去她所接觸的那些法師、道士、算命,截然不同。她告訴自己,一定要把握這如此殊勝難得的機會,緊緊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別再像幾年前那般不懂珍惜,於是,她在先生的同意下,帶著兩個孩子於2013年11月請求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地說:「去報名吧!」。

其實皈依之後,她還是冀望著能過舒服的日子,兒子雖然腦中有這麼多的結節,但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救護下,智力正常、行為正常,有時根本忘了他有著一個需要一輩子擔憂的罕見疾病。於是她又開始懶散,週日法會中打瞌睡、以照顧兩個小孩太累為藉口而沒有每日做早晚課。表面上皈依了,心態上卻還是求保佑的信眾,完全不想精進,也忘了當初求皈依時想要好好學佛的初衷。

2014年底,兒子因為腦中的結節而開始癲癇發作,2015年1月經由醫生確定腦部有不正常放電之後,她在1月31日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生報告完兒子的腦中腫瘤及癲癇情況之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指示有腦血管瘤的江師兄與他們分享,便叫他們下去。從回家的路上到見到江師兄之前,她很難過地想著:「上師為何沒有加持孩子呢?孩子是不是沒救了?他這輩子是不是完了?」直到江師兄告訴他們:「相信跟堅信不同。」一語敲醒了她,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都知道,早已看出她動搖的心。

在這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兩天,即使她已經聽聞許多師兄及孩子患有癲癇,自從遇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便未再服用西藥,除了抗癲癇藥本身的副作用很大,只要吃了,就不能隨便停用以外,更重要的是,這些師兄堅信唯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佛法能救他們。但眼看著孩子癲癇發作時如此痛苦,身為母親的她,還是忍不住給孩子吃了一次癲癇藥,希望能靠著藥物把癲癇壓下去。她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日教導全都拋諸腦後,確切而言根本就沒有具足的信心,她懺悔並感到萬分慚愧。聽完江師兄的分享後,他們沒再給孩子吃西藥,只想著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對了、當個聽話的弟子就對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立中醫診所,用最好的藥材讓眾生都能得到最安心也最好的照顧。

由於兒子自1月確診有癲癇之後,發作的頻率愈來愈多,每日高達6、7次,最少也有4、5次,每次發作完總是疲累不堪,也曾經後腦勺重摔在地板上,因此師兄建議她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她報名了,但想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陣子因為至屏東修法超度樹上的眾生而耗盡體力及健康,以及她平日並未聽從上師的教導修行,去求加持也只是浪費上師的福報和時間,但她內心深處卻又希望得到加持,可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4月4日求見那一天,她忐忑不安地報告兒子腦中腫瘤及最近癲癇發作頻率,好不容易擠出最後一句話說:「跟上師報告,以上是兒子的情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慈悲的眼神看著她說:「報告,然後呢?」她仍舊不敢開口求加持,再支支吾吾擠出一句話說:「求上師開示和指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好啊!我開示和指導。」接著就打住了,她才鼓起勇氣說:「求上師加持我的兒子。」慈悲的上師笑笑地說「加持,很簡單啊!」於是,便對著她兒子的頭部加持了許久,並給兒子、女兒各兩顆巧克力,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使她是如此的不用功、懈怠,上師仍舊不捨身為母親的她及孩子受苦。

加持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著她先生說:「看到許多殼類海鮮,是來自於先生的祖先,你一定會覺得說,為何不找你,而是找你的兒子?因為找上你兒子,你才會痛苦,而且是一次痛苦到你和兒子兩個人。但你不信因果,覺得老婆學佛是老婆的事情,上師的加持也只能延緩孩子的發病,不能治他。」仁欽多吉仁波切嘆了口氣對著早已淚流滿面的她說:「妳哭也沒有用,這是因果啊!」要他們回去好好想想、討論。

回家之後,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原本兒子的癲癇每天至少發作6次,但是,4月4日領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之後,不僅當天未再發作,4月5日也只發作2次,4月6日只發作1次,至今總計發作頻率整整減少了一半以上。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以及不可思議的加持力,她與先生深知兒子癲癇的改善,都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讓她深刻反省自己的心是多麼的自私,只想著自己和孩子的快樂與痛苦,只想著計算兒子癲癇發作次數,沒有用心去體會被他們傷害且正在受苦的眾生,仍舊懈怠懶散。

她的同事和朋友都說她很堅強,孩子罹患了罕見疾病,她卻一點都不憂傷難過。她告訴他們,這都是因為她皈依了一位實修實證、具德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若非此生有此因緣遇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全家不可能這麼快就恢復了正常平穩的家庭生活;相反的,必定終日愁苦、爭吵、惶惶不安,甚至到處求到處拜,或想盡辦法、散盡財產尋找最好的西醫為兒子治療,也可能導致這個家分崩離析。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教導,包括要深信因果,讓她再也不敢仗著公司老闆的信任而對同事嗤之以鼻、偷盜公司時間做自己私人的事情,或胡亂做事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一再開示:「應當婆婆是自己母親般孝順」,讓她不再參加朋友抱怨婆婆的聚會,甚至每當快要口出惡言與先生或婆婆吵架時,趕緊回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這一切都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日的嚴厲教誨,讓她有修改自己、止惡行善的機會。

她表示,千言萬語也難以形容她心中的感恩與感動。她希望能與在座師兄、大德共勉:緊緊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上師、聽上師的話,把握每一次讚揚上師的機會,努力學佛,就不會覺得學佛困難。最後,她祈求諸佛菩薩能繼續護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常住於世。

接著,第二位弟子有鑑於星期六有許多弟子來求參加火供法會,因此跟大家分享火供法會的殊勝。

她表示火供在金剛乘中是相當殊勝的法門,過去她曾在其他教派待過,不但不輕易做火供,甚至根本不做,除非有大功德主來求。如果輕易地來求火供,說供養沒有供養,說修行也沒有修,說改自己也沒有改,何德何能來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們參加火供法會?

