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5年1月11日

法會開始前,首先由一位出家弟子跟大眾分享1月4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屏東修法的殊勝。

當她知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到屏東為20萬棵樹修法,內心非常感動。以前她在顯教的時候都只是唸唸大悲咒,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是修兩個大法——地藏菩薩的密法與火供,這一切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大願力——願眾生離苦。

1月4日,她和師兄們到達左營時是上午8點,從左營到目的地車程約1個半小時,其中1個多小時都是顛簸的山路,連產業道路都沒有,路的兩旁是雜草,路的中間也還是雜草。她在車上打趣地說:還好吃飽了,要不然一定都吐光光。那裡真的是深山裡的深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14年12月28日在日本主法地藏菩薩祈福法會,緊接著於1月3日在臺北為信眾和弟子們修長壽佛法會,1月4日又到屏東深山修法,如果不是大悲願力,怎麼能承受這種辛勞呢?這真的不是凡夫的心能體會的。

11點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抵達目的地,連小狗都出來排隊歡迎。雖然她錯過了在紐西蘭時,牛群列隊迎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盛況,但是她看到了小狗排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水都沒有喝,換上法衣就去看壇城,修完地藏密法之後才簡單用餐,用完餐之後馬上再修火供。

地主擔心下午3點多之後山上會變天,所以準備了很多保暖用品,結果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3點前就修完火供了。通常在顯教,法師修法前都是先休息、用餐,有很大的排場迎請升座,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利益有形和無形的眾生,免去所有形式,也不管自己是否用餐,就連用餐時都是簡便的冷飯菜,還擔心弟子們是否用餐,但其實弟子們都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早就吃飽了。

當天修完法之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開示,今天所修的法會利益這塊土地上所有一切有情,有的會去淨土,有的會去善道,就連細小的昆蟲也都能得到利益,她真的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跟地主說前面的山溝死了很多人,但地主一無所知,只是很驚訝地說:「奇怪,前3天像是颳颱風,今天卻是豔陽高照。」

隔天,她與母親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力,讓這麼多眾生都能離苦。母親告訴她,她小時候曾聽說,日據時代殺人的方式,就是一群群地帶去山溝裡。這時,她全身起雞皮疙瘩,如果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些山溝裡的眾生,千萬年也不能得到超度。後來,經過上網查證,那些眾生就是源自日據時代發生的牡丹社事件。

法會結束後,求法的人帶著供養金來供養,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淡淡地說:「你不是我的弟子,不會收你的供養。」求法的人很感動,一直說要來臺北皈依。之前,求法的人沒有做任何供養,只是說要捐地做閉關中心,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婉拒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這場法會,全部都是自己掏腰包,只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

那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穿的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親賜的骨飾法衣,從頭到腰、裙,還有上臂、手腕,全部都是骨飾,非常的莊嚴,但是也很重,同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要持法器與火供的所有供品,完全不在乎自己所承受的辛苦。那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速度很快,光是抓供品就要700多遍,她請大家想想,如果是自己揮動寶特瓶700多遍,會怎麼樣呢?

用餐的時候,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在顯教會有法師到深山去修法嗎?他們回答,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在顯教,法師修法都是讓信眾到寺裡,而不是讓法師如此辛苦跋涉到深山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嘆氣地說,如此他們真的失去修福報的機會。她想,因為深山中需要佛法的眾生這麼多,所得到的利益豈是在寺院中修法所能比的?若會擔心對法師的食衣住行有所不周、擔心所需物資耗費太大、擔心無形眾生越多會讓修法者越吃力,就沒有人會願意在沒有酬勞的情況下,還這麼辛苦地到山中修法,這也是為什麼100多年前的亡魂到現在都沒有人幫助超度,而由一個大陸人從屏東千里迢迢來臺北求具德的大修行者修法,她相信這都是這些眾生自己找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開示地主,當天所修的包括顯教與密教的法,火供所留下的灰用途非常廣,撒在作物上可以不用農藥,眾生就會減少很多;塗在房子的梁上,無形的眾生就不會來騷擾,但是心一定要對,要用慈悲的心,而不是用驅趕的心才有效。

最後,她請大家想想,火供所留下的灰屬於無情的,但是卻能利益一切有情。而我們屬於有靈知的有情眾,能遇到大菩薩在人間宣說佛陀的正法,是何其有幸,如果我們還不把握這個福報好好努力,怎麼說得過去呢?

