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3月1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並和大家分享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過程,以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照顧她及她的家人,並且兩度奇蹟似地救護她的母親,至今她的母親已經多活至少十多年了。

她第1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母親病危,當時母親罹患猛爆性肝炎,肝指數高達一萬多,醫生不斷發出病危通知,她根本沒辦法接受無常的發生,完全慌了手腳,每天晚上躲在被窩裡哭泣,到處尋求幫助,只要有人說哪裡可以給予幫助,便往哪裡跑。後來她聽大學同學說可以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馬上與姊姊一同求見。她永遠記得第1次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向上師報告母親病危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開示人生無常的道理,於是她便嚎啕大哭,心想:「母親沒有救了嗎?為何說這些?」仁欽多吉仁波切耐心地開示完後便給了她母親一顆珍貴的甘露丸,當下她根本不知道這是如此的殊勝難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三強調它的珍貴,要她答應一定要讓母親服下才給她,她當下答應了。

但是到了醫院,護士以會堵住呼吸為由勸阻,她因信心不足而聽從護士的建議,忘記自己曾經承諾上師,就這樣讓母親錯過了殊勝的甘露丸。當晚母親便接到通知,可以進行換肝手術,在當時是非常大的手術,需要十多位醫師輪班進行24小時手術。手術後她害怕地向上師報告她的愚蠢行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不孝,並告訴她這甘露丸會讓她母親恢復快一點。母親當時昏迷且全身已經置換過三次血漿,頭上還開了個洞監測腦壓,開刀時昏迷指數僅僅高於死人,在這麼嚴重的狀態下進行換肝手術非常危險,都是因為她的不孝讓母親多受苦,她懺悔。

沒有醫生知道她母親會不會醒來,她與家人自以為是地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們能做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反問他們能做什麼?她心中非常慚愧,連醫生也沒辦法,只能看著母親猶如發黑木乃伊般地躺著,接著上師告訴他們今天能夠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他們唸了佛經,才讓他們有因緣福報能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母親幫助,並告訴她,要持續不斷地代表母親參加施身法法會,只有子女可以代表母親,幫母親累積福報。接著她告訴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很痛苦,覺得自己很不孝,還來不及孝順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開示她,真正的孝順就是學佛,她當下其實非常震驚,完全沒想到是這個答案,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做。

後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他們去醫院加持昏迷中的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這樣無所求地利益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母親許久,說看到母親身上有許多魚,身旁有兩個嬰靈,並且說有過世的男性長輩來看母親,她心想去年剛過世的外公原來還在受苦,經詢問長輩後才得知原來母親婚前就曾經拿過兩次小孩;上師開示真正的孝順就是要好好學佛,她鼓起勇氣向上師詢問,如果要學佛,有沒有比較初級的老師可以跟著學習,上師開示:有這麼好的老師在眼前,你還要去哪裡找?後來回想起這段,真的很懺悔自己善根不足,有這樣具德的上師在眼前,還不懂得好好把握。

持續不斷地參加施身法法會後,她母親的狀況漸漸改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母親一個月後,有天外婆打電話告訴他們,她夢見觀世音菩薩在母親身上加持她,沒多久母親便漸漸開始有了意識,醫生護士們都覺得這是奇蹟,因為在這段期間,連醫生都不抱持任何希望。

在重症加護病房待了3個月後,母親終於轉到普通病房,經過半年的復健,母親逐漸恢復,頭腦非常清楚,可以行走,當時因為腦部有挖洞測腦壓,母親醒來一眼脫窗,斜視很嚴重,就在斜視手術前一週,父親開車帶著母親,突然在高速公路上追撞前面的車,兩人只是受到驚嚇,平安無事,花了二、三十萬元修理車子,受到驚嚇的母親,眼睛的斜視奇蹟似地恢復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母親重報輕受,免受手術之苦。十多年後,在醫院巧遇當時在加護病房照顧母親的護士,她興奮地告訴他們,護士們都說母親的康復是奇蹟,她馬上告訴她們這是因為有佛菩薩般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與加持。

開始參加法會後,她才真正的了解什麼是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深入淺出,佛法原來可以運用在生活裡,不再高不可攀。小時候家裡雖然經濟狀況不錯,但祖先務農殺業重,家人經常爭吵不斷,自己身體不好,脊椎側彎總是自怨自哀,生活無虞但總是不快樂。小時候父親曾經參加過基督教長老教會,她常常跟父親去禮拜,唱詩歌,她高三時參加團契,因為父親與母親感情出現狀況時常出國,加上課業壓力過大,她開始有失眠傾向,也曾去看精神科吃藥,吃了一顆藥就馬上昏睡,醒來頭腦一片空白,便不敢再吃藥。當時也有教會的教友陪她呼喊主的名字,都沒辦法解決她心裡的苦。但是她自從開始參加法會,聽聞上師開示,漸漸了解一切都是因果,了解一切都是自己種的因、得的果,要懺悔、要努力修改自己的行為,代表眾生參加法會,自此再也沒有那些莫名的憂愁,也感恩有中醫診所如此好的藥讓她冬天不再有抽筋的問題,身體漸漸好轉。

皈依後,父母親因為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母親而來求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頭便說:你女兒皈依我不會出家,她如果不乖,就來告訴我。她當下非常感恩,同時非常懺悔自己沒有做好,都不知道父母親擔心的事情,也感恩上師讓父母放心,讓她有學佛的因緣。剛開始學佛時,她很認真,決心好好懺悔,跟緊上師,才能在今生解脫生死,脫離輪迴苦海的日子;但之後開始過好日子,便開始懶了,行為開始改變,沒有依教奉行,物質欲望深重,根本不像學佛的人,只是表面上忙碌於法會。大學畢業後,賺了錢便開始追求自己的欲望,揮霍無度,自以為是、驕傲,凡事自作主張、不尊重父母親,種種惡習致使她父親寫信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達希望她可以多陪伴家人出國等,父親的意思就是要陪家人而非參加法會,這就是她深感懺悔的地方,因自己沒有好好學佛、修改自己的行為,沒讓家人感受到佛法的殊勝,沒有時時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只顧追求自己的欲望,致使學佛產生障礙,於是上師要她和父親好好溝通,自此便不能參加法會。這些年,她深深感受到不能參加法會、不能聽聞佛法的苦,因而讓她有反省自我的機會,她感恩上師的殊勝教法。

這段時日雖然不能參加法會,但上師從未放棄她並時時照顧她與家人。母親自從第一次病危換肝後,因為長期服用抗排斥藥,身體的抵抗力比較弱,一個小感冒發燒了,就必須馬上送回醫院急診住院。2011年1月底,母親第2次病危是因為感冒咳嗽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症,這是死亡率高於50%的急症,住院不到一週開始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戴了氧氣罩也沒辦法改善,血氧掉到60後,整個肺部變白,醫生緊急通知他們,並幫母親插管送入加護病房。她每天拿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母親看,要母親一定要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名和樣子,並和家人商量,想代替母親做大供養,家人同意後,她在母親耳朵旁說,要把母親最珍貴的手鐲供養上師。