她和大家分享她所知道的火供,並表示如果有錯請大家指導。火供在密乘中是可以很快速累積福慧資糧的法門,要能圓滿一個火供是相當不容易的,最重要的是主法者,她過去被教導主法者有上品、中品與下品,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毫無疑問是上品的主法者。上品的條件是必須顯密雙修與顯密圓融,最重要是能得到本尊的成就。大家都知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多次,也得到本尊的成就。此外,主法者還要具備大菩提心與四無量的慈悲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力與慈悲心無庸置疑,拚了命也要超度22萬棵樹上的眾生,甚至感召鄰近的眾生趕來讓上師超度,由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悲心,導致必須要拿健康去換。

她特別提到,火供第二個條件是要有一個清淨地,這樣的地點非常不容易找到。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完全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立自強建立起來的,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的會員弟子、大德都沒有出半毛錢,設立京都道場期間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申請到合法的宗教道場,因為京都是一個古都,對宗教的認可與道場的設立特別嚴格。中間經過看地、買地、興建道場,弟子們沒有出任何力氣,只是去享受現成的。京都這塊地很清淨,未曾發生戰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在此修火供就修火供,並不是我們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必須答應。尤其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辛苦地、篳路藍縷地將這個道場建立起來,要成就一個火供,中間還要地神母的同意,如果心不清淨,也是沒有用的。

第三點是供品本身,準備火供的供品相當不容易,其中有共與不共的供品,這裡有名相上的內容,她暫不做說明,也不是很重要。準備供品非常辛苦,但是這些都不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主法者修法的辛苦。曾經參加過火供的師兄,都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不論是吉祥草或五穀等,都一把把親手放到大家的盤中。以前她在其他教派,並非求就可修火供,通常是有大功德主為了比較重要的事情,而且不是為了自己來求,上師才會點頭,而且火供時還會看要不要讓其他人在旁邊站著看,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去觸及供品。事實上修法時,只要把供品放到修法的盤中,然後投入火供堆中就可以,但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將供品一把一把地分給每位參加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手臂的肩胛骨不舒服,這樣重複使力起碼有上千次,真的非常辛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當慈悲。

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用這麼辛苦,只要唸完放入火供堆中就好,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弟子,尤其是在大熱天,帶著五方佛帽,穿著厚厚的法衣,不斷地唸誦經文,修3、4個小時,甚至有些前面還要修前行法,這些是大家看不到的。可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耐著自己的身體狀況,雖然已經60幾歲,還是一點一滴地將所修供品分給大家。大家不要小看這個供品,以如此大尊貴的主法者來修法,每樣供品出去都能很迅速地幫助大家累積福報與智慧資糧。

她籲請各位務必要珍惜,而且不只要珍惜,更不可以如此輕易地認為自己要求。20、30年前她在其他教派時,當時有大功德主要求火供,少說供養100萬,大的500、600萬,教派的仁波切才答應修,而且找地等通通都是功德主的事情。她今天和大家分享這些點點滴滴,都是希望大家能了解,當自己沒有做好,其實根本沒有做,去求的時候就不應該如此,只要不要貪心,心清淨,至少無所求希望能參加到法會,而不是點名說自己要參加火供。應該捫心自問憑什麼參加火供?一不是功德主,二對道場沒有任何貢獻,三又沒有改好自己,來求這件事是不是太貪了一點?更何況火供要消耗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少福報?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分福報給大家,不只是法會,甚至坐在道場中,能夠親近上師,只要大家能無所求,不論事業或身體都會變好。

6、7年前她是癌症患者,有3顆腫瘤,沒有辦法開刀,因為它們長得太深。皈依2年多之後,她曾跟大家分享,有2顆腫瘤消失了,還有1顆大的也縮小為1.8公分。她最近因為膽結石、膽管發炎,又住了醫院兩次,上個月才出院。主治醫師幫她檢查癌症的問題,結果照超音波檢查時發現,那兩顆小的沒再復發,大的也整個變成像疤一樣,而且上面沒有血管。

她知道自己沒修、沒改、沒什麼供養、壞德性還是都在,而前兩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一些弟子,她剛好也是其中之一。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們修什麼修?為什麼沒修出福報呢?因為你們的念頭都是想自己,不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念頭都是想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罵的時候,真的如五雷轟頂。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確實都是對的,她都是想自己的母親、工作、朋友,就是沒有想眾生,所以哪裡有改?沒有改都能夠混到腫瘤消失,這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是什麼?絕對不是她自己修出來的,全部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

她勉勵所有師兄,真的要努力修改自己,隨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年齡一天天大了,上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過人生無常,上師也是無常。關於火供這件事,她看到弟子們的錯處,並與大家共勉只有深切地懺悔、痛定思痛地改自己,在這個道場緊緊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才是有意義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理事長將昨日所貼告示內容唸一次:「本道場為一清淨之道場,所有來參見大修行者,服裝均應端莊整齊。女仕請勿穿著暴露的服飾,不要穿短褲、低胸、露手臂、手肘等,以示尊重,最好褲、裙長度需過膝。男仕請著襯衫及長褲。如有以上或其他不恭敬之情形者,本中心得拒絕入場。」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在法座上講過很多次對三寶的尊重,也提過在別的宗教參拜者都會穿著比較端莊參加。上個星期六,有一位女信眾穿著短褲進來,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負責登記的弟子,為什麼這些理事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才去做事?

