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1月18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在2011年9月11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與大家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以及她皈依的經過,並且懺悔她所犯的過錯。

她之前在臺北某大醫院擔任迴旋加速器運轉員,2008年主管安排她到美國UCLA擔任訪問學者,後因故臨時取消,緊接著發生毒性氣體外洩,她因為接觸到氣體,造成臉部灼傷、肺功能受損,沒有藥物可以治療,她覺得不公平,同時覺得她快死了,很害怕。

她感謝她的朋友和介紹人邀請她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參加了大法會之後,她的身體和心理都好多了。師兄告訴她可以上寶吉祥佛法中心的網站看度眾事蹟,她看了之後很想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又不敢,於是她改為寫電子郵件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不敢奢望可以收到回信,可是過了幾天她就收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回信,信中寫著:「得悉參加吾之法會後對於身心都有幫助,甚慰。其實行菩薩道之行者是完全不需要得到任何回報,但只盼望眾生皆能修習佛法而能得到解脫,如眾生皆能如諸佛菩薩所盼而修習佛法,這才為真的報佛菩薩恩、仁波切之恩。」

收到信後,她非常震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的大修行者居然回信,她決定要馬上求見。到了珠寶店,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有什麼事的時候,她一開口竟是大哭,像是迷路許久的小孩終於找到父母,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她參加過大法會,想要參加共修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了。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做什麼工作,她回答是放射師,仁欽多吉仁波切指著身體右半邊問她會不會覺得麻麻的,她說會,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加持她。以前她身體的右半邊很僵硬,半夜會感到像針在刺,痛得睡不著,甚至會坐起來哭,可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之後就再也沒發生過,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2009年,她開始參加共修法會,當時曾想皈依卻又不敢,有一次法會時她因為盤腿坐,腿痛換腳而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不深信因果」,當時她非常慚愧不敢再亂動,想不到,過了一陣子腿突然不痛了,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但是當時的她因為怕腿痛就沒再參加法會,還自以為是的,想要練好腿的筋再來,甚至考慮要不要去其他道場,一直拖到兩年後才皈依。

2010年,她去上海找當時的男朋友,他是連鎖餐飲的副總,周圍的人都說他很好,他們也打算要結婚,但是生活習慣不同,加上一個吃葷、一個吃素,她開始和他處不好,漸漸地她開始半夜睡不著、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大哭大叫,更出現了跳樓的念頭。在恭讀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後,她相信自殺必定會下地獄,才鼓起勇氣再度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相信這世界上只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她。

當她再度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一跪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理她、也不看她,她急忙報告她到中國大陸之後半夜睡不著,然後著急地大哭,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說:「我本來不想理你的。」接著問她:「去大陸做什麼啊?」她回答,去找男朋友,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找到了沒啊?」她回答,找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找到就好啦!」她不敢講話,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你和男朋友吵什麼?」她說,我怪他不理我。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說:「他要工作,不然他要吃什麼?」她心裡想,她可以賺錢,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就說:「就算你肯,他也不願意。」接著說:「你喜歡他,就在他回臺灣的時候好好和他相處嘛,瓊瑤小說都是騙人的,不要管他工作的事,到時候他嫌你煩,就真的消失不給你找到。你也不喜歡人家管你啊!」她心想:他真的不愛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刻呵責說:「愛是什麼?是占有!」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她,又說:「不要再哭啦,再哭眼睛壞掉,他就真的不要你了。」

求見之後,她整個人輕鬆了許多,可是她還是執著於這段感情一定會變好,也不敢來參加法會。直到幾個月後有一位親人過世,她非常難過,她相信只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助這位親人,但是這位親人的子女不願意前來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她決定要求參加施身法法會,不管腿怎麼痛都沒關係。求見當天,一跪下來,她報告想要代替不願前來的家人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笑著說:「跪下就有供養了。」接著問她:「還有什麼事?」她趕快說:我想參加施身法法會。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了。

於是她開始參加施身法法會,起初因為她沒有具足的信心,在一次法會時她心跳太快,醫生研判是因為西藥的感冒藥成分引起的,要叫救護車送她去醫院,但是她很怕急診室,覺得那裡又黑又冰冷,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在的地方既明亮又溫暖,於是她告訴師兄們她想留下來。法會結束後,她不用人攙扶依然能走得很好,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另一次法會中,她眼前發黑、冒冷汗、腰直不起來,這一次她決定不告訴別人,突然轟的一下,她感覺身體很溫暖、很輕鬆,一抬頭就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知道這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以前的工作是製造癌症篩檢的放射線物質,間接使病人去做放射治療或化學治療,造成正常組織出現副作用,例如皮膚發紅潰爛、骨髓和神經破壞、失明甚至會引發別的癌症。她以前認為這是唯一治療癌症的方法,卻帶給病人極大的痛苦。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次求見時,她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她因為這樣而感到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說:「重要的是你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問她做什麼工作,她報告,目前沒有工作,但之前的部門在徵人,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不是離開了嗎?」她說他們想找她回去,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她:「你不做這個可以做什麼呢?」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想要考關務特考的輻射類科,仁欽多吉仁波切停了幾秒後說:「你應該會考上。」並加持她,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後來她想要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參加每週日共修法會,而考期剛好在星期天,她想了想,決定先考完再說。那一次,考試成績很好,但是因為她自己的福報不夠,中午離開考場吃飯,卻記錯時間,無法繼續考試而未被錄取。