接著,由一位來自中國大陸北京的弟子向與會大眾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他的幫助。他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護法給他機會跟大家分享他的經歷。他是在去年7月結識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開始在他眼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特別帥、很有學識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他講的一切,他都覺得是經驗,並沒有覺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上師,或是在世的活佛、仁波切,因為他是絕對都不相信這一切的。

他從小就一直有拜佛且非常信佛,有寺廟、有佛就拜,但卻不知道真正的佛是什麼。他認為在所有人的印象當中,佛應該距離我們非常遙遠,是幾千年、幾萬年以前的,現在的人拜佛應該都是心靈上的寄託,或只是祈福。所以,當有人告訴他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真正的活佛、仁波切時,他很難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完全聽話,在他看來,尤其是成年人,成年人是非常不聽話的,怎麼可能在上完大學、踏入社會之後,還要相信另一位導師?他憑什麼給我們這些東西呢?

他是在去年10月12日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皈依,皈依後的2個多月中,他覺得自己整個人發生了特別大的改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這2個多月中改變了他整個人生、改變他的心,讓他知道什麼才是做人真正的意義,所以他心甘情願地願意完全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

最近這段時間,他幾乎都是每週五飛到臺灣來,週一搭最早的航班走,因為他就是想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講的每一句話。剛開始他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都是經驗之談,後來發現完全不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有說的話都在他的身邊發生了,都是真實的。

他以前拜過其他仁波切,也皈依過非常有名的仁波切,因為他是從事娛樂業的,當時皈依的仁波切是眾明星都皈依的仁波切,但是他和朋友去參加那位仁波切的法會時,道場進進出出都非常隨便,他只聽了20分鐘就離開了,因為不知道在講什麼,大家就只是跪在那邊祈福。那位仁波切沒有給大家法本,也沒有教大家唸經,更不會為闡述任何道理,只有僧人與藏人跟那位仁波切一起唸法本,那位仁波切不給在家眾法本,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那時他感到很無聊,而且道場內的秩序很混亂,進進出出,什麼人都有,他待了20分鐘就離開了。但是,當他走進寶吉祥佛法中心,才知道什麼是秩序,也才知道對佛的尊敬應該是什麼樣的。尤其去年他去日本道場參加了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全天為大家開示《地藏經》,他覺得這太難得了。

他是在香港有過這樣的經歷,香港有一位非常有名的風水大師,只是風水師,是沒有果位的。這位風水大師非常有錢,每年都會在春節期間,在大嶼山自己的道場舉辦類似法會的活動。每年都會為大家講經,他當時都會報名這種講經,每一次應該有5至7天,每一天就是全天講經,每個人要收6萬人民幣,而且大家還要排隊去跟他學。但是,這次他在日本道場中,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但沒有收大家一分錢,而且連供養都不收。讓他感到太意外了,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全天開示並帶領大家一起唸經。

他每次來都跟師兄們說,臺灣的朋友太幸福了,而他現在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到北京,他一直都在求,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去,因為北京的信眾非常多,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去北京給大家開示。他選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理由只有一點,因為他完全不懂佛法,但就是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他人生當中非常好的導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用最通俗的語言開示佛法,沒有深奧難懂的東西。

他覺得自己至少在內心裡完全聽話,在去年遇到人生低谷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他的命。在去年11月分時,他的公司發生了重大的人事變動,他最信任的人對他有了一些背叛的行為,更多的是感情上的變動。當他發生這麼重大的事情時,想獨自一人坐飛機去紐西蘭躲避以圖個清靜,他發生事情時,就是不想有任何人在身邊。他搭飛機去紐西蘭的時候,有想過特別不好的結果,如果在紐西蘭有些狀況調整不好,他真的也不想回來了。所有最壞的他都想到了,因為他不在乎利,而是在乎情,而且傷害他的那個人比他的父母還要親近,是事業上最好的夥伴。

那個時候,他並未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他的狀況,有很多朋友都在勸他,他也都能聽到大家的勸,但是自己內心的結是解不開的。在登機前,他突然接到師兄的電話,問他週日能不能來臺北參加施身法?其實,如果是平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有施身法法會,尤其是接到電話,他一定會飛來。但是,那一次他卻說:「不行啊!我已經在機場拿到登機證,要去紐西蘭了。」

之後,他就上了飛機。飛行到半夜2點半的時候,他在機上睡覺,突然間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出現在他的面前,面前是一道彩虹。他強調這一段是真實發生的,而不是夢。以前他聽說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厲害的是頗瓦法,而且是隔空修頗瓦法,他不知道是怎麼厲害,聽這些只當是個傳說,覺得這些東西離他很遠,覺得怎麼可能呢?內心充滿懷疑。但是,事情就真實地發生在他身上了。