剛才聽完理事長所唸的告示,又莫名其妙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扯進去。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自己沒有這麼重要,這些弟子難道不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開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星期六有參與討論此告示會議之弟子起立,並問他們為什麼文字內容撰寫得這麼難聽?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他們都曾經去過國外,如果餐廳要求穿西裝、打領帶,客人若未如此穿著,餐廳就會為客人提供一條領帶;女仕若是穿著暴露,餐廳就會為客人準備一條披肩。人家做餐廳的都會做這種工作,而作為接引眾生的道場卻是簡單四個字——「拒絕進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認為自己有這麼偉大,只是希望來道場者的心中起一個恭敬心,而不是一種懲罰。為什麼這些在各種行業的社會人士會這麼做?遇到事情,他們會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開口,所以不必做,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了,他們又做得莫名奇妙。他們寫成要「參見大修行者」,如果碰到有人要拿來作文章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認為自己有這麼偉大。

為什麼他們不多想一下?或許準備一些衣物,遇到有人穿著較為暴露時,就可以提供給他穿戴呢?如果他們真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值錢,是不是應該做大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弄不懂他們為何是這麼做事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週六的義工弟子起立,並問她昨日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告示內容時,她怎麼回答?弟子表示自己回答告示是寫感冒、發燒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昨天問這位弟子兩次,第一次時問她:「外面告示牌寫什麼?」之所以問她,是因為她在旁服務,應要知道外面所有事情,結果她回答是醫療組所寫感冒戴口罩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再給她一次機會,於是再問一次,結果她還是給同樣的答案。

她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為懶,再者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腦筋這麼清楚,第三就是固執。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如此怎麼學得到慈悲?上師問她,她怎麼不表示自己要出去看一下?她認為自己有這麼偉大?沒有她,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能見信眾?自我中心這麼重的人,怎麼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1個月不升座講法,大家還是同樣的調調?沒改!大家都是自我中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告訴大家多少次來參加法會要莊重?結果所有理事仍舊不動如山,因為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講。上星期六就跑進一位穿短褲的女信眾,奇怪的是穿短褲真的就不恭敬道場,她就是隨口問:「我可不可以生孩子?」偏偏就不問佛法。結果,告知理事們應撰寫告示,他們又寫得煞有其事,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拖下水。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禁嘆氣,這個道場怎麼做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以為1個月不升法座,大家會有一點警惕心,結果還是這樣子。

連負責法務的弟子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貼法本,結果貼的方式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曉得要翻到哪一頁。他貼第一次時貼得好好的,結果這一本就不知怎麼搞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當中趕時間,還要幫他找出這張是貼哪一張?為什麼每個人做事都不會幫上師想一下呢?他有一本已經貼錯,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重新貼,結果又是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嘆地表示自己可能快要失蹤了,因為灰心。道場有1000多位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提到來道場應穿著莊重之事,居然沒有人提議?覺得事不關己,當道場是你們要來就來。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停止發放加持過的甘露水。

沒有一個人當道場是跟自己有關,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叫到你、沒有講到你就沒關係,連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貼法本,還連續兩本都貼錯,不曉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什麼!負責法務的弟子親眼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翻來翻去找不到,卻還是如此貼?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嘆自己業障重,沒有收到一個比較機靈的弟子。雖然弟子之中有法學背景、醫師、教授,居然還寫出這樣的告示貼在門口?還以為自己做得很好!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參與開會與負責寫告示的弟子今日不必參加法會,可以立即離開。另外,昨日不看告示就回答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3個月不必參加法會,連星期六都不必來,也是可以立即離開。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昨天有位弟子本來有些事情沒做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做1000個大禮拜後便答應她,結果她拿著紅包說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已伸手出去,突然間她想起有件事沒達到她的要求,就將紅包縮回去。她這種人怎麼學佛呢?什麼都要談條件,談對了才捨得給。所以,釋迦牟尼佛才說末法時代眾生難度。那位弟子什麼都要,不要說是供養上師,如果是送禮給人家,突然間收回去,說有件事沒問對方,你說對方會如何?會不會收這個禮?

那位弟子的貪念重到這樣?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答應,她就不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就不需要你們供養,情願辛辛苦苦自己做生意,看到你們這種嘴臉,真的是覺得噁心,沒有看過這種弟子!自私自利!每個動作都為自己。

上次屏東求法的信眾昨天來了,她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都哭得唏哩嘩啦,還捧著一罐蟲草。那罐蟲草最少值50萬,而且她還不是為了自己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收下,而是讓她跟別人結緣,只答她一句:做仁波切這個行業要行菩薩道,隨時準備死。

你們真的這樣子就沒資格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1個月沒有升座,以為你們會警惕一下,結果還是老毛病、還是這個德性,以為自己學佛學得很好,好在哪裡?就算你們修不到解脫生死,至少修一點福報出來,但你們修不到福報,智慧也打不開,真的拿你們沒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修施身法,因為答應了很多亡者要幫他們超度,所以無可奈何之下就幫你們修法。現在可能會越來越少幫你們修法,讓你們聽法帶就好,因為你們沒資格再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

每個人都認為自己轉好了,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結果回頭就來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小到寫個告示,都指名道姓說是來參見大修行者,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時候說過自己是大修行者?你們不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開心嗎?明明有很多方式來寫告示,卻偏偏不寫,而是先拖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水,說是因為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不准這樣、不准那樣。