後來,她愈來愈想皈依,就在2011年9月報名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的介紹人是誰,她回答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哦,現在有時間可以學佛囉?」,她愣住了,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那之後工作就不用來囉?」她趕快回答,就算工作也要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笑了一下,接著問她為什麼要學佛,她回答,學佛是好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外面很多道場啊。」她愣了幾秒,仁欽多吉仁波切笑著說「沒有去啊?」她回答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這裡很嚴。」她說,嚴是為了眾生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沉默了幾秒說:「下星期六再來,哦?」她答應了。

次週週六時,她再來求皈依,還是搞不清楚,只知道她要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想到以前工作時遇過懷孕後全身長滿腫瘤的病人,為了活下去而將小孩拿掉,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這個案例,並且懺悔以前只會說他們殘忍,沒想過他們也很痛苦,如果他們也能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之後停頓一下,便同意她報名皈依,並給她珍貴的開示:「學佛是為了解脫生死,如果皈依之後還是搞不清楚狀況,很快就會被趕走了。」還問她的父母是否同意,她回答,父母同意。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她做什麼工作,她說自己沒有工作,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瞪大眼睛看著她,她趕快說正在等高考的輻射安全類科放榜,考上會去管核電廠,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說話,就在她準備站起來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問她說:「結婚了沒?」她回答還沒有,就在她再次準備站起來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高聲說:「不要怕這、怕那的!」從小她就常感到害怕,不知道為什麼要來到這世界,長大後變本加厲,什麼都怕,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不再擔心害怕,她相信,這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儘管如此,她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學佛解脫生死,前男友曾經要她不要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也曾要她別參加法會,改為陪他,她雖然沒有答應,也知道這必定是她過去世曾障礙別人學佛的果報,可是她不但沒有下定決心學佛,還執著他一定會改變。那一段感情中,她大部分的日子是哭不停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兩個人生活習慣不同,一個吃素、一個吃葷,一定吵架的嘛。也開示過,你們的對象如果沒吃素、沒學佛,不要帶來見我,以後不要到我面前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都是對的。

皈依1年後,她有機會知道曾外祖母在杭州經營酒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殺業重的,在生時多病短壽、所求不遂、財富不聚、眷屬不圓滿,死了下地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一點都沒錯。她的家族成員中有很多高血壓、心臟病、癌症,或是查不出原因的病和神經方面的問題,她也有遺傳性的心臟問題、視神經盤凹陷、身體不由自主發抖、嘴唇和指甲是淺紫色的。但是就在她決定和男友分手,不再想改變他之後,她的體重增加、嘴唇和指甲恢復了紅潤,體力和氣色也開始變好,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成立中醫診所,提供最好的醫療和藥物給病患,日本食品店、咖啡廳和蔬食餐廳供應無毒而且有益健康的食物,髮廊也是選用最好的產品,集團進口最好而且無毒的香和產品,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無微不至的照顧。此外,她雖然沒有考上國家考試,但在皈依不久後就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且不會影響她參加每週日的共修法會,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她懺悔犯下的過錯:剛皈依時,有一次參加法會,上完洗手間趕著回座而沒有頂禮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懺悔沒有用恭敬心而是用求保佑的心參加法會;她懺悔擔任義工時,放任師兄抽取衛生紙使用,沒有保管好道場的財物;她懺悔在法會中,因為沒聽清楚阿奇護法儀軌中的一個字,心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近會不會傳法,當下馬上被上師呵責:「連我你都敢算計啊!」她懺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人會做錯事、犯法、講錯話都是因為執著『我』。」她懺悔把自己看得比什麼都重,對父母師長不孝順;她懺悔聽分享時,驕傲地以為自己不會犯錯;懺悔不深信因果,這一世殺生、偷盜、邪淫、飲酒、惡口都做了,還不相信自己累世的惡業很重;她懺悔累世阻止別人學佛;她懺悔貪念重、執著感情,怪前男友開葷食餐飲而起嗔念;更懺悔只想依賴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不下定決心學佛。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放棄不聽話的她,仍不斷以佛法教導她,為她製造學佛的因緣。她也要感恩她的病和傷害她的人事物,使她能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感恩師兄們的幫助與鼓勵。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時指出她的錯誤,今後她會聽話,下定決心修習佛法、解脫生死,以報佛菩薩恩、上師恩。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圓滿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為與會大眾修持稀有難得的施身法,並於修法前慈悲開示。

今天為大家修施身法,施身法並非單純如你們認為是超度,如果認為是單純超度,大家就不了解這個法的重點。行者幫助任何眾生超度,涵蓋那些已經失去人身,包括畜生道、鬼道也可以,另外就是幫助超度活著的人。你們會想:「超度活著的人要做什麼?還沒死啊?」因為你們的心都是貪嗔痴慢疑,每天都做墮入三惡道的因,貪心很重的人會墮入餓鬼道,嗔心很重的人會墮入地獄道,不信因果、信一點又輕視三寶的人會墮入畜生道。

一切佛法都以釋迦牟尼佛所說的經典做為依據,如果任何佛法離開經典中所說,則皆不是佛法。今天若是開示藏傳密教,根本的條件也是以顯教做為基礎。顯教是理,密法是用,若是懂得道理卻不懂得用,也是沒有用。昨天有一位信眾來求參加施身法代表母親求超度,火葬的時候,他的母親頭骨梵穴處留了下來,看到有個洞但沒有打穿。到了頭七時,他說看到母親回來,但是模模糊糊地看不清楚,於是請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什麼原因。仁欽多吉仁波切入定一下,才知道這位信眾在參加施身法時起了懷疑心。很多人都容易如此,心想:他在修什麼?修這個就有用?這麼簡單?不需要唸佛經?

