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2月1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在此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及家人的種種經過。

在4年多前,她有幸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求皈依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問她求皈依這件事是否有問過父母親?並且要她一定要尊重父母親,如果她不尊重父母親,將來也不會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之後請示父母,父母親當時也果然不同意她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除了讓她為了求皈依,必須跟家人分享上師救度眾生的事蹟,開啟了之後家人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緣外,其實也點出了她這個人的大問題。

當時,她只有想到自己對父母從小時候的仰賴、轉變成長大後凡事照自己的想法,連求皈依這種重要的事情,都沒有想過要先向父母報告,心中覺得很慚愧。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回想起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時便已經點出她的最大問題就是自我中心、不尊重別人、不跟別人商量,而她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終於能在幾個月後順利皈依,過著皈依後的好日子,卻始終沒有好好思考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點岀的這一點,沒有在這部分下功夫改過。回想這4年多來的許多狀況,幾乎都是這原因造成的。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皈依之後,事事都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保護下度過,家人也有幸能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莫大幫助。從小她最擔心的事就是不知如何面對父親的死亡,家人們也都避談死亡的話題,而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高齡92歲的父親居然能參加殊勝的法會、能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求到珍貴無比的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實在是不可思議。

父親一開始雖然反對她皈依,但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很快便有機緣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父親的種種病症很快便浮現,讓他們知道要趕快準備了,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斷地幫父親累積福報,數次收下只是信眾的父親的供養,讓父親能在2013年6月求到殊勝的頗瓦法,並在2個月後,也是父親過世的前1個月答應父親皈依。雖然父親1個月後過世時,並未能在皈依儀式下正式成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慈悲救度了父親。雖然上師常常呵責她心中沒有上師,將來走的時候就知道苦了,就會找不到上師。

雖然她這麼糟糕,但父親過世當天,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幫父親修了殊勝的頗瓦法。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父親是她最親的家人,但現在每當她回憶起父親時,她不會想到小時候的點點滴滴,腦海中最鮮明的畫面是父親過世前一個月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聲道謝的景象,還有當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父親慈悲又莊嚴的笑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不但讓父親免受醫療痛苦,還以殊勝的頗瓦法超度父親,她的家人也才能順利接受父親的死亡。

除了她父親外,母親、哥哥與姪女也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的。母親雖然比父親年輕20歲,但母親身體不好,有高血壓、氣喘,還因為骨刺開過3次脊椎手術。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母親已不再發生因為嚴重氣喘而必須送醫院急診的狀況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母親的氣喘是因為殺雞,雖然母親一直不承認這一點,還說殺雞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沒有殺,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母親的開示,就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的,有時用罵的反而會讓對方一直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有機會救他。

母親雖然對殺雞的開示很介意,但母親從不曾反對父親跟哥哥來參加法會,她可以感覺到母親其實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只是還無法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投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母親的幫助非常大,前幾年,母親的生活重心就是照顧父親,子女們又分居各地,但因為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失去老伴的母親才能平靜地適應新生活。母親以前不喜歡他們點香,說香的味道會讓她心悸,也不知何時開始,母親開始喜歡點集團的香,現在每天都要點好幾次直貢香王。她的母親抽菸抽了30、40年,肺功能很不好,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母親能被這殊勝的香味包圍,甚至連母親常點香的窗戶外,花朵也都開得特別好。

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母親吃葷、偶爾還會去葷食餐廳打工的情形,也都漸漸改變了。以前他們就算說破嘴,請母親不要再去朋友的葷食餐廳打工,母親都不接受,不知何時,她自己就不想去了。有一天,母親跟她說連續幾天都夢見一個人問她為什麼不吃素?她覺得心裡怪怪的,那就乾脆吃素好了,所以母親現在也吃素了。對照幾年前母親極力反對她吃素的態度,她衷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母親才能漸漸減少殺生的惡業。