昨日出家弟子眾等一起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說明他們供養時祈求的內容。出家弟子回答:「代替出家眾供養上師,希望有更多的出家眾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與攝受。」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那就慘了,這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負擔會很重。出家弟子祈求:「為了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自己沒有這麼偉大,你們不好好修,還有弟子連貼個法本都搞得亂七八糟,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等一下翻都翻不到,就是完全不用心。

今天有些人是第一次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簡單解釋。施身法是藏傳佛教八大成就法之一,所謂成就是此生能幫你快速累積福報,但福報不是用來讓你發財或身體變好,而是讓你這一生有足夠時間修行佛法、解脫生死,也可以很快速地幫助你開智慧。開智慧並不是幫你處理世間的事情,而是讓你能體會佛法真正的意義,進而開悟。

施身法是西藏的女瑜伽士瑪吉拉尊所寫出的法門,瑪吉拉尊有結婚、生子,而根據釋迦牟尼佛所教的《大般若經》之涵義寫出此法門。「般若」簡單一點講是智慧、空性。如果要利益眾生、利益自己,對空性沒有體悟,智慧就無法用出來利益眾生。釋迦牟尼佛所教的《大般若經》主要是告訴我們何為空性,空性很難用文字去形容,所以釋迦牟尼佛嘗試形容「般若」這兩個字,《大般若經》的量很多,佔《大藏經》30%左右,因為佛不斷重複一再解釋。

「般若」與我們人生經驗法不一樣,雖然現在科學很發達,透過科學研究已經有一點點可以探討空性的特質,但還是不究竟。修施身法的行者,絕對不是一般出家人、在家人可以修的,要經過很多訓練與體悟,特別是一定要修出空性的慈悲心,在禪定中一定要修到大手印的離戲瑜伽,也就是已經沒有分別心,而是平等地去利益廣大的一切眾生。

如果長期修行施身法,對身體健康有很大幫助,因為身體若不健康,想要修行也做不到。長期修行施身法,可以利益廣大一切有情眾生。所謂廣大,雖然地球上的人類目前有60億,但比起其他的眾生是微不足道的。以釋迦牟尼佛在佛經中的形容,地獄道的眾生就好像下雪時的雪花那麼多,畜生道的眾生就好像恆河岸邊的沙那麼多,而人類的數量只是手掌上的一小撮沙而已。很多人稱佛法是人間佛法,這個觀念不是很正確,佛的佛法絕對不是單給我們人類,但有個矛盾點,只有人類可學習、修行佛法。雖然人類很少,但人類有特質與福報可以修行佛法,所以人類這麼少,反而能利益廣大一切有情眾生。若以佛經而言,所有有情眾生是無邊無際,數不出來的數字。

你們為什麼整天挨罵?因為心狹窄的人學不到、修不到慈悲,沒有慈悲的佛法就不是佛法。別的宗教沒有討論慈悲這兩個字,只有佛法才特別講到慈悲。慈悲是全宇宙最大的力量,這個力量不是去降伏任何人,也不是去壓任何人,而是用慈悲的力量讓所有眾生貪嗔痴的心消滅。只要貪嗔痴的心消滅,清淨的本性就會顯露。但人類最難降伏,所以《地藏經》中才說全宇宙之中,地球的人類難調難伏、剛強自用,很難教。

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驗而言,超度其他苦海眾生太簡單了,連一隻貓都能馬上超度,超度之後貓的眼睛閉起、嘴巴闔上、身體是軟的,而且還有體溫。因為畜生道不可能馬上到阿彌陀佛那邊,如果業重就先到人道,好一點的到天道,但即便到天道也都是到最低階層的,不可能到無色界天。所以,那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完那隻貓之後,動物葬儀社都覺得奇怪,為什麼貓死了1個小時還有體溫。要看唸經有沒有效,就看貓、狗的眼睛有沒有閉起來、嘴巴有沒有闔起來,沒有的話都是騙你們的。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完,亡者的眼睛跟嘴巴會閉起來?你們看家裡長輩或親友往生,人死了一斷氣,嘴巴都會張開,因為第一是怕,再者斷氣的時候,一口氣吸不進去,嘴巴很自然會張開。其實畜生斷氣的過程,跟人也是一模一樣,是同樣的過程。嘴巴一張開之後,亡者一緊張,關節就硬了而闔不起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以前在印度天主教有位泰瑞莎修女,她做了很多善事,但她是做人間的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她死後的兩張照片,一張是嘴巴張開的,第二張是他們用繃帶將頭圍起來,嘴巴才微微闔起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你們也有過類似經驗,有時候葬儀社用溫水去溫,還是闔不起來,有些人也看過了。超度後嘴巴之所以闔起來,是因為亡者放鬆了,知道不會受苦了。當神識一放鬆,關節肌肉就跟著鬆;再者因為亡者離苦了,身體跟肌肉就會看出很明顯的變化。

有些人唸了12個小時後,亡者的身體有一點點軟,但也不代表能被超度,只是恐懼心減少一點,因為只要在屍體旁唸任何佛號,就算你沒有功力幫亡者超度,最少亡者聽了能減少一點恐懼心,但不代表已經被超度。要幫助眾生超度,需要修行者有功德。所謂功德並不是行者有多厲害,而是所有修行的法門是為了利益眾生,功德才會出現。有功德還需要有慈悲心,兩者具備才可以幫助超度。簡單一點講,如果行者禪定的功夫不夠,也不能超度。因為所有眾生死了之後很清楚、有鬼通,佛經上提到鬼的能力比人強100倍,所以很清楚幫他的人有沒有心、有沒有能力去幫。如果沒有,亡者就不會來。

