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12月7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德國弟子在太太的陪同下,分享他的過去、現在,以及最重要的是,他如何遇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面對自己的因果業力的經過。

他生於1988年,在德國中部的厄爾士山脈。他成長在一個森林圍繞的村莊裡,他的家人與祖先都會飼養動物並殺來吃,像是兔子、羊、鵝,還有被傷害的眾生像是馬、豬、牛、鹿以及很多的魚。直到今天,他的父親還會飼養動物並殺來吃。

他很小的時候,已經在當地商店裡偷東西,也做了傷害眾生的事情,像是拔掉蜘蛛的腳,還有捕捉老鼠。在他有了第一台電腦跟類比數據機後,便開始許多偷盜的行為與網路犯罪,像是網路信用卡盜用、非法下載、駭客等行為,一直延續到網路更快的年代,偷盜的行為與網路犯罪變成是他每天都會做的事。

他表示,抽菸、喝酒對德國鄉下地區的青少年來說是很普遍的事情,更遺憾的是,現在,這些區域的孩子們甚至會嘗試更危險的毒品,像是甲基安非他命,也就是臺灣俗稱的安公子。他從12、13歲時便開始喝酒、抽菸,而且使用的頻率從每週變成每天。長大一點,又開始以實驗性質來嘗試不同的毒品,包括迷幻蘑菇、迷幻藥跟搖頭丸。

18歲時,他在美國唸書便開始頻繁地使用大麻,因為在美國,取得大麻比取得酒精類飲料還要容易。從19歲開始,他每天都抽大麻,直到22歲遇到現在的太太為止。他在德國的大學遇到他太太。因他是個非常害羞的人,尤其是對女生,如果不是他朋友主動跟她說話、邀請她加入同一組,他可能永遠都不會跟她說話。這件事開啟了他往後可以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會。

當他們開始交往時,她開始告訴他有關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其他師兄們的故事。當時,他有很多的懷疑,因為過去他從來沒有聽過像這樣奇蹟般的故事。但這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並想要親眼拜見這位長者。那時候,雖然她也勸他要吃素、少喝酒,但他還是有吃肉。

2011年初他太太懷孕了,但是很不幸地在兩個月時流產。那時她透過寫電子郵件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尋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協助。她試著聯繫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醫生們都要她接受刮除手術,以避免未來懷孕時造成傷害。連續兩個醫生都要她接受手術,連他也這麼認為。但在她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另一個醫生告訴她不需要接受這樣的手術。又過了幾天,剩餘的胎盤與惡露便自然地排乾淨了。

那時他還不是信眾,而且還贊成太太接受手術,但是透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在沒有手術的狀況下太太度過了這個難關,這個手術本來會對她的身體造成更大傷害的。他們夫妻倆都很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2012年夏天,為了更親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及她的父母,他太太決定要回臺灣。很多人都勸她留下來,但他告訴太太,她可以做她想做的事,他不會勉強留她在德國。

於是2012年8月他太太回到臺灣,他也跟著來臺灣待了5個星期。在這段期間他第一次求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的他有時還在吃肉。他們抵達臺灣的第一個週六便到寶吉祥佛法中心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關於大麻的問題,因為他覺得跟朋友抽大麻時,他會變得很會社交、很會講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他不需要仰賴毒品,也可以跟人很好的溝通,如果他真的愛他太太的話,就應該要戒掉大麻。現在他知道了,他體驗到自己很自然地變得健談,甚至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從他嘴巴可以冒出這麼多話來。

他也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停留臺灣的期間是否可以參加週日共修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了。在他們離開之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他加持。那個時候,他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現在他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他一個無法想像的珍寶——一個可以學佛的機會。在這段期間,他也參加了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以及每週日的共修法會。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聽聞佛法,並進一步停止吃肉,在看到肉時也覺得噁心。

在他離開臺灣前,太太與他再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是否有一個朋友有點壯壯的。的確,他有這麼一個朋友,在他遇見太太之前,他每個週末都會跟他聚會,一起抽大麻跟喝酒。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如果他可以度過朋友這一關,不受朋友的影響,他就可以戒掉大麻。從求見當下算起,過去的兩年中雖然他跟太太交往,但是心裡仍然想再抽大麻,這彷彿是一種精神上的依賴,而這一點他太太完全不知道。

最後他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中文名字,仁欽多吉仁波切承諾當他再次到臺灣時,會給他一個名字。2012年9月,他離開臺灣,帶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但還有很多疑惑,並且還不是真的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他的加持有多珍貴。

回到德國,他下定決心,在完成學業後要回臺灣居住,這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他太太的關係。在德國念書的這一年,對很多事情他很平靜而且沒有很憂慮。很多人勸他留在德國,再念個碩士、工作個兩年再到臺灣。即使他的家人這樣說,這些話對他而言像是左耳進、右耳出。因為他已經做出決定了。

但是在2012年11月,他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有一天下班後,他突然有一個很強烈的欲望想抽大麻,因此他到那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遠離的朋友的公寓裡抽了一根大麻,過了一會兒他去了廁所。當他在廁所時,他突然看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面前,還有他太太的臉,非常清楚。在那個當下,他對自己非常的失望,想著:天啊!我做了什麼事!為什麼我要將能學習、聽聞佛法的機會丟掉,只是為了一個愚蠢的毒品,而學佛是我一直以來在尋找能改變人生的機會!自從那次事件後,他再也不碰大麻了。

2013年9月,他終於畢業且回到了臺灣。當他回到臺灣,他得到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名字,並也得到了可以繼續參加週日共修法會的機會。現在他知道,能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命名是很稀有的,因此他要好好珍惜這個名字。同樣難能可貴的是能夠參加週日共修法會的機會,我們不應該將此機會看成是每週末都會有的、很平常的活動。

每週日聽聞佛法,幫助他增加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心,並生起較深的恭敬心。一次法會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對於學佛我們不應該猶豫或等待。但是,他為什麼想學佛呢?