因此,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將《地藏經》中的重點念誦給你們聽。很多人說自己的父母親是好人,《地藏經》中提到,就算這個人生前有行善,所謂行善是捐些錢、做些好事,但如果他沒有學佛修行,死的時候累世的冤親債主會變成他認識的人,譬如父母親、老公、老婆的樣子,而帶他去三惡道。很多人經常在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說自己父母親是好人,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就會責備。誰不是好人?如果不是好人,就沒機會來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當你說自己父母親是好人,就是威脅強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菩薩沒有分好壞,而是根據你的因緣果報來幫你,如果沒有緣就幫不了。

今天會提到《地藏經》中幾段,首先一段提到地藏菩薩有一世是婆羅門女,也就是貴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念誦《地藏經》中內容:

「有一婆羅門女,宿福深厚,眾所欽敬;行住坐臥,諸天衛護。其母信邪,常輕三寶。是時聖女廣設方便,勸誘其母,令生正見,而此女母,未全生信。不久命終,魂神墮在無間地獄。時婆羅門女,知母在世,不信因果。計當隨業,必生惡趣。遂賣家宅,廣求香華,及諸供具,於先佛塔寺,大興供養。見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其形像在一寺中,塑畫威容,端嚴畢備。」

「時婆羅門女,瞻禮尊容,倍生敬仰。私自念言:佛名大覺,具一切智。若在世時,我母死後,儻來問佛,必知處所。時婆羅門女,垂泣良久,瞻戀如來。忽聞空中聲曰:泣者聖女,勿至悲哀,我今示汝母之去處。婆羅門女合掌向空,而白空曰:是何神德,寬我憂慮。我自失母以來,晝夜憶戀,無處可問知母生界。時空中有聲,再報女曰:我是汝所瞻禮者,過去覺華定自在王如來,見汝憶母,倍於常情眾生之分,故來告示。」

「婆羅門女聞此聲已,舉身自撲,肢節皆損。左右扶侍,良久方蘇。而白空曰:願佛慈愍,速說我母生界,我今身心,將死不久。時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告聖女曰:汝供養畢,但早返舍,端坐思惟吾之名號,即當知母所生去處。時婆羅門女尋禮佛已,即歸其舍。以憶母故,端坐念覺華定自在王如來。經一日一夜,忽見自身到一海邊。」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後面經典內容是說其母生在地獄,今天唸這一段中,有幾個重點你們要注意。「婆羅門女,宿福深厚」就是指不是這一世,而是生生世世所種的福報很厚,意即生生世世都供養布施與懂得做善事、不做惡事的人。在座諸位有做到嗎?不要說過去世,你們連這一世都沒做到。如果以佛教導,收入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要拿出來供養布施,除了有些弟子做到之外,你們全部都沒有做到。沒有做到就沒有福,這是佛教導的方法,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的,你們不要誤解。

你們會說自己有房貸,但誰叫你們買房子呢?你們會說自己欠債,但誰叫你們胡說八道呢?你們會說要給孩子讀大學,但沒錢就不用讓他讀啊!所以,這種人是沒福的。經典內容的特點是「婆羅門女,宿福深厚,眾所欽敬;行住坐臥,諸天衛護。」就是任何人看到她都會恭敬她,不是因為她有錢,而是福德厚的人一定會利益眾生,所以眾生一定會恭敬她,而且24小時一切諸天都會保護她,因為她是一位有福德的人。

然而,她的母親就是不信,經中提到「其母信邪,常輕三寶」。佛稱呼她為「聖女」,便是此人已經深信因果、解脫生死。她講很多方便方法勸母親,希望母親能生正見,但是母親就是信而不信。你們很多父母親都是這樣子,生病的時候說要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病好了就說自己最近很累不去了、最近快過年了要忙家裡的事、某人要讀書所以要在家裡看著他,這種臺詞你們都聽過,包括你們自己也講過。所以,其母死了之後墮入無間地獄,無間地獄是不出來的。很多人以為自己沒做壞事,但一個不深信就很可能會這樣子,因為如果不深信,生活方式就不會按照佛法在過,而會為所欲為了。

如果你們不信佛所講的話,現在就可以起來離開。心中還有一絲一毫懷疑,就起來離開。為什麼?因為不信就很可能會下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希望你們下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不是恐嚇威脅大家,而是地藏菩薩講出來的經,地藏菩薩是法身菩薩,不需要騙我們,也沒有理由騙我們,因為沒有希望我們給好處。

所以,婆羅門女為了知道自己母親生在哪裡,賣家宅、供養一切。現在沒有賣房子的人,你們都是用自己剩下來的錢來供養,這樣是沒有供養的。你們不要以為佛法需要錢,真的不需要錢,而是亡者沒有福報。連佛都稱婆羅門女為聖女,她都沒有能力改變母親的業報,因為聖女不代表有修行,只知道如何供養。婆羅門女「大興供養」,才求到佛告訴她母親生在地獄而已。你們一跪下來,就什麼都要知道,不講、不做,你們就說不慈悲,心裡面就開始犯口業,如此一來怎麼可以幫亡者?