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屏東,本來不是要幫那些被殺死的原住民超度,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唸,他們全部跑來,因為知道這邊有好康,有人用慈悲的觀念去幫他們,他們就出現了。有人說自己唸經時有鬼出現,鬼哪會理你!你的心跟鬼一樣有貪、嗔、痴,跟鬼是同類!不要學有些人迷信,唸《地藏經》時覺得後面有股寒意,當然有寒意,因為出汗時風一吹,當然就覺得涼了。鬼來時不是這樣子,你們不要汙衊《地藏經》。

現在坊間很多人汙衊《地藏經》,明明《地藏經》是講因果,而且講得很清楚釋迦牟尼佛是在忉利天宮為母親說法,怎麼可能是唸《地藏經》給鬼聽呢?很多人對佛法連一知半解都沒有,卻胡言亂語。就像最近有個弟子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青海有位別的教派仁波切說咒語可以隨便傳,要大家多唸咒語,因為最近很亂,多唸咒語就沒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舉個最簡單例子,在西藏只要懂得講話的人都會唸六字大明咒,假如以那位出家人所講的理由,西藏應該從古到今都不會發生戰爭,也不應該會有別的勢力進入了。為什麼還會發生呢?

西藏有這麼多法王、大仁波切、大修行者,應該每天修法,兵就不會來了,但為什麼還是來呢?就像釋迦牟尼佛身為佛,明知道自己的種族會被滅掉,坐在路中間擋3天後都還是起身離開。佛並不是沒有能力將軍隊全部殺掉,為什麼不殺?因為是因果!當然,唸咒語比講不好聽的話好用,但是人就是這樣,當你告訴他唸咒語有用,到時候不產生他心裡面所想的結論,他就會謗佛,說這個咒不靈,說不靈就是謗,所以乾脆就不傳。

尤其任何本尊的咒語未經過如法上師的口傳、加持、灌頂,即便是唸咒語,如果心不對,感召來的就不是本尊。誰都會唸咒語,但最重要是你的心。你的心若是用貪嗔痴來唸,咒語會靈嗎?絕對不會的。如果沒有經過佛法的教導而隨便持咒,也有可能會不小心用咒語去咒人家。現在臺灣流行教人家每天唸大悲咒給丈夫,動物就不會來。誰說的?《普門品》沒講過,佛也沒講過。這就是咒人家!

任何咒語之中都是佛與本尊的智慧、慈悲、功德與願力。佛菩薩的願力是什麼?就是希望任何眾生都能離開輪迴苦海,既然眾生要離開苦海,還會教他們貪嗎?還會教他們一些莫名其妙離不開苦海的方法嗎?當然不會了。所以,現在末法時代有很多似是而非的佛法。你說他沒道理,好像又有道理,告訴你如果大家都持咒就自然會太平啊!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最簡單的,西藏只要會講話的人都會唸唵嘛呢唄美吽,照道理西藏應該越來越強,應該現在沒事,所有法王應該在西藏,為什麼要離開?這就是共業!

以前蓮花生大士在自己所寫的傳記中,一早就已經預言,要西藏人造一尊朝向東方的鐵鑄普巴金剛像,才能免於後來的難,但沒有人聽話,以為不會的,認為自己可以解決、只要求觀音菩薩就可以解決,覺得有教可以求觀音菩薩,就每天求就好。但是,連求觀音菩薩都要有方法,要有清淨的心,而不是求孩子要讀好書等等。

了解佛法的人,才能夠體悟到佛法的慈悲在哪裡。如果還是用欲望來學佛,絕對會出問題。昨天那位弟子為什麼兩次都回答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示是醫療組的事,就是自以為是,上師都開口講了,還不跑去看?就算上師講錯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去看,因為上師開口絕對是有理由的。但是她偏偏頂嘴,認為自己沒有看到,而以為就是如此。

佛法困難在於你們不改,在於你們自以為是,就好像昨天那位說要供養又縮回去的弟子,她紅包已經遞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伸出手,當時多尷尬呢?還好她的供養是薄薄的一包,如果她是供養1000萬,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手伸出去,她又縮回去,旁邊的人看到還以為可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貪心要拿1000萬,所以手馬上要搶。這就是貪心啊!你們不要以為求佛法不是貪心,也是貪心!你們是什麼料,仁欽多吉仁波切會不知道你們到時候傳些什麼話嗎?如果你們不是用清淨的心,怎麼求都求不到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讓大家看一下負責法務的弟子是怎麼貼法本的,貼成這樣要怎麼翻呢?貼得亂七八糟,完全不留意上師的一舉一動。上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已經翻得很不方便,這次又重新來。等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必須一張張找,看是貼到哪一張。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是哪一位弟子貼的,有一位弟子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立即離場。

大家可以看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是68歲的人,這種貼法怎麼翻?貼的弟子完全不會想到上師,只想著每一張貼紙很清楚分開,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可以找得到,還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睛還好,要不然連貼紙都看不到。所以,學佛真的不能自以為是,每一件事都要幫對方想一下。他們寫這份告示,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是不開心,而是讓人家感覺到我們太驕傲。我們可以請求別人要端莊,但是相對地也要給人家一個方便,然而他們都不動腦筋,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了就去做。其實他們大可以提議,他們這些人都有很高的教育水準。可能你們沒去過香港、歐洲,沒去過很高尚的餐廳,餐廳要求客人打領帶,如果客人沒有,他們馬上會借一條領帶給客人,臺灣的話卻是叫人出去?