他從來沒有遇過一個人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每週六接見信眾,以毫無分別的耐心與慈悲心去幫助他們。看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些行為,他曾想,如果有更多的人都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就好了。在這個世界有很多的痛苦,而且這些苦難愈演愈烈。像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我們的,我們要有能力來幫助其他人,就應該先學佛,讓自己具備能幫自己解脫輪迴的能力。

2013年11月,他求得可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會,並在今年7月20日,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非常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了解自己過去所做的錯。我們不應該因為窮困,而去偷盜;還有娛樂是浪費寶貴時間,且會阻礙學佛修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幫助他開始面對過去所做的因果,就是未來他必須要面對以前所做的惡行造成的惡果。像是偷盜,包含非法下載、網路信用卡盜用、駭客行為、與其他金融犯罪,並協助其他人做上述的行為;還有殺害眾生:用空氣槍打蝸牛、拔掉蜘蛛的腳與捕捉老鼠;以及多年來使用各種毒品,傷害自己的身體;也曾在網路上提供色情影像,引起別人性方面的慾望。

因此他要更努力學習佛法,去償還冤親債主,也為下一代的子孫著想,使他們盡量不受他錯誤行為與惡業的影響。同時他也要對自己的念頭更謹慎,如果有念頭或行為是違背《佛子行三十七頌》其中一頌的,在心裡就會提醒自己。最後,他想說,如果他有自私或偷懶的念頭,他一直告訴自己,沒有什麼事情比學佛更重要的了,並提醒自己無常與空性。

最後,他想謝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太太以及他們尚未出生的孩子。他太太曾經是皈依弟子,但是破了戒。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給她機會去蒐集同組師兄的簽名與意見。她現在也可以來道場,之前她是不能上來道場的,直到今年4月,他們接到師兄電話通知,他太太可以上樓在門外參加法會。當下他們很想知道為什麼,因為他太太犯了很多錯。兩週後,他們發現她懷孕了,除了驚喜,他們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他太太也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允許她可以入場參加法會。他們非常感激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另外,他分享,最近他又開始作夢。過去很多年來,他不太作夢,但最近有兩個夢是非常真實的,當下他很害怕,甚至在睡夢中發出聲音,還讓他太太把他搖醒,他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夢。其中一個夢是關於蜘蛛,他在施身法法會前夢到的。他想是因為小時候曾經傷害過蜘蛛,因此帶著一定要幫助牠們的決心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在法會過程中,他的腿開始痛,非常地痛,但他觀想這些蜘蛛在他面前,並告訴自己,他曾經對牠們做過的事情是更痛的,因此現在他必須要經歷這個過程,他告訴自己不准動。在這當下他專注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上,並觀想蜘蛛在他前方,他沒有動。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法後,他腿的痛開始慢慢地舒緩了。他深信,如果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和牠們一樣,可能永遠都無法得到幫助。他和太太都非常謝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他們的幫助。

接著,由第2位弟子分享。她今天早上起來時,無常就來了,整個人頭暈目眩,感覺神識要離開身體,全身發冷、身體沉重,重到完全沒有辦法起來,只感覺一股力量把她往下拉。一開始她很高興自己要走了,但隨即有一股莫名的恐懼襲來,因為不知這個過程是不是死亡,是不是從此自己就消失了。她說自己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這個死亡的過程,也擔心在這個過程中自己沒有足夠的信心能依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種莫名的恐懼,沒有經歷過的人,真的沒有辦法體會。

她記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每天晚上睡覺時,除了反省自己一天所做,還要想著自己今天入睡後,明天不會再起來。在她神識快要漂浮走的時候,一直聽到一句話:諸法無我、諸行無常、諸受是苦。她語重心長地呼籲大家真的要覺得輪迴是很苦的,她在那一剎那中憶起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真的非常苦。雖然中間有很多像是快樂的事情,但是仍舊是在輪迴之中。人生真的夠苦:生、老、病、死,還有五蘊熾苦、求不得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有多少是求不得苦?

她在那時候真的很後悔,自己是一個癌症患者,在這6年來真的是苟活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了她時間和健康的身體,是希望她能好好修行、在這段時間內利用僅有的福報好好聽話學佛,至少像個佛子。但是在那一剎那之間,她懺悔,自己真的做得完全不夠、完全不合格。現在分享時她的頭都還是暈的,她不曉得這會不會是她最後一次分享,又或許明天她又活蹦亂跳,但這就是人生無常。

她曾聽過一個故事,西藏喇嘛的碗在晚上都是覆蓋著,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明天是否依舊能起來,所以覆蓋著碗。她記得剛皈依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弟子們請皈依的法帶。法帶中,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你希望能出離、解脫輪迴,要有恭敬心、懺悔心、感恩心、慈悲心,還有很重要的是要有出離心。每天日升月落,汲汲營營地在自己的工作、家庭、孩子上,她深深感覺到這些事情真的如夢幻泡影。在她神識飄起來的那個期間,只有一個依止的地方——上師。她由衷感歎何其有幸,能夠依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珍貴啊!

上星期,幾位理監事有幸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共進晚餐。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自己修頗瓦法時,根本不用在大體旁邊修,連「呸」的聲音都不用,只要觀想,神識就出去了。頗瓦法的珍貴,大家都知道。根據她的了解,頗瓦法分為5種:法頗瓦、報身頗瓦、化身頗瓦、自己修的頗瓦、幫別人修的頗瓦。仁欽多吉仁波切連「呸」都不用發,就可以把人的神識從頂輪送到淨土。她聽到的時候全身起雞皮疙瘩,不知道自己的上師是如此地珍貴、如此大成就、如此有證量、如此慈悲。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用福報把亡者換上去。她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不用「呸」,怎麼能讓神識的力量往上衝呢?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用觀想的力量就可以了。」她讚歎,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已經遍滿虛空,只要觀想,亡者就可以走。她懇請各位師兄,真的要好好珍惜我們的上師,就像剛才分享的德國師兄所說:這種上師,真希望能多幾個。但是這哪可能多幾個?這是要用自己一生的修行、一生的苦、累世的福報,才有這麼一位上師,她再次呼籲大家真的要好好珍惜。

接著,她再跟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上師的慈悲真的隨時都在照顧弟子們。她表哥的太太,也是寶吉祥的師兄,就曾經這麼告訴她。她的表哥曾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很畏懼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非常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年大法會都找很多人來參加,但就是沒有膽子。她的表哥曾因身體不適,跑去中部找一位所謂能量光的師父,他的太太不得已就陪他去,結果那位能量光的師父看著她表哥問有什麼事,表哥說希望對方的光跟他的光換,讓他的身體好一點。結果,這位能量光師父就看著他太太說,她旁邊有一個光更亮,應該去找那個光才對。

她自己也有一個小故事。由於今年沒有舉辦超度大法會,於是她跟一位拜瑤池金母的師姊說這個訊息。結果,隔兩天那位師姊打電話給她,問她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什麼樣子,是不是40、50歲?是不是長得很高大、法相莊嚴、很有威儀?因為這位師兄從沒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卻描述得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模一樣。於是她回答那位師姊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起來是40、50歲,但是實際上已經60多歲。她問師姊怎麼能確定是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師姊說,這位修行者一來就點名說:我的弟子來看你,你有沒有對她怎樣?你有沒有騙她的錢?那個師姐直說:沒有沒有,她是來通知我。

她說,雖然這則故事聽起來像是個笑話,但是她非常、非常地感動。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說過會保護弟子,但不只是生病時,而是隨時隨地在保護弟子。她深信,只要好好持戒、聽話,上師真的如慈母、又如嚴父一般緊緊地庇佑弟子們。