當時是凌晨2點半,但一道非常清晰的彩虹出現在他的面前,他當時想:「我不是在飛機上嗎?這是夢嗎?怎麼出現彩虹了?」就在這個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立體地來到他的面前。「這是真的、假的?」他心想,但是,就在這個瞬間,他很快就忘記自己在哪裡,很掙扎地要讓自己醒來,但怎樣也醒不來。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出現在他的面前,並開始持咒,他整個人飛速地轉了起來。當時轉的速度非常快,若問他那個時候會不會害怕?他真的不害怕,而是非常願意接受這樣的一股力量。

他曾經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臨死的時候會有很多冤親債主來領你走,大家都不要去,而要跟著上師走。他以前不理解,因為他最愛的是他的奶奶,他的奶奶已經過世了。他曾經想,如果突然間奶奶出現在他面前,還有一位仁波切,他很有可能跟著他的奶奶走,因為他太愛奶奶了。他覺得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也是他以前疑慮的事情。但是,當那一刻 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間出現到他的面前,那一剎那他真的想放棄所有了,他真的只想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且他願意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轉的速度更快一點。

當時在轉的時候,他看到腦中思緒飛過的都是事業中沒有做完的東西,緊接著持續1分鐘的轉,就結束了。結束時他睜開眼睛,醒了一下,但馬上又昏過去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二道光出現,出現時開始持咒,他的雙耳中全都是持咒的聲音,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讓他轉,而且轉的速度要比上一次快10倍、20倍,快到他喊出來:「給我力量,給我力量,給我力量!」在整個機艙中大家都在睡覺,他大聲喊出來:「給我力量!」這時候,空姐走過來問他:「What’s the matter?」那時他醒來,正常做夢不會流汗,但他醒來的時候全身是汗,原本患有鼻炎的鼻子都完全通氣了。

他坐起來,告訴空姐他沒事,然後就開始哭,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給了他懺悔的心,而且他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時給他的力量,一定重於他自己所經歷的事情,所以在那一刻,他知道每一天發生的事情都是很小的事、做人的真正意義在哪裡。於是,下了飛機後,他就快樂地開始紐西蘭之旅,輕輕鬆鬆地開始玩了,盡情地玩。

更妙的是,因為他心臟不是特別好,在紐西蘭的時候他就問師兄,他想去玩紐西蘭最刺激的項目——從天空跳下來,因為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後,也想放鬆一下。大家都在勸他,他還說:「你們有沒有機會幫我問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做這個應該會沒事吧?」師兄告訴他:「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想理你。」他以為這樣的方式是默認,是不是跳完之後就沒事了,他相信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身後,肯定死不了、沒事的。他就是這樣認為,所以就去了。

他和朋友開了2個小時的車去了高空跳傘的地方,到了那個地方就開始下霧、下雨,教練告訴他們要等2個小時。因為那是紐西蘭最傳統的旅遊項目,一般那邊的天氣是下2個小時就會放晴的。他和朋友在旁邊玩,玩了一會兒又說要繼續等2個小時,到中午時應該可以了。等到中午時,又是下霧,1點多鐘就開始下大雨,而且是滂沱大雨。到了3點,他們就跟大家慶祝,說今天不做了,開始發酒、飲料讓大家慶祝一下,而且說這是他們4、5個月都沒有見過的事情,就被他這麼幸運地撞上了。因為他第二天就要飛走了,所以這件事就沒有做成。

類似這樣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擋了很多很多,以後他還會利用時間跟大家講他的經歷。他現在就只想做一個很聽話的弟子,完全地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因為在人生中,尤其大家都是成年人,要遇到一位好的導師不容易。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知道什麼是佛,讓他更真切地懂得佛就在身邊。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我們身邊,佛就在我們身邊。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地辛苦,他非常不捨,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永遠都是給予,沒有求任何的回報,這真的非常不容易,所以他希望大家都能珍惜這個機會,希望道場的朋友都能加油、爭氣,不要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罵大家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持綠度母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綠度母四曼達供養儀軌,在經典記載,觀世音菩薩看到在虛空法界中有很多眾生沒有離開苦海,所以悲心一動流下兩滴眼淚,一滴變成白度母,一滴則變成綠度母。在顯教沒有綠度母這個本尊,綠度母基本上可以幫助想學佛修行的人解決一些世間種種的障礙,所以法本中提到,如果要修綠度母,一定要齋戒沐浴、不吃肉、不喝酒,而且重點是要生起出離輪迴的心。所以,如果單單只是求保佑、求東求西,而沒有出離輪迴的心,只能得到一些些人天福報。還有,就是要生起菩提心。很難讓你們從短短幾句話清楚了解菩提心,菩提心最重要的是並非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代表一切眾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在學顯教的時候,顯教的寺廟每年逢初九就會唸《金光明經》,那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副功德主,正功德主是一位政府機關首長的夫人臨時插進來。那時師父拈完香之後,就輪到所有功德主拈香,還沒上去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突然起個念頭,要將今天所修一切都供養諸佛菩薩、迴向給眾生。之前沒有人教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件事,但這個念頭自然出現。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去拈香了。