全家人一起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稟告母親病危了,除代替母親懺悔並供養母親戴在身上的手鐲,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減輕母親的痛苦。上師問了母親的名字入定後說,母親胸前呼吸怎麼了?有一隻腳怎麼那麼腫。她向上師報告,因為母親喘不過來已經裝了葉克膜,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很嚴重,要截肢喔?」裝了葉克膜後,母親雖然維持了生命,但是卻產生許多併發症,因為打抗凝血劑、整個口腔出血,全身黃疸水腫,也要洗腎,右腳更可能要截肢,任憑他們用紅外線燈怎麼照怎麼按摩,右腳掌一按完就回復成黑紫色,幸好有中醫診所的中藥膏可以使用,讓母親腳掌不至於惡化。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像看到她母親就在旁邊一樣地說著她母親的樣子,接著便持咒加持了她母親很久很久很久。

加持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母親的身上有很多河裡撈起來的生物,後來才聽母親說他們小時候常在鄉下溪邊撈蛤蜊,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說病毒已經進到脊椎,母親的壽緣已盡,於是她便開口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希望能代替母親在法會中懺悔及作大禮拜,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好,接著她馬上求希望母親能夠離苦、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馬上答應,要他們一家人討論好再說,於是一家人在旁邊,大家都同意如果母親壽緣已盡,希望能夠減少痛苦,不忍心看母親那麼苦。再上去求見時,便稟告一家人都同意讓母親離苦,求頗瓦法超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們求阿奇護法幫忙。

奇蹟就這樣發生了,隔天母親的肺部改善了、痰變少了,右腳掌竟然由紫黑色轉紅了,不用照紅外線燈也不用按摩,家人看到也覺得不可思議,他們感恩上師讓母親免去了截肢之苦。10天後母親也順利拔掉葉克膜了,但因肺部受傷嚴重沒辦法自主呼吸,還是插著管。於是她和姊姊們又再次去求見上師,姊姊開口先感恩上師並求上師加持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什麼名字,接著說痰已經少很多了,發燒也穩定下來,已經進步很快了,這麼貪心,子女去拜大禮拜!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她便和姊姊及姊夫在道場拜大禮拜,拜了一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們去前面,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說辛不辛苦?並告訴他們母親帶他們就是這麼辛苦,只有子女可以代替父母累積福報。讓他們作大禮拜,第一讓母親和佛菩薩結一個很深的緣,第二也讓母親以後可以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接著便持咒加持母親。隔天母親開始不發燒,尿量多也正常,還要求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意識清楚。

從此母親開始漫長的呼吸訓練,母親因肺部受傷,有肺積水的狀況,就在例行性抽肺水時空氣突然跑進去,發生休克抽搐,醫生不知道母親的腦部有沒有因為缺氧而受損,會不會變成植物人,也可能就會因為不斷抽搐而往生,於是便和姊姊們來求見上師,祈求上師減輕母親的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接著問說母親有沒有黃金,姊姊說有。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教導他們把母親的黃金變賣,幫母親捐到內政部社會司,指定專款專用給沒有錢看病的人。她感恩上師給予母親布施的機會,也懺悔自己沒做好,因為家人不深具信心,才會讓上師用這樣的法門幫母親累積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的事她完全照做,隔幾天母親漸漸恢復意識,可以寫字讓他們知道她肚子餓。

母親血氧一直高高低低,常常處於緊急狀態,做呼吸練習非常辛苦,戴的豬鼻子面罩灌純氧進去幫助呼吸,很痛苦的模樣,於是她和姊姊們又一起去求見上師,希望可以減輕母親的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母親的名字後加持許久,接著便對他們說,母親的心臟已經不好,表面上看起來好,其實是在硬撐,因為還想要照顧他們,觀察60天,如果血壓還是高高低低,就是剩下這60天,如果血壓穩定則未知,並問姊姊說,這樣你還想要她活著嗎?姊姊還是點了頭,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妳母親的腸胃已經毀壞,肝也漸漸不好,這樣活下來對她也是種苦,這樣了解嗎?接著說:妳母親有黃金嗎?姊姊說已經沒有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妳母親還有幾個金戒子、一些存款,不多,在她旁邊告訴她要幫她捐出去,讓她知道。

當下她和姊姊心想黃金都已經賣掉了,怎麼還有黃金?突然間她想起當時父親去保險箱拿黃金時曾隨口說有幾個小的就不用了,拿鍊子去賣就好。於是她問父親,但他堅持說沒有戒子了,也捨不得再捐款,覺得已經做夠了,就這樣錯過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殊勝法門。沒多久,母親的左腳大腿突然一直腫大,後來才知道因為打針打太多,造成腳的靜脈主血管出血,緊急動手術,放了三支自費血管支架,花了近二十萬,更讓母親受了手術的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為了要利益眾生,給眾生的法門都是為眾生好,就是要聽話照做。

另一個奇蹟就是她母親在加護病房反覆插管近9個月,卻沒有氣切。母親一直處於危險狀態,血氧掉到60或者痰太多便要暫停呼吸練習,把管插回去,一般插管3天後醫生便會要求病人做氣切,以便照顧及抽痰,她的奶奶就是因為氣切後躺在呼吸照護病房,靠著呼吸器維持生命多活2年,卻宛如活在地獄,到後期雙腳雙手都萎縮發霉,非常痛苦地走了。所以一開始家人是非常贊成不要氣切,但是隨著母親抽出的痰都會有很多血絲,加護病房的住院醫生及護士持續不斷勸說,告訴氣切後的病人有多好、很舒服、抽痰方便,家人的心開始動搖了,直到母親經常用手寫字說她喉嚨好痛,父親有天便在醫院打電話告訴她,他要去告訴母親的主治醫生讓母親氣切,他也已經說服母親接受氣切,當下她問父親說:如果是你,你要切嗎?沒想到他竟然說他要切。

她很傷心,心裡一直祈求阿奇奶奶幫忙,不要讓母親多受苦,結果一到醫院,看到父親氣憤地說他再也不和主治醫師說話,因為母親的主治醫師竟然毫不猶豫地告訴父親,他絕對不會幫母親氣切。當下她覺得太不可思議,事後她告訴一位醫生師兄這件事,她說那個醫生應該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麼說,氣切手術對醫生而言就像刀片劃一刀而已,兩三分鐘就結束,根本不會有醫生拒絕,不可能會發生,她知道這一切都是阿奇護法及上師的加持,讓母親能少受苦。

母親在做了2、3個月的呼吸治療後終於拔管,奇蹟似地恢復到可以戴氧氣罩呼吸,醫生師兄說一般人做這種治療兩天就撐不下去,還說去看母親時覺得她怎麼能將練習器戴得如此輕鬆,真是不可思議,而且灌入純氧很容易傷害頭腦,但是母親頭腦完全沒有受到損害。事後和她聊天時更說,在母親身上至少發生10個奇蹟,她常常看母親的狀態應該是差不多不行了,轉眼間怎麼又好轉了。