前兩天,她看到一則新聞,提到在廣西跟湖南交界處有一個湖南省懷化市通道縣坪陽鄉,那邊是侗族,人口超過7000人,其中就有100多人是再生人。這件事經過官方確認,而且是當地人所言,真實不虛。所謂再生人就是有輪迴經驗的人。其中,有一位侗族的男孩,前世曾經是王家的女兒,此事經過王家證實,也由官方確認。王家女兒當時受虐而死的時候,母親告訴她再怎麼樣都不要生為女生,結果一剎那她就轉生為雄的金龜子,但不小心被踩死,而又轉生為人。中間他描述王家女兒情況非常真實,很多王家不為人知的小事也都經過確認。其實,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輪迴真的很苦,特別是隨業再來的輪迴,而不是乘願再來的輪迴。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經開示過,有個人在臨死時,因為一剎那間念頭沒有把持好,想要吃桃子,就成為桃子上的蟲。這些點點滴滴,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得到證實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每件事情,就像佛菩薩親口開示一樣,真實不虛。她感嘆地說也許今天神識離開,就不在這裡了,人生無常,我們有幸遇到這樣難得的上師,她只懇求大家一定要把握,寶吉祥弟子也一定要團結。如果大家不認真、不團結,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天開示,如果不是被大家拖著,自己都可以修成拙火就走了。修成拙火後的再上一步就是化成虹光身離去,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至少是十地菩薩以上。她慚愧地說,我們真的是拖累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嫌棄我們,就像父母一樣。在座很多人身為父母,也曾經想過,如果沒有孩子,是多麼地自在,這也是一樣的道理。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受弟子的拖累,真的可以很自在,不必非得在南瞻部洲救度眾生。她再次懇請大家真的要認真、真實、如實地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去做。否則,只有拖累上師、啃食上師的福報,就像現在有些年輕人不工作卻啃食父母一樣。她期望大家真的要做到深切地懺悔,如果可以如實地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言,就像孩子如果聽話,父母被拖著也會比較心甘情願一點。她懇請大家好好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也許明天起來,我們都不在了。最後,她期望寶吉祥所有弟子都能依止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不要悖離,永遠跟隨著上師。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持共修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這次帶領大家累積一億萬遍的六字大明咒,肯定不是讓你們發財或身體變好,也肯定不是讓你們不好的事情不發生,而是根據《阿彌陀經》中所講的不得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發願才得往生。你們福淺緣薄,很多人以為自己在家裡唸就有了,但根據經典,特別是續部,佛有說須齋戒沐浴,要換新的衣服,從內到外都是新的,壇城前面要如法供花、供水、供果、供香,然後端坐,而且是在清淨的地方。只要家裡面有殺過生,就是不清淨。除了出家人與從小皈依的,你們家裡面都吃過肉。

聽人家說抄經、唸經有功德,但你要做到條件才行。為什麼要清淨?連修密法都要在清淨的地方,沒有殺生過,沒有做過不正當的行業,也沒有做過比較不好的事情,這樣的地方才能修法。現在臺灣的佛法變成是表相,就是修外表,裡面不管。佛經中特別提到,不管現在做任何儀軌,都是為了眾生,而不是為了特定對象。很多人抄經、唸經都是為了給某些人,好一點的就是迴向給自己的冤親債主。然而,根據《地藏經》,什麼人讓我們不會懈怠?除了上師之外,最重要的是有善的鬼神監督你的心不懈怠。鬼神為什麼會監督你?一定是有好處。什麼叫監督?明明想多睡5分鐘,就叫你起來了。

《地藏經》中也提到,假如恭敬唸誦地藏菩薩的聖號1000日,附近的鬼神絕對會保護這個家庭,所以絕對不會有橫禍進宅。你們以為地藏菩薩是隨便說說?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到很多地方幫人,只要進任何房子開始持咒,就知道房子附近哪邊有廟、有宮。為什麼會知道?因為他們跑來了。為什麼會跑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以慈悲的心持咒,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念誦地藏菩薩聖號1000日,但是有閉關。

佛經上所講的事,你們若沒做到,憑什麼、根據什麼理由認為自己唸經求什麼就得什麼?每個人都以為拜佛就能讓亡者往生淨土,別人不敢說,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身為例。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是心臟麻痺突然往生的,那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學佛,皈依久的弟子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小跟著父親學道教,屬於符籙派,也就是畫符治病。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父親很厲害,能夠坐在這邊,真元卻跑到別的地方辦事情。

但是即便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父親都不能預知自己的死亡。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顯教之後,每一天就是當自己是父親,禮佛、拜大懺悔文,拜了快1年左右,就看到父親出現,雖然往生時是50幾歲,看起來卻像20歲左右,臉色是天藍色。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佛經中提到,生在天界的人臉顏色與虛空一樣是天藍色,而且容顏是20歲左右。

仁欽多吉仁波切明明是拜佛,為什麼會拜到天呢?你們覺得很奇怪,佛應該帶去佛的淨土啊?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拜,拜到某一天早上耳邊聽到有個男人的聲音,很清楚地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父親現在在呂祖的身邊。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理解,自己既是拜佛,應該是佛接走。但是,從很多懺中所寫,都是生在天界,不管是梁皇寶懺或任何懺,都只有生在天界,連釋迦牟尼佛的母親都是生在忉利天。照你們想,釋迦牟尼佛應該送自己的母親去淨土,為什麼不送呢?誰能回答?

所有人都迷信,以為唸阿彌陀佛一定去淨土,但連釋迦牟尼佛的母親都沒去。雖說釋迦牟尼佛的母親走時釋迦牟尼佛還沒成佛,但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都沒有辦法馬上送母親去。《地藏經》怎麼來的?就是釋迦牟尼佛到忉利天為母親說法的一本經。這是什麼意思?就是釋迦牟尼佛沒辦法將母親從天界送到阿彌陀佛那邊,否則不用直接跟母親講,就是因為要自己修。就算是釋迦牟尼佛的母親,也都自己要修。

釋迦牟尼佛在後期宣說《阿彌陀經》時提到一件事,但大家都沒留意。《阿彌陀經》中提到在此五濁惡世說此難信之法,這怎麼解釋?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出家弟子,皈依以前她聽過什麼解釋?出家弟子回答:根據自己的了解,就是這個世間很難相信這個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為什麼難信?不是很多人信阿彌陀佛嗎?出家弟子回答:會覺得這個法門太簡單。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其他出家眾有何解釋,因為他們不可能沒唸過《阿彌陀經》。一位出家弟子表示自己跟剛才回答的出家弟子有相同的理解。另一位出家眾表示自己對淨土法門沒有研究。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否唸過《阿彌陀經》,因為所有佛寺一定會唸《阿彌陀經》,出家眾表示確實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為什麼釋迦牟尼佛說難信?大家要留意釋迦牟尼佛前面提到的「五濁惡世」,我們人類充滿五濁,其中最嚴重的是見濁,命濁還可以靠修行改掉,但見濁很困難。見濁是指你用自己的人生經驗法來確定,而不是用清淨的、佛陀教的見解。我們用自己的見解來看佛法,當然這個法很難信。難信不是不容易相信、不好信、很難讓你去相信,而是因為沒人照這個法所講的落實去修,大家都只是唸阿彌陀佛而已,沒有落實去做,不得少福德因緣這一句話就將你們堵住了。釋迦牟尼佛用這句話講得很重,但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福報很夠、發大心、發大願就一定去。

這次帶領大家唸誦六字大明咒,是幫你們累積資糧,每個星期天舉辦法會也是幫你們累積資糧。沒有福德因緣,你想去連門都沒有。在座的沒有一個人每天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代替亡父拜佛,要拜完大懺悔文要1個多小時,而且是一字一拜,如此才到天界,原因何在?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生前沒修,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的福報不夠。但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拜佛、代表父親誠心懺悔,累世的業清淨,才到天界再修。要到淨土,如果沒有福德因緣,談何容易?