拜天公是在寺廟外面拜,天公就是玉皇大帝,拈完香之後,那天有位比丘尼在壇城後面幫大家攝影,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她所拍到的照片。那位比丘尼連續拍照,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站在信眾之中到出來拈香,總共有4張照片。結果,照片中顯示不知名的現象,從壇城佛像的中間有個白色的影子好像一隻手,伸出來碰觸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中,連續4張照片都有。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拿照片給師父看,師父說不要給人家看,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很聽話收藏起來,到現在也大概知道為什麼不要給人家看。

只要你起菩提心,諸佛菩薩知道,而且會加持你。但是,菩提心不是刻意去想,認為菩薩會來加持,而是自然流露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你們持戒、行善等等,都是要訓練你們生起菩提心。所以,每次法會結束時都會念誦祈求上師幫助你們生起菩提心,如果已經生起菩提心,便幫助你們能堅持下去。佛經中提到「退轉」,很多人以為最近不唸經、不拜佛就是退轉,但這只是懶、懈怠,退轉不是講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指的是從登地菩薩到八地菩薩利益眾生的菩提心都有機會退轉,這是修菩薩道最大的戒。你們沒有資格講退轉,在《地藏經》中也沒有講退轉,只有講懈怠,古代人用字是很精準的。所以你們再說自己退轉就是胡言亂語,連登地菩薩都沒有證到,還說自己退轉?只是懈怠罷了,以現代話來說就是懶,再加兩個字就是懶骨頭。懶就是懶,而不是退轉。

修菩薩道最怕的就是退轉,但退轉不是懶,而是修著修著看到有這麼多眾生度不了、不聽話,行者就會退轉,只是修自己了。觀世音菩薩為什麼會落淚,就是因為急了。剛才分享的出家弟子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深山修法,為什麼先修法?就是因為眾生急,已經在等了。吃飯沒有這麼重要,那些眾生才最重要,這就是菩提心。如果沒有菩提心,佛法就不可能利益眾生。菩提心前面的條件是慈悲心,慈悲心需要經過學習、培養、訓練等等才能產生,有慈悲才能很自然地出現菩提心。

今天修綠度母,因為大家都皈依了,也來參加法會,希望大家明年一整年在綠度母的護持之下,不管是世間法或出世法都能夠有進步。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帶了一尊綠度母聖像,現在大家在壇城上看到的綠度母,則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從大陸請過來的。這尊綠度母以前在大陸沒有裝藏、開光,放在道場超過1年多,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看了一下,法像變得更加莊嚴了。在藏傳佛教中,有些佛像會跟著修行者的修行而變。

為什麼藏傳佛教的佛像一定要裝藏?因為有些行者的心不對,佛菩薩的磁場就不會進去,搞不好有別的眾生會霸佔。裝藏不是用道教的方式,裡面是放五穀、寶物、經典、經輪,等於是賦予佛像與佛一樣的身口意。所以,如果修不好,至少安全一點。任何人請佛像,一定要經過裝藏,但你們不會裝藏,這一定是由出家人來做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帶來這尊小的綠度母,是直貢噶舉已經往生的大成就者 永噶仁波切留下來的。永噶仁波切是這一生修道證果,證到仁波切的果位,不是一般的比丘。永噶仁波切曾經親口預言自己往生後一定會到彌勒菩薩的淨土,會跟著彌勒菩薩再來地球成佛。仁欽多吉仁波切見過 永噶仁波切3次,當時 永噶仁波切在山洞中閉關修行不見人,但每一次都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且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很多很多話,還特別傳法,但有些仁波切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領受到 永噶仁波切所傳的法。永噶仁波切還特別將自己上師傳的法本,拿了一部分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本上有 永噶仁波切的上師的手指印。在藏傳佛教中,如果法本有上師的手指印,就代表上師的傳承交給弟子了。

永噶仁波切的上師是直貢噶舉最後一位伏藏師,生於青海。永噶仁波切送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尊小的綠度母,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經供養 永噶仁波切一尊古老的九股普巴杵。永噶仁波切看到九股普巴杵的照片時,曾告訴洛千仁波切那是 永噶仁波切自己過去世的法器,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不能供養這個法器,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當然可以,於是便供養了。永噶仁波切最後的照片中,便持著這尊九股普巴杵。仁欽多吉仁波切得到九股普巴杵的過程也很奇怪,是莫名其妙之下看到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特地帶了兩幅照片,並指示有攝影專業的弟子說明,以他的經驗,照片上的兩個圓圈有沒有可能是動過手腳?