為什麼婆羅門女要這麼做?因為她很清楚自己母親沒有福報,所以透過供養得福報,才能知道母親生在哪裡,才有機會透過佛法幫母親,你們卻是一跪下來就開條件。佛法何以會衰敗?就是不看佛經、不相信佛經,而用自己的方法來想。所以,這一段就是告訴你們,家裡面有這種父母親,你還覺得沒關係,到時候再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時候是不一定的,因為如果你沒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想幫都沒用。剛才提到信眾講自己母親的事情,他沒有供養,而你們求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你們的心是孝順的、對的,就會讓你們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說要多少錢。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5年開始到現在,都沒有開過價碼。沒有供養,如何讓亡者有福報?你們每一次來參加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都開三個條件:參加法會需要有懺悔心、慈悲心、恭敬心。為什麼要做到這三個?懺悔心就是開始起福報,承認自己的母親與自己錯了,以後不再錯,那些冤親債主才會放過你的母親、父親。慈悲心是因為很多眾生還在苦,而恭敬心是100%深信三寶所做一切都是為了眾生,不能起一絲一毫的疑惑,一起就沒有福報。

這一段講得很清楚,提到婆羅門女的母親「未全生信」,沒有全部生起信心,「常輕三寶」。現在末法時代,身為仁波切很辛苦,不敢跟你們講錢,一講就說是斂財,「沒錢不能學佛啊?」這種話就來了。一位上師很清楚如何幫助眾生累積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三個心的條件很簡單,不花你們一分錢,但你們就是不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開示,施身法法會1500人參加,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1人修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分別心,沒有設功德主,沒有分有錢人坐前面、窮人坐後面,也沒有讓功德主戴著花而被看清楚,反而未皈依的全部都戴口罩,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不出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卑微地要求你們具備這三個心,你們都不做!你們真要累死 仁欽多吉仁波切?哪還希望你們能行善?這是佛經講的事,但大家都用充滿欲望的心威脅強求上師與佛菩薩要做到你的想法。如果你沒有福報,上師與佛菩薩也做不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是平等心,沒有分別,但為什麼每個人得到的效果不一樣,因為是隨你們的心、你們的緣,所謂隨緣是隨你們的緣。已經教你們如何參加法會,你們還起一個念頭!起一個念頭這麼重要嗎?當然,因為一個念頭就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在每次法會前一定會開示一些,是希望讓你們的心能定下來,但你們偏偏都不聽,每個人都以為是因為自己來,其實不懂這個法,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修法,而你們恭敬來求。你們求什麼?照佛經所講,你們所有條件都沒有做到一個。你們有賣房子來求嗎?有廣設供養嗎?沒有的話就要聽話,上師知道怎麼幫你們省錢、省時間,但你們偏偏不聽。今天也算是佛菩薩慈悲,跑出這位信眾,代表你們所有人一起挨罵。你們誰沒對三寶起過懷疑心?所以,你們沒有做到,怎麼能幫到別人呢?

另外,地藏菩薩有一世的母親,生前愛吃鱉、海鮮、肉,死了下地獄。你們哪一個人的父母親沒吃過肉與海鮮?根據什麼理由一求就有?一個女人能生到未來世的菩薩,絕對是有福報的,但是如果沒學佛、沒有上師監督,就很容易會做錯事。很多人認為吃肉是應該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也吃肉,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是吃素的。當再來時有隔陰迷,隔了一世會迷失掉。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世有個特點,從來沒進過廚房拿刀切過一片肉,就算曾在飯店廚房中做學徒,都沒有拿過刀切過肉,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的福報。你們呢?從這一點,你們就比不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要你們吃素,告訴你們參加施身法一定要吃素,就是因為你們沒有福報、你們的眷屬沒有福報。怎麼幫你們起福報?只要你們起一個慈悲的心,不傷害眾生,福報就開始。你們會說那吃素一天就好,那也就只有一天的福報。你們生生世世所作的惡業,這麼簡單吃個素就能抵掉?吃素的觀念在於起慈悲心,讓你過去所欠的債能在這一世還清,讓你不要再製造新的債,重點在此,但偏偏很多人不聽。很多人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吃素,很多人轉身就跑。沒有聽過吃素會死人,只聽過吃肉可能會中毒。

地藏菩薩講得這麼清楚,母親生前愛吃海鮮,死了墮入地獄。你們連佛經講的話都不信,還來參加法會做什麼呢?求求你們不要來!你們來參加法會,卻不信佛經所講的,就是輕視三寶,已經種下墮入地獄的因,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想看到任何眾生墮入地獄,你還跑來這邊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很苦嗎?

你們不信就不要來,外面有很多地方,只要你們肯去、肯給錢,就隨便你們,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偏偏不做。佛經所講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可能不做、不講、不執行呢?這一生地藏菩薩為了想知道母親能否離開地獄,都先要供養,你們沒有供養,憑什麼呢?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地藏經》中第六品也很重要,指示出家弟子念誦:

「眠中叫苦,慘悽不樂者。此皆是業道論對,未定輕重,或難捨壽、或不得癒,男女俗眼,不辨是事。但當對諸佛菩薩像前,高聲轉讀此經一遍。或取病人可愛之物,或衣服、寶貝,莊園、舍宅,對病人前,高聲唱言:我某甲等,為是病人對經像前捨諸等物,或供養經像、或造佛菩薩形像、或造塔寺、或燃油燈、或施常住。如是三白病人,遣令聞知。假令諸識分散,至氣盡者,乃至一日、二日、三日、四日至七日以來。但高聲白,高聲讀經。」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大家有沒有聽到這段?可愛之物就是金銀珠寶、錢、衣服、寶貝、房子,現在你們有做嗎?這還沒有到阿彌陀佛那邊,只是不墮入地獄而已。如果根據《地藏經》所講的,你們有誰做到?你們做不到沒關係,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代表你們去做,施身法就是修法者用自身的肉體、骨頭、血等一切代表你們供養、布施,所以你們就要聽話。每一次修法之前,都告訴你們心要拉回來,不要胡思亂想,偏偏你們都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昨天那位信眾做大禮拜,不是罰他,而是幫他的母親累積福報。哪有這麼絕呢?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有能力幫她打一個洞,但就是不穿過去?就是他的念頭將母親拉回來,因為母親生前沒有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人會說自己家人不方便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呵責:為什麼不讓你們的家屬跟佛菩薩結個緣呢?你們去看醫生一定會帶病人去,但見佛菩薩與上師就可以代表?