母親在9個月後轉出加護病房,但是常常喘不過來,讓他們看了很痛苦,擔心母親要一直接受醫療的折磨,如果戴著氧氣罩就沒辦法回家照護,姊姊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母親已經轉出加護病房10日但是很苦,求阿彌陀佛帶她走,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菩薩不會帶誰走,要離苦要有福報;接著姊姊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因為集團的茶及中藥讓她懷孕,因為姊姊之前做了兩次人工受孕一直沒有懷孕,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有付錢不用謝。

後來她在網路上查詢急性呼吸道窘迫症才發現,這個疾病不僅平均住院死亡率高達40%,存活下來的病患,僅有34%可以順利出院回家,其餘13%須轉至其他醫院繼續治療,12%轉送至復健中心療養,更有40%要安置到護理之家照護。她的母親是順利地出院,目前在家靜養狀況良好,頭腦意識清楚,她和家人都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護及減輕母親的痛苦,但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母親這次的病毒已經進入到脊椎,所以至今已經復健3年還是不能行走,也說她這樣活下來會很辛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大醫王,比醫生還要厲害。

她懺悔雖然可以在法會中代替母親懺悔作大禮拜,但是依舊沒辦法參加法會,這時她才清楚因為自己的愚痴,在失去參加法會後才知道不能聽聞佛法的苦,更知道要珍惜每次能聽聞佛法的機會。直到去(2014)年9月,因為大姊有些狀況,父親竟然主動開口讓她帶姊姊去求參加法會,雖然姊姊沒有求到,但是她卻可以感受到父親真心同意她參加法會,隨後父親也欣然同意讓她參加去年12月的日本法會團。於是她趕緊報名求見上師,求懺悔及參加法會,並報告不能參加法會很苦,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全組同意便可以參加日本法會;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讓全組師兄來檢視她並告訴她問題在哪裡,也讓她檢視自己學佛的心態,同時堅定她學佛的心。

從日本法會回來後,她再去求見上師,懺悔自己為了追求欲望,沒有好好修改自己的行為,同時稟告上師,父親已經同意她參加法會,她向上師求懺悔及參加法會。上師說:我怎麼知道你父親同意了呢?她趕緊報告,父親有寫參加法會同意書,上師於是讓她拿給理事長看。隔週她再次求見上師,報告已經把父親所寫的同意書交給理事長看過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看著她說:把同意書交給協會,明天開始參加法會。當下她真的很感恩,也告訴自己要好好珍惜這一次學佛的機會,因為無常隨時都會發生。

她在此懺悔,已經皈依學佛,卻只知道一直求,自己不好好修,不斷地損耗上師的福報,拖累上師,愧對上師的教導,沒有依教奉行。若能確實以懺悔心、出離心好好學佛,學佛自然沒有障礙,很多因果因緣自然會轉,業障現前時也會重報輕受,就不用損耗上師的福德,並讓上師能夠去利益更多眾生。她懺悔自己愚痴、貪念深重、不深信因果無常,只知道依靠上師。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地藏經》說,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她懺悔自己一切惡行敗德之事,她懺悔自己從未深信因果,懺悔自己吃過、傷害過無數眾生,懺悔自己從小到大偷父母的錢來當零用錢花,還挪用公款犯了偷盜的罪,懺悔自己因為追求慾望犯了邪淫的罪,懺悔自己驕傲不認錯的心對眾生起嗔念,懺悔不願意承認自己的錯、自以為是、妄語、惡口,懺悔時常因為自己粗心大意而讓別人起煩惱心,懺悔自己常常遲到,犯了欠眾生時間的罪,懺悔自己不孝順、從小愛跟父母親頂嘴,任性、叛逆不聽父母的話,懺悔自己總是只看到別人的錯而從未檢討自己,懺悔自己沒有好好學佛、依教奉行、愧對上師;懺悔自己曾在法會中打瞌睡種下變成寵物的惡因。

她永遠記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真正的孝順是好好的學佛。今生能夠遇見如此的大修行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要把握此生緊緊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珍貴因緣,解脫生死,不再輪迴。同時,她感恩母親的病讓她有機會學佛,感恩父親讓她知道自己的過錯,謝謝所有給她幫助及告訴她錯誤的師兄。人生無常、佛法難聞、上師難遇,很難想像沒有遇見上師的她會墮落到哪裡去,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圓滿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接著,弟子與信眾恭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03年7月13日開示「共四加行」的法帶。

那天,有個皈依的女弟子跑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假,說要參加一個付費的「開發潛在的自我」的課程。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以後都不用來了。所謂開發潛在的自我,不如來聽佛法。當你認為有自我的話,這個人的執著心就很重。執著心很重的人,不可能學到佛。但世間的人就這麼痴,認為給錢的地方都是好地方。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換個方法,你們聽佛法一個系列,3個月20萬,看你們來不來?絕對每天來,少一天都不肯,因為給了錢。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管得嚴謹,不是因為要你們服從,而是不要你們破戒。

破和合僧後,即使在佛法興旺的地方實修,實修就是指閉關,12年也沒有成果。有問題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判斷,你們不會判斷。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事不對人,你們是對人不對事。現在有一些新皈依的、舊皈依的,對組長很多不滿,說組長不會做。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找你做組長?一定是你們有問題。這就是挑撥是非,準備要破和合僧。組長有些地方做得不是很圓滿,你們可以提醒,甚至給他幫忙,不要站在旁邊看笑話,這樣很不好。

2001年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辦金剛舞。仁欽多吉仁波切辦金剛舞主要目的是︰第一,為了臺灣,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臺灣有很多災難,希望透過金剛舞,讓災難減少一點。第二,希望透過金剛舞,能讓全臺灣的人知道直貢噶舉的名稱。第三,希望透過金剛舞,幫 直貢澈贊法王籌到一筆蓋圖書館需要用的錢。剛開始辦時,教派內外的人都不看好這個事,甚至還潑冷水在旁邊看笑話,還好阿奇護法幫忙,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祈求阿奇護法,讓金剛舞做得很成功,幫 直貢澈贊法王籌到20萬美元。結果扣完稅後剛好20萬美元不多不少。在辦金剛舞的過程中,有些弟子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聽他的,不能聽別人的,現在離開了。因為他要求全部聽他的,不能聽別人講,認為自己是專家,這就是破和合僧。所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都有資格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意見,至於接不接受,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決定,不代表任何一個弟子可以代表所有的弟子。所以,這樣才能做到沒是非、沒挑撥。仁欽多吉仁波切明知道這個弟子會離開,但都讓他離開,不能因為他強烈的個性,而影響到整個團體的運作。身為一個上師很難為,要兼顧每一方面都不要出狀況,才不會破戒。