有攝影專業的弟子表示自己擔任攝影師已經四年,照片上的現象是他從來沒看過的,他會懷疑可能是照片放太久出現的黴菌或斑點,但是看起來又不太像,因為只有那一塊。如果是黴菌或斑點,應該是整面或是其他地方也會有,但照片上就是很完整的兩個圓圈。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其中一張照片是 永噶仁波切拿著這尊綠度母,圓圈出現在 永噶仁波切的左胸處,這個部位在密法中有很特別的意義,所以在此不說明。另外一張是 永噶仁波切拿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供養的九股普巴杵在後面,現場還有洛千仁波切,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頭頂有一個圓圈,後方則是岩石,上方出現的是一個很完整好像月亮的半透明圓圈,這都是密法中某一個部分的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誇耀自己有多厲害,只是要解釋給你們聽,上師所賜予的每一個聖物,其中都有特別的意義,上師不會隨隨便便給弟子東西的。永噶仁波切有這麼多佛像,卻突然間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尊綠度母,就是因為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用這個法門利益很多眾生,所以才給這尊綠度母。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少拿這兩張照片出來給人看,今天拿出來不是要加強你們的信心,而是因為謠言太多,所以讓大家知道 永噶仁波切確實親自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不是別人所想的不可能見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希望大家為了嫉妒等等原因而不斷造口業,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攝影師弟子,以他的職業水準,是否還有其他解釋?攝影師弟子回答,那兩個光圈看起來也不像逆光會出現的曜光或光害所造成的現象,是很完整的圓圈,真的很不可思議,他從來沒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可以讓出家弟子們看一下照片,並繼續開示。今天修綠度母,大家都忙了一年,身口意多多少少不是很如法,希望得了本尊的加持後,知道要很確實地起出離心,出離心起來後,還要發菩提心。當然,很多人很好奇,為什麼不讓你們看照片?因為1300多人看完之後,就不用修法了。

看了照片之後,一位出家弟子表示很殊勝,是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看到的,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看到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是很難的。另一位出家弟子表示,不可思議是以我們凡夫而言,在聖人的身上會將我們認為沒有的事情,變成真的讓大家看到,而我們看到卻不覺得怎麼樣,差別便在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其實這沒有什麼好驚訝的,修行者修到某個程度,精氣神會跟自己的上師結合起來,以科學來說是可以將最細的分子、原子產生形象,有些會說看不到,但看不到不代表它不存在,只是肉眼看不到,天眼也看不到,要以法眼與智慧眼才看得到。照片之所以常常會呈現不一樣的東西,因為照片所用的光譜與人類眼睛能看到的光譜不一樣。

一位眼科醫師弟子表示,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完全正確,因為我們看到的東西分為可見光與非可見光,一個光譜分為兩個部分,人類的眼睛只能看到可見光,所以相機拍出來的是人類看不見的非可見光部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認為不需要將這些照片拿出來,因為覺得自己不需要變成一位號稱有分身的行者。今天之所以拿出來,是因為修綠度母,而且 永噶仁波切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緣很深,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見過 永噶仁波切三次面,但 永噶仁波切能將自己上師蓋過手印的法本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其中有很深的因緣。今天是剛好修綠度母,這兩張照片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放在自己的壇城上面,所以也請出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自己的能力有限,所以就要驚動到彌勒菩薩淨土的一切菩薩來幫助,因為 永噶仁波切現在在那邊。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由出家弟子代表眾生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供養請法。接下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修法過程中進行薈供與供茶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

修法一段時間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法本內容賜予開示。接下來是上師要觀想與本尊無二無別,本尊會加持上師,上師充滿一切加持力,就會普及一切上師想保護的眾生。後面所唸的是二十一度母的「功德利益文」。這篇利益文如果每天唸一次是很殊勝的,但是現在不教你們,因為太誘惑你們了,文中提到「現世富貴壽延安」,但第二句話講得很清楚,是為了以後成佛位。法本中也提到,任何有情吃到有毒的東西,不管是自然或合成的,「一念聖尊真實力」,一切惡、毒藥都會消滅掉。去年年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預言臺灣吃的東西都有毒,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沒有被毒死呢?就是因為這一段。

看到有人因為碰到鬼魅,而生種種疾病,唸這篇文也有用,而且求女得女、求兒得兒、求財得財,一切圓滿,沒有障礙。如果你沒有下決心這一生要出離輪迴世間,沒有發菩提心的話,這個法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你們現在知道為什麼要參加法會。不要以為唸了就會有,仁欽多吉仁波切講歸講,但是前面的條件是你們需要下定決心出離,沒有出離心與菩提心,再唸也沒用。