以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要學個法,既然你代表父母親來求佛菩薩,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求阿奇與佛菩薩讓你父母親的病全部移到你身上,這樣好嗎?你的母親插3支管,你也插3支管,他們哪裡開刀,那你就那裡開刀,這樣你就可以來做代表。每個人都輕視三寶,可以代表的嗎?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如經中所講,都要讓他聽到佛菩薩的聖號!你們一定會認為自己唸也有用,你們唸怎麼會有用?你們平常吃肉、殺生、騙人,唸出來的心不清淨。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不想呵責,但看到這種事不呵責的話,心裡就不舒服。上週才開示《寶積經》中提到,如果用罵人可以幫助他,那就罵吧!因為現在末法時代,跟你們講好聽的話是害了你們,因為你們都喜歡聽好聽的話,聽人家說你唸經的聲音越來越好聽。好聽在哪裡?是唱歌嗎?

仁欽多吉仁波切等一下修法,你們若是沒有慈悲心、恭敬心、懺悔心,就得不到。阿奇真的很慈悲,偶爾就會搬一個故事出來讓你們聽到,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近常修地藏菩薩。《地藏經》中所講的事,是每個末法時代眾生都要做到的事,你們不要以為聽聽就算了。地藏菩薩的願力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意思就是不讓任何眾生墮入地獄,幫助眾生沒有墮入地獄的因,所以經典中提到很多墮入地獄的因從哪裡來。地藏菩薩先救眾生不要墮入地獄,才有機會幫助眾生解脫生死。

你們不要以為下地獄很困難,太簡單了。打個比喻,要建一棟房子需要花很多時間,但要將一棟房子拆掉,只要幾秒鐘就可以做到。人也是如此,要將福報累積起來很困難,但要將福報用掉太簡單,只要吃一頓肉就讓你的福報減掉,而福報涵蓋壽命、健康、眷屬等一切。為什麼人的運氣會起起伏伏?因為作惡多,就算過去世稍微做過一點點福報,作惡也會將你的福報消耗掉。沒有福報能夠吃到魚翅、鮑魚、海鮮嗎?但我們的福報不是這樣用,而是要用來在這一生肯定解脫生死,不要盼望到時候有修行人幫你。

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類的修行人不多,講老實話的人也不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用騙的多簡單,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故事多得不得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自己輕鬆一點,就叫出家弟子修法就好,他們唸什麼你們也不清楚,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後面收紅包多簡單。如果你們想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幫你們約,見一下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然後你們出去,由出家弟子修法唸經。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說出家弟子不行,而是因為他們還沒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力。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輕鬆過日子,也懂這種方法,看太多了。

今天算是你們的因緣,也是你們的福報,不要浪費這種因緣,得人身的機會不多。正如佛經中提到,一位發心修行的菩薩稀有難得,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是菩薩,但至少真的發心在利益眾生。今天幫大家修施身法,是幫大家斷一切煩惱,煩惱怎麼來的?就是得失心,要得到不要失去。只要你一切都要得,不想失去,就會起煩惱,煩惱起來就會作惡業,惡業起來就會種下墮入三惡道的因。今天修施身法,是告訴你們一切苦皆從煩惱而起,煩惱是從執著、貪念、嗔念與不信因果而來。不要以為做一件壞事賺到錢,以後捐出去做好事,能讓自己心裡舒服一點。不能抵的,除非停止一切惡。

為什麼參加超度法會一定要求你們這一生吃素?因為一定要從這一剎那斷一切惡,你才有機會累積善。不要以為吃頓肉有這麼嚴重嗎?就是這麼嚴重,因為你一直不斷改變你自己身體內的細胞,你們吃肉、海鮮的營養都跑到細胞去,細胞慢慢就變成魚、牛、豬,所以吃肉的人才會不是有豬味就有海鮮味。為什麼會有老人味?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的年齡也算是老人,但就沒有老人味,因為吃素。吃素還不夠,還要下定決心解脫生死、利益眾生,全身細胞都要變善,才沒有那種臭味。

為什麼會有臭男人、臭女人?這種形容詞是真的,你喜歡他當然聞不到,反而覺得他很香。所以,就有「逐臭之夫」這種成語,沒有辦法,因為也是同類。今天不是罵大家,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急,時間不多了。如果大家還不下決心,不要說佛法,最少這一生真的不能解脫生死。如果不能解脫生死,密勒日巴尊者曾經說過,就算發大願,真的因這個願再來,只要再來就還有機會下地獄,很容易的。

並不是這一生下定決心解脫生死,就什麼都不要做,而是心要決定,每一天所做的事情,都要從佛法的角度去看。佛沒有說在家眾不能做生意、不能結婚、不能賺錢,賺錢要賺合情合理不傷害眾生的錢。我們在工作崗位上,都可以用佛法讓人家感覺到佛法的殊勝與偉大,不一定要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座說法,看起來表面上很威風,其實這是一份很恐怖的工作,因為隨時給人家修理。就好像1月4日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莫名其妙被請到屏東去超度一大堆亡者,事先都沒有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到了那邊才看到一大堆鬼跑出來。所以,不要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仁波切是很危險的工作。

