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2月15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他的媽媽也是皈依弟子)要跟大家分享自己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的改變及懺悔。

他首先分享皈依緣起,從小他的記憶就是父親經常進出醫院,剛開始是車禍,後來是車禍傷到腦部而引起的癲癇,然後每年就不定時的發作,常在半夜叫救護車送醫院。2011年暑假,父親又再次癲癇發作,媽媽告訴他,爸爸這次發作時間很久,情況很不樂觀,這次父親在送到重症急救區時,心跳和症狀都緩和下來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護,也記得當天他趕去醫院時,看見很多寶吉祥師兄在一旁陪著他的父母親,他覺得很溫暖,謝謝師兄們的關心。媽媽在當天晚上,就告訴他跟姊姊,要在星期六去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時告訴他跟姊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施身法可以幫助有病苦的眾生,並強調要幫助爸爸必須由子女親自祈求,於是他跟姊姊也就答應媽媽一起去求見,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第一次求見時,現場導引的師兄將他安排在最前面的座位等候,他能清楚聽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其他信眾的開示,他感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直接、也很有智慧地解決信眾的問題,有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得很大聲;有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笑著開示;有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開示就直接加持。他記得之前參加大法會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覺得很好聽,喜歡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話,有一種吸引他的感覺,讓他想再多聽。在等候時,他心裡也重複想著,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報名參加施身法法會。

到了上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他們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三次,然後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什麼事?」他媽媽提到父親癲癇發作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還沒死啊?」他媽媽低頭說:「還沒。」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因為喝冰水,中暑了,回去跟他說不可以再喝冰水,再喝就叫他不要來見我!」他媽媽回答:「是。」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著他問:「你讀幾年級?」他說:「大二。」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什麼科系?」他說:「化工,化學工程。」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入定幾秒後,接著說:「你常常寫很多的方程式。」他說:「對啊。」當時心中突然感到很貼近,仁欽多吉仁波切像在關心他的課業,而且知道他平常讀的,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你知不知道你有一個符號寫錯很久了,人家是歪這邊,你寫另一邊,有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邊講邊比手勢給他看,他一看那個符號就是他常懷疑到底怎麼寫才是對的,是一個用希臘字表達流體密度的符號,所以他馬上答:「有,好,我回去看看。」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你還有一個點,總是沒點好,你要寫好,不然你之後的考試,人家改考卷的老師會不知道你寫什麼,聽懂沒?」他說:「是,好,我知道了。」

現在想起來,真的覺得很感恩,在化工這個領域,常常計算進出口物料的流率,針對時間的改變,是用一個點來表達,所以有沒有那個點,是很重要的,它影響整個物理意義,接著他開口說:「求 仁波切讓我報名參加施身法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幹嘛?怕你爸死啊?」他說:「呃⋯⋯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你有吃素嗎?」他說:「有,我開始吃了。」他媽媽說:「他會沾到蔥。」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不行。」他趕緊說:「我已經不再吃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吃到什麼時候?」當時他聽不懂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話,傻傻的一直回:「我已經開始吃了。」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是問你,你要吃到什麼時候?」他就:「嗯⋯⋯。」心裡想著他吃到死,可是怕講出來很難聽,就不敢講。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回去想想再來。」

求見完後,他馬上決定他就是吃素吃到死啊,所以趕快再跟服務的師兄說是否可以再幫他安排求見,師兄說:「好,你再往後排,等報名的都求見完,再請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能不能讓你再上去。」當天因為信眾非常多,到了晚上約10點多,師兄告訴他:「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回去休息,明天星期日法會結束你可以再來求。」

隔天他4點到了道場樓下等,沒看到穿寶吉祥背心的師兄,開始很緊張,覺得自己錯過了求見的時間,後來樓下的管理員跟他說:「他們還正在法會,我帶你上去看看你可不可以進去。」上樓看見有師兄出來,帶他進去,並將他安置在道場內坐著。他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講話,感覺︰「哇!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好多話,比大法會講得還多,好希望可以在這裡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話,看大家在道場內的感覺真好。」聽大家唸完護法與迴向文,他很堅定地告訴自己,他要好好求。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上法座,他被安排第一個上去,這次他不緊張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他就問:「我昨天說什麼?」他說:「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字寫錯了,要改。」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知道了吧!」他說:「有,我知道了,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報名施身法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為什麼?」他說:「我從小就看著父親進出醫院,我覺得很難過。」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好。」他說:「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起身頂禮三次後離開。

之後等他爸爸出院,他們全家再次去求見感恩,當天他爸爸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說:「弟子愚昧,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笑著說:「你還有沒有喝冰水?」他爸爸說:「沒有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好啦!有怎樣我幫你修頗瓦,還有什麼事?」接著他跟姊姊一起開口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報名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地說:「好。」他們全家一同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再次頂禮。

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一切都變好了。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學會了整理房間,這件事對他來說蠻重要的,其實在第一次遇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是在他高二,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他說過,父母親的話要聽,少管閒事,別自以為自己口才好。他父親最常說他的房間像戰爭過後,東西都亂丟亂放。皈依後,他決定先從這件事做起,不再讓父母親為他連生活瑣事都做不好而擔心,後來媽媽也開心地說這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忙,現在家裡也越來越整齊;也因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要少管閒事,讓他少了犯下惡口的機會,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