所謂難信之法,因為我們人類充滿見濁。命濁是指命短,隨時一個意外就讓你走了。你們不要以為自己現在因為參加法會而過好日子,我們的時日不夠用,一天24小時中8個小時睡覺,8個小時上班,3個小時魂遊太虛,剩下最多半個小時真正修行。1天半個小時,1年多少小時?怎麼會夠?你們以為自己有修?不夠怎麼能去呢?如果不能去,當然要靠發心的密乘上師幫忙。這種上師不多,你若沒有因緣,就算上師在,你也求不到。

每個人都扭曲佛法,佛法之所以會滅亡,就是如此。正如剛才那位出家眾說自己沒有研究淨土宗,這句話不是很正確,因為佛所講的一切佛法都為了眾生。所謂一門深入,並不是修哪一門派,而是要弄清楚是什麼門。很多佛寺前面都有一個解脫門,我們所學的任何佛法都是為了解脫,沒有進解脫門,就是門外漢。不要誤解一門深入,就分自己是修禪、別人修淨土、修華嚴。剛開始學佛時,可能跟某一部經典比較有因緣,但是要消化這部經典而做為解脫法門。如果認為自己是專修什麼,就不是很正確。若是如此,釋迦牟尼佛說這麼多做什麼呢?為什麼講這麼多?因為我們有八萬四千種煩惱,如果不講這麼多,我們就停不下來。

今天你們了解到自己參加法會的作用,就是累積往生淨土資糧,這是不得少的。現在每個星期天舉辦法會的地方沒幾個,因為做一場法會都要花很多錢,每次法會找功德主,功德主也會累,而且有時候也會出國,所以每個星期天有法會的地方不多。為什麼要舉辦法會?就是因為《阿彌陀經》中提到「不可少」。你們沒有能力快速累積自身的福德因緣,做上師的就是一直做,能幫你們累積多少就是多少。

昨天有一位弟子過世,她9年前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心臟的大動脈剝離,自己不想開刀,但家人堅持要開刀,結果一開刀就走了。照道理,皈依9年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但因為她從來在家人面前不讚揚上師。皈依時告訴你們要讚揚上師功德、稱揚上師。你們以為上師需要名嗎?並非如此,而是你死的時候絕對一大堆眷屬在旁邊幫你,尤其你生病的時候,如果你沒有不斷讚揚上師,家人不知道,到時候就會用他們的方法來整你,這也是你的業障。為什麼要讚揚上師功德?佛經中所謂讚揚上師、稱讚上師功德,因為你知道、看到,佛經中提到讚揚佛的功德,那時候可以,因為佛的弟子親眼看到,而你們現在也親眼看到上師之功德。但是,昨天過世的弟子就是不講。

為什麼她不講?2005年時,有些弟子造反要霸占道場,跑去跟她的母親講一些壞話,之後她覺得不需要解釋,就隨便他們。還好,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間起個念頭唸六字大明咒,所以她沒有痛苦。醫生本來說以她的狀況應該過不了35歲,但她已經40幾歲,而且沒有痛。一位醫生弟子表示這名弟子確實沒有痛,以主動脈剝離的狀況,血會打不出去,血管會破掉,血液會流在胸腔或腹腔,就沒辦法供給到肝臟、腎臟等重要器官與下肢血管,所以會有很大的痛苦,如胸痛、腹脹、腳麻痺、昏迷、休克等非常痛苦的狀況。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當時一位弟子跑去給她吃了甘露丸,於是她醒了過來。醒過來之後,醫生告訴家屬,如果開刀以後會有很多後遺症,不開刀一定死,結果家屬還是決定要她開刀。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此不能評論,也沒有意見。如果這位弟子一直有讚揚上師功德,今天這個事可能不會如此,但是因為她一直有參加法會,而且這次唸六字大明咒,所以嚴重的果報沒出現。雖然她開完刀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連頗瓦法都沒幫她修,只是幫她唸了幾十遍百字明,她就現去淨土的徵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起個念頭,一唸完金剛薩埵就帶她走。金剛薩埵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好朋友,就帶她走了。

大家不要誤會,以為一個大的道場就是上師的功力很厲害,並非如此,而是上師所發的願力與慈悲力,以及真正去執行佛所交代的事——幫助眾生解脫生死、離開輪迴苦海。這是上師必須要做的,至於要不要蓋大佛寺,這都是隨緣。緣分到了就蓋,而不是福報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留意過一位現在已經不在的弘法人,在學顯教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見過他1、2次。最後一次見他時,他已經忘了曾經見過面,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眼,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顯密都在修。這表示他還有一些功力,但這位弘法人的大佛寺蓋好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電視上看到他露出很滿意的表情。你們一定會問,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就知道?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還不知道,就沒資格做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完了,因為他的自滿,累世所修的全部從功德變福德,所以佛寺蓋好不久,他就往生了,而且往生前很痛苦。大家要小心啊!越修行得好就越要小心,當你認為自己什麼都懂,更要小心,因為業力就要現前了。

如果我們不能執行佛陀所教的方法,不如單純一點,每天就好好地唸六字大明咒,連發願都不需要。因為當你發願就很容易驕傲,有些弘法人有些弟子之後,就開始貢高我慢。貢高我慢不是講一般的信眾,而是講出家眾,這是出家眾的致命傷;在家的致命傷則是煩惱不斷,因為我們有家、有眷、有事情、有工作、有愛情、有孩子,這些是出家人沒有的。煩惱不斷,就會對我們修行產生很多障礙,但以密宗而言,煩惱就是藥,因為每個煩惱都可以看到六道眾生苦的根源在哪裡。

所以,當我們有煩惱時,就產生推動力,讓自己下決心這一生要出離。如果認為世間有任何事情值得眷戀,那你就苦了。身為在家眾,是否什麼都不要?並非如此。《寶積經》中清楚提到,就算行菩薩道,這一生若有眷屬,都不能拒絕。什麼是不能拒絕?就是在解決他們的問題之前不能離開。什麼問題呢?就是生死大事情。也許有些人認為自己出家,他們會不會好一點?除非是父母親支持你出家,若非如此,是你因為某些原因而出家,就不是《寶積經》中提到行菩薩道的正確方式。