昨天有一位出家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房貸還沒還清,說自己還清以後才要發心修行。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這麼說就是威脅強求佛菩薩。很多人現在都是這樣修,那就沒辦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一段時間後繼續開示。如果這一生專修綠度母,剛才法本中有兩句話是別的法本沒有的:如果行者這一生專修綠度母,無量光佛真實現前時。這就是指不需要等你死,只要這一生專修綠度母,阿彌陀佛就會真實現前。所謂真實不是做夢閉著眼睛晃來晃去,你們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就好像打開電視機時影像展開,很清楚的。所以,做夢看到、閉眼看到、半闔眼看到都是假的。

法本中提到一句話,祈請當行者真實見到阿彌陀佛時,能夠得到授記,就是阿彌陀佛會直接授記,生生世世行者能修到本尊。所以,很多人不了解密法的殊勝,因為上師的願力可以帶引你們跟本尊結很深的緣。法本中的祈請文,每一句都可以做得到,但條件就是前面所說的,一定要有強烈的出離心,決定這一生學佛是為了解脫生死,而且要發菩提心。有一絲一毫認為自己的事情改好才要出離,等孩子長大才決定要出離,那也勸這種人不要學佛了,因為沒有用的。為什麼修行人這麼多,真正得成就的沒一、二個,因為大家都沒有下決定要離開輪迴苦海!每天都給自己一大堆願力,要開悟、禪坐等等,就不是出離心。沒有出離心,任何佛法都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金剛乘是修菩薩道,修菩薩道沒有出離心,一定修不出來。

修法過程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親自以綠度母聖像為與會與道場門外共1300多人加持,過程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持綠度母心咒,慈悲的眼神深廣無邊,澤被一切有情,與會大眾皆至誠感激,雙膝跪下、低頭合掌領受殊勝加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到法座上繼續修法,修法圓滿後,帶領與會大眾進行迴向儀軌,並繼續賜予與會大眾開示。

在法會結束之前,有一小段經文跟大家講一下。在《寶積經》中提到一段經文,是釋迦牟尼佛與魔王波旬的對話,釋迦牟尼佛打個譬喻,如果有一位長者居士「財富無窮」,亦即很有錢,只有一個兒子,對兒子「甚愛念之,不用離目以命繫子」,意思是當兒子是他的心肝。這個兒子「諸根不調甚惡諂曲」,就是什麼壞事都會做,諸根不調指的是眼耳鼻舌身意都往惡的方面去做。所以,長者居士愛他、念他的心故,以枴杖打他,甚至用瓦片、石頭丟他,希望這個兒子不要再做壞事。所以佛問波旬:善男子!你認為怎麼樣呢?是長者居士打兒子有惡心嗎?波旬回答:沒有,他只不過希望成就這個兒子,所以做這些事。

於是佛就說了:「波旬當知,如來正真正覺善知眾生心性根欲,是故觀察,應以惡言而得度者即說惡言,應以默然無所言說而得度者即為默然,應以驅遣而得度者即驅遣之,應以說法而得度者即為說之,應以攝受而得度者即攝受之,應見色身而得度者即現色身令彼見之,應聞聲香若得味觸而得度者即為現聲而為說法,至香味觸現令得度。」

攝受就是四攝法:布施攝、愛語攝、利行攝、同事攝,重點就是不能跟他有很大的區隔,譬如他喜歡看到漂亮的東西,行者現的身就不能很醜陋,否則他不相信。攝受的意思是用他喜歡的東西,先讓他能接受你的說法。正如法會前分享的弟子說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很帥,心就能定下來先聽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些什麼。今天唸這段經文是讓你們清楚佛度眾生有種種法門,但你們不要認為自己也可以如此,別忘了一句話:「如來正真正覺善知眾生心性根欲」,佛對眾生無所求,才能透過佛法正覺,真正知道眾生的心性、根器與欲望,而用種種法門去度眾。

有位弘法人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整天責罵,結果弟子越來越多,於是便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招,結果他的弟子都跑光光了,這就是因為他不是用正覺去看清楚。所謂「惡語」不是罵一些難聽的話,而是你不喜歡聽的話,也就是忠言逆耳。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大家,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罵的,你就會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有人會捧你,突然間用罵的會讓你記得,只要你記得,未來世就有機會。所以,佛法不是只有一樣方法,也並不是佛法分為很多方法,而是因為眾生的心不可思議。眾生的念頭真的不可思議,所以如果只有1、2套方法,沒辦法幫助眾生,必須招招都要打中他的要害,他才會聽話。如果他現在不聽,就用別的方法讓他記得,未來世還有機會。