媽媽曾說最擔心他身體不好,小時候的他不愛吃飯,只愛吃水果。記得小學早餐是10元的火腿三明治,他一口也吃不下,都塞抽屜或書包,日積月累就發霉長蛆,他在同學跟老師眼裡曾是個問題學生,但那時候,吃飯對他真的很痛苦,常常吃飯時是含在嘴巴然後假裝去上廁所,就在廁所吐掉;也因為都不吃,所以長得很瘦小,看起來營養不良。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開始吃素,變得喜歡吃飯,也越吃越多,加上喜歡健身,並以日本食品店的豆漿粉和枸杞補充營養,體態開始進步,飲食變得正常,媽媽在去年也說不擔心了,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牙齒變整齊而且完整,他記得自己的牙齒是尖尖的,大學一年級有同學笑他沒牙齒,而且他又常蛀牙。皈依後,某次看牙醫時,突然說要他做矯正,目的是把牙齒排好,讓他更好刷牙。在矯正的過程中,他跟媽媽都發現他的牙齒形狀變正常了。另外,很多人戴矯正器的經驗,都會很痛也不想吃東西,而他從未因為矯正器而感到痛,也沒有影響過吃飯,他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這是自己小時候愛說謊,國中高中喜歡講髒話、愛亂罵人,犯了惡口的果報。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沒有再衝動亂花錢、買些並非需要的東西來玩、買些垃圾食物來吃,並不再貪心地把錢花在玩樂上。

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他不怕鬼了,知道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保護,也知道鬼也是眾生之一。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鬼眾比我們更好度,鬼道眾生比人更珍惜佛法,他覺得自己應該改進。他記得在第一次參加大法會大約前一個月,那時是高中二年級,腰部脊椎突然很痛,讓他覺得要一直去轉動它,但轉了又會痛,這時想起國中養過的寵物,有各式各樣的魚還有烏龜,他那時候有用刀子去切魚的脊椎骨,然後給烏龜吃,所以感覺是報應。他媽媽知道後跟他說:「在大法會想著你傷害的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給牠們幫助。」大法會當天,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特別開示,要用代替一切眾生的心來參加法會,也提醒身要坐直。當天他很專心,在法會結束後的隔天就發現自己的腰不痛了,他很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他曾經騎車時因晚上沒看見安全島倒在路中間,加上時速過快,就撞飛出去,而只有擦傷,他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他。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在家五戒和十善法,有了生活的依據,不再只是完成課業,達到打工時的目標。他在做每件事情時,檢視自己有沒有守好五戒十善,也發現將五戒十善做好,就不容易做錯事,也不會傷害到別人,煩惱也減少了。他也發現,過去從人與人交往的關係與從打工學到的經驗,用來改正自己的錯誤,都比不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來得仔細跟完整。他感覺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是把心調整好,才做出適當的行為,而不是只修正行為來滿足別人。

在以前,他覺得自己每晚會反省是否傷害別人是件很值得驕傲的事,但皈依後才懂,自己只是希望能贏得別人的喜歡,能更受歡迎;聽聞佛法後,他才知道那些反省都是錯的,他應該誠實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起懺悔心,並不再作惡業,只要用心做好五戒十善,傷害到別人的機會就減少了,不需去想自己會不會受歡迎。他發現當開心的事發生就會放縱自己,體會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好事也會障礙我們修行。

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他減少了情感上的煩惱,調整不去占有女朋友和朋友的心,也調整日常生活的得失心,只要做好自己本分,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隨緣而過,隨遇而安,他已不會再拿自己遇到不如意的瑣事去煩媽媽。曾經他覺得自己有很多敵人,對於有些人做事感到非常不爽,開始討厭,內心咒罵,心裡很不舒服,然後恢復平靜之後幾天,又遇到類似的事,感覺自己一直在經歷一樣的過程,覺得很煩。他曾經在情感上有了心儀的女生,一下子覺得很甜蜜,一下子又為了自己的占有慾或是找不到她,覺得不開心,煩惱過很多次。

他在皈依後,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子行三十七頌》,其中說到「親方貪心如水蕩,怨方嗔心似火燃」,了解到如何和自己最討厭跟最喜歡的相處,也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只要發現與人相處上有出現問題,就要用《佛子行三十七頌》檢視自己,每次都能找到如何去面對,也體會到錯的原來是自己,覺得《佛子行三十七頌》是個很珍貴的寶。皈依之後,他覺得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就是,因為不斷參加法會,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不斷發現自己有錯,可以一直去修正自己;但也常因為自己以為自己好像改好了,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又驕傲了,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弟子要不斷檢討自己,而且不要去想哪時候可以做到。他常常覺得自己知道了,心裡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得真好,就以為自己有做到,等事情發生,才懂原來根本只是聽過而沒有做到。

他懺悔自己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要隨時注意自己身口意,放縱了才驚覺到破戒。他懺悔自己懈怠,每日早晚課沒有專心持咒,會不定時有其他念頭。他懺悔自己對女性常有意淫的念頭。他懺悔自己大學曾貪睡遲到而騙老師騎車迷路。他懺悔自己供養時曾精打細算生活費才將剩下供養。他懺悔對上師有過懷疑心。他懺悔自己只有在感覺痛苦時才生起出離心,他覺得自己沒有做到百分之百恭敬上師,所以還在出錯,還會替自己找理由替自己解釋,就想混過去。他懺悔聽佛法仍是帶有貪念跟分別心,在聞思修就有漏,是不圓滿;他要常憶念上師,要常提醒自己死亡無常,從離開輪迴的心,來修正自己一切的想法跟行為。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攝受他,讓他遠離一切障礙。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利益一切眾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法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不辭辛勞地耗費自身功德與福報親自修持施身法,弟子們感念上師以生命度眾的無盡恩德,無不淚流滿面。在修法過程中,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出修法的法音時,道場中的閉路電視影像訊號多次應聲中斷,強大的加持力遍布虛空,致使同步影像訊號無法傳送。當修法一結束,畫面便完全恢復正常穩定,殊勝的瑞相極為不可思議。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念誦六字大明咒許久。在持咒的過程中,與會者皆能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持咒聲中一波接著一波的慈悲力量。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2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