在家有在家的好處,出家有出家的好處,但大家都有缺點。我們把缺點變成是修行的方向,優點不需要太在意,缺點也不需要很努力去改變,只要知道這個缺點能讓我們繼續輪迴,就要警惕自己留意這個缺點,不要繼續發生。人生來來去去,就是這回事,演完這場戲就走了,但是演這場戲時要扮演好角色,不管是為人夫、為人妻都要扮演好,不要用佛法做為逃避責任的工具。不要說自己因為學佛要萬般放下,若真是如此就不怕煩惱了。

所謂放下的定義,是一切種種事情都不會改變這一生一定要解脫生死的願望,這才是萬般放下,而不是說因為學佛就這個不碰、那個不做,這樣不是很正確。我們活在商業社會,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們去做,要老老實實、實實在在地去面對自己的生活,知道人生是苦,當然也不要製造新的煩惱。就算有新的煩惱出現,也不過只是累世的煩惱延伸過來而已,自己要謹慎體會每個思想、每一句話都要像個佛弟子,不要放縱自己,一個心的放縱,就不可能改變業力。

就像昨天往生的弟子,因為怕母親與姊姊不開心,就一直不講道場的活動,所以她姊姊就說不知道。無論如何,外道對宗教的推崇與尊重,覺得成為教徒是一種光榮,為什麼學佛人不能讓人知道呢?有什麼地方讓你覺得很可恥、覺得不應該讓人知道呢?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仁波切,所以不怕給人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到任何場所跟人交朋友,人家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學佛的,如果他不喜歡,那就大家保持距離。

有些人認為自己未婚,覺得可能結過婚的比較敢講,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就是這樣,若不跟自己一樣的,跟他來往做什麼呢?有些弟子為了結婚,不管對方是否為佛教徒,結了再說,認為自己可以改變對方。如果可以改變對方,婚前就會改變,而不是婚後改變。他愛你當然要改,最愛你的時候都不改,不信後面愛慢慢變顏色的時候他會聽你的。每個人都相信自己的魅力,無論男女都是如此,但魅力不是永恆的。既然學佛,就挺起胸膛告訴別人你就是佛弟子,自然別人對學佛人會有很多不一樣眼光的監督,但這是應該的,因為既然你學佛,是不是要改變自己以前認為對的行為呢?既然你學佛,正如《佛子行三十七頌》中所言,一切人冤枉你、讓你受委屈,你都要奉如上賓。沒有任何事情能讓我們起任何仇恨、不滿、不如意,你的不如意都是過去的因種下的。

今天帶領大家唸誦六字大明咒,就是幫大家種下一個往生淨土的因,至於果報是否成熟,就看你們有沒有努力去做中間的助緣。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多次開示,你們不要以為拜佛唸經就是修行,這只不過是助緣,幫助我們有機會解脫生死甚至成佛的緣。修行是透過佛法薰陶,要修改自己有機會引起輪迴的行為。《地藏經》中提到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我們習慣起心動念都是為了自己要過好一點、多一點,這就是輪迴的業力。為什麼是罪?因為當你要過好一點,自然會傷害別人,不管是多的傷害、少的傷害,你都會做出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7年成立寶吉祥佛法中心以來,從來沒有改變弘法的方法,不會因為弟子多就有新的招數,從開始至今都是如此。就算人多,也不會巧立名目做東做西,還是一樣。緣夠了,弟子就多一點;緣不夠,就這樣也很好。自己發生任何事,都是不聽話。正如剛才法會前分享的弟子說自己暈,當然會暈了,因為告訴她不要每天這麼勤快,她還是每天很勤快,她念佛不勤快,但工作就很勤快。她一定會頂嘴,說自己若不勤快,怎麼有錢供養呢?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為了錢,整條忠孝東路都買下來了。

昨天有位弟子拿30萬想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句話就問他的太太知不知道,不知道就不要供養。如果是別人可能就先拿了,認為功德迴向給他太太,讓他太太早日學佛。但是,迴向總是慢一點,而他回到家一定馬上吵架。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要讓弟子為了供養上師而吵架呢?就算是他的私房錢,也應該尊重太太。如果私房錢不告訴太太,太太以後有私房錢也不會告訴他,這就是因果,有私房錢是應該的。

有位弟子以前很辛苦,一直對上師很恭敬,所以莫名其妙轉了一個地方,而能夠經濟自主。很多事情,上師在心裡面很清楚。就算你們故意離 仁欽多吉仁波切遠一點,故意什麼事情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但看你們的結果,就知道你們這一生有沒有做到,究竟你有沒有聽過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開示,只能救你們一次,不能救你們第二次。救你一次,是因為看你應該還有壽,給你機會這一生好好累積福德資糧,讓你們這一生最少能往生淨土。

不管這一生修什麼法門,迴向淨土最重要,因為我們生在末法時代,沒有這種福報能單靠禪坐就大澈大悟。因為我們沒有這種福報,釋迦牟尼佛在晚期才會將阿彌陀佛介紹出來。你們看釋迦牟尼佛有沒有跟母親說阿彌陀佛?沒有,因為母親沒有這個緣。為什麼阿彌陀佛在中土特別興旺?因為修淨土三福時第一是孝順父母、禮敬師長,這與中國人的儒家思想太接近了,所以我們很快就吸收。淨土宗在別的國家沒有這麼興旺,在中國特別興旺,也可以說是中國的緣。今天不是分國籍,只是緣。所以,發願往生淨土不是羞恥,也不悖離你以前向師父說自己修什麼宗。

大家要留意一下,《阿彌陀經》中提到十方佛現廣長舌相讚揚阿彌陀佛的功德,這就是不管你拜十方哪一尊佛,拜哪一尊佛都帶你去。要聽清楚,沒有任何經中提到這個部分。現在坊間拜大自在王如來佛等等,都沒有如《阿彌陀經》中提到十方佛現廣長舌相讚揚阿彌陀佛功德。法本後面的發願往生文中提到,諸佛菩薩幫助我們沒有障礙往生淨土,別的祈禱文沒有這樣寫,只有這個,這是釋迦牟尼佛慈悲,知道我們末法眾生沒有能力這一生得成就,所以留這個難信的法門給我們,但你們就看不起它。

《寶積經》中彌勒菩薩親口請示釋迦牟尼佛,什麼菩薩發願一定往生?坊間有些人修彌勒菩薩說不要去淨土,有些修淨土說不要到彌勒菩薩那邊,這種說法不是很正確,因為《寶積經》中清楚提到彌勒菩薩請示釋迦牟尼佛,佛菩薩沒有分修哪個宗派,只要這一生能夠在生命結束時到淨土,諸佛菩薩就會成就你。為什麼可以去阿彌陀佛淨土,而別的佛土不能去?既然釋迦牟尼佛是我們的教主,去釋迦牟尼佛的淨土就好了?問題是釋迦牟尼佛的國土在地球,而地球是五濁惡世,所以釋迦牟尼佛就是佛,你們沒有看過佛經上提到要跟著釋迦牟尼佛去,只提到要你們聽佛所教、跟著佛所教的好好學、好好修,是不是?為什麼釋迦牟尼佛在這五濁惡世成佛?這與釋迦牟尼佛前世的因有關,因為曾經批評過修行人、犯過惡口,曾因此下過地獄,所以連成佛都要在這種胡言亂語的地方。