所以,不要以為自己學了、聽了些佛法,就能教人家佛法,你們聽了這段開示,就知道不是這麼簡單。之所以要點香,如佛所說有些人喜歡聞到香,就可能會接觸佛法;有些人聽到喜歡的聲音,也會接觸佛法。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書《快樂與痛苦》,有些人看到書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相,覺得這位上師長得很莊嚴,就會想要看,這就是以色身去攝受,人都喜歡看好的。

有些修行人的相不太讓人喜歡,當然修阿羅漢會有,會現你不喜歡的相,因為他是修自了漢,不希望你們喜歡。但是,若是修菩薩道,除非是特別示現,像是到聾啞的地方就示現聾啞,不能一概而論。為什麼佛勸我們不要殺生?因為你不知道哪一個是菩薩,也許一隻昆蟲、螞蟻的皇后、蜂后就是菩薩,因為佛會現種種身去度一切根器的眾生。所以不能一概而論,認為就是應該如此。有人會認為修行人不能做生意,但是佛經上沒有說在家學佛不能做生意。

仁欽多吉仁波切昨天碰到一位別的宗派的在家弘法人,他有做生意,所有弟子幫他做義工,做事沒有薪水。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任何員工都有薪水,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苛扣薪水,還一直加薪水,做錯事還是給薪水。所以,就不能說為什麼可以做生意,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的。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突然提這段經文,因為快過年了,讓大家了解佛法並非如你們所想一定是怎樣。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用講太多,今天參加法會有1300人,每個人的業、家庭、際遇都不一樣,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用一套方法,跟坊間一樣,有法會時就讓大家搶著去做功德主、點燈,這是沒用的。今天修法講得很清楚,若是沒有發強烈的出離心、菩提心,任何佛法都與你無關,這一世與過去世所作的一切惡業在這一生無法還清,還會拖到下一世。你會認為拖到下一世無所謂,但在你死之前惡業就會出現,不用等到下一世。

很多人對佛法的觀念太死板,連佛跟魔王都可以對話,所以佛面前沒有壞人、好人,因為經中前面提到魔王有懺悔,所以佛一定要跟魔王說法。昨天有位信眾來威脅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的親人很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他。如果那人是好的,還需要菩薩幫嗎?如果菩薩要幫好人,那不用幫壞人嗎?你們來求見時,都是威脅強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應該如此。有些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用責罵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根據根器而採用種種方法。幾位出家弟子經常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會覺得很奇怪,有些人明明很好,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罵呢?

一位出家弟子表示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非常殊勝偉大,真的是從我們的心性上面下功夫,把我們的問題點出來,這是在外面所沒有辦法得到的法益,所以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另一位出家弟子表示,佛菩薩的笑語或責罵都是為了利益眾生,只是眾生會有分別心,喜歡好聽的,不喜歡責罵的,但是事實上他不喜歡,反而可以利益眾生,讓他印象更深刻。

另一位出家弟子表示,她常常在週六當侍者時覺得有些人很好,但遭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責罵,到後面才知道自己被騙了。有的人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佛言佛語,好像很發心,結果她還是發現自己被騙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行者出來弘法、說法,如果沒有得到上師與佛菩薩的加持,只是從經文中學到一些東西,就認為每個人都可以用,並非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情願他們不來寶吉祥佛法中心,但是不能讓他們對佛法有誤會。

一年又過去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苦口婆心跟大家講了很多,大家究竟有沒有聽進去,先不論了。跟大家講一個老故事,介紹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是一位老朋友,已經死了,他接受的灌頂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多,親自見過四大教派的法王,每天的工作與節目就是參加法會、灌頂。照道理應該很好,結果他是中風死的。他也吃素,勸很多人拜佛,為什麼有這麼好的善因緣都不能改變自己的業力呢?因為有一次他曾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過一句話:「我這一生做這麼多,下一世來好好享受一下。」只要他講這句話,出離心就全部沒了。當出離心一沒,功德就沒了。只剩下福報在下一世享受,這一世不能改變業力。

所以當你們學佛後,學個2、3年而覺得自己很順的時候,就表示你的出離心已經沒有,已經覺得自己有些驕傲心。順與不順跟佛法無關,而是跟業力有關,最重要的是這一生學佛有沒有障礙,一切障礙的出現都是幫你還債。最多障礙就是家裡面的,如果你不下決心要離開輪迴世間,這個障礙就一直不斷出現,而且一直不能解決。但是,有障礙就要提醒、警惕自己,更加要下功夫;下功夫不是多唸,而是要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所開示的一切佛法,不能打混!