《地藏經》中提到幫助亡者的每一段,都一定提到供養,一定說要誠心、絕對恭敬。這是佛所講的,但這不是條件,而是一個方法,能斷了過去的惡對你的影響,從這一秒鐘讓你的福報累積起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得過癌症,為什麼不需要開刀?有些弟子需要去開刀,就是因為不恭敬、輕視三寶,聽不進三寶所講的話,認為家人需要你這麼做。這就表示家人是你的冤親債主,表示你沒有下決心解脫生死。如果下決心解脫生死,生了病不是要你不看醫生,而是對自己生死大事真的看得很輕。仁欽多吉仁波切得癌症時,真的開心地不得了,因為自己這一生吃這麼多魚都要還,得癌症就還給牠,結果反而死不了,活到現在的年紀,讓人稱呼老頭子、老翁。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40幾歲時就死,會讓人說壯年而逝,也可以說是太過勞累、度太多眾生、幫眾生扛業障,你們都聽過這招,其實是胡言亂語,明明是自己沒修到。今天開示的重點不是標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厲害,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都照佛經的方式而自己在修行,在修行之中自己得到一些修行經驗與覺受,知道這樣的做法可以利益自己與幫助眾生。既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做到,你們要相信自己也能做到,至於做到的程度不是重點。如果全部都是仁波切,那也很累的。一位仁波切需要訓練很多人在旁邊做事,現在有1300多人,如果每個人都是仁波切,那就慘了。仁波切是很辛苦的行業,比任何行業都辛苦,是提著命跟大家玩的。

今天修的施身法是八大成就法之一,所謂成就是指此生專修專弘此法,一定能夠離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開始學顯教時,皈依佛門前一年開始吃素,莫名其妙不能吃肉,一吃就吐。那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很多酒肉朋友,也可以喝下1瓶XO,很會吃海鮮,吃到連魚是從海中釣上來、養在船中或是養殖的都能分辨,所以你們不要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多能吃。你們能夠吃出來,才算是有本事,但你們都吃不出來,連豬肉的來源都吃不出來,只是個調味料吃到很鹹、很甜。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吃到後面知道因果真的怕了,你們真的不怕,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看到,不是怕被牠們報仇,而是看到自己為了口腹之慾殺害眾生,讓牠們痛苦的時候。

所以你們說自己要行善,連吃肉都斷不了,怎麼行善?眾生不是要給我們傷害的。再講恐怖一點,佛經中提到我們生生世世都有父母親,我們不只有一世,也不只十世,可能幾百、幾千、幾萬世,每一世都有父母親。父母親跟我們都有恩有怨,所以被你吃到的,搞不好是你的父母親、過去世的老公、老婆。有的時候愛得很深的時候,會說要咬對方一口,下一世就來了,做了魚就被你咬一口了。你們也試過,有些東西咬一口就不想吃了。所以,繼續吃肉吧!沒關係!你吃了生生世世父母親的肉,就生生世世都要還了,沒還沒了。

不要看不起佛法,佛所講的事情絕對是利益眾生,沒有一件事是陷害你的。如果你說自己不方便吃素,可以跟出家人講,但不能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全世界跑的,自從要吃素之後,從沒有不方便吃素過,不方便是你的心!是你製造不方便給自己。你怕餓死、沒營養!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到大陸的時候,那時當地不流行吃素,很多餐廳都用豬油,怎麼吃飯?很簡單,仁欽多吉仁波切跑去回教的清真館吃飯,那邊不用豬肉,一定吃得到素。你們就是不動腦筋!為什麼不能吃素?就是不動腦筋、還要吃肉、沒有慈悲心。

中國人快過年了,你們會想著怎麼辦,等一下婆婆叫你吃,要怎麼拒絕才不會做到家裡吵架?昨天有一對夫婦因女兒過世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昨天沒有責罵,今天一起責罵。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們一定要吃素,老公答應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轉頭告訴他老婆連煮葷菜都不行,結果老婆說不行,因為要煮給婆婆吃。仁欽多吉仁波切懶得罵他們,兩個都作惡,一個害婆婆繼續吃肉、害婆婆要下地獄,做兒子的還不阻止,一邊求佛菩薩救女兒,一邊殺生,假裝孝順。

仁欽多吉仁波切情願被母親罵,也不願給母親吃肉。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過來臺灣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讓母親吃肉,剛開始她也不習慣,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管。很簡單,仁欽多吉仁波切孝順母親,就是不要讓母親下地獄,母親在生時不開心,比死了下地獄好。你們都以為下地獄很簡單,苦啊!現在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斷了母親下地獄的因,所以母親摔了很多次都不需要開刀。為什麼很多老人家摔了要開刀?就是因為殺業沒有幫他斷掉,還假裝孝順,說媽喜歡吃這個,過年給她吃一次,跟觀世音菩薩請個假。你沒有幫觀世音菩薩工作,請什麼假?明明就是想吃!

所以,昨天她說要煮葷菜給婆婆吃,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叫她不要來,如果是別的地方就會讓她來,以為是幫她播個種子。如此一來是幫她播了惡的種子,讓她感覺佛法不用堅持。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等她,因為她昨天挨了罵,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有一世會等到她。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力是「眾生不成佛,我不成佛」,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苦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是地藏菩薩的兄弟,但至少是地藏菩薩的follower(跟隨者),跟著地藏菩薩的步伐在做事。

所以,不要隨便修法門,修到一個辛苦的法門就很辛苦,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發現沒有一個法門是很輕鬆的,沒有一尊菩薩會讓你過好日子,所以你們還是靠 仁欽多吉仁波切吧!