阿彌陀佛有句話很重要:可以帶業往生。很多人以為業就包括惡業,其實是指善業,所以經中才提到是善男子、善女人。如果你這一生不能斷一切惡、行一切善,就算發願、有福德也不能去。為什麼需要上師?你們認為自己修就好,但你們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若沒有上師整天提醒你,你怎麼知道呢?就像剛過世的弟子,從來不讚揚上師功德,現在自己吃苦了。

皈依的時候就告訴過你們,但沒人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叫你們每天站到十字路口每天喊,但是有因緣就要提一下,可以講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增加道場的信眾,而是要增加臺灣人對因果的接受,這都是你們的工作,需要做的。不是要你們跟人家吵架,你們提一下,若是人家不聽也就沒關係。既然是你親眼看到的事,不是騙人的,講一下,就算他當聽故事,也至少聽了一個故事,比完全不講來得好。

要帶業往生阿彌陀佛淨土,一定要是善業,但往生別的佛土,連善業都不能帶去,一定要是很清淨的,完全證到法性、法身才能到佛的淨土。《地藏經》中提到,地藏菩薩在地獄度眾生,也就是唸任何佛號絕對不會下地獄,因為地藏菩薩會接引,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親眼見過多次。為什麼可以帶業往生阿彌陀佛淨土?因為去了不是馬上成佛,還是生在蓮花裡面,分為下根、中根、上根,這只是分開見到法身佛的時間而已。其中的差異性,只是因為你生在蓮花,所以重新修,由佛帶著你修,比凡夫上師帶著你修好多了,吃也是吃好的,什麼都是最好的,讓你得到最好的狀況之下好好修行。

因此,在這個娑婆世界,你認為很苦,但這種苦都是眾生的業力做成的。只要我們很清楚在五濁惡世,就如佛經上提到,只要在這種世間發心一天好好修行,比在大自在王如來佛的淨土修行強一億萬倍,這是《寶積經》中佛所講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前陣子恭讀時剛好看到這段,也不知道為什麼佛會講這個,可能因為現在有人拜大自在王如來佛,所以佛所講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都能用得上。

今天弄清楚之後,以後學佛的路才不會走錯,若沒清楚真的會走錯路。有人會說聰明人不修淨土宗,一定會修禪,那也不是很正確。有人說認識字的人才修禪,但六祖慧能怎麼修?六祖慧能不認識字,連寫那首詩都是請人幫忙寫的,那修什麼?所以,佛經中所講的所知障是很嚴重的,認為自己有知識、知道很多、跟人家不一樣,就認為自己修的與人家不一樣。任何禪定的功夫,都是要幫助我們解脫生死。若要大澈大悟,一定要是上根器的人。

佛經中提到上士、中士、下士,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岡波巴大師的教法時也講過了。修密法需要有次第地修行,仁欽多吉仁波切則不一樣,是以頓修,就是跳過某些程序修出來的,有些次第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修過,直接跳過就有下一個次第。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呢?因為跟累世自己所做的因有關,這一世有福報碰到上師,也跟自己這一世所下的決心有關,所以省了一點時間,但還是要修,不是不用修。

因此,當你下決心要解脫生死,佛所講的一切佛法自然就清楚了,否則不會清楚的,就算再皓首窮經還是弄不清楚佛講什麼,以為佛跟我們講一堆學問與理論,結果只在名相上打滾。佛的慈悲非我們人類能了解,佛為了出家眾而設下的一切修行,也非出家眾可以了解。佛知道末法時代不管是出家、在家都有很多修行的障礙,所以佛才制定很多法門,這些法門都幫我們修福、修慧,福慧雙修才能了解佛在講什麼,沒有福則再聽也聽不懂。

今天唸誦六字大明咒是第13週,你們一定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一億遍需要唸13週,應該10週就夠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曉得,那天隨口就講出來,相信其中一定是有對你們有用的利益。憑良心講,如果不唸12週,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內容,你們全部回去絕對聽不懂,會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說什麼。唸了12週,就知道了。所謂知道,不是你悟到,最少能體會自己過去有做過努力,因為沒有過去做的努力,上師不會安排這一億萬遍。因為你們過去所做的小小努力,這一億萬遍就等於是幫你們加分,資糧加上去,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少講一點話。至少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能開始體會到,以前再講也沒有用,跟鑽石一樣打不進去,現在至少能體會到自己以前行為有些沒做到等等。

我們只要一生對三寶恭敬,就會有功德,至於什麼時候用這個功德,我們不要在意,最重要的是死的時候。如果剛過世的弟子過去這9年沒有參加每場法會,哪有這麼好?大動脈剝離不可能不痛的,是很苦的。這就是因為她這9年每次來,本來就是心臟很不好的人,可能你們不知道是誰,她長得很高,看她體型不可能這麼短壽,但就是心臟有毛病。就是因為她每個星期日有來參加法會,同樣的毛病,但她不用受苦,病出現了,但不用受病的苦。壽緣盡了,挨一刀就走了,這就是她的殺業,意思是用她的身體還了生生世世所做的惡業,才能得去淨土。

不想還是不可能的,除非是修到像密勒日巴尊者這樣,這一生用功德去抵。當功德不夠之前,真的要依賴上師。因為她這9年有參加寶吉祥的共修法會,而且參與這一億遍六字大明咒,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修法就很輕鬆。你們整天說感恩,就是這樣感恩,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少花一點力氣。

你們不要以為修頗瓦法很簡單,以為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出幾聲「呸」就度走了,你們可以試看看自己發「呸」,「呸」一個小時,人家還是這樣子。以科學來說,就是能夠把分子、原子、夸克全部操縱好,能操縱才能改變物質。如果沒做到這個程度,再「呸」也沒用。為什麼聲音會產生效果?大家都很清楚,任何事情分裂與結合之前,除了光就是聲音,就好像打破東西時也會有聲音。所以,上師的聲音不是夠宏亮,而是若沒有一些功力,就不可能將所有物質改變。

前幾天,仁欽多吉仁波切整了一下中醫弟子,讓他發現突然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脈不見、又突然跑出來。中醫弟子表示,那天他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脈,一般來說人的脈搏不可能在短時間有強烈的振幅變化,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到十秒就可以從很強的脈突然間振幅全部消失,好像沉到肌肉裡面的感覺,但過一下子脈膊又像是釋放出力量,不斷地爆出來。這種現象很不可思議,因為脈膊不能隨我們的意識控制,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自己的脈能操控自如。在一開始還沒有調息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邊的脈稍微弱一點,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調息之後,脈似乎又重新恢復力量,兩邊又恢復一樣的強度,能量是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任運自如,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當時自己從頭到尾都是坐著、沒動過,如果是跑,當然會變快一點。為什麼讓中醫弟子把脈?因為他還有一些疑惑,到那天才全部弄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不是凡人。今天提到這個故事,不是要告訴大家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而是釋迦牟尼佛厲害,將教法傳下來。如果連自己的身體狀況都不能把持,還說度眾?要度誰?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一位67歲的老翁,能夠掌控自己的脈,才能夠幫助別人。如果連自己的脈都控制不了,怎麼能用自己的氣去幫助別人?不可能的。