佛經中也提很多次︰未來世僧眾互相殺害,均墮無間地獄,俗人只依照紅、黃衣而生佛衣想,建佛塔供養,而得升三十三天。雖然說僧團自己破戒,他們承受果報,墮入地獄。你們世間人,以他穿紅衣、黃衣來供養他,一樣得到升三十三天的果報,但是不能到阿彌陀佛那邊,因為這個僧團不如法,沒辦法幫助你到阿彌陀佛那邊,但因為你有供養過這些僧眾,所以一樣生在天界。互相殺害,不一定是將僧眾殺了,你斷他弘法的慧命,也是叫殺害,這反而是最嚴重的。所以,在經典裡常常告誡我們,不要批評現出家相的人,他有千不該、萬不該,種了多少惡因,那是他的果,跟你無關。但是他今天現出家相,行善的心比你強,就這一點善的心,值得你對他恭敬。你有沒有給他供養,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善的心比你多比你重。最少人家有這個福緣,這一生現出家相。

所以你們不能批評任何現出家相的人,果報會很重。仁欽多吉仁波切偶爾會講,不是批評,是告訴你們若不如法,就算現出家相,也修不出來。所以出家、在家也好,四眾一定要大家在平等的原則之下,在佛陀教導之下,精進學習佛法,利益眾生。假如出家人認為自己會比在家的好,比在家的高,也是不對。假如在家的人,認為出家修得不好,也不對。大家互相以平等的心來看待大家的因緣;你有因緣出家,是你的因緣,你沒有因緣出家,也是你的因緣。我們需要用平等的心,來看待一切修行人。

接著講到「惡口」,所依境為眾生,思維指欲講說不悅耳的言語,加行指此行為,完畢指這個話已經說出口,動機指三毒,尤其嗔恨。惡口的類型有三:一、當面惡口,直接面對面用很惡劣的言語來謾罵。二、側面惡口,夾有嬉笑而講說不悅耳的言語。三、間接惡口,唆使他人,使講惡語。這些大家都有犯過,惡口包括咒罵別人,就算一個人犯十惡不赦之罪,我們都不能咒罵他。

例如以前的通緝要犯,很多人咒罵他,這種人要快點捉到、快點死,這都算是惡口的行為。以一個佛子來說,今天他行惡,是他的果報,跟我們無關。以一個佛子,我們只能對他憐憫,覺得這個人沒有福報因緣聽聞佛法而行惡,要當他是一個菩薩的化身,警惕自己和所有眷屬,從小到大不能貪、嗔、痴,而不是以言語去咒罵他,好像自己很偉大,希望所有惡人都要關起來,這也算是惡口的範圍。我們常常都會犯,常常都會不知不覺地講,包括附和。等於有一個人在一個團體裡面,很多人對他很討厭,很多人不喜歡他,很多人的想法就是對他講些不好聽的話,尤其在公司裡。很多老太太喜歡罵孩子短壽,這些都是惡口,不要以為是口頭禪,不要以為講了沒事,只要講得出口,這個惡口的種子和果報都是你的。

惡口重的人,在生的時候,一定病很多,高血壓、呼吸道有問題的人都是惡口、兩舌。惡口講得多的人,慢慢他講的話會應驗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應驗在別人的身上,因為他整天罵同樣的事。很多老太太喜歡惡口,喜歡罵,動不動就罵,你不懂啦!你這個壞人,這也是惡口。這些都是惡口。很多出家的人,到現在還有惡口,你會不會唸啊?你會不會做啊?這都是惡口。不悅耳的言語就是惡口,包括調侃別人、貶低別人、專門挑人最疼、最不喜歡聽的話講給別人聽,明知故犯,明知道對方不喜歡聽,特別講給他聽,讓他心裡產生痛苦,這都是惡口。當面惡口就是罵,側面就是講一些好像很有幽默感的話,但是話裡面還是批評人家。間接惡口,就是叫別人去講。

前一陣子,有一個人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滿、不服氣,心想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坐法座,而他不可以?他就指使別人寫一封黑函給 直貢澈贊法王。剛好要寫這封信的人,就問到我們教派裡的一位堪布,那個堪布跟他講,你不能做這個事。第一、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在為眾生和教派做事情。第二、你寫這封信就是破戒,你不能寫。可想而知,惡口很容易,他聽那個人講的時候就想,這兩個人同個時期學佛,一個可以坐法座,另一個卻沒有,是不是 直貢澈贊法王大小眼?沒有智慧看錯人?提醒 直貢澈贊法王一下。很多人都會做這樣的事,提醒上師一下這個人做事不好,這樣也算是惡口。

有些人雖然沒有講惡言,但是以柔軟言語使對方心中憤怒,也是惡口。例如不喜歡某個人,故意講些反話,比如不喜歡甲的還特別在他面前講:「你是誤會他,甲真的是很好耶⋯⋯」,你越講他的氣越起來。很多人知道有些人不能激的,就用激將法來激他,講些很好聽的話,事實上是讓他生氣,尤其婆媳之間紛爭的時候,很多做小姑的,就故意去講這些話,這種惡口很不好。

最嚴重的是對父母、聖者惡口,過失最為嚴重。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提醒過你們,就算你的父母、上師,可能有某些行為言語不受外人接受,外面這些人在你面前批評的時候,你要走開,不要聽。如果你聽,就算你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甚至希望去辯論,其實你跟他一樣在惡口。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跟大家講過,有人批評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不需要去解釋,第一個原因就是如此。第二個原因也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也批評過別人,這一世被人家批評,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報就報了、就還債,沒事了。假如我們一直去解釋或是辯論,對方惡口越來越多,那你是增加他製造惡口的機會,真正主導者是你不是他。所以以這個邏輯來講,我們聽都不能聽,何況我們主動去講父母親的不是、講聖者的不是、講你上師的不是?

很多人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的父母親不合。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都告訴他們,千萬不要講你父母親的事,這是他們倆的事,跟你無關,你講了就破這個戒。正如有很多離婚的人,都很喜歡在他小孩面前,說另外一半的不是,讓這個小孩以後一直批評他母親或他父親,這都是惡口。身為人家的父母親,就算你沒有離婚,因為你們夫妻兩個之間有一些不能共通的想法,都不要在小孩的面前批評你的另外一半。因為你講的時候,小孩一定聽,聽多之後,他覺得爸爸或媽媽可能有錯,也開始批評。所以現在有這麼多問題兒童,都從你們家庭出來的。家庭裡父母親有問題,講來講去,講得多了,小孩就認為我爸欺負我媽,或我媽欺負我爸,小孩就做惡口了。同性戀怎麼來的?就是這類父母親培養出來的!假如媽媽一直講爸爸不對,這個孩子自然就不喜歡男的。假如做爸爸的天天講媽媽不對,這個孩子就不喜歡女的,怕了而不敢去接近。