今天超度的名單這麼大一疊,如果是在坊間,一個名字1000元,不曉得有多少收入。不收錢的壞處,就是名單越來越厚。大家記得要起懺悔心,佛經提到人有三種,一種是這一世出來就沒有作過惡業;一種是這一世出來因為累世的習性而行惡,但如果懂得懺悔,未來也會成為聖人;第三種就是完全不會懺悔,通常會有的是做錯事、做壞事而不懺悔,但最難搞的就是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仁波切,我現在不好,是不是我過去世做錯什麼事?」這種就是不會懺悔的人。

你們這一生從母親胎中就開始吃肉,還說沒做錯過事?小時候跟別的小朋友搶東西、打人家,還說沒做錯過事?開始懂事了,想一大堆方法騙父母、騙老師,還沒做錯過事?出社會做事盡一切辦法去搶人家錢、騙人家錢,還沒做錯過事?還需要講到過去世,連這一生做錯的事就夠你數了。所以,連這一生做錯事都不承認,你還說自己有懺悔心?還推到過去世?所以,通常這樣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話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予理會,因為他沒有懺悔心。

第二種就是常常說:「我不想這樣做,但是因為如何如何才做」,這也是沒有懺悔心。仁欽多吉仁波切高中才畢業,父親就過世了,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是從錯之中檢討自己、學習,不敢說自己有改進,但停止很多以前自以為是的事情,這一定需要佛法來薰陶的。是不是學佛之後很多事情就不方便?方不方便是看你自己的心。很多信奉別的宗教的人都敢說自己是某宗教的信徒,為什麼學佛人要躲在黑暗地方跟人家講自己是學佛的?見不了人嗎?學佛有這麼難堪嗎?仁欽多吉仁波切越學佛越好看,為什麼要躲起來告訴人家?不合理!不罵了,時間不夠,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時間不夠,而是眾生在等。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於修法圓滿後繼續賜予開示。

施身法修完了,一年很快又過去了。如果每一年覺得自己思維的方式、模式都是一樣的,表示自己有很多行為方面沒有改進。所謂改進不是多賺一些錢或身體多健康一些,而是自己對是非因果的看法多了解一點,對人生的定義已經不再是財富、名譽這些東西。我們這一生有沒有財富與名譽,都是過去世修來的。很多人都認為是自己爭取回來,也很多人用盡一切方法去爭取財富與名譽,最後都是一場空。就好像對岸很多大官用盡一切方法去賺錢、賺取名譽與官位等等,到現在都是一場空。一場空還不打緊,還要背負很重的因果。

人生很快就走完,命好一點活到80、90歲,命不好就活到十幾歲,仁欽多吉仁波切甚至看過1、2歲得癌症死的孩子。我們這一生出來,只是四件事情:還債、討債、報恩、報仇。最好是還債與報恩,不要討債與報仇,但也不要用消極的態度來看,認為一切都是還債、報恩,觀念不是如此,而是我們這一生碰到的人、事、物都有很錯綜複雜的因緣,不一定是過去世,也不一定是這一世。就算有好的緣,只要你沒有善的念頭去經營這個緣,最後會變成惡緣;就算是一段惡緣,你若以善的念頭去經營,未來也會變成善緣。

這個未來不一定是這一世,可能是未來世或很多世以後。但是,因果因緣是錯綜複雜的事,不是1+1=2,可能1+1=10,有時候是20,因為中間有很多變化的過程。佛法提到一切都是空性,空不是沒有,而是一切事物人都是因緣而產生、因緣而消失掉,不是自性有,不是自然產生,或自然產生某個做錯或做對的事,都是經過很複雜的因緣而產生的。產生之後不會一直不變,何時變好或變壞則跟你自己的福報有關係。不管是出世法或世間法,如果有好的因緣出現,你要更加警惕自己,當一放縱自己一點點就會作惡、就會驕傲。以中國儒家思想來說,真正有內涵的人,他不會讓你感覺到很驕傲。

當然,在古代有很狂傲的人,以為自己有文才就很驕傲,但是他不知道這一生所得到的文才,是因為過去世唸過佛號與佛經的因,這一生才有這個果,而不是這一世生下來就比人家聰明。譬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很會欣賞比較美的東西,這就是因為過去世常常瞻仰、讚歎佛像與上師的容顏,所以這一世就很自然,這不需要訓練、不需要讀書的。當你能體會這種事情之後,盡自己能力做好分內該做的事。所謂分內,你身為老公就做好老公的責任,身為老婆就做好老婆的責任,不對就離婚,但不要吵架。佛法沒有不准離婚,但有其他宗教不准離婚;佛也沒有贊成離婚,沒有這麼說,是你說的。

但是,結不結婚、離不離婚都是你自己決定的,所以不要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要問佛菩薩。很多人會來問離婚好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告訴他不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因為他結婚的時候也沒有來問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憑什麼現在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解決他的問題?問題是他自己製造出來的。很多出嫁的女兒跑回娘家哭、鬧,既然自己沒有看清楚,就自己去處理吧!

人生很錯綜複雜,自己做的事,就自己要負責。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有一點跟人家不一樣,任何事情都是自己去面對、處理,因為是自己做的,就自己要面對。什麼事情都跑回去跟家裡面講,並不是不能讓家裡分享你的痛苦,而是既然是一家人,當然也不希望為了你的事,而讓家人繼續痛苦。另外一半也不用因為對方有事而擔心,有什麼好擔心的?這個人是你挑的。如果你的福報夠,就不會挑到會出事的人。沒什麼好擔心,自己負責、面對、承認、接受就好了。我們人生其中有一天會走完這一生。大家都不知道人怎麼死,也不是欠債就一定會死,有錢人也會突然間死掉。沒有名的人可能活很久,有名的人也可能會死掉,都是在因果的法則中過日子。