道場雖是宗教場所,但也是服務行業,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幫眾生服務。既是服務行業,怎麼能夠寫得這麼難聽?說要拒絕入場?一點小事情,就將你們全部的毛病掀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懂弟子為何將法本貼成這樣,下面還有重疊,弟子明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趕時間,還這樣胡弄?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告訴負責法務的弟子兩次不是這麼貼,卻還是這樣胡弄。

施身法有個特點,是修法人透過密法觀想,將自身整個身體,包括骨頭、血肉,都要供養所有一切諸佛菩薩、本尊、護法、空行母、勇父,下則布施給一切三惡道的眾生,尤其在世間存在的一切鬼眾、魔眾。這種供養布施就是最大累積福報的方法,雖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修法,但是因為你們參與了這場法會,也可以得到一些福報的尾巴,有些風還是會吹到你們那邊去。

你們或許會想,也可自己觀想身體的血肉、骨頭給眾生吃,但是眾生不會吃的,因為你的血肉、骨頭是有業力的,他們不要。有些人學了點密法,連顯教現在都流行,就拿一把米丟來丟去。但是,丟的結果是那些眾生吃不到,因為他們的加持不能將物質變掉,眾生吃不到反而會起嗔念。所以,最穩當的供養布施就是在壇城點香、供花、供水,不要做花樣。你們參加一次施身法法會,比整天丟米有用。

美國有一位武打明星,以前在日本長大,有個教派說他是仁波切,他也認為自己是仁波切。自從說他是仁波切後,他就帶米到處去丟,但這是沒什麼用的。慈悲心不是外表的形式,雖然顯教有早供、晚供,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供養的心。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對那些橫死、業障深重的人特別殊勝,當然也端視參與法會的人自己是否具備對三寶的恭敬心與十足的信心。十足的信心不是一般口中說自己相信,而是佛所教我們的一切都是為了利益眾生,我們有一天一定能夠做到佛教我們的一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出家弟子,上個星期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傳《寶積經》中的法,他們以前有沒有聽過。出家弟子表示,以前在顯教完全沒聽過,只知道《阿彌陀經》有上、中、下品。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他們之所以沒聽過,是因為說法者還不準備真正行菩薩道,所以就沒有因緣看到《寶積經》。《寶積經》一直存在,並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寫出,你們之所以沒有看到,就是因為沒有這個願力與決心,所以就看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讀佛經的方式與別人不同,隨手一翻便看到剛好是你們所需要的。你們若是下決心行菩薩道,這一生肯定能到阿彌陀佛那邊。究竟能不能做到菩薩道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的心要決定,連求生淨土都不需要,只要迴向就夠了。迴向就是一直幫眾生結緣,如此一來往生淨土就一定會出現。今天聽聞何種佛法,都跟上師自己的發心有關。《大藏經》中這麼多經典,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偏偏專讀《寶積經》。《寶積經》是 吉天頌恭所有著作的根本,如果要行菩薩道,沒有《寶積經》中一切顯教的理論,就做不出來。

你們學顯教時都唸過《金剛經》,經中提到要破四相,但是沒提到要用什麼法門去破四相,而《寶積經》中有提到,上次已經開示過。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開示,你們就恍然大悟,原來這麼簡單。如果沒有告訴你們,你們想破頭都想不出來怎麼破四相。佛經上沒有提到小我變大我、大我變大愛的說法,這是人間法,也等於是汙衊佛法。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施身法,是幫助你們在修行方面可以消除一些障礙,只要你們對三寶信心足夠。如果你們說很難、做不到,這就是疑惑。很多人以為懷疑佛法才是疑惑,其實不然。你若認為自己做不到,就是疑惑。佛會講我們做不到的事嗎?如果是我們做不到的事,佛就會講得很清楚,就像在經典中佛提過非大乘根器者不得聽聞,但如果佛告訴我們可以,我們就是可以做到。佛是很清楚的,沒有老人痴呆,活到最後一秒鐘,都還可以清清楚楚交代事情。

所以,當你說很難而做不到,就是起疑惑,就是《阿彌陀經》中所講的就算唸阿彌陀佛都不能到阿彌陀佛那邊,因為你說自己做不到,表示你懷疑佛所講的話,覺得是不是哄你的、先拐你一下。就好像有些人會說佛騙我們如何如何,以為這樣講佛法很風趣,但佛需要騙我們嗎?佛都說不能打妄語,還會用佛法來騙我們嗎?當然不會。那些人還以為自己講話很風趣。

只要你認為很難,就是很難,難就是疑惑。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學佛第一天開始就沒有覺得佛法很難,也從來沒有認為何時做得好,佛經上沒有提到何時做得好。你們整天都有口頭禪說自己沒做好,你們沒資格這麼說,因為你們連開始做都沒有!整天說自己沒做好,都不依法!自以為是,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所以,當你說信,就是相信有一天一定能做到佛所教我們的法門,才沒有疑惑,疑情也在疑惑的範圍之內。