所以父母親不要在小孩面前講對方的缺點,批評對方的事情。合,在一起很好;分,也不要成為冤家。不要講來講去,讓小孩不小心犯了惡,自己都不知道。身為人家兒女的,千萬不要講父母的不是,就算他們真的有不是,也不應該講,社會自有公論,因果法則逃不掉。我們身為佛子,幫他們懺悔、幫他們種福都來不及了,還需要你再加一張嘴去批評嗎?我們這個社會生病了,我們這個社會都製造問題,都一直批評別人的問題,而不講自己的問題,讓我們下一代都中毒了,讓我們下一代接受的訊息都是負面。身為兒女的,從今天起,父母的行為,父母的一切事情,知道就好,有機會就改變自己,用佛法慢慢勸導他,改變那些不正確的行為,而不需要去批評他的不對。

接著講「綺語」,所依境是眾生,思維指眾生心欲放逸而閒聊,你們最喜歡閒聊。加行是講無意義的話語和歌唱,為什麼你們唱卡拉OK會挨罵,現在聽到了吧!完畢就是講完這些話,動機是三毒,特別是愚痴。綺語的類型有三:一、念誦外道的頌文或咒語等,以非法為法,為顛倒心綺語。好像現在很多佛寺在推動「白衣神咒」,在《大藏經》沒有這個咒,這應該是以前道教寫出來的咒,只要《大藏經》沒有而產生的新東西都是非法,除非是密法,但是密法的咒語也不外傳,不公開這樣修的。以前有一個所謂紅教的兩夫婦的道場,他們印過一本佛經,這本佛經是一貫道寫的佛經,曾經有人拿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佛經,這些都是綺語,包括念誦外道的頌文。

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講,假如你們家裡面,有時沒辦法而要參加外道的宗教場合,你們人參加,但嘴不要講,心不要動,就是不要求祂給你些什麼,不要想感覺到什麼,不要求祂給你什麼,能避免是最好。「以非法為法」,什麼叫非法?非法是說不是正法。不是幫助我們在這一生離苦得樂、斷生死、斷輪迴的佛法都叫非法。就算講一大堆佛法的名相、名詞,甚至現修佛的外相,但是他的理論、方法、實體不能幫助我們離生死的都是非法。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所講的《寶積經》裡面,釋迦牟尼佛教末法時代的眾生,怎麼去檢視一個如法的上師20個條件的錄音,大家要聽,你才了解到什麼叫非法的上師。

「心欲放逸閒聊」,這句話的要求標準蠻高的。以出家人來講,世間的任何事他不能講,跟名利、八風有關的事都不要講,講了都是綺語。在寺廟裡面,很多法師常常對那些信眾講「你很發心」、「你樣子有變」等等,都可以納入綺語裡面。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告訴你們的,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 直貢澈贊法王一直到蛇年大法會,直貢澈贊法王從來沒有在公開場所、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讚揚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個字,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要求很高,沒有做到 直貢澈贊法王認為的佛法標準,就不會公開讚歎。假如這個信眾沒有做到佛所講的五戒十善,你公開讚歎他,就是綺語。整天說他發心也是綺語,發心不是你捐多少錢,要看你有沒有真正發菩提心?有沒有真真正正發離開這個世間的心?有,才能稱讚,否則不可以,會害他貢高我慢。所以身為出家眾,對於這些世間法的事,平常最好不要講,聽到了就當作聽不懂。在家的少講歌星最近穿什麼衣服?這個明星最近有什麼事情?

以前有一個偷拍光碟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力反對,不容許你們看那個碟片,因為一看,所有戒都破:先破邪淫戒,你偷窺別人做這個事,就是邪淫。看了之後跟人討論,就破綺語的戒。現在知道厲害了吧?為什麼不給你們看,很多人抱著好奇之心,說看了會忘,這麼容易忘嗎?忘不掉怎麼辦?你在你的阿賴耶識的記憶裡邪淫的種子種得很牢。在佛經因果論裡說,我們做任何行為而引起他人產生負面的,除非這個東西在地球上消失,他的果報才消失。假如沒有消失,他的果報是一直在地獄裡出不來。所以這個事情,偷拍的人、賣的人、舉發事的人,全部要下地獄。有看且看完覺得很暢快的人,也要下地獄;看完還要批評的,多下一個地獄。本來我們人累世帶來的淫慾之心已經很重,假如還受外面這種誘惑一直不斷加強,我們的行為就會有偏差。

佛法叫薰陶,就是用這種方法。因為這個種子沒有起因緣,就不會發芽,不會長出果來。雖然我們生生世世有淫慾的習性、有淫慾的種子,雖然我們會結婚、有性行為,但我們不能讓這個行為而影響到我們輪迴的法則,不能夠影響到我們以後在往生的一剎那起這個念頭。所以那些在旁邊發生的事情,我們要減少不要增加它。為什麼在經典有講,出家人連人家鬥拳、打拳都不准看?就怕心被薰陶,這個鬥爭的念頭一直給薰出來。我們身為在家的,有夫婦因緣的,這一生不能斷這個因緣,但是我們不能增加這種追求,尤其窺探別人私人的事情,這就破了很多的戒。

所以我們平常對別人的私事,少打聽、少了解,很多人見面都要先問對方做什麼工作,都要打聽別人的事,外國人比較尊重隱私,很少問,除非人家主動講,而我們都是主動問。當人家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先問他「你有什麼事?」他有問,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不問就不講。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他某些祕密,時機不對也不講,他不信也不講。你講得多、很喜歡知道人家的私事,就很容易產生這種思維。

綺語方面,愛聊別人的事,講一些沒有意義的話,就是綺語。以佛的標準來講,我們的話都要利益別人,所謂利益,不是財富名利,就是利益他能夠學到佛法、能夠了解因果、能夠離生死的言語;至於其他的言語,不起作用的,就是多餘的。你一定會講,學佛多無聊,什麼都不能講?這也不可以、那也不可以。這就先應了「無聊」這兩個字。什麼叫無聊?你的心閒不下來,一直被外面所謂的塵、欲望所勾引,靜不下來。為什麼你們要看電視、看報紙、看電影、喝咖啡?這都是心靜不下來。假如心靜不下來,你們沒辦法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1個月,一個字都不准講。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常像你們這樣子,愛東家長、西家短,這個關會閉得很苦。就算沒人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自己也會自言自語。所以你看看自己平常過什麼日子?愛講話不如多持咒、多唸佛號。講這麼多話幹嘛呢?沒意義的,講出來都是綺語,包括唱歌在內。

你們會講,西藏人不是整天唱歌嗎?西藏人唱歌,尤其在寺廟裡唱的歌,都是歌頌佛菩薩種種的慈悲,上師種種的修行,沒有說你愛我、我愛你,我恨你、你恨我,我跟你分、你跟我分這類的話。我們現在的流行歌,哪一首不是這一類?這一生出來做歌星而這麼紅的,過去世絕對是個修行人,絕對是有領眾念誦過佛經、領眾唸過咒語的人,否則這一世他不會做歌星而紅,但因為隔世迷而忘了,所以這一世做歌星。為什麼這一世會唱到這些歌給人家聽?因為過去世他心裡面有綺語,有念頭動過,忘不了那種愛慾、情慾,所以這一世在歌裡顯現出來。所以長期去卡拉OK唱歌,真的唱得多,好像自己做主角,好像真的一樣。因為我們的心很容易被這環境所轉。