很多人說沒有密法,這是誤會。為什麼我們需要這樣做?因為如果身體沒有足夠能量,真的不可能去做很多事情。如果不能調息自己的氣與脈,自然很多事情就做不了,包括禪定。為什麼很多人怎麼坐都定不了?因為無法掌控氣脈,必須要氣聽話才行。要做到讓氣聽你的話,當然有很多次第去修行。為什麼要做到這個?也是為了往生淨土。清楚這個部分,自然就比較輕鬆。如果不清楚也沒關係,只要對三寶恭敬,對上師的信心足夠,一樣可以辦得到。

今天開示這麼多,重點是告訴大家,這一億萬遍的六字大明咒不是給我們自己用,而是給所有法界眾生用,讓生生世世與我們有緣、無緣的眾生,希望因為我們唸誦六字大明咒而能給他們幫助。我們不能這麼自私想著因為自己要往生淨土,如果想生在上品上生,就要發菩提心。菩提心就是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為自己,也不是單純為一個老婆,你生生世世有很多老婆,哪一生沒有結過婚?就算你在畜生界,也都結過婚。所以,如果只為一個老婆,事情就不能解決。

如果我們能讓心廣大,正如《地藏經》中提到心要廣大,不是為自己。很多人以為廣大就是四處跑,這邊聽經就是超度,那邊求一下就是超度,其實不然。心要廣大,因為你幫助亡者,不是只幫這個亡者,他生生世世中有太多東西在裡面,只有佛才能看得到。所謂廣大,指的不只是為了這個亡者,而是希望這個法會能利益跟他有關係、沒關係的一切眾生,這個利益可能不是馬上,可能是未來,但千萬不要太狹窄,千萬不要整天為了一點小事情而求來求去。你的病是自己做的,現在還能活著,佛菩薩已經對你很慈悲了,活著做什麼?是讓你下決心這一生解脫生死。

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體很好嗎?其實不然,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脊椎大側彎,頸椎也是錯位脫交分開的,通常有這種病的人,器官完全會完蛋,因為脊椎就在神經系統旁邊。中醫弟子表示確實如此,以他的經驗,如果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年齡有這種病,應該是躺在床上,身體不能自如,也會影響到所有呼吸器官、心臟與消化系統。

西醫弟子表示,事實上如果是頸椎第十節以下,應該是不能自己呼吸的,需要做呼吸器來呼吸,在腰之下則會大小便失禁,而且會痛得非常難過,像針在刺、火在燙的感覺,加上神經會有麻痛、刺激的電擊感,像盤坐坐久突然站起來,腳會有麻刺感,比那樣還要更嚴重許多。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這個,並不是要告訴大家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得比較好,而是讓你們知道如果對三寶信心足夠、懺悔心出來,能修到慈悲心、發菩提願,就算肉體有任何病,都不可能讓你的心受到痛苦。就算肉體產生任何神經上的痛苦,因為心出現了,也不會影響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偶爾也會痛,但只是一剎那就沒了,不會一直不斷,有時候太累,就會稍微痛一下,但絕對不會影響到正常生活。為什麼不影響?並非佛菩薩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好,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發的願,是要幫諸佛菩薩的願能越來越成熟。我們要幫釋迦牟尼佛與諸佛菩薩的願能滿願,就是要幫助眾生解脫生死。

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那位剛過世的弟子現這個瑞相,她的姊姊昨天求見時就哭了,最少她對佛法起恭敬心,未來世絕對會學佛。所以,當你們求自己身體要健康,就是起貪念的時候。對於身體,我們不是不看病、不治療,而是就算看病治療,只是為了讓這個色身有多一點時間累積足夠資糧往生淨土,作用在此。我們沒有這個色身不可能修行,但是有這個身體也很麻煩,整天需要滿足一大堆東西。因此,如何區隔、拿捏這個尺寸,除了上師所講的方法,上師真的很重要,到了某個時間就點你一下、整你一下。

人生看起來很苦,但事實上也很快樂,因為能夠用這一生的色身還清生生世世所欠的,還不快樂嗎?所以,生病應該快樂,不要愁眉苦臉,有誰能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臉上看出有脊椎大側彎的毛病?只是偶爾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搖頭一下,因為脊椎裡面很緊,就這樣子而已,其他你們看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愁眉苦臉,唯一會愁眉苦臉就是看到眾生因為不聽話又墮入三惡道,其他的沒什麼事,正如 廣欽老和尚所說的「沒代誌」。為什麼沒事情?因為任何事情都是自己做的,若以空性來說,一切因果、因緣都是空性,緣起就緣滅,生起就是滅的時候。當你認為自己過快樂的日子,就是快樂果報成熟的時候,熟完就沒了,沒有值得開心的;當苦的時候要開心,因為知道自己在還債了。

所以,還在怪東怪西,怪人家沒有照顧你,不要再這樣子。沒有人欠我們,只有我們欠眾生,這才是個佛子。如果覺得人家欠我們,就不是學佛人。就算是他來害你,一定是你前世害過他;就算他毀謗你,一定是你前世毀謗過別人。有什麼好怨?所以,人生就是這樣。一定是過去世愛講話,很多世以前可能地球也有電視時,在電視罵過人,所以這一世人家就在電視罵了,這就是因果。所以不用擔心,人生就是這樣。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今天會帶領大家修「瑪尼迴向速證大樂文」,下週修上師供養法,再下一週修阿彌陀佛供養法,因為修完了一定要供養上師與阿彌陀佛。與會大眾齊聲至心感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修誦「瑪尼迴向速證大樂文」圓滿,繼續賜予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出家弟子,當我們還沒開悟、明心見性,禪定對我們的修行有什麼作用?出家弟子回答:可以看到自己的念頭。另一位出家眾回答:定能產生智慧。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為什麼定能產生智慧呢?出家眾回答: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自己不敢說是開示,只是根據佛所講的一切佛法,綜合一點自身修行的經驗給大家聽一下。在全世界的宗教中,只有佛法有禪這件事,別的宗教的禪是為了求某些東西,只有佛法的禪不是為了這個。剛才那位出家眾說定能生慧,慧是我們具備的,每一個眾生都具備跟佛一樣的智慧。為什麼我們的智慧不能打開呢?因為一切有情眾生都用一個工具在過日子——意識。我們念佛也是用意識,包括拜佛、禪定也是。