不要以為沒關係,正如昨天一位出家眾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等她還清房貸就好好修。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佛菩薩有叫你買房子嗎?佛菩薩有叫你欠債嗎?你們很多人都有這個觀念,怎麼修呢?欠房貸與修行是不牴觸的事,還好她是碰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窮到沒錢繳房租,每天還是照樣拜大禮拜、照樣修,所以問題是出在自己有沒有出離心。如果沒有出離心,無論怎麼唸、怎麼拜,都還是沒辦法。

下這個決定,不是上師給你們的,而是你自己的。所謂在法會加持你們,這些都是助緣,幫助你的心能夠盡快恢復光明,但是有沒有下決心在於你們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老朋友以為自己參加過很多法會、見過很多法王、唸過很多、灌過很多頂,就以為自己的業障消除掉。他這一生沒有殺生,但為什麼會中風?因為他的父親與祖父有殺生、打獵。你們的祖先有沒有殺生,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要以為不關你們的事,如果你們沒有共業,你還會生在他們家嗎?所以,你沒有出離心,那些被你祖先所殺的就離不開,既然離不開,還會讓你過好日子嗎?不讓你痛苦才怪呢!你如果有出離心,你所修的就能讓他們跟著你走。

你們看不到的、不知道的太多了,不相信你們的祖先每件事都跟子孫講得清清楚楚。你們連自己的事情都沒有講得清清楚楚,何況是祖先呢?連自己的祖先都不救,你們要救誰?你們不要以為自己有拜,祖先就能被超度,如果你們沒有下定決心要出離,就沒辦法超度他們;如果你們沒有下定決心要出離,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大神通,他們也不能來。為什麼不能來?因為沒有這個緣,子孫沒有想到他。你們只顧自己得癌症要好,卻沒有想到祖先;為什麼要想到祖先?就是因為祖先有殺生過。大家都當聽不懂,認為自己怎麼知道祖先做錯事;如果你的祖先沒做錯事,今天你們會有這麼多事嗎?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古代講的話是正確的,不要以為今天是為了自己而學佛。你的學佛能夠改變很多眾生的未來,這就是菩提心,不是一直想著自己生什麼病。你的病是自己感召回來的,你的病也是眾生。只要你下定決心要出離,這些眾生絕對是開開心心。就算是定業、果報出現了,果都會是很輕,不會讓你出大事情,都會在你控制範圍之內。

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4日去超度一大堆冤魂,6日早上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浴室水管突然整個掉下來,結果浴室都淹水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豈不是嚇死了?這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業,但是因為幫了很多眾生,這件事很簡單能解決,破一點小財就解決了。但沒人相信,護法會幫忙延後一點的,如果4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時,老母親在家中,突然淹大水會是什麼狀況?你們說護法有沒有保佑?而且很絕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醒來,水管才爆。如果是半夜爆水管,找人也找不到,所以護法都算好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幾點起床,那些人上班了沒,都幫忙算好了。

所以,你若深信上師、護法,就沒有事情;就算有事,也都能處理、能解決。不要認為自己學了佛就什麼事都不要發生,那就倒大楣了。只有成佛,才什麼事都沒有,因為佛不執著。有事是好事,不要擔心學了佛就這樣不好、那樣不好,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這麼多眾生,都還有些狀況,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越來越開心,因為很清楚自己這一生肯定能夠還清生生世世的業。如果還清,就是一條好漢,就能讓阿彌陀佛授記,但你們是不會的。

所以要聽話,不要為了自己一時的貪念,將佛法的功德變成福德,福德這一生用不到。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老朋友絕對比你們念得多、見得多,他都沒修功德,一句話就改變掉。所謂火燒功德林,不是改脾氣,而是火宅的火。《妙法蓮華經》中提到我們住在火宅中,這種火就是貪念。很多人誤解火燒功德林是嗔恨心,其實不然,是火宅的火燒起來,不想斷輪迴。燒掉了之後並非沒有,還是有炭,但只能下一世用。木材可以繼續長,但炭不能再長,所以釋迦牟尼佛的比喻要慢慢地體會。為什麼用「林」?表示不是沒有,只是變成別的東西,不成材了,只可以讓你的生命有點火可以用而已。

很多人誤解火燒功德林就是發脾氣,其實不然,而是自己沒有出離心,火宅的火就在燒,所以大家要小心。正如《妙法蓮華經》中提到,佛用兩臺車子放很多玩具,讓你們離開火宅,但很多人都不離開,以為家人才疼你、才對你好。到了你死的時候,才知道只有上師與佛菩薩對你好,家人只是在旁邊好像搖船般搖你了,還說:「你還沒講完哪!究竟這筆財產要給誰?你不公平啊!」什麼話都說得出來了。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5 年 1 月 1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