真正的修行人,他的心能轉環境,但是凡夫是心被環境所轉。當你的心不夠定的時候,你去某個場所,一定先看周遭的環境,看到這邊的環境很舒服,那邊很邋遢,為什麼?你心給環境轉了。假如你到卡拉OK去唱歌,燈光一暗,氣氛一變,靡靡之音再多唱一下,所有狀況都會發生。很多人以為唱歌是宣洩他的感情,唱到心裡,發洩他的思想出來。錯了!本來不唱這首愛情歌,還可能想不起,唱完以後就想起以前這個男人對不起自己的地方,回去把他的照片馬上撕掉沖到馬桶裡去。我們有些以前的記憶,所謂的種子,假如沒有因緣,是不起現行,不會行動。唱歌的行為在佛經裡面寫很多,包括跳舞都在這個範圍裡面。為什麼愛跳舞?能抱著一個人舒服一點,別的運動沒得抱,所以你不喜歡。

我們中國人以前為什麼稱為禮儀之邦?因為中國人跳舞是各跳各的,沒有黏來黏去,現在就不一樣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年輕過,以前也喜歡跳慢的舞,但是這種事情,身為佛子就不能繼續再做了。千萬不要覺得很悶、很無聊,認為這個也不能做,那邊也不能去,做人有什麼意思嘛!只有上班、聽佛法、挨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其實,挨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還有笑話聽聽,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生的故事,雖不能說是多姿多采,但也蠻複雜的,大家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故事,便是一本修行的過程。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唱過歌、看過電影、跳過舞,這些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做過,與那些比丘、比丘尼不同。仁欽多吉仁波切做過這些事,自己感覺到這些東西真的會將一個人的心帶走,真的會改變一個人的心態,真的會扭轉一個人所有的行為與思想。所以,以前臺灣與香港的學校是不容許校內開party的,不准開舞會,這是對的。當時大家認為這種規定是錯的,為何不准開舞會呢?你不給我開,我就偏偏開。現在學了佛,才知道真的是錯了,孩子在這種環境裡面很容易學壞。所以,身為父母者,假如還有這樣的習慣,愛聽聽情歌,遇到結婚紀念日,就叫孩子在家吃飯,自己跟老公出去跳個舞紀念一下,如此的話你怎能教孩子不跳舞呢?因此,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跳舞,不唱卡拉OK,所以可以教兒女不去做這些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沒有在做這些事。

前幾天,有位女弟子因感冒戴著口罩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時,把自己的口罩拿開咳了幾下,或許她是想把感冒傳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就會好了。接著,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自己在法會當天要去自強活動,也就是出去玩。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可以請病假,反正她都已經在生病了,結果她表示不可以請假,所以既然不可以,以後她也不可以聽佛法了。

有的時候人就是很奇怪,她認為自己若不參加自強活動,可能以後在同事之間不好過日子,可能就不近人情,也許她認為自己最需要去帶動唱,所以一定要去。不是要你們將自己愛玩的心全部丟掉,而是聽佛法比什麼都重要。其實喇嘛也會玩,偶爾會互相捉弄一下,這就無所謂。所謂嬉戲、玩笑不好,指的是在法會的場所內。特別是有法會時你不參加,好像 竹旺仁波切主持的2天法會,你還認為自己要出去玩,因為已經約好人不去不行,像這種都是犯了綺語。很多人在工作場所,為了表示要輕鬆,打來打去,推來推去,講些笑話,這都不對。

之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開示過,不要再講我們的總統,不要再批評這個、批評那個。今天臺灣有這樣的政府,就是因為大家的福報不夠,所以才有這種總統。大家都知道劉邦是個市井流氓,沒有任何學問,在剛開始治理國家時只約法三章,但就是管得好好的。他用的是道家的「無為而治」,什麼都不管,只要大家不犯這三條就好,然而漢朝便興盛起來。道理何在?這就是因為這個時代的人有福報,而有這種明君出現。

所以,你們平常批評官員或某些人士,這都屬於綺語的範圍。連一個將軍帶兵去打仗,輸贏都與福報因緣有關。以算命來講,就是跟運氣有關。事實上,你們看中外歷史,很多戰爭都是糊里糊塗、莫名其妙贏的。像警官有時候抓到某些人,是他們莫名其妙送上門的,有些卻怎麼找都找不到。所以一切都是因緣、福報。包括批評上司,你若福報好自然找到好上司,這跟你的福報有關,不是他不好。所以,你在你的下屬面前批評上司就是不對,這就是綺語。然而,現在大家都不接受這個說法,都認為上司不對、上司不好、國家做不好,這都不是很正確。

今天假如沒有政府,我們會如何?不管他做得好不好,至少他代表我們去做很多事情,就好像伊拉克沒有政府的那段期間,是不是很亂?雖然大家都說伊拉克政府不好,但是沒有政府是什麼情況?也就是說,不管你的上司做得好不好,不是你去評斷,你若不喜歡可以離開,可以不做,但不要整天講來講去,說他應該如何做會比較好。你若有福報早就坐他的位子,福報好也不會得到這種上司,會有一個比較好的領導者。你的福報、因緣好,就會生在某個好的地方。在這個共業中生活,不是你能改變的,也不需要你去批評。

講歌星、模特兒、選美這一類都是綺語。特別是妳們女孩子,最喜歡說某人今天穿得這麼難看,某人穿得很漂亮之類的話。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一則好玩的新聞,有民眾為了要吃免費的1,000元牛排,可以從早上4點鐘排到第2天。若是叫他們聽佛法,就算給他們1,000元也不會有人排隊的,信不信?所以,人的貪念真的是很可怕。

剛才所講的是世間的綺語,接下來講到對非法器教法為真實綺語。這應該是說,若對不是學習密法的人講修密的方法,都是綺語。所以,現在有別的教派在臺灣公開講很多密法,便都破了這個戒,因為是不能講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記得有一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讓信眾有機會提出問題請示,有一個信眾問到:「密宗有沒有氣功?」直貢澈贊法王聽得很清楚,也知道他在問什麼,但是卻不答他、不理他,而且轉過頭去。這就是因為此人不是法器,就算他知道這個名詞,直貢澈贊法王都不解釋給他聽。