也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能重新認識哥哥。她跟哥哥從小不太親,彼此之間很少分享心事,連二哥家裡出了家暴事件,家庭快要破碎了,她都完全不知道,也沒有關心過哥哥。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二哥與姪女在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身心都得到莫大的幫助,後來也有幸能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二哥與姪女皈依後,她跟他們才漸漸有了互動,可以說哥哥也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給她的,不然她跟哥哥也會依然是形同陌路。她家的殺業很重,除了母親動過三次脊椎手術外,她的祖父在文革時失蹤、祖母後來自殺、叔叔很年輕就過世了,在她皈依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說過她有一隻腳受了傷,將來會有影響。原本她家的氣氛應該是愁雲慘霧,但如今她跟家人卻不用為生活及病痛所苦,這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皈依這四年多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了她家大大小小各種事情,是她家的大恩人,俗話說知恩圖報,她卻沒有任何報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沒有把上師放在心中、依教奉行。很多師兄提醒她在遇到狀況時,要思考自己當時皈依的初衷。當時在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皈依時,她只是覺得應該要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中知道這樣做是對的,但也不知道為什麼想這麼做。皈依之後,經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諄諄教誨,才漸漸有一點點此生要出離輪迴、也要幫助眾生解脫輪迴的想法,真的是非常愚痴。

前年在參加殊勝的印度拉達克法會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詢問大家的夢境,並曾開示夢境迷迷糊糊的人便是沒有中心思想,她當時就是做了一個很辛苦、很吃力又迷糊的夢,顯示出她真的是一個沒有中心思想的人,沒有把上師、上師的教法及出離心放在心中。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詢問大家是否有夢見上師後,也開示「整天做錯事的人,就夢不到 仁波切」。當下她真覺得這句話是對她說的,她因為沒有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她求皈依時點出的自我跟尊重別人上面下功夫,所以常常做錯事。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對於她這個愚痴又驕傲、自以為是的人,卻給了她在工作上能與集團共事的機會,讓她常能見識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如何在經營生意的過程中守法、照顧員工、重視企業責任。有時她會想她怎麼這麼好命?為何她犯了這麼多錯卻有這麼好的機會?她覺得這好像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苦心,怕她一錯再錯,所以特地把她放到一個好的環境,讓她在好的環境中,能自然減少犯錯的機會。

這幾年來,她有一件事很苦惱,就是每週的殊勝法會結束後,她常常馬上就忘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開示了什麼。對照以前讀書時,老師課堂上的教導她很容易便記住了,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直到有次聽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不是上師需要我們對他恭敬,而是有恭敬心我們才聽得進去上師說什麼」,她才想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在她求皈依時便曾開示她說「如果我不尊重父母親,將來也不會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就點出自我與不尊重他人是她的大問題。不尊重別人,當然也不會有恭敬心,而她沒有照著改,才會常常聽不懂、也聽不進去上師說的話。

也因此,她在去年八月,犯下了兩件嚴重的過錯。一件是因為她做事不用心、沒有替別人著想而出錯,但是更不應該的,是她後續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當她發現出錯後,她心裡很害怕,擔心被處罰,所以她沒有趕快面對處理這件事、甚至坐視其他同事扛下這件事的責任。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我們要有懺悔心,要面對承認我們的錯誤、接受一切果報,並且永不再犯,而她的行為卻是逃避、不敢面對問題。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經由此事,檢視到她害怕面對後果,她還存在著怕被罵的心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過怕被罵的人是最惡的,因為這就是沒有想要改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常說,罵我們是為我們好,這樣我們才會記得。而她居然還在怕被罵,真的不是一個佛弟子的行為。

另外一件過錯,是她在工作上只求做完交差了事,沒有去為上師爭取利益,換句話說就是她沒有珍惜上師的財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財物,身為弟子應該要視為珍寶,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她卻便宜行事,只顧著做完自己被交代的部分,沒有一絲一毫要為上師著想的心態,沒有想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如何辛苦在經營事業、如何辛苦賺取每一塊錢。