如果你說很難,你有一天一定會懈怠,因為已經在自己心中產生障礙。就好像有人認識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久,卻遲遲不肯皈依,因為怕自己沒做好,會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現在都會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責罵,你們認為自己是什麼身分?沒有如法去做事,當然會講你兩句。有些人情願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朋友,認為這樣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客氣一點。仁欽多吉仁波切當然會對他們客氣,因為不需要超度他們。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要說這麼重的話?因為你們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超度你們。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野蠻,沒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已經皈依,如果她還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兒子,到時候斷了氣,就會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自己的兒子,懷疑兒子的能力行或不行。人就是這種心態。就像你有兒子唸到博士,還認為他不行,因為他是你兒子。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母親的關係很微妙,直貢澈贊法王的母親很尊重 直貢澈贊法王,不因為是法王的身分,而是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是修行人,但她也是 直貢澈贊法王的母親,這是很微妙的感覺。所以,現在有些人情願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朋友,而不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也是很微妙的感覺,他以為能掌握這種感覺,其實他錯了,因為他走的那一天,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就沒辦法超度他,因為會認為是friend來了,當然大家玩一下,不需要超度。大家也聽過很多故事,因為弟子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的時候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喊回來或罵回來,所以不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行的。

今天修的施身法是一個月一次,所以大家要珍惜這個機會。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是很忙、沒體力,而是自從身體微恙,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一定要修施身法,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都修。今天在這裡修,事實上只是做個樣子給你們看,只要任何人相信三寶、上師,就算遠在天邊,對你都有幫助。等一下修法時,你們要具備恭敬心、懺悔心、信心、慈悲心,如此一來這場法會就會跟你相應。

通常在佛法修法前,在顯教都會修結界,將壇城保護起來,金剛乘的修法前則一定要驅魔。驅魔不是對他不好,而是那些有嗔恨心的魔會干擾你們,於是將他們遣開,讓他們不要停留在這個空間。但是,只有施身法很特別,不會保護整個壇城,修法者也要將自己身上配戴的保護聖物拿下,也就是不保護自己。而且,通常修任何法,行者只要發心就好,但是施身法很特別,要頂禮懇求容許賜予修法。如果不夠資格,就算唸也沒有用。施身法特別在前面有這句話,別的法門只要發心就可以開始修,但施身法的前行特別有這一句,要向所有一切本尊頂禮,懇請賜予容許行者修此法。如果不容許會如何?就是修了法之後,行者本身會出問題。

不管在藏區或漢區,修施身法的人越來越少,漢區當然是少,但藏區現在也不多了。在天葬臺所在處,現在還有人修施身法,而西藏第一座天葬臺是在直貢噶舉的祖寺直貢梯寺。要解釋天葬是很複雜的,天葬之中涵蓋施身法與頗瓦法,如果沒有修施身法與頗瓦法,天葬臺也不能用,並非如你們所想的找個人切割大體丟給鳥吃就代表天葬,裡面還是有佛法。因為藏傳金剛乘對於人身體的看法與中國人不同,因此用天葬的儀式。事實上,西藏也有流傳,如果亡者生前做很多惡業,那些鳥也不吃,丟上去也不吃,甚至嚴重一點連來都不來,並不是有錢扛上去修了法就會來,那些鳥都是有神通的,不是一般的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在修施身法之前祈求本尊與護法加持,而且容許今天修法。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修法過程中極為莊嚴肅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搖鈴轉鼓、唸誦法本,並親自持誦六字大明咒良久,慈悲、莊嚴、清淨的法音傳揚,利益無數有情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之加持力極為殊勝,震攝一切眾生,威德力遍滿虛空,因修法能量極大,寶吉祥佛法中心內的閉路螢幕影像甚至曾一度中斷。與會大眾恭敬虔心參與法會,皆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度與不可思議之加持。

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現在臺灣看起來是因為天氣乾旱,但若以佛法的觀念,就是這塊地方喜歡鬥爭,這塊土地的福報已經減少。臺灣的福報之所以會減少,有很多複雜的因素,但最主要就是貪念。做生意的人為了賺錢,一切都敢做;當官的為了自己方便,也什麼都敢做;走政治的為了要掌權,也什麼話都敢說。

今年新聞報導了數次殺父殺母的事件,以佛經而言,殺父殺母要墮入五無間地獄,而以中國的倫理而言,殺父殺母是天地不容之事。為什麼臺灣這種事特別多?大家看鄰近的國家沒有這麼多。我們身為活在這裡的一分子,要不要做點事?就是要從自己開始改起。你們再不改,臺灣會越來越亂,你們就會被捲進去這種所謂不好的共業之中。在古代,如果有殺父殺母的事件,縣令當場就要撤職,因為沒有教好人民。現在殺父殺母好像是應該的,孩子被打還去警局報案說是家暴,你們說這種世界要怎麼辦呢?

地球上比較乾旱的地方,都是比較窮困,比較多鬥爭。臺灣現在一點點小事情就要上電視,一點點小事情就要打起來,車禍也是不斷,出事都是一兩條人命。你們不要以為自己在修行、以為自己修得多好,在這種亂的世界,反而是對佛法有幫助的世界。如果現在很太平,你們誰會想要佛法?在座的諸位,如果一切事情順利、身體健康,誰會找佛菩薩?但是,佛法不是給你們逃避已經發生的事,不是安慰你們的心靈,也不是讓你們發財,而是要改變你們對人、事、物的心態。

現在很多人破了戒都不自知,還以為是應該的,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在內。天地間只要破戒,福就一直減少,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看過一個地方有這麼多殺父殺母的事件,臺灣有一點超過了。但是,公眾人士都沒有對於這種事情加以教育,認為沒有殺到自己這邊。以現代的教育來看,是代表沒有教好倫理道德;以佛法的觀念來看,是這塊地方的修行人少而信眾多。現在所謂宗教對人來說只是一種寄託,只是一種貪求,而不是澈澈底底想改變。