所以,有弟子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幾年了,都沒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什麼密法。老實講,你們還不是法器,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講,講了就會破戒。綺語對一個修行人而言,連不是佛法的話都不能講。很多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請 直貢瓊贊法王至雲南中甸弘法,有一個信眾知道此事後,從上海趕去昆明,透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得以求見 直貢瓊贊法王。見到 直貢瓊贊法王後,此人便先供養1萬人民幣,在當年的大陸這是很龐大的一筆錢。跟著,這個信眾從自己的皮包中拿出2張名片,請問 直貢瓊贊法王他應該與何者做生意才好?直貢瓊贊法王看都不看,也不回答,而就坐在那。換作是你們,心裡就會嘀咕,覺得為何拿了錢還不開口?一點都不慈悲,覺得自己做生意這麼重要,直貢瓊贊法王還不說話。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到場面太尷尬,便向此人稍作解釋:直貢瓊贊法王是如法的修行人,也是位證道的修行者,你問這問題與佛法無關,所以 直貢瓊贊法王基本上不會答你。再者,你要問何者較好,等於是你要 直貢瓊贊法王破戒。當你問何者較好,直貢瓊贊法王豈不是要批評一個而捧另一個?如此一來便是破戒。因此,直貢瓊贊法王不會答你,真正的修行人便是如此。就好像有些人來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覺他的心不是來問佛法,也會請他離開。仁欽多吉仁波切比 直貢瓊贊法王還狠,連供養都不會收,免得你們出去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錢都收了卻不講話,讓你們少作一點惡。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若不是學佛的料,竹旺仁波切理都不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親眼見過 竹旺仁波切將供養金丟回給對方。你們現在是命好,能夠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倘若是跟到 直貢瓊贊法王或 竹旺仁波切,會讓你們啼笑皆非,仁欽多吉仁波切倒還會講一些道理給你們聽。所以,非法器者,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上師絕對不會告訴你們密法,甚至連咒語都不講。很多人都以為聽過咒語之後,比如說參加灌頂之後所得到的咒語,像是現在顯教很喜歡唸的十小咒,或是很多顯教從《大藏經》的續部中抄咒語來給弟子唸而說這就是密法,這種都是綺語。

任何佛菩薩的本尊咒都要經過上師口傳,上師如何能夠口傳呢?便是要先經過本尊的灌頂,而自己本身修息、懷、增、誅四法已經得到認證,而不是你們所想像的每天唸十小咒、往生咒,或是將《大藏經》續部的咒語抄出來唸就認為是持咒與修密,這不是很正確。修密法最基本的觀念是身、口、意要密,所以觀想法門不是想佛的樣子而已,一定要透過生起、圓滿次第,才是進入密法的外密部分。

今天我們臺灣的佛教界已經不守本分。修律宗的,就好好修戒律,不要抄一些咒語給弟子唸,而誤導他們以為是在修密法;修禪宗的,什麼都不能要,要躲在深山裡面,連信眾都不能接引好好的修行;修淨土的,就只有一句佛號,沒有十小咒,什麼都沒有;修《華嚴經》,要馬上現出家相,都有規矩。只有藏傳佛教密法是將所有一切法門納入之後,由上師分門別類個別傳法。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唸過十小咒與大悲咒,但是覺得奇怪,為何唸來唸去不起作用,是誰騙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菩薩絕對不會騙的,而能夠寫出的咒語一定有用。為什麼唸了沒用?第一就是沒有身、口、意的密,因為沒有生起次第、圓滿次第,就沒用;第二因為沒有接受過灌頂;第三沒有得到傳承上師的加持。所以現在臺灣佛教界亂七八糟,好像一個超級巿場什麼都抓進來,這很可怕!學佛的人多,修到成果的人卻很少。

所以,綺語也包括法師或上師隨便就傳一句咒語,不要以為大悲咒好像很普遍,大家修觀音法門都唸大悲咒。事實上,在《大悲陀羅尼經》中就有講得很清楚要怎麼修,是要閉關、戒肉、戒色,在一個時期內唸到相應為止。所以,你們現在早課、晚課時唸個7遍、10遍沒用,只是讓你們跟觀世音菩薩結緣,下一輩子再來,但目前你們要做到如《大悲陀羅尼經》中所說的功效是不可能的。

現在藏傳佛教給大家五彩金剛結,就是這本經中所講,用五彩色線打結持咒給信眾戴的,顯教現在沒做,反而藏傳佛教做了,這是經典中所說的。事實上,藏傳佛教很多事情實實在在地在做。

現在,很多人犯了綺語而不自知。這裡講得很清楚,若一個人沒資格學密法,就不能教他。在此資格不指學問與地位,而是有沒有成為法器。以前在昆明,曾經有個人想傳咒語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剛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不知道這種事的嚴重性。但是,當此人要開口講之前,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有傳不動明王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覺到不動明王在自己體內,整個樣子變成不動明王的樣子,突然間就站起來。對方一見到此景臉色立即變青,馬上說自己不講了。對方一說不講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感覺到不動明王離開。這就是傳咒語的人不對,而學法的人本身是法器,他的本尊就擋,聽都不讓他聽。可想而知,不如法而聽法是不應該的,這種事是很嚴謹的事。非法器而傳跟聽的人,都犯了真實綺語,比世間的綺語更加嚴重。

所以,我們要跟隨一個上師學法之前,要先了解他的背景,這不是指他的出身,而是他學佛的過程,他跟誰學的?他的傳承為何?全部要交代得很清楚,不能像某個人說自己今天突然是什麼轉世、什麼活佛,這就是大妄語,不應該的。一位具德的上師,甚至連 直貢澈贊法王都會交代自己是向何處學的法、跟誰學來的。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告訴你們自己的上師是誰,佛法又是如何學來的,清清楚楚。一位這樣的上師才是如法,他修的果位高不高跟你無關,因為他修得再好也不能給你,他有沒有修到你心裡所想的果位,也不影響你學佛,只要他能交代清楚他的傳承,而他所講的法沒有超出佛所講的正法,就是一個傳法人,而你也是個聽法的法器。我們要清楚講法者與接法者之間的互動、互相的身分與背景,了解之後,我們才不會破戒,才能了解要用什麼心態來接受佛法。

綺語之中,以求法時心思渙散最為嚴重。現在你們知道為什麼你們聽法時打呵欠、打瞌睡會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了?你們聽聞佛法的時候,為什麼會打呵欠或睡著?就是因為你們心思渙散,沒有集中這個心來聽,所以才會打呵欠。你覺得很無聊,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你都聽過了,這都是犯最大的綺語。任何人坐在法座跟你們開示佛法的時候,不是只有你在聽,你歷代祖先與冤親債主都在聽,你聽的時候就在還債,就在累積福報,你不聽的時候馬上就沒有。

所以你睡覺、打呵欠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要你們起來跑步,就是不想你們破戒,是愛你們、疼你們。其實你們睡覺、打呵欠,又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自己的,你們聽你們自己的。因為金剛乘不是耳朵聽聽,是要你心裡聽到為止。當你求法的時候,若是一直想別的事,一直有你的想法,一直用分別心來聽,自然會打呵欠想睡覺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跟你們說過,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次聽 直貢澈贊法王說法,都不打任何呵欠或打瞌睡。有時候 直貢澈贊法王講西藏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聽不懂,為什麼能夠不打呵欠,而且不動?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思沒有散亂,集中心,再深入一點講就是在入定中而聽。