所以,種種煩惱都是自找的。既然清楚煩惱是自找的,就要面對、接受這個煩惱。密宗修法不是逃避煩惱,而是用煩惱做為修行的工具;既然知道煩惱是人一定具備的東西,所以要學習如何讓煩惱不會騷擾到自己清淨的本性。煩惱也是空性,是來來去去的,不固定的,會變化的。但是,人都很急,尤其現在末法時代大家用發達的資訊,馬上上網,馬上看到,所以人都越來越急,希望馬上解決事情。但是,不可能馬上的,一定需要時間。連煮一餐飯都需要時間,從小學開始讀到大學畢業都要10、20年,做錯事怎麼可能1、2天、1、2月、1、2年就解決呢?不會的,所以你們需要有耐性,當福報一起來,自然所有事情就轉動。福報不起來之前,你硬要去想、去改變,就是另外一個苦的開始。

如果認為拜佛就是苦的消失,好的要出來,那就不對了。你這一生做了多少好事?你這一生有機會拜佛,因為你過去世有這個善的根,所以這一世這個根開始萌芽、給你機會。但是,一棵樹長出來,絕對不是澆一點水就突然長成一棵大樹,沒有神話故事,那都是騙人的,都是需要時間。只要你耐著性子,生生世世的事情絕對能在這一生解決,只要你相信三寶、恭敬三寶,一定可以做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這麼多事情,這一生都一件一件還。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擔心自己成功也好、失敗也好、有沒有道場、有沒有弟子,為什麼不擔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自己如果福報夠就會有,福報用完就沒有了。今天是年底1月分最後一次幫大家修施身法,你們參加了這場法會,只要這一生不再殺生、吃肉,下地獄的機會是沒有的,但如果你繼續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知道了。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種下很善的因緣,也幫你們種下很厚的福報,這個福報不是用在過好日子,也不是用在改變做錯事的果報,而是用在開始新的生命。

過去做錯的,就錯了,去接受就好。佛法能給我們一個新的生命、新的開始,但新的開始與新的生命之前,當然要去面對以前所有一切的結果。結果出現了,因為你有新生命開始,這個結果不會讓你的新生命沒有開始,所以你有得救。有得救不是馬上變好,譬如你溺水了,把你救上來,會馬上舒服嗎?當然不會。你們都是溺在貪水裡面的人,救上來不會馬上舒服,最少要把水吐出來,吐完還包著衣服讓你保暖,躺在醫院幾天。所以,你們細想一下,自己幾十年做這麼多錯事,怎麼可能抓你上來就馬上好漢一條呢?但是會給你新的生命開始,給你機會復原、再起步。

只要有機會再起步,就有機會這一生解脫生死。所以過去做錯了,就去面對,不要怕它、擔心它,就算最嚴重是做錯事讓你失去這一生的生命,沒關係,用命還清累世的債。既然已經參加過今天的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保證,只要你不再作惡,絕對不墮入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騙你們,因為坐在法座是不能騙的,下來都不敢騙,何況是坐於法座上?所以,只要你不再續惡,對三寶絕對有信心,一切事情都會慢慢解決掉。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一個例子,窮到沒錢吃飯,也從來沒擔心過。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中午吃完飯,下午那一頓在哪都不知道,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做乞丐,出門沒人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錢吃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得莊嚴,以前買了留下的衣服都蠻好的,所以沒人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錢。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別人不同,別人不好的時候會垂頭喪氣,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而是更加挺起胸膛。並不是可以挨打,而是這個氣很重要。你今天不好,因為將自己好的氣用掉了,再彎腰駝背的話,氣不順怎麼會好呢?所以要挺起來。但是,當自己好的時候,就要低姿態一點;當自己有氣的時候,就不要太欺負別人,要收斂一點,要反過來。這個中庸之道,才能讓你少作惡。

你們不要以為自己今天來參加法會,學了佛之後一切變好,以前所有事就不會有事情,這個觀念不是很正確。連教派祖師 吉天頌恭在還沒成為祖師之前,也曾罹患過痲瘋病。吉天頌恭前一世還是維摩詰居士,為什麼會得痲瘋病?就是生生世世的事情在這一生都要還。今天不管是你倒人家的錢,或人家倒你的錢,都是你的業。有沒有嫁對人、娶對人,也是你的命,不能怨。緣生緣滅,不要作冤家。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大家的開示,希望對任何眾生都有用,你們要不要再來這個道場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有沒有下決心去改。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改自己是全宇宙最困難的工程,沒有比改自己困難的了,因為我們看自己都看不清楚。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如果你不照鏡子,都還不曉得自己晚上睡醒時口水流到兩邊,一定是照了鏡子,才發現自己頭髮亂掉等等。誰能看到自己的樣子?一定要照鏡子,這就表示我們看不到自己。

我們現在學佛是要用佛法來檢視自己,所以學佛最好,因為你們去上任何課程,都要將自己所有東西掀開來給大家看。學佛就跟上師講,上師是你最好的朋友,到上師這邊就停下來不會跟別人講。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多少祕密啊!你們都沒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過,就算講也絕對不具名。所以,在經典中提到,上師是你們最好的朋友,問問自己能不能將祕密跟上師講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想知道你們的祕密,其實也沒什麼祕密,因為人生就是在貪嗔痴的範圍裡,這個範圍沒有,哪裡有祕密呢?

學佛有個好處就是能透過佛法可以檢查、檢視自己,每一秒鐘都可以檢查,不要再去繳學費了。去上任何課、聽人家演講都要給錢,只有佛法最便宜。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開示一點,因為怕你們又走錯路了,等一下又說自己母親沒有看清楚、頭頂打個洞沒有穿過去,這個故事也蠻好玩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出來弘法20幾年,還是頭一次碰到。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1 月 2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