剛才在修法過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指示有去洗手間的人離場,因為修法到一半,他們就跑洗手間,代表他們只有參加一半。再者,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個月只修一次。他們忍不住就是因為不在意這個法,何況在座也有老人家跟小孩。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一天天地老了,不會跟大家妥協,你們全部不來是最好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落得清淨。你們纏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纏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有業力。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已經用佛法盡量在自己人生結束之前,將生生世世所欠的,不管善業或惡業都會還清。

所以,修行並非這麼簡單,因為自己離婚心情不好,便找佛法來當做心情寄託。若是如此就不需要學佛,別的宗教比較簡單,求主就好了。佛法不是求誰給你,而是求諸佛菩薩與上師加持你,讓你的心能堅定改變自己。任何世間的事都不永恆的,誰會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這麼健康,突然間快要死掉?誰也沒想到應該要兩年恢復體力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間又出現。這就是無常。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變來變去的,世間的事也是變來變去,不管多困難、多艱困、多好,一定有一天會變,不永恆、不停留的。

我們只要將自己一生要盡的責任做好,應該負的責任做好,其他真的是跟著業力、福報在走。業力現前,再厲害都沒用。如果沒有修出福報、功德,有事情發生就很難改了。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次身體的事情,如果沒有修到一點功德與福報,就已經不在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到了,所以還是可以改過來。

這並不是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永遠不死,也許佛菩薩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修行還沒有到位,所以再多留下來幾年。否則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留下來做什麼?沒有意思啊!看到社會新聞每天殺父殺母,這個國家生病了,但是沒有人注意這個事情。哪有這麼離譜的?一個月兩起,就為了幾十萬?你們看了沒有感覺,因為沒有殺到你這邊,但這會有影響的。一個地方有很多的善業,會影響到大家;一個地方有很多的惡業,也會影響到我們。不要以為不關己事,連大陸有沙塵暴,也會影響到臺灣。

不要以為自掃門前雪,其他不關我們的事,覺得修行是修給自己的。我們以身作則,影響周邊的人,讓他們體會到業力與因果,千萬真的不能行惡。寶吉祥佛法中心之所以堅持所有弟子與信眾都要吃素,因為如果不戒殺生,所有的惡業就會出現。不要以為吃一條魚怎麼會有事?當然會有事,吃一條就還一條。如果你問會有這麼嚴重嗎?那就是不信因果。明明《地藏經》講得很清楚,地藏菩薩有一世的母親愛吃鱉蛋,死了下地獄。你們不要以為等殺了人才會下地獄,愛吃眾生的肉,很可能會下地獄。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要求參加法會的人這輩子吃素?自然有因緣種下善根,為什麼不延續下去?為什麼認為參加法會時才吃素,後面就可以繼續吃葷呢?有位罹患鼻咽癌的信眾,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脫離病苦,他週三時往生,週六時全家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們一輩子吃素,結果全部轉頭就出去了。

大家要謹慎,不要以為自己有修行、學佛、皈依,就沒有機會捲入這種惡業。只要你的心還有惡念、行動還有惡念,就會被捲進去。並不是人家對付也不要反抗,而是先將自己應該維護的事情先維護好。再者,如果你一切都是如法,有人想要來傷害你,也都是淺淺地點到為止,不會傷很深的。就算果報成熟,也會重報輕受。歸根究柢,不管是出家或在家,對三寶的恭敬心與信心是不能減少的,對自己的要求要很嚴格,對眾生的心態要慈悲。不管他做壞或做好,他都要負責自己的果報。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說誰好、誰對、誰錯,一切都是共業。你們希望臺灣是一塊寶島、有福的地方,自己有因緣接觸到佛法,就要下決定,不要還是晃來晃去,認為等自己退休再說。但是,等你退休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差不多要回去了,也無能為力幫你。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是修行人,但身為學佛人,嘴邊是常掛著「人生無常」的,從未停止說過自己會死,而是一直說自己隨時會死。只要佛菩薩還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這個世間還有一點用處,自然會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留下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做的都做夠了,可能就會走了。

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長命百歲,也不要整天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住在世。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住在這裡,阿彌陀佛那邊很好住,護法阿奇那邊也很好住,何必住在五濁惡世呢?不需要的。所以,如果你們對佛法還有疑惑,對上師的教導還有疑惑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勸你們不如離去,不要留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你們無所求。你們供養也好、不供養也好、要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談條件、供養縮來縮去,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會怎麼樣,只是既然她不想供養,以後就不必供養了。你們不要以為供養過就會有什麼大福報,供養過只是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一直記得你有供養過而已。

今天修完施身法,希望所有六道眾生得利,也希望修完施身法,下星期能稍微解決乾旱。不是因為天氣預報有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說狀況會好轉,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早就預言過修完施身法就會下雨,因為眾生嗔恨心重,將他們超度後,嗔恨的力量減少,就會改善一點乾旱的情況。

大家的貪念要減少,所謂貪的定義是目前有的就要滿足,並不是不准你們想未來有沒有,而是不需要很緊張、很努力地去爭取這個未來。未來是現在所做,現在一切如法,未來當然是好的,想都不用想,自然會變好。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從學佛後不再算命,因為命是自己掌握的。用什麼來掌握?當然是用佛法。佛法教我們要減少貪、嗔、痴,你們這一生有錢沒錢都是福報,過程中當然需要經營,而不是白白就有錢掉下來給你;做的過程沒有違背因果法則,也不離譜的,應該是你的,就自然會給你。連求都不需要求,自然會出現。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多開示一點,讓大家回去好好想一下,不要以為講過了,回家後就睡覺,覺得自己很累要睡。你們再怎麼累,不可能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累的。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4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