之前2002年大法會時,大家都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前一晚沒睡覺,那一天場所那麼熱,你們有沒有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眼睛閉過?不要說打呵欠睡覺了!從頭到尾,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坐在上面,如如不動地聽佛法,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不是只有自己在聽,當天很多眾生在聽 直貢澈贊法王講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不動,很多眾生自然能夠不動。你們在散亂、哄孩子、吃東西、睡覺,這都是散亂的心,就是犯最大的綺語。

我們在做早晚課、持咒時,假如夾雜別的語言便為綺語,而不能成就。很多做祖母、母親的,在持咒時開口制止小孩子,或是電話響就叫某人去接電話,這都是綺語。一般法師便會說沒關係,有唸就好。

在做早晚課的時間,第一:要將所有私務事全部放下。有電話來,就算他有事就已經有事了,接不接都一樣。假如有重要事要找你,你這通不接,他還是會打來。假如你在持咒時,這個飯煮得不好吃,也是你的命,誰叫你持咒之前開始煮飯想省時間呢?盤算著米先下鍋先插電,這邊唸完剛好煮好,這樣子你的心不散亂才怪,不夾雜雜語才怪。我們在關房裡面,在持咒時,不要說講話,連打個噴嚏、連咳嗽都要重新唸,打個呵欠也要重新唸。看你們坐這邊,整天呵欠,持咒持個一串,開始這邊癢、那邊抓。假如做到法本所講的條件,你絕對有成就。你們沒成就,因為做不到!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便講講的,沒關係,佛祖會原諒?跟佛祖無關,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關,你成就不成就是你本人的事。但是佛跟上師將方法講給你聽。

有些人在唸咒,唸一唸就想,我老公還沒有打電話回來,然後拿東西將念珠卡住,唸到這裡,去打電話回來再唸,已經沒用了,這是在混。今天你認為自己要唸3,000遍,這3,000遍中間不能有任何言語,如果你認為3,000遍時間太長了,就縮小一點,先從500遍、1,000遍、2,000遍、3,000遍這樣加上去。千萬不要剛開始就趕著一天3,000遍而希望很快完成100萬遍,不要這樣子,先從少慢慢加上去,因為只要你中間有夾雜別的言語,所唸的咒語就算有觀想,但是不清淨,有二心,不是一個心在唸,所以這個咒語就不產生能量。

特別在共修法事中講綺語。很多人在法會中唸得真的一樣,但是在旁邊會講一些笑話,讓這些唸經的人笑,特別在法會中講話、講笑話而引起人家不能集中心神,而破壞所有眾生修法的功德,這個很嚴重。特別是若現出家相,有負師祖給你的期許。而綺語除了講笑話,還包括唸經的時候趕時間,唸到一半不唸,也算綺語。包括在做佛事前、中間、後面,大家為了某些意見而產生爭執,也算綺語。何況不知法意,只認識文字,不認真持誦,非但自己有過,也會壞別人功德。譬如你們修持六字大明咒,只知道怎麼唸,但不知道意義,可以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法帶——觀音法門,仁欽多吉仁波切解釋六字大明咒很詳細,因為要讓你們知道意義,你們才會認真去持誦。

所謂「壞別人的功德」,「別人」是誰?你的冤親債主。今天你能來聽聞佛法,能夠念誦咒語、念誦經典,因為你的冤親債主在成就你,在幫助你,不阻擋你。可是假如你不用心,認為隨便的,比如打呵欠、睡覺的,不只你自己有過失,對於你那些冤親債主,他們是你的功德主,你卻在害他們。所以我們聽聞佛法的心,現在要調整過來,不是為了自己好,是為眾生好,這樣你會比較謹慎一點。

所以我們應該精進寡語修持,寡語不是叫你不講話,是少講話。這個綺語果報很可怖的,不要以為話講完沒事,用開玩笑批評人家唸咒的方式,說人家唸得不好,唸得像一條牛的聲音。有一個故事,有一個人他說人家唸咒的方式很像牛的聲音,下一輩子他就生為一條牛,這也是綺語的範圍。人家唸的音標不標準,唸得好不好聽,不要笑別人,這也屬於綺語的範圍。你講他怎麼樣,你的果報就怎麼樣,你說他好像雞在唸,那你下一輩子就是雞。

我們對自己的言語要謹慎。所謂寡語的寡,是說對眾生沒有利益的言語不必多講,我們就算開玩笑、有幽默感,都不要用調侃的、用批評的方式。我們希望透過幽默的方式讓別人感覺到應該要如何改變,這類的話可以講,但是不要挑人家毛病,戳人家的傷口,揭人家的瘡疤,這都不好。尤其我們嘴巴是身、口、意裡面最容易犯、最容易錯的,所以我們常講禍從口出,一切的果、一切的因,都先從嘴巴開始。假如我們不謹慎,不讓自己的嘴巴少講話,那毛病就很多,一個不小心、不經意,真的會害別人一條命,會讓別人產生很多不好的事。

以前有一個人講別人的老公不好,結果讓這個女的服毒自殺,她講的時候認為是為朋友好,希望朋友不要繼續跟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對她不好、在害她,希望她朋友早一點結束這所謂不幸的婚姻。結果這女的看不開,服毒自殺。真正的禍首是誰呀?是講話這個人。她讓人家死了,她只會講,這個女的真的看不開,這麼笨呢?離了就沒事。還是這樣講,這個人罪惡深重。所以我們每一句話都要思考才講出來,千萬不要講:我衝口而出,不懂得講話,不曉得怎麼講話。不會講話就不要講,用行動來表現。不懂得講話就少講,千萬不要再講「衝口而出」這4個字,這是逃避責任的話,不承認自己有錯的話。所以我們身、口、意中,口的部分絕對要留意,千萬不要錯,一旦說錯,很多事情就會發生。

有一次有個人為了他哥哥生病,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他哥哥應該要走了,所以給他一顆甘露丸。他第一句開口就說,我哥哥吃不下去啦!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就拿回來,不給了,因為他這句話將這個緣斷了。很多人很容易犯這個毛病,人家給一樣東西也好,講一句話也好,做一個動作也好,一定有他的原因。你可以請問︰為什麼給我?怎麼服用?很多人都自以為很聰明,認為他吞不下去,因為他插了管子。他一拒絕這個緣就沒有,馬上斷!

直貢澈贊法王第一次叫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閉關,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想來想去,問 直貢澈贊法王可不可以延一個月?可不可以短一點時間?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拒絕這個緣。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不囉嗦地答︰好。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都不曉得什麼時候可以去,也不曉得錢從何來,但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能開口一定是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不需要想。你們都犯個毛病,先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這句話你們自己能不能做到,先解釋一下。所以講話是我們一生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事,千萬不要講錯話,千萬不要隨便講話,千萬不要亂講話。能做到,我們修行方面已經多了一點。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3 月 05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