犯下這兩件嚴重的過錯後,她被通知週六、週日都不能到道場,並且被收回不共四加行的法本。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讓她繼續工作,所以她還能每天照常生活,不然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她,可能已經躲起來不敢見人了。

同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如果再犯錯,她哥哥也不用來道場了,再繼續犯錯,一位與她認識多年情同家人的師兄也不用來道場了。雖然她不明白這句話的用意,但這句話對她而言卻猶如溺水者的救生圈,因為自己切身知道了不能到道場的痛苦、知道了自己的作為也會影響別人,所以每當她覺得很難過、想逃避的時候,只要想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這句話,她就能告訴自己不要有惡念、不要放棄自己、一定要把握機會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不能到道場真的很苦,她不想讓任何人受到這樣的苦。這件事也讓她體會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每一句話、出的每一招,真的都是在利益眾生、幫助大家。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還曾在法會中點岀她的驕傲與自我,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的自我觀念太重,以為自己很厲害,凡事只顧自己的立場,從來不曾以公司為前提做事,所以整天做錯事。她這幾年在工作上做錯非常多事情,許多事情別人做時沒狀況,她做卻出問題,甚至連不是學會計的人都會的事情,她也會出錯。就如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人一驕傲,連世間法都很容易出事」。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皈依前到現在,一再點岀她的問題所在,幫助她改過。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修改自己是全宇宙最浩大的工程,如果不是有上師時時查看我們的工程進度,這件浩大的工程怎會有進展?面對她自己,有時讓她覺得很害怕、很羞恥,但是若無法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才真的是最可怕的事情。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刻刻的身教、言教,時時刻刻的利益眾生,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父母親更慈祥、比父母親更用心教導我們,這世界上真的沒有人會這樣對我們了。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各位大德、師兄能以她為鑑,一起落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常住於世。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持普巴金剛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普巴金剛。修法一段時間後,由出家弟子眾等代表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請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一段時間,而後開示法本內容的含意。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當持誦本尊咒語時,現出威猛無比的表情,臉部眉豎、眼突、嘴咧、甩動臉部,臉形也轉變為比較方形,與普巴金剛忿怒尊面容完全一模一樣,顯現出與本尊相應的殊勝徵象。於修法持咒過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數次發出極為低沉猶如雷聲怒吼的聲音,極為威嚴地緩慢轉頸凝視,臂膀微轉,尊身剎那間化為普巴金剛極為殊勝的法相,尊身籠罩於殊勝金光之中,大威德力撼動虛空,加持一切業重眾生,非常不可思議,絕非凡夫所能示現。

修法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極為慈悲地讓與會大眾多次說出想保護的人的名字,以及想超度的眾生的名字,並繼續修法。全場雖然有一千四百多名與會者,包括許多孩童,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期間,卻都能專注參加法會,完全沒有人走動,顯現 仁欽多吉仁波切強大無比的攝受力。

隨後,進行薈供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五色旗修法一段時間之後,極為慈悲地親自下法座以普巴杵一一賜予與會大眾殊勝的加持,由出家弟子發放壽球與壽酒(果汁),並指示加持之後已修滿十萬遍大禮拜的弟子們留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將傳授弟子們不共四加行。

與會大眾皆至心感恩,跪下歡喜領受加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利益眾生,完全不顧自身辛勞,縱使肩部關節已無軟骨,仍親手以普巴杵置於每一位與會者的頭頂賜予加持,手部必須不斷舉起與放下高達一千四百多次,對身體造成極為沉重的負擔,即便是健壯的年輕人都難以承受,更何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是68歲的高齡,卻絲毫未曾考慮自身,而以生命利益眾生,殊勝示現金剛乘行者的大悲願力與菩提心,與會大眾無不動容。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繞行全場一一賜予與會大眾加持後,再次升上法座,並慈悲授予弟子們不共四加行第二階段──金剛薩埵之儀軌與觀想方式。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加持、開示與傳法,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2 月 0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