以唯識宗而言,人有八識: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識與阿賴耶識。我們眼、耳、鼻、舌、身、意收到外在與內在一切訊號,末那識就有動作,而阿賴耶識是將前面所做一切儲存。至於如何讓事情儲存進去呢?比如說你做事情很快,玩得很開心,玩完之後不會記得剛才玩過什麼。就像是你去遊樂場燈光轉動玩得很開心,但問你玩什麼會講不出來。但若做某一件事之後坐下來靜一靜,想一下就會記得。

所以,禪定第一個工作就是如此,將我們念佛、拜佛所做一切先存在阿賴耶識裡面。你的阿賴耶識裡面如果沒有種子,未來世就不可能再學佛,所以先播這個種子。我們要了解禪定是讓我們動靜自如,何為動?何為靜?動不是在打坐之前做一些柔軟體操,靜不是坐下來,因為禪坐時念頭還是在動。所謂動靜自如,是如何將我們所做過的善種子存起來,當種子足夠了,我們再加一些助緣,種子就能萌芽、開花、結果。

因此,每一次做完功課,都要做一個短的禪定,一秒鐘都有用,先靜下來,就會存在阿賴耶識裡面。佛經中之所以講開悟沒有時間,開悟要因緣足夠才有,理由何在?就是當阿賴耶識充滿種子,有一天助緣突然出現,澆個水下去就開花,如果阿賴耶識裡面沒有種子,再如何澆水、施肥都不可能出來。所以,第一個先弄清楚禪定的定義,阿賴耶識能開花結果,才能帶我們到智慧的領域,我們的俱生智才會開;阿賴耶識裡面有種子,我們才得後修智,也就是所謂禪定的智慧。有了禪定的智慧,有一天才能跟俱生智結合起來,才能大澈大悟。

因此,直貢噶舉的禪定稱為大手印,是從印度傳進來的。曾經有一位弘法人說大手印很像默照禪,這不是很正確。大手印分為四個次第,每一個次第再分三個,修得最好就是這一生大澈大悟,可以成佛果。沒有大手印,修任何法都只是嘴巴在唸、意識在動,但不會產生功德。直貢噶舉的不共四加行稱為五支道大手印,因為裡面就有大手印的教法,之所以還沒教,是因為你們對上師的信心還不夠。大手印一點都不複雜,很簡單,但是因為太簡單,反而相信的人就少。大手印與中土達摩祖師所傳的禪宗有何不一樣?都是修禪,只是下手的地方不一樣,如何切入的方式不一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修過禪宗,禪宗很容易因為一個念頭不對,就會修到非想非非想天,只要你認為自己在入定就進去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學到大手印之後,才知道原來定與進去非想非非想天的差異性只有一條線,很容易就過去,一過去想回頭修禪就很困難。坊間所謂修禪修得好的人,會出現兩個狀況:一是完全不與人來往,二是很驕傲。大家要留意。修大手印要做什麼呢?因為沒有定,智慧就不開,也就不可能利益眾生,因為眾生的誘惑太大,信眾會帶著我們走。如果沒有定、沒有開智慧,很容易會被信眾勾走。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十幾年,很多信眾要勾走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都勾不動,就是因為大手印的關係。

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別人的修行方式有些不一樣,先接觸到顯教才入密法。再加上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的,經過很多人生的苦,所以覺得佛法很殊勝。我們先不要長篇大論地談,先看所學到的能不能先改變自己,能不能改變自己對生命與未來人生的定論?先不要侃侃而談自己發願度眾,其實自己在修的時候就是在度眾,所以佛才說若修出功德、福德起來,連肚子裡面的蟲都能度掉,這就是度眾,因為身體裡面就有很多眾生可以度。連自己身體都弄不清楚,怎麼度別人呢?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自己閉關的故事,閉關3個多月皮膚都沒有發炎,一點事都沒有。有個人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跑進去,結果7天皮膚就癢。後來看科學頻道的節目才知道,原來人的皮膚每7天細菌會倍數增長。你想度眾,如果連自己的身體都度不了,要度誰呢?密宗之所以閉關不能洗澡,就是看你的慈悲心出來沒,連身體的細菌都度不了,你要度誰?3個多月不洗澡不是人做的事,皮膚會發炎的,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時全身還是香的。佛所講的事,在自己修行中有沒有做到?如果沒做到,就是自己修錯,一定有些地方自己沒弄對。如果你做到佛所講的事,就代表路走對了,就算在名相方面不是很清楚,但最少路沒走歪掉。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跟一般人不一樣,有很多資訊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確認自己所做與佛經所講的是否符合。佛說肚子裡的蟲都能度掉,你若連皮膚上面的細菌都無法把握,你要怎麼修?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開始學密宗,以為閉關不能洗澡是為了消除愛漂亮、愛乾淨的心,不要有分別心。到閉完3個多月的關,這個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跑進去的人也是菩薩,閉了7天就全身癢,再後面看到科學頻道報導,才知道佛所講的是如此,以及為什麼密宗要這樣做。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沒教過這個,法本上也沒寫,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是講了密宗的祕密,這就是之所以不准洗頭、不准洗澡。

八關齋戒也只是1天而已,密宗閉關連肥皂都沒有,每天就是白水煮白麵。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吃辣,所以就是每天白水煮白麵3個月。所以,修行不是靠理論,而是真的要做到。身體能承擔這種修行,福報就起來;身體能做到佛所講的境界,當然智慧就能打開。以前因為沒人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感謝這個人,之前不懂為什麼自己在同一個地方閉關3個多月沒事,而那人會有事,後來看到醫學報導才知道並不是他皮膚不好,是因為如果不洗澡,身體上的細菌會增倍。

之所以會有皮膚屑,就是因為細菌,我們全身都有細菌。佛之所以說是臭皮囊,不是因為有味道,而是因為身體上全部都是細菌,沒有一寸皮膚沒有細菌,就是跟我們一起活著。所以如果整天嚷嚷要度眾,連自己身體、皮膚都沒有改好,憑什麼度眾?佛法是要用,而不是靠理論,是要能轉動、改變自己所有生生世世的事情,才能夠用出來去幫助別人。比如說學頗瓦法,必須自己先修頗瓦法成就,才能夠幫別人修,而不是認為自己唸經唸很多就可以。

自己的頭頂都不能打個洞,怎麼幫別人打個洞呢?並不是插根草就算了,而是真的打個洞;自己的洞打通了,才能幫別人打個洞,因為自己的洞打通,才知道怎麼幫別人打。這些全部都有根據,只是佛經裡面提到時沒有很清楚,包括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傳法時也不會講很清楚,這並不是要看你怎麼修,而是每個眾生的根器不一樣,也許某個眾生這樣修能修出來,也許某個眾生那樣修能修出來,每個都不一樣。法本是固定的,但每個眾生所顯現的功德不一樣,因為跟他的業力有複雜的關係。今天先開示至此,不要講太多,因為講出太多祕密,你們以後就不來了。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帶領大眾修誦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12 月 11 日

▲置頂